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创业失败的95后:从抖音转战小红书,我决定再试一次 | 在春天许一个愿望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创业失败的95后:从抖音转战小红书,我决定再试一次 | 在春天许一个愿望⑪

直播电商行业是流量的盛宴,但盛宴的请柬,早已标好了价格。

图源:图虫

界面新闻记者 | 查沁君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2023年的冬天,小彤决定离开厦门。

她在厦门读书工作了近十年,从旅游文案写手起步,然后一头撞上了直播带货的大潮。2020年,疫情将直播和短视频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毕业刚一年的小彤转行进入一家不到40人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第一年就靠抖音信息流的外包,获得了四亿的流水。

对于进入直播行业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地方遍地都是黄金和机遇。

抱着这样信念的小彤,和她的朋友们也遇见了一个看上去以亿计算的机会。她们收到一家厦门老牌箱包品牌的邀请,尝试直播带货。各行各业都在拥抱直播的时候,刚入行充满斗志的他们成为了传统企业急于招揽的新鲜血液。

小彤本以为抖音直播是巨大的机会。但一头扎进去后,她才发现,当所有人都在涌入的时候,蓝海也自动变成了红海。

抖音有着复杂的流量规则,而且流量不会凭空而来,它同样以金钱计价——购买流量,才有机会获得流量。这个行业确实是流量的盛宴,但小彤终于明白,盛宴的请柬,早已标好了价格。

在内部,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也因为到达目标的路径而有了分歧,这种分歧因为直播间的销售惨淡,而变得愈发激烈,最后无疾而终。

在后来的复盘反思中,小彤明白经验和平台的重要性,在头部直播间历练一年多后,她内心创业的种子又重新埋下。

小彤在学习培训中。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小彤的自述,界面新闻编辑整理:

我大学专业是跨境电商方向,毕业后先做了旅行新媒体运营。主要工作是到各地旅行踩点,写攻略文案,发布在各大平台,吸引目标人群前来咨询定制线路。

2020年旅游业因为疫情遭受重挫,我转行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由文案策划转向信息流视频。当时公司不到40人规模,第一年流水就有四个亿。

在这家公司我认识了一群目标一致的朋友,成为后来创业的核心力量。有直播运营雅雅、中控棣棣、主播戴戴和高高,我负责账号视频和内容。

通过雅雅我们拿下了一个箱包品牌的抖音直播间运营。这个品牌发展了二十多年,线下店做得很好,想试试线上直播。他们不差钱,但公司员工年龄层偏大,需要我们这种新鲜血液。

箱包公司提供的扶持包括所有货品资源和资金,我们来负责直播落地的所有事宜,包括技术、人力、场地、设备。最重要的是,我们团队拥有决策权。

在场地选择上,箱包公司老板给出两个选择:一是公司内部的自有展厅,面积大且华丽;二是在线下门店内搭建直播间。

考虑到展厅里已有一个团队直播,我们想打出差异化,于是选择了人流量大的厦门大学访客中心。除了校内学生,厦大访客中心有很多游客来访,厦大学生创业还有房租减免的优惠政策,非本校生创业也有相应优惠。

我们就这样笨拙地开始了,从01搭建起一个直播间。包括位置选择、风格设计、装修、买设备、选货、上品一系列流程,所有都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商讨着决定的。

刚开始,团队所有人都很兴奋。因为那个时候看了太多成功案例,觉得抖音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平台,肯定是能赚大钱的。但当真正开始做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简单。

数据焦虑是第一层挑战。

一开始我们有投流,但不多,只敢一两百地投,能获得一些点赞数据,但转化到直播间的并不高。最好的时候一天卖了四千多,平常可能就只卖几百块。

我当时觉得每天投四五百就很高了,后来才知道太幼稚。别人都是上万元的投,投入产出比大概在1比10。

也有非常少的“惊喜时刻”。有一天晚上卖到平时营业额的近十倍,可能是那晚观众的互动较多,包的款式也比较好。下播后,我们就去厦大旁边的沙坡尾吃饭庆祝。

但这样的时刻并不多,一直提不上来的数据,叠加团队内部分歧,我们的直播间只存活了两个月。通常,就直播间起步规律而言,如果两三个月起不来,那基本上就不行了。

后来我也有复盘这场短暂、无疾而终的创业旅程

首先产品层面,我们的选品确实跟大牌LV香奈儿太雷同类似,又不能当假货卖。另外因为担心影响线下店销售,选品范围也受到了很大限制。

其次是直播间定位问题,当时我们的直播逻辑,是用9.9的优惠链接来吸引客流。但如果面向白领精致人群卖这种好看时尚的包包,其实不应该走低价激进的模式,而应该走讲解和展示模式。

对于我来说,最难的就是视频数据上不去,最好的几百点赞,最差就零星几个赞。而且当时还不知道做切片视频,其实将主播的讲解剪成直播切片再发布,加上购买链接,也能带来不少销量

创业失败后,我的最大感悟就是一定要选大平台大公司学习经验,不能闭门造车。我们团队的直播运营雅雅,被猎头发现,转行做主播,半年后成了国产头部某运动品牌官方直播间千万级大主播;主播高高和中控棣棣也都去的国内两大体育品牌直播间。

机缘之下,我去了厦门某头部女装直播间。老板是个拥有2000万粉丝的网红,当时旗下签约了第一个达人,刚好团队招人,抓住了机会,团队连续数月是销冠。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离职了,开始做小红书电商。我觉得这又是一个风口,要是错过的话,可能之后就跟抖音一样变成红海了。

小红书很难涨粉,但粉丝定位精准。之前只有600名粉丝就经常收到各种广告合作,但当时还没下定决心,所以闲置了很长时间

现在我要抓住这个机会重拾大学的梦想——做以前一直想做的珠宝。以前读书时,我经常设计水晶类产品,大学时还开过淘宝店,小卖了一段时间三分钟热度过后,没能坚持下来。

今年,我的珠宝品牌主要定位新中式玉石。一方面是为打出差异化,另一方面因为玉石客单价够高,且没有一个标准定价,更有盈利空间。

这行水很深,为了不蹚浑水,我专门学了武汉地质大学的珠宝鉴定课程,考了翡翠及和田玉的鉴定师,还去广州荔湾广场的华林玉器市场跑了一趟。

珠宝行业的人都说:“世界翡翠看缅甸,中国翡翠看平洲。”我也专门跑了一趟,平洲小镇铺满了玉器店铺。小镇有一个直播大楼,里面全都大档口,每一个档口前面都是一个公司的直播间在那摆着。热闹又杂乱,跟菜市场一样。

现在的每一步我都还在摸索学习中,希望能有稳定的开单和收入,将我这个爱好维持下去。新的一年,希望接下来的自己更勇敢,想做什么马上去做,不要纠结,一直保持学习的动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抖音

5.2k
  • 短视频平台Rumble称有意加入财团收购并在美运营TikTok
  • AI生成?业余P图?英国王室持续陷入信任危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创业失败的95后:从抖音转战小红书,我决定再试一次 | 在春天许一个愿望⑪

直播电商行业是流量的盛宴,但盛宴的请柬,早已标好了价格。

图源:图虫

界面新闻记者 | 查沁君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2023年的冬天,小彤决定离开厦门。

她在厦门读书工作了近十年,从旅游文案写手起步,然后一头撞上了直播带货的大潮。2020年,疫情将直播和短视频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毕业刚一年的小彤转行进入一家不到40人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第一年就靠抖音信息流的外包,获得了四亿的流水。

对于进入直播行业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地方遍地都是黄金和机遇。

抱着这样信念的小彤,和她的朋友们也遇见了一个看上去以亿计算的机会。她们收到一家厦门老牌箱包品牌的邀请,尝试直播带货。各行各业都在拥抱直播的时候,刚入行充满斗志的他们成为了传统企业急于招揽的新鲜血液。

小彤本以为抖音直播是巨大的机会。但一头扎进去后,她才发现,当所有人都在涌入的时候,蓝海也自动变成了红海。

抖音有着复杂的流量规则,而且流量不会凭空而来,它同样以金钱计价——购买流量,才有机会获得流量。这个行业确实是流量的盛宴,但小彤终于明白,盛宴的请柬,早已标好了价格。

在内部,曾经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也因为到达目标的路径而有了分歧,这种分歧因为直播间的销售惨淡,而变得愈发激烈,最后无疾而终。

在后来的复盘反思中,小彤明白经验和平台的重要性,在头部直播间历练一年多后,她内心创业的种子又重新埋下。

小彤在学习培训中。受访者供图

以下是小彤的自述,界面新闻编辑整理:

我大学专业是跨境电商方向,毕业后先做了旅行新媒体运营。主要工作是到各地旅行踩点,写攻略文案,发布在各大平台,吸引目标人群前来咨询定制线路。

2020年旅游业因为疫情遭受重挫,我转行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由文案策划转向信息流视频。当时公司不到40人规模,第一年流水就有四个亿。

在这家公司我认识了一群目标一致的朋友,成为后来创业的核心力量。有直播运营雅雅、中控棣棣、主播戴戴和高高,我负责账号视频和内容。

通过雅雅我们拿下了一个箱包品牌的抖音直播间运营。这个品牌发展了二十多年,线下店做得很好,想试试线上直播。他们不差钱,但公司员工年龄层偏大,需要我们这种新鲜血液。

箱包公司提供的扶持包括所有货品资源和资金,我们来负责直播落地的所有事宜,包括技术、人力、场地、设备。最重要的是,我们团队拥有决策权。

在场地选择上,箱包公司老板给出两个选择:一是公司内部的自有展厅,面积大且华丽;二是在线下门店内搭建直播间。

考虑到展厅里已有一个团队直播,我们想打出差异化,于是选择了人流量大的厦门大学访客中心。除了校内学生,厦大访客中心有很多游客来访,厦大学生创业还有房租减免的优惠政策,非本校生创业也有相应优惠。

我们就这样笨拙地开始了,从01搭建起一个直播间。包括位置选择、风格设计、装修、买设备、选货、上品一系列流程,所有都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商讨着决定的。

刚开始,团队所有人都很兴奋。因为那个时候看了太多成功案例,觉得抖音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平台,肯定是能赚大钱的。但当真正开始做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简单。

数据焦虑是第一层挑战。

一开始我们有投流,但不多,只敢一两百地投,能获得一些点赞数据,但转化到直播间的并不高。最好的时候一天卖了四千多,平常可能就只卖几百块。

我当时觉得每天投四五百就很高了,后来才知道太幼稚。别人都是上万元的投,投入产出比大概在1比10。

也有非常少的“惊喜时刻”。有一天晚上卖到平时营业额的近十倍,可能是那晚观众的互动较多,包的款式也比较好。下播后,我们就去厦大旁边的沙坡尾吃饭庆祝。

但这样的时刻并不多,一直提不上来的数据,叠加团队内部分歧,我们的直播间只存活了两个月。通常,就直播间起步规律而言,如果两三个月起不来,那基本上就不行了。

后来我也有复盘这场短暂、无疾而终的创业旅程

首先产品层面,我们的选品确实跟大牌LV香奈儿太雷同类似,又不能当假货卖。另外因为担心影响线下店销售,选品范围也受到了很大限制。

其次是直播间定位问题,当时我们的直播逻辑,是用9.9的优惠链接来吸引客流。但如果面向白领精致人群卖这种好看时尚的包包,其实不应该走低价激进的模式,而应该走讲解和展示模式。

对于我来说,最难的就是视频数据上不去,最好的几百点赞,最差就零星几个赞。而且当时还不知道做切片视频,其实将主播的讲解剪成直播切片再发布,加上购买链接,也能带来不少销量

创业失败后,我的最大感悟就是一定要选大平台大公司学习经验,不能闭门造车。我们团队的直播运营雅雅,被猎头发现,转行做主播,半年后成了国产头部某运动品牌官方直播间千万级大主播;主播高高和中控棣棣也都去的国内两大体育品牌直播间。

机缘之下,我去了厦门某头部女装直播间。老板是个拥有2000万粉丝的网红,当时旗下签约了第一个达人,刚好团队招人,抓住了机会,团队连续数月是销冠。

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离职了,开始做小红书电商。我觉得这又是一个风口,要是错过的话,可能之后就跟抖音一样变成红海了。

小红书很难涨粉,但粉丝定位精准。之前只有600名粉丝就经常收到各种广告合作,但当时还没下定决心,所以闲置了很长时间

现在我要抓住这个机会重拾大学的梦想——做以前一直想做的珠宝。以前读书时,我经常设计水晶类产品,大学时还开过淘宝店,小卖了一段时间三分钟热度过后,没能坚持下来。

今年,我的珠宝品牌主要定位新中式玉石。一方面是为打出差异化,另一方面因为玉石客单价够高,且没有一个标准定价,更有盈利空间。

这行水很深,为了不蹚浑水,我专门学了武汉地质大学的珠宝鉴定课程,考了翡翠及和田玉的鉴定师,还去广州荔湾广场的华林玉器市场跑了一趟。

珠宝行业的人都说:“世界翡翠看缅甸,中国翡翠看平洲。”我也专门跑了一趟,平洲小镇铺满了玉器店铺。小镇有一个直播大楼,里面全都大档口,每一个档口前面都是一个公司的直播间在那摆着。热闹又杂乱,跟菜市场一样。

现在的每一步我都还在摸索学习中,希望能有稳定的开单和收入,将我这个爱好维持下去。新的一年,希望接下来的自己更勇敢,想做什么马上去做,不要纠结,一直保持学习的动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