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AI拯救美图背后:“九败一胜”的冒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AI拯救美图背后:“九败一胜”的冒险

吃到了AI的红利后,美图下半场还要面对更激烈的竞争。

文|连线Insight 王慧莹

编辑|子夜

AI的魔法,在美图身上显灵了。

3月15日,美图发布2023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美图2023年总收入27 亿元,同比增长29.3%;净利润3.7亿元,同比增长233.2%。

一个亮点在于,当行业还在追求AI技术上的迭代时,美图已经凭借AI赚到了“第一桶金”。2023年,美图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的收入为13.27亿元,增速远高于其他业务。

正如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欣鸿在2023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美图有可能成为国内第一家能规模盈利的视觉大模型公司。”

事实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家市值曾逼近千亿的互联网公司,都面临着盈利和增长的难题。

作为一家以影像处理工具起家的公司,美图的主营业务是美图秀秀等修图软件,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美图逐渐被边缘化。

为了拯救主营业务和公司业绩,美图曾多次“冒险”。造手机、做社交、转型短视频,甚至还炒起了比特币,坐上了“过山车”。

冒险的精神诚可贵,但过程却是“九死一生”。上一次美图出现在大众面前,还是因为炒币半年亏损近3亿的消息。美图也向连线Insight直言,在过去的发展中,美图吃了不少“思维发散”的亏,做过一些“冒险”的尝试。

直到去年,ChatGPT引领了全新的AI大模型浪潮,再次追风口的美图完成了“九败一胜”的游戏,找到了和自身业务高度关联的赛道。

在最新业绩发布会上,吴欣鸿表示AI原生工作流将成为未来巨大的机遇,美图公司将致力于进一步打造AI原生应用,以满足不同垂直场景的需求。吴欣鸿还透露,公司不会涉足通用大模型的竞争,而是将精力集中在针对特定场景的模型训练和微调上。

AI的风一直在吹。想要拿到AI下半场的船票,美图势必要面临更大的挑战和激烈的行业竞争。新的征程中,美图可能依然需要一些冒险精神。

1、AI,怎么拯救美图?

2023年,ChatGPT席卷全球;2024年,Sora惊艳登场,两个大模型重燃了AI行业。

两场科技盛宴之下,AI激活了很多公司,美图就是其中之一。

美图2023年年报显示,美图实现总收入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3%。经调整后归属于母公司权益持有人净利润3.7亿元,同比增长233.2%。

这无疑是一份亮眼的财报。美图总收入与净利润快速增长的背后,离不开AI的助力。

从业务来看,美图的核心业务分别为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美业解决方案业务和广告业务。财报显示,三项业务的全年营收分别为13.27亿元、5.69亿元和7.59亿元。

其中,2023年与AI关联度最高的美图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的收入为13.27亿,同比增长52.8%,远高于其他业务增速。

直接拉动美图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收入增长的是用户付费订阅。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美图付费订阅用户数超911万,同比增长62.3%,创历史新高。

美图在财报中指出,这一增长主要得益于AIGC技术的应用。美图告诉连Insight,“AI是驱动美图从生活场景到生产力场景的核心竞争力,美图用户每天处理数亿份图片和视频,约83%都用到了泛AI功能。”

需要区分的是,吸引用户付费的产品分为生活向产品和生产向产品。前者包括美图秀秀、美颜相机、Wink等产品;后者则包括美图设计室、开拍、WHEE等产品。

美图CFO颜劲良表示,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中每个产品的毛利率差不多,都在70%-75%之间,它们对利润的贡献与它们对收入的贡献比重基本上一样。

之所以能在AIGC领域跑得很快,是因为美图一直在拓展自身的AI技术能力和应用场景,推动自身与AIGC的关联性。

去年6月,美图发布了7款AI产品,包括AI视觉创作工具 WHEE、AI 口播视频工具开拍、桌面端AI视频编辑工具 WinkStudio、主打AI商业设计的美图设计室 2.0、AI数字人生成工具DreamAvatar、美图AI助手RoboNeo以及美图视觉大模型 MiracleVision。

今年2月,美图收购了中国视觉设计师在线社区站酷,以此加速MiracleVision模型商店的发展。随着更多设计师在MiracleVision上训练并分享他们的创意风格模型,用户将能够付费使用这些多样化的风格模型,进一步激发创意灵感。

事实上,从帮用户美化照片,到为用户生成照片,这是美图在AIGC东风之下自然而然的转变路径。尤其是基于用户基数,美图有天然的AIGC基因和使用场景。财报显示,2023年,美图月活跃用户数达2.49亿,同比增长2.6%。

对于美图而言,当别人还在技术层面挣扎时,美图正悄悄凭借AI驱动产品,赢得更多用户、更多收入,并跑通AI商业化。

国联证券研究所表示,2023年美图应用层基于AIGC持续迭代,围绕影像核心技术由C端加速向B端生产力场景渗透,“在AI驱动下,美图商业化能力有望持续提升”。

“ChatGPT带动了AI技术的快速爆发和转换应用,美图是受益者。原本美图是个慢公司,15年来一直练习一些传统招数,也在AI领域持续深耕,伴随着AIGC的升温,美图公司的任督二脉被打通了。”去年6月,美图CEO吴欣鸿向深网如此评价。

2、九败一胜,美图没放弃过“冒险”

在找到AI摇钱树之前,美图经历了一段迷茫的“冒险时期”。

众所周知,美图以“美图秀秀”为代表的影像处理工具起家,随后又推出了一系列美化影像的产品,如美颜相机、美拍等。彼时,美图抓住了用户“美化”需求,开辟了新赛道,并因极易上手积累了不少用户。

伴随着发展美图的估值也水涨船高,2016年,美图登陆资本市场,公司整体月活用户已经超过4.5亿。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上市后,资本审视的目光更加严格。美图始终在面对一个终极拷问:作为一款影像处理工具,靠什么赚钱?

图源美图公司官网

彼时,美图的变现模式主要是广告,一方面,广告本质上是流量生意,天花板有限;另一方面美图主营业务门槛低,很容易被复制,更重要的是工具属性决定了用户用完即走,留存率不高。

基于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图想要提高估值和想象力,不仅要探索更多元的业务,还要找到能把流量转化为用户稳定留存率的路子,以此推动商业变现能力。

也是这样,美图变成了互联网公司少见的“冒险家”。美图开始转型、跨界。做手机、玩社区,最令外界意外的还是跨入“币圈”。

早在2013年,美图开始涉足手机领域,要做一台“让更多人变美的手机”,而这也注定了美图手机是个小众赛道。功能单一、用户垂直,加之手机市场价格战愈演愈烈,美图手机始终无法破圈,最终在2018年关闭手机业务,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

2017年,美图再次瞄上“变美”生意,推出了美图美妆APP,借此进军美妆电商行业,并表示电商业务是美图兴趣所在。但仅运营了一年多,就将该业务卖给了寺库。

2018年,美图提出了“美和社交”的战略,立志做中国版的Instagram。美图还斥资3.95亿港元,买下了大街网约57.09%的股权。

放眼望去,彼时的社交早已是红海竞争,面对微信、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强敌,美图虽然有一定的用户优势,但面对真金白银的资源竞争,美图还是败下阵来。在仅仅一年之后,美图发现自身无法承受烧钱的巨大代价,只能选择收缩战线,放弃社交。

新业务探索“九死一生”,尤其是随着修图工具软件的增多,美图主营业务还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美图月活用户已减至2.3亿人,较2016年上市时流失一半。

如果说上述业务还是美图基于现实中“变美”赛道的拓展,那2021年美图杀入虚拟“币圈”,则让市场有些摸不着头脑。

2021年三月,美图通过全资子公司Miracle Vision首次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购买了1.5万枚以太币和379.1214枚比特币。这两种加密货币的总对价分别约为2210万美元和179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所购总价约合2亿元人民币。

一入币圈深似海,美图就像是坐起了过山车。先是大赚1亿美元,一年多之后,美图则亏损3亿元。

这或许和时任美图董事长蔡文胜的性格分不开。蔡文胜的一个信条是:“喜欢草根和千万用户,有用户就有一切。”

草根出身的他把自己比喻为“精英与草根的桥梁”。过去每一步,蔡文胜都像草根赌命运一样,追着风口上的机会。

先是豪赌30万盈科股票,不到三个月时间就赚了100多万;后来又做起了互联网域名的生意,先后抢注了十多万个互联网域名,爱奇艺、微博的域名,都是由他之手倒卖出去的;再后来,蔡文胜做起了天使投资人,押注58同城、4399等公司。

“九败一胜”的冒险之下,美图终于迎来了转机。如今美图很坚定地朝着AI的方向发展,而这个过程中,美图也从各种“冒险”试错里,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这让公司整个思维逐渐变清晰,公司的状态也逐步聚焦。

3、新的征程,依然充满挑战

美图闯出了AI这条路,拿到了上半场船票,但想要拿到下半场船票,美图依旧充满挑战。

于本身而言,尽管美图2023年业绩亮眼,但在月活用户方面乏善可陈。尤其是2023年上半年,在AIGC风口正盛时,美图月活跃用户总数也仅同比小幅增长1.7%,其中美图秀秀的月活甚至下滑了2.1%。

从技术来看,当下AI美颜还处在初期探索阶段,想要让AI功能更加强大,还要面临数据、算力等多方面的考验。

更重要的是,AI图像生成市场是个正在增长的市场。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报告预测,到2030 年,仅AI 图像生成市场的规模将达到9.17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7.4%。

市场增长,玩家变多,竞争也会更加激烈。目前不仅有字节、腾讯、快手等互联网大厂入局,还有Tiamat等初创公司蚕食份额。

正如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所言:“AI技术大爆发,也造成了需求大爆发,大家体验到了AI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尝到这种好处就回不去了。所以需求在那儿,又有那么多的公司加入这个战场,逼着我们把获客的时间缩短。”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AI技术和大模型的发展,科技巨头竞相加大力度,是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美图向连线Insight介绍,真正的竞争关键在于如何精准挖掘垂直场景,构建AI原生工作流,并打造清晰的商业模式。

吴欣鸿在业绩发布会上透露,公司不会涉足通用大模型的竞争,而是将精力集中在针对特定场景的模型训练和微调上。

这意味着,美图还是会专注于自身的影像和视频赛道。

目前,美图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奇想智能)已通过《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备案并应用于美图旗下所有产品,同时通过API、SDK、SaaS、模型训练等形式向行业客户、合作伙伴全面开放模型能力。

据连线Insight了解,美图在2022年推出的Wink,目前已经是视频剪辑赛道的第三名。同时,为了加强AI能力储备,美图2023年投资了AI芯片及相关软件解决方案公司燧原科技,以及多模态大模型公司、AI原生营销技术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OpenAI推出的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给了美图新的启发和动力。

吴欣鸿在本次业绩发布会上提到,Sora所展现的能力原本被认为需要2-3年后才能实现,但这一突破让美图公司重新审视了视觉大模型的底层架构。

为此,美图紧急升级了模型的底层框架,并重新投入到图像和视频模型的训练中。“目前我们已经基本摸清相应的技术路线,接下来在今年6月份的美图影像节上应该会有一些视频模型的新成果呈现。”

吴欣鸿认为,垂直场景支撑的AI原生应用创新还有约两年的窗口期。

美图也向连线Insight透露,美图2024年将继续围绕着“影像与设计产品”,在电商设计、商业摄影、视频剪辑、视频创意等领域持续推进“生产力”战略。

不能忽视的是,与图像模型相比,视频模型的训练调优周期更长,所需的算力和成本也更高,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这将是对美图商业变现能力的考验。想要在AI领域持续发力,并靠AI能力实现商业化,这是一场不能松懈的马拉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图

4.4k
  • 港股收评:指数低开高走,恒生科技指数涨1.25%,科网股持续走强,石油、内房股下挫
  • 科网股午后持续走强,美图公司16.83%领涨,港股互联网ETF(513770)飙涨超3%,荣登A股榜首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AI拯救美图背后:“九败一胜”的冒险

吃到了AI的红利后,美图下半场还要面对更激烈的竞争。

文|连线Insight 王慧莹

编辑|子夜

AI的魔法,在美图身上显灵了。

3月15日,美图发布2023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美图2023年总收入27 亿元,同比增长29.3%;净利润3.7亿元,同比增长233.2%。

一个亮点在于,当行业还在追求AI技术上的迭代时,美图已经凭借AI赚到了“第一桶金”。2023年,美图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的收入为13.27亿元,增速远高于其他业务。

正如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欣鸿在2023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美图有可能成为国内第一家能规模盈利的视觉大模型公司。”

事实上,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家市值曾逼近千亿的互联网公司,都面临着盈利和增长的难题。

作为一家以影像处理工具起家的公司,美图的主营业务是美图秀秀等修图软件,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美图逐渐被边缘化。

为了拯救主营业务和公司业绩,美图曾多次“冒险”。造手机、做社交、转型短视频,甚至还炒起了比特币,坐上了“过山车”。

冒险的精神诚可贵,但过程却是“九死一生”。上一次美图出现在大众面前,还是因为炒币半年亏损近3亿的消息。美图也向连线Insight直言,在过去的发展中,美图吃了不少“思维发散”的亏,做过一些“冒险”的尝试。

直到去年,ChatGPT引领了全新的AI大模型浪潮,再次追风口的美图完成了“九败一胜”的游戏,找到了和自身业务高度关联的赛道。

在最新业绩发布会上,吴欣鸿表示AI原生工作流将成为未来巨大的机遇,美图公司将致力于进一步打造AI原生应用,以满足不同垂直场景的需求。吴欣鸿还透露,公司不会涉足通用大模型的竞争,而是将精力集中在针对特定场景的模型训练和微调上。

AI的风一直在吹。想要拿到AI下半场的船票,美图势必要面临更大的挑战和激烈的行业竞争。新的征程中,美图可能依然需要一些冒险精神。

1、AI,怎么拯救美图?

2023年,ChatGPT席卷全球;2024年,Sora惊艳登场,两个大模型重燃了AI行业。

两场科技盛宴之下,AI激活了很多公司,美图就是其中之一。

美图2023年年报显示,美图实现总收入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3%。经调整后归属于母公司权益持有人净利润3.7亿元,同比增长233.2%。

这无疑是一份亮眼的财报。美图总收入与净利润快速增长的背后,离不开AI的助力。

从业务来看,美图的核心业务分别为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美业解决方案业务和广告业务。财报显示,三项业务的全年营收分别为13.27亿元、5.69亿元和7.59亿元。

其中,2023年与AI关联度最高的美图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的收入为13.27亿,同比增长52.8%,远高于其他业务增速。

直接拉动美图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收入增长的是用户付费订阅。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美图付费订阅用户数超911万,同比增长62.3%,创历史新高。

美图在财报中指出,这一增长主要得益于AIGC技术的应用。美图告诉连Insight,“AI是驱动美图从生活场景到生产力场景的核心竞争力,美图用户每天处理数亿份图片和视频,约83%都用到了泛AI功能。”

需要区分的是,吸引用户付费的产品分为生活向产品和生产向产品。前者包括美图秀秀、美颜相机、Wink等产品;后者则包括美图设计室、开拍、WHEE等产品。

美图CFO颜劲良表示,影像与设计产品业务中每个产品的毛利率差不多,都在70%-75%之间,它们对利润的贡献与它们对收入的贡献比重基本上一样。

之所以能在AIGC领域跑得很快,是因为美图一直在拓展自身的AI技术能力和应用场景,推动自身与AIGC的关联性。

去年6月,美图发布了7款AI产品,包括AI视觉创作工具 WHEE、AI 口播视频工具开拍、桌面端AI视频编辑工具 WinkStudio、主打AI商业设计的美图设计室 2.0、AI数字人生成工具DreamAvatar、美图AI助手RoboNeo以及美图视觉大模型 MiracleVision。

今年2月,美图收购了中国视觉设计师在线社区站酷,以此加速MiracleVision模型商店的发展。随着更多设计师在MiracleVision上训练并分享他们的创意风格模型,用户将能够付费使用这些多样化的风格模型,进一步激发创意灵感。

事实上,从帮用户美化照片,到为用户生成照片,这是美图在AIGC东风之下自然而然的转变路径。尤其是基于用户基数,美图有天然的AIGC基因和使用场景。财报显示,2023年,美图月活跃用户数达2.49亿,同比增长2.6%。

对于美图而言,当别人还在技术层面挣扎时,美图正悄悄凭借AI驱动产品,赢得更多用户、更多收入,并跑通AI商业化。

国联证券研究所表示,2023年美图应用层基于AIGC持续迭代,围绕影像核心技术由C端加速向B端生产力场景渗透,“在AI驱动下,美图商业化能力有望持续提升”。

“ChatGPT带动了AI技术的快速爆发和转换应用,美图是受益者。原本美图是个慢公司,15年来一直练习一些传统招数,也在AI领域持续深耕,伴随着AIGC的升温,美图公司的任督二脉被打通了。”去年6月,美图CEO吴欣鸿向深网如此评价。

2、九败一胜,美图没放弃过“冒险”

在找到AI摇钱树之前,美图经历了一段迷茫的“冒险时期”。

众所周知,美图以“美图秀秀”为代表的影像处理工具起家,随后又推出了一系列美化影像的产品,如美颜相机、美拍等。彼时,美图抓住了用户“美化”需求,开辟了新赛道,并因极易上手积累了不少用户。

伴随着发展美图的估值也水涨船高,2016年,美图登陆资本市场,公司整体月活用户已经超过4.5亿。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上市后,资本审视的目光更加严格。美图始终在面对一个终极拷问:作为一款影像处理工具,靠什么赚钱?

图源美图公司官网

彼时,美图的变现模式主要是广告,一方面,广告本质上是流量生意,天花板有限;另一方面美图主营业务门槛低,很容易被复制,更重要的是工具属性决定了用户用完即走,留存率不高。

基于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图想要提高估值和想象力,不仅要探索更多元的业务,还要找到能把流量转化为用户稳定留存率的路子,以此推动商业变现能力。

也是这样,美图变成了互联网公司少见的“冒险家”。美图开始转型、跨界。做手机、玩社区,最令外界意外的还是跨入“币圈”。

早在2013年,美图开始涉足手机领域,要做一台“让更多人变美的手机”,而这也注定了美图手机是个小众赛道。功能单一、用户垂直,加之手机市场价格战愈演愈烈,美图手机始终无法破圈,最终在2018年关闭手机业务,将旗下美图手机的品牌独家授权给小米集团。

2017年,美图再次瞄上“变美”生意,推出了美图美妆APP,借此进军美妆电商行业,并表示电商业务是美图兴趣所在。但仅运营了一年多,就将该业务卖给了寺库。

2018年,美图提出了“美和社交”的战略,立志做中国版的Instagram。美图还斥资3.95亿港元,买下了大街网约57.09%的股权。

放眼望去,彼时的社交早已是红海竞争,面对微信、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强敌,美图虽然有一定的用户优势,但面对真金白银的资源竞争,美图还是败下阵来。在仅仅一年之后,美图发现自身无法承受烧钱的巨大代价,只能选择收缩战线,放弃社交。

新业务探索“九死一生”,尤其是随着修图工具软件的增多,美图主营业务还面临着激烈的竞争。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美图月活用户已减至2.3亿人,较2016年上市时流失一半。

如果说上述业务还是美图基于现实中“变美”赛道的拓展,那2021年美图杀入虚拟“币圈”,则让市场有些摸不着头脑。

2021年三月,美图通过全资子公司Miracle Vision首次在公开市场交易中购买了1.5万枚以太币和379.1214枚比特币。这两种加密货币的总对价分别约为2210万美元和179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所购总价约合2亿元人民币。

一入币圈深似海,美图就像是坐起了过山车。先是大赚1亿美元,一年多之后,美图则亏损3亿元。

这或许和时任美图董事长蔡文胜的性格分不开。蔡文胜的一个信条是:“喜欢草根和千万用户,有用户就有一切。”

草根出身的他把自己比喻为“精英与草根的桥梁”。过去每一步,蔡文胜都像草根赌命运一样,追着风口上的机会。

先是豪赌30万盈科股票,不到三个月时间就赚了100多万;后来又做起了互联网域名的生意,先后抢注了十多万个互联网域名,爱奇艺、微博的域名,都是由他之手倒卖出去的;再后来,蔡文胜做起了天使投资人,押注58同城、4399等公司。

“九败一胜”的冒险之下,美图终于迎来了转机。如今美图很坚定地朝着AI的方向发展,而这个过程中,美图也从各种“冒险”试错里,不断提升自己的认知,这让公司整个思维逐渐变清晰,公司的状态也逐步聚焦。

3、新的征程,依然充满挑战

美图闯出了AI这条路,拿到了上半场船票,但想要拿到下半场船票,美图依旧充满挑战。

于本身而言,尽管美图2023年业绩亮眼,但在月活用户方面乏善可陈。尤其是2023年上半年,在AIGC风口正盛时,美图月活跃用户总数也仅同比小幅增长1.7%,其中美图秀秀的月活甚至下滑了2.1%。

从技术来看,当下AI美颜还处在初期探索阶段,想要让AI功能更加强大,还要面临数据、算力等多方面的考验。

更重要的是,AI图像生成市场是个正在增长的市场。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报告预测,到2030 年,仅AI 图像生成市场的规模将达到9.17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7.4%。

市场增长,玩家变多,竞争也会更加激烈。目前不仅有字节、腾讯、快手等互联网大厂入局,还有Tiamat等初创公司蚕食份额。

正如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所言:“AI技术大爆发,也造成了需求大爆发,大家体验到了AI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尝到这种好处就回不去了。所以需求在那儿,又有那么多的公司加入这个战场,逼着我们把获客的时间缩短。”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AI技术和大模型的发展,科技巨头竞相加大力度,是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美图向连线Insight介绍,真正的竞争关键在于如何精准挖掘垂直场景,构建AI原生工作流,并打造清晰的商业模式。

吴欣鸿在业绩发布会上透露,公司不会涉足通用大模型的竞争,而是将精力集中在针对特定场景的模型训练和微调上。

这意味着,美图还是会专注于自身的影像和视频赛道。

目前,美图视觉大模型MiracleVision(奇想智能)已通过《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备案并应用于美图旗下所有产品,同时通过API、SDK、SaaS、模型训练等形式向行业客户、合作伙伴全面开放模型能力。

据连线Insight了解,美图在2022年推出的Wink,目前已经是视频剪辑赛道的第三名。同时,为了加强AI能力储备,美图2023年投资了AI芯片及相关软件解决方案公司燧原科技,以及多模态大模型公司、AI原生营销技术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年初OpenAI推出的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给了美图新的启发和动力。

吴欣鸿在本次业绩发布会上提到,Sora所展现的能力原本被认为需要2-3年后才能实现,但这一突破让美图公司重新审视了视觉大模型的底层架构。

为此,美图紧急升级了模型的底层框架,并重新投入到图像和视频模型的训练中。“目前我们已经基本摸清相应的技术路线,接下来在今年6月份的美图影像节上应该会有一些视频模型的新成果呈现。”

吴欣鸿认为,垂直场景支撑的AI原生应用创新还有约两年的窗口期。

美图也向连线Insight透露,美图2024年将继续围绕着“影像与设计产品”,在电商设计、商业摄影、视频剪辑、视频创意等领域持续推进“生产力”战略。

不能忽视的是,与图像模型相比,视频模型的训练调优周期更长,所需的算力和成本也更高,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这将是对美图商业变现能力的考验。想要在AI领域持续发力,并靠AI能力实现商业化,这是一场不能松懈的马拉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