正在阅读:

王健林的电影梦碎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健林的电影梦碎了

时间来到了2023年,王健林十年前许下的那个愿望终究还是没有成真。

文|犀牛娱乐 小福

编辑|朴芳

“到2020年,万达文化集团收入要做到800亿,进入到世界文化企业前十名,成为世界一流的文化企业。”

在2013年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开业仪式上,万达董事长王健林说出了他的豪言壮语。

彼时,王健林在文娱领域的布局前景一片光明。成立万达院线、并购AMC院线、打造东方影都、A股上市、收购传奇影业,与索尼影业旗下Motion Picture Group达成战略合作、以约10亿美元收购金球奖制作公司DCP集团……高举高打的策略,让万达在电影行业一时间风头无两。

市场总是充满着不确定性。2017年的万达巨变、横扫行业的影视寒冬、突如其来的疫情,一次又一次冲击着王健林的电影版图。

时间来到了2023年,王健林十年前许下的那个愿望终究还是没有成真。

现在,就连他的万达电影,也即将不再属于他。

万达缺钱

12月6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早在今年7月上海儒意已经以22.62亿元的价格买下北京万达投资49%的股份,通过间接控股的形式入股万达电影。不过当时股权变更并未影响公司实控权,万达电影的实际控制人仍为王健林。上海儒意上市平台中国儒意也称无意参与万达投资日常运营管理,万达投资将不会作为中国儒意的附属公司,其财务业绩也不会并入中国儒意的综合财务报表。

然而如果此次的交易完成,可能会导致万达电影的公司控制权变更。

此轮交易后,上海儒意将通过万达投资获得万达电影的20%股权,通过莘县融智入股万达电影的王健林持股比例将只剩10.21%。届时,上海儒意将彻底取代王健林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为了补上资金缺口,极度缺钱的万达已经在今年内数次转让万达电影股权。

今年4月中旬,万达投资发布公告称将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万达电影股份不超过65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市值约9.53亿元,6个月内减持完毕。减持原因是“自身资金的需求”。

根据万达投资出具的《股份减持告知函》显示,截至7月10日,万达投资上述减持计划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565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964%,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计划已实施完毕。按当时股价计算,该交易套现金额应该在6亿元以上。

7月11日晚间,万达电影再发公告,宣布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投资”)拟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协议转让公司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26%,交易总额约21.73亿元。转让公司股份原因仍为“自身资金的需求”。

而后的两次卖身上海儒意,更让万达投资彻底成为儒意囊中之物,万达电影,恐怕也将正式成为儒意的“一份子”。

纵使当年雄心勃勃,现在也只剩下了弃卒保车。

儒意上位

万达电影其实算得上万达集团当下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

根据三季报数据,万达电影前三季度营收约113.47亿元,同比增加46.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1.1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1.03亿元,为上市电影公司中业绩表现最好的一家。

与此同时,截至9月30日,万达电影在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共877家,有7338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9家,轻资产影院168家,前三季度累计市场份额16.5%,继续稳居行业第一。

而成立于2013年的儒意原本也是近年间为数不多在影视行业异军突起的生力军。

早年间入局《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致青春》《老男孩》《煎饼侠》《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等爆款作品后,儒意在疫情三年间持续逆势增长,在电影行业表现尤其突出。

近三年间,儒意连续出品《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两部高票房影片,并在今年以来主控出品《交换人生》《保你平安》《热烈》,参与出品《消失的她》《志愿军:雄兵出击》《我本是高山》等多部热门作品。

因此,儒意和万达电影的彻底绑定将成为一次强强联合。儒意一方面将整合万达影视的现有内容资源,丰富内容业务板块;另一方面则有望借助万达的成熟院线业务从市场侧更切实地对项目侧重提振。

而此番掌权万达电影,儒意除了将完成从影视制作、发行、院线到流媒体的全产业链布局之外,也会成为国内TOP1院线及影投公司的实控者。可谓一夜飞升,空降行业头部阵营。

犹记得多年前,王健林向媒体诉说着自己的电影梦——

“当我在2005年决定进入电影行业,并开办影院,我遭到了99%股东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些投资不会得到回报,但我还是决定继续追逐我的梦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达电影

3.3k
  • 刘迪任陕西金资总经理,原为中共陕西省委金融办副主任
  • 万达电影(002739.SZ):间接控股股东股权转让完成,公司控制权变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健林的电影梦碎了

时间来到了2023年,王健林十年前许下的那个愿望终究还是没有成真。

文|犀牛娱乐 小福

编辑|朴芳

“到2020年,万达文化集团收入要做到800亿,进入到世界文化企业前十名,成为世界一流的文化企业。”

在2013年的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开业仪式上,万达董事长王健林说出了他的豪言壮语。

彼时,王健林在文娱领域的布局前景一片光明。成立万达院线、并购AMC院线、打造东方影都、A股上市、收购传奇影业,与索尼影业旗下Motion Picture Group达成战略合作、以约10亿美元收购金球奖制作公司DCP集团……高举高打的策略,让万达在电影行业一时间风头无两。

市场总是充满着不确定性。2017年的万达巨变、横扫行业的影视寒冬、突如其来的疫情,一次又一次冲击着王健林的电影版图。

时间来到了2023年,王健林十年前许下的那个愿望终究还是没有成真。

现在,就连他的万达电影,也即将不再属于他。

万达缺钱

12月6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称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早在今年7月上海儒意已经以22.62亿元的价格买下北京万达投资49%的股份,通过间接控股的形式入股万达电影。不过当时股权变更并未影响公司实控权,万达电影的实际控制人仍为王健林。上海儒意上市平台中国儒意也称无意参与万达投资日常运营管理,万达投资将不会作为中国儒意的附属公司,其财务业绩也不会并入中国儒意的综合财务报表。

然而如果此次的交易完成,可能会导致万达电影的公司控制权变更。

此轮交易后,上海儒意将通过万达投资获得万达电影的20%股权,通过莘县融智入股万达电影的王健林持股比例将只剩10.21%。届时,上海儒意将彻底取代王健林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为了补上资金缺口,极度缺钱的万达已经在今年内数次转让万达电影股权。

今年4月中旬,万达投资发布公告称将计划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万达电影股份不超过653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市值约9.53亿元,6个月内减持完毕。减持原因是“自身资金的需求”。

根据万达投资出具的《股份减持告知函》显示,截至7月10日,万达投资上述减持计划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565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964%,其中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计划已实施完毕。按当时股价计算,该交易套现金额应该在6亿元以上。

7月11日晚间,万达电影再发公告,宣布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达投资”)拟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协议转让公司1.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26%,交易总额约21.73亿元。转让公司股份原因仍为“自身资金的需求”。

而后的两次卖身上海儒意,更让万达投资彻底成为儒意囊中之物,万达电影,恐怕也将正式成为儒意的“一份子”。

纵使当年雄心勃勃,现在也只剩下了弃卒保车。

儒意上位

万达电影其实算得上万达集团当下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

根据三季报数据,万达电影前三季度营收约113.47亿元,同比增加46.9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1.1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1.03亿元,为上市电影公司中业绩表现最好的一家。

与此同时,截至9月30日,万达电影在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共877家,有7338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9家,轻资产影院168家,前三季度累计市场份额16.5%,继续稳居行业第一。

而成立于2013年的儒意原本也是近年间为数不多在影视行业异军突起的生力军。

早年间入局《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致青春》《老男孩》《煎饼侠》《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等爆款作品后,儒意在疫情三年间持续逆势增长,在电影行业表现尤其突出。

近三年间,儒意连续出品《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两部高票房影片,并在今年以来主控出品《交换人生》《保你平安》《热烈》,参与出品《消失的她》《志愿军:雄兵出击》《我本是高山》等多部热门作品。

因此,儒意和万达电影的彻底绑定将成为一次强强联合。儒意一方面将整合万达影视的现有内容资源,丰富内容业务板块;另一方面则有望借助万达的成熟院线业务从市场侧更切实地对项目侧重提振。

而此番掌权万达电影,儒意除了将完成从影视制作、发行、院线到流媒体的全产业链布局之外,也会成为国内TOP1院线及影投公司的实控者。可谓一夜飞升,空降行业头部阵营。

犹记得多年前,王健林向媒体诉说着自己的电影梦——

“当我在2005年决定进入电影行业,并开办影院,我遭到了99%股东的反对,他们认为这些投资不会得到回报,但我还是决定继续追逐我的梦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