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扎克伯格力压盖茨,Meta一夜狂涨万亿,全凭AI逆天改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扎克伯格力压盖茨,Meta一夜狂涨万亿,全凭AI逆天改命?

这一次,扎克伯格赢麻了。

文|新火种 文子

编辑|小迪

史上最强财报,Meta一夜暴涨1.5万亿

继微软刷新历史后,Meta也在2024年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首个高光时刻。

就在上周五,Meta重回万亿俱乐部,创下美股历史最高单日涨幅纪录。其股价一天内暴涨逾20%,市值更是一夜狂涨20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5万亿左右,相当于一夜涨出了一个阿里巴巴。

要知道,在过去12个月里,Meta的股价累计上涨了168%。外界在去年这个时候还在讨论字节跳动能否超越Meta,张一鸣有没有机会逆袭扎克伯格。

然而仅仅只过了一年,事情就发生了两极反转。想要超越Meta的字节频频提到“危机感”,而可能被逆袭的Meta却甩出王炸,一举拿出史上最强财报,实现逆天改命。

回顾Meta股价强劲上涨的背后,也确实度过了不平凡的一年。集团最稳定的现金牛依旧是广告业务,元宇宙之路依旧是一波三折,直到搭上AI快车,布局超算中心、AI芯片等更多新赛道,让Meta迎来了曙光。

按照扎克伯格本人的看法,他始终认为决定命运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自己的行动。而过去一年的Meta,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这一条准则。

“互联网巨头想要逆天改命,终究只能靠自己。”

超级王炸Llama,开源AI成最新战场

换句话形容Meta就是,不疯魔,不成活!

这个曾经深陷元宇宙泥沼的公司,正在凭借一组开源模型重新扭转局势,甚至在OpenAI、谷歌主导的AI闭源世界之外重新开辟了一个全新战场——开源AI。

以Meta开源的Llama系列模型为例,许多国际大公司,包括富国银行和IBM,如今都在部署基于Llama 2的开源模型。

尤其是在Llama之上微调的AI大模型大多宣称已经超过 GPT-3.5,甚至逼近 GPT-4。比如最近从Mistral公司泄露出的Miqu模型,作为基于Llama 2为其客户训练的早期版本,据称性能已经接近GPT-4。可见,Meta 开源模型在业界的影响力已在逐渐显现。

至于为何选择开源路线,Meta也不藏着掖着,其坦言开源软件提高了效率,降低了计算成本,让包括Meta在内的每个人都受益。更重要的是,开源软件通常会成为行业标准。当其他公司使用 Meta 的技术栈进行标准化构建时,Meta 就能很容易地将其他公司的创新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这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而且开源在开发者和研究人员中非常受欢迎,也有助于 Meta 招募到最好的人才。

然而,要等到这些效果充分显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毕竟Meta的开源系列模型发布相对于ChatGPT来说更晚。

从过去一年的动态看会发现,Meta发力点除了面向用户的AI应用,其对AI算力的要求,一直是极高的。根据扎克伯格的说法,Meta将在今年年底前部署超过35万块英伟达H100用于训练大模型。而根据Omdia的统计,过去一年Meta购置的H100数量已经是除微软外科技企业的至少三倍。

不过与其依赖于英伟达,Meta显然更希望加强自研实力,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去年5月,扎克伯格就透露Meta正在建设一个全新的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并投入大量资金研发AI推理芯片。今年1月底,Meta官方发言人透露,第二代自研AI芯片Artemis将于今年内投产。

目前关于Artemis的更多消息尚未公布,但据悉上一代产品MTIA V1采用了台积电7nm先进制程工艺,运行频率为800MHz,第二代产品的性能预计将有大幅提升。

无论是在开源AI大模型上的突飞猛进,还是在芯片、算力等方面的积极运作,Meta在科技圈的形象已经重塑。

500亿美元回购+史上首次分红

除了业绩强悍之外,这一次Meta的财报还给股东带来了重大利好,创历史新高的500亿美元回购计划,以及每股0.5美元的首次分红。

回顾2023年全年,Meta已经耗资200亿美元进行回购,而上一轮回购计划的剩余额度尚有310亿美元未使用,但如今Meta再次增加500亿美元的大手笔。这对于经历一年前最低谷时刻的Meta股东们,可谓是终于等来了春天。

比起股东的柳暗花明,扎克伯格更是赢麻了。

由于股价的强劲增长,扎克伯格一举创下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富有的纪录,账面上获得了280亿美元的财富。截至目前,他已经拥有了1650亿美元的净资产,相当于1.1万亿元人民币。在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上直接超越了比尔盖茨,升至第四位。

尤其是在公司首次派发股息的时候,扎克伯格还将额外获得约1.74亿美元现金。他持有约3.5亿股A类和B类股票,这两种股票都有资格获得股息。如果Meta维持每股50美分的季度股息,扎克伯格每年将获得超过6.9亿美元的股息收入。这对于一个净资产与Meta股票密切相关的人来说,就意味着他的财富将越滚越大。

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2021年时,扎克伯格的净资产曾经飙升至约1420亿美元的高峰,而在整个市场调整的阶段,Meta受到的冲击远超过其他大多数公司。对于投资者和分析师严厉批评公司向虚拟现实部门Reality Labs投入数十亿美元的决策,扎克伯格的回应是采取全面大规模裁员的措施,并宣称今年将是Meta的“效率之年”。

此举也让许多其他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纷纷效仿。尽管如此,在2022年10月和11月的市值最低谷时,Meta的股价还是一度跌至每股约90美元,扎克伯格的财富也随之降至360亿美元,仅为其有史以来最高身价的四分之一。

可以说,扎克伯格终归是家底深厚,所以才经得住元宇宙和自研芯片业务的烧钱速度。然而,这并不代表Meta重返万亿美元市值,就能够高枕无忧。

对于Meta而言,未来仍然存在一系列不确定性的风险,需要扎克伯格不断挑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马克•扎克伯格

  • 超高分辨率拖累Vision Pro,扎克伯格说了句实话
  • 韩国总统尹锡悦会见扎克伯格,探讨Meta与韩企加强合作的方案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扎克伯格力压盖茨,Meta一夜狂涨万亿,全凭AI逆天改命?

这一次,扎克伯格赢麻了。

文|新火种 文子

编辑|小迪

史上最强财报,Meta一夜暴涨1.5万亿

继微软刷新历史后,Meta也在2024年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首个高光时刻。

就在上周五,Meta重回万亿俱乐部,创下美股历史最高单日涨幅纪录。其股价一天内暴涨逾20%,市值更是一夜狂涨204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5万亿左右,相当于一夜涨出了一个阿里巴巴。

要知道,在过去12个月里,Meta的股价累计上涨了168%。外界在去年这个时候还在讨论字节跳动能否超越Meta,张一鸣有没有机会逆袭扎克伯格。

然而仅仅只过了一年,事情就发生了两极反转。想要超越Meta的字节频频提到“危机感”,而可能被逆袭的Meta却甩出王炸,一举拿出史上最强财报,实现逆天改命。

回顾Meta股价强劲上涨的背后,也确实度过了不平凡的一年。集团最稳定的现金牛依旧是广告业务,元宇宙之路依旧是一波三折,直到搭上AI快车,布局超算中心、AI芯片等更多新赛道,让Meta迎来了曙光。

按照扎克伯格本人的看法,他始终认为决定命运的不是你的敌人,而是自己的行动。而过去一年的Meta,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这一条准则。

“互联网巨头想要逆天改命,终究只能靠自己。”

超级王炸Llama,开源AI成最新战场

换句话形容Meta就是,不疯魔,不成活!

这个曾经深陷元宇宙泥沼的公司,正在凭借一组开源模型重新扭转局势,甚至在OpenAI、谷歌主导的AI闭源世界之外重新开辟了一个全新战场——开源AI。

以Meta开源的Llama系列模型为例,许多国际大公司,包括富国银行和IBM,如今都在部署基于Llama 2的开源模型。

尤其是在Llama之上微调的AI大模型大多宣称已经超过 GPT-3.5,甚至逼近 GPT-4。比如最近从Mistral公司泄露出的Miqu模型,作为基于Llama 2为其客户训练的早期版本,据称性能已经接近GPT-4。可见,Meta 开源模型在业界的影响力已在逐渐显现。

至于为何选择开源路线,Meta也不藏着掖着,其坦言开源软件提高了效率,降低了计算成本,让包括Meta在内的每个人都受益。更重要的是,开源软件通常会成为行业标准。当其他公司使用 Meta 的技术栈进行标准化构建时,Meta 就能很容易地将其他公司的创新整合到自己的产品中,这将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而且开源在开发者和研究人员中非常受欢迎,也有助于 Meta 招募到最好的人才。

然而,要等到这些效果充分显现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毕竟Meta的开源系列模型发布相对于ChatGPT来说更晚。

从过去一年的动态看会发现,Meta发力点除了面向用户的AI应用,其对AI算力的要求,一直是极高的。根据扎克伯格的说法,Meta将在今年年底前部署超过35万块英伟达H100用于训练大模型。而根据Omdia的统计,过去一年Meta购置的H100数量已经是除微软外科技企业的至少三倍。

不过与其依赖于英伟达,Meta显然更希望加强自研实力,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去年5月,扎克伯格就透露Meta正在建设一个全新的人工智能数据中心,并投入大量资金研发AI推理芯片。今年1月底,Meta官方发言人透露,第二代自研AI芯片Artemis将于今年内投产。

目前关于Artemis的更多消息尚未公布,但据悉上一代产品MTIA V1采用了台积电7nm先进制程工艺,运行频率为800MHz,第二代产品的性能预计将有大幅提升。

无论是在开源AI大模型上的突飞猛进,还是在芯片、算力等方面的积极运作,Meta在科技圈的形象已经重塑。

500亿美元回购+史上首次分红

除了业绩强悍之外,这一次Meta的财报还给股东带来了重大利好,创历史新高的500亿美元回购计划,以及每股0.5美元的首次分红。

回顾2023年全年,Meta已经耗资200亿美元进行回购,而上一轮回购计划的剩余额度尚有310亿美元未使用,但如今Meta再次增加500亿美元的大手笔。这对于经历一年前最低谷时刻的Meta股东们,可谓是终于等来了春天。

比起股东的柳暗花明,扎克伯格更是赢麻了。

由于股价的强劲增长,扎克伯格一举创下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富有的纪录,账面上获得了280亿美元的财富。截至目前,他已经拥有了1650亿美元的净资产,相当于1.1万亿元人民币。在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上直接超越了比尔盖茨,升至第四位。

尤其是在公司首次派发股息的时候,扎克伯格还将额外获得约1.74亿美元现金。他持有约3.5亿股A类和B类股票,这两种股票都有资格获得股息。如果Meta维持每股50美分的季度股息,扎克伯格每年将获得超过6.9亿美元的股息收入。这对于一个净资产与Meta股票密切相关的人来说,就意味着他的财富将越滚越大。

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2021年时,扎克伯格的净资产曾经飙升至约1420亿美元的高峰,而在整个市场调整的阶段,Meta受到的冲击远超过其他大多数公司。对于投资者和分析师严厉批评公司向虚拟现实部门Reality Labs投入数十亿美元的决策,扎克伯格的回应是采取全面大规模裁员的措施,并宣称今年将是Meta的“效率之年”。

此举也让许多其他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纷纷效仿。尽管如此,在2022年10月和11月的市值最低谷时,Meta的股价还是一度跌至每股约90美元,扎克伯格的财富也随之降至360亿美元,仅为其有史以来最高身价的四分之一。

可以说,扎克伯格终归是家底深厚,所以才经得住元宇宙和自研芯片业务的烧钱速度。然而,这并不代表Meta重返万亿美元市值,就能够高枕无忧。

对于Meta而言,未来仍然存在一系列不确定性的风险,需要扎克伯格不断挑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