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论】董事长三年三次被留置,劲嘉股份信披应更充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董事长三年三次被留置,劲嘉股份信披应更充分

劲嘉股份信披应慎言“稳步发展”。

图/匡达

文/吴治邦

近日,劲嘉股份(002191.SZ)实控人、董事长乔鲁予又遭遇了立案调查并留置,这次是巴中市恩阳区监察委员会。不过,公司在披露上述立案留置信息的同时,还披露称,公司拥有完善的治理结构及内部控制机制,公司按照《公司法》《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治理准则》及《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规范运作。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化,公司董事会运作正常,日常经营管理由高管团队负责,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生产经营稳步推进。

回溯过往信息显示,这已经是劲嘉股份实控人、董事长乔鲁予在三年内的三次留置调查,前两次对乔鲁予留置立案调查的机构为为于都县监察委员会、上犹县监察委员会。不过,针对乔鲁予被立案留置的影响方面,公司均披露了与此次类似的措辞。如在于都县监察委员会的立案调查中,公司就声称“公司财务及生产经营管理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

从市场信息来看,大概是对被留置调查一事已经充分消化。不过,在乔鲁予第一次被立案留置时,劲嘉股份出现三跌停,市场用买卖行为给出了后续的判断,公司股价至今仍停留在低位。

财务数据显示,劲嘉股份近一两年的业绩也出现大幅度的波动,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而到了2022年净利润下滑至1.97亿元。即使刨除商誉减值的影响,公司盈利能力的波动也让人咋舌。劲嘉股份2023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样较去年同期减少39.25%。需要指出的是乔鲁予还缺席了部分公司部分董事会。在董事长、创始人无法正常履职的情况下,公司盈利能力的波动是否与此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乔鲁予为劲嘉股份创始人,长期担任着公司的董事长一职,公司一直被视作是烟标龙头,与国内80%的省中烟公司长期保持战略合作关系,约占全国烟标总量12%。不过,随着近年来烟草系统的反腐风暴来袭,部分企业的盈利能力受到直接的冲击。据多家媒体报道,乔鲁予遭立案留置与烟草系统反腐密切相关。

既然围绕着乔鲁予遭立案留置猜测纷纷,并且矛头直指公司的主营业务,公司净利润的波动也印证了外界对公司发展的担忧,公司为何轻言业务可以稳步推进?从正常的逻辑来说,创始人无法正常履职,首先影响的是公司的决策效率,团队的凝聚力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再次,公司与国内80%的省中烟公司长期保持战略合作关系,而董事长却被卷入至烟草反腐风暴,自然会造成部分客户的疑虑,直接冲击营收。上述两点只是普通人直接可以感知的,灵魂人物在过去几年多次出现无法正常履职,换做一般的企业,甚至会导致直接瘫痪。

正如上述所提及的那样,劲嘉股份针对董事长被立案留置一事显然应当给出更详尽的信披,如大致的涉案信息、涉案的影响、公司应对措施,如此重大的事件不应当用例行式信披一纸带过。

值得关注的是,近段时间,不只是劲嘉股份董事长遭立案留置,天宜上佳(688033.SH)、华是科技(301218.SZ)、思科瑞(688053.SH)、国光电气(688776.SH)等公司均披露了公司董事长或总经理被留置的信息,投资者也对未来给出了悲观的预期,上述公司的股价无一另外在短时间内出现大跌走势。不过,这些公司均异口同声指出“公司生产经营及管理情况正常”或“各项工作稳步推进”,对公司经营的影响被轻描淡写的描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被调查人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严重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其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仍有重要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并有特定情形之一的,经监察机关依法审批,可以将其留置在特定场所,而立案留置是限制被调查人的人身自由的一项严厉措施。从法律规定及留置措施的适用来看,上文提及的公司董事长或总经理显然是涉及了较为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甚至可能会判处有期徒期,其后果的严重性不言而喻。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而言,应当公正、及时、准确的向外界披露信息,劲嘉股份等公司显然未能完全做到这一点。相反,这些公司似乎患上了“害怕坏消息综合征”,公司的信披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个人认为,面对此种信息,公司的信披应该慎言稳步发展”、“稳步推进”,否则这是对全体投资者的不负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劲嘉股份

2.9k
  • 劲嘉股份:公司实控人、董事长乔鲁予解除留置
  • 劲嘉股份(002191.SZ):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21亿元,同比下降24.53%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评论】董事长三年三次被留置,劲嘉股份信披应更充分

劲嘉股份信披应慎言“稳步发展”。

图/匡达

文/吴治邦

近日,劲嘉股份(002191.SZ)实控人、董事长乔鲁予又遭遇了立案调查并留置,这次是巴中市恩阳区监察委员会。不过,公司在披露上述立案留置信息的同时,还披露称,公司拥有完善的治理结构及内部控制机制,公司按照《公司法》《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上市公司治理准则》及《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和相关制度规范运作。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控制权未发生变化,公司董事会运作正常,日常经营管理由高管团队负责,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生产经营稳步推进。

回溯过往信息显示,这已经是劲嘉股份实控人、董事长乔鲁予在三年内的三次留置调查,前两次对乔鲁予留置立案调查的机构为为于都县监察委员会、上犹县监察委员会。不过,针对乔鲁予被立案留置的影响方面,公司均披露了与此次类似的措辞。如在于都县监察委员会的立案调查中,公司就声称“公司财务及生产经营管理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

从市场信息来看,大概是对被留置调查一事已经充分消化。不过,在乔鲁予第一次被立案留置时,劲嘉股份出现三跌停,市场用买卖行为给出了后续的判断,公司股价至今仍停留在低位。

财务数据显示,劲嘉股份近一两年的业绩也出现大幅度的波动,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而到了2022年净利润下滑至1.97亿元。即使刨除商誉减值的影响,公司盈利能力的波动也让人咋舌。劲嘉股份2023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同样较去年同期减少39.25%。需要指出的是乔鲁予还缺席了部分公司部分董事会。在董事长、创始人无法正常履职的情况下,公司盈利能力的波动是否与此有关?

公开信息显示,乔鲁予为劲嘉股份创始人,长期担任着公司的董事长一职,公司一直被视作是烟标龙头,与国内80%的省中烟公司长期保持战略合作关系,约占全国烟标总量12%。不过,随着近年来烟草系统的反腐风暴来袭,部分企业的盈利能力受到直接的冲击。据多家媒体报道,乔鲁予遭立案留置与烟草系统反腐密切相关。

既然围绕着乔鲁予遭立案留置猜测纷纷,并且矛头直指公司的主营业务,公司净利润的波动也印证了外界对公司发展的担忧,公司为何轻言业务可以稳步推进?从正常的逻辑来说,创始人无法正常履职,首先影响的是公司的决策效率,团队的凝聚力也会有一定的影响。再次,公司与国内80%的省中烟公司长期保持战略合作关系,而董事长却被卷入至烟草反腐风暴,自然会造成部分客户的疑虑,直接冲击营收。上述两点只是普通人直接可以感知的,灵魂人物在过去几年多次出现无法正常履职,换做一般的企业,甚至会导致直接瘫痪。

正如上述所提及的那样,劲嘉股份针对董事长被立案留置一事显然应当给出更详尽的信披,如大致的涉案信息、涉案的影响、公司应对措施,如此重大的事件不应当用例行式信披一纸带过。

值得关注的是,近段时间,不只是劲嘉股份董事长遭立案留置,天宜上佳(688033.SH)、华是科技(301218.SZ)、思科瑞(688053.SH)、国光电气(688776.SH)等公司均披露了公司董事长或总经理被留置的信息,投资者也对未来给出了悲观的预期,上述公司的股价无一另外在短时间内出现大跌走势。不过,这些公司均异口同声指出“公司生产经营及管理情况正常”或“各项工作稳步推进”,对公司经营的影响被轻描淡写的描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被调查人涉嫌贪污贿赂、失职渎职等严重职务违法或者职务犯罪,监察机关已经掌握其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仍有重要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并有特定情形之一的,经监察机关依法审批,可以将其留置在特定场所,而立案留置是限制被调查人的人身自由的一项严厉措施。从法律规定及留置措施的适用来看,上文提及的公司董事长或总经理显然是涉及了较为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甚至可能会判处有期徒期,其后果的严重性不言而喻。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而言,应当公正、及时、准确的向外界披露信息,劲嘉股份等公司显然未能完全做到这一点。相反,这些公司似乎患上了“害怕坏消息综合征”,公司的信披有点自欺欺人的意味。个人认为,面对此种信息,公司的信披应该慎言稳步发展”、“稳步推进”,否则这是对全体投资者的不负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