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青岛中程海外项目“命途多舛”:1.34亿风电工程款要不回,矿权十年未采屡陷纠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青岛中程海外项目“命途多舛”:1.34亿风电工程款要不回,矿权十年未采屡陷纠纷

相比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遇阻,青岛中程在印尼的多个矿产项目更加波折。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牛其昌

青岛中程(300208.SZ)海外项目再遇波折。

由于多次催要仍未收到高达近1.34亿元的风电项目结算款,青岛中程海外全资子公司将菲律宾合作方告上法庭。

12月8日晚间,青岛中程披露重大诉讼公告称,公司新加坡全资子公司 ZHONGZI ZHONGCHENG TIAN CHENG EPC PTE. LTD.(下称“TIAN CHENG”)因合同纠纷,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菲律宾 ENERGY LOGICS PHILIPPINES,INC.(下称“ELPI”)支付欠款。

12月7日,公司收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法院决定立案审理。

1.34亿工程款未结

此次涉及的项目要追溯至2017年1月。

彼时,TIAN CHENG与ELPI签署合同,约定由TIAN CHENG负责建设菲律宾帕苏金风电+光伏的风光一体化项目,其中包含132兆瓦风电项目及1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合同金额高达4.38亿美元,系青岛中程在海外承建的第一个绿色新能源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最大的风电和光伏总承包项目。在青岛中程看来,“该项目将为公司未来在菲律宾承接同类业务带来示范效应”。

2018年至2020年,TIAN CHENG与ELPI分别签署了三份补充协议,约定延长工期事宜并明确如果2020年9月30日前 ELPI 无法完成本案项目重新选址,或存在其他因素,导致 ELPI 不能确定是否继续本案项目,TIAN CHENG有权单方面终止执行合同中涉及的风电项目,由此带来的风险由ELPI承担。此外,ELPI认可 TIAN CHENG已完工部分的产值。

时间来到2021年,这一被青岛中程寄予厚望的海外项目突然宣布终止。

2021年1月29日,TIAN CHENG、ELPI及青岛中程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上述所涉风电项目终止执行。

对于项目被终止的原因,青岛中程表示,“原合同有关风电项目选址不适宜建设风电项目,加之2020年以来全球新冠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甲方(ELPI )决定终止原合同中有关风电项目的内容,并与乙方进行结算”。

经过结算,ELPI应当向TIAN CHENG支付扣除前期已支付款项后的剩余结算款人民币约7.65亿元。根据约定的支付时间,ELPI同意于2021年3月31日前累计支付不少于人民币2亿元,2021年6月30日前支付不少于人民币5亿元,2021年12月31日前结清全部款项。若逾期不能足额支付剩余结算款,应支付不足金额部分的0.03%/日的违约金。

截至目前,ELPI仍欠付TIAN CHENG剩余结算款约人民币1.34亿元。虽然TIAN CHENG多次催告,但对方仍未履行,遂将其诉至法院。

需要注意的是,正是因为这一事件,和信会计师事务所对青岛中程2022年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

和信会计师事务所指出,青岛中程与ELPI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34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1337万元,根据相关协议约定,上述应收账款应于2022年6月30日之前收回,但截至审计报告日,公司尚未收回上述应收账款。

我们未能就青岛中程与 ELPI 的应收账款于2022年12月31日坏账准备计提的合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相关财务报表项目及披露作出调整。”和信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如是强调。

在被出具非标报告后,深交所于今年5月26日向青岛中程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上述应收账款逾期的具体原因,该笔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是否充分,以及公司针对欠款方采取的具体催收、追偿措施及实施效果。

从青岛中程披露的历史账款回收情况来看,其与 ELPI 签订总承包合同以来,截至2022年4月26日,对方共计向公司支付资金7.75亿元(包括已支付的风电项目结算款,风电、光伏项目合同执行过程中应由业主方承担的税费、物流等款项)。但自2022年4月27日至今,对方未再支付款项。

多个海外项目遇阻

受ELPI迟迟未支付剩余结算款影响,青岛中程此前表示,若对方无法持续回款,公司存在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从而影响各期利润的风险。为此,公司将持续敦促业主回款,并视情况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其支付违约金、质押股权、提起法律诉讼等措施以保障合法权益。

谈及本次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可能影响,青岛中程表示,由于本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及判决,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尚无法作出预判,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中程前身是由中国电力技术进出口公司、山东省电力局物资处、青岛市电业局和青岛变压器集团公司于1998年合资组建的国有企业——恒顺电器有限公司。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系青岛市国资委下属国企——青岛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子公司青岛城投城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城投”),持股比例为30.85%。

国资背景之下,青岛中程主营业务围绕海外板块展开,其中包括镍矿开发、海外工业园区开发运营、国内外贸易经营等,项目主要在印尼、菲律宾两国。

青岛中程海外总承包项目的运营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利用自身在电力建设方面的优势,在电力资源匮乏的印尼、菲律宾等国家进行产业布局”。

在布局过程中,公司首先取得海外当地政府的支持,再根据当地资源储备状况与海外有实力的公司进行电力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通过开拓绿色能源项目,拉动成套设备出口,从而提高主营业务收入。上述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走的便是这一路线。

尽管海外市场潜力巨大,但潜在的风险亦不容忽视。

公司在海外投资及拟收购的项目,虽然在前期已请相关专业机构进行了充分论证,并经过了董事会及股东大会的审议研究,但由于在项目实施及营运过程中可能会由于市场变化、政策调整、投资地人文环境不适应、市场拓展不力、人力资源不足等问题,存在投资项目时间进度不能按照计划进行或项目收益无法达到预期的风险。”青岛中程多次在定期报告中提到。

以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为例,签订协议近七年来,除了风电项目终止之外,光伏项目亦迟迟未达结算条件。

青岛中程在三季报中披露,受经济环境及当地变电站接入间隔未建设完工的影响,菲律宾光伏项目仍未能实现并网发电及结算,公司根据与施工单位沟通的会议纪要及施工组织计划约定,争取于2024年1月底具备商业运行条件。 

针对投资者的质疑,青岛中程进一步解释称,“公司在菲律宾承接的光伏项目未达到结算条件,目前属于合同资产未转为应收账款,因此未回款;公司今年成立了菲律宾项目专班,一方面加快光伏项目进度,另一方面督促业主对风电项目回款。公司将视情况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进行追索”。

CIS煤矿早在2013年便已经取得,在至今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未进行开采,如今又面临采矿权证到期而无法延期的风险。来源:问询函回复

实际上,相比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遇阻,青岛中程在印尼的多个矿产项目更加波折,不仅多数在手矿权时隔多年未能开采,还被卷入采矿权证撤销的风波。

界面新闻注意到,青岛中程在印尼共持有包括CIS煤矿在内的6个矿权,初始收购金额合计5.34亿元。除了BMU镍矿今年刚刚实现开采之外,其他矿权均未进行开采,甚至有的没有进行全面详勘。

其中,CIS煤矿早在2013年便已经取得,在至今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未进行开采,如今又面临采矿权证到期而无法延期的风险。TAJ锰矿矿证到期后,延期手续仍在办理中,公司至今未收到确认可延期的函件。

除此之外,Madani镍矿、IPC煤矿去年还被卷入采矿权证撤销的风波,ASM石灰石矿也曾收到取消采矿权证的通知。

青岛中程表示,若CIS煤矿的采矿权证纠纷不能解决或CIS煤矿、TAJ锰矿的采矿权证最终无法延期,公司将存在对CIS煤矿、TAJ锰矿全额转销并终止确认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未及时披露关于Madani镍矿、IPC煤矿境外涉诉事项,青岛中程去年还连遭深交所和青岛证监局点名,公司时任董事长邱岳、时任总经理李向罡、现任董秘赵子明被认定对上述问题承担主要责任,并被出具警示函,记入诚信档案。

有投资者还曾委托律师以证券虚假陈述对青岛中程进行索赔,并获青岛中院立案受理。

来源:同花顺

从业绩来看,此前已连续四年亏损的青岛中程,今年以来仍未摆脱亏损泥潭。三季报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3亿元,同比下降19.15%;归母净利润-8390万元,同比增长21.04%。

有投资者曾在互动易平台提出质疑,印尼镍矿项目启动近十年未有实质性进展,是否已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对此青岛中程回应“不存在上述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青岛中程

  • *ST中程连续两年财报被“非标”:“风光一体化”项目不风光,海外矿权面临转销
  • *ST中程收年报问询函:要求说明在年报披露前一个月内分别辞任公司副总裁、董事原因及合理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青岛中程海外项目“命途多舛”:1.34亿风电工程款要不回,矿权十年未采屡陷纠纷

相比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遇阻,青岛中程在印尼的多个矿产项目更加波折。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牛其昌

青岛中程(300208.SZ)海外项目再遇波折。

由于多次催要仍未收到高达近1.34亿元的风电项目结算款,青岛中程海外全资子公司将菲律宾合作方告上法庭。

12月8日晚间,青岛中程披露重大诉讼公告称,公司新加坡全资子公司 ZHONGZI ZHONGCHENG TIAN CHENG EPC PTE. LTD.(下称“TIAN CHENG”)因合同纠纷,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菲律宾 ENERGY LOGICS PHILIPPINES,INC.(下称“ELPI”)支付欠款。

12月7日,公司收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法院决定立案审理。

1.34亿工程款未结

此次涉及的项目要追溯至2017年1月。

彼时,TIAN CHENG与ELPI签署合同,约定由TIAN CHENG负责建设菲律宾帕苏金风电+光伏的风光一体化项目,其中包含132兆瓦风电项目及1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合同金额高达4.38亿美元,系青岛中程在海外承建的第一个绿色新能源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最大的风电和光伏总承包项目。在青岛中程看来,“该项目将为公司未来在菲律宾承接同类业务带来示范效应”。

2018年至2020年,TIAN CHENG与ELPI分别签署了三份补充协议,约定延长工期事宜并明确如果2020年9月30日前 ELPI 无法完成本案项目重新选址,或存在其他因素,导致 ELPI 不能确定是否继续本案项目,TIAN CHENG有权单方面终止执行合同中涉及的风电项目,由此带来的风险由ELPI承担。此外,ELPI认可 TIAN CHENG已完工部分的产值。

时间来到2021年,这一被青岛中程寄予厚望的海外项目突然宣布终止。

2021年1月29日,TIAN CHENG、ELPI及青岛中程签署补充协议,约定上述所涉风电项目终止执行。

对于项目被终止的原因,青岛中程表示,“原合同有关风电项目选址不适宜建设风电项目,加之2020年以来全球新冠疫情等多重因素影响,甲方(ELPI )决定终止原合同中有关风电项目的内容,并与乙方进行结算”。

经过结算,ELPI应当向TIAN CHENG支付扣除前期已支付款项后的剩余结算款人民币约7.65亿元。根据约定的支付时间,ELPI同意于2021年3月31日前累计支付不少于人民币2亿元,2021年6月30日前支付不少于人民币5亿元,2021年12月31日前结清全部款项。若逾期不能足额支付剩余结算款,应支付不足金额部分的0.03%/日的违约金。

截至目前,ELPI仍欠付TIAN CHENG剩余结算款约人民币1.34亿元。虽然TIAN CHENG多次催告,但对方仍未履行,遂将其诉至法院。

需要注意的是,正是因为这一事件,和信会计师事务所对青岛中程2022年年报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

和信会计师事务所指出,青岛中程与ELPI的应收账款金额为1.34亿元,已计提坏账准备1337万元,根据相关协议约定,上述应收账款应于2022年6月30日之前收回,但截至审计报告日,公司尚未收回上述应收账款。

我们未能就青岛中程与 ELPI 的应收账款于2022年12月31日坏账准备计提的合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相关财务报表项目及披露作出调整。”和信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如是强调。

在被出具非标报告后,深交所于今年5月26日向青岛中程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上述应收账款逾期的具体原因,该笔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是否充分,以及公司针对欠款方采取的具体催收、追偿措施及实施效果。

从青岛中程披露的历史账款回收情况来看,其与 ELPI 签订总承包合同以来,截至2022年4月26日,对方共计向公司支付资金7.75亿元(包括已支付的风电项目结算款,风电、光伏项目合同执行过程中应由业主方承担的税费、物流等款项)。但自2022年4月27日至今,对方未再支付款项。

多个海外项目遇阻

受ELPI迟迟未支付剩余结算款影响,青岛中程此前表示,若对方无法持续回款,公司存在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从而影响各期利润的风险。为此,公司将持续敦促业主回款,并视情况采取包括但不限于要求其支付违约金、质押股权、提起法律诉讼等措施以保障合法权益。

谈及本次诉讼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可能影响,青岛中程表示,由于本次诉讼尚未开庭审理及判决,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尚无法作出预判,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中程前身是由中国电力技术进出口公司、山东省电力局物资处、青岛市电业局和青岛变压器集团公司于1998年合资组建的国有企业——恒顺电器有限公司。目前公司第一大股东系青岛市国资委下属国企——青岛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子公司青岛城投城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青岛城投”),持股比例为30.85%。

国资背景之下,青岛中程主营业务围绕海外板块展开,其中包括镍矿开发、海外工业园区开发运营、国内外贸易经营等,项目主要在印尼、菲律宾两国。

青岛中程海外总承包项目的运营模式,可以简单概括为“利用自身在电力建设方面的优势,在电力资源匮乏的印尼、菲律宾等国家进行产业布局”。

在布局过程中,公司首先取得海外当地政府的支持,再根据当地资源储备状况与海外有实力的公司进行电力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通过开拓绿色能源项目,拉动成套设备出口,从而提高主营业务收入。上述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走的便是这一路线。

尽管海外市场潜力巨大,但潜在的风险亦不容忽视。

公司在海外投资及拟收购的项目,虽然在前期已请相关专业机构进行了充分论证,并经过了董事会及股东大会的审议研究,但由于在项目实施及营运过程中可能会由于市场变化、政策调整、投资地人文环境不适应、市场拓展不力、人力资源不足等问题,存在投资项目时间进度不能按照计划进行或项目收益无法达到预期的风险。”青岛中程多次在定期报告中提到。

以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为例,签订协议近七年来,除了风电项目终止之外,光伏项目亦迟迟未达结算条件。

青岛中程在三季报中披露,受经济环境及当地变电站接入间隔未建设完工的影响,菲律宾光伏项目仍未能实现并网发电及结算,公司根据与施工单位沟通的会议纪要及施工组织计划约定,争取于2024年1月底具备商业运行条件。 

针对投资者的质疑,青岛中程进一步解释称,“公司在菲律宾承接的光伏项目未达到结算条件,目前属于合同资产未转为应收账款,因此未回款;公司今年成立了菲律宾项目专班,一方面加快光伏项目进度,另一方面督促业主对风电项目回款。公司将视情况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进行追索”。

CIS煤矿早在2013年便已经取得,在至今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未进行开采,如今又面临采矿权证到期而无法延期的风险。来源:问询函回复

实际上,相比菲律宾风光一体化项目遇阻,青岛中程在印尼的多个矿产项目更加波折,不仅多数在手矿权时隔多年未能开采,还被卷入采矿权证撤销的风波。

界面新闻注意到,青岛中程在印尼共持有包括CIS煤矿在内的6个矿权,初始收购金额合计5.34亿元。除了BMU镍矿今年刚刚实现开采之外,其他矿权均未进行开采,甚至有的没有进行全面详勘。

其中,CIS煤矿早在2013年便已经取得,在至今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未进行开采,如今又面临采矿权证到期而无法延期的风险。TAJ锰矿矿证到期后,延期手续仍在办理中,公司至今未收到确认可延期的函件。

除此之外,Madani镍矿、IPC煤矿去年还被卷入采矿权证撤销的风波,ASM石灰石矿也曾收到取消采矿权证的通知。

青岛中程表示,若CIS煤矿的采矿权证纠纷不能解决或CIS煤矿、TAJ锰矿的采矿权证最终无法延期,公司将存在对CIS煤矿、TAJ锰矿全额转销并终止确认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未及时披露关于Madani镍矿、IPC煤矿境外涉诉事项,青岛中程去年还连遭深交所和青岛证监局点名,公司时任董事长邱岳、时任总经理李向罡、现任董秘赵子明被认定对上述问题承担主要责任,并被出具警示函,记入诚信档案。

有投资者还曾委托律师以证券虚假陈述对青岛中程进行索赔,并获青岛中院立案受理。

来源:同花顺

从业绩来看,此前已连续四年亏损的青岛中程,今年以来仍未摆脱亏损泥潭。三季报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3亿元,同比下降19.15%;归母净利润-8390万元,同比增长21.04%。

有投资者曾在互动易平台提出质疑,印尼镍矿项目启动近十年未有实质性进展,是否已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对此青岛中程回应“不存在上述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