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什么王一博的隐晦传闻,能让乐华娱乐股价闪崩78%?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什么王一博的隐晦传闻,能让乐华娱乐股价闪崩78%?

硬币总有另外一面,少数头部艺人的风光,在明星频繁塌房的背景下,被视作公司经营风险之一。

文|涌流商业

-77.84%,这是国内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乐华娱乐,在2024年1月16日一天内的股价跌幅。

加之上个交易日25.39%的跌幅,这家即将庆祝上市一周年的公司,失去了近56亿港元的市值身家。

原因疑似有两个:一是关于王一博的隐晦传闻,没有证据,甚至没有指名道姓,让乐华娱乐一直被诟病的“顶流依赖”问题,以最惊心动魄的形式暴露出来;二是解禁潮,基石投资者的禁售期将于2024年1月18日届满。

16日,乐华娱乐股价跌破上市价(4.08港元)后卖盘涌现,全天成交量高达1.06亿,是IPO首日的双倍之多,更是远超平日数十万、两三百万的成交水平。

下午,乐华娱乐澄清,一是为王一博名誉维权,要起诉涉嫌侮辱、诽谤的侵权者;二是确认公司经营正常,不知悉导致股价波动的原因,持股的董事也没有直接或间接、自愿或非自愿地出售公司权益。

另外公司确认:控股股东杜华、孙一丁禁售期是24个月,两人一共持有公司约53.49%的权益;基石投资者12个月的禁售期将于1月18日届满。

16日收盘时,公司股价低至1.27港元,而本月3日股价才触及8.25港元的最高点,不足两周时间,差距堪比悬崖上下。这是公司在宣布2023年上半年亏损1.76亿时都没有的落魄。

荆棘遍布的香港市场,贡献了又一则开年离谱事。

明星依赖

乐华娱乐成立于2009年,公司借鉴韩国练习生模式培养艺人,旗下有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等60余位艺人。

传统意义的经纪公司,主要是通过安排艺人出演影视剧、综艺节目、参与商业活动来获取收益。细分的话可分为两类,一类以成熟艺人为服务对象,如嘉行、泰洋川禾;一类孵化艺人,通过练习生、组团等打造后起之秀,如乐华娱乐、哇唧唧哇。

乐华娱乐CEO杜华在2009年创业之前,是华友音乐总经理。最初两三年,乐华娱乐的业务重点是音乐专辑制作。2010年,杜华开始在国内复制韩国练习生模式,培养李汶翰、王一博等最早一批练习生。

同年,韩庚解约回国,杜华签下韩庚,加码了韩国偶像培养体系的投注;但同时公司也签下了歌手周笔畅、黄征等。

2013年之后,乐华娱乐把业务拓展到影视业,为练习生成长为艺人、顶流明星铺路。电影《前任攻略》、《老男孩》、《大话西游3》都有其投资。经过3年的训练,公司首个偶像团体UNIQ在2014年出道,成员王一博逐渐走红。《陈情令》播出后,王一博跻身娱乐圈顶流之列。

2018年之后,选秀综艺节目流行,如《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助力了乐华娱乐旗下多位艺人走红,如吴宣仪、范丞丞、朱正廷等。

高峰时期,公司艺人遍布各平台节目:王一博参演优酷的综艺《这就是街舞》,吴宣仪在爱奇艺的《恋恋剧中人》,黄明昊在芒果TV的《明星大侦探》,程潇在腾讯视频的《极限青春》……

这些都奠定了乐华娱乐在艺人管理上的优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2021年的中国艺人管理收入计,乐华娱乐市场份额为1.9%,在同类公司中排名第一。那一年,公司总收入为12.9亿元,同比增长39.91%;经调整后净利润3.94亿元,是2019年的近三倍。

招股说明书披露了艺人管理是多么丰厚的生意:乐华娱乐2019-2021年的毛利率均超过44%,最高到53.5%,2022年受疫情影响降至37%,但也远高于行业上下游都影视制作和视频平台。

2019-2022年,乐华娱乐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为15.8%,2022年收入同比下降24.0%,主要是疫情影响线下活动所致。

艺人管理业务是乐华娱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9-2022年占比分别为84.0%、87.7%、91.0%、86.9%。其次是音乐IP制作与运营业务,占比在10%左右;泛娱乐业务收入贡献最小,占比在5%以下。

2023年1月19日,乐华娱乐几经周折后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在上市仪式上,杜华携旗下艺人王一博、韩庚现身现场敲锣,当天公司市值突破50亿港元。

截至2023年9月,公司有两位签约艺人在微博上有超过4000万粉丝,有接近20位艺人微博粉丝数量超过200万。

风险控制

硬币总有另外一面,少数头部艺人的风光,在明星频繁塌房的背景下,被视作公司经营风险之一。这也是为什么公司IPO历经波折。

2022年3月8日,乐华娱乐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8月7日通过上市聆讯,但在9月2日宣布暂缓IPO,一直到次年1月再成行。发售价为4.08港元,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3.913亿港元;无论是发行数量还是定价,均较最初规划缩水。

2022年8月,我们参与的一次闭门交流会上,CEO杜华和总裁孙一丁解释了风险控制问题。

CEO杜华被问及公司对头部艺人的依赖问题,以“生产线”之说作答。

“首先的话,公司的所有艺人,不管是王一博、李汶翰,或者乐华七子、孟美岐、吴宣仪,都是乐华独立选拔、培训、出道的。一个闭环,都是在乐华里面产生出来的。乐华已经形成了一个可以复制、完全在乐华闭环完成的生产线。

我觉得,未来在目前这种市场上出现顶流的可能性,会比较小一点,但是乐华本身的整个矩阵,是慢慢地把新人孵化成三线、二线、一线这样的流程来做的。”

总裁孙一丁系统地解释了公司如何在业务层面抵抗风险。

“公司未来有几大方向,在我们原有的优势项目上,就是艺人经纪方面一定要保质增量。所谓保质,就是延续头部艺人火的时间;增量就是不断推出新的组合……今年(2022年)我们有三个男团出道,我们不断地在增加底部基础。

第二,我们在原宇宙、二次元的虚拟偶像,技术壁垒已经不是难题了。事实上很多外部公司也推出相应的组合,但真正的发展问题是商务问题、审美问题、对整个系统的把握问题……我们已经掌握了非常强大、明确的对虚拟人的管理运营,未来这将会是我们的方向。

在未来几年,我们每年都会有1-2组甚至3组的虚拟人出来,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之内,能打造出来一个虚拟的乐华。我们的商务能力非常强……

第三,海外发展,韩国乐华这几年发展非常好,我们在韩国基本上也能达到Top 5的水平,相信假以时日,韩国乐华的发展应该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惊喜。

第四,报告(招股书)里没写,但也作为我们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就是MCN方面。抖音、快手这几年,新的MCN矩阵出来很多,包括交个朋友、东方甄选等,我们在这方面也是蓄势待发,未来可能会给大家更多的惊喜。”

总结下来,管理层以四个业务方向降低公司风险,分别是多推新人、打造虚拟偶像、发展海外业务、开辟MCN。

这与IPO资金安排基本一致,发售所得款项约60%用于投资公司艺人运营,约15%用于扩大公司音乐IP库,其余资金用于扩展泛娱乐、出海业务等。

星光之下

2020年,公司推出了虚拟偶像团体A-SOUL。2023年3月,杜华在抖音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销售美妆产品、艺人的盲盒、演唱会门票等,首场直播GMV 688.8万。

但在王一博们的星光之下,这些多元化还不太够,至少暂时不够。

乐华娱乐泛娱乐业务在2023年上半年的收入是1575万元,运营了3年的虚拟艺人商业收入归于此类,依旧不及同期艺人管理收入3.19亿的零头;音乐业务收入也退步了26.7%。

王一博个人对乐华娱乐的贡献没有被单独披露过,但在招股书中,一家供应商在2019年至2021年与乐华娱乐的交易金额合计达到4.7亿元,其中2021年3.02亿元,占乐华营业成本的44%。这被分析认为极有可能是王一博的上海弋博文化传媒工作室。

所以,投资者对顶流艺人的紧张程度不难被理解。每一次有艺人因劣迹被曝光,背后都有欲哭无泪的影视剧投资人、经纪公司、版权购买方,一个人的行为可能令一群人血本无归。

邓伦被追缴税款的通告发布半小时内,他2100万粉丝的抖音认证账号、工作室微博账号都被封;当时他身上的代言包括宝格丽、欧莱雅、君乐宝、清扬等品牌。李易峰主演的《隐秘而伟大》未播完时仓促下线,他身上的代言至少包括沛纳海、蒙牛真果粒、京都念慈菴、舒适达。

在冲刺IPO时,为了向投资者展示稳定的盈利能力,乐华娱乐更新过一次招股说明书,延长了核心艺人的合约,王一博合约延续至2026年10月,孟美岐2026年2月,黄明昊2028年4月,吴宣仪2026年2月;公司还把被爆料私德有问题一名成员除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华娱乐

  • 蓝色光标与乐华娱乐合资公司拟注销
  • 乐华娱乐高开超3%,目前已有网友道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为什么王一博的隐晦传闻,能让乐华娱乐股价闪崩78%?

硬币总有另外一面,少数头部艺人的风光,在明星频繁塌房的背景下,被视作公司经营风险之一。

文|涌流商业

-77.84%,这是国内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乐华娱乐,在2024年1月16日一天内的股价跌幅。

加之上个交易日25.39%的跌幅,这家即将庆祝上市一周年的公司,失去了近56亿港元的市值身家。

原因疑似有两个:一是关于王一博的隐晦传闻,没有证据,甚至没有指名道姓,让乐华娱乐一直被诟病的“顶流依赖”问题,以最惊心动魄的形式暴露出来;二是解禁潮,基石投资者的禁售期将于2024年1月18日届满。

16日,乐华娱乐股价跌破上市价(4.08港元)后卖盘涌现,全天成交量高达1.06亿,是IPO首日的双倍之多,更是远超平日数十万、两三百万的成交水平。

下午,乐华娱乐澄清,一是为王一博名誉维权,要起诉涉嫌侮辱、诽谤的侵权者;二是确认公司经营正常,不知悉导致股价波动的原因,持股的董事也没有直接或间接、自愿或非自愿地出售公司权益。

另外公司确认:控股股东杜华、孙一丁禁售期是24个月,两人一共持有公司约53.49%的权益;基石投资者12个月的禁售期将于1月18日届满。

16日收盘时,公司股价低至1.27港元,而本月3日股价才触及8.25港元的最高点,不足两周时间,差距堪比悬崖上下。这是公司在宣布2023年上半年亏损1.76亿时都没有的落魄。

荆棘遍布的香港市场,贡献了又一则开年离谱事。

明星依赖

乐华娱乐成立于2009年,公司借鉴韩国练习生模式培养艺人,旗下有王一博、孟美岐、吴宣仪等60余位艺人。

传统意义的经纪公司,主要是通过安排艺人出演影视剧、综艺节目、参与商业活动来获取收益。细分的话可分为两类,一类以成熟艺人为服务对象,如嘉行、泰洋川禾;一类孵化艺人,通过练习生、组团等打造后起之秀,如乐华娱乐、哇唧唧哇。

乐华娱乐CEO杜华在2009年创业之前,是华友音乐总经理。最初两三年,乐华娱乐的业务重点是音乐专辑制作。2010年,杜华开始在国内复制韩国练习生模式,培养李汶翰、王一博等最早一批练习生。

同年,韩庚解约回国,杜华签下韩庚,加码了韩国偶像培养体系的投注;但同时公司也签下了歌手周笔畅、黄征等。

2013年之后,乐华娱乐把业务拓展到影视业,为练习生成长为艺人、顶流明星铺路。电影《前任攻略》、《老男孩》、《大话西游3》都有其投资。经过3年的训练,公司首个偶像团体UNIQ在2014年出道,成员王一博逐渐走红。《陈情令》播出后,王一博跻身娱乐圈顶流之列。

2018年之后,选秀综艺节目流行,如《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助力了乐华娱乐旗下多位艺人走红,如吴宣仪、范丞丞、朱正廷等。

高峰时期,公司艺人遍布各平台节目:王一博参演优酷的综艺《这就是街舞》,吴宣仪在爱奇艺的《恋恋剧中人》,黄明昊在芒果TV的《明星大侦探》,程潇在腾讯视频的《极限青春》……

这些都奠定了乐华娱乐在艺人管理上的优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统计,2021年的中国艺人管理收入计,乐华娱乐市场份额为1.9%,在同类公司中排名第一。那一年,公司总收入为12.9亿元,同比增长39.91%;经调整后净利润3.94亿元,是2019年的近三倍。

招股说明书披露了艺人管理是多么丰厚的生意:乐华娱乐2019-2021年的毛利率均超过44%,最高到53.5%,2022年受疫情影响降至37%,但也远高于行业上下游都影视制作和视频平台。

2019-2022年,乐华娱乐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为15.8%,2022年收入同比下降24.0%,主要是疫情影响线下活动所致。

艺人管理业务是乐华娱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9-2022年占比分别为84.0%、87.7%、91.0%、86.9%。其次是音乐IP制作与运营业务,占比在10%左右;泛娱乐业务收入贡献最小,占比在5%以下。

2023年1月19日,乐华娱乐几经周折后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在上市仪式上,杜华携旗下艺人王一博、韩庚现身现场敲锣,当天公司市值突破50亿港元。

截至2023年9月,公司有两位签约艺人在微博上有超过4000万粉丝,有接近20位艺人微博粉丝数量超过200万。

风险控制

硬币总有另外一面,少数头部艺人的风光,在明星频繁塌房的背景下,被视作公司经营风险之一。这也是为什么公司IPO历经波折。

2022年3月8日,乐华娱乐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8月7日通过上市聆讯,但在9月2日宣布暂缓IPO,一直到次年1月再成行。发售价为4.08港元,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3.913亿港元;无论是发行数量还是定价,均较最初规划缩水。

2022年8月,我们参与的一次闭门交流会上,CEO杜华和总裁孙一丁解释了风险控制问题。

CEO杜华被问及公司对头部艺人的依赖问题,以“生产线”之说作答。

“首先的话,公司的所有艺人,不管是王一博、李汶翰,或者乐华七子、孟美岐、吴宣仪,都是乐华独立选拔、培训、出道的。一个闭环,都是在乐华里面产生出来的。乐华已经形成了一个可以复制、完全在乐华闭环完成的生产线。

我觉得,未来在目前这种市场上出现顶流的可能性,会比较小一点,但是乐华本身的整个矩阵,是慢慢地把新人孵化成三线、二线、一线这样的流程来做的。”

总裁孙一丁系统地解释了公司如何在业务层面抵抗风险。

“公司未来有几大方向,在我们原有的优势项目上,就是艺人经纪方面一定要保质增量。所谓保质,就是延续头部艺人火的时间;增量就是不断推出新的组合……今年(2022年)我们有三个男团出道,我们不断地在增加底部基础。

第二,我们在原宇宙、二次元的虚拟偶像,技术壁垒已经不是难题了。事实上很多外部公司也推出相应的组合,但真正的发展问题是商务问题、审美问题、对整个系统的把握问题……我们已经掌握了非常强大、明确的对虚拟人的管理运营,未来这将会是我们的方向。

在未来几年,我们每年都会有1-2组甚至3组的虚拟人出来,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之内,能打造出来一个虚拟的乐华。我们的商务能力非常强……

第三,海外发展,韩国乐华这几年发展非常好,我们在韩国基本上也能达到Top 5的水平,相信假以时日,韩国乐华的发展应该给我们带来很大的惊喜。

第四,报告(招股书)里没写,但也作为我们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就是MCN方面。抖音、快手这几年,新的MCN矩阵出来很多,包括交个朋友、东方甄选等,我们在这方面也是蓄势待发,未来可能会给大家更多的惊喜。”

总结下来,管理层以四个业务方向降低公司风险,分别是多推新人、打造虚拟偶像、发展海外业务、开辟MCN。

这与IPO资金安排基本一致,发售所得款项约60%用于投资公司艺人运营,约15%用于扩大公司音乐IP库,其余资金用于扩展泛娱乐、出海业务等。

星光之下

2020年,公司推出了虚拟偶像团体A-SOUL。2023年3月,杜华在抖音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销售美妆产品、艺人的盲盒、演唱会门票等,首场直播GMV 688.8万。

但在王一博们的星光之下,这些多元化还不太够,至少暂时不够。

乐华娱乐泛娱乐业务在2023年上半年的收入是1575万元,运营了3年的虚拟艺人商业收入归于此类,依旧不及同期艺人管理收入3.19亿的零头;音乐业务收入也退步了26.7%。

王一博个人对乐华娱乐的贡献没有被单独披露过,但在招股书中,一家供应商在2019年至2021年与乐华娱乐的交易金额合计达到4.7亿元,其中2021年3.02亿元,占乐华营业成本的44%。这被分析认为极有可能是王一博的上海弋博文化传媒工作室。

所以,投资者对顶流艺人的紧张程度不难被理解。每一次有艺人因劣迹被曝光,背后都有欲哭无泪的影视剧投资人、经纪公司、版权购买方,一个人的行为可能令一群人血本无归。

邓伦被追缴税款的通告发布半小时内,他2100万粉丝的抖音认证账号、工作室微博账号都被封;当时他身上的代言包括宝格丽、欧莱雅、君乐宝、清扬等品牌。李易峰主演的《隐秘而伟大》未播完时仓促下线,他身上的代言至少包括沛纳海、蒙牛真果粒、京都念慈菴、舒适达。

在冲刺IPO时,为了向投资者展示稳定的盈利能力,乐华娱乐更新过一次招股说明书,延长了核心艺人的合约,王一博合约延续至2026年10月,孟美岐2026年2月,黄明昊2028年4月,吴宣仪2026年2月;公司还把被爆料私德有问题一名成员除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