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经济学家蒋飞:今年如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赤字率需为4%|两会前瞻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经济学家蒋飞:今年如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赤字率需为4%|两会前瞻⑤

长城证券蒋飞认为,除了明确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质增效仍将是今年重点明确的要求。

2024年2月21日,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经济开发区的浙江明德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智能工厂,工人在安装调试自动化设备。图片说明:人民视觉

记者 王珍

编辑 王强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即将启幕。全国“两会”期间,最令市场关注的莫过于政府工作报告会将经济发展各类目标确定在什么水平。此外,两会的市场关注点还有哪些?对今年的经济工作有哪些前瞻指引?

对此,经济学家蒋飞对界面新闻表示,市场普遍预计今年GDP增长目标在4.5%-5%之间,在潜在经济增速附近。如果GDP增速能够达到5%,CPI有望由负转正;如果GDP增速降至4.5%,仍在潜在经济增速下方,CPI很难回升。

谈及就业和收入指标蒋飞认为,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变慢,就业和收入问题就会增加,其中青年人就业依然是2024年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

自从2022年单位GDP能耗目标不在政府报告里公布,这一约束也变得相对宽松。预计年政府工作报告里依然不会公布就业和收入目标值。蒋飞说。

财政政策方面,根据长城证券的测算,年要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需要赤字率为4%、实际利率降至3.6%。

蒋飞指出,除了明确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质增效仍将是2024年重点明确的要求。在短期稳经济增长、长期稳财政可持续性的双重要求下,财政空间有限,这就要求国家用好每一分钱。

蒋飞预测,货币政策的表述可能会发生较大的变化,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已经提出““保持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的目标,增加的”价格水平预期目标“就是最新的要求。今年1月我国的CPI同比增速为-0.8%,今年的CPI同比目标大概率仍是3%,这就对我国的货币政策提出更高要求。

以下是界面新闻整理的采访实录:

界面新闻:今年两会投资者最关心的几个热点话题有哪些?

蒋飞:根据人大议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去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和今年的计划草案、财政预算草案;以及人大常委会提交的其他议案。其中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预算草案是每年必过项目,也是涉及当年经济工作的重要指引性文件。但每一年经济形势各不相同,政府政策也不尽相同。每一年的政府政策目标都在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预算草案里明确公布出来,所以市场投资者最关心的还是这里的政策目标。

去年是疫情结束后的第一年,市场所期待的报复性复苏并未出现,反而物价持续走低。虽然去年GDP增速完成了目标水平,但主要是2022年低基数的原因。两年(2022-2023)的平均增速只有4.1%左右,明显低于潜在经济增速,所以平减指数为负。市场普遍预计今年GDP增长目标在4.5%-5%之间,在潜在经济增速附近。如果GDP增速能够达到5%,CPI有望有负转正;如果GDP增速降至4.5%,仍在潜在经济增速下方,物价很难回升。

除了完成经济增长和物价目标之外,还会有就业指标、收入指标以及国际收支、粮食产量和环境治理。相对来说,只要完成经济增长目标,就业和收入指标相应都会容易完成。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变慢,就业和收入问题就会增加,其中青年人就业依然是2024年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自从2022年单位GDP能耗目标不在政府报告里公布,这一约束也变得相对宽松。预计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里依然不会公布这一目标值。

在改革层面,今年将围绕“两个毫不动摇”、国企改革、财税体制改革以及一揽子化债方案展开。我们的报告里曾提到过,提振市场信心最终是要靠改革,只有通过改革释放生产率,中国经济才能保持长久的健康增长。所以今年的改革项目值得大家期待。

界面新闻为了完成2024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还有哪些配套指标需要关注?

蒋飞:在西方经济理论中,凯恩斯主义是最主要的宏观调控手段。我国自从改革开放也一直遵循这一规律,其中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最主要的刺激需求手段。过去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公布当年的赤字率和货币增长目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不例外。在经济体制给定的情况下,需要多少的GDP增长,就需要多少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以通过数学计量手段测算出大致的范围。根据我们的测算,2024年要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需要赤字率为4%、实际利率降至3.6%。

财政政策中除了明确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质增效仍将是2024年重点明确的要求。在短期稳经济增长、长期稳财政可持续性的双重要求下,财政空间有限,这就要求国家用好每一分钱。货币政策的表述可能会发生较大的变化,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已经提出““保持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的目标,增加的”价格水平预期目标“就是最新的要求。2024年1月我国的CPI同比增速为-0.8%,今年的CPI同比目标大概率仍是3%,这就对我国的货币政策提出更高的要求了。

根据我们在前期《中国货币需求函数》、《中国货币调控机制的转型》以及《重提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性》等多篇报告中的研究,当前我国货币调控方式应该从数量转为价格。我们认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可参考将实际利率作为目标。

界面新闻:我们观察到,近几年您一直在强调改革,请问今年的改革会有哪些变化让您期待?

蒋飞:中国经济的发展成绩是靠改革开放创造的。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曾表示”不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一代人的心里。习近平主席2012年时提出”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也是强调改革的重要性。

我国经济在疫情发生后遇到了一些困难,有些困难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导致经济增速不断下移。但环顾其他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经济长期增长是可以实现的,我国也没有长期衰退的宿命论。从分析经济增长的内涵和结构中,我们可以了解到经济发展的困难主要来自于投资增速下降和劳动力数量减少。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通过改革,提高投资效率和劳动力质量,营造科技创新的市场环境和制度基础。

今年无论是国企改革还是民营经济促进法,本质上都是要提高经济活力,提升生产率;财税体制改革和一揽子化债方案也是在解决之前制约我国经济发展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除此之外还有推动市场化的改革方案、化解房地产和金融风险的措施等,都是今年让人期待的内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长城证券

3.1k
  • 长城证券:中国海上风电正加速推进
  • 玉马遮阳(300993.SZ):公司的可转债项目申报材料尚未受理,预计2024年完成的概率不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经济学家蒋飞:今年如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赤字率需为4%|两会前瞻⑤

长城证券蒋飞认为,除了明确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质增效仍将是今年重点明确的要求。

2024年2月21日,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经济开发区的浙江明德精密机械有限公司智能工厂,工人在安装调试自动化设备。图片说明:人民视觉

记者 王珍

编辑 王强

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即将启幕。全国“两会”期间,最令市场关注的莫过于政府工作报告会将经济发展各类目标确定在什么水平。此外,两会的市场关注点还有哪些?对今年的经济工作有哪些前瞻指引?

对此,经济学家蒋飞对界面新闻表示,市场普遍预计今年GDP增长目标在4.5%-5%之间,在潜在经济增速附近。如果GDP增速能够达到5%,CPI有望由负转正;如果GDP增速降至4.5%,仍在潜在经济增速下方,CPI很难回升。

谈及就业和收入指标蒋飞认为,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变慢,就业和收入问题就会增加,其中青年人就业依然是2024年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

自从2022年单位GDP能耗目标不在政府报告里公布,这一约束也变得相对宽松。预计年政府工作报告里依然不会公布就业和收入目标值。蒋飞说。

财政政策方面,根据长城证券的测算,年要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需要赤字率为4%、实际利率降至3.6%。

蒋飞指出,除了明确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质增效仍将是2024年重点明确的要求。在短期稳经济增长、长期稳财政可持续性的双重要求下,财政空间有限,这就要求国家用好每一分钱。

蒋飞预测,货币政策的表述可能会发生较大的变化,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已经提出““保持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的目标,增加的”价格水平预期目标“就是最新的要求。今年1月我国的CPI同比增速为-0.8%,今年的CPI同比目标大概率仍是3%,这就对我国的货币政策提出更高要求。

以下是界面新闻整理的采访实录:

界面新闻:今年两会投资者最关心的几个热点话题有哪些?

蒋飞:根据人大议程,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将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去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和今年的计划草案、财政预算草案;以及人大常委会提交的其他议案。其中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预算草案是每年必过项目,也是涉及当年经济工作的重要指引性文件。但每一年经济形势各不相同,政府政策也不尽相同。每一年的政府政策目标都在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预算草案里明确公布出来,所以市场投资者最关心的还是这里的政策目标。

去年是疫情结束后的第一年,市场所期待的报复性复苏并未出现,反而物价持续走低。虽然去年GDP增速完成了目标水平,但主要是2022年低基数的原因。两年(2022-2023)的平均增速只有4.1%左右,明显低于潜在经济增速,所以平减指数为负。市场普遍预计今年GDP增长目标在4.5%-5%之间,在潜在经济增速附近。如果GDP增速能够达到5%,CPI有望有负转正;如果GDP增速降至4.5%,仍在潜在经济增速下方,物价很难回升。

除了完成经济增长和物价目标之外,还会有就业指标、收入指标以及国际收支、粮食产量和环境治理。相对来说,只要完成经济增长目标,就业和收入指标相应都会容易完成。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变慢,就业和收入问题就会增加,其中青年人就业依然是2024年重点关注的问题之一。自从2022年单位GDP能耗目标不在政府报告里公布,这一约束也变得相对宽松。预计2024年政府工作报告里依然不会公布这一目标值。

在改革层面,今年将围绕“两个毫不动摇”、国企改革、财税体制改革以及一揽子化债方案展开。我们的报告里曾提到过,提振市场信心最终是要靠改革,只有通过改革释放生产率,中国经济才能保持长久的健康增长。所以今年的改革项目值得大家期待。

界面新闻为了完成2024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还有哪些配套指标需要关注?

蒋飞:在西方经济理论中,凯恩斯主义是最主要的宏观调控手段。我国自从改革开放也一直遵循这一规律,其中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是最主要的刺激需求手段。过去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会公布当年的赤字率和货币增长目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不例外。在经济体制给定的情况下,需要多少的GDP增长,就需要多少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可以通过数学计量手段测算出大致的范围。根据我们的测算,2024年要完成5%的GDP增长目标,需要赤字率为4%、实际利率降至3.6%。

财政政策中除了明确赤字率水平之外,提质增效仍将是2024年重点明确的要求。在短期稳经济增长、长期稳财政可持续性的双重要求下,财政空间有限,这就要求国家用好每一分钱。货币政策的表述可能会发生较大的变化,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已经提出““保持社会融资规模、货币供应量同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预期目标相匹配“的目标,增加的”价格水平预期目标“就是最新的要求。2024年1月我国的CPI同比增速为-0.8%,今年的CPI同比目标大概率仍是3%,这就对我国的货币政策提出更高的要求了。

根据我们在前期《中国货币需求函数》、《中国货币调控机制的转型》以及《重提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性》等多篇报告中的研究,当前我国货币调控方式应该从数量转为价格。我们认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可参考将实际利率作为目标。

界面新闻:我们观察到,近几年您一直在强调改革,请问今年的改革会有哪些变化让您期待?

蒋飞:中国经济的发展成绩是靠改革开放创造的。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曾表示”不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一代人的心里。习近平主席2012年时提出”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也是强调改革的重要性。

我国经济在疫情发生后遇到了一些困难,有些困难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导致经济增速不断下移。但环顾其他发达国家走过的道路,经济长期增长是可以实现的,我国也没有长期衰退的宿命论。从分析经济增长的内涵和结构中,我们可以了解到经济发展的困难主要来自于投资增速下降和劳动力数量减少。要解决这些问题,只有通过改革,提高投资效率和劳动力质量,营造科技创新的市场环境和制度基础。

今年无论是国企改革还是民营经济促进法,本质上都是要提高经济活力,提升生产率;财税体制改革和一揽子化债方案也是在解决之前制约我国经济发展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除此之外还有推动市场化的改革方案、化解房地产和金融风险的措施等,都是今年让人期待的内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