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振东制药寻求与“顶流”王俊凯和解,背后山西富豪盯上“绝顶”生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振东制药寻求与“顶流”王俊凯和解,背后山西富豪盯上“绝顶”生意

“长治首富”的第三次转型。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野马财经 于婞

编辑|武丽娟

1月8日是“顶流”男星王俊凯与振东制药(300158.SZ)肖像权纠纷开庭的日子,但从中国庭审公开网来看,该案件直播迟迟未开始。

据悉,振东制药方面在尝试联系王俊凯方面商量和解事宜,原本的开庭已经取消了。

振东医药希望和解在情理之中,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律师指出,擅自使用明星肖像,用于商业目的,属于侵犯肖像权的行为。一般情况下,明星都会胜诉,法院判决赔偿金额大小,会考虑到侵权持续时间、运用的地理范围、明星知名度等诸多因素。赔偿金额在几万到十几万的居多,也有判决百万以上的赔偿金额的案例。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表示,调解、和解都是民事诉讼中常见的纠纷解决机制,和解解决纠纷后就不会有相关判决文书。

截至1月8日收盘,振东医药报6.17元/股,跌3.14%,总市值63.4亿元。

王俊凯状告振东医药,与防脱发产品有关?

此次王俊凯肖像权诉讼的被告方,除了振东制药外,还包括贵州一品药业连锁有限公司五百零一分店(下称“一品药业药店”)、山西振东安欣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安欣制药”)和自然人夏江。

事件起源于一品药业药店在经营的过程中使用了王俊凯的照片,而据振东制药方表示,王俊凯因肖像权纠纷起诉的案件,与振东制药没有什么关系,是药店出于宣传和销售的某种目的,自行P了一张图。

振东医药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等多家媒体强调,公司的广告都有过审,振东制药并没有对此进行授权等相关认可,且公司是没有药店门店的。

此次案件的被告之一夏江,是一品药业药店背后贵州一品药业连锁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另一被告安欣制药则是振东制药100%控股的子公司。

而安欣制药主推产品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是一款治疗男性型脱发和斑秃的产品。

有业内人士猜测,振东制药此次惹上官司,或许就与此款防脱发产品有关。

夏海龙律师表示,肖像权属于人格权的重要部分,只要未经许可,除个别特定情形外,其他主体均不得擅自使用自然人肖像。此次涉诉的被告方属于侵害原告肖像权的行为,需要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责任。

事实上,明星的肖像权诉讼已经屡见不鲜,就在王俊凯肖像权诉讼开庭日的当天,#杨幂申请强制执行侵权商家致歉#的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泉州童龄纺贸易有限公司未经杨幂许可,在其经营的淘宝店铺中使用杨幂肖像用于广告宣传。且败诉后迟迟未履行致歉义务,因此杨幂申请强制执行。

杨兆全律师表示,和一般普通人的肖像权相比,明星肖像更具有商业价值,更容易被商家使用,因此,也就更容易产生诉讼纠纷。

夏海龙律师还指出,肖像权的保护对所有自然人都一样,明星因为从事商业演出,肖像的商业价值较高,可以获得相对更高的侵权赔偿。

从“中国钙王”转道脱发市场

此次案件中心的防脱发产品达霏欣,是目前振东制药的主推项目,其样例还被振东制药贴在了公司2023年半年报首页的醒目位置。

来源:振东制药半年报

达霏欣产品背后研发公司安欣制药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老牌药企。不过其与振东制药牵手时间只有不到13年,是振东制药于2011年斥资1.12亿元收购而来。

在主推脱发产品之前,振东制药手里还有另一王牌——号称“中国钙王”的朗迪制药。

朗迪制药成立于2003年,旗下拥有朗迪牌碳酸钙D3片和碳酸钙D3颗粒等产品。2020年,朗迪钙的终端销售额达43亿元,以26%的市场占有率超越钙尔奇,成为钙制剂领域全国第一。

朗迪制药也是振东制药收购而来。2016年,为了把“中国钙王”纳入麾下,振东制药豪掷26.46亿元。

此后朗迪制药业绩稳定增长,2020年营收13.27亿元,占振东制药当年总营收的27.37%;净利润为3.57亿元,而当年振东制药合并净利润只有2.62亿元。

不过振东制药并没有长期拿着这一“现金奶牛”,而是在2021年将朗迪制药以58亿元的价格出售。

振东制药在出售公告中提到,公司拟加大研发投入,推动创新药产品上市,加速公司创新化发展。此外,公司也将积极加大对脱发产品达霏欣的市场开发和营销投入,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有望打造新兴优势大品种。而朗迪制药在保健品和消费品领域的进一步扩张也将面临管理和资金投入的制约,与公司其他业务的协同效应和关联度也相对有限,出售朗迪制药可使公司战略更加聚焦。

卖掉“中国钙王”后,振东制药开始把发力方向放在医美、防脱等领域,“防脱发”逐渐成为了振东制药财报中的关键词。

振东制药2023年半年报显示,据“Mob研究院”调研数据,目前我国脱发人数已超2.5亿,其中男性约1.63亿。从年龄层面来看,脱发现象逐渐呈现年轻化趋势,我国30岁前脱发的人群比例高达84%,较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20年。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人们对美丽的追求,毛发医疗市场将有更广阔前景,市场空间也将不断扩大。《2022都市人群毛发健康白皮书》预测,2025年我国毛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563亿,比2021年的234亿元翻了一倍有余。

不过押注防脱发市场的振东医药,目前尚未在脱发领域摘得硕果。卖掉朗迪制药后,公司2022年营收37.29亿元,下降26.8%,净利润也由盈转亏,全年净亏损5129万元。

2023年半年报中,振东制药录得净利润1454.24万元,不过三季报又继续亏损。今年前三季度,振东制药实现营业收入27.84亿元,同比下降0.55%;净利润-87.42万元,同比下降103.53%。

不过公司脱发产品品牌效应初现,据振东制药半年报介绍,公司业绩驱动的主要因素包括,主要产品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销售额同比增长49.52%。

如今公司脱发产品正在爬坡阶段,却因为与“顶流”男明星王俊凯的肖像权诉讼闯入舆论场,振东医药希望和解的心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山西富豪”的生意经

在卖掉“中国钙王”的那一年,振东制药曾发表了一篇新年致辞,称上市十年来,振东制药精准把握市场变迁,紧跟政策与市场风口。如今看来,医美和脱发领域是振东制药押注的下一个“风口”。

事实上,对于“风口”的追逐和大胆的决策,也是振东制药掌舵人李安平的一贯风格。

爱企查显示,李安平通过振东集团持有振东制药29.41%的股权,为振东制药实际控制人。

来源:爱企查

李安平1962年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县的一个贫困家庭,他酷爱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由于贫困,不得在初中毕业后选择辍学务农。

不过李安平善于抓住机会,十七岁那年放弃务农开始出去找工作,他从通讯员做起,后又转为正式工,几经提拔,二十多岁就成了洗衣机厂的厂长。但随着时代浪潮袭来,李安平又大胆热扔掉了手里的“铁饭碗”,开始下海逐浪。

1993年,山西长津二级公路建成通车,李安平联想到此前去南方出差见到路边民营加油站,觉得这是个好商机,于是跟亲友借钱,在长治县建起了振东加油站。加油站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到1998年,振东就已拥有加油站42座,销售额达到2.64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民营石油经营企业。

然而,随着政策的调整,民营加油站受到限制,李安平审时度势,果断将加油站和油库转让了出去,拿着资金再创业,并在2001年,以收购金晶药业的方式,开始踏足医药领域。

在李安平的经营和运作之下,2011年1月7日,振东制药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山西首家创业板上市企业。

公司上市当年,李安平就登陆了《胡润百富榜》,以27亿元的财富值位列第682位。此后10年,李安平一直蝉联富豪榜,2021年的财富值达到38亿元,还登顶了“长治新首富”宝座。

然而,卖掉“中国钙王”后,李安平财富值缩水,随之也掉落《胡润百富榜》榜单。

如今押注防脱发行业,“山西富豪”能否重振振东制药旗鼓?如今与明星王俊凯的侵权风波,会对其产品的推广造成影响吗?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振东制药

78
  • 振东制药(300158.SZ):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231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
  • 振东制药:拟1亿元-2亿元回购公司股份,回购价不超5.71元/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振东制药寻求与“顶流”王俊凯和解,背后山西富豪盯上“绝顶”生意

“长治首富”的第三次转型。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野马财经 于婞

编辑|武丽娟

1月8日是“顶流”男星王俊凯与振东制药(300158.SZ)肖像权纠纷开庭的日子,但从中国庭审公开网来看,该案件直播迟迟未开始。

据悉,振东制药方面在尝试联系王俊凯方面商量和解事宜,原本的开庭已经取消了。

振东医药希望和解在情理之中,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兆全律师指出,擅自使用明星肖像,用于商业目的,属于侵犯肖像权的行为。一般情况下,明星都会胜诉,法院判决赔偿金额大小,会考虑到侵权持续时间、运用的地理范围、明星知名度等诸多因素。赔偿金额在几万到十几万的居多,也有判决百万以上的赔偿金额的案例。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表示,调解、和解都是民事诉讼中常见的纠纷解决机制,和解解决纠纷后就不会有相关判决文书。

截至1月8日收盘,振东医药报6.17元/股,跌3.14%,总市值63.4亿元。

王俊凯状告振东医药,与防脱发产品有关?

此次王俊凯肖像权诉讼的被告方,除了振东制药外,还包括贵州一品药业连锁有限公司五百零一分店(下称“一品药业药店”)、山西振东安欣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安欣制药”)和自然人夏江。

事件起源于一品药业药店在经营的过程中使用了王俊凯的照片,而据振东制药方表示,王俊凯因肖像权纠纷起诉的案件,与振东制药没有什么关系,是药店出于宣传和销售的某种目的,自行P了一张图。

振东医药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等多家媒体强调,公司的广告都有过审,振东制药并没有对此进行授权等相关认可,且公司是没有药店门店的。

此次案件的被告之一夏江,是一品药业药店背后贵州一品药业连锁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而另一被告安欣制药则是振东制药100%控股的子公司。

而安欣制药主推产品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是一款治疗男性型脱发和斑秃的产品。

有业内人士猜测,振东制药此次惹上官司,或许就与此款防脱发产品有关。

夏海龙律师表示,肖像权属于人格权的重要部分,只要未经许可,除个别特定情形外,其他主体均不得擅自使用自然人肖像。此次涉诉的被告方属于侵害原告肖像权的行为,需要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责任。

事实上,明星的肖像权诉讼已经屡见不鲜,就在王俊凯肖像权诉讼开庭日的当天,#杨幂申请强制执行侵权商家致歉#的话题也登上微博热搜,泉州童龄纺贸易有限公司未经杨幂许可,在其经营的淘宝店铺中使用杨幂肖像用于广告宣传。且败诉后迟迟未履行致歉义务,因此杨幂申请强制执行。

杨兆全律师表示,和一般普通人的肖像权相比,明星肖像更具有商业价值,更容易被商家使用,因此,也就更容易产生诉讼纠纷。

夏海龙律师还指出,肖像权的保护对所有自然人都一样,明星因为从事商业演出,肖像的商业价值较高,可以获得相对更高的侵权赔偿。

从“中国钙王”转道脱发市场

此次案件中心的防脱发产品达霏欣,是目前振东制药的主推项目,其样例还被振东制药贴在了公司2023年半年报首页的醒目位置。

来源:振东制药半年报

达霏欣产品背后研发公司安欣制药成立于1992年,是一家老牌药企。不过其与振东制药牵手时间只有不到13年,是振东制药于2011年斥资1.12亿元收购而来。

在主推脱发产品之前,振东制药手里还有另一王牌——号称“中国钙王”的朗迪制药。

朗迪制药成立于2003年,旗下拥有朗迪牌碳酸钙D3片和碳酸钙D3颗粒等产品。2020年,朗迪钙的终端销售额达43亿元,以26%的市场占有率超越钙尔奇,成为钙制剂领域全国第一。

朗迪制药也是振东制药收购而来。2016年,为了把“中国钙王”纳入麾下,振东制药豪掷26.46亿元。

此后朗迪制药业绩稳定增长,2020年营收13.27亿元,占振东制药当年总营收的27.37%;净利润为3.57亿元,而当年振东制药合并净利润只有2.62亿元。

不过振东制药并没有长期拿着这一“现金奶牛”,而是在2021年将朗迪制药以58亿元的价格出售。

振东制药在出售公告中提到,公司拟加大研发投入,推动创新药产品上市,加速公司创新化发展。此外,公司也将积极加大对脱发产品达霏欣的市场开发和营销投入,进一步提升市场占有率,有望打造新兴优势大品种。而朗迪制药在保健品和消费品领域的进一步扩张也将面临管理和资金投入的制约,与公司其他业务的协同效应和关联度也相对有限,出售朗迪制药可使公司战略更加聚焦。

卖掉“中国钙王”后,振东制药开始把发力方向放在医美、防脱等领域,“防脱发”逐渐成为了振东制药财报中的关键词。

振东制药2023年半年报显示,据“Mob研究院”调研数据,目前我国脱发人数已超2.5亿,其中男性约1.63亿。从年龄层面来看,脱发现象逐渐呈现年轻化趋势,我国30岁前脱发的人群比例高达84%,较上一代人的脱发年龄提前了20年。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人们对美丽的追求,毛发医疗市场将有更广阔前景,市场空间也将不断扩大。《2022都市人群毛发健康白皮书》预测,2025年我国毛发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563亿,比2021年的234亿元翻了一倍有余。

不过押注防脱发市场的振东医药,目前尚未在脱发领域摘得硕果。卖掉朗迪制药后,公司2022年营收37.29亿元,下降26.8%,净利润也由盈转亏,全年净亏损5129万元。

2023年半年报中,振东制药录得净利润1454.24万元,不过三季报又继续亏损。今年前三季度,振东制药实现营业收入27.84亿元,同比下降0.55%;净利润-87.42万元,同比下降103.53%。

不过公司脱发产品品牌效应初现,据振东制药半年报介绍,公司业绩驱动的主要因素包括,主要产品达霏欣米诺地尔搽剂销售额同比增长49.52%。

如今公司脱发产品正在爬坡阶段,却因为与“顶流”男明星王俊凯的肖像权诉讼闯入舆论场,振东医药希望和解的心情也就不难理解了。

“山西富豪”的生意经

在卖掉“中国钙王”的那一年,振东制药曾发表了一篇新年致辞,称上市十年来,振东制药精准把握市场变迁,紧跟政策与市场风口。如今看来,医美和脱发领域是振东制药押注的下一个“风口”。

事实上,对于“风口”的追逐和大胆的决策,也是振东制药掌舵人李安平的一贯风格。

爱企查显示,李安平通过振东集团持有振东制药29.41%的股权,为振东制药实际控制人。

来源:爱企查

李安平1962年出生于山西省长治县的一个贫困家庭,他酷爱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由于贫困,不得在初中毕业后选择辍学务农。

不过李安平善于抓住机会,十七岁那年放弃务农开始出去找工作,他从通讯员做起,后又转为正式工,几经提拔,二十多岁就成了洗衣机厂的厂长。但随着时代浪潮袭来,李安平又大胆热扔掉了手里的“铁饭碗”,开始下海逐浪。

1993年,山西长津二级公路建成通车,李安平联想到此前去南方出差见到路边民营加油站,觉得这是个好商机,于是跟亲友借钱,在长治县建起了振东加油站。加油站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到1998年,振东就已拥有加油站42座,销售额达到2.64亿元,成为全国最大的民营石油经营企业。

然而,随着政策的调整,民营加油站受到限制,李安平审时度势,果断将加油站和油库转让了出去,拿着资金再创业,并在2001年,以收购金晶药业的方式,开始踏足医药领域。

在李安平的经营和运作之下,2011年1月7日,振东制药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山西首家创业板上市企业。

公司上市当年,李安平就登陆了《胡润百富榜》,以27亿元的财富值位列第682位。此后10年,李安平一直蝉联富豪榜,2021年的财富值达到38亿元,还登顶了“长治新首富”宝座。

然而,卖掉“中国钙王”后,李安平财富值缩水,随之也掉落《胡润百富榜》榜单。

如今押注防脱发行业,“山西富豪”能否重振振东制药旗鼓?如今与明星王俊凯的侵权风波,会对其产品的推广造成影响吗?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