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侯毅的心事,徐雷都知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侯毅的心事,徐雷都知道

浪漫落幕,理性登场。

文 | 首席人物观 付饶 小遥 淡酒

编辑 | 未未

“滞销并不是时代的过错,只能说明消费者在追求新的产品价值。”

铃木敏文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日本零售公司们正在低价浪潮中“互卷”。而他创办的便利店7-Eleven却因为商品定价过高陷入争议中。

为此,铃木敏文做出的改变不是降价,而是建立自营品牌,并为其找到更匹配的价格体系和业态。几年后,7-Eleven成为了全球最知名的便利店之一。

在消费新潮中,不断转场,逐渐适配,是零售业最大的特点之一。

在过去,“不负每一份热爱”的京东,和在新零售上大开大合的阿里,共同构建了互联网消费的浪漫热烈。当徐雷和侯毅接连离去,取代者默契地都变成了CFO出身,他们更擅长在精准的计算中,为企业找到合适的发展之路。

至此,浪漫已经落幕,理性正在登场。

01 烧钱

盒马还没能等来“重生”,侯毅已经先一步退休。

3月18日下午,据多家媒体报道:盒马创始人兼CEO侯毅将卸任盒马CEO一职并退休,原因是年满60岁。但他仍将作为盒马首席荣誉顾问继续为公司提供指导。——在一个月前做客《第一财经》的时候,他还为盒马写下了“重生”的新年主题。

接任他的是现任盒马CFO严筱磊。她今年45岁,曾在西门子中国和毕马威工作,2016年加入阿里,曾担任UC事业部、银泰集团财务负责人,2018年加入盒马担任CFO。随后,吴泳铭在内部信中也证实了这一点。这是侯毅创办盒马的第9年。

加入阿里,侯毅曾颇费了一番功夫。

盒马的创始团队并非全是阿里嫡出,京东旧将、阿里政委、传统零售人组成的管理班子,第三方、盒马编、阿里编的盒马员工,如何建设组织文化,如何协调多方配合作战,是个难题。

尽管相差十岁,但二人的确有诸多相似之处。

比如不俗的出身。徐雷出身北京大院,喜欢摇滚和足球,30岁后3次纹身,属于“京圈”里的典型,侯毅则来自上海的知识分子家庭,成长于上海石化厂区,上的是石化一小,是学校里的第一批学生。比如他们都曾供职于体制内的“铁饭碗”,但为了追赶互联网的风而于2009年双双加入京东。又比如,他们都曾走向过互联网企业CEO的位置,并被认为是消费升级的标志性人物。

一年之内,他们都退休了,接任者都是CFO出身。

而就连二人退休后的安置,都还都带着些许藕断丝连的余韵在。

去年5月,49岁的徐雷因个人原因宣布退休时,转而成为了京东集团顾问委员会的首任理事长,将继续参与京东集团战略、组织和业务方面的工作,而侯毅退休后,也将继续作为盒马首席荣誉顾问参与公司事务。

这或许是大厂们为曾经的美好记忆,保留最后的温情。

02 新鲜

侯毅之于阿里,仿似徐雷之于京东。走向管理层的他们,都为公司带来过新鲜的气氛。

侯毅的加入,为阿里补上了新零售的关键一环。

侯毅和张勇都是上海人。彼时,电商的风把长三角吹成了人人艳羡的“包邮区”,生活于此的人们脸上都是野心,他们在相互询问同一个问题:如何用互联网,把古老的零售行业改造一遍?

而日后花名“老菜”的侯毅,此时正因无法在京东施展自己线上线下一体化零售模式而苦恼。机缘巧合下,两位老乡一拍即合,二人反复论证了三个月,喝了N杯咖啡,敲定下了店铺初步模型,大方向确定为超市+餐饮+物流。

侯毅也曾被称为“产品经理”型的CEO,外界曾将侯毅与腾讯的张小龙做对比,原因是他常年去原产地走访,关心一根菜的新鲜程度,似乎更甚于整家店背后的成本和利润。当然,这份公众形象是在为盒马的“生鲜”招牌背书。

徐雷也有着同样的热烈浪漫,以及大胆。

2014年,徐雷提出“要让消费者记住一个符号”,与天猫贴身竞争,建议推出618促销节点。根据媒体报道,当时,徐雷的建议,让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一位高管首先打破沉默,表示不赞成。紧接着,现场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他们认为,京东不应比照天猫“双11”,而且一个月的时间会制造更多销售优势。

大家现场投票表决,只有三人同意突出“618”,其中一个是徐雷,还有一个是刘强东。在刘强东的拍板下,“618”京东全民狂欢节才得以进行,此举后来被证明为京东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曲线。

从2018年起,刘强东陆续卸任多个职位,逐渐放权,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让徐雷担任京东零售CEO。

徐雷还做过很多尝试。2020年直播带货火热时,徐雷亲自下场尝试直播带货;同一年,在《脱口秀大会3》频繁出圈同时,京东请来李诞、李雪琴等节目原班人马,以「京东还能这样?!」为主题,吐槽网购的奇葩遭遇,频繁爆梗。

徐雷掌管京东零售此后四年,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从3亿提升到5.7亿。2021年新增的1亿用户中,70%来自下沉市场。京东总营收从4620亿元增长到了9516亿元。接近翻倍。

相比徐雷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创始人侯毅有更多的掌控权,以及试错机会。

后来在侯毅在接受《晚点LatePost》表示,和张勇在大方向上从来没有过分歧。当时的盒马是全新的东西,谁也不知道是对试错。即便是在这样未来不明朗情况下,侯毅还是在各方面得到了支持。

首先是资金上。

在盒马初创时期,张勇给了侯毅一颗定心丸,“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来给你解决,你大胆做你的尝试创业”。承诺很快兑现,盒马创办两个月后,阿里投资盒马1.5亿美元。此后,直到2019年,盒马有着行业望尘莫及的烧钱规模和速度,比如单店投入超过数千万,以及一年200家门店规模的KPI。

尽管传言张勇在五分钟内便接受了侯毅的想法,但阿里内部并不完全像张勇一般看好。

侯毅回忆说,当时做盒马的时候,阿里已经有了很多类似项目。“这些事业部完全有能力做类似的东西,另起炉灶去做,逍遥子当时承受压力是巨大的。”有一次跟几个阿里合伙人聊天,侯毅才知道了这些。张勇告诉他,也因此把这个保密项目保护起来,还放在了上海。

张勇把压力自己全给扛下来了,对侯毅,则是有里有面,倾力支持。

在侯毅的带领下,盒马卖生鲜、做餐饮,搞外卖,业务种类繁多,包括后期激进的开店速度、多业态的尝试,甚至公司管理,都是侯零售思考的投射。可以说,在0到1的初期,盒马有着侯毅极强烈的个人风格和战略思想。

2016年10月的阿里云栖大会上,“新零售”概念出圈,作为阿里新零售实验标杆的盒马,得到了阿里的倾力支持。当时的侯毅信心满满,说道:“阿里巴巴的底层技术架构、支付体系、会员体系,我们都可以拿过来用。”

03 转场

2019年,盒马鲜生首次出现关店的情况——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生命周期不足一年。同年的阿里内部大会上,侯毅亲自领取了代表业务最差的烂草莓奖。

而把烂草莓奖颁发给侯毅的,正是当年力挺他的张勇。

这种转场,更多是因为阿里战略的需要。

9年过去,盒马IPO折戟,消费市场呈现降级大潮,舍弃新零售,聚焦电商也就成了阿里眼下的当务之急。

尽管这几年侯毅为了破局,尝试了至少10种业态,死抠成本,想赚钱的意图体现在每一个细枝末节。但对于阿里来说,等不起了。

而严筱磊接侯毅的班,显得毫不意外。在一位盒马人士看来,严筱磊接任盒马CEO一职是“情理之中”。

毕竟,2022 年起,“降本” 成了盒马的业务关键词,其核心经营目标从追求规模转向盈利第一,更看重财务盈利性和追求资本价值最大化,由 CFO 来掌舵也符合逻辑。

越来越多的CFO已经走向了台前:Tiktok的周受资,喜茶增设CFO邵钰,阿里的蔡崇信,就连孟晚舟都是CFO出身。

他们的统一特点或许是“无情”。

在《用户经营飞轮:亚马逊指数级增长的方法论》一书中,管理科学系毕业、曾任亚马逊中国副总裁的张思宏,讲述了自己加入亚马逊中国后,如何解决预算超标问题的做法:

回到做财务预算的源头,审视对用户体验的定义与为使其达成所制定的行动,在确认无误后向上级据理力争,要么追加预算,要么砍掉其他不重要的项目,而非向过去那样,从每一个项目中都挤压一部分预算出来。

结果,看似公平温情,实则会拖累所有业务,反而陷公司于不义。

在书中,张思宏还写下这样一段话:

财务预算绝不是一场分钱的游戏,它更应该是一场让我们思考并最终决定,在未来要做哪些对用户最重要的事情的游戏。

类似的事情,已经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见效。

比如在过去的一年,京东明显变得更加直白。

去年的“双十一”,由一位京东采销在朋友圈喊话李佳琦引发热议为开始,京东的采销们发起一场“反击”:他们在隔天便开启了直播带货的首秀,主题是“价格低过李佳琦 现货9折起”,并在直播间打出了“不收坑位费、不收达人佣金,所以就是比李佳琦直播间更便宜”等标语。

变化也在盒马初显。

比如今年2月,对部分城市进行了免配送费的调整,在更早的2023年,盒马鲜生的门店中,也不乏“低价”和“爆款”的招牌,甚至把“移山价”的车,直接开到了山姆的门口。

在网友们调笑,真实的商战朴实无华中,一个更加冷静理性的消费时代却在悄悄开启——几乎就在侯毅退休的同时,山姆会员商店官微发布了“长期降价清单”,宣布其自有品牌Member’s Mark旗下的一批商品,即日起进行长期价格下调。

更多的变化即将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盒马鲜生

3.2k
  • 盒马全国门店突破400家
  • 主打硬折扣的盒马NB大开自提店,6万就能加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侯毅的心事,徐雷都知道

浪漫落幕,理性登场。

文 | 首席人物观 付饶 小遥 淡酒

编辑 | 未未

“滞销并不是时代的过错,只能说明消费者在追求新的产品价值。”

铃木敏文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日本零售公司们正在低价浪潮中“互卷”。而他创办的便利店7-Eleven却因为商品定价过高陷入争议中。

为此,铃木敏文做出的改变不是降价,而是建立自营品牌,并为其找到更匹配的价格体系和业态。几年后,7-Eleven成为了全球最知名的便利店之一。

在消费新潮中,不断转场,逐渐适配,是零售业最大的特点之一。

在过去,“不负每一份热爱”的京东,和在新零售上大开大合的阿里,共同构建了互联网消费的浪漫热烈。当徐雷和侯毅接连离去,取代者默契地都变成了CFO出身,他们更擅长在精准的计算中,为企业找到合适的发展之路。

至此,浪漫已经落幕,理性正在登场。

01 烧钱

盒马还没能等来“重生”,侯毅已经先一步退休。

3月18日下午,据多家媒体报道:盒马创始人兼CEO侯毅将卸任盒马CEO一职并退休,原因是年满60岁。但他仍将作为盒马首席荣誉顾问继续为公司提供指导。——在一个月前做客《第一财经》的时候,他还为盒马写下了“重生”的新年主题。

接任他的是现任盒马CFO严筱磊。她今年45岁,曾在西门子中国和毕马威工作,2016年加入阿里,曾担任UC事业部、银泰集团财务负责人,2018年加入盒马担任CFO。随后,吴泳铭在内部信中也证实了这一点。这是侯毅创办盒马的第9年。

加入阿里,侯毅曾颇费了一番功夫。

盒马的创始团队并非全是阿里嫡出,京东旧将、阿里政委、传统零售人组成的管理班子,第三方、盒马编、阿里编的盒马员工,如何建设组织文化,如何协调多方配合作战,是个难题。

尽管相差十岁,但二人的确有诸多相似之处。

比如不俗的出身。徐雷出身北京大院,喜欢摇滚和足球,30岁后3次纹身,属于“京圈”里的典型,侯毅则来自上海的知识分子家庭,成长于上海石化厂区,上的是石化一小,是学校里的第一批学生。比如他们都曾供职于体制内的“铁饭碗”,但为了追赶互联网的风而于2009年双双加入京东。又比如,他们都曾走向过互联网企业CEO的位置,并被认为是消费升级的标志性人物。

一年之内,他们都退休了,接任者都是CFO出身。

而就连二人退休后的安置,都还都带着些许藕断丝连的余韵在。

去年5月,49岁的徐雷因个人原因宣布退休时,转而成为了京东集团顾问委员会的首任理事长,将继续参与京东集团战略、组织和业务方面的工作,而侯毅退休后,也将继续作为盒马首席荣誉顾问参与公司事务。

这或许是大厂们为曾经的美好记忆,保留最后的温情。

02 新鲜

侯毅之于阿里,仿似徐雷之于京东。走向管理层的他们,都为公司带来过新鲜的气氛。

侯毅的加入,为阿里补上了新零售的关键一环。

侯毅和张勇都是上海人。彼时,电商的风把长三角吹成了人人艳羡的“包邮区”,生活于此的人们脸上都是野心,他们在相互询问同一个问题:如何用互联网,把古老的零售行业改造一遍?

而日后花名“老菜”的侯毅,此时正因无法在京东施展自己线上线下一体化零售模式而苦恼。机缘巧合下,两位老乡一拍即合,二人反复论证了三个月,喝了N杯咖啡,敲定下了店铺初步模型,大方向确定为超市+餐饮+物流。

侯毅也曾被称为“产品经理”型的CEO,外界曾将侯毅与腾讯的张小龙做对比,原因是他常年去原产地走访,关心一根菜的新鲜程度,似乎更甚于整家店背后的成本和利润。当然,这份公众形象是在为盒马的“生鲜”招牌背书。

徐雷也有着同样的热烈浪漫,以及大胆。

2014年,徐雷提出“要让消费者记住一个符号”,与天猫贴身竞争,建议推出618促销节点。根据媒体报道,当时,徐雷的建议,让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一位高管首先打破沉默,表示不赞成。紧接着,现场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多。他们认为,京东不应比照天猫“双11”,而且一个月的时间会制造更多销售优势。

大家现场投票表决,只有三人同意突出“618”,其中一个是徐雷,还有一个是刘强东。在刘强东的拍板下,“618”京东全民狂欢节才得以进行,此举后来被证明为京东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增长曲线。

从2018年起,刘强东陆续卸任多个职位,逐渐放权,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让徐雷担任京东零售CEO。

徐雷还做过很多尝试。2020年直播带货火热时,徐雷亲自下场尝试直播带货;同一年,在《脱口秀大会3》频繁出圈同时,京东请来李诞、李雪琴等节目原班人马,以「京东还能这样?!」为主题,吐槽网购的奇葩遭遇,频繁爆梗。

徐雷掌管京东零售此后四年,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从3亿提升到5.7亿。2021年新增的1亿用户中,70%来自下沉市场。京东总营收从4620亿元增长到了9516亿元。接近翻倍。

相比徐雷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创始人侯毅有更多的掌控权,以及试错机会。

后来在侯毅在接受《晚点LatePost》表示,和张勇在大方向上从来没有过分歧。当时的盒马是全新的东西,谁也不知道是对试错。即便是在这样未来不明朗情况下,侯毅还是在各方面得到了支持。

首先是资金上。

在盒马初创时期,张勇给了侯毅一颗定心丸,“钱的问题不用担心,我来给你解决,你大胆做你的尝试创业”。承诺很快兑现,盒马创办两个月后,阿里投资盒马1.5亿美元。此后,直到2019年,盒马有着行业望尘莫及的烧钱规模和速度,比如单店投入超过数千万,以及一年200家门店规模的KPI。

尽管传言张勇在五分钟内便接受了侯毅的想法,但阿里内部并不完全像张勇一般看好。

侯毅回忆说,当时做盒马的时候,阿里已经有了很多类似项目。“这些事业部完全有能力做类似的东西,另起炉灶去做,逍遥子当时承受压力是巨大的。”有一次跟几个阿里合伙人聊天,侯毅才知道了这些。张勇告诉他,也因此把这个保密项目保护起来,还放在了上海。

张勇把压力自己全给扛下来了,对侯毅,则是有里有面,倾力支持。

在侯毅的带领下,盒马卖生鲜、做餐饮,搞外卖,业务种类繁多,包括后期激进的开店速度、多业态的尝试,甚至公司管理,都是侯零售思考的投射。可以说,在0到1的初期,盒马有着侯毅极强烈的个人风格和战略思想。

2016年10月的阿里云栖大会上,“新零售”概念出圈,作为阿里新零售实验标杆的盒马,得到了阿里的倾力支持。当时的侯毅信心满满,说道:“阿里巴巴的底层技术架构、支付体系、会员体系,我们都可以拿过来用。”

03 转场

2019年,盒马鲜生首次出现关店的情况——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生命周期不足一年。同年的阿里内部大会上,侯毅亲自领取了代表业务最差的烂草莓奖。

而把烂草莓奖颁发给侯毅的,正是当年力挺他的张勇。

这种转场,更多是因为阿里战略的需要。

9年过去,盒马IPO折戟,消费市场呈现降级大潮,舍弃新零售,聚焦电商也就成了阿里眼下的当务之急。

尽管这几年侯毅为了破局,尝试了至少10种业态,死抠成本,想赚钱的意图体现在每一个细枝末节。但对于阿里来说,等不起了。

而严筱磊接侯毅的班,显得毫不意外。在一位盒马人士看来,严筱磊接任盒马CEO一职是“情理之中”。

毕竟,2022 年起,“降本” 成了盒马的业务关键词,其核心经营目标从追求规模转向盈利第一,更看重财务盈利性和追求资本价值最大化,由 CFO 来掌舵也符合逻辑。

越来越多的CFO已经走向了台前:Tiktok的周受资,喜茶增设CFO邵钰,阿里的蔡崇信,就连孟晚舟都是CFO出身。

他们的统一特点或许是“无情”。

在《用户经营飞轮:亚马逊指数级增长的方法论》一书中,管理科学系毕业、曾任亚马逊中国副总裁的张思宏,讲述了自己加入亚马逊中国后,如何解决预算超标问题的做法:

回到做财务预算的源头,审视对用户体验的定义与为使其达成所制定的行动,在确认无误后向上级据理力争,要么追加预算,要么砍掉其他不重要的项目,而非向过去那样,从每一个项目中都挤压一部分预算出来。

结果,看似公平温情,实则会拖累所有业务,反而陷公司于不义。

在书中,张思宏还写下这样一段话:

财务预算绝不是一场分钱的游戏,它更应该是一场让我们思考并最终决定,在未来要做哪些对用户最重要的事情的游戏。

类似的事情,已经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见效。

比如在过去的一年,京东明显变得更加直白。

去年的“双十一”,由一位京东采销在朋友圈喊话李佳琦引发热议为开始,京东的采销们发起一场“反击”:他们在隔天便开启了直播带货的首秀,主题是“价格低过李佳琦 现货9折起”,并在直播间打出了“不收坑位费、不收达人佣金,所以就是比李佳琦直播间更便宜”等标语。

变化也在盒马初显。

比如今年2月,对部分城市进行了免配送费的调整,在更早的2023年,盒马鲜生的门店中,也不乏“低价”和“爆款”的招牌,甚至把“移山价”的车,直接开到了山姆的门口。

在网友们调笑,真实的商战朴实无华中,一个更加冷静理性的消费时代却在悄悄开启——几乎就在侯毅退休的同时,山姆会员商店官微发布了“长期降价清单”,宣布其自有品牌Member’s Mark旗下的一批商品,即日起进行长期价格下调。

更多的变化即将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