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每天净赚1.2亿,宁德时代成绩单的AB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每天净赚1.2亿,宁德时代成绩单的AB面

行业产能过剩、新能源车市场的不确定性、国内严重内卷,以及出海过程中的不平等地位等问题,都成为了宁德时代当下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文 | 翠鸟资本

3月16日,宁德时代(300750.SZ)公布2023年成绩单,堪称靓丽。

但是,必须看到的是,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已经从2016年的43.7%的高点下降到2023年的22.91%。

两位数的下跌正在敲响警钟:同行逼近、车企自研,产品竞争力逐渐减小。

一份AB面的成绩单

3月15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2023年度业绩报告。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首次突破4000亿大关,达4009亿元,同比增长22.01%;净利润也首次超过400亿,达到441亿元,同比增长43.58%。这也意味着,这家动力电池龙头在2023年平均日赚1.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动力电池行业的佼佼者。凭借对三元锂电池技术的准确把握和宝马的首个订单,宁德时代迅速崛起,成为国内乃至全球知名的动力电池生产商。

董事长曾毓群曾在2022年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表示:“全球每三辆电动车中,就有一辆配套着宁德时代的电池。”这句话并没有任何夸张,从2023年数据来看甚至还有些保守。

根据sne机构统计,2023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全球使用量市占率达36.8%,连续七年居全球榜首;储能电池全球出货量市占率达40%,连续三年蝉联世界第一。

在赚到飞起的同时,宁德时代分红也很豪气。

公司在财报中表示,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年度现金分红和特别现金分红50.28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220.6亿元。这不仅刷新了宁德时代分红金额的历史纪录,也超过了公司未分配利润的1/5。

营收上的高增长,主要还是得益于新能源动力电池装车量的大增。

2023年全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达387.7GWh,累计同比增长31.6%,其中宁德时代也占比近半,稳居第一。

然而,翠鸟资本发现,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取得了显著成就,但目前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忽视。其中,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已经从2016年的43.7%的高点下降到2023年的22.91%。

两位数的下跌正在敲响警钟:同行逼近、车企自研,产品竞争力逐渐减小。

一方面,2023年由于供需两方的双重困境,动力电池企业普遍经历了产品价格下跌、产能利用率下滑等挑战。

2023年全年,磷酸铁锂电芯(动力型)和三元电芯(动力型)的价格分别从年初的0.99元/Wh和1.1元/Wh降至年末的0.44元/Wh和0.5元/Wh,降幅分别达到56%和54%。曾经导致“电贵”浪潮的源头材料——碳酸锂,其价格已经从历史最高的60万元/吨大幅回落至10万元/吨左右。根据行业最新报价,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约为9.62万元/吨。

值得注意的是,2024年电池企业之间的价格战仍在延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便在近日传出再度降本的消息。

据报道,有多位产业链人士透露,宁德时代正在梳理产线资源,推动降本。该公司正推广173Ah的VDA规格磷酸铁锂电芯,标配2.2C倍率快充,电芯价格不超过0.4元/Wh。比亚迪旗下弗迪电池也在内部通知,称2024年将继续加强非生产性物料的管理和控制,降本增效。

随着两家头部企业率先降本降价,迫于市场压力,二线电池企业后续或将跟进,动力电池市场价格大战一触即发。

另一方面,在2023年,也有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宣布自己制造电池。长安汽车“金钟罩”、上汽通用五菱“神炼电池”、上汽集团“魔方电池”、极氪的金砖电池,蔚来超1000公里续航的150度电池,以及广汽埃安旗下的因湃电池工厂也已竣工……

毫无疑问,2024年中国市场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将加速两极分化,作为动力电池供应商,对于宁德时代而言,必将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和极致内卷。

寻求海外扩张

作为全球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可以说也在寻找新的出路以保证其领先地位。翠鸟资本通过宁德时代与客户合作的案例,发现其业务正在加速向海外积极扩张。

宁德时代在过去一年中布局国际市场,通过在德国和匈牙利建立生产基地,以更有效地服务欧洲客户。

同时,宁德时代还雄心勃勃地计划向欧美市场的汽车制造商,包括特斯拉、福特以及Stellantis集团等,供应其磷酸铁锂电池。这些战略布局展示了宁德时代全球扩张的意图。

然而,宁德时代的国际化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首先,它必须面对来自日韩电池制造商的激烈竞争,这些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拥有丰富的经验和稳固的客户群。例如,LG新能源不仅在欧洲的波兰拥有生产基地,并且不断扩大其生产能力,同时还是特斯拉、福特、通用等美国主要汽车制造商的关键电池供应商。

其次,宁德时代还需应对欧美市场的保护主义政策。过去在国内政策保护下成长起来的宁德时代,现在在国际市场上必须与当地企业展开直接竞争,这要求宁德时代不断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以适应和克服这些挑战。

以美国市场为例,2022年8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通胀削减法案》,对电动汽车购买者提供7500美元税收抵免,但要求车辆必须在北美制造,且电池组件和原材料需有一定比例来自北美或与美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宁德时代原计划在美国建厂,但因法案提升了国外电池厂商的市场准入门槛,计划受阻。法案提出,2024年前电池组件在北美当地化生产比例要达到50%,2029年要达到100%。瑞银认为,这可能间接将宁德时代排除在竞争之外,若被视为“敏感实体”,则更是雪上加霜。

综上,行业产能过剩、新能源车市场的不确定性、国内严重内卷,以及出海过程中的不平等地位等问题,都成为了宁德时代当下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知名机构唱多

此前,摩根士丹利是去年6月以来首个下调宁德时代评级的投行,原因在于宁德时代可能在市场份额和利润率方面面临的风险在增加,将宁德时代评级从同等权重下调至低配,目标价下调约16%至180元。

8个月之后,摩根士丹利一改态度高调强势唱多宁德时代,这到底发生了什么?Jack Lu分析师团队在其研究报告中提出了四个主要理由,支持他们对宁德时代的乐观看法:

一是,随着价格竞争的缓和,宁德时代的股价似乎已经消化了美国《通货膨胀减少法案》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这表明市场对宁德时代的未来表现持有信心。

二是,尽管预计宁德时代在2024年的利润率可能会有所下降,但这一下降幅度可能低于市场的普遍预期。分析师团队预测,在2024年第一季度的增速放缓之后,宁德时代将在未来几个季度恢复其息税前利润的同比增长。

三是,宁德时代的“宁德时代inside”模式在中期内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随着超级充电技术和CTP3.0电池技术的推广,宁德时代有望维持其市场份额,并保持相对于同行业的利润率优势。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宁德时代即将推出的新一代超大型生产线预计将显著提升其成本效率,从而增强并扩大其净资产收益率(ROE)的优势。

在摩根士丹利Jack Lu看来,宁德时代正处于一个良性循环之中,从规模扩张、研发优势,到成本效率的提升和产品的持续升级,再到其在研发上的高投入,宁德时代不仅是一个价值股,更是一个能够持续产生现金流的“提款机”。预计其自由现金流收益率将从2024年的6%增长至2026年的10%,成为投资者眼中的“现金奶牛”。

不难看出,Jack Lu对宁德时代很是乐观,但对于投资者而言,还是保持谨慎态度为好。

来源: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年报季|每天净赚1.2亿,宁德时代成绩单的AB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德时代

6.5k
  • 锂电产业链周记 | 宁德时代计划2027年小批量生产全固态电池 搭载中创新航电池的全球最大电船首航
  • 调研早知道| 宁德时代2024年一季报业绩会透露哪些关键信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每天净赚1.2亿,宁德时代成绩单的AB面

行业产能过剩、新能源车市场的不确定性、国内严重内卷,以及出海过程中的不平等地位等问题,都成为了宁德时代当下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文 | 翠鸟资本

3月16日,宁德时代(300750.SZ)公布2023年成绩单,堪称靓丽。

但是,必须看到的是,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已经从2016年的43.7%的高点下降到2023年的22.91%。

两位数的下跌正在敲响警钟:同行逼近、车企自研,产品竞争力逐渐减小。

一份AB面的成绩单

3月15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2023年度业绩报告。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总收入首次突破4000亿大关,达4009亿元,同比增长22.01%;净利润也首次超过400亿,达到441亿元,同比增长43.58%。这也意味着,这家动力电池龙头在2023年平均日赚1.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宁德时代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是动力电池行业的佼佼者。凭借对三元锂电池技术的准确把握和宝马的首个订单,宁德时代迅速崛起,成为国内乃至全球知名的动力电池生产商。

董事长曾毓群曾在2022年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表示:“全球每三辆电动车中,就有一辆配套着宁德时代的电池。”这句话并没有任何夸张,从2023年数据来看甚至还有些保守。

根据sne机构统计,2023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全球使用量市占率达36.8%,连续七年居全球榜首;储能电池全球出货量市占率达40%,连续三年蝉联世界第一。

在赚到飞起的同时,宁德时代分红也很豪气。

公司在财报中表示,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年度现金分红和特别现金分红50.28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220.6亿元。这不仅刷新了宁德时代分红金额的历史纪录,也超过了公司未分配利润的1/5。

营收上的高增长,主要还是得益于新能源动力电池装车量的大增。

2023年全年我国动力电池累计装车量达387.7GWh,累计同比增长31.6%,其中宁德时代也占比近半,稳居第一。

然而,翠鸟资本发现,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领域取得了显著成就,但目前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忽视。其中,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已经从2016年的43.7%的高点下降到2023年的22.91%。

两位数的下跌正在敲响警钟:同行逼近、车企自研,产品竞争力逐渐减小。

一方面,2023年由于供需两方的双重困境,动力电池企业普遍经历了产品价格下跌、产能利用率下滑等挑战。

2023年全年,磷酸铁锂电芯(动力型)和三元电芯(动力型)的价格分别从年初的0.99元/Wh和1.1元/Wh降至年末的0.44元/Wh和0.5元/Wh,降幅分别达到56%和54%。曾经导致“电贵”浪潮的源头材料——碳酸锂,其价格已经从历史最高的60万元/吨大幅回落至10万元/吨左右。根据行业最新报价,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约为9.62万元/吨。

值得注意的是,2024年电池企业之间的价格战仍在延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便在近日传出再度降本的消息。

据报道,有多位产业链人士透露,宁德时代正在梳理产线资源,推动降本。该公司正推广173Ah的VDA规格磷酸铁锂电芯,标配2.2C倍率快充,电芯价格不超过0.4元/Wh。比亚迪旗下弗迪电池也在内部通知,称2024年将继续加强非生产性物料的管理和控制,降本增效。

随着两家头部企业率先降本降价,迫于市场压力,二线电池企业后续或将跟进,动力电池市场价格大战一触即发。

另一方面,在2023年,也有越来越多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宣布自己制造电池。长安汽车“金钟罩”、上汽通用五菱“神炼电池”、上汽集团“魔方电池”、极氪的金砖电池,蔚来超1000公里续航的150度电池,以及广汽埃安旗下的因湃电池工厂也已竣工……

毫无疑问,2024年中国市场的新能源汽车厂商将加速两极分化,作为动力电池供应商,对于宁德时代而言,必将面临更大的市场竞争和极致内卷。

寻求海外扩张

作为全球电池巨头,宁德时代可以说也在寻找新的出路以保证其领先地位。翠鸟资本通过宁德时代与客户合作的案例,发现其业务正在加速向海外积极扩张。

宁德时代在过去一年中布局国际市场,通过在德国和匈牙利建立生产基地,以更有效地服务欧洲客户。

同时,宁德时代还雄心勃勃地计划向欧美市场的汽车制造商,包括特斯拉、福特以及Stellantis集团等,供应其磷酸铁锂电池。这些战略布局展示了宁德时代全球扩张的意图。

然而,宁德时代的国际化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首先,它必须面对来自日韩电池制造商的激烈竞争,这些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拥有丰富的经验和稳固的客户群。例如,LG新能源不仅在欧洲的波兰拥有生产基地,并且不断扩大其生产能力,同时还是特斯拉、福特、通用等美国主要汽车制造商的关键电池供应商。

其次,宁德时代还需应对欧美市场的保护主义政策。过去在国内政策保护下成长起来的宁德时代,现在在国际市场上必须与当地企业展开直接竞争,这要求宁德时代不断提升自身的竞争力,以适应和克服这些挑战。

以美国市场为例,2022年8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通胀削减法案》,对电动汽车购买者提供7500美元税收抵免,但要求车辆必须在北美制造,且电池组件和原材料需有一定比例来自北美或与美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宁德时代原计划在美国建厂,但因法案提升了国外电池厂商的市场准入门槛,计划受阻。法案提出,2024年前电池组件在北美当地化生产比例要达到50%,2029年要达到100%。瑞银认为,这可能间接将宁德时代排除在竞争之外,若被视为“敏感实体”,则更是雪上加霜。

综上,行业产能过剩、新能源车市场的不确定性、国内严重内卷,以及出海过程中的不平等地位等问题,都成为了宁德时代当下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知名机构唱多

此前,摩根士丹利是去年6月以来首个下调宁德时代评级的投行,原因在于宁德时代可能在市场份额和利润率方面面临的风险在增加,将宁德时代评级从同等权重下调至低配,目标价下调约16%至180元。

8个月之后,摩根士丹利一改态度高调强势唱多宁德时代,这到底发生了什么?Jack Lu分析师团队在其研究报告中提出了四个主要理由,支持他们对宁德时代的乐观看法:

一是,随着价格竞争的缓和,宁德时代的股价似乎已经消化了美国《通货膨胀减少法案》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这表明市场对宁德时代的未来表现持有信心。

二是,尽管预计宁德时代在2024年的利润率可能会有所下降,但这一下降幅度可能低于市场的普遍预期。分析师团队预测,在2024年第一季度的增速放缓之后,宁德时代将在未来几个季度恢复其息税前利润的同比增长。

三是,宁德时代的“宁德时代inside”模式在中期内展现出强劲的生命力。随着超级充电技术和CTP3.0电池技术的推广,宁德时代有望维持其市场份额,并保持相对于同行业的利润率优势。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宁德时代即将推出的新一代超大型生产线预计将显著提升其成本效率,从而增强并扩大其净资产收益率(ROE)的优势。

在摩根士丹利Jack Lu看来,宁德时代正处于一个良性循环之中,从规模扩张、研发优势,到成本效率的提升和产品的持续升级,再到其在研发上的高投入,宁德时代不仅是一个价值股,更是一个能够持续产生现金流的“提款机”。预计其自由现金流收益率将从2024年的6%增长至2026年的10%,成为投资者眼中的“现金奶牛”。

不难看出,Jack Lu对宁德时代很是乐观,但对于投资者而言,还是保持谨慎态度为好。

来源:微信公众号

原标题:年报季|每天净赚1.2亿,宁德时代成绩单的AB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