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eta与腾讯合作告吹,只因元宇宙已成“过去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eta与腾讯合作告吹,只因元宇宙已成“过去式”?

本该双赢的合作为何会夭折,当然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

文|三易生活

Meta与腾讯关于XR的合作出师未捷身先死?近日有消息显示,腾讯方面上月收到了来自Meta的一份书面文件,表明将暂停目前两家在XR硬件方面的合作。

在外界看来,以书面形式告知合作伙伴,也就意味着传言中腾讯或将代理Meta旗下Quest硬件产品一事的阶段性中止。这也就意味着在初步达成合作,计划在今年将Quest 2以“换芯升级版”形式引入国内市场的几个月后,腾讯与Meta突然分道扬镳。

有相关传言显示,此次腾讯与Meta在XR业务上的合作中止,可能是由于腾讯与Meta相关团队在诸多项目推进细节上的矛盾冲突与理念不合。

但“理念不合”大概率是托词,毕竟双方这一次的合作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双方这次合作最理想的情况,其实是腾讯为Quest硬件的本土化“保驾护航”,让国内的Quest用户告别目前的窘态,然后腾讯通过积累相关经验、技术以及市场之后,再推出自研VR产品。

在2023年春节之后,腾讯的XR部门“换帅”,腾讯游戏任天堂合作部总经理钱赓代管这一部门,旋即就有了腾讯或将代理Meta旗下VR头显Quest 2的消息。

后续关于腾讯与Meta合作的消息就到了去年秋季,彼时有更多的细节信息也浮出水面,在更新的Quest 3已经发布的情况下,腾讯谈判的代理产品还是Quest 2,只不过芯片换成与Quest 3同款的高通骁龙XR2 Gen2。

但在明知有新款产品的情况下,反而推出一个老产品的改款,这样凭空增加成本的方式,无疑就是腾讯与Meta此次合作的不同寻常之处。而导致此次合作告吹,则既有客观现实发生变化,也有双方从一开始就“心怀鬼胎”的原因。

Meta要市场、腾讯要经验和技术,其实类似以“技术换市场”的合作此前就已经发生过了无数次。在相关传言刚刚出现之时,正是全球走出此次疫情、居家隔离成为过去式,元宇宙泡沫逐渐破裂的时刻,当时Quest 2的红利不再、增长动能耗尽,还做着元宇宙大梦的Meta需要一个利好,所以开辟中国市场就很好地扮演了这个角色。

在这一轮的元宇宙热潮中,Meta无疑是全球科技巨头中最坚定、热情也最为高涨的一家,但原因无它,因为在这一众巨头中,Meta的护城河可以说是最浅。作为全球性的社交领域霸主,Meta本身更是“社交网络”一词的代表,但其却忽视了即时通讯产品以及在线娱乐。

早在2012年,Meta用被外界认为略显夸张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暂时解决了危机,可谁曾想到,后来TikTok的出现改变了一切,越来越多的青少年用户选择了TikTok。在Meta的社交帝国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元宇宙就成为了当时他们所画下的一块大饼。而虚拟的元宇宙要如何被用户感知,自然就要靠Quest头显,而Quest头显卖得越多,Meta的元宇宙愿景自然也就越真实。

另一方,腾讯其实对这次合作也有着强烈的意愿。2022年初腾讯成立了软硬一体的XR业务线,高调进军元宇宙,试图争夺硬科技时代的下一张门票。当时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曾表示,“希望抓住未来4-5年内的机会,在软件、内容、系统、工具SDK、硬件等各环节积极尝试,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然而事实证明腾讯确实缺乏硬件基因,在折腾了一年后,以XR业务解散、员工“活水”而告一段落。

XR业务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它可能真的很有前景,作为元宇宙愿景中拥有“入口”地位的产品,XR头显也被认为将承担起移动互联网概念中智能手机的角色。有了智能手机改变如今大家数字生活的故事珠玉在前,有志于继续扩张的互联网企业显然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这块蛋糕。一旦光学、半导体、通信等相关技术实现突破,新一轮的信息产业爆发式增长可能就会随之而来,此时重构市场竞争格局的机会也就到了。

随着腾讯、字节跳动等大厂的纷纷入局,即便暂时无法将商业模式建立起来,也会继续相关预研或进行技术储备。回到腾讯这边,觊觎XR乃至元宇宙的前景,却苦于缺乏自研能力。他们最初的策略是通过外部收购来解决,也就是此前曾传得沸沸扬扬的收购黑鲨。可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对黑鲨的收购最终搁浅,从外部寻找合作伙伴就成为了退而求其次的选项。

本该双赢的合作为何会夭折,当然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就在传出此次合作破裂的同时,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在Threads上发布了一个视频,主旨就是Meta的愿景将围绕人工智能和元宇宙两个重要部分推进。虽然扎克伯格说着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具体操作却是扩大AI团队的阵容。并且目前火热的AI赛道不同,元宇宙则几乎是已经冷到了冰点。

根据Counterpoint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市场的VR设备出货量同比大幅下降56%,结束了连续两年的高速增长。作为市场的领导者,Pico的出货量在2023年上半年更是出现了超过50%的同比下滑,以至于字节跳动在去年秋季几乎是彻底关闭了这个部门。而在海外的一众巨头里,除了Meta和苹果,其他的则都打起了退堂鼓。

用一句话来说,由于当下的基础科学还不足以支撑它的落地,使得如今元宇宙这个愿景显得过于缥缈,消费者真正能玩到的VR游戏、看到的VR电影,又因为参与者有限而陷入了产能匮乏的状态。从2016年的“VR元年”算起,7年时间里也就valve和Capcom拿出了寥寥几款堪称大作的VR游戏,剩下的几乎全都是休闲益智类游戏。要知道,当年在智能手机时代早期,诸如《无尽之剑》、《混沌与秩序》等大体量游戏可谓是一茬接着一茬出现。

所以当消费者的新鲜感逐渐消退之后,放在角落里落灰或是出二手就成为了VR头显的结局。既没有前景、也没有钱景,这就是目前VR头显的现状。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Meta、还是腾讯在进入2024年之后,对于将Quest 2引入国内市场注定都不会太上心。当双方已经貌合神离之后,这样合作又怎能继续推进下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2k
  • 美股三大指数集体收跌,热门科技股普跌
  • Instagram将测试对包含裸露的信息进行模糊处理的功能,以保护青少年安全

腾讯

6.8k
  • 腾讯云:4月8日故障持续近87分钟,客户登录不上控制台是由云API异常所导致
  • 腾讯云发布4月8日故障复盘:持续近87分钟,共有1957个客户报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Meta与腾讯合作告吹,只因元宇宙已成“过去式”?

本该双赢的合作为何会夭折,当然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

文|三易生活

Meta与腾讯关于XR的合作出师未捷身先死?近日有消息显示,腾讯方面上月收到了来自Meta的一份书面文件,表明将暂停目前两家在XR硬件方面的合作。

在外界看来,以书面形式告知合作伙伴,也就意味着传言中腾讯或将代理Meta旗下Quest硬件产品一事的阶段性中止。这也就意味着在初步达成合作,计划在今年将Quest 2以“换芯升级版”形式引入国内市场的几个月后,腾讯与Meta突然分道扬镳。

有相关传言显示,此次腾讯与Meta在XR业务上的合作中止,可能是由于腾讯与Meta相关团队在诸多项目推进细节上的矛盾冲突与理念不合。

但“理念不合”大概率是托词,毕竟双方这一次的合作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双方这次合作最理想的情况,其实是腾讯为Quest硬件的本土化“保驾护航”,让国内的Quest用户告别目前的窘态,然后腾讯通过积累相关经验、技术以及市场之后,再推出自研VR产品。

在2023年春节之后,腾讯的XR部门“换帅”,腾讯游戏任天堂合作部总经理钱赓代管这一部门,旋即就有了腾讯或将代理Meta旗下VR头显Quest 2的消息。

后续关于腾讯与Meta合作的消息就到了去年秋季,彼时有更多的细节信息也浮出水面,在更新的Quest 3已经发布的情况下,腾讯谈判的代理产品还是Quest 2,只不过芯片换成与Quest 3同款的高通骁龙XR2 Gen2。

但在明知有新款产品的情况下,反而推出一个老产品的改款,这样凭空增加成本的方式,无疑就是腾讯与Meta此次合作的不同寻常之处。而导致此次合作告吹,则既有客观现实发生变化,也有双方从一开始就“心怀鬼胎”的原因。

Meta要市场、腾讯要经验和技术,其实类似以“技术换市场”的合作此前就已经发生过了无数次。在相关传言刚刚出现之时,正是全球走出此次疫情、居家隔离成为过去式,元宇宙泡沫逐渐破裂的时刻,当时Quest 2的红利不再、增长动能耗尽,还做着元宇宙大梦的Meta需要一个利好,所以开辟中国市场就很好地扮演了这个角色。

在这一轮的元宇宙热潮中,Meta无疑是全球科技巨头中最坚定、热情也最为高涨的一家,但原因无它,因为在这一众巨头中,Meta的护城河可以说是最浅。作为全球性的社交领域霸主,Meta本身更是“社交网络”一词的代表,但其却忽视了即时通讯产品以及在线娱乐。

早在2012年,Meta用被外界认为略显夸张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暂时解决了危机,可谁曾想到,后来TikTok的出现改变了一切,越来越多的青少年用户选择了TikTok。在Meta的社交帝国摇摇欲坠的情况下,元宇宙就成为了当时他们所画下的一块大饼。而虚拟的元宇宙要如何被用户感知,自然就要靠Quest头显,而Quest头显卖得越多,Meta的元宇宙愿景自然也就越真实。

另一方,腾讯其实对这次合作也有着强烈的意愿。2022年初腾讯成立了软硬一体的XR业务线,高调进军元宇宙,试图争夺硬科技时代的下一张门票。当时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曾表示,“希望抓住未来4-5年内的机会,在软件、内容、系统、工具SDK、硬件等各环节积极尝试,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然而事实证明腾讯确实缺乏硬件基因,在折腾了一年后,以XR业务解散、员工“活水”而告一段落。

XR业务最特别的地方,就在于它可能真的很有前景,作为元宇宙愿景中拥有“入口”地位的产品,XR头显也被认为将承担起移动互联网概念中智能手机的角色。有了智能手机改变如今大家数字生活的故事珠玉在前,有志于继续扩张的互联网企业显然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这块蛋糕。一旦光学、半导体、通信等相关技术实现突破,新一轮的信息产业爆发式增长可能就会随之而来,此时重构市场竞争格局的机会也就到了。

随着腾讯、字节跳动等大厂的纷纷入局,即便暂时无法将商业模式建立起来,也会继续相关预研或进行技术储备。回到腾讯这边,觊觎XR乃至元宇宙的前景,却苦于缺乏自研能力。他们最初的策略是通过外部收购来解决,也就是此前曾传得沸沸扬扬的收购黑鲨。可结果人算不如天算,对黑鲨的收购最终搁浅,从外部寻找合作伙伴就成为了退而求其次的选项。

本该双赢的合作为何会夭折,当然是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就在传出此次合作破裂的同时,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在Threads上发布了一个视频,主旨就是Meta的愿景将围绕人工智能和元宇宙两个重要部分推进。虽然扎克伯格说着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但具体操作却是扩大AI团队的阵容。并且目前火热的AI赛道不同,元宇宙则几乎是已经冷到了冰点。

根据Counterpoint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中国市场的VR设备出货量同比大幅下降56%,结束了连续两年的高速增长。作为市场的领导者,Pico的出货量在2023年上半年更是出现了超过50%的同比下滑,以至于字节跳动在去年秋季几乎是彻底关闭了这个部门。而在海外的一众巨头里,除了Meta和苹果,其他的则都打起了退堂鼓。

用一句话来说,由于当下的基础科学还不足以支撑它的落地,使得如今元宇宙这个愿景显得过于缥缈,消费者真正能玩到的VR游戏、看到的VR电影,又因为参与者有限而陷入了产能匮乏的状态。从2016年的“VR元年”算起,7年时间里也就valve和Capcom拿出了寥寥几款堪称大作的VR游戏,剩下的几乎全都是休闲益智类游戏。要知道,当年在智能手机时代早期,诸如《无尽之剑》、《混沌与秩序》等大体量游戏可谓是一茬接着一茬出现。

所以当消费者的新鲜感逐渐消退之后,放在角落里落灰或是出二手就成为了VR头显的结局。既没有前景、也没有钱景,这就是目前VR头显的现状。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Meta、还是腾讯在进入2024年之后,对于将Quest 2引入国内市场注定都不会太上心。当双方已经貌合神离之后,这样合作又怎能继续推进下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