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苹果新产品上市在即,歌尔股份投资设厂引猜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苹果新产品上市在即,歌尔股份投资设厂引猜想

能否凭借在AR领域多年的积累,顺利拿下苹果头显设备订单?

文 | 创业最前线 段楠楠

编辑 | 冯羽

被苹果暂停生产Air Pods Pro2一年多后,歌尔股份终于开始放大招。

2024年1月16日,歌尔股份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在越南设立全资子公司,投资总额不超过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9.90亿元)。

该子公司名称暂定为歌尔电子科技(越南)有限公司,主要生产耳机、智能手表、VR&AR消费类电子产品。

有意思的是,1月8日,苹果公司刚刚宣布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将在2月2日正式发售。此时歌尔股份在越南设立AR设备子公司无疑让人浮想联翩。

被苹果要求暂停生产Air Pods Pro2后,歌尔股份2023年业绩表现如何?其能否凭借在AR领域多年的积累,顺利拿下苹果头显设备订单?

1、业绩持续下滑,市值蒸发超1300亿

2022年11月8日,歌尔股份发布公告,公司被苹果要求暂停生产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据知情人士透露,该产品为Air Pods Pro2。

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给歌尔股份带来较大的困境。在营收上,该款产品带来的营收为33亿元。

受该产品停产影响,2022年歌尔股份计提了17.83亿元资产减值,导致公司2022年归母净利润下滑59.08%。

2023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8.92亿元,同比再度下滑76.77%。歌尔股份归母净利润的连续下滑,与公司被苹果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有很大关系。

图 / 歌尔股份2023年三季报

从业务来看,歌尔股份产品主要分为精密零组件、智能声学整机以及智能硬件三部分。其中,公司为苹果代工的Air Pods Pro2属于智能声学整机业务。

2022年上半年,歌尔股份智能声学整机业务为123.38亿元,毛利率为9.12%。由于被苹果暂停了Air Pods Pro2生产,2023年上半年该业务收入下降至92.54亿元,毛利率大幅下降至4.05%。该业务收入与毛利率双双下降也是歌尔股份归母净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由于2023年三季报未披露各大业务具体收入,故采用2023年半年报数据)。

图 / 苹果官网

在苹果暂停公司Air Pods Pro2生产后,歌尔股份寄希望于智能硬件业务的突破。所谓智能硬件业务,即歌尔股份为头部客户提供VR、AR等产品代工服务。

2023年上半年,歌尔股份智能硬件收入为293.18亿元,同比增长18.17%,低于市场预期。此外,由于大客户压价,该业务毛利率只有5.87%,同比下降6.92%。

图 / 歌尔股份2023年半年报

歌尔股份第三大业务精密零组件业务也因为消费电子行业不景气,出现营收和毛利率双双下滑。

在三大业务毛利率全面下滑影响下,歌尔股份2023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出现大跌。

由于被苹果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加上2023年业绩表现不佳,歌尔股份管理层大幅调降了股权激励业绩考核指标。

2022年歌尔股份公布的股权激励业绩承诺中,2023年至2026年需要完成的营收分别为1095.09亿元、1329.76亿元、1564.42亿元、1799.08亿元。

2023年股权激励方案中,同期歌尔股份业绩承诺分别为876.08亿元、1063.82亿元、1298.48亿元、1548.79亿元,较2022年股权激励业绩承诺大幅下调。大幅下调业绩承诺,也说明歌尔股份管理层对未来经营信心不足。

在业绩下滑影响下,歌尔股份股价出现大跌。截至2024年1月23日,歌尔股份报收17.85元/股,较巅峰期下跌近70%,市值蒸发超1300亿元。

2、被立讯精密抢单,头显新产品恐无力扭转业绩

歌尔股份股价大跌,主要原因便是被苹果暂停了Air Pods Pro2生产。能否恢复生产,以及能否加入到苹果头显设备供应链中,对于歌尔股份而言至关重要。

早在2023年2月,被称为最懂苹果的分析师郭明錤便称,歌尔股份将恢复Air Pods Pro2生产,但在2023年5月10日,歌尔股份公开回应,截至2023年一季度该产品并未恢复生产。

此前,郭明錤曾爆料称,歌尔股份丢失的Air Pods Pro2被公司竞争对手立讯精密拿走。

苹果第一代Air Pods推出时间为2016年9月。2017年7月,在一次试验中,立讯精密以近乎100%的良率,拿下了苹果第一代Air Pods首单。此后立讯精密一直是苹果Air Pods第一大代工厂商,占据了60%市场份额。

歌尔股份则是2018年开始为苹果Air Pods代工,公司一直是苹果Air Pods第二大代工厂商,占据30%的市场份额。

此次被苹果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重要原因便是歌尔股份产品良率造假。而这方面,正好是立讯精密的强项。这也意味着,歌尔股份想要从立讯精密手里夺回Air Pods Pro2订单,并不容易。

此次,歌尔股份在越南投资设立子公司,是否为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还有待观察。在回复投资者问询时,歌尔股份未明确回应成立越南子公司是否为苹果代工头显设备等问题,仅表示是出于税收方面考虑。

图 / 苹果官网

最初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刚发布时,有消息称,该款产品将由和硕独家代工。但此后,郭明錤又称,和硕有可能将生产资源转给与立讯精密合资公司立铠精密生产。

由于立铠精密是立讯精密所主导,因此相当于和硕将代工资格让给了立讯精密。不过,该消息并未得到苹果官方承认,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代工资格花落谁家还犹未可知。

不过即便歌尔股份能从苹果那获得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代工资格,也很难让公司业绩发生扭转。

与Air Pods不同,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定价极高。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将在2024年2月2日正式开售,起售价为3499美元,折合人民币超2.5万元。

由于售价过高,相关研究机构对于Apple Vision Pro销量并不乐观,集邦咨询预测Apple Vision Pro2024年销量约为50万至60万台。作为对比,2022年Air Pods销量为8500万套。

值得注意的是,产品售价提升却并未让代工费用猛增。根据相关机构预测,Apple Vision Pro单台代工价格为130美元,而根据国信证券测算,Air Pods代工价格为93美元,并不比Apple Vision Pro代工低多少。

鉴于Apple Vision Pro销量较小,加之代工费用没有明显上涨,即便歌尔股份拿下Apple Vision Pro订单,给公司带来的业绩帮助也并不大。歌尔股份想要重回巅峰,恢复Air Pods Pro2供应是公司必经之路。

3、“大客户依赖症”加深,歌尔股份转型势在必行

苹果的动向,之所以时刻牵动着歌尔股份以及公司投资者的神经,与公司大客户经营策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22年,歌尔股份前五大客户销售额为922.15亿元,销售占比高达87.91%。根据表述,公司前三大客户大概率是苹果、Meta以及索尼。2022年,歌尔股份对这三家客户销售额分别为326.42亿元、297.42亿元、197.94亿元,销售占比分别为31.12%、28.35%、18.87%。

图 / 歌尔股份2022年年报

歌尔股份为苹果提供的服务主要是Air Pods代工以及部分零部件供应,被苹果要求暂停生产的Air Pods Pro2只是其中一款。

根据歌尔股份表述,停产Air Pods Pro2给公司带来的影响仅为33亿元,占2022年公司对苹果销售额十分之一左右。

即便如此,在消息公布当日,歌尔股份连续跌停。之所以如此,市场更担心苹果会暂停歌尔股份更多的产品生产。

目前来看,苹果虽未暂停歌尔股份其他产品生产,但有前车之鉴,歌尔股份不得不提防。

为了摆脱“苹果依赖症”,歌尔股份加大了智能硬件业务投入。但带来的结果就是公司对第二大客户Meta的依赖加深。近两年,由于元宇宙概念大火,Meta加大了相关产品的研发和生产,歌尔股份主要为Meta提供VR头显以及VR眼镜代工生产。

得益与Meta深度绑定,公司智能硬件业务(VR、AR设备)收入也在逐年上升。2022年,歌尔股份智能硬件业务收入高达630.82亿元,同比增长92.27%。

2023年,由于Meta下调了VR头显出货量,歌尔股份智能硬件增长不及预期。

深度绑定苹果和Meta等大客户,让歌尔股份销售金额一度突破1000亿元,归母净利润突破42亿元,歌尔股份巅峰市值超1800亿元。

但由于苹果暂停歌尔股份Air Pods Pro2生产以及Meta下调头显设备出货量,歌尔股份业绩以及股价双双下滑。

此外,绑定大客户虽然让公司收入快速增长,但由于依赖过深,歌尔股份相关产品也被苹果、Meta等大客户压价。

数据显示,2019年歌尔股份三大业务精密零组件、智能声学整机、智能硬件毛利率分别为22.93%、12.66%。11.23%。到2023年上半年,这三项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59%、4.05%、5.87%,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因此,虽然近几年歌尔股份营业收入大幅上涨,但盈利能力并未出现提升。

对歌尔股份而言,绑定大客户固然能让公司快速崛起,但当企业扩张到一定规模后,需要重点考虑的是,如何在维护现有大客户稳定的基础上,拓展其他业务,从而降低对大客户的依赖。

摆在歌尔股份面前的另一道难题是,由于消费电子寒冬以及苹果暂停公司Air Pods Pro2生产,歌尔股份出现了业绩和股价的“戴维斯双杀”。

目前歌尔股份业绩下滑仍在持续,至于何时能改善,需要看公司能否恢复苹果Air Pods Pro2生产,以及能否抓住华为Mate60销售爆发的契机。

美编 | 吴宜忠

审核 | 颂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歌尔股份

3.4k
  • 歌尔股份:一季度归母净利润3.8亿元,同比增257.47%
  • 歌尔股份披露2023年业绩,持续加码布局元宇宙

苹果

5.6k
  • 苹果公司美股盘前上涨2.6%
  • 苹果iPadOS进入欧盟数字市场法案约束名单,有6个月时间缓冲以遵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苹果新产品上市在即,歌尔股份投资设厂引猜想

能否凭借在AR领域多年的积累,顺利拿下苹果头显设备订单?

文 | 创业最前线 段楠楠

编辑 | 冯羽

被苹果暂停生产Air Pods Pro2一年多后,歌尔股份终于开始放大招。

2024年1月16日,歌尔股份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在越南设立全资子公司,投资总额不超过2.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9.90亿元)。

该子公司名称暂定为歌尔电子科技(越南)有限公司,主要生产耳机、智能手表、VR&AR消费类电子产品。

有意思的是,1月8日,苹果公司刚刚宣布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将在2月2日正式发售。此时歌尔股份在越南设立AR设备子公司无疑让人浮想联翩。

被苹果要求暂停生产Air Pods Pro2后,歌尔股份2023年业绩表现如何?其能否凭借在AR领域多年的积累,顺利拿下苹果头显设备订单?

1、业绩持续下滑,市值蒸发超1300亿

2022年11月8日,歌尔股份发布公告,公司被苹果要求暂停生产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据知情人士透露,该产品为Air Pods Pro2。

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给歌尔股份带来较大的困境。在营收上,该款产品带来的营收为33亿元。

受该产品停产影响,2022年歌尔股份计提了17.83亿元资产减值,导致公司2022年归母净利润下滑59.08%。

2023年前三季度,歌尔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8.92亿元,同比再度下滑76.77%。歌尔股份归母净利润的连续下滑,与公司被苹果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有很大关系。

图 / 歌尔股份2023年三季报

从业务来看,歌尔股份产品主要分为精密零组件、智能声学整机以及智能硬件三部分。其中,公司为苹果代工的Air Pods Pro2属于智能声学整机业务。

2022年上半年,歌尔股份智能声学整机业务为123.38亿元,毛利率为9.12%。由于被苹果暂停了Air Pods Pro2生产,2023年上半年该业务收入下降至92.54亿元,毛利率大幅下降至4.05%。该业务收入与毛利率双双下降也是歌尔股份归母净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由于2023年三季报未披露各大业务具体收入,故采用2023年半年报数据)。

图 / 苹果官网

在苹果暂停公司Air Pods Pro2生产后,歌尔股份寄希望于智能硬件业务的突破。所谓智能硬件业务,即歌尔股份为头部客户提供VR、AR等产品代工服务。

2023年上半年,歌尔股份智能硬件收入为293.18亿元,同比增长18.17%,低于市场预期。此外,由于大客户压价,该业务毛利率只有5.87%,同比下降6.92%。

图 / 歌尔股份2023年半年报

歌尔股份第三大业务精密零组件业务也因为消费电子行业不景气,出现营收和毛利率双双下滑。

在三大业务毛利率全面下滑影响下,歌尔股份2023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出现大跌。

由于被苹果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加上2023年业绩表现不佳,歌尔股份管理层大幅调降了股权激励业绩考核指标。

2022年歌尔股份公布的股权激励业绩承诺中,2023年至2026年需要完成的营收分别为1095.09亿元、1329.76亿元、1564.42亿元、1799.08亿元。

2023年股权激励方案中,同期歌尔股份业绩承诺分别为876.08亿元、1063.82亿元、1298.48亿元、1548.79亿元,较2022年股权激励业绩承诺大幅下调。大幅下调业绩承诺,也说明歌尔股份管理层对未来经营信心不足。

在业绩下滑影响下,歌尔股份股价出现大跌。截至2024年1月23日,歌尔股份报收17.85元/股,较巅峰期下跌近70%,市值蒸发超1300亿元。

2、被立讯精密抢单,头显新产品恐无力扭转业绩

歌尔股份股价大跌,主要原因便是被苹果暂停了Air Pods Pro2生产。能否恢复生产,以及能否加入到苹果头显设备供应链中,对于歌尔股份而言至关重要。

早在2023年2月,被称为最懂苹果的分析师郭明錤便称,歌尔股份将恢复Air Pods Pro2生产,但在2023年5月10日,歌尔股份公开回应,截至2023年一季度该产品并未恢复生产。

此前,郭明錤曾爆料称,歌尔股份丢失的Air Pods Pro2被公司竞争对手立讯精密拿走。

苹果第一代Air Pods推出时间为2016年9月。2017年7月,在一次试验中,立讯精密以近乎100%的良率,拿下了苹果第一代Air Pods首单。此后立讯精密一直是苹果Air Pods第一大代工厂商,占据了60%市场份额。

歌尔股份则是2018年开始为苹果Air Pods代工,公司一直是苹果Air Pods第二大代工厂商,占据30%的市场份额。

此次被苹果暂停Air Pods Pro2生产,重要原因便是歌尔股份产品良率造假。而这方面,正好是立讯精密的强项。这也意味着,歌尔股份想要从立讯精密手里夺回Air Pods Pro2订单,并不容易。

此次,歌尔股份在越南投资设立子公司,是否为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还有待观察。在回复投资者问询时,歌尔股份未明确回应成立越南子公司是否为苹果代工头显设备等问题,仅表示是出于税收方面考虑。

图 / 苹果官网

最初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刚发布时,有消息称,该款产品将由和硕独家代工。但此后,郭明錤又称,和硕有可能将生产资源转给与立讯精密合资公司立铠精密生产。

由于立铠精密是立讯精密所主导,因此相当于和硕将代工资格让给了立讯精密。不过,该消息并未得到苹果官方承认,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代工资格花落谁家还犹未可知。

不过即便歌尔股份能从苹果那获得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代工资格,也很难让公司业绩发生扭转。

与Air Pods不同,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定价极高。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苹果头显设备Apple Vision Pro将在2024年2月2日正式开售,起售价为3499美元,折合人民币超2.5万元。

由于售价过高,相关研究机构对于Apple Vision Pro销量并不乐观,集邦咨询预测Apple Vision Pro2024年销量约为50万至60万台。作为对比,2022年Air Pods销量为8500万套。

值得注意的是,产品售价提升却并未让代工费用猛增。根据相关机构预测,Apple Vision Pro单台代工价格为130美元,而根据国信证券测算,Air Pods代工价格为93美元,并不比Apple Vision Pro代工低多少。

鉴于Apple Vision Pro销量较小,加之代工费用没有明显上涨,即便歌尔股份拿下Apple Vision Pro订单,给公司带来的业绩帮助也并不大。歌尔股份想要重回巅峰,恢复Air Pods Pro2供应是公司必经之路。

3、“大客户依赖症”加深,歌尔股份转型势在必行

苹果的动向,之所以时刻牵动着歌尔股份以及公司投资者的神经,与公司大客户经营策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22年,歌尔股份前五大客户销售额为922.15亿元,销售占比高达87.91%。根据表述,公司前三大客户大概率是苹果、Meta以及索尼。2022年,歌尔股份对这三家客户销售额分别为326.42亿元、297.42亿元、197.94亿元,销售占比分别为31.12%、28.35%、18.87%。

图 / 歌尔股份2022年年报

歌尔股份为苹果提供的服务主要是Air Pods代工以及部分零部件供应,被苹果要求暂停生产的Air Pods Pro2只是其中一款。

根据歌尔股份表述,停产Air Pods Pro2给公司带来的影响仅为33亿元,占2022年公司对苹果销售额十分之一左右。

即便如此,在消息公布当日,歌尔股份连续跌停。之所以如此,市场更担心苹果会暂停歌尔股份更多的产品生产。

目前来看,苹果虽未暂停歌尔股份其他产品生产,但有前车之鉴,歌尔股份不得不提防。

为了摆脱“苹果依赖症”,歌尔股份加大了智能硬件业务投入。但带来的结果就是公司对第二大客户Meta的依赖加深。近两年,由于元宇宙概念大火,Meta加大了相关产品的研发和生产,歌尔股份主要为Meta提供VR头显以及VR眼镜代工生产。

得益与Meta深度绑定,公司智能硬件业务(VR、AR设备)收入也在逐年上升。2022年,歌尔股份智能硬件业务收入高达630.82亿元,同比增长92.27%。

2023年,由于Meta下调了VR头显出货量,歌尔股份智能硬件增长不及预期。

深度绑定苹果和Meta等大客户,让歌尔股份销售金额一度突破1000亿元,归母净利润突破42亿元,歌尔股份巅峰市值超1800亿元。

但由于苹果暂停歌尔股份Air Pods Pro2生产以及Meta下调头显设备出货量,歌尔股份业绩以及股价双双下滑。

此外,绑定大客户虽然让公司收入快速增长,但由于依赖过深,歌尔股份相关产品也被苹果、Meta等大客户压价。

数据显示,2019年歌尔股份三大业务精密零组件、智能声学整机、智能硬件毛利率分别为22.93%、12.66%。11.23%。到2023年上半年,这三项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59%、4.05%、5.87%,均出现不同程度下滑。

因此,虽然近几年歌尔股份营业收入大幅上涨,但盈利能力并未出现提升。

对歌尔股份而言,绑定大客户固然能让公司快速崛起,但当企业扩张到一定规模后,需要重点考虑的是,如何在维护现有大客户稳定的基础上,拓展其他业务,从而降低对大客户的依赖。

摆在歌尔股份面前的另一道难题是,由于消费电子寒冬以及苹果暂停公司Air Pods Pro2生产,歌尔股份出现了业绩和股价的“戴维斯双杀”。

目前歌尔股份业绩下滑仍在持续,至于何时能改善,需要看公司能否恢复苹果Air Pods Pro2生产,以及能否抓住华为Mate60销售爆发的契机。

美编 | 吴宜忠

审核 | 颂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