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每年多放25天,乐视的假期遥遥领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每年多放25天,乐视的假期遥遥领先

全公司都图轻松快活,乐视还有未来吗?

文|真故研究室  马路

编辑|龚正

去年元旦,乐视宣布施行每周4天半工作制,以“无内卷、无996的神仙公司”之姿,一时成为全网艳羡的对象。时隔一年,乐视再一次抢得新年头彩,在元旦后发布内部信宣布,春节提前两天放假(2月8日至2月17日,共10天)。

掐指一算,2024年,乐视员工除了年假,还能多休近25天的带薪假期,这放在全国企业里,可以说遥遥领先。乐视的放假通知有个不易发现的细节,春节的这10天假期,对于年假5天的员工,公司补偿2天,对于年假15天的员工,公司并不补偿,这本质上是对参加工作时间较短的年轻员工的一种福利倾斜,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的企业文化。

乐视的家底早已不厚,但2023年,比一般打工族多放了25天假的乐视,全年仅乐视智能生态的销售额仍超过2个亿 ,实现了逆势增长。看到小米雷军前不久发了小米超级电机的“超级”二字,乐视也不忘调侃: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过去一年, 乐视不但把反内卷广告重新插回中关村,还成了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企业组织行为学的调研对象。

本文将试着回答乐视活成这样背后的三大问题:

1、经济上,乐视有家底多放假吗?

2、精神上,乐视是进一步躺平了吗?

3、预期上,全公司都图轻松快活,乐视还有未来吗?

#01、2亿年销售额,由不到200名员工贡献

北京达美中心,乐视搬至此已经一年有余。这里位于东四环外,远离京城喧嚣的各大互联网中心,独自寄居一隅。江湖C位虽早已让出,但乐视似乎并未从桌上离开。

去年开年后第一个周三,在宣布施行每周4天半工作制后,乐视迎来了众多关注。当时,媒体人来到这里,掐着表计算有多少乐视员工准点下班。《真故研究室》也进行了现场报道《拍板四天半工作制的乐视CEO》。

时隔一年,这次乐视放假再加码,提前2天过节,不用怀疑,这很顺打工人民意。不过,放一天带薪假,意味着“误工成本”将全额由企业承担,乐视有这个家底吗?

从2023年乐视交上来的成绩单来看,似乎是有的。

乐视业务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乐视网(乐视视频),营收主要来自会员收入和电视剧发行等,其招牌的电视剧都是耳熟能详的,像《甄嬛传》《芈月传》《白鹿原》《大盛魁》《鸡毛飞上天》《征服》《太子妃升职记》等。

乐视网为上市公司,202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乐视网收盘时的市值停留在15.16亿,每股0.38元。

据其2023年半年报披露,乐视视频网站报告期内仍然逆势新增了400万用户,内容资源也进一步增加,新上跟播剧30部(共计931集)、电影372部、动画138部(共计6028集)等。

外界对于乐视的一个误解是,乐视人是靠《甄嬛传》的版权养活着的。实际上,从过去两年看,《甄嬛传》带来的营收只占到了乐视视频总营收的5%左右。只不过盛名在外,成了乐视视频的一块招牌。

元旦前,乐视在京举办了“乐有引力开放共赢”发布会,会场准备的200多把座椅,不但被坐满,连会场后面也站满了人。

会上,乐视推出全自研、一站式视频内容分账平台——乐视开放平台,首次提出收益100%返还给合作方的分账模式,旨在致力于为内容方提供专业、灵活、自主自由、利益最大化的创收解决方案。

简言之,任何内容制作者都可以在乐视视频上来去自由,并且可以获得影视作品的全部收益,平台没有任何抽成。

据介绍,乐视之所以能推出100%分账的底气在于,不需要像其他互联网视频平台那样要养活几千人,不需支付十几、二十亿的人力成本。

乐视视频相关负责人表示,“乐视开放平台把内容的全部价值毫无保留地给予内容提供方,平台的角色仅仅是提供一个播控平台,回归初心,向内容提供方和收看方同时提供服务,化身为嫁接两者的桥梁。这是行业初期的平台形态,我们回归了原生态,这种模式有别于目前大家普遍习惯的分账思维,所以叫做‘开放平台’。”

第二大业务是乐融致新,以硬件生产为主,产品包括电视、手机、耳机、投影仪等。客户以学生及中老年为主,基本上是以性价比在打市场。

在电商平台上,乐视的手机,涵盖学生机到老人机,价格从最便宜的百来元到贵的近千元不等;同时,其电视尺寸还布局到了98英寸;2023下半年,乐视还入局投影仪行业,推出4K智能投影等多款新品。

作为国内第一台互联网电视,乐视超级电视一直是乐视的招牌。乐视称,电视以外的产品,成不了“羽绒服”,但能成有性价比的“军大衣”。暗含之意,电视是乐视为用户提供的“羽绒服”。

目前,硬件业务是整个乐视的现金奶牛之一。乐视内部信显示,在3年前,乐视重新启动了乐视智能生态业务。截至2023年末的3年时间里,乐视智能生态产品共发布15个品类,上市500多款产品,累计服务用户超过3300万,总销售额超过3亿。

据了解,2023年乐视硬件业务销售额超2亿,也就是相比于前两年有了大幅的增长。2亿的年销售额放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比比皆是,但乐融致新团队只有不到200号人,在如此行情之下,实现增长仍属不易。即便是放到行业内100-200人区间、单纯做硬件的公司,这个销售额也被认为难能可贵。因为这个销售额并不包括其它公司常涉猎的广告和运营收入。

业务稳定,员工的福利就有保障。据乐视一内部员工透露,虽然乐视的工资距离一线大厂有一定差距,但在互联网企业中仍处于中等水平。2022年之后,乐视还将此前的降薪以及停发的奖金重新调回。

年终奖部分,乐视从2019年开始便调整为按季度发放,不会拖到来年4月防跳槽。如果算上多出来的25天带薪假,员工福利的厚度肉眼可见。

据了解,2018年后,乐视没有新增债务,目前已过上正向现金流的日子。这一点被认为比2023年中的很多公司要强很多。

#02、工作4天半,好情绪也能当生产力?

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十几年里,“996工作制”早已变成了标榜时代潮头企业奋进的标配,直到乐视打破,打工人才觉醒:原来一周的工作日不是有6天。

但很多不熟悉乐视业务的人,从外面看乐视几乎都曾疑虑重重过:工作4天半,估计是破罐子破摔,内部的精神或早已涣散。

不过,就在11月,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对乐视做了一次4天半工作制的社会调研。据该小组的一位成员反馈,他发现“乐视的企业氛围很好,员工乐观而又坚韧,大家都知道这家企业背负了高额债务,但也没有被压垮,公司破而后立。个人也很认可这种work-life-balance的态度。”

图 | 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在课堂展示调研结果

接受过调研的李芳,此前曾供职于知名视频网站,选择跳槽,正是被乐视“4天半工作制”吸引而来。

去年3月,她通过乐视员工的内推进入公司,在乐视创新部门担任产品经理一职。进入乐视之后,她并没有看到公司负债百亿、员工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相反,乐视员工都很快乐。

她认为,每周三放假半天的工作制给她带来的最大情绪价值是,可以消减周一上班的焦虑。此前,她像所有人一样抗拒周一,但如今一想到只需工作两天,就可以获得阶段性的休息,她每周一早起的抵触情绪就会减缓许多。

在每一个周三下午,李芳会陪同孩子在游乐场,或者约着闺蜜去逛街、泡温泉。当打工人还在城市的齿轮中紧密运转时,自己已经躺在热气蒸腾的温泉池中享受片刻的闲暇。每当想到此,李芳都会感到一种不厚道的快乐。她说,工作日的温泉票还会打折。

在乐视,李芳称,同事之间并不会互相卷,但这也不代表“乐视鼓励大家掉链子”,相反更多是支持大家向KPI目标去奋斗。

从事技术工作的王成也验证了这一点。在互联网企业,程序员总给人一种疯狂加班的刻板印象,相比需要经常熬夜的同行,王成入职乐视半年以来,几乎没有加过班。

他此前就职于深圳某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重新认识到校园生活的可贵,所以考了研究生。当再次选择就业时,他选择了有着“4天半工作制”的乐视。

王成认为多出的半天假期极大地提高了幸福指数。因为是在工作日,如果去看病,挂号会变得非常容易。如果去政府、银行等部门处理事务,也会非常方便。春节提前两天放假同样为王成这样的外地员工提供了便利,家在南方的他,在春运抢票时会更加从容。

据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的调研结果,“4天半工作制”执行后,员工的主动离职率从之前的年均15%,下降到5%的低水平。74%的员工认为公司理念趋于创新,50%的员工把半天时间全部用来休息,近80%的员工表示有了更多时间用来学习提升自己。”

或有感于4天班工作制引发的出乎意外反响,去年双十一期间,乐视将广告打到了中关村。在中国互联网的圣地,乐视除了试图在此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还在广告语中特意加上了“神仙公司”“四天半”反内卷文案,杀人诛心般地向时下仍在暗暗坚持“996”的互联网开创者们发出挑逗。

#03、乐视的未来不求大,稳字当头

元旦前,乐视在达美中心举行了“乐视开放平台”发布会,乐视CEO张巍罕见地接受了媒体的访谈。

在过去几年间,乐视上热搜的频率不输于国内一线大厂,但作为这家企业的掌舵者,CEO张巍却表现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网上很少有关于他的资料。这位来自东北辽宁的大汉,身上有着东北人特有的乐观精神,以及和形象不符的严谨态度。

“我生活当中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但在工作当中我是个乐观的人,我不向后看,我向前看。既然已经形成一些债务了,目前又没有能力去偿还那些债务,如果天天又想着它,一天愁眉苦脸的,员工压力就大了。”张巍说道。

财务出身的张巍,职业要求和其性格作风相互影响。在员工眼中,张巍对数据很敏感。每次重大汇报只有半小时,拒绝华丽词汇,他只对数据感兴趣,也善于从数据中发现问题。与其他企业CEO长于擘画战略、故事和愿景不同,他的风格是实事求是与脚踏实地。

对于创新,张巍表示,以乐视现在的状况还没有足够的家底去冒险,“因为管理层一个错误的决策,就可能导致20个员工失业。”张巍追求的是让乐视活下去,长久地活下去。

当企业向上迈进的时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当企业增长陷入停滞甚至衰退的时候,员工在工作和心态上都会发生变化。如何建立起员工的信心,这不仅是乐视管理层要思考的问题,同时也是今年大部分企业面临的问题。

乐视调整薪资,推出“4天半工作制”、“春节提前2天放假”,正是为了解决员工身上的这种精神内耗。

过去一段时间,劳资关系一直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市场上常常传来裁员、降薪的故事。有班上的在埋怨资本家压榨,没班上的在质问资本家为什么不提供工作。在当下,企业经营者最需要具备的素质就是扛骂。

但这种情形并未发生在经营更具挑战的乐视身上。

2023年,乐视员工数整体规模和之前相比变化不大。数据显示,乐视约50%是工作5年以上的老员工,这意味着,2017年后乐视的艰难时期,大量的员工选择留下来。更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乐视在几年前口碑折损,网上却没有一位乐视的员工出来落井下石。

乐视比大部分企业更早经历了经营上的困难,却因此成为存量时代公司内部整合的典型。原因在于,乐视的管理层意识到,如果在规模无法再扩张的时候,员工就成为了公司最大的客户,以及企业存续经营最核心的资产。

乐视是互联网时代最早的梦想家,它开创了无数先河。例如互联网电视、互联网手机、造车等,这些设想在后续的几年被依次验证并非空中楼阁。与此同时,乐视在财大气粗时期对人才的投入,也为后来者引路。在如今如日中天的互联网公司、智能硬件厂商、以及造车新势力中,均能够看到乐视员工的身影。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行业的先行者。

乐视经历过高峰,落入低谷后更懂得珍惜。张巍说,他的目标是不仅自己要干到退休,将来还要把后续的人员扶持好,继续把公司经营下去。

严格来说,张巍不是乐视的老板,同样是一位打工者,只不过担任的是管理者岗位。他和乐视的其他员工一样,背负着不属于他们的债务。

“虽然我们现在规模比较小,但是我们至少比行业内那几个连影儿都没有了的共享单车强。我们是给股东给投资人给债权人也造成了损失,但是我们还活着,债权人还能找到我们,我们还能为现有的员工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认为这就比那几家公司要强。”这位高级打工者说道。

张巍与其他乐视的员工们似乎在验证,只要有人在,或可以再造一个乐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5k
  • 乐视网投资者索赔案出现进展,保荐机构平安证券承担10%连带赔偿责任
  • 贾跃亭所持乐视1亿余股股票将被拍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每年多放25天,乐视的假期遥遥领先

全公司都图轻松快活,乐视还有未来吗?

文|真故研究室  马路

编辑|龚正

去年元旦,乐视宣布施行每周4天半工作制,以“无内卷、无996的神仙公司”之姿,一时成为全网艳羡的对象。时隔一年,乐视再一次抢得新年头彩,在元旦后发布内部信宣布,春节提前两天放假(2月8日至2月17日,共10天)。

掐指一算,2024年,乐视员工除了年假,还能多休近25天的带薪假期,这放在全国企业里,可以说遥遥领先。乐视的放假通知有个不易发现的细节,春节的这10天假期,对于年假5天的员工,公司补偿2天,对于年假15天的员工,公司并不补偿,这本质上是对参加工作时间较短的年轻员工的一种福利倾斜,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的企业文化。

乐视的家底早已不厚,但2023年,比一般打工族多放了25天假的乐视,全年仅乐视智能生态的销售额仍超过2个亿 ,实现了逆势增长。看到小米雷军前不久发了小米超级电机的“超级”二字,乐视也不忘调侃: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过去一年, 乐视不但把反内卷广告重新插回中关村,还成了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企业组织行为学的调研对象。

本文将试着回答乐视活成这样背后的三大问题:

1、经济上,乐视有家底多放假吗?

2、精神上,乐视是进一步躺平了吗?

3、预期上,全公司都图轻松快活,乐视还有未来吗?

#01、2亿年销售额,由不到200名员工贡献

北京达美中心,乐视搬至此已经一年有余。这里位于东四环外,远离京城喧嚣的各大互联网中心,独自寄居一隅。江湖C位虽早已让出,但乐视似乎并未从桌上离开。

去年开年后第一个周三,在宣布施行每周4天半工作制后,乐视迎来了众多关注。当时,媒体人来到这里,掐着表计算有多少乐视员工准点下班。《真故研究室》也进行了现场报道《拍板四天半工作制的乐视CEO》。

时隔一年,这次乐视放假再加码,提前2天过节,不用怀疑,这很顺打工人民意。不过,放一天带薪假,意味着“误工成本”将全额由企业承担,乐视有这个家底吗?

从2023年乐视交上来的成绩单来看,似乎是有的。

乐视业务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乐视网(乐视视频),营收主要来自会员收入和电视剧发行等,其招牌的电视剧都是耳熟能详的,像《甄嬛传》《芈月传》《白鹿原》《大盛魁》《鸡毛飞上天》《征服》《太子妃升职记》等。

乐视网为上市公司,202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乐视网收盘时的市值停留在15.16亿,每股0.38元。

据其2023年半年报披露,乐视视频网站报告期内仍然逆势新增了400万用户,内容资源也进一步增加,新上跟播剧30部(共计931集)、电影372部、动画138部(共计6028集)等。

外界对于乐视的一个误解是,乐视人是靠《甄嬛传》的版权养活着的。实际上,从过去两年看,《甄嬛传》带来的营收只占到了乐视视频总营收的5%左右。只不过盛名在外,成了乐视视频的一块招牌。

元旦前,乐视在京举办了“乐有引力开放共赢”发布会,会场准备的200多把座椅,不但被坐满,连会场后面也站满了人。

会上,乐视推出全自研、一站式视频内容分账平台——乐视开放平台,首次提出收益100%返还给合作方的分账模式,旨在致力于为内容方提供专业、灵活、自主自由、利益最大化的创收解决方案。

简言之,任何内容制作者都可以在乐视视频上来去自由,并且可以获得影视作品的全部收益,平台没有任何抽成。

据介绍,乐视之所以能推出100%分账的底气在于,不需要像其他互联网视频平台那样要养活几千人,不需支付十几、二十亿的人力成本。

乐视视频相关负责人表示,“乐视开放平台把内容的全部价值毫无保留地给予内容提供方,平台的角色仅仅是提供一个播控平台,回归初心,向内容提供方和收看方同时提供服务,化身为嫁接两者的桥梁。这是行业初期的平台形态,我们回归了原生态,这种模式有别于目前大家普遍习惯的分账思维,所以叫做‘开放平台’。”

第二大业务是乐融致新,以硬件生产为主,产品包括电视、手机、耳机、投影仪等。客户以学生及中老年为主,基本上是以性价比在打市场。

在电商平台上,乐视的手机,涵盖学生机到老人机,价格从最便宜的百来元到贵的近千元不等;同时,其电视尺寸还布局到了98英寸;2023下半年,乐视还入局投影仪行业,推出4K智能投影等多款新品。

作为国内第一台互联网电视,乐视超级电视一直是乐视的招牌。乐视称,电视以外的产品,成不了“羽绒服”,但能成有性价比的“军大衣”。暗含之意,电视是乐视为用户提供的“羽绒服”。

目前,硬件业务是整个乐视的现金奶牛之一。乐视内部信显示,在3年前,乐视重新启动了乐视智能生态业务。截至2023年末的3年时间里,乐视智能生态产品共发布15个品类,上市500多款产品,累计服务用户超过3300万,总销售额超过3亿。

据了解,2023年乐视硬件业务销售额超2亿,也就是相比于前两年有了大幅的增长。2亿的年销售额放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比比皆是,但乐融致新团队只有不到200号人,在如此行情之下,实现增长仍属不易。即便是放到行业内100-200人区间、单纯做硬件的公司,这个销售额也被认为难能可贵。因为这个销售额并不包括其它公司常涉猎的广告和运营收入。

业务稳定,员工的福利就有保障。据乐视一内部员工透露,虽然乐视的工资距离一线大厂有一定差距,但在互联网企业中仍处于中等水平。2022年之后,乐视还将此前的降薪以及停发的奖金重新调回。

年终奖部分,乐视从2019年开始便调整为按季度发放,不会拖到来年4月防跳槽。如果算上多出来的25天带薪假,员工福利的厚度肉眼可见。

据了解,2018年后,乐视没有新增债务,目前已过上正向现金流的日子。这一点被认为比2023年中的很多公司要强很多。

#02、工作4天半,好情绪也能当生产力?

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十几年里,“996工作制”早已变成了标榜时代潮头企业奋进的标配,直到乐视打破,打工人才觉醒:原来一周的工作日不是有6天。

但很多不熟悉乐视业务的人,从外面看乐视几乎都曾疑虑重重过:工作4天半,估计是破罐子破摔,内部的精神或早已涣散。

不过,就在11月,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对乐视做了一次4天半工作制的社会调研。据该小组的一位成员反馈,他发现“乐视的企业氛围很好,员工乐观而又坚韧,大家都知道这家企业背负了高额债务,但也没有被压垮,公司破而后立。个人也很认可这种work-life-balance的态度。”

图 | 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在课堂展示调研结果

接受过调研的李芳,此前曾供职于知名视频网站,选择跳槽,正是被乐视“4天半工作制”吸引而来。

去年3月,她通过乐视员工的内推进入公司,在乐视创新部门担任产品经理一职。进入乐视之后,她并没有看到公司负债百亿、员工都是愁眉苦脸的样子,相反,乐视员工都很快乐。

她认为,每周三放假半天的工作制给她带来的最大情绪价值是,可以消减周一上班的焦虑。此前,她像所有人一样抗拒周一,但如今一想到只需工作两天,就可以获得阶段性的休息,她每周一早起的抵触情绪就会减缓许多。

在每一个周三下午,李芳会陪同孩子在游乐场,或者约着闺蜜去逛街、泡温泉。当打工人还在城市的齿轮中紧密运转时,自己已经躺在热气蒸腾的温泉池中享受片刻的闲暇。每当想到此,李芳都会感到一种不厚道的快乐。她说,工作日的温泉票还会打折。

在乐视,李芳称,同事之间并不会互相卷,但这也不代表“乐视鼓励大家掉链子”,相反更多是支持大家向KPI目标去奋斗。

从事技术工作的王成也验证了这一点。在互联网企业,程序员总给人一种疯狂加班的刻板印象,相比需要经常熬夜的同行,王成入职乐视半年以来,几乎没有加过班。

他此前就职于深圳某家互联网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重新认识到校园生活的可贵,所以考了研究生。当再次选择就业时,他选择了有着“4天半工作制”的乐视。

王成认为多出的半天假期极大地提高了幸福指数。因为是在工作日,如果去看病,挂号会变得非常容易。如果去政府、银行等部门处理事务,也会非常方便。春节提前两天放假同样为王成这样的外地员工提供了便利,家在南方的他,在春运抢票时会更加从容。

据清华经管OB课程课题小组的调研结果,“4天半工作制”执行后,员工的主动离职率从之前的年均15%,下降到5%的低水平。74%的员工认为公司理念趋于创新,50%的员工把半天时间全部用来休息,近80%的员工表示有了更多时间用来学习提升自己。”

或有感于4天班工作制引发的出乎意外反响,去年双十一期间,乐视将广告打到了中关村。在中国互联网的圣地,乐视除了试图在此重新找回自己的位置,还在广告语中特意加上了“神仙公司”“四天半”反内卷文案,杀人诛心般地向时下仍在暗暗坚持“996”的互联网开创者们发出挑逗。

#03、乐视的未来不求大,稳字当头

元旦前,乐视在达美中心举行了“乐视开放平台”发布会,乐视CEO张巍罕见地接受了媒体的访谈。

在过去几年间,乐视上热搜的频率不输于国内一线大厂,但作为这家企业的掌舵者,CEO张巍却表现得神龙见首不见尾,网上很少有关于他的资料。这位来自东北辽宁的大汉,身上有着东北人特有的乐观精神,以及和形象不符的严谨态度。

“我生活当中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但在工作当中我是个乐观的人,我不向后看,我向前看。既然已经形成一些债务了,目前又没有能力去偿还那些债务,如果天天又想着它,一天愁眉苦脸的,员工压力就大了。”张巍说道。

财务出身的张巍,职业要求和其性格作风相互影响。在员工眼中,张巍对数据很敏感。每次重大汇报只有半小时,拒绝华丽词汇,他只对数据感兴趣,也善于从数据中发现问题。与其他企业CEO长于擘画战略、故事和愿景不同,他的风格是实事求是与脚踏实地。

对于创新,张巍表示,以乐视现在的状况还没有足够的家底去冒险,“因为管理层一个错误的决策,就可能导致20个员工失业。”张巍追求的是让乐视活下去,长久地活下去。

当企业向上迈进的时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当企业增长陷入停滞甚至衰退的时候,员工在工作和心态上都会发生变化。如何建立起员工的信心,这不仅是乐视管理层要思考的问题,同时也是今年大部分企业面临的问题。

乐视调整薪资,推出“4天半工作制”、“春节提前2天放假”,正是为了解决员工身上的这种精神内耗。

过去一段时间,劳资关系一直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市场上常常传来裁员、降薪的故事。有班上的在埋怨资本家压榨,没班上的在质问资本家为什么不提供工作。在当下,企业经营者最需要具备的素质就是扛骂。

但这种情形并未发生在经营更具挑战的乐视身上。

2023年,乐视员工数整体规模和之前相比变化不大。数据显示,乐视约50%是工作5年以上的老员工,这意味着,2017年后乐视的艰难时期,大量的员工选择留下来。更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乐视在几年前口碑折损,网上却没有一位乐视的员工出来落井下石。

乐视比大部分企业更早经历了经营上的困难,却因此成为存量时代公司内部整合的典型。原因在于,乐视的管理层意识到,如果在规模无法再扩张的时候,员工就成为了公司最大的客户,以及企业存续经营最核心的资产。

乐视是互联网时代最早的梦想家,它开创了无数先河。例如互联网电视、互联网手机、造车等,这些设想在后续的几年被依次验证并非空中楼阁。与此同时,乐视在财大气粗时期对人才的投入,也为后来者引路。在如今如日中天的互联网公司、智能硬件厂商、以及造车新势力中,均能够看到乐视员工的身影。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是行业的先行者。

乐视经历过高峰,落入低谷后更懂得珍惜。张巍说,他的目标是不仅自己要干到退休,将来还要把后续的人员扶持好,继续把公司经营下去。

严格来说,张巍不是乐视的老板,同样是一位打工者,只不过担任的是管理者岗位。他和乐视的其他员工一样,背负着不属于他们的债务。

“虽然我们现在规模比较小,但是我们至少比行业内那几个连影儿都没有了的共享单车强。我们是给股东给投资人给债权人也造成了损失,但是我们还活着,债权人还能找到我们,我们还能为现有的员工提供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认为这就比那几家公司要强。”这位高级打工者说道。

张巍与其他乐视的员工们似乎在验证,只要有人在,或可以再造一个乐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