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闽系猪企自救,“卖身”计划失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闽系猪企自救,“卖身”计划失败

傲农生物何处去?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时代财经

闽系猪企傲农生物(603363.SH)的“卖身自救”计划宣告失败。12月26日晚间,大北农(002385.SZ)公告称,终止公司与傲农生物签署的战略合作意向协议,以及与傲农生物控股股东厦门傲农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傲农投资”)签署的投资合作意向协议。

此前,大北农拟投资不超过6亿元收购傲农生物旗下部分资产。同时,大北农还将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傲农投资不少于51%的股权。若该交易能够顺利完成,大北农将取得傲农生物的控制权。

大北农创立于1993年,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预混合饲料企业,产业涵盖畜牧科技与服务、种植科技与服务、农业互联网等领域,主要为养殖户和种植户提供高附加值的产品与服务。该公司产品主要包括畜禽饲料、兽药疫苗、种猪与作物种子、农药化肥及农业互联网与金融服务等。

自2021年开始,生猪价格不断下跌,诸多养猪企业经营陷入困顿。大北农业绩亦受养殖板块拖累,但却多次出手收购养猪企业股权。傲农生物仅是其中一家。就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大北农证券代表处电话,均无法接通。

傲农生物与大北农“和平分手”

双方意向协议告吹或与傲农生物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权不断被冻结质押有关。

12月21日,傲农生物公告,控股股东傲农投资、实控人吴有林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司法冻结和司法标记股份51853337股,占其合计持股数量的13.16%,占公司总股本的5.95%。两天后,傲农生物又公告称,截至12月18日,傲农投资、吴有林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本公司股份384,526,106 股,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的 97.55%,占本公司总股本的44.14%。12月25日,公司收到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处理事由为公司控股股东质押事项。

股权冻结质押事项给双方合作蒙上阴影,也成为这次合作终止的主要原因。

大北农表示,自意向协议签署后,根据傲农生物的相关公告内容显示,傲农投资出现了意向协议约定的一些包括股权冻结等较大变化的情形,进一步增加了交易的不确定性。基于各方的利益和股东投资人利益考虑,经各方友好协商达成一致,终止各方公告的意向协议。

傲农生物表示,本次终止意向协议是交易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交易各方均无需对本次意向协议的终止承担赔偿及法律责任,终止本次意向协议不会对公司的当前的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产生影响。 

傲农生物何处去?

大北农与傲农生物“和平分手”,对于深陷债务泥沼的傲农生物而言,公司未来发展及经营状况或面临更多变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傲农生物实控人吴有林曾在大北农任职,负责大北农福建市场。他在将福建市场做成大北农的示范市场之后,选择离开大北农,2011年创立傲农生物。

官网显示,傲农生物以猪饲料起家,2014年涉足养猪业务,2017年9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后的两年,饲料业务一直是傲农生物的业绩支柱。

2019年经历非洲猪瘟的影响后,生猪养殖行业进入上行周期,猪价飙升。傲农生物由此开始扩大养猪规模。2018年,傲农生物生猪养殖规模仅为42万头,2022年增长至519万头,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7.5%,是所有猪企上市公司中扩张速度最快的一家。

然而,猪肉价格自2020年见顶后,持续3年低迷,这也让不少在猪周期上行时疯狂扩产的生猪养殖企业,陷入连续亏损当中。2021年、2022年,傲农生物分别亏损15.20亿元、10.39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傲农生物营收约为151.8亿元,同比下降1.47%;归母净利润约为-12.9亿元,同比下降125.22%。

傲农生物也面临一定的债务压力。截至2023年9月末,傲农生物资产负债率高达89.41%,其中短期借款约为40.51亿元,此外还有17.5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以及超过15亿元的长期借款等带息负债,账上货币资金不足3亿元。

傲农生物拟通过定增和出售旗下资产来筹集资金,进程并不顺畅。2022年11月,傲农生物披露定增募资18亿元。时至今日,该定增仍未落地。2023年12月,傲农生物又收到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的《股东质询函》,中小股东对公司拟以8元将曲阳傲农农业等8家子公司的部分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傲农投资,每家标的公司股权转让对价均为1元的交易的必要性、交易安排的合理性以及交易定价公允性等进行质询。

“上述8家子公司受生猪养殖行业周期和自身经营影响,其猪场目前均处于空栏或计划空栏状态,转让其部分股权有助于公司减轻负担,提高抗风险能力。”傲农生物称,本次交易如能成功,将增加合并报表归母净资产不超过3.2亿元,还可减少公司2023年1至10月归母净利润的亏损额约1.51亿元。

大行并购的北大农

谈及收购傲农生物的原因时,大北农曾表示,目前生猪养殖行业整体处于低谷阶段且持续时间较长,公司作为中国农业行业农业科技的龙头企业之一,希望携手同行业中的其他公司共同走出行业低谷期。

大北农此言非虚。在猪周期下行中,与其他猪企采取收缩战略不同,大北农常常择机“抄底”并购。自2020年以来,大北农相继收购甘肃汇能、河北聚顺、鲜美种苗、大天种业、农信数据、益婴美、金色农华、中国圣牧等超10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据不完全统计,大北农在收购股权方面的交易作价合计约50亿元。

大北农的生猪养殖规模不断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大北农控股企业生猪出栏量为113万头,到2022年增长至264万头,年复合增长率为23.6%。

和傲农生物一样,生猪养殖产能的大幅扩张让大北农在猪周期上行时尝到了“甜头”,但也跳不出猪价持续低迷时的“坑”。2020年,大北农实现收入228.14亿元,同比增长37.62%;实现净利润25.73亿元,同比增长了314.48%。

如今猪价下行,大北农业绩受到生猪养殖板块拖累,阶段性承压。2023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239.31亿元,同比增长8.3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08亿元,上年同期调整后亏损3.31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大北农近年发并购也曾遭遇波折。

2022年初,大北农出资13.2亿元收购湖南九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30%的股权。但这起收购案的买卖双方存在纠纷,并两次由法院审理。大北农对九鼎科技的审计报告数据存疑,拒不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九鼎科技人杨林则起诉大北农,要求公司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3.96亿元。到2023年12月,上述交易终于完成。

2022年2月,大北农与正邦科技(002157.SZ,现*ST正邦)签署协议,拟出资20亿-25亿元收购正邦科技旗下8家位于西南地区的饲料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不过,该交易最终未能达成。

大北农对这两笔收购均发起了计提。三季报显示,截至2023年9月末,预计计提正邦科技股权款损失金额2亿元, 对九鼎科技未决诉讼预计计提预计负债1.28亿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傲农生物

  • *ST傲农(603363.SH):4月生猪销售量15.52万头,同比减少63.78%
  • *ST傲农:4月生猪销售量15.52万头,同比减少63.7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闽系猪企自救,“卖身”计划失败

傲农生物何处去?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时代财经

闽系猪企傲农生物(603363.SH)的“卖身自救”计划宣告失败。12月26日晚间,大北农(002385.SZ)公告称,终止公司与傲农生物签署的战略合作意向协议,以及与傲农生物控股股东厦门傲农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傲农投资”)签署的投资合作意向协议。

此前,大北农拟投资不超过6亿元收购傲农生物旗下部分资产。同时,大北农还将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傲农投资不少于51%的股权。若该交易能够顺利完成,大北农将取得傲农生物的控制权。

大北农创立于1993年,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预混合饲料企业,产业涵盖畜牧科技与服务、种植科技与服务、农业互联网等领域,主要为养殖户和种植户提供高附加值的产品与服务。该公司产品主要包括畜禽饲料、兽药疫苗、种猪与作物种子、农药化肥及农业互联网与金融服务等。

自2021年开始,生猪价格不断下跌,诸多养猪企业经营陷入困顿。大北农业绩亦受养殖板块拖累,但却多次出手收购养猪企业股权。傲农生物仅是其中一家。就相关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大北农证券代表处电话,均无法接通。

傲农生物与大北农“和平分手”

双方意向协议告吹或与傲农生物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权不断被冻结质押有关。

12月21日,傲农生物公告,控股股东傲农投资、实控人吴有林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司法冻结和司法标记股份51853337股,占其合计持股数量的13.16%,占公司总股本的5.95%。两天后,傲农生物又公告称,截至12月18日,傲农投资、吴有林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本公司股份384,526,106 股,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的 97.55%,占本公司总股本的44.14%。12月25日,公司收到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处理事由为公司控股股东质押事项。

股权冻结质押事项给双方合作蒙上阴影,也成为这次合作终止的主要原因。

大北农表示,自意向协议签署后,根据傲农生物的相关公告内容显示,傲农投资出现了意向协议约定的一些包括股权冻结等较大变化的情形,进一步增加了交易的不确定性。基于各方的利益和股东投资人利益考虑,经各方友好协商达成一致,终止各方公告的意向协议。

傲农生物表示,本次终止意向协议是交易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交易各方均无需对本次意向协议的终止承担赔偿及法律责任,终止本次意向协议不会对公司的当前的经营业绩及财务状况产生影响。 

傲农生物何处去?

大北农与傲农生物“和平分手”,对于深陷债务泥沼的傲农生物而言,公司未来发展及经营状况或面临更多变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傲农生物实控人吴有林曾在大北农任职,负责大北农福建市场。他在将福建市场做成大北农的示范市场之后,选择离开大北农,2011年创立傲农生物。

官网显示,傲农生物以猪饲料起家,2014年涉足养猪业务,2017年9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上市后的两年,饲料业务一直是傲农生物的业绩支柱。

2019年经历非洲猪瘟的影响后,生猪养殖行业进入上行周期,猪价飙升。傲农生物由此开始扩大养猪规模。2018年,傲农生物生猪养殖规模仅为42万头,2022年增长至519万头,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7.5%,是所有猪企上市公司中扩张速度最快的一家。

然而,猪肉价格自2020年见顶后,持续3年低迷,这也让不少在猪周期上行时疯狂扩产的生猪养殖企业,陷入连续亏损当中。2021年、2022年,傲农生物分别亏损15.20亿元、10.39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傲农生物营收约为151.8亿元,同比下降1.47%;归母净利润约为-12.9亿元,同比下降125.22%。

傲农生物也面临一定的债务压力。截至2023年9月末,傲农生物资产负债率高达89.41%,其中短期借款约为40.51亿元,此外还有17.5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以及超过15亿元的长期借款等带息负债,账上货币资金不足3亿元。

傲农生物拟通过定增和出售旗下资产来筹集资金,进程并不顺畅。2022年11月,傲农生物披露定增募资18亿元。时至今日,该定增仍未落地。2023年12月,傲农生物又收到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的《股东质询函》,中小股东对公司拟以8元将曲阳傲农农业等8家子公司的部分股权转让给控股股东傲农投资,每家标的公司股权转让对价均为1元的交易的必要性、交易安排的合理性以及交易定价公允性等进行质询。

“上述8家子公司受生猪养殖行业周期和自身经营影响,其猪场目前均处于空栏或计划空栏状态,转让其部分股权有助于公司减轻负担,提高抗风险能力。”傲农生物称,本次交易如能成功,将增加合并报表归母净资产不超过3.2亿元,还可减少公司2023年1至10月归母净利润的亏损额约1.51亿元。

大行并购的北大农

谈及收购傲农生物的原因时,大北农曾表示,目前生猪养殖行业整体处于低谷阶段且持续时间较长,公司作为中国农业行业农业科技的龙头企业之一,希望携手同行业中的其他公司共同走出行业低谷期。

大北农此言非虚。在猪周期下行中,与其他猪企采取收缩战略不同,大北农常常择机“抄底”并购。自2020年以来,大北农相继收购甘肃汇能、河北聚顺、鲜美种苗、大天种业、农信数据、益婴美、金色农华、中国圣牧等超10家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权。据不完全统计,大北农在收购股权方面的交易作价合计约50亿元。

大北农的生猪养殖规模不断扩大。数据显示,2018年大北农控股企业生猪出栏量为113万头,到2022年增长至264万头,年复合增长率为23.6%。

和傲农生物一样,生猪养殖产能的大幅扩张让大北农在猪周期上行时尝到了“甜头”,但也跳不出猪价持续低迷时的“坑”。2020年,大北农实现收入228.14亿元,同比增长37.62%;实现净利润25.73亿元,同比增长了314.48%。

如今猪价下行,大北农业绩受到生猪养殖板块拖累,阶段性承压。2023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239.31亿元,同比增长8.3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9.08亿元,上年同期调整后亏损3.31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大北农近年发并购也曾遭遇波折。

2022年初,大北农出资13.2亿元收购湖南九鼎科技(集团)有限公司30%的股权。但这起收购案的买卖双方存在纠纷,并两次由法院审理。大北农对九鼎科技的审计报告数据存疑,拒不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九鼎科技人杨林则起诉大北农,要求公司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3.96亿元。到2023年12月,上述交易终于完成。

2022年2月,大北农与正邦科技(002157.SZ,现*ST正邦)签署协议,拟出资20亿-25亿元收购正邦科技旗下8家位于西南地区的饲料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不过,该交易最终未能达成。

大北农对这两笔收购均发起了计提。三季报显示,截至2023年9月末,预计计提正邦科技股权款损失金额2亿元, 对九鼎科技未决诉讼预计计提预计负债1.28亿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