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宗庆后生前的四次重要回应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宗庆后生前的四次重要回应

“达娃之争”、上市、接班人等词,是宗庆后身上绕不过去的标签。

文 | 新浪蜂鸟 谷力

编辑 | 李固

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79岁。

作为和柳传志、任正非、张瑞敏同一批诞生的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他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正在走向暮色。

从蹬三轮卖冰棍到42岁创办娃哈哈,再到3次成为中国首富, 在与娃哈哈共同成长的37年里,“达娃之争”、上市、接班人等词,是宗庆后身上绕不过去的标签。

《新浪蜂鸟》梳理了宗庆后生前的4次重要发声,从中窥见这位中国饮料大王的传奇一生与关键时刻。

“水仙在粪水里长得更好,难道粪水就更好?”

背景:2000年,在钟睒睒一手引导的纯净水VS天然水大战中,宗庆后在公开采访中怒斥农夫山泉:“水仙在粪水里长得更好,难道粪水就更好?”

1996年,靠儿童口服液火遍大江南北的娃哈哈推出纯净水。同年9月,曾是娃哈哈海南和广西两省总代理的钟睒睒,创立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农夫山泉前身)并提出“纯净水对人体无益论”。

为了证明天然水才健康,1998年,农夫山泉推出最新广告词:“受过污染的水,虽然可以提纯净化,但水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就像一件白衬衣弄脏以后,再怎么洗也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2000年,钟睒睒还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停止生产纯净水,并称:“科学研究证明,长期饮用纯净水对健康无益。”同时,他在央视播出3项“科学对比实验”,将水仙花放在纯净水和农夫山泉天然水中观察其生长状况。结果发现,用农夫山泉天然水浇灌的长得快,用纯净水浇灌的长得慢。

该广告一经推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并引得多家纯净水企业不满。随后宗庆后便联合“上海正广”“乐百氏”等69家纯净水企业,声讨农夫山泉“不正当竞争”。农夫山泉也毫不示弱,将娃哈哈以“散播虚假事实”为名告上了法庭。一时间两家企业剑拔弩张,宗庆后更是在公开场合中对农夫山泉水仙实验嗤之以鼻:“水仙放在粪水里长势更好,难道粪水就更好?”

在当年那场纯净水VS天然水的声讨会中,宗庆后声称:“农夫山泉采用的是不正当竞争手段,损害了整个纯净水行业的利益。”

不过在2009年,农夫山泉被海口工商查出部分产品总砷和二氧化硫超标,达不到食用标准,农夫山泉的“砒霜门”愈演愈烈。在一片哗然之下,宗庆后公开声援农夫山泉,表示检测不实,恐有问题。后来事件出现戏剧性反转,海口工商局承认检测有误,撤销了之前的检查报告,宗庆后和钟睒睒也“一笑泯恩仇”。

“最坏的打算,我们也可以另打个牌子”

背景:2007年,因为达能欲收购娃哈哈其他非合资公司股权的问题,宗庆后于当年4月8日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表示最坏的打算就是另立一个牌子。

1996年,产值已经突破亿元大关的娃哈哈,为了加快集团业务发展,引进国际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生产工艺,选择牵手世界食品饮料巨头达能公司。双方计划合作成立合资公司,生产以“娃哈哈”为商标的包括纯净水、八宝粥等在内的产品。

原本合作方案是:达能与百富勤合计持股51%,娃哈哈集团持股39%,娃哈哈美食城公司持股10%,合资公司董事长由宗庆后担任。

1998年达能控股的香港百富勤将其在金加投资有限公司中的股权出售给达能,达能成为金加公司唯一的股东,从而获得娃哈哈合资公司51%的控股地位。

在达能和娃哈哈合作的十年间,达能以1.7亿美元的投资,先后在合资公司那里分得了3.8亿美元的利润。不过在2006年,达能派驻合资公司的新任董事长范易谋发现,宗庆后在合资公司之外建立一系列由国有企业和职工持股的非合资公司,这些非合资公司每年也为娃哈哈带来丰厚的利润。

范易谋认为,这些非合资公司的存在拿走了本应由合资公司享有的市场和利润,因此要求用40亿元收购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但是宗庆后拒绝了达能的收购请求。随后,达能便发起了一场针对宗庆后和非合资公司的全面诉讼。

长达两年的时间里,达娃双方在中国杭州、美国、英属维尔京群岛不停地打官司。有消息称,这个案件被称为改革开放30年来影响最大的国际商战,从双方企业的掌门人,到中法两国领导人都参与到这场商战中。

最终在2009年9月30日,达娃双方对外宣布达成和解——达能以3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让出合资公司51%的股权,从此退出娃哈哈。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双方也终止了与双方之间纠纷有关的所有法律程序。

至此,长达13年的“达娃之争”以戏剧性的和解结束。

从“坚决不上市”到“适当时候会考虑上市”

背景:2017年2月宗庆后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谈及“达娃之争”,他反思娃哈哈“吃了不懂资本运作的亏”,所以面对媒体对娃哈哈上市的提问,始终是抗拒的姿态。直到娃哈哈三十周年庆典,他才有了“松口”的迹象。

2017年3月,市场曾传出宗馥莉将入主中国糖果(08182.HK)的消息。当年5月12日,中国糖果公告称,宗馥莉通过控制的恒枫资本,以现价30%的折价,即每股0.3565港元,预计花费5.73亿港元买下中国糖果。

但到了7月13日,中国糖果公告称,在要约收购股本并没有达到要约收购可以达成的50%的股份比例,因此此次要约未能成行。此举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娃哈哈借壳上市的尝试,不过娃哈哈后来矢口否认。

转折点在2017年11月,娃哈哈三十周年庆典上,宗庆后首次“松口”谈上市:“上市以后能加快企业发展,在适当的时候也会考虑。”

只是,这个适当时候一直没到来。

2019年4月10日,《浙商》全国理事会走进娃哈哈,宗庆后再次发表对娃哈哈上市的看法,表示自己并没有说坚决不上市。上市不上市关键是有没有需求。

2021年2月,《中国企业家》再向宗庆后求证娃哈哈上市计划,他表示后面可能会考虑,但现在也不缺钱。

2021年7月30日,在娃哈哈快销网新闻发布会上,宗庆后再次表示,当有更大额投资需求时,娃哈哈当然也会考虑上市,但目前暂时没有这个考虑。同时,他透露娃哈哈当时有超过150亿的现金流储备。

从股权的角度看,尽管娃哈哈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为宗庆后,但其第一大股东为杭州上城区文商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上城区国资独资),持股占46%。宗庆后本人则持有娃哈哈集团29.4%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娃哈哈职工持股会持有剩余24.6%股权。

早在2006年5月,娃哈哈就与杭州市国资局商谈其持有的46%娃哈哈集团股份的退出事宜,而后因为“达娃之争”,此事一直被暂停搁置。直到2023年7月,上城国有投资控股在招投标平台中公开转让持有的娃哈哈集团46%股权。

而在2023年12月28日,娃哈哈实业也曾将10万股股份摆上拍卖台,起拍价格为184万元,折合每股18.4元。彼时有消息称,这为娃哈哈集团的股份交易打开了一条路径。

“等70岁,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

背景:2004年宗馥莉从国外学成归来,并去了娃哈哈位于萧山的一处生产车间历练。一时间,关于宗馥莉是否接班娃哈哈的消息不绝于耳。于是当时60岁的宗庆后回应称:“等70岁吧,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我也可以轻松一下。”

2018年,已经74岁的宗庆后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再次谈到退休,直言自己不能退休。如果退休的话,人活着就没意思了。因为“干活干惯了”。

问及接班人的话题,他表示:“看女儿愿不愿意。也不一定是女儿接班,也可以是管理层接班,所以我现在已经在做管理层接班的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之前,宗庆后曾在一档访谈节目表示:“民营企业家的第二代至少有50%不愿意接班,因为我们第一代创业家(文化)层次比较低,他们大部分都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我们做的行业,他们不一定喜欢。宗馥莉她还是愿意的,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我可能会不一样。”

2019年2月,根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彼时的宗庆后,已经开始退居二线,把主动权留给员工。据他称,自己现在最主要的精力,就是放在娃哈哈的管理制度改革和流程改造上。

他开始要求每个员工自己管自己,要做什么事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国家有依法治国,工厂是按照制度治厂,这样任何人领导(企业)都没有问题。”

2019年10月,宗庆后在新加坡接受《福布斯》亚洲版采访时,也透露出同样的想法。如果宗馥莉愿意接班,自己会把指挥棒交给她。如果宗馥莉不愿接受,那么宗庆后将会培养职业经理人来接班。

信号出现在2021年12月9日。当时娃哈哈集团在官网发布了一则人事“上新”新闻。文章显示,宗馥莉出任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命即日起生效。不过宗庆后仍为集团董事长。

2023年3月,在央视财经《对话》栏目,宗庆后最后一次谈到接班人的问题。他称守业比创业更难。“我已经有觉悟在做交班的准备,搞流程改造、岗位责任制、修改完善规章制度,让每个员工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干到什么程度,什么东西不能干,要负什么责任,得到什么报酬,都是为接班人做好准备。”

“目前情况稳定,谢谢关心”

背景:2024年2月22日,市场上传来宗庆后因肺癌进ICU急救的消息,宗馥莉回应称:“我父亲确实因为身体原因在医院治疗,目前情况稳定,谢谢关心。”

2024年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发布宗庆后离世的讣告。

据知情人士表示,今年宗庆后没有参加娃哈哈春节团拜会,过年前因身体原因就已经入院治疗。另有员工透露,宗庆后因年龄关系,“已经很久没来公司了。”

另据《浙商》杂志,1月6日,宗庆后躺在病床上一边吸着氧,一边和同事商量着公司里的事情。探望他的人问他,为什么不安排其他人代劳,宗庆后说,公司如同自己的小孩一样,放心不下。

2月26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发去挽联:“人生搏击四十不晚,开拓者精神;创业千难夙夜求新,企业家本色。”

同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宗馥莉已接任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等职务。

在宗庆后的自传中,他曾谈及自己和娃哈哈:“一千个人的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的眼中也会有一千个娃哈哈。但对我来说娃哈哈只有一个。他是我的整个人生,所有的梦,一切的意义、价值、标签、符号。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娃哈哈

3.8k
  • 农夫山泉奇袭娃哈哈24年后,终于要卖纯净水
  • 娃哈哈部分电商渠道涨价?回应:集团层面近期没有调整产品价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宗庆后生前的四次重要回应

“达娃之争”、上市、接班人等词,是宗庆后身上绕不过去的标签。

文 | 新浪蜂鸟 谷力

编辑 | 李固

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79岁。

作为和柳传志、任正非、张瑞敏同一批诞生的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他的离去,代表着一个时代正在走向暮色。

从蹬三轮卖冰棍到42岁创办娃哈哈,再到3次成为中国首富, 在与娃哈哈共同成长的37年里,“达娃之争”、上市、接班人等词,是宗庆后身上绕不过去的标签。

《新浪蜂鸟》梳理了宗庆后生前的4次重要发声,从中窥见这位中国饮料大王的传奇一生与关键时刻。

“水仙在粪水里长得更好,难道粪水就更好?”

背景:2000年,在钟睒睒一手引导的纯净水VS天然水大战中,宗庆后在公开采访中怒斥农夫山泉:“水仙在粪水里长得更好,难道粪水就更好?”

1996年,靠儿童口服液火遍大江南北的娃哈哈推出纯净水。同年9月,曾是娃哈哈海南和广西两省总代理的钟睒睒,创立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农夫山泉前身)并提出“纯净水对人体无益论”。

为了证明天然水才健康,1998年,农夫山泉推出最新广告词:“受过污染的水,虽然可以提纯净化,但水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就像一件白衬衣弄脏以后,再怎么洗也很难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2000年,钟睒睒还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停止生产纯净水,并称:“科学研究证明,长期饮用纯净水对健康无益。”同时,他在央视播出3项“科学对比实验”,将水仙花放在纯净水和农夫山泉天然水中观察其生长状况。结果发现,用农夫山泉天然水浇灌的长得快,用纯净水浇灌的长得慢。

该广告一经推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并引得多家纯净水企业不满。随后宗庆后便联合“上海正广”“乐百氏”等69家纯净水企业,声讨农夫山泉“不正当竞争”。农夫山泉也毫不示弱,将娃哈哈以“散播虚假事实”为名告上了法庭。一时间两家企业剑拔弩张,宗庆后更是在公开场合中对农夫山泉水仙实验嗤之以鼻:“水仙放在粪水里长势更好,难道粪水就更好?”

在当年那场纯净水VS天然水的声讨会中,宗庆后声称:“农夫山泉采用的是不正当竞争手段,损害了整个纯净水行业的利益。”

不过在2009年,农夫山泉被海口工商查出部分产品总砷和二氧化硫超标,达不到食用标准,农夫山泉的“砒霜门”愈演愈烈。在一片哗然之下,宗庆后公开声援农夫山泉,表示检测不实,恐有问题。后来事件出现戏剧性反转,海口工商局承认检测有误,撤销了之前的检查报告,宗庆后和钟睒睒也“一笑泯恩仇”。

“最坏的打算,我们也可以另打个牌子”

背景:2007年,因为达能欲收购娃哈哈其他非合资公司股权的问题,宗庆后于当年4月8日做客新浪嘉宾聊天室,表示最坏的打算就是另立一个牌子。

1996年,产值已经突破亿元大关的娃哈哈,为了加快集团业务发展,引进国际先进的管理经验和生产工艺,选择牵手世界食品饮料巨头达能公司。双方计划合作成立合资公司,生产以“娃哈哈”为商标的包括纯净水、八宝粥等在内的产品。

原本合作方案是:达能与百富勤合计持股51%,娃哈哈集团持股39%,娃哈哈美食城公司持股10%,合资公司董事长由宗庆后担任。

1998年达能控股的香港百富勤将其在金加投资有限公司中的股权出售给达能,达能成为金加公司唯一的股东,从而获得娃哈哈合资公司51%的控股地位。

在达能和娃哈哈合作的十年间,达能以1.7亿美元的投资,先后在合资公司那里分得了3.8亿美元的利润。不过在2006年,达能派驻合资公司的新任董事长范易谋发现,宗庆后在合资公司之外建立一系列由国有企业和职工持股的非合资公司,这些非合资公司每年也为娃哈哈带来丰厚的利润。

范易谋认为,这些非合资公司的存在拿走了本应由合资公司享有的市场和利润,因此要求用40亿元收购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但是宗庆后拒绝了达能的收购请求。随后,达能便发起了一场针对宗庆后和非合资公司的全面诉讼。

长达两年的时间里,达娃双方在中国杭州、美国、英属维尔京群岛不停地打官司。有消息称,这个案件被称为改革开放30年来影响最大的国际商战,从双方企业的掌门人,到中法两国领导人都参与到这场商战中。

最终在2009年9月30日,达娃双方对外宣布达成和解——达能以3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让出合资公司51%的股权,从此退出娃哈哈。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双方也终止了与双方之间纠纷有关的所有法律程序。

至此,长达13年的“达娃之争”以戏剧性的和解结束。

从“坚决不上市”到“适当时候会考虑上市”

背景:2017年2月宗庆后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时谈及“达娃之争”,他反思娃哈哈“吃了不懂资本运作的亏”,所以面对媒体对娃哈哈上市的提问,始终是抗拒的姿态。直到娃哈哈三十周年庆典,他才有了“松口”的迹象。

2017年3月,市场曾传出宗馥莉将入主中国糖果(08182.HK)的消息。当年5月12日,中国糖果公告称,宗馥莉通过控制的恒枫资本,以现价30%的折价,即每股0.3565港元,预计花费5.73亿港元买下中国糖果。

但到了7月13日,中国糖果公告称,在要约收购股本并没有达到要约收购可以达成的50%的股份比例,因此此次要约未能成行。此举一度被外界解读为娃哈哈借壳上市的尝试,不过娃哈哈后来矢口否认。

转折点在2017年11月,娃哈哈三十周年庆典上,宗庆后首次“松口”谈上市:“上市以后能加快企业发展,在适当的时候也会考虑。”

只是,这个适当时候一直没到来。

2019年4月10日,《浙商》全国理事会走进娃哈哈,宗庆后再次发表对娃哈哈上市的看法,表示自己并没有说坚决不上市。上市不上市关键是有没有需求。

2021年2月,《中国企业家》再向宗庆后求证娃哈哈上市计划,他表示后面可能会考虑,但现在也不缺钱。

2021年7月30日,在娃哈哈快销网新闻发布会上,宗庆后再次表示,当有更大额投资需求时,娃哈哈当然也会考虑上市,但目前暂时没有这个考虑。同时,他透露娃哈哈当时有超过150亿的现金流储备。

从股权的角度看,尽管娃哈哈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为宗庆后,但其第一大股东为杭州上城区文商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上城区国资独资),持股占46%。宗庆后本人则持有娃哈哈集团29.4%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娃哈哈职工持股会持有剩余24.6%股权。

早在2006年5月,娃哈哈就与杭州市国资局商谈其持有的46%娃哈哈集团股份的退出事宜,而后因为“达娃之争”,此事一直被暂停搁置。直到2023年7月,上城国有投资控股在招投标平台中公开转让持有的娃哈哈集团46%股权。

而在2023年12月28日,娃哈哈实业也曾将10万股股份摆上拍卖台,起拍价格为184万元,折合每股18.4元。彼时有消息称,这为娃哈哈集团的股份交易打开了一条路径。

“等70岁,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

背景:2004年宗馥莉从国外学成归来,并去了娃哈哈位于萧山的一处生产车间历练。一时间,关于宗馥莉是否接班娃哈哈的消息不绝于耳。于是当时60岁的宗庆后回应称:“等70岁吧,把女儿扶上马送一程,我也可以轻松一下。”

2018年,已经74岁的宗庆后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再次谈到退休,直言自己不能退休。如果退休的话,人活着就没意思了。因为“干活干惯了”。

问及接班人的话题,他表示:“看女儿愿不愿意。也不一定是女儿接班,也可以是管理层接班,所以我现在已经在做管理层接班的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之前,宗庆后曾在一档访谈节目表示:“民营企业家的第二代至少有50%不愿意接班,因为我们第一代创业家(文化)层次比较低,他们大部分都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我们做的行业,他们不一定喜欢。宗馥莉她还是愿意的,但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我可能会不一样。”

2019年2月,根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彼时的宗庆后,已经开始退居二线,把主动权留给员工。据他称,自己现在最主要的精力,就是放在娃哈哈的管理制度改革和流程改造上。

他开始要求每个员工自己管自己,要做什么事情,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国家有依法治国,工厂是按照制度治厂,这样任何人领导(企业)都没有问题。”

2019年10月,宗庆后在新加坡接受《福布斯》亚洲版采访时,也透露出同样的想法。如果宗馥莉愿意接班,自己会把指挥棒交给她。如果宗馥莉不愿接受,那么宗庆后将会培养职业经理人来接班。

信号出现在2021年12月9日。当时娃哈哈集团在官网发布了一则人事“上新”新闻。文章显示,宗馥莉出任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命即日起生效。不过宗庆后仍为集团董事长。

2023年3月,在央视财经《对话》栏目,宗庆后最后一次谈到接班人的问题。他称守业比创业更难。“我已经有觉悟在做交班的准备,搞流程改造、岗位责任制、修改完善规章制度,让每个员工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干到什么程度,什么东西不能干,要负什么责任,得到什么报酬,都是为接班人做好准备。”

“目前情况稳定,谢谢关心”

背景:2024年2月22日,市场上传来宗庆后因肺癌进ICU急救的消息,宗馥莉回应称:“我父亲确实因为身体原因在医院治疗,目前情况稳定,谢谢关心。”

2024年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发布宗庆后离世的讣告。

据知情人士表示,今年宗庆后没有参加娃哈哈春节团拜会,过年前因身体原因就已经入院治疗。另有员工透露,宗庆后因年龄关系,“已经很久没来公司了。”

另据《浙商》杂志,1月6日,宗庆后躺在病床上一边吸着氧,一边和同事商量着公司里的事情。探望他的人问他,为什么不安排其他人代劳,宗庆后说,公司如同自己的小孩一样,放心不下。

2月26日,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发去挽联:“人生搏击四十不晚,开拓者精神;创业千难夙夜求新,企业家本色。”

同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宗馥莉已接任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等职务。

在宗庆后的自传中,他曾谈及自己和娃哈哈:“一千个人的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的眼中也会有一千个娃哈哈。但对我来说娃哈哈只有一个。他是我的整个人生,所有的梦,一切的意义、价值、标签、符号。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