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元宇宙不去也罢,扎克伯格的新事业,是养吃坚果喝啤酒的神户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元宇宙不去也罢,扎克伯格的新事业,是养吃坚果喝啤酒的神户牛

小扎真的是在与环保爱好者们对着干还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呢?

图片来源:pexels-Matthias Zomer

文|硅兔赛跑 Lexie

编辑|Lu

在硅谷,伟大与疯狂总是并行,科技大佬们拥有打造尖端科技的智慧,但也常常做出天马行空的举动,他们的一言一行也随之成为了聚光灯下的焦点。

比如马斯克的猎奇表现成为了科技新闻中的固定板块,Bezos的爱情生活登上了娱乐头条,Jack Dorsey的断食计划被广泛效仿,而扎克伯格的一举一动更是从未逃过网友们的“法眼”,贡献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meme。

几位大佬中,扎克伯格这两年似乎也开始彻底放飞自我,甚至被称为“马斯克化”,不但在商业上决策越来越大胆,像是在2021年宣布将Facebook改名为Meta进军元宇宙,在去年又突然转舵将重心放在AI,在私下也开始“不走寻常路”。

01 Out:元宇宙,In:地堡和养牛

就在去年年末,有消息称扎克伯格正在夏威夷的Kauai岛上建筑一所神秘的地堡,他在2014年就购买了这块价值1.7亿美元的地产,目前正在积极建筑装修中。外界猜测,这一造价高达2.7亿美元的堡垒将成为扎克伯格及亲友应对末日的逃生计划。

目前在这一地堡内任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签署了保密协议,一旦对外透露关于工作的任何信息,不但会被马上解雇,还会被索赔。

尽管如此,著名科技媒体Wired仍获得了关于这一地堡计划的不少信息。这一占地约 1400 英亩的地产被一道约6英尺的高墙围护,大量安保人员全天候在附近进行巡逻。

它以两栋豪宅为中心,总建筑面积相当于一个专业足球场。目前有十几栋建筑已经完工,至少有30间卧室和浴室,以及多个办公室和工业规模的厨房,还有一个约5000平方英尺的地下庇护所,地下掩体配有防爆的混凝土和钢门设备。

在附近的绿地空间内,有一个由11栋树屋组成的网络,住户可以通过彼此连接的索桥在建筑之间穿行,还有一栋建筑将专门用于健身房、游泳池、桑拿和网球场等休闲设施。此外,这一堡垒还具备自给自足的能力,不但拥有一个巨大的水箱和水泵系统,农场上的牧业和农业也能提供所需的食物来源。

据Wired报道透露,这一房产项目能够获得许可,离不开政治网络和法律操纵的影响,而目前社会上对于小扎这一项目的风评也不是很好,因为其奢华昂贵得似乎毫无必要。而且Kauai本身是一个当地人居多的平静小岛,小扎的这一举动不但影响了当地人的房产购买,还带来了媒体关注和太多风波。

但小扎似乎并没有被恶评干扰,仍在自己的“世外桃源”内大布局,就在新年年初,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推宣布将在这一农场内开启一个全新的养殖计划,目标是生产世界上最优质的牛肉,在农场内产出的澳洲坚果和啤酒将是这些和牛和安格斯牛的主要饮食,每头牛每年要消耗5000到10000 磅的食物,这意味着他要在农场内种植大量的坚果来保证其食物供给,推文上还附加了一张他开心吃牛肉的照片

开心吃牛的小扎

可惜网友的态度与小扎并不相同,这一养牛计划遭到了网友的大肆声讨,因为牛羊养殖本身就对环境产生了巨大伤害,比如一头成年牛每天会释放500升甲烷,约占所有温室气体排放量的 3.7%;再加上坚果和啤酒都是耗水量极大的农作物,有人计算,养一头“扎克伯格牛”每年大约需要74万加仑的水,即使在夏威夷这样雨水量充沛的地方,也稍有些勉强。

环保主义者也纷纷发声表示,用浪费水和温室气体排放换 亿万富翁的闲暇爱好实在过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急迫的农业改革,来解决粮食系统的不平等和气候变暖的难题,而不是少数人凭一己之力就使全球变暖更加糟糕。

02 马斯克的环保:是真是假?

小扎并不是第一个因环保问题而备受关注的科技大佬,马斯克在环境和能源上表现的“双面性”已经被讨论了多年,说他双面,是因为一方面他正带领着特斯拉用电动车和太阳能推动我们向可持续能源进发,还资助了Xprize等项目,鼓励碳中和新技术的开发。与此同时,他的其他活动又似乎在与环保作对,比如他与许多公开反对全球变暖说的右翼政治家关系甚好,再比如他接手Twitter后,这一平台上关于气候和环保的虚假信息越来越多,导致大批常进行公众教育和为环保发声的公知离开了Twitter。

马斯克常对外表示自己的生活既简朴又绿色,但他却属于全世界人口精英的1%,这个向地球排放了最多碳污染的族群,马斯克的私下生活到底环不环保也是个谜。在2020年,马斯克宣布自己将放弃全部物质财产,之后他卖掉了多栋豪宅选择偶尔在朋友家的沙发上过夜,最近又搬进了SpaceX基地附近的一栋模式化公寓,他也没有拥有游艇这一污染排放量巨大的“富人玩具”。

不过马斯克对私人飞机的使用却使得他其他的努力有些徒劳,因为私人飞机每飞一次就会产生巨大的碳排放,而马斯克需要在SpaceX的基地和总部之间频繁往返,再加上他的私人旅行,几个月内的飞行数量已经上百,平均下来相当于每年在空中飞了一个月,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超2500吨,比一个普通美国家庭的排放量还要多。

马斯克私人飞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马斯克这些互相冲突的行为引起了许多环保主义者的不满,而当环保意见领袖不再能信任改版后的Twitter(X.com)后,社会上出现了更多对马斯克是否真心爱环保的质疑,并希望他能言行一致,不再做踩环保雷区的决定。

03 与环保背道而驰的小扎

再看小扎因养牛行动而被批评这件事。

一方面因为他似乎是为了自己的美餐而牺牲环境,另一方面更是因为有无数初创公司正在费尽心力来解决畜牧带来的环境问题,而小扎却在反其道而行之。

环保爱好者的担忧不无道理。牛羊虽然对人类蛋白质饮食至关重要,但牲畜排放却是农业甲烷的主要来源,占所有甲烷排放量的三分之一,而其“罪魁祸首”其实是牛打嗝放屁。因为当牛消化饲料时,其反刍过程会排放出甲烷气体,从而使它们能够消化人类和其他动物无法消化的草和干草。

虽然排放量比二氧化碳要少,但甲烷却是所有温室气体中影响最糟糕的,因为甲烷分子在大气中能捕获更多的热量,它在20年内的加热效果约为二氧化碳的80倍,因此不但联合国将减少甲烷排放视为应对气候危机的关键,不少初创公司也开始在牛打嗝减排方面做努力。

像是来自英国的生物科技公司Mootral发明出了一种全新的饲料产品Enterix ,通过添加大蒜和柑橘提取物等成分,Enterix 能够改变反刍动物的微生物组,减少甲烷的排放,研究显示通过使用Mootral产品,商业农场可将甲烷排放减少至38%。

Mootral的减排放技术

Mootral至今总融资约为4890万美元,其中包括由Thomas Hafner和Carin Beumer领投的2490万美元pre-seed轮、由Lowercarbon Capital和Earthshot Ventures领投的1120万美元种子轮、以及由King Philanthropies领投的1280万美元A轮,Mootral的目标是到2033年让3亿头牛吃上它的饲料产品,并在2025年前将甲烷排放减少50%。

Mootral的主要竞争者之一是来自澳洲的公司CH4 Global,他们通过对Asparagopsis armata这种特殊的红海藻进行加工,产出可作为牛饲料补剂的产品,虽然补剂只占其饮食的1%,但却有潜力减少90%来自牛嗝的甲烷排放。此外这种补剂还能够让牛的消化过程更加高效,提高饲料转化率并为农民节省成本耗费。CH4 Global在去年刚完成了由DCVC、DCVC Bio和Cleveland Avenue 共同领投的2900万美元B轮融资,总融资达到了4700万美元。

同样来自澳洲的Rumin8也在开发类似的产品,目前的研究数据表明其饲料补剂能够减少牛嗝中95%的甲烷排放,其愿景是到2030年实现1亿头牛的“碳中和”,减少澳大利亚每年碳排放总量的40%,Rumin8在去年完成了一轮1200万美元融资,领投者是比尔盖茨旗下的基金 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和澳洲知名农作物食品集团Harvest Road Group。

在这一赛道的还有来自瑞典的Volta Greentech,其开发出的由多种藻类合成的饲料补剂在实验中显示能够减少约80%的甲烷排放,它还与食品公司Protos联名推出了一款环保牛肉,在去年已经上架了瑞典各大超市。

来自加州的Alga Biosciences也是专注于开发以海带为原材料的饲料补剂,初步实验显示食用了这款补剂的牛基本不会排放甲烷,其中肉牛的甲烷排放量可减少至97%,奶牛的排放量也能减至63%,Alga Biosciences在去年完成了由Collaborative Fund领投,Y Combinator、Day One Ventures和Cool Climate Collective等多家机构参投的400万美元融资。

减少甲烷排放需要各界合作,像是新西兰政府就在去年出台了新法律,宣布计划对农民的动物征收“打嗝税”,以鼓励他们多与科技公司合作,使用创新技术来减少畜牧产出的温室气体排放。

我们生活在一个每天都有人想要重新书写规则的时代。小扎想养“高贵”牛,初创公司想要逆转牛打嗝,而马斯克或许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新想法...

不过生活方式从不应以环境的牺牲作为妥协,我们做出的每个决定都应该是为了更好的未来,科技大佬们自带更多的社会影响力因此更应谨言慎行,小扎真的是在与环保爱好者们对着干还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来源:

Inside Mark Zuckerberg’s Top-Secret Hawaii Compound(Wired)

Mark Zuckerberg is raising wagyu beef on a macadamia nut diet on Hawaii's Kauai(SFGATE)

In the fight against methane, a key GHG, Valley investors have hit upon an unusual target: Cow burps (TechCrunch)

Elon Musk was once an environmental hero: is he still a rare green billionaire? (The Guardia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马克•扎克伯格

  • 特斯拉重新在Facebook创建官方账号
  • 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发布,一半以上的新增财富是来自于AI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元宇宙不去也罢,扎克伯格的新事业,是养吃坚果喝啤酒的神户牛

小扎真的是在与环保爱好者们对着干还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呢?

图片来源:pexels-Matthias Zomer

文|硅兔赛跑 Lexie

编辑|Lu

在硅谷,伟大与疯狂总是并行,科技大佬们拥有打造尖端科技的智慧,但也常常做出天马行空的举动,他们的一言一行也随之成为了聚光灯下的焦点。

比如马斯克的猎奇表现成为了科技新闻中的固定板块,Bezos的爱情生活登上了娱乐头条,Jack Dorsey的断食计划被广泛效仿,而扎克伯格的一举一动更是从未逃过网友们的“法眼”,贡献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meme。

几位大佬中,扎克伯格这两年似乎也开始彻底放飞自我,甚至被称为“马斯克化”,不但在商业上决策越来越大胆,像是在2021年宣布将Facebook改名为Meta进军元宇宙,在去年又突然转舵将重心放在AI,在私下也开始“不走寻常路”。

01 Out:元宇宙,In:地堡和养牛

就在去年年末,有消息称扎克伯格正在夏威夷的Kauai岛上建筑一所神秘的地堡,他在2014年就购买了这块价值1.7亿美元的地产,目前正在积极建筑装修中。外界猜测,这一造价高达2.7亿美元的堡垒将成为扎克伯格及亲友应对末日的逃生计划。

目前在这一地堡内任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签署了保密协议,一旦对外透露关于工作的任何信息,不但会被马上解雇,还会被索赔。

尽管如此,著名科技媒体Wired仍获得了关于这一地堡计划的不少信息。这一占地约 1400 英亩的地产被一道约6英尺的高墙围护,大量安保人员全天候在附近进行巡逻。

它以两栋豪宅为中心,总建筑面积相当于一个专业足球场。目前有十几栋建筑已经完工,至少有30间卧室和浴室,以及多个办公室和工业规模的厨房,还有一个约5000平方英尺的地下庇护所,地下掩体配有防爆的混凝土和钢门设备。

在附近的绿地空间内,有一个由11栋树屋组成的网络,住户可以通过彼此连接的索桥在建筑之间穿行,还有一栋建筑将专门用于健身房、游泳池、桑拿和网球场等休闲设施。此外,这一堡垒还具备自给自足的能力,不但拥有一个巨大的水箱和水泵系统,农场上的牧业和农业也能提供所需的食物来源。

据Wired报道透露,这一房产项目能够获得许可,离不开政治网络和法律操纵的影响,而目前社会上对于小扎这一项目的风评也不是很好,因为其奢华昂贵得似乎毫无必要。而且Kauai本身是一个当地人居多的平静小岛,小扎的这一举动不但影响了当地人的房产购买,还带来了媒体关注和太多风波。

但小扎似乎并没有被恶评干扰,仍在自己的“世外桃源”内大布局,就在新年年初,他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推宣布将在这一农场内开启一个全新的养殖计划,目标是生产世界上最优质的牛肉,在农场内产出的澳洲坚果和啤酒将是这些和牛和安格斯牛的主要饮食,每头牛每年要消耗5000到10000 磅的食物,这意味着他要在农场内种植大量的坚果来保证其食物供给,推文上还附加了一张他开心吃牛肉的照片

开心吃牛的小扎

可惜网友的态度与小扎并不相同,这一养牛计划遭到了网友的大肆声讨,因为牛羊养殖本身就对环境产生了巨大伤害,比如一头成年牛每天会释放500升甲烷,约占所有温室气体排放量的 3.7%;再加上坚果和啤酒都是耗水量极大的农作物,有人计算,养一头“扎克伯格牛”每年大约需要74万加仑的水,即使在夏威夷这样雨水量充沛的地方,也稍有些勉强。

环保主义者也纷纷发声表示,用浪费水和温室气体排放换 亿万富翁的闲暇爱好实在过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急迫的农业改革,来解决粮食系统的不平等和气候变暖的难题,而不是少数人凭一己之力就使全球变暖更加糟糕。

02 马斯克的环保:是真是假?

小扎并不是第一个因环保问题而备受关注的科技大佬,马斯克在环境和能源上表现的“双面性”已经被讨论了多年,说他双面,是因为一方面他正带领着特斯拉用电动车和太阳能推动我们向可持续能源进发,还资助了Xprize等项目,鼓励碳中和新技术的开发。与此同时,他的其他活动又似乎在与环保作对,比如他与许多公开反对全球变暖说的右翼政治家关系甚好,再比如他接手Twitter后,这一平台上关于气候和环保的虚假信息越来越多,导致大批常进行公众教育和为环保发声的公知离开了Twitter。

马斯克常对外表示自己的生活既简朴又绿色,但他却属于全世界人口精英的1%,这个向地球排放了最多碳污染的族群,马斯克的私下生活到底环不环保也是个谜。在2020年,马斯克宣布自己将放弃全部物质财产,之后他卖掉了多栋豪宅选择偶尔在朋友家的沙发上过夜,最近又搬进了SpaceX基地附近的一栋模式化公寓,他也没有拥有游艇这一污染排放量巨大的“富人玩具”。

不过马斯克对私人飞机的使用却使得他其他的努力有些徒劳,因为私人飞机每飞一次就会产生巨大的碳排放,而马斯克需要在SpaceX的基地和总部之间频繁往返,再加上他的私人旅行,几个月内的飞行数量已经上百,平均下来相当于每年在空中飞了一个月,所排放的温室气体超2500吨,比一个普通美国家庭的排放量还要多。

马斯克私人飞机的温室气体排放量

马斯克这些互相冲突的行为引起了许多环保主义者的不满,而当环保意见领袖不再能信任改版后的Twitter(X.com)后,社会上出现了更多对马斯克是否真心爱环保的质疑,并希望他能言行一致,不再做踩环保雷区的决定。

03 与环保背道而驰的小扎

再看小扎因养牛行动而被批评这件事。

一方面因为他似乎是为了自己的美餐而牺牲环境,另一方面更是因为有无数初创公司正在费尽心力来解决畜牧带来的环境问题,而小扎却在反其道而行之。

环保爱好者的担忧不无道理。牛羊虽然对人类蛋白质饮食至关重要,但牲畜排放却是农业甲烷的主要来源,占所有甲烷排放量的三分之一,而其“罪魁祸首”其实是牛打嗝放屁。因为当牛消化饲料时,其反刍过程会排放出甲烷气体,从而使它们能够消化人类和其他动物无法消化的草和干草。

虽然排放量比二氧化碳要少,但甲烷却是所有温室气体中影响最糟糕的,因为甲烷分子在大气中能捕获更多的热量,它在20年内的加热效果约为二氧化碳的80倍,因此不但联合国将减少甲烷排放视为应对气候危机的关键,不少初创公司也开始在牛打嗝减排方面做努力。

像是来自英国的生物科技公司Mootral发明出了一种全新的饲料产品Enterix ,通过添加大蒜和柑橘提取物等成分,Enterix 能够改变反刍动物的微生物组,减少甲烷的排放,研究显示通过使用Mootral产品,商业农场可将甲烷排放减少至38%。

Mootral的减排放技术

Mootral至今总融资约为4890万美元,其中包括由Thomas Hafner和Carin Beumer领投的2490万美元pre-seed轮、由Lowercarbon Capital和Earthshot Ventures领投的1120万美元种子轮、以及由King Philanthropies领投的1280万美元A轮,Mootral的目标是到2033年让3亿头牛吃上它的饲料产品,并在2025年前将甲烷排放减少50%。

Mootral的主要竞争者之一是来自澳洲的公司CH4 Global,他们通过对Asparagopsis armata这种特殊的红海藻进行加工,产出可作为牛饲料补剂的产品,虽然补剂只占其饮食的1%,但却有潜力减少90%来自牛嗝的甲烷排放。此外这种补剂还能够让牛的消化过程更加高效,提高饲料转化率并为农民节省成本耗费。CH4 Global在去年刚完成了由DCVC、DCVC Bio和Cleveland Avenue 共同领投的2900万美元B轮融资,总融资达到了4700万美元。

同样来自澳洲的Rumin8也在开发类似的产品,目前的研究数据表明其饲料补剂能够减少牛嗝中95%的甲烷排放,其愿景是到2030年实现1亿头牛的“碳中和”,减少澳大利亚每年碳排放总量的40%,Rumin8在去年完成了一轮1200万美元融资,领投者是比尔盖茨旗下的基金 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和澳洲知名农作物食品集团Harvest Road Group。

在这一赛道的还有来自瑞典的Volta Greentech,其开发出的由多种藻类合成的饲料补剂在实验中显示能够减少约80%的甲烷排放,它还与食品公司Protos联名推出了一款环保牛肉,在去年已经上架了瑞典各大超市。

来自加州的Alga Biosciences也是专注于开发以海带为原材料的饲料补剂,初步实验显示食用了这款补剂的牛基本不会排放甲烷,其中肉牛的甲烷排放量可减少至97%,奶牛的排放量也能减至63%,Alga Biosciences在去年完成了由Collaborative Fund领投,Y Combinator、Day One Ventures和Cool Climate Collective等多家机构参投的400万美元融资。

减少甲烷排放需要各界合作,像是新西兰政府就在去年出台了新法律,宣布计划对农民的动物征收“打嗝税”,以鼓励他们多与科技公司合作,使用创新技术来减少畜牧产出的温室气体排放。

我们生活在一个每天都有人想要重新书写规则的时代。小扎想养“高贵”牛,初创公司想要逆转牛打嗝,而马斯克或许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新想法...

不过生活方式从不应以环境的牺牲作为妥协,我们做出的每个决定都应该是为了更好的未来,科技大佬们自带更多的社会影响力因此更应谨言慎行,小扎真的是在与环保爱好者们对着干还是在下一盘更大的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来源:

Inside Mark Zuckerberg’s Top-Secret Hawaii Compound(Wired)

Mark Zuckerberg is raising wagyu beef on a macadamia nut diet on Hawaii's Kauai(SFGATE)

In the fight against methane, a key GHG, Valley investors have hit upon an unusual target: Cow burps (TechCrunch)

Elon Musk was once an environmental hero: is he still a rare green billionaire? (The Guardia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