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裴长江治理下的富国基金:ESG或在“迷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裴长江治理下的富国基金:ESG或在“迷失”

在ESG理念的践行上,富国基金是否仍“长路漫漫”?

文|《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海杨

编辑|书眠

近年来,包括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履行、公司治理在内的ESG理念逐渐被基金管理人融入其企业文化。通过在基金产品的经营中践行ESG理念,基金管理人除了能树立品牌形象、增强品牌价值,还有利于其提升企业竞争力,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回顾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国基金”)的董事长变更情况,其董事长于2019年3月27日由薛爱东变更为裴长江。值得注意的是,富国基金董事长裴长江“身兼多职”,兼任券商的董事会秘书、联席公司秘书,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期货公司董事长。在国内众多已经开始实践ESG理念的基金公司中,作为基金公司“老十家”之一的富国基金,在ESG理念的具体践行情况值得关注。

首先,2009-2013年,富国基金原研究员连续4年利用亲属的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后却担任基金经理,其于2023年被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其次,在2023年,富国基金旗下多名基金经理“一拖多”,且部分基金经理名下的基金产品业绩分化。需要指出的是,2023年,富国基金同一基金经理名下7只基金重仓股“雷同”,或面临“砸盘”风险。从整体上看,截至2023年底,富国基金的整体管理规模为8,824.54亿元,较2023年三季末年减少1%,较2022年中减少5.01%。

在ESG理念的践行上,富国基金是否仍“长路漫漫”?

一、国内ESG主题基金超800只,基金管理人ESG“含金量”不可忽略

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国内发展的重大课题,也是国内发展迈向更高水平的必经之路。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理念与当前国内倡导的新发展理念、“双碳”目标一致,越来越受到市场的重视。

ESG逐渐成为认定、评价优秀公司、一流企业的重要指标。在此背景下,基金行业大力发展ESG投资,基金管理人ESG投资的策略越趋丰富,部分基金管理人发行了以ESG为主题的公募基金,将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方面的考量作为评价体系纳入投资策略。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份额分开统计,国内ESG基金的数量达到了828只,规模达到了5,395.68亿元。随着ESG理念在投资领域的不断丰富和实践,ESG主题基金及相关指数产品的数量和规模或能继续保持增长,有望为投资者带来投资空间。

然而,关注“ESG基金”,基金公司本身ESG的“含金量”,亦不可忽略。

《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指出,近年来公募基金行业呈现良好发展态势,行业规模快速增长,产品结构持续优化行业实力显著增强。但与此同时,公募基金行业仍存在专业能力适配性不够、文化建设薄弱、结构不平衡等问题。

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在ESG理念的E-环境方面,基金管理人可以将环保理念融入其运营和业务中,一方面可以保护环境、节约资源;另一方面可以树立品牌形象、促进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在ESG理念的S-社会方面,基金管理人除了要承担对股东、员工、投资者的经济责任,还需要承担对基金行业、金融市场等利益相关者的法律责任和道德责任等。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有利于基金管理人树立良好的市场形象、增强品牌价值、提升企业竞争力,此外,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也是基金管理人健康发展的内在动力之一。

ESG的“G”代表基金管理人的公司治理。坚持合规经营及审慎经营、积极履行相应的法定义务,有利于基金管理人控制经营过程中可能会面临的风险,也有利于基金管理人更好地把握市场机会、服务客户。

其中,以公募基金管理人“老十家”之一的富国基金为例,在ESG理念的社会方面,富国基金于2012年5月成立了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倡导“为生活做减法”的环保理念,资助环保低碳活动,支持环保事业及其他公益项目。此外,富国基金在2022年还接纳在校学生进行社会实践,为在校生创造合适的就业机会。

然而,一些基金管理人在对ESG理念的践行及ESG信息的披露方面,或尚存提升空间。

二、十余年来发表的社会责任报告寥寥可数,旗下基金会捐献总额排名14/15

ESG理念的“S”即Social(社会),与社会责任有关。《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调查显示,基金管理人对社会责任的理解中,前五大关键词分别为:责任/尽责、客户、专业、诚信/诚实、稳健。

据《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基金管理人对社会责任的履行,包括不断探寻践行社会责任的创新模式;坚持以责任担当回报社会;积极投身救灾助困、乡村振兴等公益、慈善事业等,为社会和谐发展贡献力量。

在接受调查的 142 家基金管理人中,有 90 家基金管理人反馈了基金会或专项基金的建立情况,其中有17家基金管理人设立了专门的慈善基金会。

截至2022年年末,富国基金的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成立以来累计捐赠额为4,159,310元;近三年累计捐赠额为1,913,410元,两项数据均在15家已披露数据的基金管理人慈善基金会中排名第14。

另外,据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官网,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31日,其共公示了四个公益项目,分别为“爱传递•再生电脑教室”项目、“爱健康-净水暖心行动”项目、“上海疫情医疗物资捐赠”项目、“新疆净水器捐赠”项目。此外,其仅公示了2020-2022年基金会的年度报告;暂未披露其2023年的公益项目内容及用于慈善活动的支出金额,网站上或亦无关于2023年公益项目的相关信息。

观其2020-2022年的公益项目执行情况。

据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2020-2022年的年度报告,2020年,其共开展了2项公益慈善项目,年度受助人数3,786人,项目总支出为382,265元,项目分别为“爱健康 净水暖心行动”、“爱传递 再生电脑教室”。

2021年,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共开展了3项公益慈善项目,年度受助人数3,000人,项目总支出为,464,519元,项目分别为“净水项目—云南”、“新疆净水器”、“电脑再生”。

2022年,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本年度共开展了5项公益慈善项目,年度受助人数3,500人,项目总支出为1,066,626元,项目分别为“电脑再生”、“新疆路灯”、“净水器项目-云南”、“新疆净水器”、“防疫物资”。

需要指出的是,基金管理人定期发表社会责任报告,也有助于提升公司的竞争能力。

《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显示,截至2022年末,参与调查的 142家基金管理人中,有13.38%的公司曾对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进行刊载,有19家基金管理人曾发表社会责任报告。

调查显示,共8家基金管理人明确表示已在2022年发表公司社会责任报告,分别是工银瑞信基金、广发基金、汇添富基金、嘉实基金、南方基金、睿远基金、兴证全球基金和银华基金。

可见,2022年度,富国基金或并未明确表示发布社会责任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富国基金或仅发表过两份社会责任报告。

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31日,富国基金官网中以“社会责任报告”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后,搜索结果仅有4个,搜索结果显示,富国基金或仅于2010年7月8日及2011年12月30日分别发表过《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社会责任报告》与《2010-2011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社会责任报告》。

三、为落实ESG推广电子账单服务,富国低碳环保混合规模三年缩水超一半

ESG理念的“E”代表的是Environmental,与环境保护责任相关。企业在营业过程中落实环境责任,一方面可以树立品牌形象,促进其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也可以更好地遵守相关环保法律法规,规避环境风险,避免相关的法律纠纷和经济损失。

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承担环境保护责任,可以从日常的绿色经营和绿色投资两方面着手。

从绿色经营角度看,据基金业协会2023年12月19日发布的《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在反馈了数据的120家基金管理人中,有117家已经开始使用电子对账单替代纸质账单;反馈了数据的133家基金管理人中,有130家采取了各项措施推广绿色办公,在降污减排方面,反馈了数据的122家基金管理人中,已有86家以班车、补助公交地铁上下班员工等方式来鼓励员工绿色出行。

针对环保事业,为落实环境保护责任,富国基金在2022年向其客户推广了对电子账单服务的订阅,在一定程度上能减少纸张的使用。

另外,富国基金的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将环保事业与公益事业结合,发展了“爱传递·再生电脑教室”等公益项目。

在绿色投资方面,截至2023年末,合并份额计算,富国基金旗下全称中含有“绿色”关键词的基金3只,分别为富国绿色纯债一年定开债券、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发起式联接A;全称中含有“环保”关键词的基金1只,为富国低碳环保混合;全称中含有“ESG”关键词的基金1只,为富国沪深300ESG基准ETF。

其中,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富国沪深300ESG基准ETF为ETF基金,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发起式联接A为ETF联接基金,富国绿色纯债一年定开债券为债券型基金,仅有富国低碳环保混合为权益类的混合型基金。

然而,近两年以来,富国低碳环保混合业绩差于其业绩比较基准,且规模呈现出缩小的态势。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2022年及2023年各年内,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涨幅分别为-19.53%、-12.08%;各期内其业绩比较基准的涨幅分别-17.37%、-8.73%。

在2022年及2023年业绩表现差于业绩比较基准的同时,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也在“缩水”。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2021年及2022年末,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分别为32.83亿元、19.07亿元,而截至2023年末,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为13.64亿元。

换言之,3年内,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腰斩”,规模“缩水”超一半。

除了连续两年收益率告负、规模下降,富国低碳环保混合还存在换手率上升的情况。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2020年10月16日起,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由现任的基金经理曹文俊接管。在曹文俊接管前,截至2018-2019年各年的6月30日及12月31日、2020年6月30日,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换手率分别为80.16%、79.57%、79.57%、164.62%。

而在曹文俊接管后,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1年及2022年的6月30日及12月31日、2023年6月30日,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换手率分别为221.75%、239.92%、235.04%、263.36%、280.2%、122.85%。

简言之,在曹文俊接管后超过两年的时间内,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换手率超过200%。

四、同一基金经理名下基金重仓股“雷同”,“克隆”产品扩大规模或面临“砸盘”风险

一般而言,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要履行ESG理念中的“S”的部分,除了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还要提升投资者的投资体验。

细分来看,基金公司在提升投资者投资体验方面履行ESG理念中的“S”的部分,落实到基金经理的责任则包括基金经理管理产品的数量适当、合理且合规管理其名下的产品、积极为投资者带来适当的投资收益等内容。

然而,在基金经理是否合理且合规管理产品的方面,富国基金旗下曹文俊基金经理名下部分基金重仓高度相似,这或会对投资者的投资体验造成一定影响。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文俊“一拖八”管理富国融裕两年持有期混合A、富国天旭均衡混合A、富国趋势优先混合A、富国金安均衡精选混合A、富国稳健策略6个月持有期混合A、富国低碳环保混合、富国优质发展混合A、富国转型机遇混合,共8只基金。

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文俊管理的8只基金中,除了成立不足1年的富国融裕两年持有期混合A,其余7只在2023年年内的涨幅均低于-10%。

从基金经理的业绩角度看,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基金经理,能否胜任富国基金权益类环保主题产品的绿色投资工作?或需“打一个问号”。

另外,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2023年末,在曹文俊管理的8只基金中,持仓数据可得的7只基金分别以“均衡”、“趋势优先”、“稳健策略”、“低碳环保”、“优质发展”等关键词命名,持仓高度相似。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曹文俊名下的8只基金中,有7只基金2023年四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主要集中于华鲁恒升、森麒麟、迈瑞医疗、温氏股份、瑞丰新材、永创智能、立讯精密、沪电股份、紫金矿业9只股票。

多只持仓高度相似,在某一重仓股股价下行时,这些基金是否会面临“一损俱损”的窘境?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文俊名下的富国天旭均衡混合A、富国趋势优先混合A、富国金安均衡精选混合A、富国稳健策略6个月持有期混合A、富国低碳环保混合、富国优质发展混合A、富国转型机遇混合,在2023年获得的收益率分别为-11.94%、-11.37%、-12.36%、-11.42%、-11.87%、-12.75%、-14.52%。

这些持仓高度相似的基金,除了基金名称不一样之外,基金经理相同,投资范围相似、重仓股高度相似,同一时期内的收益率也相似。也就是说,这些基金产品可以增加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增加管理费收入,但在扩充产品规模、增加管理费收入的同时,基金公司在基金产品的风险控制上该如何把握?

对于投资者而言,若同时持有了这些名称不同但持股相似的基金,是否会影响其分散投资降低风险的目的?其利益该如何得到保护?

五、多名基金经理管理超十只产品,两名基金经理名下指数产品业绩分化

ESG理念的“S”,及社会责任方面,还可以从企业及投资者两个角度理解。一方面,公募基金可以将资金从投资者引流到企业端,可以助力实体经济的发展和持续增长;另一方面,投资者可以从基金管理人对基金产品的专业管理中,获得由资本市场增长带来的收益。

回顾2023年的业绩,富国基金或“瑜不掩瑕”。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合并份额计算(下同),经统计,在2023年年内,截至2023年12月31日,富国基金旗下329只可获数据的基金中,有124只基金的收益率为正,有14只基金的收益率超过10%。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2023年年内,富国基金旗下有205只基金的收益率告负,占基金总数的62.31%,其中,有83只基金的收益率在-10%至-20%之间;有19只基金的收益率在-20%至-30%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3年年内,富国中证电池主题ETF发起式联接A、富国中证大数据产业ETF发起式联接A、富国中证电池主题ETF、富国国证信息技术创新主题ETF发起式联接A、富国中证旅游主题ETF五只ETF或ETF链接基金的收益率低于-30%,分别为-30.01%、-31.97%、-32.21%、-33.35%、-37.83%;富国中证沪港深创新药产业ETF发起式联接A的收益率低于-40%,为-49.2%。

除此之外,富国基金旗下多位基金经理“一拖多”的情况同样值得注意。

据基金业协会2020年4月3日发布的《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工作指引(试行)》第六条,基金管理人应当确保兼任基金经理具备充分履职能力,合理调配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基金和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数量,原则上不超过 10 只(完全按照有关指数的构成比例进行投资的产品除外)。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经统计,截至2023年12月31日,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1位基金经理管理5-9只基金,10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在10只或以上(包括与其他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同一只基金的情况,合并份额计算,下同),其中,黄纪亮、孙彬、田希蒙、吴旅忠4位基金经理分别管理10只基金;牛志冬、曹璐迪、蔡卡尔、王保合分别管理12只、13只、13只、14只基金;张圣贤、王乐乐管理的基金在15只以上,分别为17只和18只。

每一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能力圈,且基金经理的精力有限,在“一拖多”的管理方式下,富国基金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不同产品,其业绩是否存在显著差距?

以分别管理17只、18只基金的张圣贤、王乐乐为例。在2023年年内,张圣贤名下的富国中证体育产业指数(LOF)A收益率为16.58%,另一只LOF产品富国中证新能源汽车指数(LOF)A的收益率为-27.79%;王乐乐名下的富国上海金ETF在2023年获得的收益率为16.29%,另一只ETF产品富国中证军工龙头ETF的收益率为-18.17%,一只ETF链接基金富国中证上海环交所碳中和ETF联接A的收益率低于-25%,为-25.88%。

从基金的类型来看,张圣贤和王乐乐管理的多数为指数基金、ETF或ETF联接基金;从基金名称看,张圣贤名下基金的主题包括新能源汽车、物流、农业、军工、电力、银行、芯片、消费电子、煤炭、体育等,王乐乐名下基金的主题包括碳中和、军工、消费、医药、科技、证券公司、北交所等。

且张圣贤和王乐乐管理的基金,主题不同、行业跨度大。

换言之,部分富国基金旗下“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其名下基金的业绩存在一定分化,而基金经理名下基金业绩的分化,或与其同时管理不同主题的基金有关。

若一名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多只产品,基金经理是否能应付得来?另外,如果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超出其能力范围,投资者的投资体验和收益是否会受到影响或也需“打一个问号”。

六、“打新”浙江国祥“踩雷”,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84只产品参与

基金公司履行ESG理念,在“S”的部分中,除了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基金公司是否做出合适的投资决策、其投资决策是否会影响到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也是值得关注的话题。

基于为投资者创造收益的缘由,一些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会将“打新”作为在短期内获得低风险收益的重要途径。

2023年3月,浙江国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国祥”)拟冲击上交所主板上市,在2023年8月3日注册生效后,2023年10月7日浙江国祥发布了暂缓发行的公告。

浙江国祥暂缓发行的背后,出现了富国基金的身影。

据浙江国祥签署日为2023年9月28日的发行公告,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84只基金产品、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或企业年金计划参与报价,拟申购价格均为80.75元/股。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上市,浙江国祥的发行价为68.07元/股,发行市盈率为51.29倍,所属行业T-3日静态行业市盈率为27.81倍。

而所在行业平均静态市盈率不到30倍。

七、原研究员趋同交易任职基金经理,监管取消其基金从业资格

ESG理念的第三部分“G”即“公司治理”。基金管理人是金融市场中的重要参与者,营造合规文化、践行合规经营及审慎经营的理念、落实可持续经营路径、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不仅符合社会期望和法律法规要求,也是企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

基金管理人在经营过程中提升主动防控风险的能力、加强从业人员职业操守和道德规范培训力度、及时发现和严厉打击证券违法犯罪行为,有利于其形成完善的内部治理体系、推动基金市场的稳健发展。

据证监会于2023年3月16日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富国基金原行业研究员汪鸣,曾于2009年2月28日至2013年5月3日通过其表姐、姨妈的证券账户与富国基金管理的5只基金趋同交易汪鸣所推荐的等17只股票。

针对汪鸣的趋同交易行为,监管认为,汪鸣违背了基金从业人员忠实勤勉的法定义务,构成了严重的利益冲突,违反了2003年《基金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构成2003年《基金法》第九十七条所述的基金从业人员损害基金财产或者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监管根据汪鸣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3年《基金法》第十八条、九十七条的规定,2023年3月16日,证监会决定取消汪鸣基金从业资格。

需要指出的是,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连续4年进行趋同交易后,2014年1月起,汪鸣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先后管理富国城镇发展股票、富国天合稳健优选混合、富国改革动力混合3只基金。

总而言之,2009-2013年,汪鸣连续超过4年进行的趋同交易,此后2014年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富国基金是否已经建立了完备的内部治理体系?其内部治理是否有效?

八、基金管理规模“缩水”,富国基金ESG实践或“道阻且长”

作为国内基金行业“老十家”之一的富国基金,其环保主题产品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由基金经理“一拖八”管理,该产品在2023年内的收益率告负。

社会责任的履行方面,2023年,富国基金旗下多名基金经理“一拖多”,且部分“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名下产品的业绩分化;其次,“打新”浙江国祥“踩雷”,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84只产品参与。

在内部治理方面,原富国基金的研究员曾于2009-2013年连续四年趋同交易后却上任基金经理,2023年该原研究员被取消从业资格,富国基金内部治理或遭拷问。

另外,富国基金一基金经理名下7只基金2023年末十大重仓股高度相似,且这7只基金或“一损俱损”,2023年的收益率全部告负且低于10%。基金产品“同质化”运作之下,投资者的利益是否会受到影响?

在上述背景之下,富国基金是否会迎来投资者的“用脚投票”?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富国基金的全部基金的规模为8,824.54亿元,较上2023年三季度末减少1% ,较2022年中减少5.01%;非货基金的规模为5,694.33亿元,较2023年三季度末减少4.17%,较2022年中减少11.47%。

简言之,相比2023年三季末及2022年中,富国基金2023年末的管理规模“缩水”。

在ESG理念越来越成为共识的背景下,基金管理人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需要承担越来越多的环境保护责任与社会责任,也需要建立更加健全的合规管理体系、深化ESG理念实践、发挥专业力量。在ESG理念的实践上,富国基金或许还有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富国基金

2.5k
  • 范妍确认加入富国基金,权益“大厂”挖宝动静不断
  • 悦康药业(688658.SH):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6931万元,同比下降18.7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裴长江治理下的富国基金:ESG或在“迷失”

在ESG理念的践行上,富国基金是否仍“长路漫漫”?

文|《金证研》南方资本中心 海杨

编辑|书眠

近年来,包括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履行、公司治理在内的ESG理念逐渐被基金管理人融入其企业文化。通过在基金产品的经营中践行ESG理念,基金管理人除了能树立品牌形象、增强品牌价值,还有利于其提升企业竞争力,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回顾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国基金”)的董事长变更情况,其董事长于2019年3月27日由薛爱东变更为裴长江。值得注意的是,富国基金董事长裴长江“身兼多职”,兼任券商的董事会秘书、联席公司秘书,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期货公司董事长。在国内众多已经开始实践ESG理念的基金公司中,作为基金公司“老十家”之一的富国基金,在ESG理念的具体践行情况值得关注。

首先,2009-2013年,富国基金原研究员连续4年利用亲属的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后却担任基金经理,其于2023年被取消基金从业资格;其次,在2023年,富国基金旗下多名基金经理“一拖多”,且部分基金经理名下的基金产品业绩分化。需要指出的是,2023年,富国基金同一基金经理名下7只基金重仓股“雷同”,或面临“砸盘”风险。从整体上看,截至2023年底,富国基金的整体管理规模为8,824.54亿元,较2023年三季末年减少1%,较2022年中减少5.01%。

在ESG理念的践行上,富国基金是否仍“长路漫漫”?

一、国内ESG主题基金超800只,基金管理人ESG“含金量”不可忽略

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国内发展的重大课题,也是国内发展迈向更高水平的必经之路。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理念与当前国内倡导的新发展理念、“双碳”目标一致,越来越受到市场的重视。

ESG逐渐成为认定、评价优秀公司、一流企业的重要指标。在此背景下,基金行业大力发展ESG投资,基金管理人ESG投资的策略越趋丰富,部分基金管理人发行了以ESG为主题的公募基金,将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和公司治理方面的考量作为评价体系纳入投资策略。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份额分开统计,国内ESG基金的数量达到了828只,规模达到了5,395.68亿元。随着ESG理念在投资领域的不断丰富和实践,ESG主题基金及相关指数产品的数量和规模或能继续保持增长,有望为投资者带来投资空间。

然而,关注“ESG基金”,基金公司本身ESG的“含金量”,亦不可忽略。

《关于加快推进公募基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指出,近年来公募基金行业呈现良好发展态势,行业规模快速增长,产品结构持续优化行业实力显著增强。但与此同时,公募基金行业仍存在专业能力适配性不够、文化建设薄弱、结构不平衡等问题。

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在ESG理念的E-环境方面,基金管理人可以将环保理念融入其运营和业务中,一方面可以保护环境、节约资源;另一方面可以树立品牌形象、促进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在ESG理念的S-社会方面,基金管理人除了要承担对股东、员工、投资者的经济责任,还需要承担对基金行业、金融市场等利益相关者的法律责任和道德责任等。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有利于基金管理人树立良好的市场形象、增强品牌价值、提升企业竞争力,此外,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也是基金管理人健康发展的内在动力之一。

ESG的“G”代表基金管理人的公司治理。坚持合规经营及审慎经营、积极履行相应的法定义务,有利于基金管理人控制经营过程中可能会面临的风险,也有利于基金管理人更好地把握市场机会、服务客户。

其中,以公募基金管理人“老十家”之一的富国基金为例,在ESG理念的社会方面,富国基金于2012年5月成立了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倡导“为生活做减法”的环保理念,资助环保低碳活动,支持环保事业及其他公益项目。此外,富国基金在2022年还接纳在校学生进行社会实践,为在校生创造合适的就业机会。

然而,一些基金管理人在对ESG理念的践行及ESG信息的披露方面,或尚存提升空间。

二、十余年来发表的社会责任报告寥寥可数,旗下基金会捐献总额排名14/15

ESG理念的“S”即Social(社会),与社会责任有关。《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调查显示,基金管理人对社会责任的理解中,前五大关键词分别为:责任/尽责、客户、专业、诚信/诚实、稳健。

据《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基金管理人对社会责任的履行,包括不断探寻践行社会责任的创新模式;坚持以责任担当回报社会;积极投身救灾助困、乡村振兴等公益、慈善事业等,为社会和谐发展贡献力量。

在接受调查的 142 家基金管理人中,有 90 家基金管理人反馈了基金会或专项基金的建立情况,其中有17家基金管理人设立了专门的慈善基金会。

截至2022年年末,富国基金的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成立以来累计捐赠额为4,159,310元;近三年累计捐赠额为1,913,410元,两项数据均在15家已披露数据的基金管理人慈善基金会中排名第14。

另外,据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官网,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31日,其共公示了四个公益项目,分别为“爱传递•再生电脑教室”项目、“爱健康-净水暖心行动”项目、“上海疫情医疗物资捐赠”项目、“新疆净水器捐赠”项目。此外,其仅公示了2020-2022年基金会的年度报告;暂未披露其2023年的公益项目内容及用于慈善活动的支出金额,网站上或亦无关于2023年公益项目的相关信息。

观其2020-2022年的公益项目执行情况。

据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2020-2022年的年度报告,2020年,其共开展了2项公益慈善项目,年度受助人数3,786人,项目总支出为382,265元,项目分别为“爱健康 净水暖心行动”、“爱传递 再生电脑教室”。

2021年,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共开展了3项公益慈善项目,年度受助人数3,000人,项目总支出为,464,519元,项目分别为“净水项目—云南”、“新疆净水器”、“电脑再生”。

2022年,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本年度共开展了5项公益慈善项目,年度受助人数3,500人,项目总支出为1,066,626元,项目分别为“电脑再生”、“新疆路灯”、“净水器项目-云南”、“新疆净水器”、“防疫物资”。

需要指出的是,基金管理人定期发表社会责任报告,也有助于提升公司的竞争能力。

《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显示,截至2022年末,参与调查的 142家基金管理人中,有13.38%的公司曾对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进行刊载,有19家基金管理人曾发表社会责任报告。

调查显示,共8家基金管理人明确表示已在2022年发表公司社会责任报告,分别是工银瑞信基金、广发基金、汇添富基金、嘉实基金、南方基金、睿远基金、兴证全球基金和银华基金。

可见,2022年度,富国基金或并未明确表示发布社会责任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富国基金或仅发表过两份社会责任报告。

截至查询日2024年1月31日,富国基金官网中以“社会责任报告”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后,搜索结果仅有4个,搜索结果显示,富国基金或仅于2010年7月8日及2011年12月30日分别发表过《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社会责任报告》与《2010-2011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社会责任报告》。

三、为落实ESG推广电子账单服务,富国低碳环保混合规模三年缩水超一半

ESG理念的“E”代表的是Environmental,与环境保护责任相关。企业在营业过程中落实环境责任,一方面可以树立品牌形象,促进其自身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也可以更好地遵守相关环保法律法规,规避环境风险,避免相关的法律纠纷和经济损失。

对于基金管理人而言,承担环境保护责任,可以从日常的绿色经营和绿色投资两方面着手。

从绿色经营角度看,据基金业协会2023年12月19日发布的《公募基金行业社会责任报告(2023)》,在反馈了数据的120家基金管理人中,有117家已经开始使用电子对账单替代纸质账单;反馈了数据的133家基金管理人中,有130家采取了各项措施推广绿色办公,在降污减排方面,反馈了数据的122家基金管理人中,已有86家以班车、补助公交地铁上下班员工等方式来鼓励员工绿色出行。

针对环保事业,为落实环境保护责任,富国基金在2022年向其客户推广了对电子账单服务的订阅,在一定程度上能减少纸张的使用。

另外,富国基金的上海富国环保公益基金会,将环保事业与公益事业结合,发展了“爱传递·再生电脑教室”等公益项目。

在绿色投资方面,截至2023年末,合并份额计算,富国基金旗下全称中含有“绿色”关键词的基金3只,分别为富国绿色纯债一年定开债券、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发起式联接A;全称中含有“环保”关键词的基金1只,为富国低碳环保混合;全称中含有“ESG”关键词的基金1只,为富国沪深300ESG基准ETF。

其中,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富国沪深300ESG基准ETF为ETF基金,富国中证绿色电力ETF发起式联接A为ETF联接基金,富国绿色纯债一年定开债券为债券型基金,仅有富国低碳环保混合为权益类的混合型基金。

然而,近两年以来,富国低碳环保混合业绩差于其业绩比较基准,且规模呈现出缩小的态势。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2022年及2023年各年内,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涨幅分别为-19.53%、-12.08%;各期内其业绩比较基准的涨幅分别-17.37%、-8.73%。

在2022年及2023年业绩表现差于业绩比较基准的同时,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也在“缩水”。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2021年及2022年末,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分别为32.83亿元、19.07亿元,而截至2023年末,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为13.64亿元。

换言之,3年内,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规模“腰斩”,规模“缩水”超一半。

除了连续两年收益率告负、规模下降,富国低碳环保混合还存在换手率上升的情况。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自2020年10月16日起,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由现任的基金经理曹文俊接管。在曹文俊接管前,截至2018-2019年各年的6月30日及12月31日、2020年6月30日,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换手率分别为80.16%、79.57%、79.57%、164.62%。

而在曹文俊接管后,截至2020年12月31日、2021年及2022年的6月30日及12月31日、2023年6月30日,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换手率分别为221.75%、239.92%、235.04%、263.36%、280.2%、122.85%。

简言之,在曹文俊接管后超过两年的时间内,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换手率超过200%。

四、同一基金经理名下基金重仓股“雷同”,“克隆”产品扩大规模或面临“砸盘”风险

一般而言,对于基金公司来说,要履行ESG理念中的“S”的部分,除了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还要提升投资者的投资体验。

细分来看,基金公司在提升投资者投资体验方面履行ESG理念中的“S”的部分,落实到基金经理的责任则包括基金经理管理产品的数量适当、合理且合规管理其名下的产品、积极为投资者带来适当的投资收益等内容。

然而,在基金经理是否合理且合规管理产品的方面,富国基金旗下曹文俊基金经理名下部分基金重仓高度相似,这或会对投资者的投资体验造成一定影响。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文俊“一拖八”管理富国融裕两年持有期混合A、富国天旭均衡混合A、富国趋势优先混合A、富国金安均衡精选混合A、富国稳健策略6个月持有期混合A、富国低碳环保混合、富国优质发展混合A、富国转型机遇混合,共8只基金。

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文俊管理的8只基金中,除了成立不足1年的富国融裕两年持有期混合A,其余7只在2023年年内的涨幅均低于-10%。

从基金经理的业绩角度看,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的基金经理,能否胜任富国基金权益类环保主题产品的绿色投资工作?或需“打一个问号”。

另外,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截至2023年末,在曹文俊管理的8只基金中,持仓数据可得的7只基金分别以“均衡”、“趋势优先”、“稳健策略”、“低碳环保”、“优质发展”等关键词命名,持仓高度相似。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曹文俊名下的8只基金中,有7只基金2023年四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主要集中于华鲁恒升、森麒麟、迈瑞医疗、温氏股份、瑞丰新材、永创智能、立讯精密、沪电股份、紫金矿业9只股票。

多只持仓高度相似,在某一重仓股股价下行时,这些基金是否会面临“一损俱损”的窘境?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曹文俊名下的富国天旭均衡混合A、富国趋势优先混合A、富国金安均衡精选混合A、富国稳健策略6个月持有期混合A、富国低碳环保混合、富国优质发展混合A、富国转型机遇混合,在2023年获得的收益率分别为-11.94%、-11.37%、-12.36%、-11.42%、-11.87%、-12.75%、-14.52%。

这些持仓高度相似的基金,除了基金名称不一样之外,基金经理相同,投资范围相似、重仓股高度相似,同一时期内的收益率也相似。也就是说,这些基金产品可以增加基金公司的管理规模、增加管理费收入,但在扩充产品规模、增加管理费收入的同时,基金公司在基金产品的风险控制上该如何把握?

对于投资者而言,若同时持有了这些名称不同但持股相似的基金,是否会影响其分散投资降低风险的目的?其利益该如何得到保护?

五、多名基金经理管理超十只产品,两名基金经理名下指数产品业绩分化

ESG理念的“S”,及社会责任方面,还可以从企业及投资者两个角度理解。一方面,公募基金可以将资金从投资者引流到企业端,可以助力实体经济的发展和持续增长;另一方面,投资者可以从基金管理人对基金产品的专业管理中,获得由资本市场增长带来的收益。

回顾2023年的业绩,富国基金或“瑜不掩瑕”。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合并份额计算(下同),经统计,在2023年年内,截至2023年12月31日,富国基金旗下329只可获数据的基金中,有124只基金的收益率为正,有14只基金的收益率超过10%。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2023年年内,富国基金旗下有205只基金的收益率告负,占基金总数的62.31%,其中,有83只基金的收益率在-10%至-20%之间;有19只基金的收益率在-20%至-30%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3年年内,富国中证电池主题ETF发起式联接A、富国中证大数据产业ETF发起式联接A、富国中证电池主题ETF、富国国证信息技术创新主题ETF发起式联接A、富国中证旅游主题ETF五只ETF或ETF链接基金的收益率低于-30%,分别为-30.01%、-31.97%、-32.21%、-33.35%、-37.83%;富国中证沪港深创新药产业ETF发起式联接A的收益率低于-40%,为-49.2%。

除此之外,富国基金旗下多位基金经理“一拖多”的情况同样值得注意。

据基金业协会2020年4月3日发布的《基金经理兼任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投资经理工作指引(试行)》第六条,基金管理人应当确保兼任基金经理具备充分履职能力,合理调配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公募基金和私募资产管理计划数量,原则上不超过 10 只(完全按照有关指数的构成比例进行投资的产品除外)。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经统计,截至2023年12月31日,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1位基金经理管理5-9只基金,10位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在10只或以上(包括与其他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同一只基金的情况,合并份额计算,下同),其中,黄纪亮、孙彬、田希蒙、吴旅忠4位基金经理分别管理10只基金;牛志冬、曹璐迪、蔡卡尔、王保合分别管理12只、13只、13只、14只基金;张圣贤、王乐乐管理的基金在15只以上,分别为17只和18只。

每一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的能力圈,且基金经理的精力有限,在“一拖多”的管理方式下,富国基金同一基金经理管理的不同产品,其业绩是否存在显著差距?

以分别管理17只、18只基金的张圣贤、王乐乐为例。在2023年年内,张圣贤名下的富国中证体育产业指数(LOF)A收益率为16.58%,另一只LOF产品富国中证新能源汽车指数(LOF)A的收益率为-27.79%;王乐乐名下的富国上海金ETF在2023年获得的收益率为16.29%,另一只ETF产品富国中证军工龙头ETF的收益率为-18.17%,一只ETF链接基金富国中证上海环交所碳中和ETF联接A的收益率低于-25%,为-25.88%。

从基金的类型来看,张圣贤和王乐乐管理的多数为指数基金、ETF或ETF联接基金;从基金名称看,张圣贤名下基金的主题包括新能源汽车、物流、农业、军工、电力、银行、芯片、消费电子、煤炭、体育等,王乐乐名下基金的主题包括碳中和、军工、消费、医药、科技、证券公司、北交所等。

且张圣贤和王乐乐管理的基金,主题不同、行业跨度大。

换言之,部分富国基金旗下“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其名下基金的业绩存在一定分化,而基金经理名下基金业绩的分化,或与其同时管理不同主题的基金有关。

若一名基金经理同时管理多只产品,基金经理是否能应付得来?另外,如果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超出其能力范围,投资者的投资体验和收益是否会受到影响或也需“打一个问号”。

六、“打新”浙江国祥“踩雷”,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84只产品参与

基金公司履行ESG理念,在“S”的部分中,除了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基金公司是否做出合适的投资决策、其投资决策是否会影响到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也是值得关注的话题。

基于为投资者创造收益的缘由,一些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会将“打新”作为在短期内获得低风险收益的重要途径。

2023年3月,浙江国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国祥”)拟冲击上交所主板上市,在2023年8月3日注册生效后,2023年10月7日浙江国祥发布了暂缓发行的公告。

浙江国祥暂缓发行的背后,出现了富国基金的身影。

据浙江国祥签署日为2023年9月28日的发行公告,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84只基金产品、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或企业年金计划参与报价,拟申购价格均为80.75元/股。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上市,浙江国祥的发行价为68.07元/股,发行市盈率为51.29倍,所属行业T-3日静态行业市盈率为27.81倍。

而所在行业平均静态市盈率不到30倍。

七、原研究员趋同交易任职基金经理,监管取消其基金从业资格

ESG理念的第三部分“G”即“公司治理”。基金管理人是金融市场中的重要参与者,营造合规文化、践行合规经营及审慎经营的理念、落实可持续经营路径、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不仅符合社会期望和法律法规要求,也是企业长期稳定发展的基础。

基金管理人在经营过程中提升主动防控风险的能力、加强从业人员职业操守和道德规范培训力度、及时发现和严厉打击证券违法犯罪行为,有利于其形成完善的内部治理体系、推动基金市场的稳健发展。

据证监会于2023年3月16日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富国基金原行业研究员汪鸣,曾于2009年2月28日至2013年5月3日通过其表姐、姨妈的证券账户与富国基金管理的5只基金趋同交易汪鸣所推荐的等17只股票。

针对汪鸣的趋同交易行为,监管认为,汪鸣违背了基金从业人员忠实勤勉的法定义务,构成了严重的利益冲突,违反了2003年《基金法》第十八条的规定,构成2003年《基金法》第九十七条所述的基金从业人员损害基金财产或者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行为。监管根据汪鸣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2003年《基金法》第十八条、九十七条的规定,2023年3月16日,证监会决定取消汪鸣基金从业资格。

需要指出的是,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连续4年进行趋同交易后,2014年1月起,汪鸣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先后管理富国城镇发展股票、富国天合稳健优选混合、富国改革动力混合3只基金。

总而言之,2009-2013年,汪鸣连续超过4年进行的趋同交易,此后2014年开始担任基金经理。富国基金是否已经建立了完备的内部治理体系?其内部治理是否有效?

八、基金管理规模“缩水”,富国基金ESG实践或“道阻且长”

作为国内基金行业“老十家”之一的富国基金,其环保主题产品富国低碳环保混合由基金经理“一拖八”管理,该产品在2023年内的收益率告负。

社会责任的履行方面,2023年,富国基金旗下多名基金经理“一拖多”,且部分“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名下产品的业绩分化;其次,“打新”浙江国祥“踩雷”,富国基金旗下共有284只产品参与。

在内部治理方面,原富国基金的研究员曾于2009-2013年连续四年趋同交易后却上任基金经理,2023年该原研究员被取消从业资格,富国基金内部治理或遭拷问。

另外,富国基金一基金经理名下7只基金2023年末十大重仓股高度相似,且这7只基金或“一损俱损”,2023年的收益率全部告负且低于10%。基金产品“同质化”运作之下,投资者的利益是否会受到影响?

在上述背景之下,富国基金是否会迎来投资者的“用脚投票”?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末,富国基金的全部基金的规模为8,824.54亿元,较上2023年三季度末减少1% ,较2022年中减少5.01%;非货基金的规模为5,694.33亿元,较2023年三季度末减少4.17%,较2022年中减少11.47%。

简言之,相比2023年三季末及2022年中,富国基金2023年末的管理规模“缩水”。

在ESG理念越来越成为共识的背景下,基金管理人作为金融市场的重要参与者,需要承担越来越多的环境保护责任与社会责任,也需要建立更加健全的合规管理体系、深化ESG理念实践、发挥专业力量。在ESG理念的实践上,富国基金或许还有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