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年关不好过,百度为何单方面终止收购YY?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关不好过,百度为何单方面终止收购YY?

欢聚:正寻求法律建议。

文|强调商评  

2024年1月1日,百度单方面发布公告称,将终止对YY的收购。百度方面表示,根据此前2020年11月签订的《股份购买协议》,如果拟定收购未在最终截止日前交割,买方或卖方均有权终止股份购买协议。

但该决定尚未得到YY出售方欢聚集团的支持,后者在当晚发布的公告中称:YY直播向百度的出售已于2021年2月8日基本完成,且某些事项仍有待未来完成,但百度在通知中声称,其已行使终止股份购买协议的权利取消了交易。对此,公司正在寻求法律建议,并将针对百度的通知考虑其可以采取的所有选择。

这意味着双方尚未就终止收购一事达成共识,包括此前签订的36亿美元能否全额退还给百度也是未知数,目前只是百度方面启动了终止流程。

事实上,早在2020年百度宣布收购YY时,就有不少业内人士不看好该收购,认为该收购并不能弥补包括直播业务在内的百度移动生态短板。经过三年的试水,百度直播业务不仅没有做起来,相关团队被裁员、曾经被安排接管YY的负责人曹晓东也于2021年底离职。如今,该收购如果能够顺利终止,对于百度来说算是利好:不仅甩下了一个“包袱”,也能收回部分现金流。但是这个拖延了三年之久且一波三折的收购案,也是百度移动生态业务近几年艰难的一个缩影。

2020年上半年,网民因为居家有了大量空闲时间,抖音、快手、视频号直播纷纷迎来爆发式增长,移动用户、收益均直线飙升。同样作为内容生态的玩家,百度多种路径尝试进军直播业务之后,反响均不明显。与此同时,百度的股价也一直在低价位徘徊,位于120美元左右。

这和2013年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手机助手的背景非常像:一方面百度因为缺少微信这样的超级App而被行业唱衰移动转型失败,另一方面资本市场更是因此而消极看待百度。

业界普遍认为,百度有着巨大的移动用户基础,当时百度App日活已经达到2亿左右。同时,百度也有内容属性,如果能够把直播做好,其想象空间是巨大的。所以收购一个成熟的直播平台对百度来说是一个“好故事”。

但是市面上的优质收购标的并不多。当时,欢聚集团早已把业务重心放到海外市场,国内以秀场直播为主的YY直播不温不火了好几年,出售自然是一个好选择。所以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地签订了收购协议。虽然业界预期“直播大战”会给YY带来一定的溢价,但后来被爆出的36亿美元收购金额还是震惊了大家。

尽管有业内人士及媒体对于双方合作的前景并不看好,但资本市场给的反应非常直接。

2020年11月到12月,百度股价从130美元左右,一路向上飙升到300美元左右。因为收购YY不仅能弥补直播业务短板,还意味着百度的收入结构发生变化,过去百度主要赚广告主的钱,用户很少直接给百度付费。YY每年的用户付费规模达到百亿左右。

当时负责百度战投的副总裁正是目前负责百度移动生态的百度集团副总裁何俊杰。所以,不管外界如何评价,至少从股价上看,百度收购YY又是一次成功的操作。

百度和欢聚时代的收购协议签得非常顺利,但是双方整合却一波三折。

收购消息刚公布,时任百度移动生态负责人沈抖,带领当时的好看视频负责人曹晓东等人赶赴广州番禺的YY办公室,与当时的YY团队进行了短暂的交接,并在当时的会议上宣布曹晓东为YY接下来的负责人。曹晓东在会上表示将对YY接下来的业务结果负责。

第一个波折来得很快。没过几天,知名浑水机构出来做空YY。浑水创始人Carson Block表示:YY母公司欢聚是一家搞欺诈的科技公司,其交易作假,捏造用户数据。此事一出便引起不小的舆论风波,有人开始担忧收购是否还能顺利进行。虽然从外界看,做空没有对百度的收购计划产生太大的影响。但至少不是一个好兆头。

按照双方披露的进展,百度和YY在2021年初就完成了大多数的业务交割以及付款等动作。此时,YY的团队已经陆续开始搬迁到北京西二旗的百度办公楼开始办公。百度在2021年2月的财报新闻稿中还首次提到了YY,表示要重点把YY和移动生态进行整合。

然而,真正的业务进展并没有预期的顺利。双方的团队、业务基本都长期保持着独立的运营。百度一直主张知识内容属性,但YY直播以秀场主播为主,两者在生态属性上有巨大的差异。

但是,与合规相比,上述问题还算小事。第二个波折来势汹汹。

2021年3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发布对腾讯收购猿辅导、百度收购小鱼集团等10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件的处罚决定书。据公开信息显示,百度收购YY的项目也未获批。11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43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百度名列其中。

此时距离百度宣布收购YY已经过去一年,原计划半年内完成的交割依然没有彻底完成。百度相关团队却等来了裁员的消息,在2021年底的裁员中,百度直播成为重灾区。曹晓东也在那之后不久离开。

百度收购YY不但没有带来预期的直播业务大发展,更没有带动百度多元收入的根本性转变。

两年之后,YY团队也没有等来更好的消息,而是百度要终止收购的通知。这并不是整个收购案的终点,而是第三个波折,双方如何收场不得而知。

明日黄花蝶也愁。随着这几年的折腾,错过了直播的风口之后,YY的估值早已不能和当时相比,百度更是全面降本增效,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此时,双方如何对齐YY的估值将是解决整个问题的难点。

无论如何,对于YY人和欢聚时代而言,这个年关并不好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百度

5.6k
  • 百度副总裁璩静道歉当日离职,短视频争议事件画句号
  • 百度副总裁璩静已离职

欢聚时代

221
  • 欢聚集团盈利近3亿美元,被百度放弃的YY尚未纳入其中
  • 欢聚集团:预计2024年第一财季净营收5.43亿美元至5.6亿美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年关不好过,百度为何单方面终止收购YY?

欢聚:正寻求法律建议。

文|强调商评  

2024年1月1日,百度单方面发布公告称,将终止对YY的收购。百度方面表示,根据此前2020年11月签订的《股份购买协议》,如果拟定收购未在最终截止日前交割,买方或卖方均有权终止股份购买协议。

但该决定尚未得到YY出售方欢聚集团的支持,后者在当晚发布的公告中称:YY直播向百度的出售已于2021年2月8日基本完成,且某些事项仍有待未来完成,但百度在通知中声称,其已行使终止股份购买协议的权利取消了交易。对此,公司正在寻求法律建议,并将针对百度的通知考虑其可以采取的所有选择。

这意味着双方尚未就终止收购一事达成共识,包括此前签订的36亿美元能否全额退还给百度也是未知数,目前只是百度方面启动了终止流程。

事实上,早在2020年百度宣布收购YY时,就有不少业内人士不看好该收购,认为该收购并不能弥补包括直播业务在内的百度移动生态短板。经过三年的试水,百度直播业务不仅没有做起来,相关团队被裁员、曾经被安排接管YY的负责人曹晓东也于2021年底离职。如今,该收购如果能够顺利终止,对于百度来说算是利好:不仅甩下了一个“包袱”,也能收回部分现金流。但是这个拖延了三年之久且一波三折的收购案,也是百度移动生态业务近几年艰难的一个缩影。

2020年上半年,网民因为居家有了大量空闲时间,抖音、快手、视频号直播纷纷迎来爆发式增长,移动用户、收益均直线飙升。同样作为内容生态的玩家,百度多种路径尝试进军直播业务之后,反响均不明显。与此同时,百度的股价也一直在低价位徘徊,位于120美元左右。

这和2013年百度19亿美元收购91手机助手的背景非常像:一方面百度因为缺少微信这样的超级App而被行业唱衰移动转型失败,另一方面资本市场更是因此而消极看待百度。

业界普遍认为,百度有着巨大的移动用户基础,当时百度App日活已经达到2亿左右。同时,百度也有内容属性,如果能够把直播做好,其想象空间是巨大的。所以收购一个成熟的直播平台对百度来说是一个“好故事”。

但是市面上的优质收购标的并不多。当时,欢聚集团早已把业务重心放到海外市场,国内以秀场直播为主的YY直播不温不火了好几年,出售自然是一个好选择。所以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地签订了收购协议。虽然业界预期“直播大战”会给YY带来一定的溢价,但后来被爆出的36亿美元收购金额还是震惊了大家。

尽管有业内人士及媒体对于双方合作的前景并不看好,但资本市场给的反应非常直接。

2020年11月到12月,百度股价从130美元左右,一路向上飙升到300美元左右。因为收购YY不仅能弥补直播业务短板,还意味着百度的收入结构发生变化,过去百度主要赚广告主的钱,用户很少直接给百度付费。YY每年的用户付费规模达到百亿左右。

当时负责百度战投的副总裁正是目前负责百度移动生态的百度集团副总裁何俊杰。所以,不管外界如何评价,至少从股价上看,百度收购YY又是一次成功的操作。

百度和欢聚时代的收购协议签得非常顺利,但是双方整合却一波三折。

收购消息刚公布,时任百度移动生态负责人沈抖,带领当时的好看视频负责人曹晓东等人赶赴广州番禺的YY办公室,与当时的YY团队进行了短暂的交接,并在当时的会议上宣布曹晓东为YY接下来的负责人。曹晓东在会上表示将对YY接下来的业务结果负责。

第一个波折来得很快。没过几天,知名浑水机构出来做空YY。浑水创始人Carson Block表示:YY母公司欢聚是一家搞欺诈的科技公司,其交易作假,捏造用户数据。此事一出便引起不小的舆论风波,有人开始担忧收购是否还能顺利进行。虽然从外界看,做空没有对百度的收购计划产生太大的影响。但至少不是一个好兆头。

按照双方披露的进展,百度和YY在2021年初就完成了大多数的业务交割以及付款等动作。此时,YY的团队已经陆续开始搬迁到北京西二旗的百度办公楼开始办公。百度在2021年2月的财报新闻稿中还首次提到了YY,表示要重点把YY和移动生态进行整合。

然而,真正的业务进展并没有预期的顺利。双方的团队、业务基本都长期保持着独立的运营。百度一直主张知识内容属性,但YY直播以秀场主播为主,两者在生态属性上有巨大的差异。

但是,与合规相比,上述问题还算小事。第二个波折来势汹汹。

2021年3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发布对腾讯收购猿辅导、百度收购小鱼集团等10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件的处罚决定书。据公开信息显示,百度收购YY的项目也未获批。11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43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百度名列其中。

此时距离百度宣布收购YY已经过去一年,原计划半年内完成的交割依然没有彻底完成。百度相关团队却等来了裁员的消息,在2021年底的裁员中,百度直播成为重灾区。曹晓东也在那之后不久离开。

百度收购YY不但没有带来预期的直播业务大发展,更没有带动百度多元收入的根本性转变。

两年之后,YY团队也没有等来更好的消息,而是百度要终止收购的通知。这并不是整个收购案的终点,而是第三个波折,双方如何收场不得而知。

明日黄花蝶也愁。随着这几年的折腾,错过了直播的风口之后,YY的估值早已不能和当时相比,百度更是全面降本增效,把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此时,双方如何对齐YY的估值将是解决整个问题的难点。

无论如何,对于YY人和欢聚时代而言,这个年关并不好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