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一博依赖症”不是乐华娱乐“山崩”的唯一因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一博依赖症”不是乐华娱乐“山崩”的唯一因素

对乐华娱乐而言,如何在大环境不佳的情况下,稳定市值和股价,在减少对王一博依赖的同时,提升营收和利润,任重道远。

文 | 读娱 赵二把刀

1月16日,乐华股价“山崩”,一时间乐华娱乐和王一博开始轮番上热搜,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坊间对于乐华娱乐的运营情况似乎并不太关心,而是更关注乐华娱乐和王一博的关系以及“王一博是否出事了?”这就是资本和明星强关联后,就必须要承担起的超高关注度。

事实上,王一博对于乐华而言大概就是经济学术语中的“灰犀牛”,指那些经常被提示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大概率风险事件,具体到乐华娱乐,其患上王一博依赖症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凡有关于王一博的流言出现就有可能直接影响到乐华娱乐的股价。

那么,乐华娱乐为什么股价会闪崩?“王一博依赖症”有没有办法缓解?又以及,在港股低迷不振的当下,乐华娱乐是否可以做到稳定股价?

灰犀牛闪击,乐华股价闪崩

1月16日,乐华娱乐开盘股价便不断走低,一小时内跌幅已达64.92%。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价下跌77.84%至1.27港元/股,创上市以来新低,截止当日收盘乐华娱乐市值跌至11.07亿港元,对比前一交易日,一天内蒸发近39亿港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

而这也引发了很多猜测,尤其是针对乐华娱乐当家艺人王一博的话题在各个平台可以刷屏,王一博不是乐华股东、王一博可能出事了等等话题也是热出天际。这一方面说明,乐华娱乐的关注度很高,同时,也说明王一博作为头部艺人的超高影响力。

对此,乐华娱乐(02306.HK)1月16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得悉近日公司股份价格及成交量出现不寻常波动。经作出合理查询后,董事会确认,概不知悉任何导致该等股价波动的原因,或任何必须公布以避免公司证券出现虚假市场的资料,或根据港股相关规定须予披露的任何内幕消息。乐华娱乐表示,目前公司经营及业务运转一切正常,持有股份之董事均未直接或间接、自愿或非自愿出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各自持有之公司权益。

虽然回应中并没有出现王一博的名字,但对外释放的信号也很明确,那就是王一博没事——这其实也符合读娱君的判断,毕竟王一博稍早之前在微博之夜现身并在15日以视频的形式为河南文旅打call。

那么,乐华娱乐的股价为什么会闪崩?据业内人士透露,或与限售解禁期将至有关。乐华娱乐于2023年1月19日在港交所上市,目前上市即将满一周年。公司招股书显示,基石投资者购买的发售股份受到上市日期起12个月的禁售规定。据上海证券报报道,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表示,基石投资者的禁售截止日期为2024年1月18日,(股价闪崩的原因)可能是有投资者知悉基石即将解禁,而提前沽售相关股份。

乐华娱乐对外也重点回应,“持有股份之董事均未直接或间接、自愿或非自愿出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各自持有之公司权益。”

事实上,无论是a股还是创业板,又或者是港股,股东们在解禁期一过立马抛售股票已经成为常态,但在整体市场疲软的当下,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乐华娱乐股价的闪崩或许与此直接相关。

如果说此次股价闪崩的导火索是解禁期到期,但其造成的社交媒体的讨论热潮直指乐华娱乐的罩门,那就是这家公司就是过度依赖头部艺人。

单一的艺人经纪模式,难以突破商业天花板

乐华娱乐有两个绰号,一个是“王一博概念股”,另外一个是“中国娱乐经纪第一股”。王一博概念股指的是乐华娱乐的营收高度依赖王一博。而乐华娱乐也极为依赖王一博带来的收入,财报显示,2022年前9个月,乐华娱乐营收7.52亿元,其中王一博贡献的营收占比近六成;在其上市后,乐华娱乐于2023年1月份的上市直播中,曾首次向外介绍王一博也是乐华娱乐的股东——16日, “王一博不在乐华股东公示行列”的词条也出现在微博热搜,这不仅是粉丝们的担忧,同时也是外界对于王一博和乐华娱乐关系的外显。

此外,也有网友爆出王一博名下关联的4家企业中3家为存续状态,分别为北京博远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天津地平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弋博文化传媒工作室,这3家企业和乐华娱乐以及其旗下公司也无直接股权关联。

读娱君认为,虽然王一博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乐华娱乐的股东名单中,但作为乐华娱乐的顶梁柱,相信乐华娱乐的管理层会采取代持等方式保障王一博和乐华娱乐的强关联。

此外,在乐华娱乐的艺人名单中还包括韩庚、李汶翰、程潇、孟美岐、吴宣仪等,但从乐华娱乐对外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这些艺人的吸金能力和王一博完全不能比:2023年,乐华娱乐披露了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在艺人管理业务收入在经历了连续高增长后,在2022年同比减少了27.5%,其收入占比也同比减少了4.1%。公司2023年中期业绩,收入3.65亿元,同比减少25.2%;期内亏损约1.76亿元,而去年同期取得溢利9273.3万元;经调整净利润4989.2万元,同比减少70.4%;基本每股亏损0.22元。

艺人经纪等收入不佳,乐华娱乐对外的解释是市场环境不佳。确实,市场环境确实不佳。首先,影视剧层面,天价片酬已经成为过去式,这直接影响了艺人和艺人经纪公司的收入;其次,综艺市场整体疲软,这也导致以艺人收入很难大幅度增长;再次,品牌代言等商业行为也越来越短期化和充满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的市场预算流入直播和短视频领域,此消彼长,能拿到大额代言费用的艺人自然是越来越少。

王一博仍然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艺人,据了解,2023年他共有三部电影公映,即《无名》《长空之王》《热烈》,累计票房分别为9.31亿、8.5亿、9.13亿。此外,据不完全统计,王一博在2024年要上映的影视剧包括《维和防暴队》《长风破浪》《人鱼》等作品。但劳模一般的王一博,越来越难以拉动乐华娱乐这艘大船。

乐华娱乐应该也有清醒的认知,所以也一直在寻找新的增长点摆脱或者是减少对王一博的依赖,乐华娱乐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杜华本人就亲自现身带货,并参与以及出品了很多综艺节目,但从目前来看,虽然对于杜华个人ip的打造有所帮助,但无论从直播带货领域还是综艺领域,乐华娱乐仍然是处于起步阶段;又比如,乐华也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对孟美岐的复出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但在多次公开采访和《舞台》等综艺节目后,孟美岐的口碑仍然没有反转,曾经作为国内选秀的头部艺人的孟美岐已经逐渐沦为乐华娱乐的不良资产。

当然,乐华娱乐在海外的业务是有亮点的。比如,在韩国的发展情况,像《黑暗荣耀》的男一号就是乐华娱乐的签约艺人;韩国选秀节目《BOYS PLANET》成团夜决赛中,来自乐华的训练生占据了9个出道名额中的4个,其中章昊夺得总决赛第一名,成为韩国偶像选秀史上首位C位出道的中国人——这也为乐华娱乐未来面向国际市场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毕竟,韩娱的国际化已成大势。

或许,从长期看,乐华娱乐有可能降低对王一博的依赖,但从中短期来看,乐华娱乐的重心仍然是国内市场,“王一博依赖症”也很难打破,对于乐华娱乐来说,只有牢牢绑定王一博才能保持“中国娱乐经纪第一股”的头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华娱乐

86
  • 蓝色光标与乐华娱乐合资公司拟注销
  • 乐华娱乐高开超3%,目前已有网友道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王一博依赖症”不是乐华娱乐“山崩”的唯一因素

对乐华娱乐而言,如何在大环境不佳的情况下,稳定市值和股价,在减少对王一博依赖的同时,提升营收和利润,任重道远。

文 | 读娱 赵二把刀

1月16日,乐华股价“山崩”,一时间乐华娱乐和王一博开始轮番上热搜,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坊间对于乐华娱乐的运营情况似乎并不太关心,而是更关注乐华娱乐和王一博的关系以及“王一博是否出事了?”这就是资本和明星强关联后,就必须要承担起的超高关注度。

事实上,王一博对于乐华而言大概就是经济学术语中的“灰犀牛”,指那些经常被提示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大概率风险事件,具体到乐华娱乐,其患上王一博依赖症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凡有关于王一博的流言出现就有可能直接影响到乐华娱乐的股价。

那么,乐华娱乐为什么股价会闪崩?“王一博依赖症”有没有办法缓解?又以及,在港股低迷不振的当下,乐华娱乐是否可以做到稳定股价?

灰犀牛闪击,乐华股价闪崩

1月16日,乐华娱乐开盘股价便不断走低,一小时内跌幅已达64.92%。截至当日收盘,公司股价下跌77.84%至1.27港元/股,创上市以来新低,截止当日收盘乐华娱乐市值跌至11.07亿港元,对比前一交易日,一天内蒸发近39亿港元,约合36亿元人民币。

而这也引发了很多猜测,尤其是针对乐华娱乐当家艺人王一博的话题在各个平台可以刷屏,王一博不是乐华股东、王一博可能出事了等等话题也是热出天际。这一方面说明,乐华娱乐的关注度很高,同时,也说明王一博作为头部艺人的超高影响力。

对此,乐华娱乐(02306.HK)1月16日晚间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得悉近日公司股份价格及成交量出现不寻常波动。经作出合理查询后,董事会确认,概不知悉任何导致该等股价波动的原因,或任何必须公布以避免公司证券出现虚假市场的资料,或根据港股相关规定须予披露的任何内幕消息。乐华娱乐表示,目前公司经营及业务运转一切正常,持有股份之董事均未直接或间接、自愿或非自愿出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各自持有之公司权益。

虽然回应中并没有出现王一博的名字,但对外释放的信号也很明确,那就是王一博没事——这其实也符合读娱君的判断,毕竟王一博稍早之前在微博之夜现身并在15日以视频的形式为河南文旅打call。

那么,乐华娱乐的股价为什么会闪崩?据业内人士透露,或与限售解禁期将至有关。乐华娱乐于2023年1月19日在港交所上市,目前上市即将满一周年。公司招股书显示,基石投资者购买的发售股份受到上市日期起12个月的禁售规定。据上海证券报报道,中泰国际策略分析师颜招骏表示,基石投资者的禁售截止日期为2024年1月18日,(股价闪崩的原因)可能是有投资者知悉基石即将解禁,而提前沽售相关股份。

乐华娱乐对外也重点回应,“持有股份之董事均未直接或间接、自愿或非自愿出售或以其他方式处置各自持有之公司权益。”

事实上,无论是a股还是创业板,又或者是港股,股东们在解禁期一过立马抛售股票已经成为常态,但在整体市场疲软的当下,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乐华娱乐股价的闪崩或许与此直接相关。

如果说此次股价闪崩的导火索是解禁期到期,但其造成的社交媒体的讨论热潮直指乐华娱乐的罩门,那就是这家公司就是过度依赖头部艺人。

单一的艺人经纪模式,难以突破商业天花板

乐华娱乐有两个绰号,一个是“王一博概念股”,另外一个是“中国娱乐经纪第一股”。王一博概念股指的是乐华娱乐的营收高度依赖王一博。而乐华娱乐也极为依赖王一博带来的收入,财报显示,2022年前9个月,乐华娱乐营收7.52亿元,其中王一博贡献的营收占比近六成;在其上市后,乐华娱乐于2023年1月份的上市直播中,曾首次向外介绍王一博也是乐华娱乐的股东——16日, “王一博不在乐华股东公示行列”的词条也出现在微博热搜,这不仅是粉丝们的担忧,同时也是外界对于王一博和乐华娱乐关系的外显。

此外,也有网友爆出王一博名下关联的4家企业中3家为存续状态,分别为北京博远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天津地平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弋博文化传媒工作室,这3家企业和乐华娱乐以及其旗下公司也无直接股权关联。

读娱君认为,虽然王一博的名字没有出现在乐华娱乐的股东名单中,但作为乐华娱乐的顶梁柱,相信乐华娱乐的管理层会采取代持等方式保障王一博和乐华娱乐的强关联。

此外,在乐华娱乐的艺人名单中还包括韩庚、李汶翰、程潇、孟美岐、吴宣仪等,但从乐华娱乐对外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这些艺人的吸金能力和王一博完全不能比:2023年,乐华娱乐披露了上市后的首份年报,在艺人管理业务收入在经历了连续高增长后,在2022年同比减少了27.5%,其收入占比也同比减少了4.1%。公司2023年中期业绩,收入3.65亿元,同比减少25.2%;期内亏损约1.76亿元,而去年同期取得溢利9273.3万元;经调整净利润4989.2万元,同比减少70.4%;基本每股亏损0.22元。

艺人经纪等收入不佳,乐华娱乐对外的解释是市场环境不佳。确实,市场环境确实不佳。首先,影视剧层面,天价片酬已经成为过去式,这直接影响了艺人和艺人经纪公司的收入;其次,综艺市场整体疲软,这也导致以艺人收入很难大幅度增长;再次,品牌代言等商业行为也越来越短期化和充满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的市场预算流入直播和短视频领域,此消彼长,能拿到大额代言费用的艺人自然是越来越少。

王一博仍然是市场上最受欢迎的艺人,据了解,2023年他共有三部电影公映,即《无名》《长空之王》《热烈》,累计票房分别为9.31亿、8.5亿、9.13亿。此外,据不完全统计,王一博在2024年要上映的影视剧包括《维和防暴队》《长风破浪》《人鱼》等作品。但劳模一般的王一博,越来越难以拉动乐华娱乐这艘大船。

乐华娱乐应该也有清醒的认知,所以也一直在寻找新的增长点摆脱或者是减少对王一博的依赖,乐华娱乐也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杜华本人就亲自现身带货,并参与以及出品了很多综艺节目,但从目前来看,虽然对于杜华个人ip的打造有所帮助,但无论从直播带货领域还是综艺领域,乐华娱乐仍然是处于起步阶段;又比如,乐华也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对孟美岐的复出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但在多次公开采访和《舞台》等综艺节目后,孟美岐的口碑仍然没有反转,曾经作为国内选秀的头部艺人的孟美岐已经逐渐沦为乐华娱乐的不良资产。

当然,乐华娱乐在海外的业务是有亮点的。比如,在韩国的发展情况,像《黑暗荣耀》的男一号就是乐华娱乐的签约艺人;韩国选秀节目《BOYS PLANET》成团夜决赛中,来自乐华的训练生占据了9个出道名额中的4个,其中章昊夺得总决赛第一名,成为韩国偶像选秀史上首位C位出道的中国人——这也为乐华娱乐未来面向国际市场打下了不错的基础,毕竟,韩娱的国际化已成大势。

或许,从长期看,乐华娱乐有可能降低对王一博的依赖,但从中短期来看,乐华娱乐的重心仍然是国内市场,“王一博依赖症”也很难打破,对于乐华娱乐来说,只有牢牢绑定王一博才能保持“中国娱乐经纪第一股”的头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