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佬的2023:王兴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大佬的2023:王兴急了

美团需要王兴站出来主持局面了。

文 | 蓝媒汇 闫烨

编辑 | 魏晓

王兴不能再等了。

2023年,“蛰伏”了许久的王兴终于意识到不能再隐居幕后,他得站出来主持大局了。

没办法,抖音、拼多多、京东纷纷在本地生活上大举投入,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全能,直接抢走的便是美团的市场份额。

于是,2023年,美团先是宣布入局大模型,王兴也表示以个人身份投资好兄弟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又押宝直播电商,通过低价团购与抖音在本地生活上掰手腕。到了年底,王兴又通过短短的几行字,为美团做出了近年来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

而作为个人,王兴继续着自己雷厉风行、行事果断的作风,毫不手软。

人们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办事张狂、敢说敢做的王兴。

只不过,与之相对的,是美团逐渐走低的股价。近一年来,美团的总市值从1.22万港元一路下滑到3809亿港元,下滑将近68%。

没人比王兴更着急。

经历了王兴频频出手的2023年,人们也都不自觉地开始期待着,这位80后的天才创业者能够找到方法论,带美团走出如今的泥沼。

在2024年,美团的命运或许即将迎来一波新的分水岭,等待王兴的必将是比2023年更大的期待与压力。

本地生活,城门已破

今年2月初,王兴在公司发布了一封内部信:

“美团平台、到店、到家、基础研发等由王莆中负责”

“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由张川负责”

“无人机、境外业务汇报给我”

短短几行字,却成了美团近六年来最大的一次组织结构变动。

一方面,最为核心的到店业务交给了王莆中,这个2015年加入美团、目前美团S-team(最高决策委员会)中年龄最小的成员,此前一直在外卖业务上任职,此番让他带领到店业务,势必是想要通过当初打下外卖市场的手段为到店撕开一道口子;

另一方面,即便美团在过去一年内开设了神枪手和团购等直播间、推出了特价团购,做出多项改变,也肉眼可见地被抖音在短时间内抢走了大量市场,王兴势必对这一结果既不满又恐惧。

平心而论,过去一年,几乎可以算是美团自身进行大刀阔斧般改革的一年。

先说直播。

事实上,即便美团通过直播获得了不小的增量,但谁都知道,这是美团在以己之短拼他人之长。

一直以来,作为一个零售交易平台,美团在获取流量的直播与短视频上本就天然缺乏基因,即便有大众点评这样一个内容生产平台,但不管是在流量还是内容质量上,都难以与抖音、小红书甚至微博等平台较上劲。

王兴自然知道这点,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退缩的资本。

于是,人们就看到了“美团直播”的按钮从二级页面转向一级页面,又渐渐爬上首页最明显的位置,看到了中午晚上的吃饭时间美团APP大力推送着“神抢手”直播间,还看到了在美团直播中一些明显带有官方性质的账号在通过AI主播进行24小时不间断轮播,哪怕这些直播间的常观人数仅有不足百人。

有媒体曾报道,北京神抢手官方直播间平均每天约14小时的直播时长,累计场观稳定在6-8万。头部连锁品牌中,蜜雪冰城外卖直播间一场14个小时左右的直播场观通常不超过60万。

相比之下,抖音本地生活直播场观破十万,GMV破千万甚至亿在各大直播间似乎屡见不鲜。像是太二酸菜鱼在抖音首播12小时GMV就突破了1亿。

很明显,美团还无法通过直播对抖音造成威胁。

不光是直播。

同样境况的还有在这一年诞生的特价团购。这个渐渐登上APP首页显眼位置,与直播并驾齐驱的功能曾在一时间成为了众多年轻人薅羊毛的最佳选择。

的确,1块钱的麦当劳薯条、60块钱的豪华西餐没人能够不被打动,而这种模式上与拼多多类似的团购却没能收获拼多多在过去一年得到的成绩。据部分商家反馈,知晓美团这个功能的商家本就不多,愿意挂上链接的更是少数,他们大多只是愿意在开业或者有特定宣传档期时才会选择美团窗口。

天花板,还是存在的。

过去的一年,王兴麾下的美团还展开了多次变革。像是从美团买菜进化而来的小象超市,将短视频的位置提升到底部菜单栏……不过,效率并不高,股价接连下跌,市场唱衰美团的声音也开始涌现。

就连外卖业务也开始遇到瓶颈,据美团三季报显示,外卖业务总单量达到了62亿单,日均6700万单,创历史新高并比三年前翻了一倍。但与此同时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报道,中金公司根据中国人均收入分组、骑手月均收入、外卖客单价等数据,就估算过美团餐饮外卖日均能达到6100万单。

外卖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

正因如此,王兴才发自内心地急了,心急的第一刀便砍向了最为核心的到店业务。

正如美团高级副总裁张川所说,“这不是短期战争,而是一场残酷并且煎熬的堑壕战”,或许,已经急得如热锅蚂蚁一样的王兴,2024年还很难睡个安稳觉。

大模型困局

一个事实是,直到现在,美团也没有对外发布一款属于自己的大模型。即便王兴在去年上半年展现出了对大模型无可替代的占有欲。

去年年初,正当互联网所有人都对着大模型流口水时,王兴以个人身份投资了好兄弟王慧文的创业公司“光年之外”,成为了国内首批入局大模型的商业大佬。

在此之前,王慧文曾发布AI英雄帖,称自己要出资5000万美元创立光年之外,意在打造中国的OpenAI。紧随王慧文入局后,王兴很快在朋友圈表示:“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患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老王和我在创业的道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决心拥抱这次大浪潮,那我必须支持。我个人将参与老王的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 A 轮投资,并出任董事。”

彼时,美团自己的大模型也已经同步研发两个月之久。

当时有媒体曾报道,美团在算法、运营、产品等岗位上陆续招聘,这也是美团为数不多还在招聘的岗位,也有消息称,美团会单独筹划出一个平台部门,帮助美团大模型通过具体的商业化形式落地。

足以见得,那时的王兴已经将大模型的机遇摆在公司发展重要的发展战略上。有一条消息曾广为流传,美团在2023年初就设立了S-team作为大模型的最高决策机构,王兴大约每隔一两周,就会向算法团队负责人询问相关进展。

不过,美团自己的大模型直到6月份王慧文病倒,光年之外被美团收购,甚至也“通过了备案”,外界却始终没有见到其庐山真面目

这其中的原因,没有人知道。

归根结底,美团自身业务种类方向太多,大模型要想落地与业务相结合,困难并不小。

从年初的信心勃勃到年中的仗义接手,再到年底的悄无声息,王兴在大模型上计划的宏图伟业似乎麻烦不小。

看着科大讯飞、百度、阿里甚至知乎、网易有道等互联网公司的大模型相继落地,作为曾经互联网市值前三的公司,美团仅推出了一款AI陪聊APP以及一个AI作图入口,大模型没能对外公布,王兴不可能不着急。

美团的解药在哪?

创业20年,恐怕今年的王兴也很难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但是,时间不等人,意识到这点的王兴也在不断向外拓展寻找解药。

据内部信显示,王兴将要亲自负责无人机业务,以及向海外寻找机会。

不过,在各大公司都在以出海找机会的今天,王兴胜算几何,他在财报会上讲的“人们总是要吃饭的,所以外卖行业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论据能否立得住,还要等待他的下一步举措。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团

5.1k
  • 港股科网股午后走低,美团跌超5%
  • 港股午评:恒生科技指数跌1.89%,京东、抖音概念领跌,美团、星空华文跌超4%

抖音

5.5k
  • 抖音直播:今年以来处罚涉及色情低俗行为的账号超过200万个
  • 澳大利亚监管机构不再就隐私问题调查TikTok:不存在明显违法情形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大佬的2023:王兴急了

美团需要王兴站出来主持局面了。

文 | 蓝媒汇 闫烨

编辑 | 魏晓

王兴不能再等了。

2023年,“蛰伏”了许久的王兴终于意识到不能再隐居幕后,他得站出来主持大局了。

没办法,抖音、拼多多、京东纷纷在本地生活上大举投入,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全能,直接抢走的便是美团的市场份额。

于是,2023年,美团先是宣布入局大模型,王兴也表示以个人身份投资好兄弟王慧文的“光年之外”,又押宝直播电商,通过低价团购与抖音在本地生活上掰手腕。到了年底,王兴又通过短短的几行字,为美团做出了近年来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

而作为个人,王兴继续着自己雷厉风行、行事果断的作风,毫不手软。

人们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办事张狂、敢说敢做的王兴。

只不过,与之相对的,是美团逐渐走低的股价。近一年来,美团的总市值从1.22万港元一路下滑到3809亿港元,下滑将近68%。

没人比王兴更着急。

经历了王兴频频出手的2023年,人们也都不自觉地开始期待着,这位80后的天才创业者能够找到方法论,带美团走出如今的泥沼。

在2024年,美团的命运或许即将迎来一波新的分水岭,等待王兴的必将是比2023年更大的期待与压力。

本地生活,城门已破

今年2月初,王兴在公司发布了一封内部信:

“美团平台、到店、到家、基础研发等由王莆中负责”

“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由张川负责”

“无人机、境外业务汇报给我”

短短几行字,却成了美团近六年来最大的一次组织结构变动。

一方面,最为核心的到店业务交给了王莆中,这个2015年加入美团、目前美团S-team(最高决策委员会)中年龄最小的成员,此前一直在外卖业务上任职,此番让他带领到店业务,势必是想要通过当初打下外卖市场的手段为到店撕开一道口子;

另一方面,即便美团在过去一年内开设了神枪手和团购等直播间、推出了特价团购,做出多项改变,也肉眼可见地被抖音在短时间内抢走了大量市场,王兴势必对这一结果既不满又恐惧。

平心而论,过去一年,几乎可以算是美团自身进行大刀阔斧般改革的一年。

先说直播。

事实上,即便美团通过直播获得了不小的增量,但谁都知道,这是美团在以己之短拼他人之长。

一直以来,作为一个零售交易平台,美团在获取流量的直播与短视频上本就天然缺乏基因,即便有大众点评这样一个内容生产平台,但不管是在流量还是内容质量上,都难以与抖音、小红书甚至微博等平台较上劲。

王兴自然知道这点,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退缩的资本。

于是,人们就看到了“美团直播”的按钮从二级页面转向一级页面,又渐渐爬上首页最明显的位置,看到了中午晚上的吃饭时间美团APP大力推送着“神抢手”直播间,还看到了在美团直播中一些明显带有官方性质的账号在通过AI主播进行24小时不间断轮播,哪怕这些直播间的常观人数仅有不足百人。

有媒体曾报道,北京神抢手官方直播间平均每天约14小时的直播时长,累计场观稳定在6-8万。头部连锁品牌中,蜜雪冰城外卖直播间一场14个小时左右的直播场观通常不超过60万。

相比之下,抖音本地生活直播场观破十万,GMV破千万甚至亿在各大直播间似乎屡见不鲜。像是太二酸菜鱼在抖音首播12小时GMV就突破了1亿。

很明显,美团还无法通过直播对抖音造成威胁。

不光是直播。

同样境况的还有在这一年诞生的特价团购。这个渐渐登上APP首页显眼位置,与直播并驾齐驱的功能曾在一时间成为了众多年轻人薅羊毛的最佳选择。

的确,1块钱的麦当劳薯条、60块钱的豪华西餐没人能够不被打动,而这种模式上与拼多多类似的团购却没能收获拼多多在过去一年得到的成绩。据部分商家反馈,知晓美团这个功能的商家本就不多,愿意挂上链接的更是少数,他们大多只是愿意在开业或者有特定宣传档期时才会选择美团窗口。

天花板,还是存在的。

过去的一年,王兴麾下的美团还展开了多次变革。像是从美团买菜进化而来的小象超市,将短视频的位置提升到底部菜单栏……不过,效率并不高,股价接连下跌,市场唱衰美团的声音也开始涌现。

就连外卖业务也开始遇到瓶颈,据美团三季报显示,外卖业务总单量达到了62亿单,日均6700万单,创历史新高并比三年前翻了一倍。但与此同时早在2020年就有媒体报道,中金公司根据中国人均收入分组、骑手月均收入、外卖客单价等数据,就估算过美团餐饮外卖日均能达到6100万单。

外卖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

正因如此,王兴才发自内心地急了,心急的第一刀便砍向了最为核心的到店业务。

正如美团高级副总裁张川所说,“这不是短期战争,而是一场残酷并且煎熬的堑壕战”,或许,已经急得如热锅蚂蚁一样的王兴,2024年还很难睡个安稳觉。

大模型困局

一个事实是,直到现在,美团也没有对外发布一款属于自己的大模型。即便王兴在去年上半年展现出了对大模型无可替代的占有欲。

去年年初,正当互联网所有人都对着大模型流口水时,王兴以个人身份投资了好兄弟王慧文的创业公司“光年之外”,成为了国内首批入局大模型的商业大佬。

在此之前,王慧文曾发布AI英雄帖,称自己要出资5000万美元创立光年之外,意在打造中国的OpenAI。紧随王慧文入局后,王兴很快在朋友圈表示:“AI大模型让我既兴奋于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生产力,又忧患它未来对整个世界的冲击。老王和我在创业的道路上同行近二十年,既然他决心拥抱这次大浪潮,那我必须支持。我个人将参与老王的创业公司「光年之外」的 A 轮投资,并出任董事。”

彼时,美团自己的大模型也已经同步研发两个月之久。

当时有媒体曾报道,美团在算法、运营、产品等岗位上陆续招聘,这也是美团为数不多还在招聘的岗位,也有消息称,美团会单独筹划出一个平台部门,帮助美团大模型通过具体的商业化形式落地。

足以见得,那时的王兴已经将大模型的机遇摆在公司发展重要的发展战略上。有一条消息曾广为流传,美团在2023年初就设立了S-team作为大模型的最高决策机构,王兴大约每隔一两周,就会向算法团队负责人询问相关进展。

不过,美团自己的大模型直到6月份王慧文病倒,光年之外被美团收购,甚至也“通过了备案”,外界却始终没有见到其庐山真面目

这其中的原因,没有人知道。

归根结底,美团自身业务种类方向太多,大模型要想落地与业务相结合,困难并不小。

从年初的信心勃勃到年中的仗义接手,再到年底的悄无声息,王兴在大模型上计划的宏图伟业似乎麻烦不小。

看着科大讯飞、百度、阿里甚至知乎、网易有道等互联网公司的大模型相继落地,作为曾经互联网市值前三的公司,美团仅推出了一款AI陪聊APP以及一个AI作图入口,大模型没能对外公布,王兴不可能不着急。

美团的解药在哪?

创业20年,恐怕今年的王兴也很难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但是,时间不等人,意识到这点的王兴也在不断向外拓展寻找解药。

据内部信显示,王兴将要亲自负责无人机业务,以及向海外寻找机会。

不过,在各大公司都在以出海找机会的今天,王兴胜算几何,他在财报会上讲的“人们总是要吃饭的,所以外卖行业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论据能否立得住,还要等待他的下一步举措。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