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百亿财险公司初露端倪,申能财险能扛起风险处置的重任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百亿财险公司初露端倪,申能财险能扛起风险处置的重任吗?

“明天系”险企处置进入尾声。

文|全球财说 宋涵

1月20日,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总监盛亚峰的辞呈,盛亚峰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公司大湾区发展总监的职务。

对于盛亚峰的辞任,业内似乎早有预料。这还要从前几日申能财险的设立说起。

沪上财险再添一员猛将

日前,备受瞩目的申能财险迎来突破性进展,已于2024年1月中旬完成工商登记工作。

《全球财说》查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网站验证了这一消息。系统显示,公司成立日期为2024年01月16日,全称为申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是存续(在营、开业、在册)状态,公司类型为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国有控股),注册资本为100亿元,而法定代表人正是盛亚峰。

说起来,申能财险筹建工作进展迅速,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即完成工商登记,这与雄厚的股东背景不无关系。

2023年9月14日,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同意筹建申能财险,并要求一年内完成筹建工作。强调申能财险筹建期间不得从事任何经营业务活动,未经批准不得变更投资人和拟任董事长。

一纸批复,也揭开了公司股东和董事长的神秘面纱。

申能财险由申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临港园金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临港新片区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台州市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申能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百联集团有限公司8家单位共同发起筹建。

申能财险注册资本为100亿元,将全部资本划分为等额股份,总股份100亿股。申能投资、国际集团、新片区基金、国金投资、台州国投、申能股份、国投资管、百联集团八家分别持股45%、14%、10%、10%、8%、5%、5%、3%。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8家股东来头都不小,均具有国资背景。除台州国投外,其余7家股东均为上海国资委控股公司。

从公司名称和股东构成来看,申能无疑是主角。

根据申能股份门户网站发布的关于申能财险成立的公告显示,申能投资是申能财险的控股股东。申能股份和申能投资隶属申能集团,二者构成关联关系。

申能创建于1987年,1996年成立集团公司,是上海市国资委出资监管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经过多年发展,成长为涵盖电力、油气、金融、战新四大业务板块的综合性能源企业集团。

申能集团金融业务板块已拥有券商、保险、银行、资管等多张金融牌照。投资持股的金融公司包括东方证券、中国太保、国泰君安证券、光大银行、长江养老保险等。此次申能财险的成立,意味着申能集团金融版图扩张更进一步。

高管浮出水面

随着各方信息不断披露,这家新设立的财险公司部分高管浮出水面。

2023年11月9日,申能财险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召开。全体发起人股东、董事候选人、监事候选人、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等参加会议。会议由申能集团副总裁、申能财险拟任董事长龚德雄主持。

大会审议通过了33项议案,选举产生了申能财险首届董事会拟任董事、首届监事会拟任监事以及拟任高级管理人员。

拟任董事长龚德雄有30多年的金融经验。曾担任上海证券董事长、总经理,国泰君安副总裁,国泰君安资管董事长、东方证券党委书记等职。2023年4月进入申能集团,任副总裁。

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曾任职于太保集团的盛亚峰,说起来盛亚峰和申能财险缘分不浅。

履历显示,盛亚峰保险经验丰富,长期供职于太保系统。曾先后任太保财险国内业务二部总经理助理、国内业务一部总经理助理、车险部副总经理,市场部副总经理、总经理、销售管理部总经理、产品事业中心及意外健康险部总经理,理赔总监、副总经理等职。2018年6月担任太保财险总经理。

2021年,盛亚峰辞任太保财险总经理职务后,转而出任天安财险托管组组长。

盛亚峰从老东家出走,转而担任申能财险法定代表人。业内人士猜测,或许其还会出任总经理一职,与拟任董事长龚德雄搭档,组成申能财险第一届核心领导班子。

除官方消息外,企查查显示,公司董事、监事、财务负责人也已到位。术业有专攻,董监高人员在金融领域也颇有经验。

吴俊豪任申能财险董事。履历显示,任东方证券股东代表监事,申能集团金融管理部总经理,太平洋保险董事,太平洋人寿董事,太平洋财险董事,光大银行监事等职。

赵斌任公司监事。现任百联集团董事会秘书。曾任上海市综合经济研究所经济师,上海市国资委产权管理处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调研员、二级调研员等职务。

李争浩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还担任申能集团财务部总经理,上海市会计职称高级会计师评审委员会委员。曾任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四平路支行行长,申能集团财务有限公司金融部经理助理、会计结算部经理、运营总监,申能(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副经理等职。

公司框架已成,高管陆续到位,申能财险下一步举措引发关注。

将承接天安财险?

事实上,申能财险从筹备到设立,之所以备受瞩目,与“问题险企”天安财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业内普遍认为其成立承担着拯救天安财险的重任。

早在2023年2月就有投资者发问,申能财险设立后是否会注入天安财险资产包。彼时申能股份回应称,公司积极关注和参与各类优质投资机会,未来在满足披露条件时,将会按照有关规定对外统一公告。

目前“明天系”险企风险处置工作已陆续进入尾声,比亚迪全资收购易安财险,更名为比亚迪财险;中汇人寿、瑞众人寿分别承接天安人寿和华夏人寿资产负债包。眼看别家都焕发新生,天安财险在风险处置工作中,却落了下乘。

天安财险是中国第四家财产险公司,也是第二家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和国际标准组建的股份制商业保险公司,成立于1995年,至今已有29年历史。

实际上,沦落为“问题险企”的天安财险也曾有过短暂的辉煌。

2015-2016年,天安财险凭借风头正盛的理财险产品,实现了保费和净利的双双增长。激进扩张下,虽实现了资产规模的快速上升,也带来隐患。

第一大险种车险业务常年亏损,又遇保险机构销售理财型产品遭遇监管刹车,虽调转船头发力投资型财险和信用保证保险,但业绩依然呈断崖式下滑。

2019年,天安财险净利巨亏40亿元。

祸不单行,2020年上半年天安财险持有的信托产品等资产到期后发生实质性违约。

同年7月,天安财险连同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4家“明天系”险企一起触发接管条件,被银保监会实施接管。彼时接管期限为1年,但接管到期后又被延长一年。

第二次接管期即将届满时,天安财险风险处置才迎来初步进展。天安财险获接托管临时联合党委会议批准挂牌出售的保险业务资产包,包括天安财险的资产、负债及保险业务。

彼时机构评估天安财险资产总计144.01亿元,负债合计152.55亿元,资不抵债。

2022年6月和7月,天安财险两度挂牌均以失败告终。第一次挂牌天安财险底价定为21.14亿元,第二次挂牌底价在第一次基础上九折折价为19.02亿元,仍依旧无人问津。

不过,较高的转让底价或许也说明,天安财险还有隐藏价值。

虽然天安财险挂牌出售未成,却透露出对接盘方要求不低,仅接受2类意向受让方。

第一类意向受让方,虽不是财险公司,但其拟作为战略类及以上的投资人(持股比例大于等于15%)发起设立一家新的财险公司,并由该新公司作为最终受让方。第二类意向受让方,根据中国法律合法组建并存续的财险公司。

而且后续经营中,偿付能力要达到监管标准,接盘方还要“财大气粗”才镇得住。

此后,上海知名国企申能集团申请保险牌照、接收天安财险资产包的消息一度在市场流传。

如今随着申能财险正式成立,天安财险风险处置工作是否收官再次引发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天安财险

460
  • 雪松信托持天安财险6.18亿股权被冻结
  • 问题险企风险处置再进一步,瑞众人寿获批受让华夏人寿保险业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百亿财险公司初露端倪,申能财险能扛起风险处置的重任吗?

“明天系”险企处置进入尾声。

文|全球财说 宋涵

1月20日,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总监盛亚峰的辞呈,盛亚峰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公司大湾区发展总监的职务。

对于盛亚峰的辞任,业内似乎早有预料。这还要从前几日申能财险的设立说起。

沪上财险再添一员猛将

日前,备受瞩目的申能财险迎来突破性进展,已于2024年1月中旬完成工商登记工作。

《全球财说》查看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网站验证了这一消息。系统显示,公司成立日期为2024年01月16日,全称为申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目前是存续(在营、开业、在册)状态,公司类型为股份有限公司(非上市、国有控股),注册资本为100亿元,而法定代表人正是盛亚峰。

说起来,申能财险筹建工作进展迅速,短短不到半年时间即完成工商登记,这与雄厚的股东背景不无关系。

2023年9月14日,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同意筹建申能财险,并要求一年内完成筹建工作。强调申能财险筹建期间不得从事任何经营业务活动,未经批准不得变更投资人和拟任董事长。

一纸批复,也揭开了公司股东和董事长的神秘面纱。

申能财险由申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临港园金投资有限公司、上海临港新片区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台州市国有资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申能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百联集团有限公司8家单位共同发起筹建。

申能财险注册资本为100亿元,将全部资本划分为等额股份,总股份100亿股。申能投资、国际集团、新片区基金、国金投资、台州国投、申能股份、国投资管、百联集团八家分别持股45%、14%、10%、10%、8%、5%、5%、3%。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8家股东来头都不小,均具有国资背景。除台州国投外,其余7家股东均为上海国资委控股公司。

从公司名称和股东构成来看,申能无疑是主角。

根据申能股份门户网站发布的关于申能财险成立的公告显示,申能投资是申能财险的控股股东。申能股份和申能投资隶属申能集团,二者构成关联关系。

申能创建于1987年,1996年成立集团公司,是上海市国资委出资监管的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经过多年发展,成长为涵盖电力、油气、金融、战新四大业务板块的综合性能源企业集团。

申能集团金融业务板块已拥有券商、保险、银行、资管等多张金融牌照。投资持股的金融公司包括东方证券、中国太保、国泰君安证券、光大银行、长江养老保险等。此次申能财险的成立,意味着申能集团金融版图扩张更进一步。

高管浮出水面

随着各方信息不断披露,这家新设立的财险公司部分高管浮出水面。

2023年11月9日,申能财险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召开。全体发起人股东、董事候选人、监事候选人、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等参加会议。会议由申能集团副总裁、申能财险拟任董事长龚德雄主持。

大会审议通过了33项议案,选举产生了申能财险首届董事会拟任董事、首届监事会拟任监事以及拟任高级管理人员。

拟任董事长龚德雄有30多年的金融经验。曾担任上海证券董事长、总经理,国泰君安副总裁,国泰君安资管董事长、东方证券党委书记等职。2023年4月进入申能集团,任副总裁。

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曾任职于太保集团的盛亚峰,说起来盛亚峰和申能财险缘分不浅。

履历显示,盛亚峰保险经验丰富,长期供职于太保系统。曾先后任太保财险国内业务二部总经理助理、国内业务一部总经理助理、车险部副总经理,市场部副总经理、总经理、销售管理部总经理、产品事业中心及意外健康险部总经理,理赔总监、副总经理等职。2018年6月担任太保财险总经理。

2021年,盛亚峰辞任太保财险总经理职务后,转而出任天安财险托管组组长。

盛亚峰从老东家出走,转而担任申能财险法定代表人。业内人士猜测,或许其还会出任总经理一职,与拟任董事长龚德雄搭档,组成申能财险第一届核心领导班子。

除官方消息外,企查查显示,公司董事、监事、财务负责人也已到位。术业有专攻,董监高人员在金融领域也颇有经验。

吴俊豪任申能财险董事。履历显示,任东方证券股东代表监事,申能集团金融管理部总经理,太平洋保险董事,太平洋人寿董事,太平洋财险董事,光大银行监事等职。

赵斌任公司监事。现任百联集团董事会秘书。曾任上海市综合经济研究所经济师,上海市国资委产权管理处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副处长、调研员、二级调研员等职务。

李争浩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还担任申能集团财务部总经理,上海市会计职称高级会计师评审委员会委员。曾任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四平路支行行长,申能集团财务有限公司金融部经理助理、会计结算部经理、运营总监,申能(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副经理等职。

公司框架已成,高管陆续到位,申能财险下一步举措引发关注。

将承接天安财险?

事实上,申能财险从筹备到设立,之所以备受瞩目,与“问题险企”天安财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业内普遍认为其成立承担着拯救天安财险的重任。

早在2023年2月就有投资者发问,申能财险设立后是否会注入天安财险资产包。彼时申能股份回应称,公司积极关注和参与各类优质投资机会,未来在满足披露条件时,将会按照有关规定对外统一公告。

目前“明天系”险企风险处置工作已陆续进入尾声,比亚迪全资收购易安财险,更名为比亚迪财险;中汇人寿、瑞众人寿分别承接天安人寿和华夏人寿资产负债包。眼看别家都焕发新生,天安财险在风险处置工作中,却落了下乘。

天安财险是中国第四家财产险公司,也是第二家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和国际标准组建的股份制商业保险公司,成立于1995年,至今已有29年历史。

实际上,沦落为“问题险企”的天安财险也曾有过短暂的辉煌。

2015-2016年,天安财险凭借风头正盛的理财险产品,实现了保费和净利的双双增长。激进扩张下,虽实现了资产规模的快速上升,也带来隐患。

第一大险种车险业务常年亏损,又遇保险机构销售理财型产品遭遇监管刹车,虽调转船头发力投资型财险和信用保证保险,但业绩依然呈断崖式下滑。

2019年,天安财险净利巨亏40亿元。

祸不单行,2020年上半年天安财险持有的信托产品等资产到期后发生实质性违约。

同年7月,天安财险连同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4家“明天系”险企一起触发接管条件,被银保监会实施接管。彼时接管期限为1年,但接管到期后又被延长一年。

第二次接管期即将届满时,天安财险风险处置才迎来初步进展。天安财险获接托管临时联合党委会议批准挂牌出售的保险业务资产包,包括天安财险的资产、负债及保险业务。

彼时机构评估天安财险资产总计144.01亿元,负债合计152.55亿元,资不抵债。

2022年6月和7月,天安财险两度挂牌均以失败告终。第一次挂牌天安财险底价定为21.14亿元,第二次挂牌底价在第一次基础上九折折价为19.02亿元,仍依旧无人问津。

不过,较高的转让底价或许也说明,天安财险还有隐藏价值。

虽然天安财险挂牌出售未成,却透露出对接盘方要求不低,仅接受2类意向受让方。

第一类意向受让方,虽不是财险公司,但其拟作为战略类及以上的投资人(持股比例大于等于15%)发起设立一家新的财险公司,并由该新公司作为最终受让方。第二类意向受让方,根据中国法律合法组建并存续的财险公司。

而且后续经营中,偿付能力要达到监管标准,接盘方还要“财大气粗”才镇得住。

此后,上海知名国企申能集团申请保险牌照、接收天安财险资产包的消息一度在市场流传。

如今随着申能财险正式成立,天安财险风险处置工作是否收官再次引发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