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被调查的董事长,救不了贵人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调查的董事长,救不了贵人鸟

五年间,荣华富贵随云散。这期间,林天福看尽了人情冷暖。

图片来源:贵人鸟官方微博

文|《中国企业家》 张文静

编辑|米娜

在退市边缘岌岌可危的贵人鸟又挨了当头一棒。

2月22日,中国证监会下发了《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志华进行立案调查。此时距离李志华正式掌舵贵人鸟不到2年。

3月1日,ST贵人发布公司可能被终止上市的第七次风险提示——自2月2日开始,因每日股票收盘价持续低于1元,贵人鸟距离退市仅一步之遥。就退市等问题,《中国企业家》多次致电贵人鸟,截至发稿,一直未能接通。

而今年,是贵人鸟公司正式成立的20周年。两年多前的2021年7月,贵人鸟引入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成为其二股东后,林天福便将公司交给其子林思萍运营,自己隐退幕后,极少露面。当时他可能没想到,自己会因债务导致的股权司法拍卖,很快失去了这家亲手打造出来的公司的控制权。

近日,昔日的泉州首富林天福,终于现身了。

在近期泉州公布的当地慈善名单中,外界意外发现了林天福的身影——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林天福被授予“泉州慈善大使”称号。在这之前,林天福已经淡出公众视线很久了。

从白手起家到问鼎泉州首富,林天福花了28年,而他从泉州首富到债务缠身只用了5年。贵人鸟从诞生到走向巅峰,用了12年,而它从400亿元市值到被迫重整,只用了5年。

五年间,荣华富贵随云散。这期间,林天福看尽了人情冷暖。

巅峰时无序扩张

2015年,是林天福和贵人鸟的高光时刻。此前一年,林天福成功把贵人鸟带进了上交所,使之被誉为“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

到了2015年,贵人鸟市值一度超400亿元,而同期李宁、361°等企业市值,不到100亿元。当年,林天福也以190亿元的身家,超过了安踏丁世忠近80亿元,问鼎泉州首富。但此后,双方差距不断拉大,如今安踏市值已达2000多亿港元,丁世忠两兄弟再次以903.1亿元财富成为2023年泉州首富。

贵人鸟诞生于“中国鞋都”泉州市的晋江,而国内著名体育用品公司如安踏、特步、361°、鸿星尔克都在晋江。据报道,上世纪80年代,林天福开始从事小规模的运动鞋贴牌代工。在代工多年后,林天福于2002年开始发展自己品牌——贵人鸟。2004年,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为了打响品牌知名度,林天福请来了刘德华、张柏芝等明星担任贵人鸟代言人。2007年,贵人鸟赞助湖南卫视《快乐男声》、东方卫视《我型我秀》、江苏卫视《绝对唱响》等当年最红选秀节目的短信投票环节,因此在年轻人群体中名声大噪。

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国内掀起了全民体育热潮,贵人鸟趁此东风扩张。2009年至2011年,门店数量由1847家激增到5000多家。

但很快,2012年左右,整个鞋服行业变了天,“体育热”降温,产品过剩,导致全行业业绩整体下滑。

在这波动荡中,行业开始洗牌。安踏对零售端进行改革,从“品牌批发”走向“品牌零售”,在行业内最早走出库存压力。李宁耗资18亿元协助经销商清理库存,同时优化渠道布局,推动零售转型。

2014年,贵人鸟上市。上市后不缺钱的林天福,为贵人鸟谋划的前路是“全能体育”。在外界看来,贵人鸟的折戟正源于此——对泛体育产业的资本布局。

2015年,贵人鸟开始了眼花缭乱的资本布局,切入体育赛事、体育经纪、体育游戏、体育保险等多个领域。当年投入2.39亿元,成为虎扑的第二大股东,并与虎扑设立20亿元体育产业基金“动域资本”,投向体育产业相关创业项目。

据报道,截至2016年底,贵人鸟已为动域资本累计出资6.3亿元,动域资本已投资“超级猩猩”“滑雪助手”“懂球帝”“昆仑决”“悦跑圈”等20个标的,涵盖跑步、健身、足球、篮球、户外等热门运动及电竞、体育彩票多个“互联网+”项目。

2016年至2017年,贵人鸟又先后出资3.83亿元收购体育运动产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权;出资1亿元增资游戏公司星友科技;斥资7.5亿元收购名鞋库;出资6500万元,合作设立享安保险,布局体育保险领域。此外,还计划斥资27亿元收购威康健身,不过谈判近一年没能成功。

林天福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全盘布局,以实现他的“全能体育”梦。2017年3月,贵人鸟还曾发布公告,将公司更名为“全能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仅一日后,这次更名就被董事会取消了。

无序扩张带来的结果是高负债。2015年至2020年,贵人鸟资产负债率从50.6%激增至99.26%。

与此同时,贵人鸟主业却并无长进,净利润逐年下滑,到2018年出现近7亿元的亏损。

被迫失去控制权

2019年,贵人鸟债务违约等多项问题集中爆发了出来,到2020年,贵人鸟陷入债务危机,申请破产重整。风光一时的首富林天福也跌落神坛,个人也被限制高消费。

这时候,被认为是贵人鸟“贵人”的李志华出现了。2021年7月,李志华控制的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斥资4.2亿元取得贵人鸟20.36%的股份。林天福100%控股的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原有的66.18%股权被稀释到26.48%,但仍是贵人鸟的第一大股东。

也是在此时,林天福之子林思萍接棒林天福,成为贵人鸟董事长兼总经理。林思萍上任后的大事件,是2021年7月河南暴雨的“破产式捐赠”。彼时,“负债超35亿却捐款3000万”的贵人鸟几度登上热搜。

但林思萍接手仅一年后,2022年7月,林天福持有的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股权因司法拍卖大幅度下降,泰富金谷被动成为控股股东,李志华成为公司实控人。次月,李志华取代林思萍成为贵人鸟新任董事长。

随着林天福沦为公司的二股东,他逐渐失去了对贵人鸟的掌控,而林天福家族所持有的贵人鸟股份,又大部分因债务已被质押或冻结。

资本优于本业

作为国内的第一代创业者,1958年出生的林天福具有同时代创业者共有的一些特质,如重感情、勤奋等;另一方面,他也被认为固执、有赌性。

有人认为,贵人鸟,成也林天福,败也林天福。他对时代、市场的敏锐,他的勤奋,造就了贵人鸟的成功;然而他的赌性、固执、盲目扩张,又让贵人鸟迅速“折翼”。

回过头看,一代鞋王的衰落,不过是一个因盲目扩张而被资本捧杀的故事而已,固然令人唏嘘,但并不少见。

2021年,据懒熊体育报道,林思萍与父亲林天福在非正式场合喝茶、聊天时,也会反思贵人鸟的得失,得出的结论是,步子跨得太大。“一下子去做整个产业的投资,其实对这个产业的理解根本不到位。”林思萍坦言。

而在内部看来,贵人鸟的衰落,与林天福关系甚密。有高管评价林天福是个有赌性却又固执的人。尽管团队明确表达了问题及具体方向,林天福仍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他会说,“出了问题我来承担。”也有人认为林天福身上有“江湖气”,个人英雄主义太强。

内部对林天福更直观的感受是,公司做大后,他脱离了业务。比如,他很少去一线跑市场、巡店,探讨业务,听消费者的看法,很多观念都停留在早期的经验、判断、认知上。当然,根本原因是林天福对贵人鸟业务的不重视,在当时,资本必然是优先于业务的。

在林天福狂热于“未来”的那些年,鞋服行业其他同行却在成长。2015年,李宁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430万元,到了2016年净利润达6.43亿元;安踏则逆袭成为行业老大。

有业内人士曾分析,如果贵人鸟当初选择的方向不是泛体育的资本布局,而是聚焦主业,在品牌、产品、供应链、渠道、组织等方面加大投入,进行深耕,理应在本土运动品牌市场跻身第一集团军。

而如今,人们提起昔日泉州首富和贵人鸟,只剩下一声叹息。

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现在的上市公司贵人鸟,与其说是一家鞋服企业,不如说是粮食公司。在李志华入主后,粮食业务已成为贵人鸟营收的主力。

2023年半年报显示,粮食业务实现营收3.42亿元,同比增长43.5%,占贵人鸟总收入的比重约为48%;运动鞋服行业营收同比下滑19.5%至2.32亿元,占比约为32%。

早在2021年7月,贵人鸟就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大豆、玉米等农产品的收购、加工、销售和仓储等业务。

为了挽救贵人鸟的颓势,李志华动作频频。2023年3月,贵人鸟宣布进军预制菜,跨界瞬间引发了争议。外界更没想到的是,2023年9月,贵人鸟一纸公告,直接宣告其彻底离开鞋服行业,走向“农场”。

事实上,整个2023年,贵人鸟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梳理资产,剥离鞋服业务。2023年,贵人鸟共出售了多宗鞋服资产,包括“贵人鸟”品牌授权以及位于晋江的多处房产。目前正在处置的,还有位于晋江市内坑镇的内坑工业园区资产。

李志华的一连串动作引发外界猜测。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初泰富金谷对贵人鸟的投资,李志华就意在“借壳上市”——装入粮食,剥离原本的鞋服主业。

而林天福家族也正逐步从贵人鸟淡出。

继2022年8月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后,林思萍又于2023年3月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2023年12月,他又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而2021年7月初,贵人鸟重整成功后,林思萍将总部的办公地从厦门迁回了晋江市的陈埭镇,那里是林天福的发家之地。他们决定回到最开始的地方,“重新创业”。彼时林天福说,未来两到三年,一定要把公司失去的声誉重新找回来。显然,林天福还并未放弃,他仍在期待东山再起的那天。没想到,两三年后,他几乎失去了贵人鸟。

参考资料:

《归来贵人鸟:江湖已变》,经济观察报,叶心冉

《昔日鞋王落寞了?彻底抛弃虎扑系资产,贵人鸟跨界卖粮》,南方传媒·时代财经,张昕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贵人鸟

3k
  • 昔日“鞋王”ST贵人锁定面值退市,上交所:不得“一退了之”
  • ST贵人: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触及交易类退市指标,明起停牌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被调查的董事长,救不了贵人鸟

五年间,荣华富贵随云散。这期间,林天福看尽了人情冷暖。

图片来源:贵人鸟官方微博

文|《中国企业家》 张文静

编辑|米娜

在退市边缘岌岌可危的贵人鸟又挨了当头一棒。

2月22日,中国证监会下发了《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决定对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志华进行立案调查。此时距离李志华正式掌舵贵人鸟不到2年。

3月1日,ST贵人发布公司可能被终止上市的第七次风险提示——自2月2日开始,因每日股票收盘价持续低于1元,贵人鸟距离退市仅一步之遥。就退市等问题,《中国企业家》多次致电贵人鸟,截至发稿,一直未能接通。

而今年,是贵人鸟公司正式成立的20周年。两年多前的2021年7月,贵人鸟引入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成为其二股东后,林天福便将公司交给其子林思萍运营,自己隐退幕后,极少露面。当时他可能没想到,自己会因债务导致的股权司法拍卖,很快失去了这家亲手打造出来的公司的控制权。

近日,昔日的泉州首富林天福,终于现身了。

在近期泉州公布的当地慈善名单中,外界意外发现了林天福的身影——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林天福被授予“泉州慈善大使”称号。在这之前,林天福已经淡出公众视线很久了。

从白手起家到问鼎泉州首富,林天福花了28年,而他从泉州首富到债务缠身只用了5年。贵人鸟从诞生到走向巅峰,用了12年,而它从400亿元市值到被迫重整,只用了5年。

五年间,荣华富贵随云散。这期间,林天福看尽了人情冷暖。

巅峰时无序扩张

2015年,是林天福和贵人鸟的高光时刻。此前一年,林天福成功把贵人鸟带进了上交所,使之被誉为“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

到了2015年,贵人鸟市值一度超400亿元,而同期李宁、361°等企业市值,不到100亿元。当年,林天福也以190亿元的身家,超过了安踏丁世忠近80亿元,问鼎泉州首富。但此后,双方差距不断拉大,如今安踏市值已达2000多亿港元,丁世忠两兄弟再次以903.1亿元财富成为2023年泉州首富。

贵人鸟诞生于“中国鞋都”泉州市的晋江,而国内著名体育用品公司如安踏、特步、361°、鸿星尔克都在晋江。据报道,上世纪80年代,林天福开始从事小规模的运动鞋贴牌代工。在代工多年后,林天福于2002年开始发展自己品牌——贵人鸟。2004年,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为了打响品牌知名度,林天福请来了刘德华、张柏芝等明星担任贵人鸟代言人。2007年,贵人鸟赞助湖南卫视《快乐男声》、东方卫视《我型我秀》、江苏卫视《绝对唱响》等当年最红选秀节目的短信投票环节,因此在年轻人群体中名声大噪。

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国内掀起了全民体育热潮,贵人鸟趁此东风扩张。2009年至2011年,门店数量由1847家激增到5000多家。

但很快,2012年左右,整个鞋服行业变了天,“体育热”降温,产品过剩,导致全行业业绩整体下滑。

在这波动荡中,行业开始洗牌。安踏对零售端进行改革,从“品牌批发”走向“品牌零售”,在行业内最早走出库存压力。李宁耗资18亿元协助经销商清理库存,同时优化渠道布局,推动零售转型。

2014年,贵人鸟上市。上市后不缺钱的林天福,为贵人鸟谋划的前路是“全能体育”。在外界看来,贵人鸟的折戟正源于此——对泛体育产业的资本布局。

2015年,贵人鸟开始了眼花缭乱的资本布局,切入体育赛事、体育经纪、体育游戏、体育保险等多个领域。当年投入2.39亿元,成为虎扑的第二大股东,并与虎扑设立20亿元体育产业基金“动域资本”,投向体育产业相关创业项目。

据报道,截至2016年底,贵人鸟已为动域资本累计出资6.3亿元,动域资本已投资“超级猩猩”“滑雪助手”“懂球帝”“昆仑决”“悦跑圈”等20个标的,涵盖跑步、健身、足球、篮球、户外等热门运动及电竞、体育彩票多个“互联网+”项目。

2016年至2017年,贵人鸟又先后出资3.83亿元收购体育运动产品零售商杰之行50.01%的股权;出资1亿元增资游戏公司星友科技;斥资7.5亿元收购名鞋库;出资6500万元,合作设立享安保险,布局体育保险领域。此外,还计划斥资27亿元收购威康健身,不过谈判近一年没能成功。

林天福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全盘布局,以实现他的“全能体育”梦。2017年3月,贵人鸟还曾发布公告,将公司更名为“全能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仅一日后,这次更名就被董事会取消了。

无序扩张带来的结果是高负债。2015年至2020年,贵人鸟资产负债率从50.6%激增至99.26%。

与此同时,贵人鸟主业却并无长进,净利润逐年下滑,到2018年出现近7亿元的亏损。

被迫失去控制权

2019年,贵人鸟债务违约等多项问题集中爆发了出来,到2020年,贵人鸟陷入债务危机,申请破产重整。风光一时的首富林天福也跌落神坛,个人也被限制高消费。

这时候,被认为是贵人鸟“贵人”的李志华出现了。2021年7月,李志华控制的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斥资4.2亿元取得贵人鸟20.36%的股份。林天福100%控股的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原有的66.18%股权被稀释到26.48%,但仍是贵人鸟的第一大股东。

也是在此时,林天福之子林思萍接棒林天福,成为贵人鸟董事长兼总经理。林思萍上任后的大事件,是2021年7月河南暴雨的“破产式捐赠”。彼时,“负债超35亿却捐款3000万”的贵人鸟几度登上热搜。

但林思萍接手仅一年后,2022年7月,林天福持有的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股权因司法拍卖大幅度下降,泰富金谷被动成为控股股东,李志华成为公司实控人。次月,李志华取代林思萍成为贵人鸟新任董事长。

随着林天福沦为公司的二股东,他逐渐失去了对贵人鸟的掌控,而林天福家族所持有的贵人鸟股份,又大部分因债务已被质押或冻结。

资本优于本业

作为国内的第一代创业者,1958年出生的林天福具有同时代创业者共有的一些特质,如重感情、勤奋等;另一方面,他也被认为固执、有赌性。

有人认为,贵人鸟,成也林天福,败也林天福。他对时代、市场的敏锐,他的勤奋,造就了贵人鸟的成功;然而他的赌性、固执、盲目扩张,又让贵人鸟迅速“折翼”。

回过头看,一代鞋王的衰落,不过是一个因盲目扩张而被资本捧杀的故事而已,固然令人唏嘘,但并不少见。

2021年,据懒熊体育报道,林思萍与父亲林天福在非正式场合喝茶、聊天时,也会反思贵人鸟的得失,得出的结论是,步子跨得太大。“一下子去做整个产业的投资,其实对这个产业的理解根本不到位。”林思萍坦言。

而在内部看来,贵人鸟的衰落,与林天福关系甚密。有高管评价林天福是个有赌性却又固执的人。尽管团队明确表达了问题及具体方向,林天福仍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他会说,“出了问题我来承担。”也有人认为林天福身上有“江湖气”,个人英雄主义太强。

内部对林天福更直观的感受是,公司做大后,他脱离了业务。比如,他很少去一线跑市场、巡店,探讨业务,听消费者的看法,很多观念都停留在早期的经验、判断、认知上。当然,根本原因是林天福对贵人鸟业务的不重视,在当时,资本必然是优先于业务的。

在林天福狂热于“未来”的那些年,鞋服行业其他同行却在成长。2015年,李宁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430万元,到了2016年净利润达6.43亿元;安踏则逆袭成为行业老大。

有业内人士曾分析,如果贵人鸟当初选择的方向不是泛体育的资本布局,而是聚焦主业,在品牌、产品、供应链、渠道、组织等方面加大投入,进行深耕,理应在本土运动品牌市场跻身第一集团军。

而如今,人们提起昔日泉州首富和贵人鸟,只剩下一声叹息。

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现在的上市公司贵人鸟,与其说是一家鞋服企业,不如说是粮食公司。在李志华入主后,粮食业务已成为贵人鸟营收的主力。

2023年半年报显示,粮食业务实现营收3.42亿元,同比增长43.5%,占贵人鸟总收入的比重约为48%;运动鞋服行业营收同比下滑19.5%至2.32亿元,占比约为32%。

早在2021年7月,贵人鸟就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大豆、玉米等农产品的收购、加工、销售和仓储等业务。

为了挽救贵人鸟的颓势,李志华动作频频。2023年3月,贵人鸟宣布进军预制菜,跨界瞬间引发了争议。外界更没想到的是,2023年9月,贵人鸟一纸公告,直接宣告其彻底离开鞋服行业,走向“农场”。

事实上,整个2023年,贵人鸟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梳理资产,剥离鞋服业务。2023年,贵人鸟共出售了多宗鞋服资产,包括“贵人鸟”品牌授权以及位于晋江的多处房产。目前正在处置的,还有位于晋江市内坑镇的内坑工业园区资产。

李志华的一连串动作引发外界猜测。有业内人士认为,当初泰富金谷对贵人鸟的投资,李志华就意在“借壳上市”——装入粮食,剥离原本的鞋服主业。

而林天福家族也正逐步从贵人鸟淡出。

继2022年8月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后,林思萍又于2023年3月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2023年12月,他又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不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

而2021年7月初,贵人鸟重整成功后,林思萍将总部的办公地从厦门迁回了晋江市的陈埭镇,那里是林天福的发家之地。他们决定回到最开始的地方,“重新创业”。彼时林天福说,未来两到三年,一定要把公司失去的声誉重新找回来。显然,林天福还并未放弃,他仍在期待东山再起的那天。没想到,两三年后,他几乎失去了贵人鸟。

参考资料:

《归来贵人鸟:江湖已变》,经济观察报,叶心冉

《昔日鞋王落寞了?彻底抛弃虎扑系资产,贵人鸟跨界卖粮》,南方传媒·时代财经,张昕迎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