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兄弟出走,女将撑起携程的半边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兄弟出走,女将撑起携程的半边天

在携程的历史发展中,兄弟们接连退出,女性撑起半边天的现象无疑也印证了这句话。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深渡Cross  

2月22日,携程集团公布了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携程第四季度净营业收入103亿元,同比增长105%。其中,住宿预订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增长131%;交通票务营业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86%;旅游度假业务营业收入7.04亿元,同比增长329%;商旅管理业务营业收入6.34亿元,同比增长129%。

此外,2023年全年净营业收入首次突破400亿,达445亿元,甚至超过前两年营收之和。

但如此辉煌的战绩其实与“幕后领导人”梁建章的关系并不大,他惯常在携程转危为安后就放权当甩手掌柜。去年一年梁建章露面最多的时刻不是为了携程,而是出入各大场所劝群众多生孩子,为此其还被冠以“催生办主任”的名头。

从这个角度讲,作为教授的梁建章应该不太会是受到女性追捧的对象;但事实是,作为商人的梁建章在携程的女员工中极有人缘。据官方2021年数据显示,携程集团女性员工占比已经超过50%,在领导层中,41%的中层管理职位和30%的高层领导都是女性。

而且在携程历史中的3次重大危机中,也不乏女人的身影,其中梁建章的妻子刘聪、携程CEO孙洁以及副总裁孙天旭,作用尤为突出。

马云曾说,对于女人,如果你说服了她,她就会一直坚持这个目标;对于男人,他们答应得很快,忘得更快;而他自己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背后站着一群女人。在携程的历史发展中,兄弟们接连退出,女性撑起半边天的现象无疑也印证了这句话。

从少年神童、到春之少年

互联网行业有两个不老的大佬,一个是颜值不老、气质儒雅的李彦宏,另一个则是心态不老、进退自如的梁建章。而比李彦宏更牛的是,梁建章自小就主角光环附体,有着少年“神童”之名。

1982年,美国诞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电脑笑脸,我国为跟上脚步,教育部下达推行计算机教育实验命令,同时宣布举办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

在这次竞赛上14岁的李彦宏止步阳泉第二,而13岁的梁建章却凭借能用程序写诗的能力,获得了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程序设计大赛金奖,两人擦肩而过。不过,梁建章却幸运地遇上了与李彦宏同岁的“数学天才”沈南鹏,造就了互联网史上最小的相逢之一。

二人再次相逢之时,被誉为“少年神童”的梁建章“忽悠”着比自己大一岁的沈南鹏加入他的创业项目携程,和季琦、范敏,外加妻子刘聪在上海鹭鹭餐厅建成了一支堪称“梦幻团队”的阵容。

2020年疫情席卷全球,携程、飞猪等互联网旅游业应用首当其冲,而携程似乎是全中国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中遭受冲击最大的企业,海外订单全部消失,酒店订单基本“团灭”。上亿人次退订,垫资超10亿量级,仅仅1个月股价便下跌超20%,市值蒸发380亿元。财报显示,2020年携程全年净营业收入仅有183亿元人民币,不及2023年一半的营收。

重大打击下,即使是2017年频频鞠躬也不曾落泪的“铁娘子”孙洁,也在受访时潸然泪下。

为缓解颓势,梁建章挺身而出化身“春之少年”,与彼时刚刚被提到副总裁职位的孙天旭一起搞怪直播。

在直播中,“梁主播”穿古装跳“海草舞”,唱rap版的苏轼《题西林壁》,表演川剧变脸,用18秒钟说完包含30家高星酒店名称的“报菜名贯口”等等,一天做出了1000万的交易额。

孙天旭与其的配合也相当“默契”,梁演康熙,孙就演苏麻喇姑;梁演管仲,孙就演董竹君;梁演唐伯虎,孙就演秋香;梁是宝哥哥,孙就是林妹妹;他是杨过,她就是小龙女;他是秦始皇,她就是王母娘娘。

面对儿子吐槽直播造型“不忍直视”,他也只是说:“你要成功,一定要脸皮厚,在这个世界上脸皮厚一点儿没什么。”

沈南鹏曾有过对他的评价:“三十多年过去了,他的睿智和好奇心一如当年。我遇到过不少非常‘聪明’的人,但James 往往比其他人想得更深,也把思辨的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每个见过梁建章的人,对其的第一印象可能并不是“聪明”,而是既幼稚又成熟。幼稚的是,他有着一张娃娃脸,爱笑,喜欢休闲打扮,说话和李彦宏一样温声细语,不过语速稍快一点;成熟的是,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低着头,侧向一边,眯着眼睛,让你不至于沉浸在极富亲和力的学者形象中,忘记他身为企业家的锐利。

可以说,在梁建章的身上,“聪明”只是其次,让人容易忘却攻击性的“少年感”才最富有杀伤力,“男人至死是少年”这句话也是对梁建章最好的注解。毕竟,从“少年神童”到春之少年,梁建章的每一步都并不容易,虽然初创时“携程四君子”名号响亮,但最后剩下的只有身边为数不多的女性高管们支撑的后方,作为男人兼之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需要肩负的东西其实比人们想象中还要重。

或许,也正是梁建章“越活越年轻”的心态,才促使其在学术界耕耘不辍、硕果累累。而且,人年轻腰才好,才能坐得住学术的冷板凳,稳得住企业的下盘。

兄弟出走、女将顶起半边天

携程四次纳斯达克敲钟史,“携程四君子”里唯一不曾敲钟的是当今的华住董事长季琦。

梁建章2018年敲过,沈南鹏在2003年上市当天便作为代表敲了,范敏则是早年间敲过一次,而还有一次却是孙洁接替沈南鹏职位后的2008年敲响了钟声。

因为上市敲钟前一年,季琦和沈南鹏就跑出去创办了如家,后来季琦去开汉庭,沈南鹏去搞投资,只有范敏对梁建章不离不弃,但其2013年后也慢慢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2005年,梁建章给孙洁打了个电话,邀请她回国到携程接沈南鹏的班。

不过,在大部分外人的印象里,好像携程也不太需要这几个兄弟们。毕竟,在携程的几个重要节点,映射出的都是梁建章“一指定江山”和“出山则挽大厦将倾”的形象:梁建章从初创时拍板“旅游服务”,到定调“鼠标+水泥”的战略方针,以及非典坚持不裁员和“拇指+水泥”的战略转型。

随着其他联合创始人的接连出走,梁建章彻底成为了携程的无冕之王。对于携程而言,梁建章一个人就能独自撑起半边天,无论出走多久,无论携程面对什么样的危难和机遇,他都能随时回归接管大权,做那个“垂帘听政”、发号施令、扶大厦之将倾的人。

因为在携程,另外的半边天,就是梁建章背后的这群女将们,其中表现又尤为突出的则是开头提及的那三位。可以说,任用女性管理者在全球商业领域一直都是一个重要议题,中国企业在这个方面还在进步阶段,但梁建章在这个方面已经堪称楷模了。

妻子刘聪,梁建章提及的很少,但其在创业初期担任HR时,一年让百人精英成功入职,所发挥的作用并不亚于几位先后离去的兄弟。

2003年,携程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上市当天,携程股价暴涨88.56%,成为当日纳斯达克市场开盘涨幅最高的股票。借此产生的虹吸效应,也让携程每月都有超200人入职,刘聪这才开始隐居幕后,让位施琦。

两年后,梁建章见沈南鹏萌生退意,先挖来孙洁担任CFO职位。次年,携程市值一度超过新浪和盛大,在梁建章放言“打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后,便让范敏担任CEO职位,孙洁从旁协助,而自己则选择了一条“商而优则学”的功成身退之路——去美国攻读人口经济学博士。

这一年,孙天旭还在寻找着自己的人生方向。2006年,央视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开启全国选拔,全国各地80个参赛者角逐着这本就不多的名额,而毕业于中传的孙天旭就是其中之一。

可惜孙天旭的能力似乎稍微欠缺,半年多的时间后依旧遗憾落榜,恰逢北京电视台扩招年轻人,孙天旭便一头扎进,担任了十多年的新闻主持人。

而这十多年的时间里,孙洁在携程平步青云,实现两次职位的跃升,但同时也迎来了两次携程的危急存亡时刻。

第一次是2012年孙洁刚刚被提拔为COO,也就是携程史上最大的“吞并”危机,让刚刚在美国读完经济学博士的梁建章拖家带口,匆匆赶回国内。

彼时的携程四面楚歌,艺龙插入酒店营盘,去哪儿蚕食机票业务,途牛搅乱旅游,同程啃下门票的蛋糕,携程的股价一下跌没了三分之二,最危急的时候孙洁更是一周没睡着觉。

无奈之下,孙洁和范敏才拨通了越洋电话告诉梁建章,再搞你的人口研究,携程就没了,梁建章在火线上又接回了曾经交给范敏的交接棒。

梁建章回归后与孙洁组成黄金搭档,携程立马转守为攻,前者定战略定方向,后者负责执行带团队。此时进修回来的梁建章,看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梁建章,果断将“鼠标+水泥”的战略替换为“拇指+水泥”战略。

第二次是2017年,梁建章再次选择退居幕后,让孙洁担任携程CEO职位,可关于携程的负面新闻也随之而来。

据梁建章称,让孙洁担任CEO是因为“她具有女性的敏感细腻,又有男性领导者的果敢跟理性的决策能力,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合适的CEO。”

可是,自古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范敏守着守着迎来了后浪们,而孙洁守着守着则迎来了舆论的侵袭。

彼时,韩雪微博炮轰携程捆绑销售,将携程推向舆论中心,随后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爆发,就连垂帘听政的梁建章都难逃网友冷嘲热讽。

为此,孙洁开了一夜的会议,以内部信的方式向家长以及孩子道歉。没想到的是,自此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孙洁似乎成了携程专门道歉的工具。

2018年,还没从虐童事件中缓过来的孙洁又一次陷入舆论中心,携程因天价退票费事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期间,被梁建章悄然招揽的孙天旭,作为携程公共事务部高级经理,也对事件作出了回应,表示携程未来的退改签政策与航空公司保持一致。

秉持着真诚的孙洁,则直接带着携程华南区总经理以及深圳总经理,三个人到消委会现场,在新闻媒体的见证下,鞠躬道歉。

那一年,有人问,孙洁还要鞠多少次躬?

绯闻、新战场

人们似乎更喜欢注意一些事件之外的旁枝末节。

相较于频频鞠躬的CEO孙洁,公众似乎更好奇孙天旭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高级经理。尤其是,似乎很多人都认为梁建章对其很上心,毕竟刚进公司就接手了当时原本由梁建章亲自负责的公关工作,且仅用三年的时间走完了孙洁十一年的路程。

2020年初,孙天旭的title已然变成了集团副总裁。

不过,孙天旭的能力也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见证。彼时,为了打造携程直播间,孙天旭临危受命,匆忙搭建了个20人左右的草台班子,搜罗各业务线团队的员工临时组成团队,发力直播带货,与梁建章在cosplay中成功为携程引来新的增长。

也是这一年,据携程公告显示,刘聪正式从台前走到幕后,开始参与携程美食业务部分工作,为美食直播出谋划策,到了2020年底,其参与的携程美食直播更是上线并形成固定栏目。

但是,当时有传言称,刘聪特意紧急回国,且刚回国就掌管了直播业务。随后才被携程辟谣,称刘聪一直呆在国内并非紧急回国,且直播业务仍由孙天旭掌管,刘聪负责的是上述的美食直播业务。

真假暂且不论,比较巧合的是,就在刘聪被称回国且掌管美食直播业务后,携程的官方直播在演员层面开始发生了变化。2020年12月9日,在那个周三的直播现场里,梁建章罕见的并未现身,全程皆是由孙天旭一人直播。后续,梁建章身影在直播间现身的频率就愈发稀少了。

不过在重新出山负责美食直播业务后,刘聪本人依旧维持着过去的低调,她并没有什么公开的活动出来抛头露面。当然,在携程内部她的存在感肯定是增强了不少。略大参考报道称,刘聪对直播业务的参与程度远不止美食——这在携程并非重点业务,机票、酒旅等直播SKU,她也会过问。该报道同时还提到,梁建章直播时,她也会去现场探班。

时至今日,携程的直播业务已经摆脱了当初的危机色彩。不单单是因梁建章的退出,直播间名由“梁小章”改为“携程boos直播间”,而且主要的直播内容和场景也切换到了海外。作为直播业务的总负责人孙天旭,自然也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各国开启了一场又一场的直播。

由于过去几年海外机票酒旅受到的供给冲击还未恢复,同时国内出境游的旅客数量明显反弹,携程等OTA平台近期创收不少。《表外表里》前几天的一篇文章就提到,“出境游玩起了消费升级”。

可是,出境游毕竟还是服务的国内用户,携程的全球化进度似乎与直播的关系并不大。梁建章之前表示,目前携程只有2%的世界旅游市场份额,未来还有广阔的成长空间,所以携程推出了Trip.com,尝试进军海外市场。

过去一个季度,Trip.com子品牌负责的海外业务净收入为103亿元人民币(15亿美元),较2022年同期增长105%,在欧美市场的收入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

不过携程并未在财报中具体披露海外业务规模,但预估其体量应该非常小。携程在财报电话会中表示,Trip.com的出境机票和酒店预订 GMV恢复到疫情前的80%以上,超过市场整体恢复率60%;预计在未来3-5年内,Trip.com将贡献集团总收入的15%至20%,并实现中高两位数的增长。但另一方面,直到2022年上半年Trip.com才首次跻身全球下载量排名前10 的在线旅游APP行列。

极高的业务增速和靠后的市场份额排名都说明携程的海外业务仍在起步阶段。要谈海外业务对国内营收的替代和补充,还为时尚早。

结语

正如梁建章所说:旅游行业是促进创新的独特产业,是促进人类理解、增进交流,带来和平与包容性发展的行业,更是一个必须实现充分全球化的行业。

全球化也早已是携程的一块心病,毕竟其发展了近十年,在梁建章口中也不过才2%的市场份额。这成绩对于想要再次“拿着望远镜看对手”的梁建章来说,现在还差得很远。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梁建章得在“夫妻档”下建立充分的信任,至少不能让外派的大臣遭到家里的“背刺。

也就是说,携程想要做得好、阖家欢乐不可少,只有战略层面和战术层面配合相得益彰,携程的全球化之路才能走得更快更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携程集团

4.2k
  • 携程:“五一”办签人数同比增长超3成,交易额已超过2019年同期
  • 携程上线“老友会”:为50岁以上用户提供专享产品,梁建章代言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兄弟出走,女将撑起携程的半边天

在携程的历史发展中,兄弟们接连退出,女性撑起半边天的现象无疑也印证了这句话。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深渡Cross  

2月22日,携程集团公布了2023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携程第四季度净营业收入103亿元,同比增长105%。其中,住宿预订营业收入39亿元,同比增长131%;交通票务营业收入41亿元,同比增长86%;旅游度假业务营业收入7.04亿元,同比增长329%;商旅管理业务营业收入6.34亿元,同比增长129%。

此外,2023年全年净营业收入首次突破400亿,达445亿元,甚至超过前两年营收之和。

但如此辉煌的战绩其实与“幕后领导人”梁建章的关系并不大,他惯常在携程转危为安后就放权当甩手掌柜。去年一年梁建章露面最多的时刻不是为了携程,而是出入各大场所劝群众多生孩子,为此其还被冠以“催生办主任”的名头。

从这个角度讲,作为教授的梁建章应该不太会是受到女性追捧的对象;但事实是,作为商人的梁建章在携程的女员工中极有人缘。据官方2021年数据显示,携程集团女性员工占比已经超过50%,在领导层中,41%的中层管理职位和30%的高层领导都是女性。

而且在携程历史中的3次重大危机中,也不乏女人的身影,其中梁建章的妻子刘聪、携程CEO孙洁以及副总裁孙天旭,作用尤为突出。

马云曾说,对于女人,如果你说服了她,她就会一直坚持这个目标;对于男人,他们答应得很快,忘得更快;而他自己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背后站着一群女人。在携程的历史发展中,兄弟们接连退出,女性撑起半边天的现象无疑也印证了这句话。

从少年神童、到春之少年

互联网行业有两个不老的大佬,一个是颜值不老、气质儒雅的李彦宏,另一个则是心态不老、进退自如的梁建章。而比李彦宏更牛的是,梁建章自小就主角光环附体,有着少年“神童”之名。

1982年,美国诞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电脑笑脸,我国为跟上脚步,教育部下达推行计算机教育实验命令,同时宣布举办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

在这次竞赛上14岁的李彦宏止步阳泉第二,而13岁的梁建章却凭借能用程序写诗的能力,获得了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程序设计大赛金奖,两人擦肩而过。不过,梁建章却幸运地遇上了与李彦宏同岁的“数学天才”沈南鹏,造就了互联网史上最小的相逢之一。

二人再次相逢之时,被誉为“少年神童”的梁建章“忽悠”着比自己大一岁的沈南鹏加入他的创业项目携程,和季琦、范敏,外加妻子刘聪在上海鹭鹭餐厅建成了一支堪称“梦幻团队”的阵容。

2020年疫情席卷全球,携程、飞猪等互联网旅游业应用首当其冲,而携程似乎是全中国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中遭受冲击最大的企业,海外订单全部消失,酒店订单基本“团灭”。上亿人次退订,垫资超10亿量级,仅仅1个月股价便下跌超20%,市值蒸发380亿元。财报显示,2020年携程全年净营业收入仅有183亿元人民币,不及2023年一半的营收。

重大打击下,即使是2017年频频鞠躬也不曾落泪的“铁娘子”孙洁,也在受访时潸然泪下。

为缓解颓势,梁建章挺身而出化身“春之少年”,与彼时刚刚被提到副总裁职位的孙天旭一起搞怪直播。

在直播中,“梁主播”穿古装跳“海草舞”,唱rap版的苏轼《题西林壁》,表演川剧变脸,用18秒钟说完包含30家高星酒店名称的“报菜名贯口”等等,一天做出了1000万的交易额。

孙天旭与其的配合也相当“默契”,梁演康熙,孙就演苏麻喇姑;梁演管仲,孙就演董竹君;梁演唐伯虎,孙就演秋香;梁是宝哥哥,孙就是林妹妹;他是杨过,她就是小龙女;他是秦始皇,她就是王母娘娘。

面对儿子吐槽直播造型“不忍直视”,他也只是说:“你要成功,一定要脸皮厚,在这个世界上脸皮厚一点儿没什么。”

沈南鹏曾有过对他的评价:“三十多年过去了,他的睿智和好奇心一如当年。我遇到过不少非常‘聪明’的人,但James 往往比其他人想得更深,也把思辨的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每个见过梁建章的人,对其的第一印象可能并不是“聪明”,而是既幼稚又成熟。幼稚的是,他有着一张娃娃脸,爱笑,喜欢休闲打扮,说话和李彦宏一样温声细语,不过语速稍快一点;成熟的是,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低着头,侧向一边,眯着眼睛,让你不至于沉浸在极富亲和力的学者形象中,忘记他身为企业家的锐利。

可以说,在梁建章的身上,“聪明”只是其次,让人容易忘却攻击性的“少年感”才最富有杀伤力,“男人至死是少年”这句话也是对梁建章最好的注解。毕竟,从“少年神童”到春之少年,梁建章的每一步都并不容易,虽然初创时“携程四君子”名号响亮,但最后剩下的只有身边为数不多的女性高管们支撑的后方,作为男人兼之携程的创始人,梁建章需要肩负的东西其实比人们想象中还要重。

或许,也正是梁建章“越活越年轻”的心态,才促使其在学术界耕耘不辍、硕果累累。而且,人年轻腰才好,才能坐得住学术的冷板凳,稳得住企业的下盘。

兄弟出走、女将顶起半边天

携程四次纳斯达克敲钟史,“携程四君子”里唯一不曾敲钟的是当今的华住董事长季琦。

梁建章2018年敲过,沈南鹏在2003年上市当天便作为代表敲了,范敏则是早年间敲过一次,而还有一次却是孙洁接替沈南鹏职位后的2008年敲响了钟声。

因为上市敲钟前一年,季琦和沈南鹏就跑出去创办了如家,后来季琦去开汉庭,沈南鹏去搞投资,只有范敏对梁建章不离不弃,但其2013年后也慢慢淡出了公众的视野。

2005年,梁建章给孙洁打了个电话,邀请她回国到携程接沈南鹏的班。

不过,在大部分外人的印象里,好像携程也不太需要这几个兄弟们。毕竟,在携程的几个重要节点,映射出的都是梁建章“一指定江山”和“出山则挽大厦将倾”的形象:梁建章从初创时拍板“旅游服务”,到定调“鼠标+水泥”的战略方针,以及非典坚持不裁员和“拇指+水泥”的战略转型。

随着其他联合创始人的接连出走,梁建章彻底成为了携程的无冕之王。对于携程而言,梁建章一个人就能独自撑起半边天,无论出走多久,无论携程面对什么样的危难和机遇,他都能随时回归接管大权,做那个“垂帘听政”、发号施令、扶大厦之将倾的人。

因为在携程,另外的半边天,就是梁建章背后的这群女将们,其中表现又尤为突出的则是开头提及的那三位。可以说,任用女性管理者在全球商业领域一直都是一个重要议题,中国企业在这个方面还在进步阶段,但梁建章在这个方面已经堪称楷模了。

妻子刘聪,梁建章提及的很少,但其在创业初期担任HR时,一年让百人精英成功入职,所发挥的作用并不亚于几位先后离去的兄弟。

2003年,携程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上市当天,携程股价暴涨88.56%,成为当日纳斯达克市场开盘涨幅最高的股票。借此产生的虹吸效应,也让携程每月都有超200人入职,刘聪这才开始隐居幕后,让位施琦。

两年后,梁建章见沈南鹏萌生退意,先挖来孙洁担任CFO职位。次年,携程市值一度超过新浪和盛大,在梁建章放言“打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后,便让范敏担任CEO职位,孙洁从旁协助,而自己则选择了一条“商而优则学”的功成身退之路——去美国攻读人口经济学博士。

这一年,孙天旭还在寻找着自己的人生方向。2006年,央视的综艺节目主持人开启全国选拔,全国各地80个参赛者角逐着这本就不多的名额,而毕业于中传的孙天旭就是其中之一。

可惜孙天旭的能力似乎稍微欠缺,半年多的时间后依旧遗憾落榜,恰逢北京电视台扩招年轻人,孙天旭便一头扎进,担任了十多年的新闻主持人。

而这十多年的时间里,孙洁在携程平步青云,实现两次职位的跃升,但同时也迎来了两次携程的危急存亡时刻。

第一次是2012年孙洁刚刚被提拔为COO,也就是携程史上最大的“吞并”危机,让刚刚在美国读完经济学博士的梁建章拖家带口,匆匆赶回国内。

彼时的携程四面楚歌,艺龙插入酒店营盘,去哪儿蚕食机票业务,途牛搅乱旅游,同程啃下门票的蛋糕,携程的股价一下跌没了三分之二,最危急的时候孙洁更是一周没睡着觉。

无奈之下,孙洁和范敏才拨通了越洋电话告诉梁建章,再搞你的人口研究,携程就没了,梁建章在火线上又接回了曾经交给范敏的交接棒。

梁建章回归后与孙洁组成黄金搭档,携程立马转守为攻,前者定战略定方向,后者负责执行带团队。此时进修回来的梁建章,看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梁建章,果断将“鼠标+水泥”的战略替换为“拇指+水泥”战略。

第二次是2017年,梁建章再次选择退居幕后,让孙洁担任携程CEO职位,可关于携程的负面新闻也随之而来。

据梁建章称,让孙洁担任CEO是因为“她具有女性的敏感细腻,又有男性领导者的果敢跟理性的决策能力,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合适的CEO。”

可是,自古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范敏守着守着迎来了后浪们,而孙洁守着守着则迎来了舆论的侵袭。

彼时,韩雪微博炮轰携程捆绑销售,将携程推向舆论中心,随后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爆发,就连垂帘听政的梁建章都难逃网友冷嘲热讽。

为此,孙洁开了一夜的会议,以内部信的方式向家长以及孩子道歉。没想到的是,自此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孙洁似乎成了携程专门道歉的工具。

2018年,还没从虐童事件中缓过来的孙洁又一次陷入舆论中心,携程因天价退票费事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期间,被梁建章悄然招揽的孙天旭,作为携程公共事务部高级经理,也对事件作出了回应,表示携程未来的退改签政策与航空公司保持一致。

秉持着真诚的孙洁,则直接带着携程华南区总经理以及深圳总经理,三个人到消委会现场,在新闻媒体的见证下,鞠躬道歉。

那一年,有人问,孙洁还要鞠多少次躬?

绯闻、新战场

人们似乎更喜欢注意一些事件之外的旁枝末节。

相较于频频鞠躬的CEO孙洁,公众似乎更好奇孙天旭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高级经理。尤其是,似乎很多人都认为梁建章对其很上心,毕竟刚进公司就接手了当时原本由梁建章亲自负责的公关工作,且仅用三年的时间走完了孙洁十一年的路程。

2020年初,孙天旭的title已然变成了集团副总裁。

不过,孙天旭的能力也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见证。彼时,为了打造携程直播间,孙天旭临危受命,匆忙搭建了个20人左右的草台班子,搜罗各业务线团队的员工临时组成团队,发力直播带货,与梁建章在cosplay中成功为携程引来新的增长。

也是这一年,据携程公告显示,刘聪正式从台前走到幕后,开始参与携程美食业务部分工作,为美食直播出谋划策,到了2020年底,其参与的携程美食直播更是上线并形成固定栏目。

但是,当时有传言称,刘聪特意紧急回国,且刚回国就掌管了直播业务。随后才被携程辟谣,称刘聪一直呆在国内并非紧急回国,且直播业务仍由孙天旭掌管,刘聪负责的是上述的美食直播业务。

真假暂且不论,比较巧合的是,就在刘聪被称回国且掌管美食直播业务后,携程的官方直播在演员层面开始发生了变化。2020年12月9日,在那个周三的直播现场里,梁建章罕见的并未现身,全程皆是由孙天旭一人直播。后续,梁建章身影在直播间现身的频率就愈发稀少了。

不过在重新出山负责美食直播业务后,刘聪本人依旧维持着过去的低调,她并没有什么公开的活动出来抛头露面。当然,在携程内部她的存在感肯定是增强了不少。略大参考报道称,刘聪对直播业务的参与程度远不止美食——这在携程并非重点业务,机票、酒旅等直播SKU,她也会过问。该报道同时还提到,梁建章直播时,她也会去现场探班。

时至今日,携程的直播业务已经摆脱了当初的危机色彩。不单单是因梁建章的退出,直播间名由“梁小章”改为“携程boos直播间”,而且主要的直播内容和场景也切换到了海外。作为直播业务的总负责人孙天旭,自然也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各国开启了一场又一场的直播。

由于过去几年海外机票酒旅受到的供给冲击还未恢复,同时国内出境游的旅客数量明显反弹,携程等OTA平台近期创收不少。《表外表里》前几天的一篇文章就提到,“出境游玩起了消费升级”。

可是,出境游毕竟还是服务的国内用户,携程的全球化进度似乎与直播的关系并不大。梁建章之前表示,目前携程只有2%的世界旅游市场份额,未来还有广阔的成长空间,所以携程推出了Trip.com,尝试进军海外市场。

过去一个季度,Trip.com子品牌负责的海外业务净收入为103亿元人民币(15亿美元),较2022年同期增长105%,在欧美市场的收入已经超过2019年同期。

不过携程并未在财报中具体披露海外业务规模,但预估其体量应该非常小。携程在财报电话会中表示,Trip.com的出境机票和酒店预订 GMV恢复到疫情前的80%以上,超过市场整体恢复率60%;预计在未来3-5年内,Trip.com将贡献集团总收入的15%至20%,并实现中高两位数的增长。但另一方面,直到2022年上半年Trip.com才首次跻身全球下载量排名前10 的在线旅游APP行列。

极高的业务增速和靠后的市场份额排名都说明携程的海外业务仍在起步阶段。要谈海外业务对国内营收的替代和补充,还为时尚早。

结语

正如梁建章所说:旅游行业是促进创新的独特产业,是促进人类理解、增进交流,带来和平与包容性发展的行业,更是一个必须实现充分全球化的行业。

全球化也早已是携程的一块心病,毕竟其发展了近十年,在梁建章口中也不过才2%的市场份额。这成绩对于想要再次“拿着望远镜看对手”的梁建章来说,现在还差得很远。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梁建章得在“夫妻档”下建立充分的信任,至少不能让外派的大臣遭到家里的“背刺。

也就是说,携程想要做得好、阖家欢乐不可少,只有战略层面和战术层面配合相得益彰,携程的全球化之路才能走得更快更稳。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