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电厂|欧盟18亿欧元“威慑性罚款”出炉,苹果这次惹毛了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电厂|欧盟18亿欧元“威慑性罚款”出炉,苹果这次惹毛了谁?

创作者与平台之间的爱恨情仇。

3 月 5 日,持续数年的 Spotify 起诉苹果垄断市场案判决出炉,欧盟委员会裁决对苹果处以 18.4 亿欧元(约合 143.71 亿人民币)的罚款,原因是苹果通过对 App Store 施加限制,阻碍了 Spotify 在内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在 iOS 平台与Apple Music 的正当竞争。

18 亿欧元虽然并非欧盟反垄断机构历史上开出过的最大罚单,但还是远超此前外界普遍预期「五亿欧元」的猜测。过去十年,欧盟监管机构已在三起案件中对谷歌处以总额 82.5 亿欧元的罚款。但作为单一款项罚款以威慑为目的而加倍罚款金额,这在欧盟长达二十余年的反垄断历史中还尚属首次。

之所以会开出如此远超外界想象的罚款金额,实际上欧盟已经对此作出了非常明确的解释:根据被欧洲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arethe Vestager)的说法,这笔罚款包括 4000 万欧元的基本罚款和 18 亿欧元的威慑罚款,由于前者的金额对于苹果这样的巨头来讲就如同“停车罚单”一样不足为道,因此追加了惩罚金额四十五倍的威慑性罚金。

按照欧盟委员会的说法,在确定罚款时考量到“侵权的持续时间与严重性”,以及苹果的总营业额与当前市值决定。其中还特别提到了一个因素是:“苹果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不正确信息”。

创作者与平台的抽成争议由来已久,Spotify 本身也并不陌生:在以 Spotify 早期创业故事为原型拍摄的剧集《串流王者》中,剧中同样设计了关于创作者与平台“三七分成”的争议:在 Spotify 创始人与唱片公司在进行版权分润谈判时,以 Bobbie T 为首的创作者向 Spotify 抗议到:

你和唱片公司拿走了我们 70% 的营收,这对你们来讲当然是一门再好不过的生意。

剧中并未针对这个问题给出最终的解决方案,因为同样的问题在现实中仍然长期存在着,针对创作者本身的压榨此起彼伏,不少创作者也开始指责一开始以唱片行业革新者自居的 Spotify,如今也变成了恶龙本身。

但如今,曾以平台自居的 Spotty 终于碰上了另一个更加庞大、同样要求三七分成的平台 —— 即使这次七成是自己的,Spotify 仍然不愿轻易妥协。

此次裁决发布之后,Spotify 宣布这是一次面对苹果垄断市场的“重大胜利”,由于此次判决发生在苹果因《欧盟数字市场法案》,而对 iPhone 应用程序分发规则进行大幅调整之前。更凸显出苹果此时在欧盟市场上面临的猛烈压力。

欧盟在周一发布的新闻稿中表示:其调查发现“苹果禁止音乐流媒体应用开发商向 iOS 用户宣传自带应用之外,更好用、廉价的订阅选项,同时还阻止应用程序开发商向开发者提供第三方支付手段。

苹果如何应对?

在欧盟反垄断委员会的判决发布后, 3 月 5 日当天苹果立即在全球官网以多种语言,发布了一份针对欧盟判决以及整起诉讼的声明,称判决 "是在委员会未能发现任何可信的、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证据的情况下做出的,并且忽视了一个蓬勃发展、竞争激烈、增长迅速的市场的现实"。

按照苹果的说法,Spotify 从未向 Apple 支付过任何费用,但实际上这个说法并不完全准确:Spotify 其实还是缴纳了年费 99 美元的苹果开发者服务费,因此 Spotify 实际上与其他任何开发者相同,都有权得到来自 App Store 的技术支持。

当然,对苹果而言,支持 Spotify 所付出的成本,当然不能与数以百万计的中小应用开发者相提并论 —— 苹果也特意在声明中提到曾派遣工程师飞到 Spotify 总部所在的斯德哥尔摩,为 Spotify 团队提供技术支持。协助 Spotify 团队解决了诸如硬件加速流媒体播放、电池优化等技术问题。此外,苹果的 App 审核团队也经常应 Spotify 的要求加快审核速度等。这对很多中小 App Store 应用开发者来讲是难以想象的事。

但这些显然都没能打动 Spotify 使其回心转意,最终 Spotify 也在这起诉讼中获得了想要的结果。但眼下 Spotify 的最终目的仍然没有达成,想要撬开 App Store 生态的大门,眼下对于 Spotify 来讲也只是走完了万里长征中的第一步。

目前,即使苹果已经在声明中表示将对此裁决提出上诉,但总部位于卢森堡的欧洲第二高等法院也需要再一次作出审查并裁决,这一过程同样可能长达数年时间。

在最终结果出炉之前,苹果想要维持包括 App Store、iPhone 销售等重要业务在欧盟的正常运行,就必须遵守欧盟反垄断委员会提出的各种改进要求。欧盟反垄断专员维斯塔格要求苹果公司取消 App Store 限制的命令与欧盟科技新规《数字市场法案》(DMA)中的要求如出一辙,苹果公司必须在 3 月 7 日遵守该法案。

此前,苹果发言人在接受《电厂》记者采访时,针对电厂记者提问「未来是否会考虑通过和 Spotify 或 Netflix 这样的流媒体服务达成更低抽成费用的方式,来解决法律问题」的问题时,苹果表示此前从未与应用开发商达成过类似的更低抽成比例的特殊交易,未来也不会与 Spotify 达成类似的交易。

虽然 18 亿欧元的惩罚性罚款数额令人瞩目,但对于苹果来讲仍然仍然不算是太大的问题:分析公司 IDC 的分析师Ryan Reith 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中表示,相比起苹果第一季度销售额1200亿美元的销售额,虽然此次罚款数额较大,但苹果可以承受,不会受到任何直接的现金影响。苹果仍然有足够的实力,在长达近十年的博弈中占据主导地位 —— 这是苹果如今仍然坚持强硬立场的底气所在。

即使以 Spotify 为首的反 App Store 阵营实力强大,但苹果的决心还在:它明白一旦首开特权,未来会有更多的 Spotify 出现在苹果面前。

虽然苹果不会与 Spotify 或 Netflix 等流媒体平台达成“特殊交易”,但苹果目前似乎的确在通过进一步开放的生态,来缓解来自外界压力:苹果目前正在向竞争对手部分开放第三方支付系统,寻求解决欧盟的另一项反垄断调查,部分竞争对手已经表示可能会接受苹果这样的建议,取代原本对苹果施加罚款的处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苹果

6.5k
  • 中国首例消费者告苹果垄断一审败诉,但“苹果税”的麻烦不止于此
  • 机构: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腕带设备出货量4120万台,苹果、小米、华为分列前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电厂|欧盟18亿欧元“威慑性罚款”出炉,苹果这次惹毛了谁?

创作者与平台之间的爱恨情仇。

3 月 5 日,持续数年的 Spotify 起诉苹果垄断市场案判决出炉,欧盟委员会裁决对苹果处以 18.4 亿欧元(约合 143.71 亿人民币)的罚款,原因是苹果通过对 App Store 施加限制,阻碍了 Spotify 在内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在 iOS 平台与Apple Music 的正当竞争。

18 亿欧元虽然并非欧盟反垄断机构历史上开出过的最大罚单,但还是远超此前外界普遍预期「五亿欧元」的猜测。过去十年,欧盟监管机构已在三起案件中对谷歌处以总额 82.5 亿欧元的罚款。但作为单一款项罚款以威慑为目的而加倍罚款金额,这在欧盟长达二十余年的反垄断历史中还尚属首次。

之所以会开出如此远超外界想象的罚款金额,实际上欧盟已经对此作出了非常明确的解释:根据被欧洲反垄断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arethe Vestager)的说法,这笔罚款包括 4000 万欧元的基本罚款和 18 亿欧元的威慑罚款,由于前者的金额对于苹果这样的巨头来讲就如同“停车罚单”一样不足为道,因此追加了惩罚金额四十五倍的威慑性罚金。

按照欧盟委员会的说法,在确定罚款时考量到“侵权的持续时间与严重性”,以及苹果的总营业额与当前市值决定。其中还特别提到了一个因素是:“苹果在行政程序中提交的不正确信息”。

创作者与平台的抽成争议由来已久,Spotify 本身也并不陌生:在以 Spotify 早期创业故事为原型拍摄的剧集《串流王者》中,剧中同样设计了关于创作者与平台“三七分成”的争议:在 Spotify 创始人与唱片公司在进行版权分润谈判时,以 Bobbie T 为首的创作者向 Spotify 抗议到:

你和唱片公司拿走了我们 70% 的营收,这对你们来讲当然是一门再好不过的生意。

剧中并未针对这个问题给出最终的解决方案,因为同样的问题在现实中仍然长期存在着,针对创作者本身的压榨此起彼伏,不少创作者也开始指责一开始以唱片行业革新者自居的 Spotify,如今也变成了恶龙本身。

但如今,曾以平台自居的 Spotty 终于碰上了另一个更加庞大、同样要求三七分成的平台 —— 即使这次七成是自己的,Spotify 仍然不愿轻易妥协。

此次裁决发布之后,Spotify 宣布这是一次面对苹果垄断市场的“重大胜利”,由于此次判决发生在苹果因《欧盟数字市场法案》,而对 iPhone 应用程序分发规则进行大幅调整之前。更凸显出苹果此时在欧盟市场上面临的猛烈压力。

欧盟在周一发布的新闻稿中表示:其调查发现“苹果禁止音乐流媒体应用开发商向 iOS 用户宣传自带应用之外,更好用、廉价的订阅选项,同时还阻止应用程序开发商向开发者提供第三方支付手段。

苹果如何应对?

在欧盟反垄断委员会的判决发布后, 3 月 5 日当天苹果立即在全球官网以多种语言,发布了一份针对欧盟判决以及整起诉讼的声明,称判决 "是在委员会未能发现任何可信的、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证据的情况下做出的,并且忽视了一个蓬勃发展、竞争激烈、增长迅速的市场的现实"。

按照苹果的说法,Spotify 从未向 Apple 支付过任何费用,但实际上这个说法并不完全准确:Spotify 其实还是缴纳了年费 99 美元的苹果开发者服务费,因此 Spotify 实际上与其他任何开发者相同,都有权得到来自 App Store 的技术支持。

当然,对苹果而言,支持 Spotify 所付出的成本,当然不能与数以百万计的中小应用开发者相提并论 —— 苹果也特意在声明中提到曾派遣工程师飞到 Spotify 总部所在的斯德哥尔摩,为 Spotify 团队提供技术支持。协助 Spotify 团队解决了诸如硬件加速流媒体播放、电池优化等技术问题。此外,苹果的 App 审核团队也经常应 Spotify 的要求加快审核速度等。这对很多中小 App Store 应用开发者来讲是难以想象的事。

但这些显然都没能打动 Spotify 使其回心转意,最终 Spotify 也在这起诉讼中获得了想要的结果。但眼下 Spotify 的最终目的仍然没有达成,想要撬开 App Store 生态的大门,眼下对于 Spotify 来讲也只是走完了万里长征中的第一步。

目前,即使苹果已经在声明中表示将对此裁决提出上诉,但总部位于卢森堡的欧洲第二高等法院也需要再一次作出审查并裁决,这一过程同样可能长达数年时间。

在最终结果出炉之前,苹果想要维持包括 App Store、iPhone 销售等重要业务在欧盟的正常运行,就必须遵守欧盟反垄断委员会提出的各种改进要求。欧盟反垄断专员维斯塔格要求苹果公司取消 App Store 限制的命令与欧盟科技新规《数字市场法案》(DMA)中的要求如出一辙,苹果公司必须在 3 月 7 日遵守该法案。

此前,苹果发言人在接受《电厂》记者采访时,针对电厂记者提问「未来是否会考虑通过和 Spotify 或 Netflix 这样的流媒体服务达成更低抽成费用的方式,来解决法律问题」的问题时,苹果表示此前从未与应用开发商达成过类似的更低抽成比例的特殊交易,未来也不会与 Spotify 达成类似的交易。

虽然 18 亿欧元的惩罚性罚款数额令人瞩目,但对于苹果来讲仍然仍然不算是太大的问题:分析公司 IDC 的分析师Ryan Reith 在接受路透社的采访中表示,相比起苹果第一季度销售额1200亿美元的销售额,虽然此次罚款数额较大,但苹果可以承受,不会受到任何直接的现金影响。苹果仍然有足够的实力,在长达近十年的博弈中占据主导地位 —— 这是苹果如今仍然坚持强硬立场的底气所在。

即使以 Spotify 为首的反 App Store 阵营实力强大,但苹果的决心还在:它明白一旦首开特权,未来会有更多的 Spotify 出现在苹果面前。

虽然苹果不会与 Spotify 或 Netflix 等流媒体平台达成“特殊交易”,但苹果目前似乎的确在通过进一步开放的生态,来缓解来自外界压力:苹果目前正在向竞争对手部分开放第三方支付系统,寻求解决欧盟的另一项反垄断调查,部分竞争对手已经表示可能会接受苹果这样的建议,取代原本对苹果施加罚款的处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