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靠AIGC翻身,又遇比特币大涨,蔡文胜的美图赌赢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靠AIGC翻身,又遇比特币大涨,蔡文胜的美图赌赢了?

AIGC红利、用户流失但战略性“狗住了”,美图转运。

文|奇偶派

有这样一家曾因“炒币”亏损而上热搜的公司,在兜兜转转尝试无数赛道数年、亏损近20亿元后,转身发现自己一直守着的主营业务,在AI能力的加持之下,居然是这么大的一座金矿......

3月15日,美图公司发布其2023年年度报告,财报显示,公司2023年营收收入约26.96亿元,同比增长29.27%,净利润为3.78亿元,同比增长301.8%。

针对为何2023年度业绩快速增长,其实公司早在业绩预报中就已经给出答案,美图表示2023年利润的显著增长主要是由于通过会员订阅收费的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收入快速增长。

而除开主业经营业务的拉动外,其非经营项目的变动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具体而言,全球金融市场的新一轮资产泡沫,带动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市场价格的急速反弹,使得美图前期因加密货币投资而计提的减值损失得以大幅度转回,也让公司加密货币的减值亏损拨回将带来约2.7亿元的利润。

这是美图公司自2016年上市以来第二次净利润为正的年度,也是首次净利润超过1亿的年度(2022年净利润仅为0.19亿元)。

手握美图秀秀和美拍两大流量池的美图公司,为何在上市的第八个年头才大幅盈利?在上市后最初几年里踩过什么样的坑?又为何能在2023年完成业绩的真正反转?展望未来,美图公司又有哪些增长和忧虑呢?

01、做社交卖手机,美图失败的多元化

美图公司的成长,好像一位得志的少年在成长的迷茫中不断摸索方向的故事。

美图公司自2008年创立之后,其凭借着首发且极具创新性的图像处理应用程序——美图秀秀迅速崭露头角,成功塑造了“颜值经济”这一细分市场的先驱形象。美图秀秀以其强大的图片编辑功能和易于上手的操作体验为其积累了数以亿计的庞大用户群,成为彼时人人都会安装的手机应用,也成为了美图公司最大的发展依仗。

在此基础上,美图公司围绕美图秀秀推出了一系列迎合消费者对美化自我需求的延伸产品,如美颜相机、美拍等应用软件,以及美图手机这一“专为”拍照而生的智能硬件产品。不可否认,这些举措使美图公司精准地定位在了当时兴起的美颜经济浪潮的前沿,有效提升了市场份额与自身的估值水平。

随着产品矩阵的不断丰富和完善,美图公司的用户基数持续高速增长,到了2016年公司上市时,其MAU(月活跃用户数量)已高达4.56亿,但是,在初上市之时,谁都没有想到这开始居然成为了美图的高光时刻。

上市之后,美图公司首要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突破旗下软件如美图秀秀等工具类产品所固有的用户行为模式,尽管美图秀秀拥有着庞大的用户群体,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用户使用完毕后迅速离开,缺乏足够的用户黏性和活跃度。

这意味着美图亟需找到一个有效途径,将巨大的流量资源转化为持久的用户互动和更高的用户留存率,进而推动商业模式的深化与变现能力的增强。

而美图最先的选择则是介入社交领域,2018年,美图公司提出了“美和社交”的战略,旨在将单纯的工具属性拓展至社交领域,通过强化社交功能来提高用户参与度和粘性,从而实现流量价值的最大化。

然而,彼时短视频社交的市场环境日益激烈,在美图宣布社交战略的一年以前,抖音和快手便早已开始大规模投入资金进行市场竞争,而美图的社交应用自然无法与这两大巨头抗衡,在仅仅一年之后,美图发现自身无法承受烧钱的巨大代价,只能选择收缩战线,放弃社交。

而在社交领域外,美图公司并没有停下探索多元化的商业模式和变现渠道的脚步,其中包括涉足手机制造、电子商务、金融科技、医疗美容服务、网络游戏等多个领域,甚至迎合消费潮流推出了如“美妆盲盒”这类奇葩产品。

然而,尽管公司展现出了积极进取的姿态,但尝试的结果却并不遂意,美图手机落得打包卖给小米的境地,电商领域的“美铺”和“美图定制”也由于无法跑通盈利循环而草草收场,游戏业务甚至都未曾纳入过财务报表,这些都标志着美图外拓的失利。

而在实体业务领域的积极探索外,美图也化身“投资之神”,高调介入加密货币市场。

2021年3月,美图公司公告称,以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购买了15000单位的以太币(ETH)和379.1214267单位的比特币(BTC),约合人民币2.6亿元。

随后,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在朋友圈发文称,美图公司将继续布局区块链。蔡文胜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这应该算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家购买BTC数字货币吧,也算是全球第一家上市公司把ETH以太坊作为货币价值储备。”

然而,美图介入加密货币市场的时机选择似乎并不理想。

2021年8月25日,美图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财报中披露了购买加密货币的盈亏情况,截至6月30日,公司已购买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公允价值分别约为6520万美元、3220万美元。上半年比特币公允价值减少1.119亿元人民币,以太坊增加9490万元人民币,虚拟货币投资总计亏损1700万元人民币(截至撰文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已经重回并突破高点),公司也背上了“投机”的骂名。

受困于多元化战略的屡次受挫以及流量业务的逐渐衰减,曾经风光无限、市值曾高达千亿的美图,股价一路下滑,一度沦落为每股仅0.644港元的仙股。

但是,这一切的不如意,都在2023年完成了惊天逆转。那么,曾经屡屡外拓失败的美图,究竟抓住了什么样的风口,做出了什么样的改变,能在2023年完成华丽转身呢?

02、2023年,美图靠AIGC翻身

在历经多元化探索过程中的曲折起伏后,美图公司在2023年实现了显著的逆袭,这一转机与美图紧跟并成功驾驭了AIGC的潮流密不可分。

根据半年报披露,公司主营业务分为影像与设计产品、广告和美业解决方案(SaaS)三大业务线。其中,最为突出的增长动力源自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线,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的驱动下,美图的影像与设计产品能够提供更加个性化和创新的服务,进而推动了VIP会员数量的历史新高,最终带动了相关业务收入的增长,成为推动公司整体业绩强劲提升的关键因素。

那么,为何美图能够不同于那些仅停留在“蹭”概念阶段的所谓AIGC企业,而是将前沿技术落实到具体应用,并借此实现营收增长呢?公司又推出了哪些AI产品应用,市场反应如何?

其实,一直以来,美图公司的外拓“好奇心”不仅仅表现在业务上,更表现在对新事物的接受度中。早在2021年美图高调宣布购入比特币与以太币后,公司董事会就表示,此举能向投资者和股份持有者表明集团接受技术革新的抱负和决心,从而为进军区块链行业做好准备。

而在投身区块链技术的实际应用开发过程中,美图进一步意识到AI技术对于构建高效、安全且具有智能属性的区块链解决方案至关重要,因此,美图借助这次战略转型的契机,加大了对AI技术的研发投入和实际应用,反而让公司意外抓住了这一轮AI的机遇。

而在公司的“歪打正着”的战略选择外,技术派一把手的回归也让美图在AI的道路上少走了许多弯路。

2023年6月,美图创始人吴欣鸿回归,接替蔡文胜成为美图的新任掌舵人,作为技术背景深厚的核心创始人,吴欣鸿显然更懂AIGC对于美图的重要性,也能为美图技术和具体业务的落地提供最直接的推力。

吴欣鸿接任领导职位后的首月,美图公司即高调推出了由AIGC技术驱动的七大全新产品线,分别为WHEE(AI视觉创作工具)、开拍(AI口播视频工具)、WinkStudio(桌面端AI视频编辑工具)、美图设计室2.0(主打AI商业设计)、DreamAvatar(AI数字人生成工具)、RoboNeo(美图AI助手)和美图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涵盖了视觉创作、商业摄影、专业视频编辑及商业设计等多个领域,显著增强了美图的服务矩阵,为公司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同美图公司的交流中,对方表示,C端订阅在2023年上半年中付费渗透率已经达到了2.9%,而2022年则为2.0%,在短短半年内渗透率增加接近50%,并表示到2025年时,在AI能力的支持与相关应用的更新迭代下可达到5.3%的付费渗透率。

而在面向C端的业务正在发力的同时面向B端的业务也在“高歌猛进”,其实2023年新推出的功能大多面向B端市场,覆盖了视觉创作、商业摄影、专业视频编辑、商业设计等领域,同公司并购纳入的美业解决方案形成了良好的协同效应。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底美图还发布了MiracleVision4.0版本,主打AI设计与AI视频。美图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吴欣鸿在发布会上表示,MiracleVision已为174.5万电商用户提供服务,累计生成AI商品图1.04亿张。目前,美图与微店、识货、得力、妃鱼等数十家电商、品牌客户达成合作。

弘泽研究在研报中表示,C端方面AI将加速美图月活用户货币化,通过吸引专业设计者产出优质内容,供消费者使用或二次创作分享至平台,形成多方受益的社区创作闭环,增强用户付费粘性;而在B端方面则将其比作2012-2014年的Adobe,获取大量高粘性的中大型客户。

总结来说,美图公司凭借其在C端订阅业务上的显著增长以及B端市场的深度布局,正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但是这样的大好形势能维持多久?美图可见前景中的利好与挑战又有哪些呢?

03、流量走低新业务未起,AIGC撑不起美图前途

随着美图公司在个人用户订阅服务和B端市场的双重发力,业绩在2023年中实现了显著的增长,尤其VIP订阅业务与SaaS服务已经跃升为其核心收入支柱,不仅印证了当下其拥抱AI商业模式的有效性,更昭示着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拓展美丽经济的巨大潜力。

然而,任何一家企业的持续发展都比一炮成名要困难得多。对于美图来说,尽管当前其所面对的市场空间犹如一片蕴含无限可能的蓝海,但去思考公司未来发展道路上有哪些可见的利好与挑战,才是确保长期竞争成功的关键。

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公司未来锚定的发展战略与已有业务都有着不错的前景。

2023年业绩预盈后,那个外拓极具“侵略性”的美图又回来了。

2月2日,美图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 Meitu Investment Ltd 收购站酷网全部股本,总代价为3964万美元(约3.1亿港元)。其中,约1778.42万美元主要通过发行约5299.22万股代价股份支付,而剩余约2185.63万美元则将以现金支付。

据介绍,站酷网成立于2006年,是一个汇聚了全球300多个城市的设计师、摄影师、插画师等视觉创意从业者、拥有近1700万注册用户的平台。通过这次收购,美图公司旨在将其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进行升级,并为自研AI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奇想智能)的生态带来优质的协同效应。

美图公司的CEO吴欣鸿表示,这次收购将为公司带来许多积极的影响。随着站酷的加入,美图在专业设计领域的布局将得到进一步增强,并有可能产出更加符合商业需求的视觉设计。

换句话说,美图又在AIGC的天平上放下了更多筹码。

这样的选择也无可厚非,毕竟美图坐拥丰富的用户资源,这座巨大的流量金矿完全有能力支撑其进一步利用AIGC技术拓宽业务疆界。在C端市场,随着AI技术渗透率的不断提升,预计将会显著提高用户的付费转化率;而在B端领域,美图已与包括微店、识货、得力在内的众多知名电商及品牌客户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若能持续提升技术实力,将会开拓更多企业端客户。

不过,尽管美图展现出了强劲的发展势头与乐观前景,但其在实现长远战略目标和深化AI技术应用的过程中,仍不可避免地在技术能力和已有业务上面临一系列挑战与难题。

美图的核心竞争力与吸引用户的独特优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不断演进的AI技术。因此,AI应用与AI技术能否保持持续且稳定的迭代发展,能否持续性地吸引用户付费使用,成为了影响公司未来成长的重大潜在风险与不确定性因素,在当下AI大战愈演愈烈之际更是如此,美图面临着字节、腾讯、快手等一众互联网大厂甚至OPPO、VIVO等智能手机厂商的攻势,面对着算力、算法、数据的难题,能否保持先发优势,能保持多久的先发优势,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图这家企业在AIGC道路上的寿命。

而在技术风险外,美图除去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外,广告和美业解决方案的业务线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乐观。

众所周知,广告业务最依赖的自然是用户的流量,但在月活数据这一表现中,美图的表现可谓是“每况愈下”。

据媒体报道,2016 年递交招股书时,美图月活用户总数达4.5亿,此后便连年下降。到2021年,这一数值几乎腰斩到2.3亿,而在AIGC风口最盛的2023上半年中,美图公司月活跃用户总数也仅同比小幅增长1.7%,其中美图秀秀的月活甚至下滑了2.1个百分点。

伴随着月活数据的走低,广告收入也自然不会那么好看,尤其是近几年来广告收入迟迟盘整不前,在2023年AIGC应用的推动下才出现一丝起势,但仍未超过2021年的广告收入。

广告业务本质上是对流量经济价值的挖掘与变现,而美图用户数量逐步下滑的情况,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已成为一种确定性趋势。这意味着,美图一直依赖的流量变现老路再也不是坦途,反而可能会成为一条越走越窄的不归之路。

在广告业务外,另一主营业务支柱——美业解决方案,也并没有为公司带来足够的收益。

2021年末,美图收购美得得约20.67%股权,通过外延并购的方式大举杀入SaaS市场,这场看似无比合适的收购,却并没有为公司带来相应的回报。

在2023年半年报中,管理层表示2021年收购的美业解决方案业务,直到2023年二季度才开始出现正常化的营收增长,同时,管理层也解释,当前美业解决方案仍然注重于扩大知名度、提升下游商家对供应链的使用率,所以率先考虑的是市场份额而非盈利能力。

对于美图来说,面向C端的业务随时面临着被大厂攻陷的可能,所谓的护城河在那些庞然大物的眼里其实并不深厚,甚至不堪一击,所以美业解决方案其实是美图公司长久来看最适合作为“主心骨”的方向。但,对于美业SaaS这样尚未跑出盈利能力的业务,谁又能拍着胸脯说它能成为公司未来盈利的核心驱动力呢?

此外,重新扩张收购站酷的打法也让一些投资者表示不理解,有投资者认为,即使站酷与美图业务的协同性较强,但作为尝试过太多次失败的美图,去收购一个尚处于亏损中的资产,而该资产后续还得依靠美图输血,同时也会进一步加大美图短期流动性压力,真的值得吗

总的来说,美图公司在2023年的亮眼业绩背后,面对着的仍然是严峻的市场考验——流量基数的缩减和广告收益的颓势,加上新涉足的SaaS业务尚处亏损状态,都成为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稳定因素,这也意味着美图通往长久成功之路,依然漫长而充满挑战。

04、写在最后

美图公司在2023年的华丽转身,证实了其聚焦AI技术赋能主营业务的战略正确性。然而,挑战犹存,流量基础萎缩与广告收益下滑的现实问题不容忽视,此外,美业解决方案业务何时能扭亏为盈,也成为了衡量美图长期稳定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

对于当下的美图公司来说,唯有持续创新AI应用,加强用户粘性与商业化效率,同时审慎对待外部并购,方可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立足,并走得更加长远。

参考资料:

1.《斥巨资拿下站酷网,美图回归主业值得期待?》,港股解码;

2.《暴涨400%!终于扭亏,傍上AIGC,美图彻底翻身?》,侃见财经;

3.《美图公司:贵为AIGC的“宠儿”,却难无忧无虑》,元力社;

4.《靠AIGC翻身?美图净利暴涨约2倍》,时代财经;

5.《“折腾”多年的美图,能否靠AI打一场“翻身仗”?》,小陀螺智能创作助手;

6.《美图财报另一面:C端失速、用户停滞、订阅触顶》,倪叔的思考暗时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图

4.4k
  • 港股收评:指数低开高走,恒生科技指数涨1.25%,科网股持续走强,石油、内房股下挫
  • 科网股午后持续走强,美图公司16.83%领涨,港股互联网ETF(513770)飙涨超3%,荣登A股榜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靠AIGC翻身,又遇比特币大涨,蔡文胜的美图赌赢了?

AIGC红利、用户流失但战略性“狗住了”,美图转运。

文|奇偶派

有这样一家曾因“炒币”亏损而上热搜的公司,在兜兜转转尝试无数赛道数年、亏损近20亿元后,转身发现自己一直守着的主营业务,在AI能力的加持之下,居然是这么大的一座金矿......

3月15日,美图公司发布其2023年年度报告,财报显示,公司2023年营收收入约26.96亿元,同比增长29.27%,净利润为3.78亿元,同比增长301.8%。

针对为何2023年度业绩快速增长,其实公司早在业绩预报中就已经给出答案,美图表示2023年利润的显著增长主要是由于通过会员订阅收费的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收入快速增长。

而除开主业经营业务的拉动外,其非经营项目的变动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具体而言,全球金融市场的新一轮资产泡沫,带动了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加密货币市场价格的急速反弹,使得美图前期因加密货币投资而计提的减值损失得以大幅度转回,也让公司加密货币的减值亏损拨回将带来约2.7亿元的利润。

这是美图公司自2016年上市以来第二次净利润为正的年度,也是首次净利润超过1亿的年度(2022年净利润仅为0.19亿元)。

手握美图秀秀和美拍两大流量池的美图公司,为何在上市的第八个年头才大幅盈利?在上市后最初几年里踩过什么样的坑?又为何能在2023年完成业绩的真正反转?展望未来,美图公司又有哪些增长和忧虑呢?

01、做社交卖手机,美图失败的多元化

美图公司的成长,好像一位得志的少年在成长的迷茫中不断摸索方向的故事。

美图公司自2008年创立之后,其凭借着首发且极具创新性的图像处理应用程序——美图秀秀迅速崭露头角,成功塑造了“颜值经济”这一细分市场的先驱形象。美图秀秀以其强大的图片编辑功能和易于上手的操作体验为其积累了数以亿计的庞大用户群,成为彼时人人都会安装的手机应用,也成为了美图公司最大的发展依仗。

在此基础上,美图公司围绕美图秀秀推出了一系列迎合消费者对美化自我需求的延伸产品,如美颜相机、美拍等应用软件,以及美图手机这一“专为”拍照而生的智能硬件产品。不可否认,这些举措使美图公司精准地定位在了当时兴起的美颜经济浪潮的前沿,有效提升了市场份额与自身的估值水平。

随着产品矩阵的不断丰富和完善,美图公司的用户基数持续高速增长,到了2016年公司上市时,其MAU(月活跃用户数量)已高达4.56亿,但是,在初上市之时,谁都没有想到这开始居然成为了美图的高光时刻。

上市之后,美图公司首要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突破旗下软件如美图秀秀等工具类产品所固有的用户行为模式,尽管美图秀秀拥有着庞大的用户群体,但普遍存在的问题是用户使用完毕后迅速离开,缺乏足够的用户黏性和活跃度。

这意味着美图亟需找到一个有效途径,将巨大的流量资源转化为持久的用户互动和更高的用户留存率,进而推动商业模式的深化与变现能力的增强。

而美图最先的选择则是介入社交领域,2018年,美图公司提出了“美和社交”的战略,旨在将单纯的工具属性拓展至社交领域,通过强化社交功能来提高用户参与度和粘性,从而实现流量价值的最大化。

然而,彼时短视频社交的市场环境日益激烈,在美图宣布社交战略的一年以前,抖音和快手便早已开始大规模投入资金进行市场竞争,而美图的社交应用自然无法与这两大巨头抗衡,在仅仅一年之后,美图发现自身无法承受烧钱的巨大代价,只能选择收缩战线,放弃社交。

而在社交领域外,美图公司并没有停下探索多元化的商业模式和变现渠道的脚步,其中包括涉足手机制造、电子商务、金融科技、医疗美容服务、网络游戏等多个领域,甚至迎合消费潮流推出了如“美妆盲盒”这类奇葩产品。

然而,尽管公司展现出了积极进取的姿态,但尝试的结果却并不遂意,美图手机落得打包卖给小米的境地,电商领域的“美铺”和“美图定制”也由于无法跑通盈利循环而草草收场,游戏业务甚至都未曾纳入过财务报表,这些都标志着美图外拓的失利。

而在实体业务领域的积极探索外,美图也化身“投资之神”,高调介入加密货币市场。

2021年3月,美图公司公告称,以4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购买了15000单位的以太币(ETH)和379.1214267单位的比特币(BTC),约合人民币2.6亿元。

随后,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在朋友圈发文称,美图公司将继续布局区块链。蔡文胜表示:“总要有人第一个吃螃蟹。这应该算香港上市公司第一家购买BTC数字货币吧,也算是全球第一家上市公司把ETH以太坊作为货币价值储备。”

然而,美图介入加密货币市场的时机选择似乎并不理想。

2021年8月25日,美图发布了2021年上半年财报,财报中披露了购买加密货币的盈亏情况,截至6月30日,公司已购买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公允价值分别约为6520万美元、3220万美元。上半年比特币公允价值减少1.119亿元人民币,以太坊增加9490万元人民币,虚拟货币投资总计亏损1700万元人民币(截至撰文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已经重回并突破高点),公司也背上了“投机”的骂名。

受困于多元化战略的屡次受挫以及流量业务的逐渐衰减,曾经风光无限、市值曾高达千亿的美图,股价一路下滑,一度沦落为每股仅0.644港元的仙股。

但是,这一切的不如意,都在2023年完成了惊天逆转。那么,曾经屡屡外拓失败的美图,究竟抓住了什么样的风口,做出了什么样的改变,能在2023年完成华丽转身呢?

02、2023年,美图靠AIGC翻身

在历经多元化探索过程中的曲折起伏后,美图公司在2023年实现了显著的逆袭,这一转机与美图紧跟并成功驾驭了AIGC的潮流密不可分。

根据半年报披露,公司主营业务分为影像与设计产品、广告和美业解决方案(SaaS)三大业务线。其中,最为突出的增长动力源自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线,在生成式人工智能技术的驱动下,美图的影像与设计产品能够提供更加个性化和创新的服务,进而推动了VIP会员数量的历史新高,最终带动了相关业务收入的增长,成为推动公司整体业绩强劲提升的关键因素。

那么,为何美图能够不同于那些仅停留在“蹭”概念阶段的所谓AIGC企业,而是将前沿技术落实到具体应用,并借此实现营收增长呢?公司又推出了哪些AI产品应用,市场反应如何?

其实,一直以来,美图公司的外拓“好奇心”不仅仅表现在业务上,更表现在对新事物的接受度中。早在2021年美图高调宣布购入比特币与以太币后,公司董事会就表示,此举能向投资者和股份持有者表明集团接受技术革新的抱负和决心,从而为进军区块链行业做好准备。

而在投身区块链技术的实际应用开发过程中,美图进一步意识到AI技术对于构建高效、安全且具有智能属性的区块链解决方案至关重要,因此,美图借助这次战略转型的契机,加大了对AI技术的研发投入和实际应用,反而让公司意外抓住了这一轮AI的机遇。

而在公司的“歪打正着”的战略选择外,技术派一把手的回归也让美图在AI的道路上少走了许多弯路。

2023年6月,美图创始人吴欣鸿回归,接替蔡文胜成为美图的新任掌舵人,作为技术背景深厚的核心创始人,吴欣鸿显然更懂AIGC对于美图的重要性,也能为美图技术和具体业务的落地提供最直接的推力。

吴欣鸿接任领导职位后的首月,美图公司即高调推出了由AIGC技术驱动的七大全新产品线,分别为WHEE(AI视觉创作工具)、开拍(AI口播视频工具)、WinkStudio(桌面端AI视频编辑工具)、美图设计室2.0(主打AI商业设计)、DreamAvatar(AI数字人生成工具)、RoboNeo(美图AI助手)和美图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涵盖了视觉创作、商业摄影、专业视频编辑及商业设计等多个领域,显著增强了美图的服务矩阵,为公司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同美图公司的交流中,对方表示,C端订阅在2023年上半年中付费渗透率已经达到了2.9%,而2022年则为2.0%,在短短半年内渗透率增加接近50%,并表示到2025年时,在AI能力的支持与相关应用的更新迭代下可达到5.3%的付费渗透率。

而在面向C端的业务正在发力的同时面向B端的业务也在“高歌猛进”,其实2023年新推出的功能大多面向B端市场,覆盖了视觉创作、商业摄影、专业视频编辑、商业设计等领域,同公司并购纳入的美业解决方案形成了良好的协同效应。

值得一提的是,2023年底美图还发布了MiracleVision4.0版本,主打AI设计与AI视频。美图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吴欣鸿在发布会上表示,MiracleVision已为174.5万电商用户提供服务,累计生成AI商品图1.04亿张。目前,美图与微店、识货、得力、妃鱼等数十家电商、品牌客户达成合作。

弘泽研究在研报中表示,C端方面AI将加速美图月活用户货币化,通过吸引专业设计者产出优质内容,供消费者使用或二次创作分享至平台,形成多方受益的社区创作闭环,增强用户付费粘性;而在B端方面则将其比作2012-2014年的Adobe,获取大量高粘性的中大型客户。

总结来说,美图公司凭借其在C端订阅业务上的显著增长以及B端市场的深度布局,正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但是这样的大好形势能维持多久?美图可见前景中的利好与挑战又有哪些呢?

03、流量走低新业务未起,AIGC撑不起美图前途

随着美图公司在个人用户订阅服务和B端市场的双重发力,业绩在2023年中实现了显著的增长,尤其VIP订阅业务与SaaS服务已经跃升为其核心收入支柱,不仅印证了当下其拥抱AI商业模式的有效性,更昭示着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拓展美丽经济的巨大潜力。

然而,任何一家企业的持续发展都比一炮成名要困难得多。对于美图来说,尽管当前其所面对的市场空间犹如一片蕴含无限可能的蓝海,但去思考公司未来发展道路上有哪些可见的利好与挑战,才是确保长期竞争成功的关键。

从乐观的角度来看,公司未来锚定的发展战略与已有业务都有着不错的前景。

2023年业绩预盈后,那个外拓极具“侵略性”的美图又回来了。

2月2日,美图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 Meitu Investment Ltd 收购站酷网全部股本,总代价为3964万美元(约3.1亿港元)。其中,约1778.42万美元主要通过发行约5299.22万股代价股份支付,而剩余约2185.63万美元则将以现金支付。

据介绍,站酷网成立于2006年,是一个汇聚了全球300多个城市的设计师、摄影师、插画师等视觉创意从业者、拥有近1700万注册用户的平台。通过这次收购,美图公司旨在将其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进行升级,并为自研AI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奇想智能)的生态带来优质的协同效应。

美图公司的CEO吴欣鸿表示,这次收购将为公司带来许多积极的影响。随着站酷的加入,美图在专业设计领域的布局将得到进一步增强,并有可能产出更加符合商业需求的视觉设计。

换句话说,美图又在AIGC的天平上放下了更多筹码。

这样的选择也无可厚非,毕竟美图坐拥丰富的用户资源,这座巨大的流量金矿完全有能力支撑其进一步利用AIGC技术拓宽业务疆界。在C端市场,随着AI技术渗透率的不断提升,预计将会显著提高用户的付费转化率;而在B端领域,美图已与包括微店、识货、得力在内的众多知名电商及品牌客户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若能持续提升技术实力,将会开拓更多企业端客户。

不过,尽管美图展现出了强劲的发展势头与乐观前景,但其在实现长远战略目标和深化AI技术应用的过程中,仍不可避免地在技术能力和已有业务上面临一系列挑战与难题。

美图的核心竞争力与吸引用户的独特优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其不断演进的AI技术。因此,AI应用与AI技术能否保持持续且稳定的迭代发展,能否持续性地吸引用户付费使用,成为了影响公司未来成长的重大潜在风险与不确定性因素,在当下AI大战愈演愈烈之际更是如此,美图面临着字节、腾讯、快手等一众互联网大厂甚至OPPO、VIVO等智能手机厂商的攻势,面对着算力、算法、数据的难题,能否保持先发优势,能保持多久的先发优势,都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图这家企业在AIGC道路上的寿命。

而在技术风险外,美图除去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外,广告和美业解决方案的业务线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乐观。

众所周知,广告业务最依赖的自然是用户的流量,但在月活数据这一表现中,美图的表现可谓是“每况愈下”。

据媒体报道,2016 年递交招股书时,美图月活用户总数达4.5亿,此后便连年下降。到2021年,这一数值几乎腰斩到2.3亿,而在AIGC风口最盛的2023上半年中,美图公司月活跃用户总数也仅同比小幅增长1.7%,其中美图秀秀的月活甚至下滑了2.1个百分点。

伴随着月活数据的走低,广告收入也自然不会那么好看,尤其是近几年来广告收入迟迟盘整不前,在2023年AIGC应用的推动下才出现一丝起势,但仍未超过2021年的广告收入。

广告业务本质上是对流量经济价值的挖掘与变现,而美图用户数量逐步下滑的情况,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已成为一种确定性趋势。这意味着,美图一直依赖的流量变现老路再也不是坦途,反而可能会成为一条越走越窄的不归之路。

在广告业务外,另一主营业务支柱——美业解决方案,也并没有为公司带来足够的收益。

2021年末,美图收购美得得约20.67%股权,通过外延并购的方式大举杀入SaaS市场,这场看似无比合适的收购,却并没有为公司带来相应的回报。

在2023年半年报中,管理层表示2021年收购的美业解决方案业务,直到2023年二季度才开始出现正常化的营收增长,同时,管理层也解释,当前美业解决方案仍然注重于扩大知名度、提升下游商家对供应链的使用率,所以率先考虑的是市场份额而非盈利能力。

对于美图来说,面向C端的业务随时面临着被大厂攻陷的可能,所谓的护城河在那些庞然大物的眼里其实并不深厚,甚至不堪一击,所以美业解决方案其实是美图公司长久来看最适合作为“主心骨”的方向。但,对于美业SaaS这样尚未跑出盈利能力的业务,谁又能拍着胸脯说它能成为公司未来盈利的核心驱动力呢?

此外,重新扩张收购站酷的打法也让一些投资者表示不理解,有投资者认为,即使站酷与美图业务的协同性较强,但作为尝试过太多次失败的美图,去收购一个尚处于亏损中的资产,而该资产后续还得依靠美图输血,同时也会进一步加大美图短期流动性压力,真的值得吗

总的来说,美图公司在2023年的亮眼业绩背后,面对着的仍然是严峻的市场考验——流量基数的缩减和广告收益的颓势,加上新涉足的SaaS业务尚处亏损状态,都成为公司未来发展的不稳定因素,这也意味着美图通往长久成功之路,依然漫长而充满挑战。

04、写在最后

美图公司在2023年的华丽转身,证实了其聚焦AI技术赋能主营业务的战略正确性。然而,挑战犹存,流量基础萎缩与广告收益下滑的现实问题不容忽视,此外,美业解决方案业务何时能扭亏为盈,也成为了衡量美图长期稳定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

对于当下的美图公司来说,唯有持续创新AI应用,加强用户粘性与商业化效率,同时审慎对待外部并购,方可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立足,并走得更加长远。

参考资料:

1.《斥巨资拿下站酷网,美图回归主业值得期待?》,港股解码;

2.《暴涨400%!终于扭亏,傍上AIGC,美图彻底翻身?》,侃见财经;

3.《美图公司:贵为AIGC的“宠儿”,却难无忧无虑》,元力社;

4.《靠AIGC翻身?美图净利暴涨约2倍》,时代财经;

5.《“折腾”多年的美图,能否靠AI打一场“翻身仗”?》,小陀螺智能创作助手;

6.《美图财报另一面:C端失速、用户停滞、订阅触顶》,倪叔的思考暗时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