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狠砸数十亿“断臂求生”,顺鑫农业究竟怎么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狠砸数十亿“断臂求生”,顺鑫农业究竟怎么了?

付出巨大代价剥离地产业务之后,顺鑫农业的“烫手山芋”已经离手。

文|天下财道 储燕

顺鑫农业年报数据虽未公布,却已成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12月15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对顺鑫农业(000860.SZ)提问:“年报中是不是剔除全部地产的业绩数据?1-2季度地产亏损的数据是不是也一起剔除?”。

(来源:东方财富网股吧)

顺鑫农业回答的很官方:“地产转让事项已于12月7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股权变更前,地产的业绩数据合并在公司报表;变更完成后,不再将地产数据纳入公司报表范围,具体以公司年度审计报告为准。”

这个解释,换成直白的说法就是:12个月零7天的地产数据不会在年报中剔除。当然,公司方面回答问题,有几个直白表述的?也不能苛求顺鑫农业。

至于大家的理解是否准确,财报最终如何计算,还得等最终发布时才能知晓。

那么,投资人为何如此关心地产业务的剥离问题?顺鑫农业的白酒和猪肉业务表现又如何呢?

地产负担

赶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顺鑫农业终于兑现了自己早年间的诺言——剥离地产业务。

12月7日盘后,顺鑫农业发布公告表示,全资子公司北京顺鑫佳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顺鑫佳宇”)100%股权转让事项,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顺鑫农业在公告中表示,已收到约23亿元的全部转让价款,公司也不再持有顺鑫佳宇股权,一切尘埃落地。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早在2019年的年报中,顺鑫农业就表示,“实施归核化发展战略,聚焦酒业、肉食两大主业,逐步剥离其他业务”。

口号喊了多年,如今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今年6月底,顺鑫农业发布拟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的公告,剥离事宜正式开始推进。

顺鑫佳宇挂牌转让并不顺利,过程一波三折,经历了4次正式挂牌,3次下调挂牌底价,从约31亿元下调至约23亿元,才最终成交。

并且,还是由顺鑫农业控股股东兜底,由指定的关联方北京顺正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顺正资产”)接手。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从顺鑫佳宇此前的业绩表现看,顺鑫农业此举着实是因为不堪重负。

顺鑫农业成立于1998年9月,并在同年11月上市,是北京市第一家农业类上市公司。

名称上明明白白写着“农业”二字,但公司心心念的,还有地产业务。顺鑫佳宇成立于2002年,也曾经历房地产行业高速发展的辉煌阶段。

顺鑫农业自2016年开始将顺鑫佳宇计入财务合并范围,但也正是在这一年,房地产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顺鑫佳宇受内外需求不足及实体经济不振等影响,去库存出现一定难度,外加高额负债带来的财务费用以及存货减值等因素影响,开始连年亏损。

据统计,2016-2022年,顺鑫佳宇合计亏损近28亿元,年年蚕食着顺鑫农业业绩,造成很大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顺鑫佳宇的亏损近8.5亿元,在白酒、猪肉两大主业不景气的共同拖累之下,最终导致顺鑫农业净利润出现上市25年来的首次亏损。

顺鑫佳宇亏损情况汇总

(来源:顺鑫农业财报)

断臂求生

顺鑫佳宇工商登记完成后,表面上看,顺鑫农业已成功剥离地产业务,但为了甩掉这个大包袱,顺鑫农业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种代价在财报上如何体现,还有待观察。

实际上,为卖掉顺鑫佳宇,顺鑫农业先后通过买楼、债转股等手段,优化顺鑫佳宇资产负债结构。

顺鑫农业在11月25日的挂牌交易进展公告中表示,经初步核算,此次交易预计产生股权处置损益约-3亿元。并同时表示,年内顺鑫佳宇出售给公司两栋楼宇资产产生的收益,不再进行合并抵消,预计影响公司本年度报告期损益约6亿元。

将上述2项合并之后,顺鑫农业顺理成章地预计年度损益约3亿元。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翻看顺鑫农业半年报,顺鑫佳宇出售商务中心和寰宇中心两栋楼,取得资产确认收益约10亿元,才使得顺鑫佳宇上半年业绩扭亏为盈,净利润约3亿元。

若除去这部分收益,顺鑫佳宇上半年必定还是巨额亏损。

(来源:顺鑫农业2023年半年度报告)

买楼交易成交的公告显示,顺鑫农业当时花费了约20亿元。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另外,今年上半年,顺鑫农业以增资的形式,完成了顺鑫佳宇债转股工作,花费了约50亿元的资金。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如此这般,顺鑫农业买楼加债转股共花费了约70亿元,而卖掉顺鑫佳宇收回了近23亿元,这一波操作,仍旧有约47亿元的支出。真可谓是“断臂求生”。

白酒、猪肉市场低迷

二级市场来看,12月7日剥离地产业务尘埃落定之后,顺鑫农业股价仍接连走低。至12月18日,创下了年内新低20.33元/股,较年内4月份高点39.09元/股近乎“腰斩”;较2020年8月份高点78.88元/股,更是大跌近75%。

(来源:东方财富网)

究其原因,或与白酒和猪肉两大业务行业整体低迷,拐点仍未到来有关。

顺鑫农业白酒产业拥有“牛栏山”和“宁诚”两大品牌,“牛栏山”目前拥有“经典二锅头”、“传统二锅头”、“百年牛栏山”、“珍品牛栏山”、“陈酿牛栏山”5大系列产品;“宁诚”主要产品为绵香型宁城老窖白酒。

从白酒企业三季报可以看出,库存高企、价格倒挂等现象困扰着行业。在此影响下,白酒股股价表现持续低迷。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12月18日,白酒指数年内已跌去超20%。

(来源:同花顺)

数据显示,上半年顺鑫农业白酒业务营收约46亿元,同比下滑超7%,占总营收的比例也由75.32%降至73.31%,下降2.01个百分点。

(来源:顺鑫农业2023年半年报)

相比其他业务,顺鑫农业猪肉板块表现较好,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约17%,但拉长时间线看,这只不过是在2021年、2022年营收连续大跌后的“反弹”。

(来源:同花顺iFinD)

整体来看,猪肉板块波动很大,存在较多不确定性。漫长的猪周期之下,猪企普遍面临资金流出和偿债的双重压力,不得不通过融资自救。这对顺鑫农业来说,也是未来的考验。

截至12月19日午盘,顺鑫农业股价反弹1.41%,回到20.79元/股,动态市盈率-39倍,总市值155亿元。

这只是下跌中继,还是新的开始?看不清未来的投资人,依然无法摆脱失望的情绪。

(来源:东方财富网股吧)

付出巨大代价剥离地产业务之后,顺鑫农业的“烫手山芋”已经离手。今后顺鑫农业能否在聚焦主业上有新的突破,给长期套牢的投资者新的希望,市场正在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顺鑫农业

  • 顺鑫农业:公司尚无剥离猪肉产业的计划
  • 白酒股午后走弱,顺鑫农业跌超3%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狠砸数十亿“断臂求生”,顺鑫农业究竟怎么了?

付出巨大代价剥离地产业务之后,顺鑫农业的“烫手山芋”已经离手。

文|天下财道 储燕

顺鑫农业年报数据虽未公布,却已成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12月15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对顺鑫农业(000860.SZ)提问:“年报中是不是剔除全部地产的业绩数据?1-2季度地产亏损的数据是不是也一起剔除?”。

(来源:东方财富网股吧)

顺鑫农业回答的很官方:“地产转让事项已于12月7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股权变更前,地产的业绩数据合并在公司报表;变更完成后,不再将地产数据纳入公司报表范围,具体以公司年度审计报告为准。”

这个解释,换成直白的说法就是:12个月零7天的地产数据不会在年报中剔除。当然,公司方面回答问题,有几个直白表述的?也不能苛求顺鑫农业。

至于大家的理解是否准确,财报最终如何计算,还得等最终发布时才能知晓。

那么,投资人为何如此关心地产业务的剥离问题?顺鑫农业的白酒和猪肉业务表现又如何呢?

地产负担

赶在新的一年到来之前,顺鑫农业终于兑现了自己早年间的诺言——剥离地产业务。

12月7日盘后,顺鑫农业发布公告表示,全资子公司北京顺鑫佳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顺鑫佳宇”)100%股权转让事项,已完成工商变更登记。

顺鑫农业在公告中表示,已收到约23亿元的全部转让价款,公司也不再持有顺鑫佳宇股权,一切尘埃落地。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早在2019年的年报中,顺鑫农业就表示,“实施归核化发展战略,聚焦酒业、肉食两大主业,逐步剥离其他业务”。

口号喊了多年,如今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今年6月底,顺鑫农业发布拟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的公告,剥离事宜正式开始推进。

顺鑫佳宇挂牌转让并不顺利,过程一波三折,经历了4次正式挂牌,3次下调挂牌底价,从约31亿元下调至约23亿元,才最终成交。

并且,还是由顺鑫农业控股股东兜底,由指定的关联方北京顺正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顺正资产”)接手。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从顺鑫佳宇此前的业绩表现看,顺鑫农业此举着实是因为不堪重负。

顺鑫农业成立于1998年9月,并在同年11月上市,是北京市第一家农业类上市公司。

名称上明明白白写着“农业”二字,但公司心心念的,还有地产业务。顺鑫佳宇成立于2002年,也曾经历房地产行业高速发展的辉煌阶段。

顺鑫农业自2016年开始将顺鑫佳宇计入财务合并范围,但也正是在这一年,房地产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顺鑫佳宇受内外需求不足及实体经济不振等影响,去库存出现一定难度,外加高额负债带来的财务费用以及存货减值等因素影响,开始连年亏损。

据统计,2016-2022年,顺鑫佳宇合计亏损近28亿元,年年蚕食着顺鑫农业业绩,造成很大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顺鑫佳宇的亏损近8.5亿元,在白酒、猪肉两大主业不景气的共同拖累之下,最终导致顺鑫农业净利润出现上市25年来的首次亏损。

顺鑫佳宇亏损情况汇总

(来源:顺鑫农业财报)

断臂求生

顺鑫佳宇工商登记完成后,表面上看,顺鑫农业已成功剥离地产业务,但为了甩掉这个大包袱,顺鑫农业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这种代价在财报上如何体现,还有待观察。

实际上,为卖掉顺鑫佳宇,顺鑫农业先后通过买楼、债转股等手段,优化顺鑫佳宇资产负债结构。

顺鑫农业在11月25日的挂牌交易进展公告中表示,经初步核算,此次交易预计产生股权处置损益约-3亿元。并同时表示,年内顺鑫佳宇出售给公司两栋楼宇资产产生的收益,不再进行合并抵消,预计影响公司本年度报告期损益约6亿元。

将上述2项合并之后,顺鑫农业顺理成章地预计年度损益约3亿元。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翻看顺鑫农业半年报,顺鑫佳宇出售商务中心和寰宇中心两栋楼,取得资产确认收益约10亿元,才使得顺鑫佳宇上半年业绩扭亏为盈,净利润约3亿元。

若除去这部分收益,顺鑫佳宇上半年必定还是巨额亏损。

(来源:顺鑫农业2023年半年度报告)

买楼交易成交的公告显示,顺鑫农业当时花费了约20亿元。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另外,今年上半年,顺鑫农业以增资的形式,完成了顺鑫佳宇债转股工作,花费了约50亿元的资金。

(来源:顺鑫农业公告)

如此这般,顺鑫农业买楼加债转股共花费了约70亿元,而卖掉顺鑫佳宇收回了近23亿元,这一波操作,仍旧有约47亿元的支出。真可谓是“断臂求生”。

白酒、猪肉市场低迷

二级市场来看,12月7日剥离地产业务尘埃落定之后,顺鑫农业股价仍接连走低。至12月18日,创下了年内新低20.33元/股,较年内4月份高点39.09元/股近乎“腰斩”;较2020年8月份高点78.88元/股,更是大跌近75%。

(来源:东方财富网)

究其原因,或与白酒和猪肉两大业务行业整体低迷,拐点仍未到来有关。

顺鑫农业白酒产业拥有“牛栏山”和“宁诚”两大品牌,“牛栏山”目前拥有“经典二锅头”、“传统二锅头”、“百年牛栏山”、“珍品牛栏山”、“陈酿牛栏山”5大系列产品;“宁诚”主要产品为绵香型宁城老窖白酒。

从白酒企业三季报可以看出,库存高企、价格倒挂等现象困扰着行业。在此影响下,白酒股股价表现持续低迷。

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12月18日,白酒指数年内已跌去超20%。

(来源:同花顺)

数据显示,上半年顺鑫农业白酒业务营收约46亿元,同比下滑超7%,占总营收的比例也由75.32%降至73.31%,下降2.01个百分点。

(来源:顺鑫农业2023年半年报)

相比其他业务,顺鑫农业猪肉板块表现较好,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约17%,但拉长时间线看,这只不过是在2021年、2022年营收连续大跌后的“反弹”。

(来源:同花顺iFinD)

整体来看,猪肉板块波动很大,存在较多不确定性。漫长的猪周期之下,猪企普遍面临资金流出和偿债的双重压力,不得不通过融资自救。这对顺鑫农业来说,也是未来的考验。

截至12月19日午盘,顺鑫农业股价反弹1.41%,回到20.79元/股,动态市盈率-39倍,总市值155亿元。

这只是下跌中继,还是新的开始?看不清未来的投资人,依然无法摆脱失望的情绪。

(来源:东方财富网股吧)

付出巨大代价剥离地产业务之后,顺鑫农业的“烫手山芋”已经离手。今后顺鑫农业能否在聚焦主业上有新的突破,给长期套牢的投资者新的希望,市场正在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