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达电影易主“中国儒意”,格局巨变后谁能坐上“铁王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电影易主“中国儒意”,格局巨变后谁能坐上“铁王座”?

未来还会有更多“新王与旧王的交接”吗?

文|娱乐独角兽  Mia

编辑|赤木瓶子

昨日(12月6日),一则重磅消息引发了整个业界的震动。

12月6日早间,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002739.SZ,下称“万达电影”)发布临时停牌公告称,因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公司股票于2023年12月6日开市起临时停牌。午间,万达电影进一步公告称, 于12月6日接到通知,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先生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更早之前,上海儒意今年7月已用22.6亿元收购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万达投资49%的股份,若此次转让完成,上海儒意将持有万达投资100%股权,取代万达投资,成为万达电影实际的控股股东。

此举不仅将对万达电影、万达影视带来巨大冲击改变,同时也将引发整个业界格局的大变动。万达电影发布公告后,12月6日,中国儒意盘中大涨超9%,市值升至220亿港元。未来还会有更多“新王与旧王的交接”吗?

债务重压下:王健林电影梦碎,接盘方背靠腾讯

王健林的自救仍在继续。

2017年的万达巨变之年,王健林选择一次性向富力、融创抛售90个项目“瘦身”。时至今日,地产企业纷纷陷入泥沼,外界转而佩服其转型轻资产、唯一安稳落地的先见之明。

然而新的危机再次出现,2021年,万达撤回A股IPO,寻求赴港上市,今年已是万达冲击港股IPO的第三年,仍无确切消息。根据此前万达与22家机构投资人签订的对赌协议,若年底上市不成,王健林需支付约300亿元股权回购款给投资者。

万达商管第四次递交港股ipo前夜被冻结约19.79亿元股权;11月30日,到达其13亿美元贷款合同约定的上市期限。12月4日,万达两家公司再次被冻结超2亿股权。年底万达商管的第四份招股书将会到期,上市不成,万达可能会被要求提前偿还上述13亿美元的贷款,还要支付300亿股权回购款。

除了调整美元债还款计划之外,王健林还开启了卖卖卖模式,万达商业地产海外有限公司已将其持有的万达酒店全部普通股质押,减持万达电影股份,出售多个万达广场。据胡润百富榜统计,2023年王健林身家仅为470亿元,距离其高点2200亿元已缩水近5倍。

这场与儒意的交易已经早有预兆。今年7月,万达投资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女士转让其持有的180,000,000股万达电影股份,占万达电影总股本的8.26%。转让价格为12.07元/股,交易总金额为21.73亿元。7月17日,万达投资还向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协议转让177,352,994股万达电影股份,占万达电影总股本的8.14%,11月初,儒意影业总裁陈祉希带队进驻到了万达影视进行“调研”。3个多月来,万达影视内外盛传可能会被儒意影业“接管”。

回忆起当年万达系作为“院线一哥”时的豪迈买买买,难免让人产生“恍惚隔世”之感。彼时正是影视行业最辉煌的时刻,企业出海成风,青岛“东方影都”,2012年控股美国第二大院线AMC,耗资35亿美元收购了传奇影业(曾制作出品《盗梦空间》《蝙蝠侠:黑暗骑士》《侏罗纪世界》《魔兽大电影》等),号称“中国最大海外文化并购”,另一度尝试以约10亿美元收购金球奖制作公司DCP集团……

随着环境和万达自身处境变化,上述激烈扩张动作急转直下。在新的重组方案中,万达选择了剥离传奇影业。2021年5月,万达全面退出了AMC的董事会,只保留了少数股权,累计回笼了14.76亿美元的资金。

万达影视注入上市公司之后,股价一路走低。一直以来,万达影视高管变动极为频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决策效率。12年间已更换不下8任总经理,人均在职时间不超过一年半。去年,在万达17年的万达电影董事长曾茂军离职。财报来看,以院线收入为主,影视制作占比份额较低,错过投资《消失的她》可谓失误。外部环境来看,三年疫情反复关停对院线冲击极大,创伤仍需时间修复。

但不可否认的,论院线资源和业界影响力,万达电影仍然称得上是“一哥”,也是万达集团的优质资产。从三季度财报来看也是如此,得益于今年电影行业的复苏,万达电影1-9月共实现营收113.48亿元,同比上升46.98%;归母净利润11.15亿元,是上市电影公司表现最好的一家。截至9月30日,万达电影在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共877家,有7338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9家,轻资产影院168家,前三季度累计市场份额16.5%,继续居于行业第一。

而接盘方儒意背后则浮现出腾讯的身影。其半年报显示,柯利明间接通过Pumpkin Films Limited持股中国儒意;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则通过间接全资附属公司Water Lily持有中国儒意20.45%股权。今年7月4日,中国儒意发布公告称,通过增发募集资金40亿港元,进一步发展和扩大电影及游戏业务。其中,腾讯控股有限公司通过Water Lily参与认购增发,增发完成后,Water Lily预计仍持有中国儒意20.36%股权。这与此前背靠恒大集团和腾讯控股的恒腾网络,曾收购儒意有关。

有业内人士认为,腾讯或借此举对垒阿里大文娱与旗下的阿里影业,双方在网文、影视、流媒体、票务等方面均有落子,此次交易完成后,又多出了一重院线优势。

补全院线版图,80后掌舵的影视新贵儒意能否问鼎铁王座?

2021年以来,儒意影业频频置身于聚光灯下,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其在资本市场的存在感。从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几经腾挪,几度被收购、转手,成为市值两百多亿的港股上市公司,甚至反过来收购发行渠道,“小鱼吃大鱼”,补全集影视制作、院线、流媒体、游戏于一体的文娱版图,离不开其掌舵人的运作能力,同时也离不开时势和运气。

灯塔数据显示,上海儒意影视近年来累计出品作品43部,累计出品总票房176.77亿元,累计发行总票房74.34亿元。柯利明旗下另一主体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也先后出品了5部作品,累计票房14.38亿元。

儒意投资过的重要电影有《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独行月球》《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时代4》《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等,今年主控的有《交换人生》《保你平安》《热烈》,参投了《消失的她》。其电视剧代表作有《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及《老酒馆》等。今年出品的《我的人间烟火》口碑不佳但热度可观,以47个的广告投放数高居今年暑期档剧集榜首。

外界常将儒意实控人柯利明视为“资本高手”。相关资料显示,1982年出生的柯利明曾在澳大利亚留学,主修风险管理学和货币银行学,毕业后在香港的一家对冲基金担任高级分析师。这段从业经历使其创业后,在市场运作方面得心应手。

2014年,影视板块大热,儒意开始资本化之路。上市公司中技控股宣布15亿元溢价收购儒意影业,这起并购后来被证监会否决了。2015年,天神娱乐文创基金以23亿元现金收购儒意影业49%的股权,这意味着儒意影业估值翻番。2016年,天神娱乐以16.17亿元的价格,将儒意影业49%的股权转卖给上海达禹资产管理中心,其估值也上涨至33亿元。2020年10月,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2亿元)全资收购儒意影业,估值再次翻番。

2021年随着危机爆发,恒大先后三次向柯利明、腾讯、联合资源投资控股出售了所持有的恒腾网络股份,2022年2月,恒腾网络更名为“中国儒意”。截至2023年7月4日,腾讯控股间接持有中国儒意45%,柯利明持股18.92%。

如果说柯利明在资本运作方面得心应手,儒意影业另两位高层陈祉希、张强则保障了儒意在影视内容方面稳定的黑马制造率。有“百亿制片人”之称的陈祉希是演员出身,热衷于扶持新导演,曾精准投中徐峥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人在囧途之泰囧》,与大鹏自导自演的处女作《煎饼侠》。2021年,儒意影业以15亿保底的价格,从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买断《你好,李焕英》的相关分成收益,并借此完成对赌协议。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张强,在北影获得电影硕士学位,曾在峨眉电影制片厂工作,拥有逾30年从业经验,曾任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中国电影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CEO。代表作有《中国合伙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狼图腾》等电影,现担任儒意流媒体南瓜电影板块的首席内容官。

此前在采访中,儒意曾表示坚持“制片人中心制”,这也是好莱坞电影产业工业化的关键。从所投项目来看,公司与大鹏、苏伦深度捆绑,以现实题材为主,不乏以小博大之作,这让儒意在变幻莫测的影视行业,能够取得较为稳定的投资回报率,在疫情期间也有突出的逆势表现。

如此来看,“易主”也不见得是坏事。80后的市场敏感度,或许能够帮助万达影视重新焕发光彩。而对于儒意来说,整合万达的内容资源之外,实控国内最大的院线及影投公司,此后自家出品电影则有了更强大的发行渠道话语权。

时至今日,儒意的版图已经远远不止“影视制作”,而是由影视、流媒体、游戏三大业务构成。旗下流媒体平台南瓜电影在恐怖片爱好者中小有名气,最后一次公布会员是2021年底,南瓜电影旗下累计注册会员数达7084万,累计付费订阅用户数达2868万。另外,它还在腾讯的支持下转型游戏圈,双方先是达成协议进行若干影视版权资源共享。2022年1月,中国儒意宣布进军游戏业务,获得腾讯的技术服务和渠道推广支持,后成立景秀游戏,公告显示今年从腾讯拿到的预估收入不低于7亿元,代理发行之外,开始自建开发团队。

半年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儒意实现收入8.04亿元,同比增加22.85%;但净利润由盈转亏,从去年同期的1.47亿元减少至-2.64亿元。公告称,业绩下滑主要由于公司各板块积极布局下半年及明年业务发展所产生的固定成本支出增加。流媒体这个烧钱的游戏,玩转可能需要更多“战略性亏损”。

新贵儒意能坐上、乃至坐稳铁王座吗?且待下回分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万达电影

3.3k
  • 刘迪任陕西金资总经理,原为中共陕西省委金融办副主任
  • 万达电影(002739.SZ):间接控股股东股权转让完成,公司控制权变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万达电影易主“中国儒意”,格局巨变后谁能坐上“铁王座”?

未来还会有更多“新王与旧王的交接”吗?

文|娱乐独角兽  Mia

编辑|赤木瓶子

昨日(12月6日),一则重磅消息引发了整个业界的震动。

12月6日早间,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002739.SZ,下称“万达电影”)发布临时停牌公告称,因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公司股票于2023年12月6日开市起临时停牌。午间,万达电影进一步公告称, 于12月6日接到通知,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北京珩润企业管理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先生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北京万达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转让予上海儒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更早之前,上海儒意今年7月已用22.6亿元收购北京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万达投资49%的股份,若此次转让完成,上海儒意将持有万达投资100%股权,取代万达投资,成为万达电影实际的控股股东。

此举不仅将对万达电影、万达影视带来巨大冲击改变,同时也将引发整个业界格局的大变动。万达电影发布公告后,12月6日,中国儒意盘中大涨超9%,市值升至220亿港元。未来还会有更多“新王与旧王的交接”吗?

债务重压下:王健林电影梦碎,接盘方背靠腾讯

王健林的自救仍在继续。

2017年的万达巨变之年,王健林选择一次性向富力、融创抛售90个项目“瘦身”。时至今日,地产企业纷纷陷入泥沼,外界转而佩服其转型轻资产、唯一安稳落地的先见之明。

然而新的危机再次出现,2021年,万达撤回A股IPO,寻求赴港上市,今年已是万达冲击港股IPO的第三年,仍无确切消息。根据此前万达与22家机构投资人签订的对赌协议,若年底上市不成,王健林需支付约300亿元股权回购款给投资者。

万达商管第四次递交港股ipo前夜被冻结约19.79亿元股权;11月30日,到达其13亿美元贷款合同约定的上市期限。12月4日,万达两家公司再次被冻结超2亿股权。年底万达商管的第四份招股书将会到期,上市不成,万达可能会被要求提前偿还上述13亿美元的贷款,还要支付300亿股权回购款。

除了调整美元债还款计划之外,王健林还开启了卖卖卖模式,万达商业地产海外有限公司已将其持有的万达酒店全部普通股质押,减持万达电影股份,出售多个万达广场。据胡润百富榜统计,2023年王健林身家仅为470亿元,距离其高点2200亿元已缩水近5倍。

这场与儒意的交易已经早有预兆。今年7月,万达投资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向东方财富老板娘陆丽丽女士转让其持有的180,000,000股万达电影股份,占万达电影总股本的8.26%。转让价格为12.07元/股,交易总金额为21.73亿元。7月17日,万达投资还向一致行动人莘县融智协议转让177,352,994股万达电影股份,占万达电影总股本的8.14%,11月初,儒意影业总裁陈祉希带队进驻到了万达影视进行“调研”。3个多月来,万达影视内外盛传可能会被儒意影业“接管”。

回忆起当年万达系作为“院线一哥”时的豪迈买买买,难免让人产生“恍惚隔世”之感。彼时正是影视行业最辉煌的时刻,企业出海成风,青岛“东方影都”,2012年控股美国第二大院线AMC,耗资35亿美元收购了传奇影业(曾制作出品《盗梦空间》《蝙蝠侠:黑暗骑士》《侏罗纪世界》《魔兽大电影》等),号称“中国最大海外文化并购”,另一度尝试以约10亿美元收购金球奖制作公司DCP集团……

随着环境和万达自身处境变化,上述激烈扩张动作急转直下。在新的重组方案中,万达选择了剥离传奇影业。2021年5月,万达全面退出了AMC的董事会,只保留了少数股权,累计回笼了14.76亿美元的资金。

万达影视注入上市公司之后,股价一路走低。一直以来,万达影视高管变动极为频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决策效率。12年间已更换不下8任总经理,人均在职时间不超过一年半。去年,在万达17年的万达电影董事长曾茂军离职。财报来看,以院线收入为主,影视制作占比份额较低,错过投资《消失的她》可谓失误。外部环境来看,三年疫情反复关停对院线冲击极大,创伤仍需时间修复。

但不可否认的,论院线资源和业界影响力,万达电影仍然称得上是“一哥”,也是万达集团的优质资产。从三季度财报来看也是如此,得益于今年电影行业的复苏,万达电影1-9月共实现营收113.48亿元,同比上升46.98%;归母净利润11.15亿元,是上市电影公司表现最好的一家。截至9月30日,万达电影在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共877家,有7338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709家,轻资产影院168家,前三季度累计市场份额16.5%,继续居于行业第一。

而接盘方儒意背后则浮现出腾讯的身影。其半年报显示,柯利明间接通过Pumpkin Films Limited持股中国儒意;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则通过间接全资附属公司Water Lily持有中国儒意20.45%股权。今年7月4日,中国儒意发布公告称,通过增发募集资金40亿港元,进一步发展和扩大电影及游戏业务。其中,腾讯控股有限公司通过Water Lily参与认购增发,增发完成后,Water Lily预计仍持有中国儒意20.36%股权。这与此前背靠恒大集团和腾讯控股的恒腾网络,曾收购儒意有关。

有业内人士认为,腾讯或借此举对垒阿里大文娱与旗下的阿里影业,双方在网文、影视、流媒体、票务等方面均有落子,此次交易完成后,又多出了一重院线优势。

补全院线版图,80后掌舵的影视新贵儒意能否问鼎铁王座?

2021年以来,儒意影业频频置身于聚光灯下,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其在资本市场的存在感。从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几经腾挪,几度被收购、转手,成为市值两百多亿的港股上市公司,甚至反过来收购发行渠道,“小鱼吃大鱼”,补全集影视制作、院线、流媒体、游戏于一体的文娱版图,离不开其掌舵人的运作能力,同时也离不开时势和运气。

灯塔数据显示,上海儒意影视近年来累计出品作品43部,累计出品总票房176.77亿元,累计发行总票房74.34亿元。柯利明旗下另一主体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也先后出品了5部作品,累计票房14.38亿元。

儒意投资过的重要电影有《你好,李焕英》《送你一朵小红花》《独行月球》《缝纫机乐队》《动物世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小时代4》《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等,今年主控的有《交换人生》《保你平安》《热烈》,参投了《消失的她》。其电视剧代表作有《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及《老酒馆》等。今年出品的《我的人间烟火》口碑不佳但热度可观,以47个的广告投放数高居今年暑期档剧集榜首。

外界常将儒意实控人柯利明视为“资本高手”。相关资料显示,1982年出生的柯利明曾在澳大利亚留学,主修风险管理学和货币银行学,毕业后在香港的一家对冲基金担任高级分析师。这段从业经历使其创业后,在市场运作方面得心应手。

2014年,影视板块大热,儒意开始资本化之路。上市公司中技控股宣布15亿元溢价收购儒意影业,这起并购后来被证监会否决了。2015年,天神娱乐文创基金以23亿元现金收购儒意影业49%的股权,这意味着儒意影业估值翻番。2016年,天神娱乐以16.17亿元的价格,将儒意影业49%的股权转卖给上海达禹资产管理中心,其估值也上涨至33亿元。2020年10月,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62亿元)全资收购儒意影业,估值再次翻番。

2021年随着危机爆发,恒大先后三次向柯利明、腾讯、联合资源投资控股出售了所持有的恒腾网络股份,2022年2月,恒腾网络更名为“中国儒意”。截至2023年7月4日,腾讯控股间接持有中国儒意45%,柯利明持股18.92%。

如果说柯利明在资本运作方面得心应手,儒意影业另两位高层陈祉希、张强则保障了儒意在影视内容方面稳定的黑马制造率。有“百亿制片人”之称的陈祉希是演员出身,热衷于扶持新导演,曾精准投中徐峥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人在囧途之泰囧》,与大鹏自导自演的处女作《煎饼侠》。2021年,儒意影业以15亿保底的价格,从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买断《你好,李焕英》的相关分成收益,并借此完成对赌协议。

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张强,在北影获得电影硕士学位,曾在峨眉电影制片厂工作,拥有逾30年从业经验,曾任北京电视台副总编辑、中国电影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CEO。代表作有《中国合伙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狼图腾》等电影,现担任儒意流媒体南瓜电影板块的首席内容官。

此前在采访中,儒意曾表示坚持“制片人中心制”,这也是好莱坞电影产业工业化的关键。从所投项目来看,公司与大鹏、苏伦深度捆绑,以现实题材为主,不乏以小博大之作,这让儒意在变幻莫测的影视行业,能够取得较为稳定的投资回报率,在疫情期间也有突出的逆势表现。

如此来看,“易主”也不见得是坏事。80后的市场敏感度,或许能够帮助万达影视重新焕发光彩。而对于儒意来说,整合万达的内容资源之外,实控国内最大的院线及影投公司,此后自家出品电影则有了更强大的发行渠道话语权。

时至今日,儒意的版图已经远远不止“影视制作”,而是由影视、流媒体、游戏三大业务构成。旗下流媒体平台南瓜电影在恐怖片爱好者中小有名气,最后一次公布会员是2021年底,南瓜电影旗下累计注册会员数达7084万,累计付费订阅用户数达2868万。另外,它还在腾讯的支持下转型游戏圈,双方先是达成协议进行若干影视版权资源共享。2022年1月,中国儒意宣布进军游戏业务,获得腾讯的技术服务和渠道推广支持,后成立景秀游戏,公告显示今年从腾讯拿到的预估收入不低于7亿元,代理发行之外,开始自建开发团队。

半年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儒意实现收入8.04亿元,同比增加22.85%;但净利润由盈转亏,从去年同期的1.47亿元减少至-2.64亿元。公告称,业绩下滑主要由于公司各板块积极布局下半年及明年业务发展所产生的固定成本支出增加。流媒体这个烧钱的游戏,玩转可能需要更多“战略性亏损”。

新贵儒意能坐上、乃至坐稳铁王座吗?且待下回分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