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被立案调查,“温州鞋王”正在对抗命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被立案调查,“温州鞋王”正在对抗命运

此次被立案调查,让本就陷入泥潭的“鞋王”更加雪上加霜。

图片来源:奥康官网

文 | 巨潮 谢泽锋

编辑 | 杨旭然

证监会领导“换帅”后,资本市场的打假风暴正如雷霆般推展开来。

就在证监会释放有史以来最严厉监管措施的同一天,ST奥康又遭重创。因涉嫌信披违规违法,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王振滔被立案。

奥康曾是中国知名的皮鞋制造商和零售商,王振滔也素有“温州鞋王”之称。但随着年轻消费群体喜好的转变,线上购物对线下门店的冲击,“鞋业大亨”们纷纷跌落神坛。

前有百丽被高瓴私有化现欲重回港股,后有贵人鸟刚刚破产退市,还有富贵鸟败走港股市场,其创始人林和平因负债30亿,甚至甘愿去同行当一名打工仔;千百度和达芙妮因业绩惨淡,都已经跌成仙股。

与运动鞋相比,皮鞋可以说是进入看不到回暖之日的寒冬,不易搭配、不够潮流、穿着不舒服、能适配的场合稀少,人们正在加速抛弃皮鞋。

市场规模迅速萎缩,泥沙俱下之中,鲜有能独善其身的企业。

此次被立案调查,让本就陷入泥潭的“鞋王”更加雪上加霜。王振滔等一众高管还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公司内控风险、财务管理、资金占用、信披不完善等等问题被和盘托出。 

很早之前,王振滔就开始谋划跨界转型,奥康曾投资兰亭集势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王振滔旗下国内首家人二倍体狂犬病疫苗企业康华生物也已经登陆创业板。

王振滔俨然一位长袖善舞的资本大玩家,但如今兰亭集势多年亏损也面临退市危机,康华生物也在面临诸多新入局者的挑战。

一代“温州鞋王”已经走到如此这般田地。

01 鞋王陨落

证监会的打假之火烧到了奥康国际头上。

仅3月15日晚间,就有三家上市公司公告实控人被立案调查,其中就包括ST奥康和康华生物,两家企业的幕后大老板都是王振滔。

ST奥康同日还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其中指出,该公司在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半年报中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情况;资金支付、经销商管理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关联方奥康集团与公司的财务人员存在混同。

鉴于上述行为,浙江证监局决定对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全部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王振滔再一次陷入至暗时刻,随着鞋业市场的调整,奥康国际早就流年不利。去年4月25日,因公司2022年年报亏损3.7亿元,还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证券代码戴上了“ST”的帽子。

头顶“中国男鞋第一股”的名号,奥康在2012年上市时,净利润达到5.13亿元的巅峰,但进入资本市场后,公司就步入了“下降通道”。

王振滔也曾是令人艳羡的商业巨子,那是在改革开放早期的峥嵘岁月。

他的商业梦想起源于1987年8月8日的一场大火,当天在杭州武林门,愤怒的市民将劣质的温州鞋堆积成一座小山,随后用一把大火将5000多双温州鞋付之一炬。

为给“温州制造”雪耻,次年,23岁的王振滔凑了3万元成立了永嘉奥林鞋厂(奥康前身),并在工厂写下“质量就是我们的生命”。

凭借过硬的质量,到1998年,奥康实现3.78亿元产值,登顶中国真皮皮鞋鞋王的宝座。

武林门“大火”12年之后,王振滔带着火遍全国的“中国真皮鞋王”重返杭州武林门,并用一把火将在全国搜缴起来的假冒奥康鞋全部烧掉。这把火令温州鞋涅槃重生,重塑了温州制造的品牌声誉。时任温州市市长甚至说:“这把火应该被写入温州的历史。”

时隔几年,以奥康为首的温州皮鞋甚至走出国门,凭借价低质优打出了一片天地。2006年,欧盟决对中国皮鞋进行反倾销调查,但王振滔坚决不服软,奥康是中国唯一坚持抗辩到底的鞋企。最终苦扛6年,奥康打赢这场官司,欧盟赔偿奥康500多万。

2012年,王振滔带领奥康国际在上交所上市,成为温州首家上市的制鞋企业,“温州鞋王”的名号不胫而走。

但随着2012年之后电商兴起,年轻人群的消费喜好快速转变,鞋业巨头们纷纷转头向下,富贵鸟退市留下30亿元的巨债,贵人鸟破产退市,星期六更名为遥望科技,但“脱鞋上网”后遥望科技仍未走出泥潭;达芙妮和千百度因多年亏损,股价长期低于1港元……

奥康的上市就成了它的巅峰,营收和净利润都没有再次超过2012年的高峰时刻。而此次的立案,也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大污点。

02 转型探索

尝试多种模式自救。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还穿皮鞋?”早在2017年,接受采访的王振滔就已经毫不避讳地表达自己对皮鞋市场的看空。

2016-2021年,我国皮鞋产量从46.18亿双直接锐减至35.24亿双,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到2026年,皮鞋行业将萎缩到仅有17亿双。

也有数据显示,我国皮鞋市场规模自2019年见顶后,逐年回落,自2015年以来,运动鞋市场规模增速都要高于皮鞋市场。到2019年,运动鞋市场规模正式反超皮鞋。

一升一降,都在印证着王振滔的预言。

彼时,认识到这一市场趋势的变化,王振滔已提前开始对奥康“动手术”。一方面进行业务多元化扩张,将公司的业务从男士皮鞋,扩充至休闲类及运动类产品;另一方面牵手国际品牌,成为其代理分销商。

2015年,奥康与凯捷商业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顺利成为运动鞋品牌斯凯奇的中国总经销商;两年后又与INTERSPORT合作,拿下彪马品牌的代理权。另外,还与比利时鞋服巨头 Cortina(葛天那集团)、印度户外服饰品牌Woodland达成战略合作。

然而代理生意也不好做,前有耐克、阿迪达斯、安踏收购的斐乐等强敌环伺,后有国内的安踏、李宁强势崛起,细分市场有始祖鸟、Lululemon、昂跑等,新锐品牌层出不穷,各具特色。

况且,近年来不少运动服饰品牌陷入去库存危机,阿迪达斯更是遭遇30年来首度亏损,无奈降价促销。

2023年前三季度末,斯凯奇贡献营收2.41亿元,同比增长19%,但34%的毛利率不及自有品牌奥康和康龙,营收占比仅10%出头。

王振滔此前的计划是在合作后五年内,开设1000家斯凯奇专卖店,但截至2023年9月末,斯凯奇直营店和加盟店总计才有133家,和千店目标相差甚远。这意味着市场对于斯凯奇品牌的接受度无法进一步提升。

2015年,瞅准跨境电商的风口,奥康毫不犹豫,以约4.8亿元入股“跨境电商第一股”兰亭集势,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后卓尔电商参与再融资,重新晋升为第一大股东,王振滔现为第二大股东。

本欲借助兰亭集势开拓海外市场,同时获取投资收益,但谁曾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兰亭集势自2018年起,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险些被纳斯达克“除名”。在当下的出海红利期,兰亭集势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自2013年上市后,公司仅有两年盈利,其余皆为亏损。

奥康国际当初以6.3美元/股的价格买入,3月15日收盘的股价仅有0.78美元/股,也就是说直接亏了90%,4.2亿元付之东流,梦碎跨境电商。

王振滔还曾试图效仿南极电商去“卖吊牌”——即不亲自生产产品,而是将品牌授权给第三方,只要与其签署合作协议,均可使用这一品牌。

除此之外,王振滔还曾发出“百万年薪,亿元激励”的全球精英求贤令,和漫威、精灵宝可梦、故宫等IP跨界合作,邀请君智出谋划策,推动品牌年轻化时尚化转型、进军高端细分市场的高尔夫球鞋、用智能科技赋能门店等等。

王振滔使劲了浑身解数,可称得上相当的努力,但仍旧未能挽救陷入困境的奥康。2023年,其业绩预告仍旧亏9,500万元,扣非后亏损1.62亿元,已经连续5年扣非亏损。

03 跨界疫苗

放弃制鞋,进军医药,似乎是“温州鞋王“作出过的相当明智和务实的选择。

相比其他跌入深渊的鞋业大亨们,王振滔提前踏入了生物疫苗的河流,这让王氏家族的事业不至于如此的灰暗。

早在2004年,正值奥康皮鞋产业飞速发展的黄金期,一次机缘巧合,他结识了成都某生物研究所的几位学者。后来,王振滔便和妻子出资1000万元成立了康华生物的前身康华有限公司。

疫苗是一项技术密集型行业,前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彼时的王振滔正好可以通过鞋业的利润来反哺。

坚守10年,2014年,康华生物旗下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获批上市,这是国内首家销售相关产品的公司,填写了国内空白。

凭借先发者红利,康华生物从2016年到2019年,营收翻了约5倍,归母净利润从666万暴增至1.87亿元,毛利率超过94%,甚至高过贵州茅台。

2020年,康华生物成功在创业板上市,股价最高暴涨10倍以上。

但康华生物的危机也在显现,公司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狂犬病疫苗收入占比高达99.72%,利润比例几乎是100%,堪称是一款产品打天下。

去年 9 月 15 日,康泰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上市申请获得批准,打破了康华生物的独家优势。智飞生物、成大生物等企业也在奋力追赶。

另外,在更为主流的狂犬病Vero 细胞疫苗领域,还有成大生物、卓谊生物等六家企业参与,康华生物的既有竞争力正不断被稀释。

2023年前三季度,康华生物营收和利润双降,净利润下滑了24%,达到3.69亿元,股价最高点暴跌了84%,市值缩水到90亿元。

目前,公司代理了希利斯的兽用疫苗产品,并且正在研发重组六价诺如病毒疫苗。如今全球还没有诺如病毒疫苗上市,康华生物的重组六价诺如病毒疫苗已获得了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临床试验许可。 

虽然康华生物的既有产品遭到追赶者的全面围剿,但新的研发管线进展良好。在王氏家族的资产盘子里,这是最为优质的且不能丢弃的一块肥肉,也是其在商业世界的希望所在。

04 写在最后

用一把火让温州鞋业重获新生,头脑活络,勇敢果决,富有前瞻性的战略眼光且不乏情怀。不可否认,王振滔是改革开放后一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民营企业家。

但在时代浪潮中,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不信命的逆势而行,或者希望用自身的努力去对抗整个趋势,大多数时候只会勉为其难,成功的概率寥寥。

好在,王振滔还有生物医药这一优质资产,适时转换赛道,不失为良策,下注成功,让其得以保持自己成功商人的身份和角色。在这一点上,奥康和同属浙商的杉杉股份有些相似之处。但相比郑氏父子,王振滔的转型与破局之路要坎坷得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康华生物

106
  • 康华生物(300841.SZ):2024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1.49亿元,同比增长42.09%
  • 小型企业PMI大幅改善,寒锐钴业20cm涨停,费率最低的中证1000ETF基金(560110)上涨1.66%,连续3日获资金增仓超3400万元

奥康国际

  • ST奥康: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实控人立案
  • 浙江证监局对奥康鞋业及相关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被立案调查,“温州鞋王”正在对抗命运

此次被立案调查,让本就陷入泥潭的“鞋王”更加雪上加霜。

图片来源:奥康官网

文 | 巨潮 谢泽锋

编辑 | 杨旭然

证监会领导“换帅”后,资本市场的打假风暴正如雷霆般推展开来。

就在证监会释放有史以来最严厉监管措施的同一天,ST奥康又遭重创。因涉嫌信披违规违法,公司实控人、董事长王振滔被立案。

奥康曾是中国知名的皮鞋制造商和零售商,王振滔也素有“温州鞋王”之称。但随着年轻消费群体喜好的转变,线上购物对线下门店的冲击,“鞋业大亨”们纷纷跌落神坛。

前有百丽被高瓴私有化现欲重回港股,后有贵人鸟刚刚破产退市,还有富贵鸟败走港股市场,其创始人林和平因负债30亿,甚至甘愿去同行当一名打工仔;千百度和达芙妮因业绩惨淡,都已经跌成仙股。

与运动鞋相比,皮鞋可以说是进入看不到回暖之日的寒冬,不易搭配、不够潮流、穿着不舒服、能适配的场合稀少,人们正在加速抛弃皮鞋。

市场规模迅速萎缩,泥沙俱下之中,鲜有能独善其身的企业。

此次被立案调查,让本就陷入泥潭的“鞋王”更加雪上加霜。王振滔等一众高管还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公司内控风险、财务管理、资金占用、信披不完善等等问题被和盘托出。 

很早之前,王振滔就开始谋划跨界转型,奥康曾投资兰亭集势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王振滔旗下国内首家人二倍体狂犬病疫苗企业康华生物也已经登陆创业板。

王振滔俨然一位长袖善舞的资本大玩家,但如今兰亭集势多年亏损也面临退市危机,康华生物也在面临诸多新入局者的挑战。

一代“温州鞋王”已经走到如此这般田地。

01 鞋王陨落

证监会的打假之火烧到了奥康国际头上。

仅3月15日晚间,就有三家上市公司公告实控人被立案调查,其中就包括ST奥康和康华生物,两家企业的幕后大老板都是王振滔。

ST奥康同日还收到浙江证监局的警示函,其中指出,该公司在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半年报中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的资金占用情况;资金支付、经销商管理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关联方奥康集团与公司的财务人员存在混同。

鉴于上述行为,浙江证监局决定对实控人、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全部出具警示函,并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

王振滔再一次陷入至暗时刻,随着鞋业市场的调整,奥康国际早就流年不利。去年4月25日,因公司2022年年报亏损3.7亿元,还被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证券代码戴上了“ST”的帽子。

头顶“中国男鞋第一股”的名号,奥康在2012年上市时,净利润达到5.13亿元的巅峰,但进入资本市场后,公司就步入了“下降通道”。

王振滔也曾是令人艳羡的商业巨子,那是在改革开放早期的峥嵘岁月。

他的商业梦想起源于1987年8月8日的一场大火,当天在杭州武林门,愤怒的市民将劣质的温州鞋堆积成一座小山,随后用一把大火将5000多双温州鞋付之一炬。

为给“温州制造”雪耻,次年,23岁的王振滔凑了3万元成立了永嘉奥林鞋厂(奥康前身),并在工厂写下“质量就是我们的生命”。

凭借过硬的质量,到1998年,奥康实现3.78亿元产值,登顶中国真皮皮鞋鞋王的宝座。

武林门“大火”12年之后,王振滔带着火遍全国的“中国真皮鞋王”重返杭州武林门,并用一把火将在全国搜缴起来的假冒奥康鞋全部烧掉。这把火令温州鞋涅槃重生,重塑了温州制造的品牌声誉。时任温州市市长甚至说:“这把火应该被写入温州的历史。”

时隔几年,以奥康为首的温州皮鞋甚至走出国门,凭借价低质优打出了一片天地。2006年,欧盟决对中国皮鞋进行反倾销调查,但王振滔坚决不服软,奥康是中国唯一坚持抗辩到底的鞋企。最终苦扛6年,奥康打赢这场官司,欧盟赔偿奥康500多万。

2012年,王振滔带领奥康国际在上交所上市,成为温州首家上市的制鞋企业,“温州鞋王”的名号不胫而走。

但随着2012年之后电商兴起,年轻人群的消费喜好快速转变,鞋业巨头们纷纷转头向下,富贵鸟退市留下30亿元的巨债,贵人鸟破产退市,星期六更名为遥望科技,但“脱鞋上网”后遥望科技仍未走出泥潭;达芙妮和千百度因多年亏损,股价长期低于1港元……

奥康的上市就成了它的巅峰,营收和净利润都没有再次超过2012年的高峰时刻。而此次的立案,也是他人生中的一个重大污点。

02 转型探索

尝试多种模式自救。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还穿皮鞋?”早在2017年,接受采访的王振滔就已经毫不避讳地表达自己对皮鞋市场的看空。

2016-2021年,我国皮鞋产量从46.18亿双直接锐减至35.24亿双,前瞻产业研究院预计到2026年,皮鞋行业将萎缩到仅有17亿双。

也有数据显示,我国皮鞋市场规模自2019年见顶后,逐年回落,自2015年以来,运动鞋市场规模增速都要高于皮鞋市场。到2019年,运动鞋市场规模正式反超皮鞋。

一升一降,都在印证着王振滔的预言。

彼时,认识到这一市场趋势的变化,王振滔已提前开始对奥康“动手术”。一方面进行业务多元化扩张,将公司的业务从男士皮鞋,扩充至休闲类及运动类产品;另一方面牵手国际品牌,成为其代理分销商。

2015年,奥康与凯捷商业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顺利成为运动鞋品牌斯凯奇的中国总经销商;两年后又与INTERSPORT合作,拿下彪马品牌的代理权。另外,还与比利时鞋服巨头 Cortina(葛天那集团)、印度户外服饰品牌Woodland达成战略合作。

然而代理生意也不好做,前有耐克、阿迪达斯、安踏收购的斐乐等强敌环伺,后有国内的安踏、李宁强势崛起,细分市场有始祖鸟、Lululemon、昂跑等,新锐品牌层出不穷,各具特色。

况且,近年来不少运动服饰品牌陷入去库存危机,阿迪达斯更是遭遇30年来首度亏损,无奈降价促销。

2023年前三季度末,斯凯奇贡献营收2.41亿元,同比增长19%,但34%的毛利率不及自有品牌奥康和康龙,营收占比仅10%出头。

王振滔此前的计划是在合作后五年内,开设1000家斯凯奇专卖店,但截至2023年9月末,斯凯奇直营店和加盟店总计才有133家,和千店目标相差甚远。这意味着市场对于斯凯奇品牌的接受度无法进一步提升。

2015年,瞅准跨境电商的风口,奥康毫不犹豫,以约4.8亿元入股“跨境电商第一股”兰亭集势,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后卓尔电商参与再融资,重新晋升为第一大股东,王振滔现为第二大股东。

本欲借助兰亭集势开拓海外市场,同时获取投资收益,但谁曾想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兰亭集势自2018年起,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险些被纳斯达克“除名”。在当下的出海红利期,兰亭集势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自2013年上市后,公司仅有两年盈利,其余皆为亏损。

奥康国际当初以6.3美元/股的价格买入,3月15日收盘的股价仅有0.78美元/股,也就是说直接亏了90%,4.2亿元付之东流,梦碎跨境电商。

王振滔还曾试图效仿南极电商去“卖吊牌”——即不亲自生产产品,而是将品牌授权给第三方,只要与其签署合作协议,均可使用这一品牌。

除此之外,王振滔还曾发出“百万年薪,亿元激励”的全球精英求贤令,和漫威、精灵宝可梦、故宫等IP跨界合作,邀请君智出谋划策,推动品牌年轻化时尚化转型、进军高端细分市场的高尔夫球鞋、用智能科技赋能门店等等。

王振滔使劲了浑身解数,可称得上相当的努力,但仍旧未能挽救陷入困境的奥康。2023年,其业绩预告仍旧亏9,500万元,扣非后亏损1.62亿元,已经连续5年扣非亏损。

03 跨界疫苗

放弃制鞋,进军医药,似乎是“温州鞋王“作出过的相当明智和务实的选择。

相比其他跌入深渊的鞋业大亨们,王振滔提前踏入了生物疫苗的河流,这让王氏家族的事业不至于如此的灰暗。

早在2004年,正值奥康皮鞋产业飞速发展的黄金期,一次机缘巧合,他结识了成都某生物研究所的几位学者。后来,王振滔便和妻子出资1000万元成立了康华生物的前身康华有限公司。

疫苗是一项技术密集型行业,前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彼时的王振滔正好可以通过鞋业的利润来反哺。

坚守10年,2014年,康华生物旗下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获批上市,这是国内首家销售相关产品的公司,填写了国内空白。

凭借先发者红利,康华生物从2016年到2019年,营收翻了约5倍,归母净利润从666万暴增至1.87亿元,毛利率超过94%,甚至高过贵州茅台。

2020年,康华生物成功在创业板上市,股价最高暴涨10倍以上。

但康华生物的危机也在显现,公司过度依赖单一产品,狂犬病疫苗收入占比高达99.72%,利润比例几乎是100%,堪称是一款产品打天下。

去年 9 月 15 日,康泰生物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人二倍体细胞)上市申请获得批准,打破了康华生物的独家优势。智飞生物、成大生物等企业也在奋力追赶。

另外,在更为主流的狂犬病Vero 细胞疫苗领域,还有成大生物、卓谊生物等六家企业参与,康华生物的既有竞争力正不断被稀释。

2023年前三季度,康华生物营收和利润双降,净利润下滑了24%,达到3.69亿元,股价最高点暴跌了84%,市值缩水到90亿元。

目前,公司代理了希利斯的兽用疫苗产品,并且正在研发重组六价诺如病毒疫苗。如今全球还没有诺如病毒疫苗上市,康华生物的重组六价诺如病毒疫苗已获得了澳大利亚和美国的临床试验许可。 

虽然康华生物的既有产品遭到追赶者的全面围剿,但新的研发管线进展良好。在王氏家族的资产盘子里,这是最为优质的且不能丢弃的一块肥肉,也是其在商业世界的希望所在。

04 写在最后

用一把火让温州鞋业重获新生,头脑活络,勇敢果决,富有前瞻性的战略眼光且不乏情怀。不可否认,王振滔是改革开放后一位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民营企业家。

但在时代浪潮中,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不信命的逆势而行,或者希望用自身的努力去对抗整个趋势,大多数时候只会勉为其难,成功的概率寥寥。

好在,王振滔还有生物医药这一优质资产,适时转换赛道,不失为良策,下注成功,让其得以保持自己成功商人的身份和角色。在这一点上,奥康和同属浙商的杉杉股份有些相似之处。但相比郑氏父子,王振滔的转型与破局之路要坎坷得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