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马斯克将OpenAI告上法院,称后者违背了造福全人类的初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马斯克将OpenAI告上法院,称后者违背了造福全人类的初衷

马斯克如今将该问题再度推上至高严肃的争议风口,一方面有合理的事实支撑,另一方面或许也受到了OpenAI与微软合力之下的技术威胁。

图片来源: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3月2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于当地时间2月29日向美国旧金山高等法院起诉了OpenAI及其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理由是后者违背了OpenAI在成立时所签订的协议,即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而非利润来开发人工智能技术。

马斯克在提交给法院的诉讼中声称,OpenAI近年来与微软间的关系,已经严重损害了公司开发公共开源AGI(通用人工智能)的初衷。“OpenAI已经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微软事实上的闭源子公司。在新董事会的领导下,OpenAI不仅仅是在开发AGI,实际上是在完善它以实现微软的利润最大化,而不是造福人类。”

根据马斯克公开的OpenAI注册时的条款,第三条明确指出,除慈善和教育目的以外,公司应是非营利性质的;公司的技术成果应使公众受益并为公众利益开源,不应为任何个体的私人利益而运营。

对此,马斯克最主要的举证是,2023年3月发布的GPT-4与以前的版本相比,至今仍是一个闭源模型,但封闭的目的在于商业考量而非人类利益。

他表示,目前GPT-4的细节只有OpenAI内部和微软了解,因此,GPT-4与其宣称的“开源AI”截然相反。这种封闭是基于商业原因促成:微软希望通过售卖GPT-4来获利,如果OpenAI遵循规定将技术免费提供给公众,微软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另外,马斯克认为OpenAI可能已经达到了AGI(基于微软在“AGI的火花”这篇论文中坦露的观点),而在OpenAI与微软的投资协议中,合同规定,一旦OpenAI的AI研究达到AGI水平,那么微软将不能从OpenAI的研究中继续获利。但从组织上来说,由于OpenAI的董事会已失去独立性,公司可能会出于对微软或山姆·奥特曼的利益考量,选择不去透露AGI的具体进展。

马斯克已在诉讼中提出包括违约、违反信托义务和不公平商业行为在内的索赔,并要求该公司恢复开源。同时,马斯克要求法院下达禁令,禁止OpenAI、其总裁Gregory Brockman(共同被告)、CEO萨姆·奥特曼以及微软,从OpenAI的AGI技术中获利。

事实上,OpenAI在成立时所决定的机构性质与技术愿景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在此前不久围绕CEO山姆·奥特曼所产生的一场“宫斗”就已经将该问题阐述得相对透彻。

马斯克如今将该问题再度推上至高严肃的争议风口,一方面有合理的事实支撑,另一方面或许也受到了OpenAI与微软合力之下的技术威胁。

当前,无论是OpenAI与其他公司联合投资的人形机器人创业公司Figure,还是被认为是颠覆行业的最新代表作Sora,都已经与特斯拉所布局的产品与技术产生了正面竞争。

OpenAI尚未对这个大动作发表公开声明,不过彭博社随后援引一份OpenAI发给公司员工的内部备忘录称,该公司“断然不同意”马斯克对公司提起的诉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OpenAI

  • OpenAI:新GPT-4 Turbo模型现可供付费ChatGPT用户使用
  • “木头姐”凯茜·伍德投资OpenAI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马斯克将OpenAI告上法院,称后者违背了造福全人类的初衷

马斯克如今将该问题再度推上至高严肃的争议风口,一方面有合理的事实支撑,另一方面或许也受到了OpenAI与微软合力之下的技术威胁。

图片来源: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伍洋宇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3月2日消息,据彭博社报道,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于当地时间2月29日向美国旧金山高等法院起诉了OpenAI及其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理由是后者违背了OpenAI在成立时所签订的协议,即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而非利润来开发人工智能技术。

马斯克在提交给法院的诉讼中声称,OpenAI近年来与微软间的关系,已经严重损害了公司开发公共开源AGI(通用人工智能)的初衷。“OpenAI已经转变为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微软事实上的闭源子公司。在新董事会的领导下,OpenAI不仅仅是在开发AGI,实际上是在完善它以实现微软的利润最大化,而不是造福人类。”

根据马斯克公开的OpenAI注册时的条款,第三条明确指出,除慈善和教育目的以外,公司应是非营利性质的;公司的技术成果应使公众受益并为公众利益开源,不应为任何个体的私人利益而运营。

对此,马斯克最主要的举证是,2023年3月发布的GPT-4与以前的版本相比,至今仍是一个闭源模型,但封闭的目的在于商业考量而非人类利益。

他表示,目前GPT-4的细节只有OpenAI内部和微软了解,因此,GPT-4与其宣称的“开源AI”截然相反。这种封闭是基于商业原因促成:微软希望通过售卖GPT-4来获利,如果OpenAI遵循规定将技术免费提供给公众,微软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另外,马斯克认为OpenAI可能已经达到了AGI(基于微软在“AGI的火花”这篇论文中坦露的观点),而在OpenAI与微软的投资协议中,合同规定,一旦OpenAI的AI研究达到AGI水平,那么微软将不能从OpenAI的研究中继续获利。但从组织上来说,由于OpenAI的董事会已失去独立性,公司可能会出于对微软或山姆·奥特曼的利益考量,选择不去透露AGI的具体进展。

马斯克已在诉讼中提出包括违约、违反信托义务和不公平商业行为在内的索赔,并要求该公司恢复开源。同时,马斯克要求法院下达禁令,禁止OpenAI、其总裁Gregory Brockman(共同被告)、CEO萨姆·奥特曼以及微软,从OpenAI的AGI技术中获利。

事实上,OpenAI在成立时所决定的机构性质与技术愿景并不是一个新鲜话题,在此前不久围绕CEO山姆·奥特曼所产生的一场“宫斗”就已经将该问题阐述得相对透彻。

马斯克如今将该问题再度推上至高严肃的争议风口,一方面有合理的事实支撑,另一方面或许也受到了OpenAI与微软合力之下的技术威胁。

当前,无论是OpenAI与其他公司联合投资的人形机器人创业公司Figure,还是被认为是颠覆行业的最新代表作Sora,都已经与特斯拉所布局的产品与技术产生了正面竞争。

OpenAI尚未对这个大动作发表公开声明,不过彭博社随后援引一份OpenAI发给公司员工的内部备忘录称,该公司“断然不同意”马斯克对公司提起的诉讼。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