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兰世立称董宇辉正在被边缘化,东方甄选股价会掉下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兰世立称董宇辉正在被边缘化,东方甄选股价会掉下来

兰世立老当益壮。

文|雷达财经  孟帅 

编辑|深海

“我觉得俞敏洪、董宇辉还有这个CEO,三个‘笨蛋’,非常愚蠢地做一些决策”,几天前的一场公开活动上,前湖北首富兰世立对于近期卷入风波的东方甄选的评价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围观。

对此,兰世立在12月19日与雷达财经对话时进一步剖析称,该事件中,三个人都是输家,董宇辉只是表面上看赢了。网上说的董宇辉获得了东方甄选0.5%的股票能不能兑现?多长时间兑现都还很难说。“出任新东方文旅这个二级公司的副总裁,并没啥太大意义,更搞笑的是担任俞敏洪的文化助理,这个名头实在太虚。”

此前董宇辉在直播中透露,他下次直播的时间是12月21日,之后会休假一个月左右。此外,俞敏洪还表示,要为董宇辉成立独立工作室,做文化、文旅的宣传,董宇辉将在此后新开一个账号。

对此,兰世立的解读是,俞敏洪给董宇辉一个单独的直播间,是逐渐让其淡出东方甄选的直播,从而逐步将董宇辉边缘化。“董宇辉不可能在东方甄选待太久,如果长久,他也就基本上把自己废掉了。就他的心情,我认为应该在东方甄选待不下去。”

12月18日,东方甄选大涨21.9%。12月19日,公司一度大跌近8个点,但收盘仅微跌了0.63%。对此,兰世立在12月19日向雷达财经表示,微跌只是表象,目前东方甄选的核心人员并不稳定,资本市场对公司心存疑虑,股价还是会掉下来。

雷达财经注意到,12月20日,东方甄选股价大跌8.49%。

兰世立频繁对东方甄选事件发声,外界有观点认为,兰世立在蹭东方甄选和董宇辉的热度。对此,兰世立表示,自己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并发出反问:“你觉得我需要蹭热度吗?”

兰世立的人生,其实颇为曲折。在不少人的眼中,兰世立被看作是中国企业家中的传奇人物,同时也是颇具争议的企业家之一。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兰世立,曾放弃“铁饭碗”工作毅然决然地投身进创业的大潮。

在兰世立的努力下,其商业版图一度覆盖餐饮、旅游、航空等多个领域。巅峰时期,兰世立还曾坐上湖北首富的宝座。不过,兰世立也曾亲口尝过破产、入狱等心酸滋味。2021年被判无罪后,尽管需要重新开始,但已到花甲之年的兰世立仍充满斗志。

雷达财经注意到,自2021年12月宣布无罪释放以来,出狱后的兰世立便火速筹划起了自己全新的创业项目。出狱两年左右的时间,兰世立已将武汉秀生活、武汉二厂汽水相继送至资本市场。而兰世立将十几种业态聚合在一起的第三个创业项目东星生活,当下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当中。

兰世立认为董宇辉股票兑现存风险,三个职务都很虚

12月17日举行的某年会上,前湖北首富、中国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兰世立刷足了存在感。而兰世立此番之所以可以引发外界广泛热议,与其在该活动上对东方甄选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波的评价有关。

在兰世立看来,东方甄选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俞敏洪、孙东旭、董宇辉三位主人公都没有正确对待此次事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东方甄选的关系。用兰世立的话讲,“职业经理人缺乏职业道德,专业人士缺乏专业精神,创业者也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兰世立强调,董宇辉作为主播,忘了自己基本的职业道德,即其应该把维护公司的形象放在第一位。兰世立进一步指出,董宇辉不应该停播,不应该情绪化,更不应该回家,也不要改写签名。“你每一步都是错,如果东方甄选把一个几百亿市值的公司压在这么一个人身上,这事太可怕了,这样子下去股民都会被吓死。”

而对于东方甄选前CEO孙东旭在直播中摔手机的行为,兰世立则认为此举体现出其心理不平衡,而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CEO,你的每一个举动都影响公司形象,影响了公司股价,这肯定是极大错误。”

兰世立还对俞敏洪的做法做出评价,兰世立认为俞敏洪作为老板,出现问题应该想办法解决,而不是一味地道歉或迎合网友。“觉得网民不高兴了是大事,我先道歉。CEO也出来道歉,这是不能的。”

兰世立指出,如果俞敏洪看好董宇辉,就应该培养无数个“董宇辉”出来,“当神一样供着他,哪天不高兴咋办?再说难听的话,你董宇辉要不在了咋办?是不是公司就不要了?”

不过,董宇辉当前还是选择留在了东方甄选。据俞敏洪及其关联公司最新公布的动态显示,董宇辉目前已成为东方甄选的高级合伙人,且俞敏洪还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

而在东方甄选12月18日晚的直播中,俞敏洪还透露,将为董宇辉成立独立工作室。俞敏洪表示,这是个独立平台、独立IP,同时收入计入东方甄选,保证东方甄选股东利益,“如果宇辉离开东方甄选,账号归属权将归他。”

但兰世立做出大胆预测,董宇辉在东方甄选干不了多久的,迟早会扫地出门,“即使他想干,从东方甄选的从高层到中层到底层,都把他当成敌人了。”

对于东方甄选“这件事已经彻底结束了吗?后面还会不会有变数?”的问题,交个朋友的门面主播罗永浩12月18日晚也在微博发长文表示,当然没结束,东方甄选一定会继续推进“去董宇辉化”。

罗永浩指出,如果只是靠董宇辉一个人赚钱,不管分给他的钱是多是少,东方甄选在资本市场上都还只是一家 MCN,只有完成“去董宇辉化”,才能讲得通电商公司或品牌产品公司的故事,而这两种类型的公司估值是天壤之别,所以后面一定会有变数。

而兰世立的观点在网络上扩散后,引来诸多网友参与讨论。有部分网友和投资者认为,兰世立的评价很到位,看问题一针见血。此次风波,东方甄选的股价受董宇辉去留及各方的表态影响在几天内发生了极为不稳定的变化。而如此“情绪化”的股价变化,不免让外界担忧投资东方甄选所潜在的风险。

但也有网友指出,兰世立的思维有些过时,需要与时俱进。他不懂当下的流量经济和直播带货的逻辑,其更多是在用传统思维看待一家互联网企业。

而俞敏洪12月17日在参加一场论坛演讲活动时也坦言,这一次东方甄选出事就是管理团队的思维没有扭转,是以传统思维来管这些优秀的员工。俞敏洪还强调,“当靠着能力巨大的员工来构建商业模式和发展时,老板是在为员工打工。”

部分网友还对兰世立“应该培养无数个‘董宇辉’”的说法反驳称,董宇辉这种现象级主播屈指可数,几乎是很难复制的。IP不是培养出来的,很难再出一个董宇辉了。甚至还有网友反问,“李佳琦、薇娅是不想培养无数个“李佳琦”和“薇娅”吗?”“董宇辉如果那么容易复制,京东早就干了。”

对于网友的各种说法,兰世立认为,许多网友并不了解俞敏洪,俞敏洪表面上是个老好人,但其有杀伐果断的一面,曾强制自己的家人亲戚退出新东方。

对于董宇辉升任东方甄选高级合伙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兰世立向雷达财经表示,董宇辉获得的并不是东方甄选的副总裁职位,三个新职务都很虚。事实上,东方甄选去董宇辉化已经开始。

被判无罪重新开始,欲打造第三个上市公司

此次因提及东方甄选相关话题而引发广泛讨论,评论区里不少年轻的网友对兰世立这一名字表示有些陌生,而兰世立其实是曾摘得湖北首富称号的名噪一时的企业家。

但兰世立也曾经历过破产和入狱,甚至还一度被被国际刑警组织列入红色通缉令名单。而多年的浮沉经历,也让兰世立失去了昔日湖北首富的风光,“一些此前曾经说要支持我的朋友后来都不见我了,生活了20多年的亲人也不相信我了,但是我相信这些都是磨难,经历了这些我会变得更好”。

直到2021年12月被宣布无罪,出狱后的兰世立才逐步拾起重新创业的热情,“之前憋的气,我要通过创业、实现价值释放出来。”尽管需要重头开始,但经历过人生低谷的兰世立仍保持了饱满的斗志,“我觉得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比过去任何时候要好”。兰世立甚至还曾多次提到,东山再起不是他的目标,自己的目标是一定要超越过去。

去年6月,兰世立曾在微博霸气喊话,要在武汉投入1万个无人便利店,而帮助兰世立实现这一壮志的正是武汉秀生活。兰世立立下前述flag的三个月后,港股上市公司天彩控股宣布以1.94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武汉秀生活51%的股权。随着这笔交易于今年11月正式落槌,武汉秀生活借此也顺利登陆港股资本市场。

除了无人便利店,兰世立还盯上了汽水的生意。今年10月,武汉二厂汽水宣布,公司通过并购的方式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收购方为港股上市公司Raffles Interior。交易完成后,对方将持有武汉二厂汽水51%的股权。通过曲线上市的形式,武汉二厂汽水顺利摘得“中国汽水第一股”的称号。

值得一提的是,前述两个项目相关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股东及管理层名单中,并未寻到兰世立的名字。对于是否为公司实控人的质疑,兰世立回应称,其会用离岸公司来控制,与个人设立防火墙,个人、公司互不影响。兰世立还表示,自己不在企业任职,也有利于三大业务顺利进行。

然而,出狱短短两年左右的时间,兰世立在相继将武汉秀生活、二厂汽水送至资本市场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自己的下一个创业项目——宅家欢便利店。据悉,这个名为“宅家欢便利店”的新项目是聚合超级便利店,其特点为将日常生活中的十几种业态聚合在一起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服务。

兰世立在提到这一项目时表示,“这是我在看守所期间无聊的时候琢磨出来的。现在在深圳已经开了两个店,计划今年在深圳开100家店。如果顺利,一年之内可以在武汉和深圳开500家以上。”

天眼查显示,宅家欢生活便利店(深圳)有限公司(原名“深圳市秀文书店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12月,注册资本达1000万元,目前该公司已更名为东星生活便利店(深圳)有限公司。

兰世立向雷达财经透露,目前东星生活的App已在应用商店正式上线。雷达财经实测发现,这款名为“东星生活”的应用内置了咖啡奶茶、鲜食简餐、酒水饮料、副食、打车、旅行、电影票、房产家政、生活用品等多个板块。

兰世立坦言,过去自己喜欢做大生意,比如旅游、房地产、航空,但他现在觉得小生意才是大事,这个转接环做起来,他相信会改变很多行业。按照兰世立的设想,这个新项目将有望成为其出狱后的第三个上市公司。

不过,从市值规模来看,兰世立口中两家颇让其自豪的上市公司,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截至12月19日收盘,天彩控股市值为9.48亿港元,而另外一家港股上市公司RAFFLESINTERIOR的总市值仅为3.4亿港元,两家公司加起来的市值不到13亿港元。

此外,已曲线上市的武汉秀生活,也存在一定的业绩压力。天彩控股在收购武汉秀生活时,武汉秀生活曾承诺2023年和2024年公司税后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1亿元。但2022年全年及2023年上半年,天彩控股的无人售货业务分别实现营收24.1万元、407.7万元,与协议中承诺的净利润约定存在不小的差距。

兰世立的曲折人生:出身名校、商海浮沉

11月末,武汉大学130周年校庆活动刚刚落下帷幕。在这场盛大的活动上,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等毕业于武汉大学的杰出企业家校友纷纷出席。

其中,雷军凭借13亿元的现金捐款收获了外界的诸多好评。据悉,这笔捐款刷新了武大建校以来单笔最大捐赠额,同时这也是全国高校收到的最大一笔校友个人现金捐赠。

雷达财经了解到,曾经坐上过湖北首富宝座的兰世立,其母校也是武汉大学。百度百科资料显示,除了湖北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湖北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身份外,兰世立还拥有武汉大学董事、武汉大学校友总会副秘书长等头衔。不过,母校迎来130岁生日之际,活动现场却并未看到兰世立的身影。

兰世立曾在微博表示,自己就是受邵先生捐武大逸夫楼影响,立志再捐一栋楼而下海创业的。公开报道显示,2003年11月4日上午,时任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的兰世立为庆祝母校武汉大学110周年华诞,还曾向武大捐资人民币100万元,并无偿提供校庆所需的大型客车。

2011年3月,在狱中服刑的兰世立还曾在自己撰写的遗书中情真意切地写道,“没有武大,就没有我的今天”。兰世立甚至还表示,自己的遗产将分为三份,其中一份留给家人,一份留给东星所有的在职人员共享,另外一份则捐给武汉大学校友总会。兰世立希望能设立一个基金,用于鼓励成绩优异的武大学子。

2017年9月,兰世立又在微博发文向自己的恩师严鹏飞教授表示感谢。在这篇长文中,兰世立还提到,“离开学校后忙于生计,与严老师的联系也少了,直到后来小有成就,在武大成立100周年之际,已经成为校董,校友总会副会长,武大捐款最多的校友之一。学校最值得骄傲的校友回到学校,在校,院领导的拥簇之下见到导师,他仿佛见到咱家孩子成功一样高兴!”

回顾过往,武汉这座城市其实对于兰世立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1960年2月,兰世立在湖北武汉出生,之后兰世立在武汉长大。等到读大学时,兰世立仍旧选择了坐落于武汉的名校——武汉大学。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兰世立从小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好。去武汉大学报名时,兰世立全身上下只有7块钱,扣除学费后生活费几乎所剩无几。

虽然条件艰苦,但兰世立自幼便立下志向,立志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为了赚钱,兰世立不惧外界的眼光,捡他人废弃的牙膏皮卖给回收站。

在向外界分享自己眼中的兰世立时,香港通恒集团董事长武克刚曾表示,“他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到女生宿舍洗漱间去捡牙膏皮子卖钱勤工俭学。兰总真是白手起家,没有任何背景,民企里面,有这一种百折不挠、上天入地、敢想敢干的,当属东星的兰总。”

1990年,兰世立从武汉大学毕业。从武大毕业后,兰世立被分配到了政府机关工作。然而,被外界视为“铁饭碗”的工作,并不能满足兰世立的雄心壮志。在经过内心的一番强烈斗争后,兰世立决定下海创业,开始了自己在商海中的升级打怪之旅。

1991年,兰世立在武汉创立东星电子有限公司,赚到了第一桶金;次年,兰世立又在武汉开设“东宫”酒楼借此进军餐饮业,并于同年涉足房地产行业。1993年,兰世立成立东星旅游公司,再次将商业版图拓展至旅游行业。2003年,兰世立收购汉口国旅,获得出境权。在北京、上海、深圳展开并购旅行社行动。

2005年,获得中国民航总局批准后,兰世立又筹建了东星航空有限公司。也是在这一年,兰世立成功登顶福布斯湖北富豪榜。而在同年福布斯的中国富豪榜上,兰世立位居第70名,成为湖北有史以来第一名进入该榜前100名的富豪。

然而,兰世立后续遭遇了自己的人生低谷。此前的激进扩张,给兰世立种下了苦果。破产、几度入狱、被国际刑警红色通缉等风波,接二连三地朝兰世立袭来。

2021年被宣布无罪释放后,兰世立还特意来到黄鹤楼拍照记录下属于自己的特殊时刻。彼时,兰世立在朋友圈激动地表示,“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还有兰世立!武汉,我回来了。”

除了黄鹤楼等武汉当地有名的建筑,兰世立也曾回到母校武汉大学拍摄视频并高呼,“武大!我回来啦!”去年3月,兰世立再次回到武大,校园内樱花大道上绽放的美丽而又亲切的樱花,唤起了兰世立当年在母校的美好回忆。

未来兰世立还将演绎怎样的人生?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东方甄选

  • 东方甄选否认所售产品违规使用槽头肉,称将尽快提供证明材料
  • 东方甄选:回应“御徽缘梅菜扣肉”涉嫌违规销售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兰世立称董宇辉正在被边缘化,东方甄选股价会掉下来

兰世立老当益壮。

文|雷达财经  孟帅 

编辑|深海

“我觉得俞敏洪、董宇辉还有这个CEO,三个‘笨蛋’,非常愚蠢地做一些决策”,几天前的一场公开活动上,前湖北首富兰世立对于近期卷入风波的东方甄选的评价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围观。

对此,兰世立在12月19日与雷达财经对话时进一步剖析称,该事件中,三个人都是输家,董宇辉只是表面上看赢了。网上说的董宇辉获得了东方甄选0.5%的股票能不能兑现?多长时间兑现都还很难说。“出任新东方文旅这个二级公司的副总裁,并没啥太大意义,更搞笑的是担任俞敏洪的文化助理,这个名头实在太虚。”

此前董宇辉在直播中透露,他下次直播的时间是12月21日,之后会休假一个月左右。此外,俞敏洪还表示,要为董宇辉成立独立工作室,做文化、文旅的宣传,董宇辉将在此后新开一个账号。

对此,兰世立的解读是,俞敏洪给董宇辉一个单独的直播间,是逐渐让其淡出东方甄选的直播,从而逐步将董宇辉边缘化。“董宇辉不可能在东方甄选待太久,如果长久,他也就基本上把自己废掉了。就他的心情,我认为应该在东方甄选待不下去。”

12月18日,东方甄选大涨21.9%。12月19日,公司一度大跌近8个点,但收盘仅微跌了0.63%。对此,兰世立在12月19日向雷达财经表示,微跌只是表象,目前东方甄选的核心人员并不稳定,资本市场对公司心存疑虑,股价还是会掉下来。

雷达财经注意到,12月20日,东方甄选股价大跌8.49%。

兰世立频繁对东方甄选事件发声,外界有观点认为,兰世立在蹭东方甄选和董宇辉的热度。对此,兰世立表示,自己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并发出反问:“你觉得我需要蹭热度吗?”

兰世立的人生,其实颇为曲折。在不少人的眼中,兰世立被看作是中国企业家中的传奇人物,同时也是颇具争议的企业家之一。毕业于武汉大学的兰世立,曾放弃“铁饭碗”工作毅然决然地投身进创业的大潮。

在兰世立的努力下,其商业版图一度覆盖餐饮、旅游、航空等多个领域。巅峰时期,兰世立还曾坐上湖北首富的宝座。不过,兰世立也曾亲口尝过破产、入狱等心酸滋味。2021年被判无罪后,尽管需要重新开始,但已到花甲之年的兰世立仍充满斗志。

雷达财经注意到,自2021年12月宣布无罪释放以来,出狱后的兰世立便火速筹划起了自己全新的创业项目。出狱两年左右的时间,兰世立已将武汉秀生活、武汉二厂汽水相继送至资本市场。而兰世立将十几种业态聚合在一起的第三个创业项目东星生活,当下也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当中。

兰世立认为董宇辉股票兑现存风险,三个职务都很虚

12月17日举行的某年会上,前湖北首富、中国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兰世立刷足了存在感。而兰世立此番之所以可以引发外界广泛热议,与其在该活动上对东方甄选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波的评价有关。

在兰世立看来,东方甄选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俞敏洪、孙东旭、董宇辉三位主人公都没有正确对待此次事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与东方甄选的关系。用兰世立的话讲,“职业经理人缺乏职业道德,专业人士缺乏专业精神,创业者也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

兰世立强调,董宇辉作为主播,忘了自己基本的职业道德,即其应该把维护公司的形象放在第一位。兰世立进一步指出,董宇辉不应该停播,不应该情绪化,更不应该回家,也不要改写签名。“你每一步都是错,如果东方甄选把一个几百亿市值的公司压在这么一个人身上,这事太可怕了,这样子下去股民都会被吓死。”

而对于东方甄选前CEO孙东旭在直播中摔手机的行为,兰世立则认为此举体现出其心理不平衡,而这样的行为其实是很不负责任的。“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CEO,你的每一个举动都影响公司形象,影响了公司股价,这肯定是极大错误。”

兰世立还对俞敏洪的做法做出评价,兰世立认为俞敏洪作为老板,出现问题应该想办法解决,而不是一味地道歉或迎合网友。“觉得网民不高兴了是大事,我先道歉。CEO也出来道歉,这是不能的。”

兰世立指出,如果俞敏洪看好董宇辉,就应该培养无数个“董宇辉”出来,“当神一样供着他,哪天不高兴咋办?再说难听的话,你董宇辉要不在了咋办?是不是公司就不要了?”

不过,董宇辉当前还是选择留在了东方甄选。据俞敏洪及其关联公司最新公布的动态显示,董宇辉目前已成为东方甄选的高级合伙人,且俞敏洪还任命董宇辉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

而在东方甄选12月18日晚的直播中,俞敏洪还透露,将为董宇辉成立独立工作室。俞敏洪表示,这是个独立平台、独立IP,同时收入计入东方甄选,保证东方甄选股东利益,“如果宇辉离开东方甄选,账号归属权将归他。”

但兰世立做出大胆预测,董宇辉在东方甄选干不了多久的,迟早会扫地出门,“即使他想干,从东方甄选的从高层到中层到底层,都把他当成敌人了。”

对于东方甄选“这件事已经彻底结束了吗?后面还会不会有变数?”的问题,交个朋友的门面主播罗永浩12月18日晚也在微博发长文表示,当然没结束,东方甄选一定会继续推进“去董宇辉化”。

罗永浩指出,如果只是靠董宇辉一个人赚钱,不管分给他的钱是多是少,东方甄选在资本市场上都还只是一家 MCN,只有完成“去董宇辉化”,才能讲得通电商公司或品牌产品公司的故事,而这两种类型的公司估值是天壤之别,所以后面一定会有变数。

而兰世立的观点在网络上扩散后,引来诸多网友参与讨论。有部分网友和投资者认为,兰世立的评价很到位,看问题一针见血。此次风波,东方甄选的股价受董宇辉去留及各方的表态影响在几天内发生了极为不稳定的变化。而如此“情绪化”的股价变化,不免让外界担忧投资东方甄选所潜在的风险。

但也有网友指出,兰世立的思维有些过时,需要与时俱进。他不懂当下的流量经济和直播带货的逻辑,其更多是在用传统思维看待一家互联网企业。

而俞敏洪12月17日在参加一场论坛演讲活动时也坦言,这一次东方甄选出事就是管理团队的思维没有扭转,是以传统思维来管这些优秀的员工。俞敏洪还强调,“当靠着能力巨大的员工来构建商业模式和发展时,老板是在为员工打工。”

部分网友还对兰世立“应该培养无数个‘董宇辉’”的说法反驳称,董宇辉这种现象级主播屈指可数,几乎是很难复制的。IP不是培养出来的,很难再出一个董宇辉了。甚至还有网友反问,“李佳琦、薇娅是不想培养无数个“李佳琦”和“薇娅”吗?”“董宇辉如果那么容易复制,京东早就干了。”

对于网友的各种说法,兰世立认为,许多网友并不了解俞敏洪,俞敏洪表面上是个老好人,但其有杀伐果断的一面,曾强制自己的家人亲戚退出新东方。

对于董宇辉升任东方甄选高级合伙人、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文化助理,兼任新东方文旅集团副总裁,兰世立向雷达财经表示,董宇辉获得的并不是东方甄选的副总裁职位,三个新职务都很虚。事实上,东方甄选去董宇辉化已经开始。

被判无罪重新开始,欲打造第三个上市公司

此次因提及东方甄选相关话题而引发广泛讨论,评论区里不少年轻的网友对兰世立这一名字表示有些陌生,而兰世立其实是曾摘得湖北首富称号的名噪一时的企业家。

但兰世立也曾经历过破产和入狱,甚至还一度被被国际刑警组织列入红色通缉令名单。而多年的浮沉经历,也让兰世立失去了昔日湖北首富的风光,“一些此前曾经说要支持我的朋友后来都不见我了,生活了20多年的亲人也不相信我了,但是我相信这些都是磨难,经历了这些我会变得更好”。

直到2021年12月被宣布无罪,出狱后的兰世立才逐步拾起重新创业的热情,“之前憋的气,我要通过创业、实现价值释放出来。”尽管需要重头开始,但经历过人生低谷的兰世立仍保持了饱满的斗志,“我觉得我现在的精神状态比过去任何时候要好”。兰世立甚至还曾多次提到,东山再起不是他的目标,自己的目标是一定要超越过去。

去年6月,兰世立曾在微博霸气喊话,要在武汉投入1万个无人便利店,而帮助兰世立实现这一壮志的正是武汉秀生活。兰世立立下前述flag的三个月后,港股上市公司天彩控股宣布以1.94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武汉秀生活51%的股权。随着这笔交易于今年11月正式落槌,武汉秀生活借此也顺利登陆港股资本市场。

除了无人便利店,兰世立还盯上了汽水的生意。今年10月,武汉二厂汽水宣布,公司通过并购的方式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收购方为港股上市公司Raffles Interior。交易完成后,对方将持有武汉二厂汽水51%的股权。通过曲线上市的形式,武汉二厂汽水顺利摘得“中国汽水第一股”的称号。

值得一提的是,前述两个项目相关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股东及管理层名单中,并未寻到兰世立的名字。对于是否为公司实控人的质疑,兰世立回应称,其会用离岸公司来控制,与个人设立防火墙,个人、公司互不影响。兰世立还表示,自己不在企业任职,也有利于三大业务顺利进行。

然而,出狱短短两年左右的时间,兰世立在相继将武汉秀生活、二厂汽水送至资本市场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了自己的下一个创业项目——宅家欢便利店。据悉,这个名为“宅家欢便利店”的新项目是聚合超级便利店,其特点为将日常生活中的十几种业态聚合在一起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服务。

兰世立在提到这一项目时表示,“这是我在看守所期间无聊的时候琢磨出来的。现在在深圳已经开了两个店,计划今年在深圳开100家店。如果顺利,一年之内可以在武汉和深圳开500家以上。”

天眼查显示,宅家欢生活便利店(深圳)有限公司(原名“深圳市秀文书店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12月,注册资本达1000万元,目前该公司已更名为东星生活便利店(深圳)有限公司。

兰世立向雷达财经透露,目前东星生活的App已在应用商店正式上线。雷达财经实测发现,这款名为“东星生活”的应用内置了咖啡奶茶、鲜食简餐、酒水饮料、副食、打车、旅行、电影票、房产家政、生活用品等多个板块。

兰世立坦言,过去自己喜欢做大生意,比如旅游、房地产、航空,但他现在觉得小生意才是大事,这个转接环做起来,他相信会改变很多行业。按照兰世立的设想,这个新项目将有望成为其出狱后的第三个上市公司。

不过,从市值规模来看,兰世立口中两家颇让其自豪的上市公司,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截至12月19日收盘,天彩控股市值为9.48亿港元,而另外一家港股上市公司RAFFLESINTERIOR的总市值仅为3.4亿港元,两家公司加起来的市值不到13亿港元。

此外,已曲线上市的武汉秀生活,也存在一定的业绩压力。天彩控股在收购武汉秀生活时,武汉秀生活曾承诺2023年和2024年公司税后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1亿元。但2022年全年及2023年上半年,天彩控股的无人售货业务分别实现营收24.1万元、407.7万元,与协议中承诺的净利润约定存在不小的差距。

兰世立的曲折人生:出身名校、商海浮沉

11月末,武汉大学130周年校庆活动刚刚落下帷幕。在这场盛大的活动上,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雷军等毕业于武汉大学的杰出企业家校友纷纷出席。

其中,雷军凭借13亿元的现金捐款收获了外界的诸多好评。据悉,这笔捐款刷新了武大建校以来单笔最大捐赠额,同时这也是全国高校收到的最大一笔校友个人现金捐赠。

雷达财经了解到,曾经坐上过湖北首富宝座的兰世立,其母校也是武汉大学。百度百科资料显示,除了湖北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湖北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等身份外,兰世立还拥有武汉大学董事、武汉大学校友总会副秘书长等头衔。不过,母校迎来130岁生日之际,活动现场却并未看到兰世立的身影。

兰世立曾在微博表示,自己就是受邵先生捐武大逸夫楼影响,立志再捐一栋楼而下海创业的。公开报道显示,2003年11月4日上午,时任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的兰世立为庆祝母校武汉大学110周年华诞,还曾向武大捐资人民币100万元,并无偿提供校庆所需的大型客车。

2011年3月,在狱中服刑的兰世立还曾在自己撰写的遗书中情真意切地写道,“没有武大,就没有我的今天”。兰世立甚至还表示,自己的遗产将分为三份,其中一份留给家人,一份留给东星所有的在职人员共享,另外一份则捐给武汉大学校友总会。兰世立希望能设立一个基金,用于鼓励成绩优异的武大学子。

2017年9月,兰世立又在微博发文向自己的恩师严鹏飞教授表示感谢。在这篇长文中,兰世立还提到,“离开学校后忙于生计,与严老师的联系也少了,直到后来小有成就,在武大成立100周年之际,已经成为校董,校友总会副会长,武大捐款最多的校友之一。学校最值得骄傲的校友回到学校,在校,院领导的拥簇之下见到导师,他仿佛见到咱家孩子成功一样高兴!”

回顾过往,武汉这座城市其实对于兰世立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情感。1960年2月,兰世立在湖北武汉出生,之后兰世立在武汉长大。等到读大学时,兰世立仍旧选择了坐落于武汉的名校——武汉大学。

不过,有媒体报道称,兰世立从小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好。去武汉大学报名时,兰世立全身上下只有7块钱,扣除学费后生活费几乎所剩无几。

虽然条件艰苦,但兰世立自幼便立下志向,立志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为了赚钱,兰世立不惧外界的眼光,捡他人废弃的牙膏皮卖给回收站。

在向外界分享自己眼中的兰世立时,香港通恒集团董事长武克刚曾表示,“他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到女生宿舍洗漱间去捡牙膏皮子卖钱勤工俭学。兰总真是白手起家,没有任何背景,民企里面,有这一种百折不挠、上天入地、敢想敢干的,当属东星的兰总。”

1990年,兰世立从武汉大学毕业。从武大毕业后,兰世立被分配到了政府机关工作。然而,被外界视为“铁饭碗”的工作,并不能满足兰世立的雄心壮志。在经过内心的一番强烈斗争后,兰世立决定下海创业,开始了自己在商海中的升级打怪之旅。

1991年,兰世立在武汉创立东星电子有限公司,赚到了第一桶金;次年,兰世立又在武汉开设“东宫”酒楼借此进军餐饮业,并于同年涉足房地产行业。1993年,兰世立成立东星旅游公司,再次将商业版图拓展至旅游行业。2003年,兰世立收购汉口国旅,获得出境权。在北京、上海、深圳展开并购旅行社行动。

2005年,获得中国民航总局批准后,兰世立又筹建了东星航空有限公司。也是在这一年,兰世立成功登顶福布斯湖北富豪榜。而在同年福布斯的中国富豪榜上,兰世立位居第70名,成为湖北有史以来第一名进入该榜前100名的富豪。

然而,兰世立后续遭遇了自己的人生低谷。此前的激进扩张,给兰世立种下了苦果。破产、几度入狱、被国际刑警红色通缉等风波,接二连三地朝兰世立袭来。

2021年被宣布无罪释放后,兰世立还特意来到黄鹤楼拍照记录下属于自己的特殊时刻。彼时,兰世立在朋友圈激动地表示,“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还有兰世立!武汉,我回来了。”

除了黄鹤楼等武汉当地有名的建筑,兰世立也曾回到母校武汉大学拍摄视频并高呼,“武大!我回来啦!”去年3月,兰世立再次回到武大,校园内樱花大道上绽放的美丽而又亲切的樱花,唤起了兰世立当年在母校的美好回忆。

未来兰世立还将演绎怎样的人生?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