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唐岩回归挚文后:陌陌仍在衰老、探探加速瘦身、营收持续下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唐岩回归挚文后:陌陌仍在衰老、探探加速瘦身、营收持续下滑

增量难寻。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锌财经 路世明

编辑|大风

近日,陌陌母公司挚文集团公布了2023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挚文集团净营收达30.428亿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归属于挚文集团的净利润为6.059亿元。

在挚文集团财报发布之前,根据彭博社汇总的数据显示,华尔街分析师预计挚文集团2023年第三季度净营收为29.550亿元。因为超出预期,财报发布当日,挚文集团股价收盘上涨9.59%。

的确,自创始人唐岩去年回归之后,挚文近一年来的表现有所回暖。在唐岩“降本增效”的大旗下,挚文持续“衰老”的态势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展现出了久违的“活力”,但从近一年财报的各项数据来看,挚文仍然没有“本质”的改变。

营收不断下降,两大主要产品的月活和付费用户持续下滑,被寄以厚望的出海业务仍旧“不振”。面对增长瓶颈,挚文近年来推出了大量的新产品,可惜大都“扑街”,没有一个能成为爆款,成为挚文新的“顶梁柱”。

作为社交领域的头部互联网企业,在流量红利已逝、行业竞争激烈的眼下,找不到新增量的挚文,还能吃多久的老本呢?

财报喜忧参半

继财报发布呈现一根大阳线之后,这几天挚文的股价回归“正常”。

从财报来看,第三季度挚文的净利润为6.059亿元,同比增长21%。这的确是一组令人“惊喜”的数字,值得投资者们的追捧,但财报往往还有它的“另外一面”。

挚文的欣喜背后,也暗藏着他的忧愁。

首先就是营收方面,挚文第三季度净营收同比下降5.88%至30.428亿元。

按业务板块来看,直播服务营收15.308亿元,同比下降7.64%;增值服务营收14.667亿元,同比下降4.61%。再按业务来看,陌陌的净营收为27.43亿元,相比于2022年同期的28.91亿元有所下降;探探获得的净营收为2.95亿元,与2022年同期相比3.41亿元同样出现了下滑。

虽然移动营销和手机游戏业务的营收达到了3070万元和790万元,分别同比增长了8.7%和1.9%,但因为这两项业务体量较小,并不能扭转整体营收下滑的趋势。

挚文营收不断下滑的重要原因,在于挚文的两大当家产品开始“老化”了。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陌陌、探探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均下降。其中,陌陌付费用户数为780万,上年同期的付费用户数为840万;探探付费用户数为140万,上年同期的付费用户为200万。

此外,陌陌的月活用户数据在本季财报中再次被隐去,这也是继Q2财报后,挚文集团在今年第二次没有披露陌陌App的月活跃用户数据。至于探探,月活跃用户数下滑明显,短短一年的时间,便流失了520万月活用户,同比降幅高达25%,在“业内”实属罕见。

令人不解的地方在于,营收不断下滑,月活、付费用户持续下降,为何挚文的净利却能够同比增长21%?原因并不复杂,近两年流行的“降本增效”四个字,便是挚文的核心答案。

在创始人唐岩重回管理挚文后,“降本增效”成为了重要方向。如何降本,如何增效?唐岩的手段并不新奇,一来是减投控本,减少旗下产品的营销推广费用;二来便是裁员,减少人力成本及期权奖励费用。

虽然“老套”,但这“两板斧”的确收获了不错的效果。

今年第二季度,挚文成本和支出为24.518亿元,比上一年同期的26.869亿元减少8.7%。再到第三季度,挚文的成本和支出为24.61亿元,同比再度下降10.0%。

只是,不管是裁员还是节约开支,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并非治本之策。资本和二级市场喜爱的,永远是一家新故事不断、新增量不停的企业。

找不到新增量

作为挚文的两个“顶梁柱”产品,陌陌和探探实则出现“用户焦虑”,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了。

尤其是陌陌,根据挚文第一季度财报数据,当季陌陌的月活用户为1.07亿,较2022年第一季度的1.11亿出现下滑。而事实上,早在2018年第四季度,陌陌的月活用户便已达到1.13亿。

换句话说,五年来,陌陌的月活都一直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2020年10月,唐岩将“发展稳定”的陌陌交给了时任COO的王力手中。面对业绩不断下滑的陌陌,王力显得“有心无力”。

接管陌陌后,王力做了两件“大事”。

一是将陌陌更名为挚文集团,试图淡化陌陌身上的“约炮”标签。同时,他还更新了使命愿景和企业价值观,将公司的使命愿景变更为“连接人,连接生活”,企业价值观变更为“善良、坦诚、进取”。

二是大力推行新APPS战略,试图以量取胜,寻求新的爆发点。具体来看,王力掌权期间,挚文曾先后孵化了包括声音交友软件赫兹、照片交友软件咔咔、互动拍照软件贴贴、换脸软件ZAO、种草社区树莓、婚恋交友软件对对等众多新项目。

可惜其中仅贴贴火了一段时间,吸引了一批00后用户群体,其余均未成为爆款。

值得一提的是,据晚点的报道,王力曾经表示,他对陌陌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整个公司都非常平淡,就像一个人平静地接受衰老,一天比一天近。

2022年10月,面对继续下行的业绩和增长瓶颈,创始人唐岩选择再次出山,回归公司担任CEO,重新主持大局,维护挚文基本盘、寻求新增量。

唐岩回归后,先是通过“降本增效”让公司“卷”了起来,紧接着延续了“以量取胜”的策略,新业务的推进节奏迎来了进一步的加速。

今年1月,挚文集团正式推出虚拟社交APP“壳儿”,该产品基于“AI绘图”和“动态捕捉”两大技术落地,主打虚拟社交。此外,挚文今年还推出了AGI社区“构构”,以文生图和小说生成等AI工具功能为主,以及YO、恋爱蜗牛、Hertown等新APP。

然而与“以往”相似,这些产品依旧没能成为“爆款”,没能为挚文带来直接的业绩增长。

重新出山的唐岩似乎并没有扭转“下坡路”的趋势,挚文仍然在不断“衰老”。

出海屡战屡败

除了频发新品APP不断拓宽产品边界,加速业务出海也一直是挚文寻找新增量的重要方向。

不过,挚文的出海故事虽然“历史悠久”,但却是“屡战屡败”。

早在2012年,也就是陌陌刚上线的第二年,挚文就在海外上线了名为“MO”的分身。由于彼时的“陌陌”还不够成熟,对于海外的了解还不够深刻,这第一次出海最终仓促结束。

到2014年,也就是挚文赴美上市的同一年,其又上线了基于地理位置匹配用户的Blupe,增加了聊天群组等功能,这是挚文第二次出海,但Blupe依旧成为了“短命”产品。

前两次的出海经历,让挚文“决心”要踏踏实实地在国内发展,不再把目光瞄向海外。此后五年内,挚文几乎没有任何“海外”动作。

一直到2019年,在社交产品出海的浪潮下,挚文鼓足信心选择了“随波逐流”,在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推出了Olaa。可惜的是,挚文依然没能打破“诅咒”,Olaa“消失”得悄无声息。

2020年,挚文又推出陌生人社交产品Voga和Soulchill,其中游戏化的社交产品Voga由于玩法缺乏创新而迅速消失,只有主攻中东市场Soulchill留存至今,产品规模可以排到中东市场前三,成为挚文出海历史上唯一还算“成功”的产品。

除此之外,自2021年7月后,探探海外版在印尼市场下载和活跃用户规模已超越Tinder。

即便“四战四败”,但在大趋势下,挚文近年来仍然选择坚持加速出海的策略。尤其是唐岩回归之后,对于海外业务的拓展,似乎更加的重视了。

据时代财经消息称,今年五月,挚文迅速启动了三四个不同的出海项目,瞄准中东、北非等地市场。此外,出海项目的领头人均被视为唐岩“自己人”,在公司内部,被认为是唐岩押注出海决心的体现。

作为被公司寄予厚望的新增长点,十一年来挚文在海外吃了不少亏——“积攒了大量经验”,这第五次出海究竟能否成功?没人知道。

好的一面是,挚文还有充裕的现金流。据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9月30日,挚文集团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长期投资等为136.45亿元。

这笔钱的确给了挚文“折腾”的底气,但在眼下这个残酷的市场环境中,留给其试错时间显然不多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陌陌

3.8k
  • 挚文集团盘前涨近9%,Q3净利润同比增长超21%
  • 挚文集团2023年Q3净营收30.428亿元,净利润6.059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唐岩回归挚文后:陌陌仍在衰老、探探加速瘦身、营收持续下滑

增量难寻。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锌财经 路世明

编辑|大风

近日,陌陌母公司挚文集团公布了2023年第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财报显示,2023年第三季度,挚文集团净营收达30.428亿元,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量,归属于挚文集团的净利润为6.059亿元。

在挚文集团财报发布之前,根据彭博社汇总的数据显示,华尔街分析师预计挚文集团2023年第三季度净营收为29.550亿元。因为超出预期,财报发布当日,挚文集团股价收盘上涨9.59%。

的确,自创始人唐岩去年回归之后,挚文近一年来的表现有所回暖。在唐岩“降本增效”的大旗下,挚文持续“衰老”的态势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展现出了久违的“活力”,但从近一年财报的各项数据来看,挚文仍然没有“本质”的改变。

营收不断下降,两大主要产品的月活和付费用户持续下滑,被寄以厚望的出海业务仍旧“不振”。面对增长瓶颈,挚文近年来推出了大量的新产品,可惜大都“扑街”,没有一个能成为爆款,成为挚文新的“顶梁柱”。

作为社交领域的头部互联网企业,在流量红利已逝、行业竞争激烈的眼下,找不到新增量的挚文,还能吃多久的老本呢?

财报喜忧参半

继财报发布呈现一根大阳线之后,这几天挚文的股价回归“正常”。

从财报来看,第三季度挚文的净利润为6.059亿元,同比增长21%。这的确是一组令人“惊喜”的数字,值得投资者们的追捧,但财报往往还有它的“另外一面”。

挚文的欣喜背后,也暗藏着他的忧愁。

首先就是营收方面,挚文第三季度净营收同比下降5.88%至30.428亿元。

按业务板块来看,直播服务营收15.308亿元,同比下降7.64%;增值服务营收14.667亿元,同比下降4.61%。再按业务来看,陌陌的净营收为27.43亿元,相比于2022年同期的28.91亿元有所下降;探探获得的净营收为2.95亿元,与2022年同期相比3.41亿元同样出现了下滑。

虽然移动营销和手机游戏业务的营收达到了3070万元和790万元,分别同比增长了8.7%和1.9%,但因为这两项业务体量较小,并不能扭转整体营收下滑的趋势。

挚文营收不断下滑的重要原因,在于挚文的两大当家产品开始“老化”了。

财报显示,第三季度陌陌、探探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均下降。其中,陌陌付费用户数为780万,上年同期的付费用户数为840万;探探付费用户数为140万,上年同期的付费用户为200万。

此外,陌陌的月活用户数据在本季财报中再次被隐去,这也是继Q2财报后,挚文集团在今年第二次没有披露陌陌App的月活跃用户数据。至于探探,月活跃用户数下滑明显,短短一年的时间,便流失了520万月活用户,同比降幅高达25%,在“业内”实属罕见。

令人不解的地方在于,营收不断下滑,月活、付费用户持续下降,为何挚文的净利却能够同比增长21%?原因并不复杂,近两年流行的“降本增效”四个字,便是挚文的核心答案。

在创始人唐岩重回管理挚文后,“降本增效”成为了重要方向。如何降本,如何增效?唐岩的手段并不新奇,一来是减投控本,减少旗下产品的营销推广费用;二来便是裁员,减少人力成本及期权奖励费用。

虽然“老套”,但这“两板斧”的确收获了不错的效果。

今年第二季度,挚文成本和支出为24.518亿元,比上一年同期的26.869亿元减少8.7%。再到第三季度,挚文的成本和支出为24.61亿元,同比再度下降10.0%。

只是,不管是裁员还是节约开支,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并非治本之策。资本和二级市场喜爱的,永远是一家新故事不断、新增量不停的企业。

找不到新增量

作为挚文的两个“顶梁柱”产品,陌陌和探探实则出现“用户焦虑”,并非一朝一夕的事了。

尤其是陌陌,根据挚文第一季度财报数据,当季陌陌的月活用户为1.07亿,较2022年第一季度的1.11亿出现下滑。而事实上,早在2018年第四季度,陌陌的月活用户便已达到1.13亿。

换句话说,五年来,陌陌的月活都一直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

2020年10月,唐岩将“发展稳定”的陌陌交给了时任COO的王力手中。面对业绩不断下滑的陌陌,王力显得“有心无力”。

接管陌陌后,王力做了两件“大事”。

一是将陌陌更名为挚文集团,试图淡化陌陌身上的“约炮”标签。同时,他还更新了使命愿景和企业价值观,将公司的使命愿景变更为“连接人,连接生活”,企业价值观变更为“善良、坦诚、进取”。

二是大力推行新APPS战略,试图以量取胜,寻求新的爆发点。具体来看,王力掌权期间,挚文曾先后孵化了包括声音交友软件赫兹、照片交友软件咔咔、互动拍照软件贴贴、换脸软件ZAO、种草社区树莓、婚恋交友软件对对等众多新项目。

可惜其中仅贴贴火了一段时间,吸引了一批00后用户群体,其余均未成为爆款。

值得一提的是,据晚点的报道,王力曾经表示,他对陌陌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整个公司都非常平淡,就像一个人平静地接受衰老,一天比一天近。

2022年10月,面对继续下行的业绩和增长瓶颈,创始人唐岩选择再次出山,回归公司担任CEO,重新主持大局,维护挚文基本盘、寻求新增量。

唐岩回归后,先是通过“降本增效”让公司“卷”了起来,紧接着延续了“以量取胜”的策略,新业务的推进节奏迎来了进一步的加速。

今年1月,挚文集团正式推出虚拟社交APP“壳儿”,该产品基于“AI绘图”和“动态捕捉”两大技术落地,主打虚拟社交。此外,挚文今年还推出了AGI社区“构构”,以文生图和小说生成等AI工具功能为主,以及YO、恋爱蜗牛、Hertown等新APP。

然而与“以往”相似,这些产品依旧没能成为“爆款”,没能为挚文带来直接的业绩增长。

重新出山的唐岩似乎并没有扭转“下坡路”的趋势,挚文仍然在不断“衰老”。

出海屡战屡败

除了频发新品APP不断拓宽产品边界,加速业务出海也一直是挚文寻找新增量的重要方向。

不过,挚文的出海故事虽然“历史悠久”,但却是“屡战屡败”。

早在2012年,也就是陌陌刚上线的第二年,挚文就在海外上线了名为“MO”的分身。由于彼时的“陌陌”还不够成熟,对于海外的了解还不够深刻,这第一次出海最终仓促结束。

到2014年,也就是挚文赴美上市的同一年,其又上线了基于地理位置匹配用户的Blupe,增加了聊天群组等功能,这是挚文第二次出海,但Blupe依旧成为了“短命”产品。

前两次的出海经历,让挚文“决心”要踏踏实实地在国内发展,不再把目光瞄向海外。此后五年内,挚文几乎没有任何“海外”动作。

一直到2019年,在社交产品出海的浪潮下,挚文鼓足信心选择了“随波逐流”,在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推出了Olaa。可惜的是,挚文依然没能打破“诅咒”,Olaa“消失”得悄无声息。

2020年,挚文又推出陌生人社交产品Voga和Soulchill,其中游戏化的社交产品Voga由于玩法缺乏创新而迅速消失,只有主攻中东市场Soulchill留存至今,产品规模可以排到中东市场前三,成为挚文出海历史上唯一还算“成功”的产品。

除此之外,自2021年7月后,探探海外版在印尼市场下载和活跃用户规模已超越Tinder。

即便“四战四败”,但在大趋势下,挚文近年来仍然选择坚持加速出海的策略。尤其是唐岩回归之后,对于海外业务的拓展,似乎更加的重视了。

据时代财经消息称,今年五月,挚文迅速启动了三四个不同的出海项目,瞄准中东、北非等地市场。此外,出海项目的领头人均被视为唐岩“自己人”,在公司内部,被认为是唐岩押注出海决心的体现。

作为被公司寄予厚望的新增长点,十一年来挚文在海外吃了不少亏——“积攒了大量经验”,这第五次出海究竟能否成功?没人知道。

好的一面是,挚文还有充裕的现金流。据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9月30日,挚文集团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长期投资等为136.45亿元。

这笔钱的确给了挚文“折腾”的底气,但在眼下这个残酷的市场环境中,留给其试错时间显然不多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