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35年老将离职,联合利华再迎变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35年老将离职,联合利华再迎变局

从人事变动可以看出,联合利华正把营销对集团业绩的增长放到更高的地位。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化妆品财经在线CBO

近日,联合利华的一则人事变动引发行业关注:联合利华首席品牌官Aline Santo在为集团工作35年后,将于今年3月底离职。

Santo目前在联合利华担任首席品牌官兼首席股权、多样性和包容性官,是该公司的顶级营销人员之一。Santo离职后,联合利华全球营销团队将向首席增长和营销官Esi Eggleston Bracey报告,后者于去年10月接替了原首席数字和商业官Conny Braams。全球股权、多样性和包容性团队将向人力资源部报告。据外媒消息,联合利华尚未确认是否寻求Santo的接替者。

01 离任老将服务集团35年

Santo在领英上将这段任职经历比作一场婚姻,“35周年将被庆祝为珊瑚周年纪念日,象征着长寿和成功,在一些传统中这也被视为智慧和成就的表现。”

事实也确实如此。Santo任职期间,除了在品牌业绩方面有过突出表现外,在ESG方面,Santo也展现出其至关重要的作用。Santo在2016年担任集团首席股权和包容性官后,便与联合国妇女署及多家营销广告业巨头联合成立反刻板印象联盟,旨在消除被广告所强化的负面影响,主要包括边缘化群体及妇女。

从集团内部而言,在Santo的努力下,公司管理团队性别比例达到1:1。

品牌运营上,Santo在1989年加入联合利华巴西公司后,便在个护领域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Santo与联合利华旗下的个护品牌Sunsilk夏士莲、Seda共同推出了第一批护发产品,推动了公司市场份额的增长。

2000年,Santo成为联合利华巴西公司营销副总裁,随后担任拉丁美洲皮肤清洁领域的区域领导,帮助塑造了轰动北美和欧洲的Dove多芬“真美行动(Real Beauty Campaign)”,并在此后将该活动推向全球。

Dove多芬的这场运动带给整个社会不小的变革,促进了世界各地女性对于自尊的关注,以及对于“自信美”的追求。这场营销活动也给品牌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在该活动的头十年里,Dove多芬的销售额从25亿美元猛增至40亿美元,旗下肥皂成为美国首选的肥皂品牌,也成为联合利华全公司最畅销的产品。

2005年,Santo进入联合利华家庭护理部门,负责领导Persil宝莹、OMO奥妙的全球营销工作。同时,Santo还领导了“Dirt is Good”品牌平台,该平台包括联合利华旗下各类洗衣品牌,并在七年内将其市场份额从2.7亿美元增长到近50亿美元。

Santo表示,她将跃入未知,证实她的下一个角色尚未决定。

02 组织架构不断调整

2022年,联合利华将原有三大业务部门变更为五大部门,以节约运营成本。架构调整之下,联合利华近两年人事变动也颇为频繁。

去年年初,联合利华宣布任命Hein Schumacher(司马翰)为首席执行官,并于去年7月1日正式执行。在最新的2023年财报中,联合利华再透露出一则人事变动消息:集团首席人事与转型官Nitin Paranjpe决定在今年晚些时候从联合利华退休,Mairéad Nayager将新任首席人事官,自6月1日起生效。

新CEO上任后,联合利华释出的第一则重磅消息便是打包出售Elida Beauty,其包括Ponds、TIGI等在内的一众品牌。在去年12月,有外媒报道称,一家总部位于波士顿、专注于消费领域投资的公司Yellow Wood Partners在Elida Beauty的拍卖中胜出,目前正在就交易的最后环节进行谈判,预计交易价值将低于10亿美元。

精简组织架构、业绩聚焦,是这位新CEO的业务重点。去年10月,联合利华制定了一项新的增长计划,以推动业绩和竞争力的增长。具体包括:加速增长、生产力与简化和绩效文化。

未来,联合利华将把重心放在30个强大品牌的运营上,并通过新的定量方式来推动品牌优势,同时品牌还将加强创新以推动品牌迈向高端化。

从结果来看,这一工作已开始显现成效。2023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联合利华基本销售增长7%,总营业额为596亿欧元,其中第四季度销量增长1.8%。相比于此前通过涨价实现的营收上涨,联合利华开始回归产品本身。财报发布后,联合利华盘中股价创下四个月以来的新高。

在去年,联合利华高管变更受到业内广泛关注。2019年,联合利华取消CMO(首席市场官)而设立CMDO(首席数字及商务官),并由Conny Braams担任。Conny Braams在其去年8月卸任后,联合利华取消了该职务,并恢复CMO的职务,由Esi Eggleston担任。联合利华对外信息显示,Esi曾担任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领导了联合利华在北美价值50亿美元的美容和个人护理投资组合,并实现了品牌的快速增长。

这家著名的日用消费品巨头,也是全球最大的广告主之一,重新恢复了CMO职位,被外界看作是加强市场营销的信号。资本公司VGC Partners的运营合伙人Dan Rookwood表示:“这是明确将营销与增长联系起来。这是为了强调长期构建强大品牌的显性商业价值。”

细数去年发生在联合利华的高管变动,也可以佐证这一观点。在联合利华美容与健康业务总裁Fernando Fernandez接替Graeme Pitkethly担任集团首席财务官后,空出的职务由美容与健康业务首席营销官Priya Nair接替;联合利华家庭护理业务总裁Peter ter Kulve在被任命为冰淇淋业务总裁后,家庭护理业务首席营销官Eduardo Campanella被任命为家庭护理业务总裁。

从以上人事变动可以看出,联合利华正把营销对集团业绩的增长放到更高的地位。有声音指出,或许增长计划中的绩效文化,也是为了匹配那些在短时间内不能见到效果的投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联合利华

62
  • 冰淇淋进入平价时代,伊利冷饮搭上卖火锅烧烤食材的锅圈食汇
  • 多批次梦龙雪糕疑含金属碎片在英国被召回,客服回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35年老将离职,联合利华再迎变局

从人事变动可以看出,联合利华正把营销对集团业绩的增长放到更高的地位。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化妆品财经在线CBO

近日,联合利华的一则人事变动引发行业关注:联合利华首席品牌官Aline Santo在为集团工作35年后,将于今年3月底离职。

Santo目前在联合利华担任首席品牌官兼首席股权、多样性和包容性官,是该公司的顶级营销人员之一。Santo离职后,联合利华全球营销团队将向首席增长和营销官Esi Eggleston Bracey报告,后者于去年10月接替了原首席数字和商业官Conny Braams。全球股权、多样性和包容性团队将向人力资源部报告。据外媒消息,联合利华尚未确认是否寻求Santo的接替者。

01 离任老将服务集团35年

Santo在领英上将这段任职经历比作一场婚姻,“35周年将被庆祝为珊瑚周年纪念日,象征着长寿和成功,在一些传统中这也被视为智慧和成就的表现。”

事实也确实如此。Santo任职期间,除了在品牌业绩方面有过突出表现外,在ESG方面,Santo也展现出其至关重要的作用。Santo在2016年担任集团首席股权和包容性官后,便与联合国妇女署及多家营销广告业巨头联合成立反刻板印象联盟,旨在消除被广告所强化的负面影响,主要包括边缘化群体及妇女。

从集团内部而言,在Santo的努力下,公司管理团队性别比例达到1:1。

品牌运营上,Santo在1989年加入联合利华巴西公司后,便在个护领域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Santo与联合利华旗下的个护品牌Sunsilk夏士莲、Seda共同推出了第一批护发产品,推动了公司市场份额的增长。

2000年,Santo成为联合利华巴西公司营销副总裁,随后担任拉丁美洲皮肤清洁领域的区域领导,帮助塑造了轰动北美和欧洲的Dove多芬“真美行动(Real Beauty Campaign)”,并在此后将该活动推向全球。

Dove多芬的这场运动带给整个社会不小的变革,促进了世界各地女性对于自尊的关注,以及对于“自信美”的追求。这场营销活动也给品牌带来巨大的经济价值。在该活动的头十年里,Dove多芬的销售额从25亿美元猛增至40亿美元,旗下肥皂成为美国首选的肥皂品牌,也成为联合利华全公司最畅销的产品。

2005年,Santo进入联合利华家庭护理部门,负责领导Persil宝莹、OMO奥妙的全球营销工作。同时,Santo还领导了“Dirt is Good”品牌平台,该平台包括联合利华旗下各类洗衣品牌,并在七年内将其市场份额从2.7亿美元增长到近50亿美元。

Santo表示,她将跃入未知,证实她的下一个角色尚未决定。

02 组织架构不断调整

2022年,联合利华将原有三大业务部门变更为五大部门,以节约运营成本。架构调整之下,联合利华近两年人事变动也颇为频繁。

去年年初,联合利华宣布任命Hein Schumacher(司马翰)为首席执行官,并于去年7月1日正式执行。在最新的2023年财报中,联合利华再透露出一则人事变动消息:集团首席人事与转型官Nitin Paranjpe决定在今年晚些时候从联合利华退休,Mairéad Nayager将新任首席人事官,自6月1日起生效。

新CEO上任后,联合利华释出的第一则重磅消息便是打包出售Elida Beauty,其包括Ponds、TIGI等在内的一众品牌。在去年12月,有外媒报道称,一家总部位于波士顿、专注于消费领域投资的公司Yellow Wood Partners在Elida Beauty的拍卖中胜出,目前正在就交易的最后环节进行谈判,预计交易价值将低于10亿美元。

精简组织架构、业绩聚焦,是这位新CEO的业务重点。去年10月,联合利华制定了一项新的增长计划,以推动业绩和竞争力的增长。具体包括:加速增长、生产力与简化和绩效文化。

未来,联合利华将把重心放在30个强大品牌的运营上,并通过新的定量方式来推动品牌优势,同时品牌还将加强创新以推动品牌迈向高端化。

从结果来看,这一工作已开始显现成效。2023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联合利华基本销售增长7%,总营业额为596亿欧元,其中第四季度销量增长1.8%。相比于此前通过涨价实现的营收上涨,联合利华开始回归产品本身。财报发布后,联合利华盘中股价创下四个月以来的新高。

在去年,联合利华高管变更受到业内广泛关注。2019年,联合利华取消CMO(首席市场官)而设立CMDO(首席数字及商务官),并由Conny Braams担任。Conny Braams在其去年8月卸任后,联合利华取消了该职务,并恢复CMO的职务,由Esi Eggleston担任。联合利华对外信息显示,Esi曾担任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领导了联合利华在北美价值50亿美元的美容和个人护理投资组合,并实现了品牌的快速增长。

这家著名的日用消费品巨头,也是全球最大的广告主之一,重新恢复了CMO职位,被外界看作是加强市场营销的信号。资本公司VGC Partners的运营合伙人Dan Rookwood表示:“这是明确将营销与增长联系起来。这是为了强调长期构建强大品牌的显性商业价值。”

细数去年发生在联合利华的高管变动,也可以佐证这一观点。在联合利华美容与健康业务总裁Fernando Fernandez接替Graeme Pitkethly担任集团首席财务官后,空出的职务由美容与健康业务首席营销官Priya Nair接替;联合利华家庭护理业务总裁Peter ter Kulve在被任命为冰淇淋业务总裁后,家庭护理业务首席营销官Eduardo Campanella被任命为家庭护理业务总裁。

从以上人事变动可以看出,联合利华正把营销对集团业绩的增长放到更高的地位。有声音指出,或许增长计划中的绩效文化,也是为了匹配那些在短时间内不能见到效果的投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