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界面新闻评选2023年度风光财经人物:有些决定不轻松,但它会让我们找到自己| 回望2023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界面新闻评选2023年度风光财经人物:有些决定不轻松,但它会让我们找到自己| 回望2023㉙

这个世界没有神话,只有一些很朴素的道理。

影响深远的转折往往发生在两个时刻,一是不愿接受变化,另一个是不再相信。追求确定性本质是一种傲慢,而不相信体现的是“精致”。

这种力量可以大到让一家一度接近垄断的企业,被曾经嘲笑的公司超越。

也可以让一家曾被嘲笑的公司,成为行业变革时期的赢家。

我们这两三代人,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不确定的年代。因为我们总是向上,增量思维主导着我们,直到存量逻辑的到来。

疫情之后当然是复苏,战争之后是和平,东西方被全球贸易和投资连结融合,消费要升级,一种模式、一种思维可以主导一个领域数十年之久,直到终结。

如果说繁荣的中断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人切身体会到一往无前是不真实的。楼房停工、降薪失业、业绩衰退、封闭脱钩,这本来就是现实的一部分。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我们犯了很多错误,交了很多学费才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神话,只有一些很朴素的道理。便宜的打败贵的,质量好的打败质量差的,认真的打败轻率的,耐心的打败浮躁的……”

思维的质变不容易观测,而记忆的量变很适合表演。在公司经营、国家竞争中,数字也很容易打败价值,成为乐观的依据。

人均年薪百万,人均保时捷,谁都可以是网红。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了解精英阶层是如何生活的。拜社交媒体和技术民主化所赐,世界被熨平呈现出来,而我们的智慧不足以应付不那么成功的生活,甚至经不起一句调侃。

常识的力量,总是在你忽略它的时刻体现出来。普遍的焦虑感就是这种力量的体现。

看起来,今天的社会并不是由朴素道理支撑的。

有人勤奋读书、应聘打工,最后可能不会在同一家公司退休。有人相信价值投资,但资本和市场认同的未必是同一个价值。

疫情期间一度出口订单暴增,企业主问教授,接下来怎么做。教授说趁着生意好、估值高卖掉企业,因为你并不想创建品牌或者向上游突破。

旧的时代红利已见底,互联网行业也是如此,服务于战略和创始人野心的公司让位给满足真实需求的后来者。

只在乎结果,往往得不到结果。选择比努力重要,被解读成事半功倍和有格局,迷恋这话的人想要的是确定和符合某种标准,代价却是交出判断权。

很难说在15年前研发电动车,近两年进入半导体行业是个轻松的决定。但王传福的哽咽,余承东说出轻舟已过万重山,是今年最能引起共鸣的两个商业时刻。

人让选择看起来正确。被记住的企业家往往是理想和现实的结合体,价值感让他们有理想,常识让他们能守住本分。在相信的事情上,他们总是表现得狂热。

做重复的事,期待不同结果,这也是能让我们拨开云雾、安于生活的良方。如果一件事有你认同的善良、美好或乐趣,那就尽力去做。

董宇辉在风波之后说,我非常清楚东方甄选这一年多走来是多么不容易。我喜欢讲讲书、介绍文化,之后的职业规划大概率还是这些。如果在大家关注下,把自己变成一个攫取资源,看着数字爆炸增长的销售,我会不喜欢自己。

今年是界面新闻连续第五次评选年度风光财经人物,一定有人能从他们身上找到启发和共鸣。

 

#余承东:边“吹牛”边战斗

无论你是否关注华为,今年或许都听过一句“遥遥领先”。这就是华为终端BG CEO余承东的本事,能够把一句发布会口头禅变成家喻户晓的宣传口号。

事实上,余承东的上半年过得并不顺利。问界销量一蹶不振,车BU(华为智能汽车业务)未见盈利,制约手机业务的芯片业务也还没有解决方案。半夜他常常一个人出门散心,从天黑走到天亮。

但局势很快扭转。下半年,余承东掌管的两大业务被奉为商界样本:走出芯片困境的华为宣布5G手机正式回归,Mate 60系列至今仍然一机难求;紧接着发布的问界新M7在两个半月内卖出10万台,创下中国汽车行业新的历史纪录,被余承东总结为“起死回生”的一场胜利。

华为终端业务的强势反弹引起了行业震动。手机厂商开始苦思冥想华为产能提升后的应对策略,汽车圈同样对华为的快速扩张感到紧张。这并非余承东一个人的功劳,但作为将领,他一定是个绕不开的名字。

许多写华为的书都把余承东形容为“刻有华为纹身的人”,他最典型的作战风格,就是一边吹牛、一边战斗。这位自带流量的高管常常因为高调言论引起争议,但另一面,是他大胆、果决、雷厉风行的风格,并且总能带领团队走向胜利。

做生意没有永远的赢家,摆在余承东面前的路也并非平坦。芯片掣肘尚未完全解决,下一款车能否成为爆品也是未知数。但无论是华为内外,都对这位干将充满信心,他已证明自己仍在当打之年。

 

#王传福:证明我可以

在八月份举行的第500万辆新能源汽车下线活动上,王传福在回首比亚迪20年的造车路时,坦言怕等不到新能源汽车的春天,说到动情之处几度哽咽落泪。

他说这么多年来,比亚迪在做一道证明题,证明在这条无人走过的道路上,“比亚迪可以,新能源车可以,中国汽车可以。”

现如今,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公司正引领着汽车变革的新浪潮。比亚迪今年将冲击300万的年度目标,这不仅会刷新中国自主品牌的销量纪录,也将再度问鼎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

在王传福看来,新能源汽车为中国汽车品牌发展提供了全新的加速度。他预计,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有望达到60%,届时中国品牌乘用车市场份额将提升至70%。

“我相信属于中国汽车的时代已经到来。中国汽车必将诞生一批世界级的品牌,我们都有机会成为令人尊敬的世界级的品牌。”王传福认为,企业要打造国际化品牌,就要坚定拥抱全球化,积极融入全球市场。

今年,王传福先后现身德国慕尼黑车展和日本东京车展,显示了对全球化的重视。比亚迪正在加速海外布局,出口销量已成倍增长,并宣布在泰国、巴西和匈牙利等地建厂。

对王传福来说,把比亚迪打造成真正的世界级品牌,不仅是企业发展的需求,也是时代赋予的机遇。

 

#李想:高调与克制

1981年出生的李想是汽车行业最年轻的创业者,但理想汽车已经是他的第三段创业经历。他高中辍学时创办的泡泡网曾做到IT测评行业的前三,第二家企业汽车之家成功实现了上市。现在,理想汽车市值仅次于比亚迪,将要成为国内第一家迈过年度盈亏平衡点的造车新势力。

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在“蔚小理”三家中,理想汽车会是最先上岸的那一家。李想是三家中上市前融资最少,最不被看好的一位。无论是针对家庭用户的大六座产品规划,还是“逆潮流”而行的增程式混合动力技术路线,都引发了外界质疑。直到现在,依然有人认为李想的成功,离不开“油箱”。

对于各种攻击,李想看起来毫不畏惧,他甚至会在社交平台上直面这些言论并反击回去。李想曾说,一个新品牌和他的产品是否真的有价值,可以通过几方面验证:销售愿意卖你的产品;用户愿意买你的产品;以及,很重要的一点,“是对手特别恨你的产品。”

抛开一些高调言论,实际上李想对于产品研发理性克制,在经营管理上强调高效。他认为,很多创业公司产品之所以失败,不是功能没做好、质量不够好,而是因为一开始就太贪心。因此,理想汽车用一款理想ONE完成原始积累,又用三款和理想ONE高度相似的产品,复制了成功,实现企业千亿营收。

李想也格外重视内部组织建设,这是他第三次创业的核心。配合企业的发展速度,理想汽车已经升级为矩阵型组织架构。李想指出,1到10阶段,车型增多,收入规模上千亿,企业应是“集团军”作战,否则流程问题就会成为妨碍公司持续打造爆品的最大障碍。

“挑战刺激的成长”,这是李想信奉的观点。理想汽车也顶着质疑,终成中国汽车公司最不容忽视的力量。

 

#陈磊:技术派掌门人

从创始人黄峥手里接棒后,新任董事长、CEO陈磊带领拼多多业绩一路创下新高,2023年年末,拼多多市值定格超越阿里,站上美股中概股市值之巅,这一高光战绩与陈磊低调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直到2020年换帅之前,外界都鲜少知道这位拼多多背后的关键人物。早在20年前,陈磊就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认识了黄峥,2007起黄峥的多次创业经历中,他都未曾缺席并担任重要位置。

陈磊在拼多多内部的花名叫“土豆”,一如他的行事风格,质朴、低调、踏实甚至不太起眼。即使在办公室,也需要从一堆程序员中仔细辨别,才能找到身穿灰色POLO衫、蓝色牛仔裤、黑框眼镜的他。如非必要的财报电话会以及公司活动,他几乎很少公开露面,也鲜有外界信息,就算是面对财报分析师的正面提问,陈磊也多是以柔克刚、不露锋芒。

如此低调的行事风格,让拼多多就像是站在迷雾里,外界看不清也摸不透。但由他带领的拼多多正在一路披荆斩棘,所到之处都显示出了极强的战斗力。多多买菜前期开城时,所有人从高管到一线员工都睡在仓库里;陈磊带队的跨境电商平台Temu推出一年有余,到2023年末已经拿下了足迹触达全球40多个国家及地区、下载量突破2亿的战绩。

放眼全球的科技公司,从来都不乏技术出身的创始人,但接班的二代掌门人,却往往少见工程师的身影。陈磊则是技术派出身,拼多多分布式人工智能体系就出自他的手笔,这一体系颠覆了传统电商平台的“人找货”,转为“货找人”。仅仅4年时间,他就从CTO升任CEO,全面执掌拼多多的平台发展。但这位技术出身的新掌门人也曾经说过,技术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技术能落地改变什么。

 

#奥特曼:“理想主义”带上权力之戒

OpenAI那场震惊世界的政变之后,奥特曼依然回到了这家公司。看起来他赢了。

2003年,整个硅谷开始从互联网泡沫中复苏,山姆·奥特曼进入斯坦福大学开启学业。2022年末,硅谷和华尔街相继深陷裁员潮,数十万人丢掉工作。ChatGPT几乎同一时间横空出世,随后,OpenAI成为了那家改变世界的公司。

2016年9月,时任Y Combinator总裁的奥特曼在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采访马斯克,外界将这场对话形容为“成名前的科比访问谈乔丹”。在一年前,希望制衡谷歌的马斯克联合创办了OpenAI。弗里蒙特工厂内,马斯克对奥特曼详述了OpenAI的初衷、愿景,以及自己的价值观、工作观,当时,二人相处融洽,宛如兄弟。

2023年11月30日,在纽约时报举办的DealBook峰会上,主持人让马斯克对OpenAI“政变”风波发表评论,早已与OpenAI割席的马斯克引用《魔戒》表达心情,“权力之戒会带来腐化,而权力之戒就在这里,所以……我也不好说。我对山姆的感觉很复杂。”

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山姆·奥特曼都在各类场合分享怎样合理使用AI、监管AI,他被公认为一个极佳的商业领袖,依靠产业经验和业界人脉领导OpenAI,从今年这家公司高歌猛进的商业化进程来看,似乎没有人能做得比他更好。一方面,他成功将投资者和研究员团结在周围,另一方面,他保持着自信、勤勉与热情,带领团队为GPT5或者AGI(通用人工智能)愿景夜以继日地工作。

就像外界无法真正了解OpenAI的财务状况一样,仅透过媒体、知情人士爆料以及山姆·奥特曼的对外表现,不易勾勒出38岁犹太天才的完整性格。在AI之外,他涉猎广泛,是可控核聚变和Web3加密项目的狂热信徒,对抗衰老也有着超乎常人的兴趣。人前,他认真冷静、温和直率;人后,他被爆出擅长操纵人性,挑动OpenAI员工互相猜忌。他最挑战道德底线的争议来自妹妹安妮,但后者的爆料在网上已经所剩无几。

OpenAI最初的纯粹与公益属性众所周知,其董事会的特殊结构意在为公众抱薪取暖,但在谋求自立的途中,ChatGPT“意外”成为了启动魔戒的钥匙,帮助OpenAI空前崛起。今年以来,OpenAI与谷歌之间攻守易形,甚至让金主微软的命运不再系于自身。擅长评估风险但不擅长确立信仰的奥特曼,开始在速度与安全之间摇摆不定,对于OpenAI的关键路线争议,也没有明确的立场示于人前,这直接导致了今年年末公司内部那场震惊世界的“政变”。

也许,再聪明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着什么,即使是踩准每个时代风口的山姆·奥特曼,也只是试图努力担起新一代AI领袖的责任。38岁,也正是奥本海默着手组建曼哈顿计划的年纪。

 

#黄仁勋:AI教父和摇滚明星

人们究竟着迷于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的哪个身份?或许兼而有之。

在黄仁勋的带领下,英伟达突破了万亿美元市值,在他这一年急匆匆的世界之旅中,他的发言从未如此被重视,无论是柏林、台北、新德里、拉斯维加斯还是河内,凡黄仁勋所到处,掌声雷动,他被视为“摇滚明星”。

在这一年,他欢呼ChatGPT让人工智能迎来“iPhone时刻”、笃定IBM在1960年代确定的计算机架构即将迎来变革、在拉斯维加斯,黄仁勋与最大的云计算公司AWS牵手合作,完成英伟达走向AI云计算服务的最后一块拼图。同时,他的公司也推动着科技行业的投资转向AI,GPU代表的加速计算正快速取代CPU的通用计算。

黄仁勋的创业经历也随着曝光率骤然增加而被外界津津乐道:50年前,一个出生于中国台湾的瘦弱年轻人在9岁时来到美国,他在俄勒冈州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习电气工程,并在多家公司积累了半导体领域的知识,他最初的创业舞台位于旧金山湾海岸的680号州际公路沿线的丹尼餐厅(Denny's),那时他的头发还没有变白,还跟那件标志性的黑皮夹克是一个颜色,并不知道自己的初创公司有朝一日会成长为价值1万亿美元的产业巨头。

事实证明,创业真的很难,在5月于台大进行的一场著名演讲中,他坦率向外界分享了自己的失败故事,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在庆祝英伟达成立30周年的庆祝活动中,回想到创业经历,黄仁勋说:“如果我们当初就意识到,会遇到种种艰辛,会感到多么脆弱无助,会经历挑战,会有尴尬和羞辱,会出那么多问题,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去创业。”

借用英特尔联合创始人安迪格鲁夫的话来说,在一个飞速变化的市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现在,黄仁勋已经成为科技行业任职时间最长的CEO之一,仍然管理着50多名直接向他报告的高管,他的公司看起来仍然势不可挡。

 

#周受资:打工天花板

2023年对TikTok CEO周受资来说是颇具挑战的一年,但也是让他大放异彩的一年。

TikTok在美面临被强制出售或被禁的关键时刻,周受资于当地时间3月23日出席听证会作证,既是TikTok为生存一搏,也是中美大国博弈上演的又一幕激烈较量。面对长达5个小时,来自美国29个州52名众议院议员,发出针对TikTok安全问题的轮番盘问,周受资在听证会上从容不迫、对答如流,这种专业的表现不仅在国内赢得一片叫好声,也在美国当地获得了很多认可。

周受资向美国国会表明了TikTok的态度:一项打压美国小企业、减少市场竞争的禁令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时,撤资也同样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所有权的改变不会对数据流或访问施加任何新的限制,这不是国籍的问题,而是所有全球化公司都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通过保障措施和透明度来应对。

会后,这位CEO收到了很多来自美国公众的鼓励和支持,在TikTok上,用户们为他创建了一个话题标签,他们甚至替TikTok打抱不平——他以一己之力为TikTok赢得了很多好感。

10月,TikTok电商又在印尼被迫下线。在印尼政府看来,TikTok上存在大量中国商品,且价格过于低廉,涉嫌掠夺性定价,导致本地企业无法与之竞争。TikTok电商已服务8000万名印尼用户,业务突然受阻意味着巨大的损失。虽然事发突然,TikTok电商也有点措手不及,但以周受资为核心的管理团队立刻行动,寻求解决方案。仅两个月之后,TikTok宣布与印尼当地的GoTo集团达成电商战略合作,于双12当天重返印尼市场。

在多次拯救风暴中央的TikTok之后,很多网友评价称:周受资不是网红,是打工界的天花板。

 

#董宇辉:从打工人到合伙人

“厄运向你袭来的时候你没躲,有一天好运就会撞个满怀。”

董宇辉的这句话成为自己人生的真实写照。短短十天,一件不起眼的“小作文”事件,演变成公司高管的人事震荡,在这场风暴的中心,董宇辉实现了人生的职位跃迁——从打工人到合伙人。

作为曾经的新东方名师,董宇辉在直播间教授英语、出口成章,这样的销售方式让他创下了3天涨粉上百万的记录。粉丝们称赞他的表达、才华和真诚,并为之买单。

今年是董宇辉连续第二次入选界面新闻风光财经人物,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实现了人生的“两连跳”,还意味着在这场全民热议的话题里,草根出身的董宇辉,在一场权益分配的斗争中,获得阶段性的胜利,这是一次属于普通人的胜利。

董宇辉身上被寄予太多普通人的影子和信念:草根出身、刻苦勤劳、咬牙向前,这个1993年出生在陕西省潼关县的年轻人,属于典型的“知识改变命运”群体中的一员。淳朴真诚的形象吸引了大批“丈母娘”粉,也同时拉升了东方甄选的业绩和市值。

和其他主播不同的是,董宇辉始终强调销售不是自己的终局,甚至直言“消费主义是恶的”。这些话出自其他主播之口可能显得虚伪,但放在董宇辉身上,人们似乎可以接受它的合理性。

升任集团高管,主攻文旅业务,董宇辉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业务线,就此沉寂还是爆发出更大的潜力,仍是未知数。

站在2023年的尾巴上,董宇辉许下一个朴素的愿望,希望能有好的睡眠和胃口;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过这一生;希望成为一个能被自己喜欢的人。

 

#李杰:果断逆袭者  

2023年10月底,极兔速递在港交所敲钟,成为今年港交所市值最高的IPO。其他公司用了20多年才实现的梦想,极兔短短8年就做到了。

这匹行业黑马的创始人李杰却一直隐身幕后,即便在上市的高光时刻都未露面。

但外界能从极兔市场规模扩张、进军全球市场的速度中,感受到集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三者于一身的李杰做事的果断。

今年8月,极兔在中国市场市占率提升至12.4%。距离2021年初正式进入中国才不到三年,极兔靠拼多多提供稳定商流,便完成了从名不经传到“快递黑马”的转变。

为了迅速提升品牌知名度,极兔花重金签约了足球巨星梅西为全球品牌代言人,并参与登上春晚舞台。这些举动堪称快递业中的“显眼包”。

极兔还敢于接盘顺丰搞不定的业务。今年5月,极兔斥资11.83亿元收购了顺丰旗下的丰网,并获得顺丰投资。丰网对顺丰已成为鸡肋,而对于靠电商件扩展市占率的极兔,丰网确是一张唾手而得的现成网络。

极兔激进的成长史,时刻体现着掌舵者李杰“富贵险中求”的商业运筹。 

上市不到两个月,极兔市值提高至1300亿港元,居加盟制快递公司之首。根据公开数据,李杰仍持有极兔逾11%股权和超过50%投票权,保有充分的话语权。

业内对李杰的普遍评价是“做人低调,做事高调”, 接下来可能依然看不到他公开亮相,但其仍是决定极兔会怎么样的主心骨。

 

#王卫:一哥归来 

今年是顺丰“三十而立”之年。顺丰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业绩重回增长,跻身世界“500强”。

2023年,创始人王卫为顺丰制定了二次上市的计划。为了这次布局,鲜少发声的王卫甚至公开喊出了口号:“在国际化方面要抓住机遇,不能比友商走得慢。”

这是王卫极少对外展现的“争先”。顺丰一直稳坐“快递一哥”的宝座,王卫也是公众眼里周年庆给员工发1亿元大红包的“别人家老板”。目前,顺丰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包括顺丰控股、顺丰同城、顺丰房托、嘉里物流。

但在快递物流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局面下,别家在追赶顺丰,顺丰要做到的是率先。

组建一支86架全货机机队、投建亚洲第一个专业货运枢纽机场,王卫从未迟疑。截至2023年10月底,顺丰在鄂州共开通了44条国内货运航线、10条国际航线,进出港货量累计突破10万吨。

但王卫也有押错宝的时候,低端电商快递产品策略,曾拖累了顺丰的业绩,他曾亲自出来道歉。今年5月,王卫更是毅然把缺乏起色的丰网卖给了极兔。

对市场的前瞻性判断、勇于担责、敢于试错、豪气又低调,成就了顺丰一哥的形象。

 

#梁建章:斜杠中年  

梁建章从来不缺身份标签:携程董事会主席、人口经济学者、科幻小说作家。

而过去三年,他曝光最频繁的角色是“直播带货老板”。 旅游业遭受疫情重创,2020年携程的营收同比近乎减半。梁建章开始主动下场直播带货。

打破大众对于他企业家身份认知的是,他的直播风格不拘一格,不仅换装Cosplay,还在直播中玩变脸、跳海草舞......自此带火了携程“BOSS直播”,达成最高单场1.2亿元GMV的佳绩。其后2021年和2022年,携程的营收保持在2019年的60%左右。

终于2023年,旅游业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复苏,梁建章和员工的不懈坚持,换来了携程集团依旧占据着OTA首席的地位,并且业绩恢复增长数据也在行业中突出亮眼。前三季的净利润总计86.6亿,相当于疫情前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总和的174%。

在携程发展的历史上,这并不是梁建章第一次隐退又冲到台前。作为创始人,在携程每次危机时刻,他都没有缺席。

但他也仍是那个敢于放手的学者型企业家。2023年,随着公司企稳,梁建章出现在直播间时间越来越少,而在其个人成就上又平添了两项新记录:出版了聚焦“人口创新力”的新书《人口战略》,创作的科幻小说《永生之后》被改编为舞台剧首演。

随着假期旅游出行热、需求集中爆发导致一系列问题,梁建章从人口经济学者的角度开始发声了,他提议,进一步落实带薪休假制度,鼓励企业灵活办公,学校增加春秋假制度和假期设置等,力图给行业提供更宽广和前瞻性的视野。

 

#季琦:长期主义应万变 

在季琦眼中,服务于大众市场是华住的第一个商业逻辑。其次是在外界的不断变化中,“要以长期主义应对机会主义”。正是因为这两点,才能帮助华住集团在波动的宏观环境下取得相对稳健的表现,并在酒旅行业回暖时迅速获得业绩反弹。

今年,在旅游复苏的大背景下,华住一季度收入达45亿元,同比增长67.1%,环比增长接近21%,表现甚至超过疫情前水平,反弹迅速、势头强劲。

季琦将汉庭称为“国民酒店”,是农民工、司机、军人、教授、企业家、公务员都可以住的酒店。他认为,华住不应局限在一二线城市,而是选择在极具经济韧性的低线城市上坚定下沉。

“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我们下一步计划是把汉庭开到中国的每一个县城。”他在2019年华住世界大会上曾说。

如今,这一目标正稳步实现。据华住披露,汉庭品牌在今年三季度末在营酒店数量已达3500家,成为国内目前规模第一的酒店品牌。而扩张还在持续,二季度华住新签约酒店超1000家,创历史新高。

2022年,华住集团调整了组织架构,正式成立华北、华西等六大区域公司,使得区域渗透能力进一步提升。集团也并没有放弃中高端市场,而是持续发力、提升中高端酒店的市场份额。

“长期主义”并不是指一成不变,而是用华住的价值观、文化坚守来应万变。季琦也一直在强调“守正出奇”,即创新。

在基于合格门店扩张的基础下,华住正在持续加速产品迭代和结构升级,汉庭品牌已经更新到3.5版本,中端品牌桔子酒店也全新推出3.0版本。在改造中,华住通过各种方式降本增效,解决老旧经济型酒店的产能落后问题,以应对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

 

#叶国富:出海急先锋

“对中国品牌出海而言,拿下东南亚国家不算硬仗,在欧洲和北美这些发达国家站稳脚跟、打出一片天,才是硬仗。”叶国富在今年一场直播中说道。

这场硬战在今年取得了初步胜利。今年5月,名创优品成为了首个入驻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中国品牌,并在美国开出超过100家门店。截至2023年9月30日,名创优品海外门店达到2313家,该公司海外市场收入占比的增长,由2022年财年的26.2%增长至2023财年的33.3%;其中,海外直营市场营收同比增速高达85%。

叶国富也由此成为了开出最多海外实体零售店的中国企业家。

当然,比起门店数量和营收的飞涨,对叶国富而言,更重要的是他一手打造的极致性价比生活百货的模式,已经被验证具有攻占全球市场的可能。

除了把握住中国制造业的规模优势以及中国企业出海浪潮的趋势,叶国富也在不断尝试如何让海外消费者认可并反复购买中国品牌,改变过去仅是代工的固有标签。

2023年8月,叶国富在广州披露了全新的战略,其中的一个重点是将名创优品定位为“以IP设计为特色的生活潮流品牌”。这种方式能够高效地缩短名创优品与海外消费者的距离感,因为流行IP在全球都具有普适性。而在美国,他还将名创优品定位为轻奢,开设大型旗舰店,并利用中国供应链的优势压缩成本,在海外提供更好体验的同时让自己仍然能够赚到利润。

首战告捷后,叶国富的出海野心变得更大。虽然他没有给出一个明确开店目标,但已经放出狠话,“至少在未来10年内,我们都不会担心在海外市场开店的问题。”

 

#杨紫琼:Dream Big

2023年,在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国际影坛上,杨紫琼凭借《瞬息全宇宙》中“伊芙琳·王”一角,成为横扫各大主流奖项的“华裔之光”。

除了奥斯卡,她还先后获得了第94届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最佳女主角,第80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电影类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第29届美国演员工会奖电影类最佳女主角——杨紫琼也是首位获得这些奖项的华裔。同年4月,杨紫琼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人文与艺术学部(表演艺术)院士,成为首位当选的华人演员。

杨紫琼的影响力也随之拓展到好莱坞之外。2023年戛纳电影节也将年度“跃动她影”奖(Women in Motion Award)授予杨紫琼;10月17日,杨紫琼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

与此同时,杨紫琼也在时尚领域大放异彩。法国奢侈品品牌爱马仕早在2002就曾推出以杨紫琼命名的包袋Yeoh Bag。在杨紫琼之前,爱马仕只以已故摩纳哥王妃 Grace Kelly 命名过 Kelly Bag、以英国歌手 Jane Birkin 命名过 Birkin Bag。2023年11月9日,法国品牌巴黎世家宣布杨紫琼成为该品牌最新的全球品牌大使,这也是巴黎世家首次启用亚洲演员作为全球品牌大使。

闯荡好莱坞二十余年之后,年过六十的杨紫琼,以《瞬息全宇宙》为起点,让全世界看到了华裔女性。正如她在奥斯卡的颁奖典礼上所言:“像我一样的男孩女孩们,这(奖杯)是一座希望和可能性的证明。Dream Big!梦想真的会实现!女士们,永远不要听别人说:你的黄金期已经过了!”

 

#覃海洋:并非横空出世

2023年之前,覃海洋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体育迷来说还非常陌生。但在今年,24岁的他包揽了世锦赛男子蛙泳全部金牌,又在杭州亚运会拿下五金,斩获了亚运会最有价值男运动员头衔,已然成为中国游泳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用横空出世来形容覃海洋并不太合适。在2017年,他就拿到了自己的首个全运会冠军。遗憾的是,此后覃海洋虽多次入选国家队世锦赛、亚运会、奥运会的参赛名单,但成绩却始终难有突破。

转折点发生在2022年,覃海洋在那一年加入上海队,师从奥运冠军教头崔登荣,后者同时也是“蝶后”张雨霏的教练。

加入崔登荣团队一年,覃海洋的进步格外明显。世锦赛、成都大运会再到杭州亚运会,每一次大赛,都成为了覃海洋的金牌“进货”之旅。

连续的大赛曝光将覃海洋推到了聚光灯中央,此时巴黎奥运会周期也进入最后一年。作为奥运金牌大户的游泳,在2020东京奥运产出了汪顺和张雨霏一男一女两位体坛明星,两人均收到不少商业邀约。其中,汪顺在去年曾拿到德国奢侈品牌BOSS的代言,是运动员代言中十分少见的时尚资源。

但无论是汪顺,还是签约安踏的张雨霏,或后续成绩乏力,或带货能力欠佳,都未能真正成为中国体坛的“顶流”。在巴黎周期的最后一年,中国体坛急需马龙和苏炳添之后的领军人物。

此时的覃海洋兼备了天时地利,加上其本身经历简单,出现代言风险的概率较低。仅就2023年一年,十多个品牌向这位新“蛙王”抛出橄榄枝:太平洋保险、农夫山泉以及伊利等知名品牌先后与覃海洋达成合作。12月,覃海洋官宣成为国产运动品牌安踏的代言人。

今年在泳坛势如破竹的覃海洋,若能把竞技状态保持到明年的巴黎奥运,成为中国体坛新“顶流”,有望持续收割商业代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OpenAI

  • OpenAI任命美国国家安全局前局长仲宗根为董事会成员
  • OpenAI组建国际游说团队,全球事务团队人数已增至35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界面新闻评选2023年度风光财经人物:有些决定不轻松,但它会让我们找到自己| 回望2023㉙

这个世界没有神话,只有一些很朴素的道理。

影响深远的转折往往发生在两个时刻,一是不愿接受变化,另一个是不再相信。追求确定性本质是一种傲慢,而不相信体现的是“精致”。

这种力量可以大到让一家一度接近垄断的企业,被曾经嘲笑的公司超越。

也可以让一家曾被嘲笑的公司,成为行业变革时期的赢家。

我们这两三代人,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不确定的年代。因为我们总是向上,增量思维主导着我们,直到存量逻辑的到来。

疫情之后当然是复苏,战争之后是和平,东西方被全球贸易和投资连结融合,消费要升级,一种模式、一种思维可以主导一个领域数十年之久,直到终结。

如果说繁荣的中断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人切身体会到一往无前是不真实的。楼房停工、降薪失业、业绩衰退、封闭脱钩,这本来就是现实的一部分。

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说:“我们犯了很多错误,交了很多学费才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神话,只有一些很朴素的道理。便宜的打败贵的,质量好的打败质量差的,认真的打败轻率的,耐心的打败浮躁的……”

思维的质变不容易观测,而记忆的量变很适合表演。在公司经营、国家竞争中,数字也很容易打败价值,成为乐观的依据。

人均年薪百万,人均保时捷,谁都可以是网红。没有任何一个时代,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了解精英阶层是如何生活的。拜社交媒体和技术民主化所赐,世界被熨平呈现出来,而我们的智慧不足以应付不那么成功的生活,甚至经不起一句调侃。

常识的力量,总是在你忽略它的时刻体现出来。普遍的焦虑感就是这种力量的体现。

看起来,今天的社会并不是由朴素道理支撑的。

有人勤奋读书、应聘打工,最后可能不会在同一家公司退休。有人相信价值投资,但资本和市场认同的未必是同一个价值。

疫情期间一度出口订单暴增,企业主问教授,接下来怎么做。教授说趁着生意好、估值高卖掉企业,因为你并不想创建品牌或者向上游突破。

旧的时代红利已见底,互联网行业也是如此,服务于战略和创始人野心的公司让位给满足真实需求的后来者。

只在乎结果,往往得不到结果。选择比努力重要,被解读成事半功倍和有格局,迷恋这话的人想要的是确定和符合某种标准,代价却是交出判断权。

很难说在15年前研发电动车,近两年进入半导体行业是个轻松的决定。但王传福的哽咽,余承东说出轻舟已过万重山,是今年最能引起共鸣的两个商业时刻。

人让选择看起来正确。被记住的企业家往往是理想和现实的结合体,价值感让他们有理想,常识让他们能守住本分。在相信的事情上,他们总是表现得狂热。

做重复的事,期待不同结果,这也是能让我们拨开云雾、安于生活的良方。如果一件事有你认同的善良、美好或乐趣,那就尽力去做。

董宇辉在风波之后说,我非常清楚东方甄选这一年多走来是多么不容易。我喜欢讲讲书、介绍文化,之后的职业规划大概率还是这些。如果在大家关注下,把自己变成一个攫取资源,看着数字爆炸增长的销售,我会不喜欢自己。

今年是界面新闻连续第五次评选年度风光财经人物,一定有人能从他们身上找到启发和共鸣。

 

#余承东:边“吹牛”边战斗

无论你是否关注华为,今年或许都听过一句“遥遥领先”。这就是华为终端BG CEO余承东的本事,能够把一句发布会口头禅变成家喻户晓的宣传口号。

事实上,余承东的上半年过得并不顺利。问界销量一蹶不振,车BU(华为智能汽车业务)未见盈利,制约手机业务的芯片业务也还没有解决方案。半夜他常常一个人出门散心,从天黑走到天亮。

但局势很快扭转。下半年,余承东掌管的两大业务被奉为商界样本:走出芯片困境的华为宣布5G手机正式回归,Mate 60系列至今仍然一机难求;紧接着发布的问界新M7在两个半月内卖出10万台,创下中国汽车行业新的历史纪录,被余承东总结为“起死回生”的一场胜利。

华为终端业务的强势反弹引起了行业震动。手机厂商开始苦思冥想华为产能提升后的应对策略,汽车圈同样对华为的快速扩张感到紧张。这并非余承东一个人的功劳,但作为将领,他一定是个绕不开的名字。

许多写华为的书都把余承东形容为“刻有华为纹身的人”,他最典型的作战风格,就是一边吹牛、一边战斗。这位自带流量的高管常常因为高调言论引起争议,但另一面,是他大胆、果决、雷厉风行的风格,并且总能带领团队走向胜利。

做生意没有永远的赢家,摆在余承东面前的路也并非平坦。芯片掣肘尚未完全解决,下一款车能否成为爆品也是未知数。但无论是华为内外,都对这位干将充满信心,他已证明自己仍在当打之年。

 

#王传福:证明我可以

在八月份举行的第500万辆新能源汽车下线活动上,王传福在回首比亚迪20年的造车路时,坦言怕等不到新能源汽车的春天,说到动情之处几度哽咽落泪。

他说这么多年来,比亚迪在做一道证明题,证明在这条无人走过的道路上,“比亚迪可以,新能源车可以,中国汽车可以。”

现如今,以比亚迪为代表的中国公司正引领着汽车变革的新浪潮。比亚迪今年将冲击300万的年度目标,这不仅会刷新中国自主品牌的销量纪录,也将再度问鼎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

在王传福看来,新能源汽车为中国汽车品牌发展提供了全新的加速度。他预计,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有望达到60%,届时中国品牌乘用车市场份额将提升至70%。

“我相信属于中国汽车的时代已经到来。中国汽车必将诞生一批世界级的品牌,我们都有机会成为令人尊敬的世界级的品牌。”王传福认为,企业要打造国际化品牌,就要坚定拥抱全球化,积极融入全球市场。

今年,王传福先后现身德国慕尼黑车展和日本东京车展,显示了对全球化的重视。比亚迪正在加速海外布局,出口销量已成倍增长,并宣布在泰国、巴西和匈牙利等地建厂。

对王传福来说,把比亚迪打造成真正的世界级品牌,不仅是企业发展的需求,也是时代赋予的机遇。

 

#李想:高调与克制

1981年出生的李想是汽车行业最年轻的创业者,但理想汽车已经是他的第三段创业经历。他高中辍学时创办的泡泡网曾做到IT测评行业的前三,第二家企业汽车之家成功实现了上市。现在,理想汽车市值仅次于比亚迪,将要成为国内第一家迈过年度盈亏平衡点的造车新势力。

很少有人能够预料到,在“蔚小理”三家中,理想汽车会是最先上岸的那一家。李想是三家中上市前融资最少,最不被看好的一位。无论是针对家庭用户的大六座产品规划,还是“逆潮流”而行的增程式混合动力技术路线,都引发了外界质疑。直到现在,依然有人认为李想的成功,离不开“油箱”。

对于各种攻击,李想看起来毫不畏惧,他甚至会在社交平台上直面这些言论并反击回去。李想曾说,一个新品牌和他的产品是否真的有价值,可以通过几方面验证:销售愿意卖你的产品;用户愿意买你的产品;以及,很重要的一点,“是对手特别恨你的产品。”

抛开一些高调言论,实际上李想对于产品研发理性克制,在经营管理上强调高效。他认为,很多创业公司产品之所以失败,不是功能没做好、质量不够好,而是因为一开始就太贪心。因此,理想汽车用一款理想ONE完成原始积累,又用三款和理想ONE高度相似的产品,复制了成功,实现企业千亿营收。

李想也格外重视内部组织建设,这是他第三次创业的核心。配合企业的发展速度,理想汽车已经升级为矩阵型组织架构。李想指出,1到10阶段,车型增多,收入规模上千亿,企业应是“集团军”作战,否则流程问题就会成为妨碍公司持续打造爆品的最大障碍。

“挑战刺激的成长”,这是李想信奉的观点。理想汽车也顶着质疑,终成中国汽车公司最不容忽视的力量。

 

#陈磊:技术派掌门人

从创始人黄峥手里接棒后,新任董事长、CEO陈磊带领拼多多业绩一路创下新高,2023年年末,拼多多市值定格超越阿里,站上美股中概股市值之巅,这一高光战绩与陈磊低调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

直到2020年换帅之前,外界都鲜少知道这位拼多多背后的关键人物。早在20年前,陈磊就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认识了黄峥,2007起黄峥的多次创业经历中,他都未曾缺席并担任重要位置。

陈磊在拼多多内部的花名叫“土豆”,一如他的行事风格,质朴、低调、踏实甚至不太起眼。即使在办公室,也需要从一堆程序员中仔细辨别,才能找到身穿灰色POLO衫、蓝色牛仔裤、黑框眼镜的他。如非必要的财报电话会以及公司活动,他几乎很少公开露面,也鲜有外界信息,就算是面对财报分析师的正面提问,陈磊也多是以柔克刚、不露锋芒。

如此低调的行事风格,让拼多多就像是站在迷雾里,外界看不清也摸不透。但由他带领的拼多多正在一路披荆斩棘,所到之处都显示出了极强的战斗力。多多买菜前期开城时,所有人从高管到一线员工都睡在仓库里;陈磊带队的跨境电商平台Temu推出一年有余,到2023年末已经拿下了足迹触达全球40多个国家及地区、下载量突破2亿的战绩。

放眼全球的科技公司,从来都不乏技术出身的创始人,但接班的二代掌门人,却往往少见工程师的身影。陈磊则是技术派出身,拼多多分布式人工智能体系就出自他的手笔,这一体系颠覆了传统电商平台的“人找货”,转为“货找人”。仅仅4年时间,他就从CTO升任CEO,全面执掌拼多多的平台发展。但这位技术出身的新掌门人也曾经说过,技术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技术能落地改变什么。

 

#奥特曼:“理想主义”带上权力之戒

OpenAI那场震惊世界的政变之后,奥特曼依然回到了这家公司。看起来他赢了。

2003年,整个硅谷开始从互联网泡沫中复苏,山姆·奥特曼进入斯坦福大学开启学业。2022年末,硅谷和华尔街相继深陷裁员潮,数十万人丢掉工作。ChatGPT几乎同一时间横空出世,随后,OpenAI成为了那家改变世界的公司。

2016年9月,时任Y Combinator总裁的奥特曼在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采访马斯克,外界将这场对话形容为“成名前的科比访问谈乔丹”。在一年前,希望制衡谷歌的马斯克联合创办了OpenAI。弗里蒙特工厂内,马斯克对奥特曼详述了OpenAI的初衷、愿景,以及自己的价值观、工作观,当时,二人相处融洽,宛如兄弟。

2023年11月30日,在纽约时报举办的DealBook峰会上,主持人让马斯克对OpenAI“政变”风波发表评论,早已与OpenAI割席的马斯克引用《魔戒》表达心情,“权力之戒会带来腐化,而权力之戒就在这里,所以……我也不好说。我对山姆的感觉很复杂。”

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山姆·奥特曼都在各类场合分享怎样合理使用AI、监管AI,他被公认为一个极佳的商业领袖,依靠产业经验和业界人脉领导OpenAI,从今年这家公司高歌猛进的商业化进程来看,似乎没有人能做得比他更好。一方面,他成功将投资者和研究员团结在周围,另一方面,他保持着自信、勤勉与热情,带领团队为GPT5或者AGI(通用人工智能)愿景夜以继日地工作。

就像外界无法真正了解OpenAI的财务状况一样,仅透过媒体、知情人士爆料以及山姆·奥特曼的对外表现,不易勾勒出38岁犹太天才的完整性格。在AI之外,他涉猎广泛,是可控核聚变和Web3加密项目的狂热信徒,对抗衰老也有着超乎常人的兴趣。人前,他认真冷静、温和直率;人后,他被爆出擅长操纵人性,挑动OpenAI员工互相猜忌。他最挑战道德底线的争议来自妹妹安妮,但后者的爆料在网上已经所剩无几。

OpenAI最初的纯粹与公益属性众所周知,其董事会的特殊结构意在为公众抱薪取暖,但在谋求自立的途中,ChatGPT“意外”成为了启动魔戒的钥匙,帮助OpenAI空前崛起。今年以来,OpenAI与谷歌之间攻守易形,甚至让金主微软的命运不再系于自身。擅长评估风险但不擅长确立信仰的奥特曼,开始在速度与安全之间摇摆不定,对于OpenAI的关键路线争议,也没有明确的立场示于人前,这直接导致了今年年末公司内部那场震惊世界的“政变”。

也许,再聪明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着什么,即使是踩准每个时代风口的山姆·奥特曼,也只是试图努力担起新一代AI领袖的责任。38岁,也正是奥本海默着手组建曼哈顿计划的年纪。

 

#黄仁勋:AI教父和摇滚明星

人们究竟着迷于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的哪个身份?或许兼而有之。

在黄仁勋的带领下,英伟达突破了万亿美元市值,在他这一年急匆匆的世界之旅中,他的发言从未如此被重视,无论是柏林、台北、新德里、拉斯维加斯还是河内,凡黄仁勋所到处,掌声雷动,他被视为“摇滚明星”。

在这一年,他欢呼ChatGPT让人工智能迎来“iPhone时刻”、笃定IBM在1960年代确定的计算机架构即将迎来变革、在拉斯维加斯,黄仁勋与最大的云计算公司AWS牵手合作,完成英伟达走向AI云计算服务的最后一块拼图。同时,他的公司也推动着科技行业的投资转向AI,GPU代表的加速计算正快速取代CPU的通用计算。

黄仁勋的创业经历也随着曝光率骤然增加而被外界津津乐道:50年前,一个出生于中国台湾的瘦弱年轻人在9岁时来到美国,他在俄勒冈州立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习电气工程,并在多家公司积累了半导体领域的知识,他最初的创业舞台位于旧金山湾海岸的680号州际公路沿线的丹尼餐厅(Denny's),那时他的头发还没有变白,还跟那件标志性的黑皮夹克是一个颜色,并不知道自己的初创公司有朝一日会成长为价值1万亿美元的产业巨头。

事实证明,创业真的很难,在5月于台大进行的一场著名演讲中,他坦率向外界分享了自己的失败故事,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在庆祝英伟达成立30周年的庆祝活动中,回想到创业经历,黄仁勋说:“如果我们当初就意识到,会遇到种种艰辛,会感到多么脆弱无助,会经历挑战,会有尴尬和羞辱,会出那么多问题,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去创业。”

借用英特尔联合创始人安迪格鲁夫的话来说,在一个飞速变化的市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现在,黄仁勋已经成为科技行业任职时间最长的CEO之一,仍然管理着50多名直接向他报告的高管,他的公司看起来仍然势不可挡。

 

#周受资:打工天花板

2023年对TikTok CEO周受资来说是颇具挑战的一年,但也是让他大放异彩的一年。

TikTok在美面临被强制出售或被禁的关键时刻,周受资于当地时间3月23日出席听证会作证,既是TikTok为生存一搏,也是中美大国博弈上演的又一幕激烈较量。面对长达5个小时,来自美国29个州52名众议院议员,发出针对TikTok安全问题的轮番盘问,周受资在听证会上从容不迫、对答如流,这种专业的表现不仅在国内赢得一片叫好声,也在美国当地获得了很多认可。

周受资向美国国会表明了TikTok的态度:一项打压美国小企业、减少市场竞争的禁令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同时,撤资也同样解决不了问题,因为所有权的改变不会对数据流或访问施加任何新的限制,这不是国籍的问题,而是所有全球化公司都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通过保障措施和透明度来应对。

会后,这位CEO收到了很多来自美国公众的鼓励和支持,在TikTok上,用户们为他创建了一个话题标签,他们甚至替TikTok打抱不平——他以一己之力为TikTok赢得了很多好感。

10月,TikTok电商又在印尼被迫下线。在印尼政府看来,TikTok上存在大量中国商品,且价格过于低廉,涉嫌掠夺性定价,导致本地企业无法与之竞争。TikTok电商已服务8000万名印尼用户,业务突然受阻意味着巨大的损失。虽然事发突然,TikTok电商也有点措手不及,但以周受资为核心的管理团队立刻行动,寻求解决方案。仅两个月之后,TikTok宣布与印尼当地的GoTo集团达成电商战略合作,于双12当天重返印尼市场。

在多次拯救风暴中央的TikTok之后,很多网友评价称:周受资不是网红,是打工界的天花板。

 

#董宇辉:从打工人到合伙人

“厄运向你袭来的时候你没躲,有一天好运就会撞个满怀。”

董宇辉的这句话成为自己人生的真实写照。短短十天,一件不起眼的“小作文”事件,演变成公司高管的人事震荡,在这场风暴的中心,董宇辉实现了人生的职位跃迁——从打工人到合伙人。

作为曾经的新东方名师,董宇辉在直播间教授英语、出口成章,这样的销售方式让他创下了3天涨粉上百万的记录。粉丝们称赞他的表达、才华和真诚,并为之买单。

今年是董宇辉连续第二次入选界面新闻风光财经人物,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实现了人生的“两连跳”,还意味着在这场全民热议的话题里,草根出身的董宇辉,在一场权益分配的斗争中,获得阶段性的胜利,这是一次属于普通人的胜利。

董宇辉身上被寄予太多普通人的影子和信念:草根出身、刻苦勤劳、咬牙向前,这个1993年出生在陕西省潼关县的年轻人,属于典型的“知识改变命运”群体中的一员。淳朴真诚的形象吸引了大批“丈母娘”粉,也同时拉升了东方甄选的业绩和市值。

和其他主播不同的是,董宇辉始终强调销售不是自己的终局,甚至直言“消费主义是恶的”。这些话出自其他主播之口可能显得虚伪,但放在董宇辉身上,人们似乎可以接受它的合理性。

升任集团高管,主攻文旅业务,董宇辉面对的是一个全新的业务线,就此沉寂还是爆发出更大的潜力,仍是未知数。

站在2023年的尾巴上,董宇辉许下一个朴素的愿望,希望能有好的睡眠和胃口;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过这一生;希望成为一个能被自己喜欢的人。

 

#李杰:果断逆袭者  

2023年10月底,极兔速递在港交所敲钟,成为今年港交所市值最高的IPO。其他公司用了20多年才实现的梦想,极兔短短8年就做到了。

这匹行业黑马的创始人李杰却一直隐身幕后,即便在上市的高光时刻都未露面。

但外界能从极兔市场规模扩张、进军全球市场的速度中,感受到集创始人、董事会主席、CEO三者于一身的李杰做事的果断。

今年8月,极兔在中国市场市占率提升至12.4%。距离2021年初正式进入中国才不到三年,极兔靠拼多多提供稳定商流,便完成了从名不经传到“快递黑马”的转变。

为了迅速提升品牌知名度,极兔花重金签约了足球巨星梅西为全球品牌代言人,并参与登上春晚舞台。这些举动堪称快递业中的“显眼包”。

极兔还敢于接盘顺丰搞不定的业务。今年5月,极兔斥资11.83亿元收购了顺丰旗下的丰网,并获得顺丰投资。丰网对顺丰已成为鸡肋,而对于靠电商件扩展市占率的极兔,丰网确是一张唾手而得的现成网络。

极兔激进的成长史,时刻体现着掌舵者李杰“富贵险中求”的商业运筹。 

上市不到两个月,极兔市值提高至1300亿港元,居加盟制快递公司之首。根据公开数据,李杰仍持有极兔逾11%股权和超过50%投票权,保有充分的话语权。

业内对李杰的普遍评价是“做人低调,做事高调”, 接下来可能依然看不到他公开亮相,但其仍是决定极兔会怎么样的主心骨。

 

#王卫:一哥归来 

今年是顺丰“三十而立”之年。顺丰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业绩重回增长,跻身世界“500强”。

2023年,创始人王卫为顺丰制定了二次上市的计划。为了这次布局,鲜少发声的王卫甚至公开喊出了口号:“在国际化方面要抓住机遇,不能比友商走得慢。”

这是王卫极少对外展现的“争先”。顺丰一直稳坐“快递一哥”的宝座,王卫也是公众眼里周年庆给员工发1亿元大红包的“别人家老板”。目前,顺丰旗下拥有四家上市公司,包括顺丰控股、顺丰同城、顺丰房托、嘉里物流。

但在快递物流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局面下,别家在追赶顺丰,顺丰要做到的是率先。

组建一支86架全货机机队、投建亚洲第一个专业货运枢纽机场,王卫从未迟疑。截至2023年10月底,顺丰在鄂州共开通了44条国内货运航线、10条国际航线,进出港货量累计突破10万吨。

但王卫也有押错宝的时候,低端电商快递产品策略,曾拖累了顺丰的业绩,他曾亲自出来道歉。今年5月,王卫更是毅然把缺乏起色的丰网卖给了极兔。

对市场的前瞻性判断、勇于担责、敢于试错、豪气又低调,成就了顺丰一哥的形象。

 

#梁建章:斜杠中年  

梁建章从来不缺身份标签:携程董事会主席、人口经济学者、科幻小说作家。

而过去三年,他曝光最频繁的角色是“直播带货老板”。 旅游业遭受疫情重创,2020年携程的营收同比近乎减半。梁建章开始主动下场直播带货。

打破大众对于他企业家身份认知的是,他的直播风格不拘一格,不仅换装Cosplay,还在直播中玩变脸、跳海草舞......自此带火了携程“BOSS直播”,达成最高单场1.2亿元GMV的佳绩。其后2021年和2022年,携程的营收保持在2019年的60%左右。

终于2023年,旅游业迎来了期待已久的复苏,梁建章和员工的不懈坚持,换来了携程集团依旧占据着OTA首席的地位,并且业绩恢复增长数据也在行业中突出亮眼。前三季的净利润总计86.6亿,相当于疫情前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总和的174%。

在携程发展的历史上,这并不是梁建章第一次隐退又冲到台前。作为创始人,在携程每次危机时刻,他都没有缺席。

但他也仍是那个敢于放手的学者型企业家。2023年,随着公司企稳,梁建章出现在直播间时间越来越少,而在其个人成就上又平添了两项新记录:出版了聚焦“人口创新力”的新书《人口战略》,创作的科幻小说《永生之后》被改编为舞台剧首演。

随着假期旅游出行热、需求集中爆发导致一系列问题,梁建章从人口经济学者的角度开始发声了,他提议,进一步落实带薪休假制度,鼓励企业灵活办公,学校增加春秋假制度和假期设置等,力图给行业提供更宽广和前瞻性的视野。

 

#季琦:长期主义应万变 

在季琦眼中,服务于大众市场是华住的第一个商业逻辑。其次是在外界的不断变化中,“要以长期主义应对机会主义”。正是因为这两点,才能帮助华住集团在波动的宏观环境下取得相对稳健的表现,并在酒旅行业回暖时迅速获得业绩反弹。

今年,在旅游复苏的大背景下,华住一季度收入达45亿元,同比增长67.1%,环比增长接近21%,表现甚至超过疫情前水平,反弹迅速、势头强劲。

季琦将汉庭称为“国民酒店”,是农民工、司机、军人、教授、企业家、公务员都可以住的酒店。他认为,华住不应局限在一二线城市,而是选择在极具经济韧性的低线城市上坚定下沉。

“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我们下一步计划是把汉庭开到中国的每一个县城。”他在2019年华住世界大会上曾说。

如今,这一目标正稳步实现。据华住披露,汉庭品牌在今年三季度末在营酒店数量已达3500家,成为国内目前规模第一的酒店品牌。而扩张还在持续,二季度华住新签约酒店超1000家,创历史新高。

2022年,华住集团调整了组织架构,正式成立华北、华西等六大区域公司,使得区域渗透能力进一步提升。集团也并没有放弃中高端市场,而是持续发力、提升中高端酒店的市场份额。

“长期主义”并不是指一成不变,而是用华住的价值观、文化坚守来应万变。季琦也一直在强调“守正出奇”,即创新。

在基于合格门店扩张的基础下,华住正在持续加速产品迭代和结构升级,汉庭品牌已经更新到3.5版本,中端品牌桔子酒店也全新推出3.0版本。在改造中,华住通过各种方式降本增效,解决老旧经济型酒店的产能落后问题,以应对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

 

#叶国富:出海急先锋

“对中国品牌出海而言,拿下东南亚国家不算硬仗,在欧洲和北美这些发达国家站稳脚跟、打出一片天,才是硬仗。”叶国富在今年一场直播中说道。

这场硬战在今年取得了初步胜利。今年5月,名创优品成为了首个入驻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的中国品牌,并在美国开出超过100家门店。截至2023年9月30日,名创优品海外门店达到2313家,该公司海外市场收入占比的增长,由2022年财年的26.2%增长至2023财年的33.3%;其中,海外直营市场营收同比增速高达85%。

叶国富也由此成为了开出最多海外实体零售店的中国企业家。

当然,比起门店数量和营收的飞涨,对叶国富而言,更重要的是他一手打造的极致性价比生活百货的模式,已经被验证具有攻占全球市场的可能。

除了把握住中国制造业的规模优势以及中国企业出海浪潮的趋势,叶国富也在不断尝试如何让海外消费者认可并反复购买中国品牌,改变过去仅是代工的固有标签。

2023年8月,叶国富在广州披露了全新的战略,其中的一个重点是将名创优品定位为“以IP设计为特色的生活潮流品牌”。这种方式能够高效地缩短名创优品与海外消费者的距离感,因为流行IP在全球都具有普适性。而在美国,他还将名创优品定位为轻奢,开设大型旗舰店,并利用中国供应链的优势压缩成本,在海外提供更好体验的同时让自己仍然能够赚到利润。

首战告捷后,叶国富的出海野心变得更大。虽然他没有给出一个明确开店目标,但已经放出狠话,“至少在未来10年内,我们都不会担心在海外市场开店的问题。”

 

#杨紫琼:Dream Big

2023年,在以好莱坞为代表的国际影坛上,杨紫琼凭借《瞬息全宇宙》中“伊芙琳·王”一角,成为横扫各大主流奖项的“华裔之光”。

除了奥斯卡,她还先后获得了第94届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最佳女主角,第80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电影类音乐/喜剧类最佳女主角,第29届美国演员工会奖电影类最佳女主角——杨紫琼也是首位获得这些奖项的华裔。同年4月,杨紫琼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院人文与艺术学部(表演艺术)院士,成为首位当选的华人演员。

杨紫琼的影响力也随之拓展到好莱坞之外。2023年戛纳电影节也将年度“跃动她影”奖(Women in Motion Award)授予杨紫琼;10月17日,杨紫琼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

与此同时,杨紫琼也在时尚领域大放异彩。法国奢侈品品牌爱马仕早在2002就曾推出以杨紫琼命名的包袋Yeoh Bag。在杨紫琼之前,爱马仕只以已故摩纳哥王妃 Grace Kelly 命名过 Kelly Bag、以英国歌手 Jane Birkin 命名过 Birkin Bag。2023年11月9日,法国品牌巴黎世家宣布杨紫琼成为该品牌最新的全球品牌大使,这也是巴黎世家首次启用亚洲演员作为全球品牌大使。

闯荡好莱坞二十余年之后,年过六十的杨紫琼,以《瞬息全宇宙》为起点,让全世界看到了华裔女性。正如她在奥斯卡的颁奖典礼上所言:“像我一样的男孩女孩们,这(奖杯)是一座希望和可能性的证明。Dream Big!梦想真的会实现!女士们,永远不要听别人说:你的黄金期已经过了!”

 

#覃海洋:并非横空出世

2023年之前,覃海洋这个名字对于大多数体育迷来说还非常陌生。但在今年,24岁的他包揽了世锦赛男子蛙泳全部金牌,又在杭州亚运会拿下五金,斩获了亚运会最有价值男运动员头衔,已然成为中国游泳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用横空出世来形容覃海洋并不太合适。在2017年,他就拿到了自己的首个全运会冠军。遗憾的是,此后覃海洋虽多次入选国家队世锦赛、亚运会、奥运会的参赛名单,但成绩却始终难有突破。

转折点发生在2022年,覃海洋在那一年加入上海队,师从奥运冠军教头崔登荣,后者同时也是“蝶后”张雨霏的教练。

加入崔登荣团队一年,覃海洋的进步格外明显。世锦赛、成都大运会再到杭州亚运会,每一次大赛,都成为了覃海洋的金牌“进货”之旅。

连续的大赛曝光将覃海洋推到了聚光灯中央,此时巴黎奥运会周期也进入最后一年。作为奥运金牌大户的游泳,在2020东京奥运产出了汪顺和张雨霏一男一女两位体坛明星,两人均收到不少商业邀约。其中,汪顺在去年曾拿到德国奢侈品牌BOSS的代言,是运动员代言中十分少见的时尚资源。

但无论是汪顺,还是签约安踏的张雨霏,或后续成绩乏力,或带货能力欠佳,都未能真正成为中国体坛的“顶流”。在巴黎周期的最后一年,中国体坛急需马龙和苏炳添之后的领军人物。

此时的覃海洋兼备了天时地利,加上其本身经历简单,出现代言风险的概率较低。仅就2023年一年,十多个品牌向这位新“蛙王”抛出橄榄枝:太平洋保险、农夫山泉以及伊利等知名品牌先后与覃海洋达成合作。12月,覃海洋官宣成为国产运动品牌安踏的代言人。

今年在泳坛势如破竹的覃海洋,若能把竞技状态保持到明年的巴黎奥运,成为中国体坛新“顶流”,有望持续收割商业代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