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江浙养猪户天邦食品再卖核心资产,通威股份16亿接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江浙养猪户天邦食品再卖核心资产,通威股份16亿接手

天邦食品虽痛失史记生物,但略解其当下燃眉之急。通威股份何图?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张晓迪

史上最漫长的猪周期大战正在见分晓,多家养猪上市公司自救各分定局。与闽系养殖户傲农股份(603363,SH)自救全线失利相比,江浙养殖户天邦食品(002124,SZ)多迎曙光。

2024年2月25日,天邦食品公告称,与通威农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子公司实际生物30%股权,作价16.5亿元转让给通威农业。

工商资料显示,通威农业系通威股份(600438,SH)旗下全资子公司。

史记生物原系天邦食品旗下专门从事种猪生产的全资子公司,种猪业务原为天邦食品核心业务之一。天邦食品此番出让史记生物,因资金掣肘,不得已为之。

而以水产饲料和光伏作为双主业的千亿巨头通威股份,此举何图?

史记生物价值几何?

根据公开信息,史记生物曾是天邦食品旗下专门从事种猪养殖的全资子公司,生产的种猪以满足天邦体系需求为主。

早在2014年,天邦通过战略入股跨国种猪育种公司Choice Genetics(CG)进行全球同步育种,2019年开始走上独立育种之路,并于2019年成立史记生物,创建“史记育种”品牌,史记育种整合了天邦股份种猪育种有关的优质资源。

在2023年半年报中,史记生物由专业的育种团队选育优秀的种猪,运用大数据育种技术、全基因组选择技术、CT测定技术、抗病及肉质选育等技术,培育瘦肉率高、肌内脂丰富的猪只。

凭借杰出的育种能力,2022年8月,史记生物成功进入中国种业“国家队”,入选为中国种业阵型企业。

根据天邦食品披露,2022年度史记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2.56亿元,净利润3.41亿元。第三方沃克森国际评估指出,截至评估基准日2023年4月30日,史记生物净资产为9.04亿元,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 8.29亿元,评估价值为55.05亿元,增值额为46.01亿元,增值率高达509%。

沃克森国际认为,史记生物在种猪育种、繁育方面处于行业头部地位,并实现了独立繁育能力。

史记生物,曾经被天邦食品视作转型升级的关键一步。然而,2021年以来,天邦食品陷入业绩亏损、资金承压境地,天邦食品不得不通过转让史记生物来缓解压力,实际上本次股权转让已经是天邦食品第二次卖股。

早在2022年6月30日,天邦食品就宣布以10.2亿元的交易总额,向员工持股平台三亚史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亚史记”)转让史记生物51%股权。

该股权转让完成后,2022年,天邦食品即扭亏为盈,全年盈利金额4.9亿元,其主要贡献正是来自于转让史记生物51%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约14.5亿元。

彼时,天邦食品称,转让史记生物51%股权主要是为了回笼资金应对猪周期低谷期面临的巨大资金压力,防止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恶化,进而引发银行等借款机构减少授信的风险,同时也是为了聚焦生猪养殖及食品加工业务主业的发展。

对于此次转让史记生物30%股权,天邦食品表示,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天邦食品持有史记生物股权比例由49%降低至19%,交易系公司转让持有的参股公司部分股权,不会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变更。

天邦食品表示,公司本次转让史记生物部分股权是为了改善公司现金流,本次交易预计将产生税前资产处置收益约为9.4亿元,最终数据以公司2024年度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数据为准。

通威何图?

在生猪行业仍处低迷境地之际,通威此次以16亿接手史记生物,有何考量?熟悉情况的通威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通威与天邦股份系多年合作伙伴,双方在母猪饲料等多方面都有合作。通威农业此番入股史记生物,主要是看好史记生物的技术价值和行业地位。虽然通威农业未涉及养殖业务,但双方之间也存在一定的业务协同性。

对于此次交易,通威股份并未发布相关的公告,通威股份证券代表表示,因此次交易未达到披露标准。

公开信息显示,通威股份是以农业、新能源双主业为核心的大型民营科技型上市公司。在农业主业方面,公司以饲料工业为核心,年饲料生产能力超过1000万吨;在新能源主业方面,通威已成为拥有从上游高纯晶硅生产、中游高效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到终端光伏电站建设与运营的光伏企业,形成了完整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光伏新能源产业链条。

据通威股份2022年年报披露,2022年公司整合饲料及相关产业链业务,成立通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进一步提升专业化运营水平。

2023年上半年,通威股份饲料及产业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4.26亿元,为同期营收贡献率为21%。

通威股份曾在2022年年报中提到,在农业方面,水产饲料一直是公司的核心产品,也是公司农牧板块的主要利润来源;同时公司还积极开展了包括育种、养殖、动保、食品加工与贸易等业务,进一步完善产业链配套,增强企业综合竞争力。

此外,从实力而言,拥有千亿市值的通威股份,资金实力雄厚。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通威股份资产总计1682亿元,账面货币资金275.3亿元。不仅如此,自2014年至2024年十年,通威股份净利润持续增长。

截至2022年底,通威农业总资产129.56亿元,总负债88.91亿元,净资产40.65亿元。

危机仍待解

两度出让史记生物,天邦痛失种猪业务。稍早前的1月8日,天邦食品定增项目落地,11亿资金入账。但天邦资金紧张局面仍不容小觑。

根据天邦2023年度业绩预告,天邦食品预计亏损26亿元至29亿元。报告期内,天邦食品商品猪销售头数增长了61%,但是销售均价同比下降19%,生猪养殖业务亏损较大。

官网介绍,天邦食品成立于1996年,前身为余姚天邦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为张邦辉和吴天星。创业之初,天邦食品主要从事特种水产饲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07年,天邦食品在深交所上市。2013年12月,天邦食品并购艾格菲实业中国资产,正式进入现代化与规模化养猪行业。2016年将生猪产业链向下游延伸,增加了猪肉销售业务。其旗下拾分味道(临泉)食品有限公司是亚洲单体最大、工艺和设备最先进、智能化程度最高的屠宰加工厂。

但近两年来,由于生猪市场的长期低迷,天邦食品业绩持续下滑,主营业务持续亏损,资金链紧绷。

公开财报显示,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天邦食品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105.07亿元、95.71亿元和72.69亿元。2021年、2022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4.62亿元、4.90亿元。

2023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 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6亿元,同比下降 256.58%;2023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6.82亿元,同比下降260.63%。

天邦食品称,业绩亏损进一步提高了天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恶化了其现金流状况。截至2023年9月30日,天邦食品资产负债率为87.03%,短期借款余额 26.91亿元, 长期借款余额6.8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余额12.90亿元。

对于其高负债,天邦食品称,近年来,随着公司经营规模逐渐扩大,公司通过增加有息借款等途径补充营运资金,借款余额大幅增加,公司资产负债率提高。

此外,截至2023年9月末,天邦食品流动比率为0.31倍,速动比率0.07 倍,利息保障倍数为-3.40倍。 

界面新闻注意到,为了聚焦生猪养殖及食品加工业务,同时缓解资金压力,天邦食品2021年下半年还对外出售了水产饲料业务全部股权和猪饲料业务部分股权。

天邦也坦承,如果未来生猪价格长期维持低位,天邦食品经营业绩持续亏损,其资产负债结构及现金流情况将进一步恶化。因此,天邦食品表示,在公司未及时筹集所需资金的情况下,公司将面临较大的偿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而此次转让史记生物所获资金可略解天邦食品燃眉之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通威股份

4k
  • 通威股份与工商银行四川省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 通威股份:已形成太阳能电池95GW、光伏组件75GW年产能,高纯晶硅年产能45万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江浙养猪户天邦食品再卖核心资产,通威股份16亿接手

天邦食品虽痛失史记生物,但略解其当下燃眉之急。通威股份何图?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张晓迪

史上最漫长的猪周期大战正在见分晓,多家养猪上市公司自救各分定局。与闽系养殖户傲农股份(603363,SH)自救全线失利相比,江浙养殖户天邦食品(002124,SZ)多迎曙光。

2024年2月25日,天邦食品公告称,与通威农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子公司实际生物30%股权,作价16.5亿元转让给通威农业。

工商资料显示,通威农业系通威股份(600438,SH)旗下全资子公司。

史记生物原系天邦食品旗下专门从事种猪生产的全资子公司,种猪业务原为天邦食品核心业务之一。天邦食品此番出让史记生物,因资金掣肘,不得已为之。

而以水产饲料和光伏作为双主业的千亿巨头通威股份,此举何图?

史记生物价值几何?

根据公开信息,史记生物曾是天邦食品旗下专门从事种猪养殖的全资子公司,生产的种猪以满足天邦体系需求为主。

早在2014年,天邦通过战略入股跨国种猪育种公司Choice Genetics(CG)进行全球同步育种,2019年开始走上独立育种之路,并于2019年成立史记生物,创建“史记育种”品牌,史记育种整合了天邦股份种猪育种有关的优质资源。

在2023年半年报中,史记生物由专业的育种团队选育优秀的种猪,运用大数据育种技术、全基因组选择技术、CT测定技术、抗病及肉质选育等技术,培育瘦肉率高、肌内脂丰富的猪只。

凭借杰出的育种能力,2022年8月,史记生物成功进入中国种业“国家队”,入选为中国种业阵型企业。

根据天邦食品披露,2022年度史记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2.56亿元,净利润3.41亿元。第三方沃克森国际评估指出,截至评估基准日2023年4月30日,史记生物净资产为9.04亿元,纳入评估范围内的所有者权益账面价值为 8.29亿元,评估价值为55.05亿元,增值额为46.01亿元,增值率高达509%。

沃克森国际认为,史记生物在种猪育种、繁育方面处于行业头部地位,并实现了独立繁育能力。

史记生物,曾经被天邦食品视作转型升级的关键一步。然而,2021年以来,天邦食品陷入业绩亏损、资金承压境地,天邦食品不得不通过转让史记生物来缓解压力,实际上本次股权转让已经是天邦食品第二次卖股。

早在2022年6月30日,天邦食品就宣布以10.2亿元的交易总额,向员工持股平台三亚史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亚史记”)转让史记生物51%股权。

该股权转让完成后,2022年,天邦食品即扭亏为盈,全年盈利金额4.9亿元,其主要贡献正是来自于转让史记生物51%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约14.5亿元。

彼时,天邦食品称,转让史记生物51%股权主要是为了回笼资金应对猪周期低谷期面临的巨大资金压力,防止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恶化,进而引发银行等借款机构减少授信的风险,同时也是为了聚焦生猪养殖及食品加工业务主业的发展。

对于此次转让史记生物30%股权,天邦食品表示,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天邦食品持有史记生物股权比例由49%降低至19%,交易系公司转让持有的参股公司部分股权,不会导致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发生变更。

天邦食品表示,公司本次转让史记生物部分股权是为了改善公司现金流,本次交易预计将产生税前资产处置收益约为9.4亿元,最终数据以公司2024年度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数据为准。

通威何图?

在生猪行业仍处低迷境地之际,通威此次以16亿接手史记生物,有何考量?熟悉情况的通威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通威与天邦股份系多年合作伙伴,双方在母猪饲料等多方面都有合作。通威农业此番入股史记生物,主要是看好史记生物的技术价值和行业地位。虽然通威农业未涉及养殖业务,但双方之间也存在一定的业务协同性。

对于此次交易,通威股份并未发布相关的公告,通威股份证券代表表示,因此次交易未达到披露标准。

公开信息显示,通威股份是以农业、新能源双主业为核心的大型民营科技型上市公司。在农业主业方面,公司以饲料工业为核心,年饲料生产能力超过1000万吨;在新能源主业方面,通威已成为拥有从上游高纯晶硅生产、中游高效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到终端光伏电站建设与运营的光伏企业,形成了完整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光伏新能源产业链条。

据通威股份2022年年报披露,2022年公司整合饲料及相关产业链业务,成立通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进一步提升专业化运营水平。

2023年上半年,通威股份饲料及产业链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54.26亿元,为同期营收贡献率为21%。

通威股份曾在2022年年报中提到,在农业方面,水产饲料一直是公司的核心产品,也是公司农牧板块的主要利润来源;同时公司还积极开展了包括育种、养殖、动保、食品加工与贸易等业务,进一步完善产业链配套,增强企业综合竞争力。

此外,从实力而言,拥有千亿市值的通威股份,资金实力雄厚。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通威股份资产总计1682亿元,账面货币资金275.3亿元。不仅如此,自2014年至2024年十年,通威股份净利润持续增长。

截至2022年底,通威农业总资产129.56亿元,总负债88.91亿元,净资产40.65亿元。

危机仍待解

两度出让史记生物,天邦痛失种猪业务。稍早前的1月8日,天邦食品定增项目落地,11亿资金入账。但天邦资金紧张局面仍不容小觑。

根据天邦2023年度业绩预告,天邦食品预计亏损26亿元至29亿元。报告期内,天邦食品商品猪销售头数增长了61%,但是销售均价同比下降19%,生猪养殖业务亏损较大。

官网介绍,天邦食品成立于1996年,前身为余姚天邦饲料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为张邦辉和吴天星。创业之初,天邦食品主要从事特种水产饲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07年,天邦食品在深交所上市。2013年12月,天邦食品并购艾格菲实业中国资产,正式进入现代化与规模化养猪行业。2016年将生猪产业链向下游延伸,增加了猪肉销售业务。其旗下拾分味道(临泉)食品有限公司是亚洲单体最大、工艺和设备最先进、智能化程度最高的屠宰加工厂。

但近两年来,由于生猪市场的长期低迷,天邦食品业绩持续下滑,主营业务持续亏损,资金链紧绷。

公开财报显示,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天邦食品分别实现营业总收入105.07亿元、95.71亿元和72.69亿元。2021年、2022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4.62亿元、4.90亿元。

2023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 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66亿元,同比下降 256.58%;2023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6.82亿元,同比下降260.63%。

天邦食品称,业绩亏损进一步提高了天邦食品的资产负债率,恶化了其现金流状况。截至2023年9月30日,天邦食品资产负债率为87.03%,短期借款余额 26.91亿元, 长期借款余额6.8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余额12.90亿元。

对于其高负债,天邦食品称,近年来,随着公司经营规模逐渐扩大,公司通过增加有息借款等途径补充营运资金,借款余额大幅增加,公司资产负债率提高。

此外,截至2023年9月末,天邦食品流动比率为0.31倍,速动比率0.07 倍,利息保障倍数为-3.40倍。 

界面新闻注意到,为了聚焦生猪养殖及食品加工业务,同时缓解资金压力,天邦食品2021年下半年还对外出售了水产饲料业务全部股权和猪饲料业务部分股权。

天邦也坦承,如果未来生猪价格长期维持低位,天邦食品经营业绩持续亏损,其资产负债结构及现金流情况将进一步恶化。因此,天邦食品表示,在公司未及时筹集所需资金的情况下,公司将面临较大的偿债风险和流动性风险。

而此次转让史记生物所获资金可略解天邦食品燃眉之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