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郎酒不允许促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郎酒不允许促销?

梦想比肩行业老大这一点没错,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兵也不是什么好兵。

文|互联网深度点评

最近听到一位朋友吐槽自己卖的郎酒因为便宜被厂家罚了。

在刚听到这件事时笔者其实也是感觉奇怪,朋友自己也很委屈,毕竟所谓的便宜其实也是自己让利,最终还是为了做渠道,为了把货卖出去,结果却遭遇 “钓鱼执法”。

在今天这样一个全渠道的时代,价格也不是过去那般一定是明码标价的,就白酒行业而言,大主播们的“砍价”、补贴,各大电商平台的百亿补贴、红包,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破价?厂家也会处罚他们吗?

最近几年不知道,网上一查几年前郎酒还真干过这种事。

早在2019年618活动期间,一份《关于京东、天猫等部分经销商破价违规的处理通报》在网上流传,郎酒要因降价惩罚京东、天猫、苏宁以及部分供货商,因平台销售的青花郎系列产品及郎牌郎酒严重突破了公司价格底线。而后郎酒方面称,该文件由综合渠道事业部擅自决定,公司否决了事业部的错误做法,要求所有部门必须依法、依规管理和经营市场。

大平台之前都差点要被罚,更别提毛细血管终端的小代理了。只是在白酒库存压力越来越大、行业竞争也愈发激烈的今天,如此吹毛求疵是否真的合适?

对标茅台只是梦想,涨价最终沦为自嗨?

“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诞生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其中一个是青花郎。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关于郎酒,很容易就想起此前营销碰瓷茅台这件事。从营销角度来说,郎酒看起来好像就是为了借助茅台热度抬高自己。只不过,就像一些家庭条件不错但是学习不好的孩子,不是你出国镀个金,回来就值钱了。

事实上,从下往上走不易。因为各类知名品牌,在大众意识当中会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认知标签,这是经过长时间形成的社会性认知。而且,高端白酒消费者往往有着极强的辨别能力和甄别能力,指望一些借势营销就能高端了恐怕并不现实。

次高端,终究不是高端。而郎酒发力高端的另一个举措,似乎就是涨价。

最近有消息称,郎酒旗下核心产品红花郎10年、红花郎15年渠道供货价将于4月1日起分别提价20元和30元。通过涨价,然后标榜自己的“高端”?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有这种用意,因为这其实是很多领域都会选择的方法。但还是刚才说的,大众认知不会因为价格变了就会发生改变。之所以很多领域的涨价会引起关注,原因就在于打破大众认知了,换句话说,就是大众不理解这款产品凭什么能卖这么贵。换成茅台涨个百八十块,可能根本就没人关注,每天抢茅台的、收茅台的人根本不受价格变动影响。

从这个维度来看,无论是营销还是涨价,可能都不能让自己从次高端走向高端。或许也是因为对自己价格的重视,不希望低价伤害品牌,这可能也是其不愿意让渠道商降价破价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只不过话说回来,涨价其实是把双刃剑,对于渠道商而言或许并不是特别友好。国家一级品酒师田晓明认为,在产品需求未出现增长的情况下,涨价更多是从营销角度出发,很难实现量价齐升,反而会加大经销商库存压力,从而引发部分经销商抛货。

此外,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曾表示:“郎酒的多次提价,其实是在偷取经销商的利润,透支企业与经销商之间的信任感。这极易导致库存压力大的经销商大量低价抛货,终端市场价格混乱、压货、窜货等问题,最后透支品牌声誉。”

不难发现,对于郎酒的涨价行为,不少业内人士似乎是不太看好的。尤其是对经销商的伤害,要知道白酒行业销售非常依靠经销商,稳定的渠道商资源是白酒品牌营收的关键。加上此前渠道库存压力增大,市场价格倒挂,这或许容易让渠道商“军心不稳”,对于郎酒而言可能需要正视一下这个问题了。

梦想比肩行业老大这一点没错,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兵也不是什么好兵。只是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或许还应该谨慎一下。高端,不是靠单纯的借势营销和涨价就能实现的,就像手机行业,国产手机品牌们发力高端市场,不能靠借势苹果营销或者自己涨价来实现,回归产品本质、产业本质、消费市场才是发展的王道。

跌跌撞撞的上市路,郎酒的“彭罗斯阶梯”?

郎酒的上市路,可谓是跌跌撞撞,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就好像是一个始终向上或向下但走不到头的“彭罗斯阶梯”。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2009年,郎酒就曾两次把上市提上日程,但后来都因为各种原因而终止。

2018年郎酒再度启动上市程序,券商、会计师进驻郎酒开展相关IPO准备工作,最终似乎又没了声音。

2019年,郎酒又进行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并在第二年的6月5日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IPO招股书。可随后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的监管处罚。

2021年6月,有报道称郎酒股份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然而2022年中国证监会网站消息,四川郎酒成为2022年被终止审查的第9家主板IPO申请企业,终止审查时间是2022年4月28日。

回顾一下这些经历,感觉上市这件事对于郎酒而言好像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打铁还需自身硬,迟迟无法上市,可能更多地还需要从自身找找原因。

从自身合规性来看,证监会曾对郎酒的上市申请发出长达万字的反馈意见,涉及公司历史沿革、股权结构、商标等多个方面的问题。产权和商标方面的争议,无疑是历史遗留问题,但这或许也影响到后来的上市进程。

除此之外,从业绩层面来看,郎酒或许还需要更进一步证明自己。郎酒跨过百亿、二百亿门槛的时候,有媒体报道质疑可能存在向经销商压货的情况,如果为真那么这些成绩的含金量似乎会引起外人的质疑。而且如果出厂价提高了,可对应的零售价如果不变,最后受伤的可能只有渠道商。

从行业竞争角度来看,郎酒同茅台一样都是全国性的老牌酱酒,可伴随着酱香热的流行,许多“后浪”也就是原来一些区域性的白酒品牌逐渐崛起,开始走向全国,比如习酒、金沙回沙、珍酒、丹泉、潭酒等。尤其是习酒,在行业地位上似乎也直逼郎酒的酱酒老二身份,这对于一直都对标茅台的郎酒而言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汪俊林接手以后为郎酒制定了“一树三花、群狼战术”的发展策略,“一树三花”即全线发力酱香、浓香、兼香三个香型;“群狼战术”即在同区域、多品牌、多战线各自为战,业绩为王。

然而这样一来,是不是有些缺乏专注了?如今有消息称,似乎发力兼香赛道。从竞争角度来看,酱香看茅台,浓香看五粮液、泸州老窖,次高端还有剑南春,清香有山西汾酒,而在兼香型赛道或许郎酒少有对手。从这个维度来看,可能是一个机会。只是如果真的避开竞争激烈的领域去挖掘其他市场,这是否也是一种不自信呢?这一点或许也值得郎酒深思一下。“

郎酒没做好,看起来是下面的问题,其实就是董事长本人的问题,经销商不赚钱,责任全在我。”

郎酒掌门人的这句话,或许也是在提醒自己,提醒自己要学会反省和总结。未来郎酒究竟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如何让企业赚钱经销商也赚钱?

如今的白酒市场已经进入了一种存量博弈的阶段,行业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当然了,作为一款对于大众来说很有情怀的一个品牌,我们也希望郎酒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定位,也希望他能尽早实现自己的上市梦。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贵州茅台

8.2k
  • 沪深两市今日成交额合计6751亿元,贵州茅台成交额居首
  • 重金再砸低价策略,“京东超级18”将上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郎酒不允许促销?

梦想比肩行业老大这一点没错,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兵也不是什么好兵。

文|互联网深度点评

最近听到一位朋友吐槽自己卖的郎酒因为便宜被厂家罚了。

在刚听到这件事时笔者其实也是感觉奇怪,朋友自己也很委屈,毕竟所谓的便宜其实也是自己让利,最终还是为了做渠道,为了把货卖出去,结果却遭遇 “钓鱼执法”。

在今天这样一个全渠道的时代,价格也不是过去那般一定是明码标价的,就白酒行业而言,大主播们的“砍价”、补贴,各大电商平台的百亿补贴、红包,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破价?厂家也会处罚他们吗?

最近几年不知道,网上一查几年前郎酒还真干过这种事。

早在2019年618活动期间,一份《关于京东、天猫等部分经销商破价违规的处理通报》在网上流传,郎酒要因降价惩罚京东、天猫、苏宁以及部分供货商,因平台销售的青花郎系列产品及郎牌郎酒严重突破了公司价格底线。而后郎酒方面称,该文件由综合渠道事业部擅自决定,公司否决了事业部的错误做法,要求所有部门必须依法、依规管理和经营市场。

大平台之前都差点要被罚,更别提毛细血管终端的小代理了。只是在白酒库存压力越来越大、行业竞争也愈发激烈的今天,如此吹毛求疵是否真的合适?

对标茅台只是梦想,涨价最终沦为自嗨?

“云贵高原和四川盆地接壤的赤水河畔,诞生了中国两大酱香白酒,其中一个是青花郎。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

关于郎酒,很容易就想起此前营销碰瓷茅台这件事。从营销角度来说,郎酒看起来好像就是为了借助茅台热度抬高自己。只不过,就像一些家庭条件不错但是学习不好的孩子,不是你出国镀个金,回来就值钱了。

事实上,从下往上走不易。因为各类知名品牌,在大众意识当中会有一个相对固定的认知标签,这是经过长时间形成的社会性认知。而且,高端白酒消费者往往有着极强的辨别能力和甄别能力,指望一些借势营销就能高端了恐怕并不现实。

次高端,终究不是高端。而郎酒发力高端的另一个举措,似乎就是涨价。

最近有消息称,郎酒旗下核心产品红花郎10年、红花郎15年渠道供货价将于4月1日起分别提价20元和30元。通过涨价,然后标榜自己的“高端”?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有这种用意,因为这其实是很多领域都会选择的方法。但还是刚才说的,大众认知不会因为价格变了就会发生改变。之所以很多领域的涨价会引起关注,原因就在于打破大众认知了,换句话说,就是大众不理解这款产品凭什么能卖这么贵。换成茅台涨个百八十块,可能根本就没人关注,每天抢茅台的、收茅台的人根本不受价格变动影响。

从这个维度来看,无论是营销还是涨价,可能都不能让自己从次高端走向高端。或许也是因为对自己价格的重视,不希望低价伤害品牌,这可能也是其不愿意让渠道商降价破价的其中一个原因吧。

只不过话说回来,涨价其实是把双刃剑,对于渠道商而言或许并不是特别友好。国家一级品酒师田晓明认为,在产品需求未出现增长的情况下,涨价更多是从营销角度出发,很难实现量价齐升,反而会加大经销商库存压力,从而引发部分经销商抛货。

此外,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曾表示:“郎酒的多次提价,其实是在偷取经销商的利润,透支企业与经销商之间的信任感。这极易导致库存压力大的经销商大量低价抛货,终端市场价格混乱、压货、窜货等问题,最后透支品牌声誉。”

不难发现,对于郎酒的涨价行为,不少业内人士似乎是不太看好的。尤其是对经销商的伤害,要知道白酒行业销售非常依靠经销商,稳定的渠道商资源是白酒品牌营收的关键。加上此前渠道库存压力增大,市场价格倒挂,这或许容易让渠道商“军心不稳”,对于郎酒而言可能需要正视一下这个问题了。

梦想比肩行业老大这一点没错,毕竟不想当将军的兵也不是什么好兵。只是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或许还应该谨慎一下。高端,不是靠单纯的借势营销和涨价就能实现的,就像手机行业,国产手机品牌们发力高端市场,不能靠借势苹果营销或者自己涨价来实现,回归产品本质、产业本质、消费市场才是发展的王道。

跌跌撞撞的上市路,郎酒的“彭罗斯阶梯”?

郎酒的上市路,可谓是跌跌撞撞,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实现,就好像是一个始终向上或向下但走不到头的“彭罗斯阶梯”。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2009年,郎酒就曾两次把上市提上日程,但后来都因为各种原因而终止。

2018年郎酒再度启动上市程序,券商、会计师进驻郎酒开展相关IPO准备工作,最终似乎又没了声音。

2019年,郎酒又进行了上市辅导备案登记,并在第二年的6月5日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IPO招股书。可随后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的监管处罚。

2021年6月,有报道称郎酒股份正式向证监会递交IPO招股书。然而2022年中国证监会网站消息,四川郎酒成为2022年被终止审查的第9家主板IPO申请企业,终止审查时间是2022年4月28日。

回顾一下这些经历,感觉上市这件事对于郎酒而言好像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打铁还需自身硬,迟迟无法上市,可能更多地还需要从自身找找原因。

从自身合规性来看,证监会曾对郎酒的上市申请发出长达万字的反馈意见,涉及公司历史沿革、股权结构、商标等多个方面的问题。产权和商标方面的争议,无疑是历史遗留问题,但这或许也影响到后来的上市进程。

除此之外,从业绩层面来看,郎酒或许还需要更进一步证明自己。郎酒跨过百亿、二百亿门槛的时候,有媒体报道质疑可能存在向经销商压货的情况,如果为真那么这些成绩的含金量似乎会引起外人的质疑。而且如果出厂价提高了,可对应的零售价如果不变,最后受伤的可能只有渠道商。

从行业竞争角度来看,郎酒同茅台一样都是全国性的老牌酱酒,可伴随着酱香热的流行,许多“后浪”也就是原来一些区域性的白酒品牌逐渐崛起,开始走向全国,比如习酒、金沙回沙、珍酒、丹泉、潭酒等。尤其是习酒,在行业地位上似乎也直逼郎酒的酱酒老二身份,这对于一直都对标茅台的郎酒而言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汪俊林接手以后为郎酒制定了“一树三花、群狼战术”的发展策略,“一树三花”即全线发力酱香、浓香、兼香三个香型;“群狼战术”即在同区域、多品牌、多战线各自为战,业绩为王。

然而这样一来,是不是有些缺乏专注了?如今有消息称,似乎发力兼香赛道。从竞争角度来看,酱香看茅台,浓香看五粮液、泸州老窖,次高端还有剑南春,清香有山西汾酒,而在兼香型赛道或许郎酒少有对手。从这个维度来看,可能是一个机会。只是如果真的避开竞争激烈的领域去挖掘其他市场,这是否也是一种不自信呢?这一点或许也值得郎酒深思一下。“

郎酒没做好,看起来是下面的问题,其实就是董事长本人的问题,经销商不赚钱,责任全在我。”

郎酒掌门人的这句话,或许也是在提醒自己,提醒自己要学会反省和总结。未来郎酒究竟该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如何让企业赚钱经销商也赚钱?

如今的白酒市场已经进入了一种存量博弈的阶段,行业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当然了,作为一款对于大众来说很有情怀的一个品牌,我们也希望郎酒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和定位,也希望他能尽早实现自己的上市梦。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