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娃哈哈进入宗馥莉时间,女性继承人时代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娃哈哈进入宗馥莉时间,女性继承人时代来了?

不要低估这些女性继承人。

文|壹览商业 蒙嘉怡

编辑/木鱼

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发布讣告,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于当日10时30分逝世,享年79岁。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正式接过父亲的职位,成为娃哈哈新一代掌门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是女承父业,同时壹览商业也注意到,除了娃哈哈,不少到了退休年龄的创一代们,并没有把位子留给儿子,而是选择让女儿掌管商业帝国。根据壹览商业不完全统计,包括碧桂园、新希望、香飘飘在内的13家企业,由女性已经或者即将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成为家族企业新一代话事人。

其中,通威集团的刘舒琪虽已接过权杖,但其父刘汉元依然在董事会中,且在官方履历中排名居首;2023年4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孟晚舟当值轮值董事长,并未完全定下接班人身份;胡佳佳在接班7年后,卸任董事长、总裁,其父周成建再度出山。

商圈里的女性力量

在娃哈哈宣布宗庆后离世后,“女继承人时代来了”这一话题迅速引爆网络,登上热搜。

女性继承者们能够如此备受瞩目,一方面是因为固有的社会结构更偏向男性继承,在女性主义崛起的今天,需要强调这种变化;另一方面,具备差异化、新闻性的内容更容易抓住大众眼球。传统认知中“男性接班”更符合常识,“女性继承者”就像一片绿叶中突然出现一朵红花,因制造了与常识相反的冲突感,反而更易引发各界关注。

而女性继承者们能够脱颖而出,有着多种原因。

首先,根本原因在于企业继承是优胜劣汰的过程,性别并不能代表一切。君智战略咨询首席战略专家陈方超指出,谁更能引领企业高质量发展并不断创造价值,才是一代企业家看重的关键。

合生创展创始人朱孟依为广东省梅州人,身后有两子一女。大哥朱一航热衷于电竞与新能源产业,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负责人;二哥朱伟航毕业于中山大学金融学专业,核心操盘金融领域,现任珠江人寿保险集团董事长、广州珠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哥哥们擅长的领域并不在合生创展的主业之内,权衡利弊下,朱孟依选择培养朱桔榕。朱桔榕于2011年进入董事会,并担任执行董事,2013正式接任集团董事局副主席之位。同年,合生创展实现销售额112.67亿元,2019年,公司再上一个台阶,销售额达212.58亿元。

这些成绩,比哥哥们要优秀不少,朱孟依看到了朱桔榕的价值与潜力,坚信她能够带领企业走向更高更强。2020年1月13日,合生创展集团宣布,董事会主席朱孟依退出董事会,女儿朱桔榕正式接任集团掌门一职。

与之相对的,是几位“不堪大任”的儿子们。2003年,时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有着“钢铁大王”之称的山西海鑫钢铁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遭枪杀遇害,其子李兆会继任,10年后李海仓留下的钢铁帝国在李兆会手里清零,企业崩盘,李兆会也不知去向。2014年6月,陶华碧让出老干妈一把手的位置,由大儿子李贵山、小儿子李妙行接棒掌管老干妈。结果大儿子热衷投资,变成“老赖”,小儿子“节省成本”,让老干妈口碑一夜崩塌,陶华碧只能再度出山掌管大局。

其次,绝大部分继承者们都有较高的教育水平,具备一定的全球视野,理念较为先进:陈蕾是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风险管理和金融工程专业硕士;孟晚舟毕业于深圳大学,后进入华中理工大学深造;刘舒琪毕业于英国伦敦女王玛丽大学;宗馥莉14岁赴美留学,后在美国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专业。

在求变的“老”企业家们眼中,先进的理念以及敢于创新的做法代表企业活力。香飘飘创始人蒋建琪的女儿蒋晓莹一直想要创业,在2014年推出露营预订管理平台“易露营”,次年易露营获得1000万元的A轮融资,2016年开启创业项目“订单来了”,不到一年时间,“订单来了”的网站成交金额破亿。这些成功的创业经历让蒋建琪看见了女儿的天赋,他把原来的电商部调整为互联网事业部,让蒋晓莹亲自挂帅。

除此以外,有些女性继承者的出现纯属意外。达利食品许世辉有一儿一女,儿子许亮亮早年被当成接班人进行培养,担任达利集团副总裁,但许亮亮在2012年遭遇车祸去世,无奈之下,女儿许阳阳接手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继承者没有完全接手企业。继承前期,权力主要集中在公司治理层面而非管理层面,如孟晚舟、宗馥莉、刘畅,她们都在公司底层部门工作过,并非一进公司就“挑大梁”。

陈方超表示,继承者在刚接手时,往往会在企业各个部门端流转以了解整体业务,经营端则靠职业经理人协助代管,避免在交接时出现因“人”的事造成公司业绩波动。也造成初期继承者在治理而非管理的局面,因为治理是虚,管理是实。

目前,家族企业的传承模式主要有两种:子承父业、职业经理人。而对于传统企业而言,绝大部分会选择家族传承而非职业经理人。一方面,他们从小在父辈身边耳濡目染,青年时期既获得了商业学识,又有实践积累。另一方面,比起职业经理人,他们才算“自己人”,懂商业、懂行业,更懂家族,他们才是真正“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

对于家族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传承,只要能力强,基本不局限男女。并且继承者们不是“享清福”,他们也面临不小的挑战。

比一代更难

首先,大部分继承人接手时企业或行业呈下行状态,对他们而言守成困难。

桐昆股份2023年宣布陈蕾担任董事长,并出任桐昆集团总裁,而桐昆股份2022年净利润为1.3亿,同比下降98.26%;胡佳佳2016年11月接任美邦服饰,就在她接任的前一年,美邦服饰出现2008年上市以来的首亏,当年营收为62.9亿元,亏损4.32亿元,综合历年财报数据,胡佳佳接手7年来,美邦服饰累计亏损达32亿元,最终于今年1月辞任,成为首位退位的企二代;杨惠妍接手碧桂园后,面临整个房地产行业下行周期压力,她的首要任务成了“保交付、保经营、保信用”。

其次,老企业面临转型,但这并不简单。一是各行各业竞争激烈,同质化、价格战盛行,企业的创新水平及盈利能力不足,仅靠“老字号”难以出头。娃哈哈处在竞争最激烈的快消品领域,新品牌、新渠道层出不穷,宗馥莉也尝试创新:换掉娃哈哈多年的代言人王力宏,启用王一博、龚俊等年轻流量明星代言人;赞助亚运会与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推出钟薛高联名款AD钙奶雪糕、泡泡玛特联名款PH9.0苏打水等多个联名产品。招数频出,收效甚微,欧睿国际数据显示,娃哈哈瓶装水的市场份额,已由2017年的4.2%,滑落至2022年的2.2%。

在此情况下,企二代需要跳出行业范式,在确保产品力的情况下,不断加码品牌认知建设,从而更好地博得消费者。但继承者们要么受限于父辈,难以跳脱出父辈的想法与观念,要么两代人在经营观念上有较大的分歧,存在冲突。

《2020中国新茶饮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现制奶茶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100亿元大关,而冲泡奶茶市场规模仅为48.9亿元,有限的市场,难以喂养出一条大鱼。蒋晓莹接手香飘飘近8年,仍未想过改变香飘飘的主营业务——冲泡奶茶。香飘飘2017年至2022年,营收分别26.4亿元、32.51亿元、39.78亿元、37.61亿元、34.66亿元、31.17亿元,同期增幅10.49%、23.13%、22.36%、-5.46%、-7.83%、-10.08%,颓势已难以抵挡。

最后,一代“尚能饭否”也是困住二代的原因之一。波司登高德康仍旧活跃在一线,高晓东至今还未传出接班消息;2021年6月双汇创始人万隆之子万洪建突遭罢免,成为“废太子”,而后万洪建发文指责万隆,并“大义灭亲”列举其父几大罪证,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万隆至今都掌控着双汇,未曾放权。

随着时间推移,一代们也会逐渐退出权力中心,继承和接班只是企二代们职业生涯的开始。随着时代发展,女性继承者或许不再“特别”,她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与父辈不同,面对的竞争局面更为复杂多样,经营能力仍需时间考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娃哈哈

3.9k
  • 宗馥莉再接手一家父亲名下公司
  • 农夫山泉奇袭娃哈哈24年后,终于要卖纯净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娃哈哈进入宗馥莉时间,女性继承人时代来了?

不要低估这些女性继承人。

文|壹览商业 蒙嘉怡

编辑/木鱼

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发布讣告,娃哈哈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于当日10时30分逝世,享年79岁。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正式接过父亲的职位,成为娃哈哈新一代掌门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是女承父业,同时壹览商业也注意到,除了娃哈哈,不少到了退休年龄的创一代们,并没有把位子留给儿子,而是选择让女儿掌管商业帝国。根据壹览商业不完全统计,包括碧桂园、新希望、香飘飘在内的13家企业,由女性已经或者即将接过父辈手中的接力棒,成为家族企业新一代话事人。

其中,通威集团的刘舒琪虽已接过权杖,但其父刘汉元依然在董事会中,且在官方履历中排名居首;2023年4月1日至9月30日期间,孟晚舟当值轮值董事长,并未完全定下接班人身份;胡佳佳在接班7年后,卸任董事长、总裁,其父周成建再度出山。

商圈里的女性力量

在娃哈哈宣布宗庆后离世后,“女继承人时代来了”这一话题迅速引爆网络,登上热搜。

女性继承者们能够如此备受瞩目,一方面是因为固有的社会结构更偏向男性继承,在女性主义崛起的今天,需要强调这种变化;另一方面,具备差异化、新闻性的内容更容易抓住大众眼球。传统认知中“男性接班”更符合常识,“女性继承者”就像一片绿叶中突然出现一朵红花,因制造了与常识相反的冲突感,反而更易引发各界关注。

而女性继承者们能够脱颖而出,有着多种原因。

首先,根本原因在于企业继承是优胜劣汰的过程,性别并不能代表一切。君智战略咨询首席战略专家陈方超指出,谁更能引领企业高质量发展并不断创造价值,才是一代企业家看重的关键。

合生创展创始人朱孟依为广东省梅州人,身后有两子一女。大哥朱一航热衷于电竞与新能源产业,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EDG电子竞技俱乐部负责人;二哥朱伟航毕业于中山大学金融学专业,核心操盘金融领域,现任珠江人寿保险集团董事长、广州珠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哥哥们擅长的领域并不在合生创展的主业之内,权衡利弊下,朱孟依选择培养朱桔榕。朱桔榕于2011年进入董事会,并担任执行董事,2013正式接任集团董事局副主席之位。同年,合生创展实现销售额112.67亿元,2019年,公司再上一个台阶,销售额达212.58亿元。

这些成绩,比哥哥们要优秀不少,朱孟依看到了朱桔榕的价值与潜力,坚信她能够带领企业走向更高更强。2020年1月13日,合生创展集团宣布,董事会主席朱孟依退出董事会,女儿朱桔榕正式接任集团掌门一职。

与之相对的,是几位“不堪大任”的儿子们。2003年,时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有着“钢铁大王”之称的山西海鑫钢铁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遭枪杀遇害,其子李兆会继任,10年后李海仓留下的钢铁帝国在李兆会手里清零,企业崩盘,李兆会也不知去向。2014年6月,陶华碧让出老干妈一把手的位置,由大儿子李贵山、小儿子李妙行接棒掌管老干妈。结果大儿子热衷投资,变成“老赖”,小儿子“节省成本”,让老干妈口碑一夜崩塌,陶华碧只能再度出山掌管大局。

其次,绝大部分继承者们都有较高的教育水平,具备一定的全球视野,理念较为先进:陈蕾是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的风险管理和金融工程专业硕士;孟晚舟毕业于深圳大学,后进入华中理工大学深造;刘舒琪毕业于英国伦敦女王玛丽大学;宗馥莉14岁赴美留学,后在美国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专业。

在求变的“老”企业家们眼中,先进的理念以及敢于创新的做法代表企业活力。香飘飘创始人蒋建琪的女儿蒋晓莹一直想要创业,在2014年推出露营预订管理平台“易露营”,次年易露营获得1000万元的A轮融资,2016年开启创业项目“订单来了”,不到一年时间,“订单来了”的网站成交金额破亿。这些成功的创业经历让蒋建琪看见了女儿的天赋,他把原来的电商部调整为互联网事业部,让蒋晓莹亲自挂帅。

除此以外,有些女性继承者的出现纯属意外。达利食品许世辉有一儿一女,儿子许亮亮早年被当成接班人进行培养,担任达利集团副总裁,但许亮亮在2012年遭遇车祸去世,无奈之下,女儿许阳阳接手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继承者没有完全接手企业。继承前期,权力主要集中在公司治理层面而非管理层面,如孟晚舟、宗馥莉、刘畅,她们都在公司底层部门工作过,并非一进公司就“挑大梁”。

陈方超表示,继承者在刚接手时,往往会在企业各个部门端流转以了解整体业务,经营端则靠职业经理人协助代管,避免在交接时出现因“人”的事造成公司业绩波动。也造成初期继承者在治理而非管理的局面,因为治理是虚,管理是实。

目前,家族企业的传承模式主要有两种:子承父业、职业经理人。而对于传统企业而言,绝大部分会选择家族传承而非职业经理人。一方面,他们从小在父辈身边耳濡目染,青年时期既获得了商业学识,又有实践积累。另一方面,比起职业经理人,他们才算“自己人”,懂商业、懂行业,更懂家族,他们才是真正“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

对于家族企业而言,最重要的是传承,只要能力强,基本不局限男女。并且继承者们不是“享清福”,他们也面临不小的挑战。

比一代更难

首先,大部分继承人接手时企业或行业呈下行状态,对他们而言守成困难。

桐昆股份2023年宣布陈蕾担任董事长,并出任桐昆集团总裁,而桐昆股份2022年净利润为1.3亿,同比下降98.26%;胡佳佳2016年11月接任美邦服饰,就在她接任的前一年,美邦服饰出现2008年上市以来的首亏,当年营收为62.9亿元,亏损4.32亿元,综合历年财报数据,胡佳佳接手7年来,美邦服饰累计亏损达32亿元,最终于今年1月辞任,成为首位退位的企二代;杨惠妍接手碧桂园后,面临整个房地产行业下行周期压力,她的首要任务成了“保交付、保经营、保信用”。

其次,老企业面临转型,但这并不简单。一是各行各业竞争激烈,同质化、价格战盛行,企业的创新水平及盈利能力不足,仅靠“老字号”难以出头。娃哈哈处在竞争最激烈的快消品领域,新品牌、新渠道层出不穷,宗馥莉也尝试创新:换掉娃哈哈多年的代言人王力宏,启用王一博、龚俊等年轻流量明星代言人;赞助亚运会与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推出钟薛高联名款AD钙奶雪糕、泡泡玛特联名款PH9.0苏打水等多个联名产品。招数频出,收效甚微,欧睿国际数据显示,娃哈哈瓶装水的市场份额,已由2017年的4.2%,滑落至2022年的2.2%。

在此情况下,企二代需要跳出行业范式,在确保产品力的情况下,不断加码品牌认知建设,从而更好地博得消费者。但继承者们要么受限于父辈,难以跳脱出父辈的想法与观念,要么两代人在经营观念上有较大的分歧,存在冲突。

《2020中国新茶饮行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20年中国现制奶茶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100亿元大关,而冲泡奶茶市场规模仅为48.9亿元,有限的市场,难以喂养出一条大鱼。蒋晓莹接手香飘飘近8年,仍未想过改变香飘飘的主营业务——冲泡奶茶。香飘飘2017年至2022年,营收分别26.4亿元、32.51亿元、39.78亿元、37.61亿元、34.66亿元、31.17亿元,同期增幅10.49%、23.13%、22.36%、-5.46%、-7.83%、-10.08%,颓势已难以抵挡。

最后,一代“尚能饭否”也是困住二代的原因之一。波司登高德康仍旧活跃在一线,高晓东至今还未传出接班消息;2021年6月双汇创始人万隆之子万洪建突遭罢免,成为“废太子”,而后万洪建发文指责万隆,并“大义灭亲”列举其父几大罪证,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万隆至今都掌控着双汇,未曾放权。

随着时间推移,一代们也会逐渐退出权力中心,继承和接班只是企二代们职业生涯的开始。随着时代发展,女性继承者或许不再“特别”,她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与父辈不同,面对的竞争局面更为复杂多样,经营能力仍需时间考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