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房地产风险如何出清?零售组织架构为何调整?招行业绩会谈了这些问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房地产风险如何出清?零售组织架构为何调整?招行业绩会谈了这些问题

该行营收时隔14年再次出现下滑。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刘晨光

2023年,招商银行全年营业收入3391.23亿元,同比下降1.64%;归母净利润1466.02亿元,同比增长6.22%。数据显示,招商银行上一次年度营业收入负增长是在2009年,同比降幅为6.98%,这是该行营收时隔14年再次出现下滑。

3月27日,招商银行召开了2023年业绩发布会,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行长王良等一众高管出席。对于净息差走势、房地产风险、贷款定价、零售架构组织调整等多个热门话题,招行高层均作出回应。

净息差走势如何?

财报显示,招行的净息差2023年处于下滑状态,集团口径上,招商银行净息差下降了25个基点。

招商银行副行长彭家文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净息差肯定还会持续承压。2024年银行业的净息差会持续承压,但是在持续承压的过程中,节奏会有所变化,出现新的关注点,去年的存量按揭贷款的重定价,9月份开始,也会在今年全年释放出来。

此外,彭家文表示,今年LPR的降幅为25个bp,5年期的也会在今年呈现出来,所以这几个因素叠加起来今年贷款的收益率还会持续下行。

在下行的过程中,判断环比可能会逐步趋缓。”彭家文认为,同比要看上年的趋势,以上年招商银行净息差的变化为例,一季度是高点,并持续的下降,由2.3以上下降到2.04,跟去年同比是一个逐步收敛的过程,一季度息差可能会是一年当中压力最大的。同时他判断今年的净息差可能是未来几年相对底部。

房地产风险如何出清?

招行副行长兼首席风险官朱江涛在业绩会上表示,关于房地产行业的风险,截至2023年末,招行的房地产的不良率是5.01%,比年初是上升了1.02个百分点,但是相比去年6月末的高点还是逐步降低。

朱江涛对于2024年的房地产的风险也做了初步预测。他指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4年整个房地产业的不良生成的绝对额比2023年还是会有所下降。

朱江涛表示,该行会按照应收尽收应核尽核的原则,加大存量风险资产的清收处置力度,所以整体来讲预计整个资产质量会保持稳定,关于外溢性的风险,有压力的,以建筑业为例,部分区域的企业也是出现了一些违约情况,招行也针对地产行业的生态圈上下游做了专项排查,从整个排查的情况来看,目前资产质量总体处于可控的范围。

据朱江涛介绍,该行未来会聚焦三个重点:第一个是聚焦总分两站的白名单客户;第二个聚焦一二线重点的区域;第三个是聚焦房地产的保障型以及改善型业态。在他看来,通过三个聚焦,同时做实项目端的封闭管理,通过项目端资金的封闭来实现整个债权的安全。

贷款定价有何变化?

贷款定价是外界关注的重要方面。彭家文表示,去年招行贷款增速来看,还是保持基本平稳的增长。对公贷款的增速9%左右,零售贷款的增速也保持了8%以上,总体的贷款的增速是7~8%,这个速度跟前几年比是有所降低,但是考虑到各方面的经济金融环境和整个外部风险形势的变化,包括资产供求关系,这是一个各方因素平衡的结果。

他认为,当前还面临贷款定价的问题,去年也是有所下行,这是银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从招行的情况来看,去年对公贷款的收益率比上年是下降了10个bp,零售贷款的收益率是下降了42个bp,所以整体一般性贷款的定价是下降了28个bp,下降的幅度对于银行的收入端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在彭家文看来,首先也来自于LPR下调的影响,由于重定价的影响,随着贷款重定价周期到来之后,LPR下调,自然贷款的定价会受到影响,无论对公贷款还是零售贷款都会受到影响。

他表示,第二个影响定价的因素就是供求变化,从去年来看,贷款整体还是面临着资产供大于求状况,所以对于优质资产的竞争也是比较激烈的。第三个因素就是结构影响,比如像零售贷款定价下行很快,在历史上,招行银行的零售贷款的信用卡贷款和住房按揭贷款是一直保持比较快的增长,这两块贷款的定价水平在整个贷款当中是相对比较高的。

彭家文坦言,去年无论是住房按揭贷款,还是信用卡贷款的增长,都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有所放缓,占比有所降低,所以也会带来整体定价水平的下行。展望今年,他认为,招行还是会按照一贯以来的保持稳健增长的规划目标来安排

在彭家文看来,企业的融资成本这一块还是比较受关注的,所以也会尽量的把定价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但同时更多的希望通过一些结构的安排,通过资产负债结构的管理,能够让招行保持一个更好的贷款结构。

“但我判断今年贷款定价下行这个趋势还是会存在。”彭家文说。

零售组织架构调整情况如何?

今年1月,招商银行进行了零售方面的架构调整,此次调整涉及中层管理团队的换防,并新设了零售客群部,由财富平台部总经理厉明东兼任该部门总经理。同时,其他零售核心业务的中层负责人也有所变动。

招行行长王良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1月份招商银行总行零售条线增设零售客群部,这是根据目前服务客户的需要,新设立的一个部门,主要职责就是专门服务于除了私人银行客户之外的其他各种类型的零售客户,同时也对零售金融总部,财富平台部,还有私人银行部的一些职责也进行了适当的调整。

王良指出,调整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落更好的落实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思想,然后优化各个部门的职责,根据银行目前零售客户规模不断增加的情况,即当前存量达到1.97亿户,去年又新增了1200万户,今年大概率还会增长上千万户,如何更好的服务这些客户,过去没有一个专门的负责零售客群服务经营的部门,分散在各个部门里面。

另外这个部门将来重要服务方式也可能都是通过线上化、智能化,即通过这样的服务手段来更好地触达客户。通过这次零售条线架构调整,实际上更好地加强了总行的服务能力,优化各个部门的职责,更好地落实零售银行业务发展的战略,目前运行几个月以后,效果还是比较明显。

王良坦言,实际上这两年来招行总行其他条线和部门,也包括分行,有很多的架构也是根据业务发展需要来不断进行优化调整,但是都是潜移默化避免引起大的波动。

未来保持什么样的战略方向?

关于发展战略方面,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在业绩会上表示,招商银行一直强调要坚持创新驱动,模式领先,特色鲜明,打造创新驱动模式。

他表示,招商银行成立初期的时候强调存款利好,所以该行在负债成本方面到现在都有很强的竞争力,这是一个特色。后来招行强调零售强行,被投资者成为“零售之王”,零售这方面确实有很强的竞争力

“现在我们要打造另一个特色科技新行,在科技方面打造另一个护城河,通过把招商银行从线上银行转化为智慧银行。”缪建民说。

他表示,招行现在强调四大板块均衡发展,四大板块均衡发展并不是没有特色,是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基础上四大板块均衡发展。“但是招商银行的过去的特色要保持,比如说存依然要保持低成本的存款基础,这对于维护比较好的净息差是非常重要的。同时零售要继续做强,也有助于增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缪建民强调,招行前两年提出的打造大财富管理的价值链,这个是跟零售银行的发展是一脉相承的。“去年我们在财富管理方面,因为费率下调,资本市场不景气,所以大财富管理的收入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非息收入的占比没有下降,还是招行的核心竞争力。另外一方面,招行通过加大科技投入提高人工智能的水平,提升银行的运营效率,提升经营的效益。”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招商银行

4.4k
  • 招商银行全资子公司招银金租日前向中国东航交付行业首架金融租赁C919飞机
  • 超长期特别国债又上银行货架,业内人士称价格波动不会大幅偏离面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房地产风险如何出清?零售组织架构为何调整?招行业绩会谈了这些问题

该行营收时隔14年再次出现下滑。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刘晨光

2023年,招商银行全年营业收入3391.23亿元,同比下降1.64%;归母净利润1466.02亿元,同比增长6.22%。数据显示,招商银行上一次年度营业收入负增长是在2009年,同比降幅为6.98%,这是该行营收时隔14年再次出现下滑。

3月27日,招商银行召开了2023年业绩发布会,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行长王良等一众高管出席。对于净息差走势、房地产风险、贷款定价、零售架构组织调整等多个热门话题,招行高层均作出回应。

净息差走势如何?

财报显示,招行的净息差2023年处于下滑状态,集团口径上,招商银行净息差下降了25个基点。

招商银行副行长彭家文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净息差肯定还会持续承压。2024年银行业的净息差会持续承压,但是在持续承压的过程中,节奏会有所变化,出现新的关注点,去年的存量按揭贷款的重定价,9月份开始,也会在今年全年释放出来。

此外,彭家文表示,今年LPR的降幅为25个bp,5年期的也会在今年呈现出来,所以这几个因素叠加起来今年贷款的收益率还会持续下行。

在下行的过程中,判断环比可能会逐步趋缓。”彭家文认为,同比要看上年的趋势,以上年招商银行净息差的变化为例,一季度是高点,并持续的下降,由2.3以上下降到2.04,跟去年同比是一个逐步收敛的过程,一季度息差可能会是一年当中压力最大的。同时他判断今年的净息差可能是未来几年相对底部。

房地产风险如何出清?

招行副行长兼首席风险官朱江涛在业绩会上表示,关于房地产行业的风险,截至2023年末,招行的房地产的不良率是5.01%,比年初是上升了1.02个百分点,但是相比去年6月末的高点还是逐步降低。

朱江涛对于2024年的房地产的风险也做了初步预测。他指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4年整个房地产业的不良生成的绝对额比2023年还是会有所下降。

朱江涛表示,该行会按照应收尽收应核尽核的原则,加大存量风险资产的清收处置力度,所以整体来讲预计整个资产质量会保持稳定,关于外溢性的风险,有压力的,以建筑业为例,部分区域的企业也是出现了一些违约情况,招行也针对地产行业的生态圈上下游做了专项排查,从整个排查的情况来看,目前资产质量总体处于可控的范围。

据朱江涛介绍,该行未来会聚焦三个重点:第一个是聚焦总分两站的白名单客户;第二个聚焦一二线重点的区域;第三个是聚焦房地产的保障型以及改善型业态。在他看来,通过三个聚焦,同时做实项目端的封闭管理,通过项目端资金的封闭来实现整个债权的安全。

贷款定价有何变化?

贷款定价是外界关注的重要方面。彭家文表示,去年招行贷款增速来看,还是保持基本平稳的增长。对公贷款的增速9%左右,零售贷款的增速也保持了8%以上,总体的贷款的增速是7~8%,这个速度跟前几年比是有所降低,但是考虑到各方面的经济金融环境和整个外部风险形势的变化,包括资产供求关系,这是一个各方因素平衡的结果。

他认为,当前还面临贷款定价的问题,去年也是有所下行,这是银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从招行的情况来看,去年对公贷款的收益率比上年是下降了10个bp,零售贷款的收益率是下降了42个bp,所以整体一般性贷款的定价是下降了28个bp,下降的幅度对于银行的收入端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在彭家文看来,首先也来自于LPR下调的影响,由于重定价的影响,随着贷款重定价周期到来之后,LPR下调,自然贷款的定价会受到影响,无论对公贷款还是零售贷款都会受到影响。

他表示,第二个影响定价的因素就是供求变化,从去年来看,贷款整体还是面临着资产供大于求状况,所以对于优质资产的竞争也是比较激烈的。第三个因素就是结构影响,比如像零售贷款定价下行很快,在历史上,招行银行的零售贷款的信用卡贷款和住房按揭贷款是一直保持比较快的增长,这两块贷款的定价水平在整个贷款当中是相对比较高的。

彭家文坦言,去年无论是住房按揭贷款,还是信用卡贷款的增长,都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有所放缓,占比有所降低,所以也会带来整体定价水平的下行。展望今年,他认为,招行还是会按照一贯以来的保持稳健增长的规划目标来安排

在彭家文看来,企业的融资成本这一块还是比较受关注的,所以也会尽量的把定价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但同时更多的希望通过一些结构的安排,通过资产负债结构的管理,能够让招行保持一个更好的贷款结构。

“但我判断今年贷款定价下行这个趋势还是会存在。”彭家文说。

零售组织架构调整情况如何?

今年1月,招商银行进行了零售方面的架构调整,此次调整涉及中层管理团队的换防,并新设了零售客群部,由财富平台部总经理厉明东兼任该部门总经理。同时,其他零售核心业务的中层负责人也有所变动。

招行行长王良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1月份招商银行总行零售条线增设零售客群部,这是根据目前服务客户的需要,新设立的一个部门,主要职责就是专门服务于除了私人银行客户之外的其他各种类型的零售客户,同时也对零售金融总部,财富平台部,还有私人银行部的一些职责也进行了适当的调整。

王良指出,调整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落更好的落实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思想,然后优化各个部门的职责,根据银行目前零售客户规模不断增加的情况,即当前存量达到1.97亿户,去年又新增了1200万户,今年大概率还会增长上千万户,如何更好的服务这些客户,过去没有一个专门的负责零售客群服务经营的部门,分散在各个部门里面。

另外这个部门将来重要服务方式也可能都是通过线上化、智能化,即通过这样的服务手段来更好地触达客户。通过这次零售条线架构调整,实际上更好地加强了总行的服务能力,优化各个部门的职责,更好地落实零售银行业务发展的战略,目前运行几个月以后,效果还是比较明显。

王良坦言,实际上这两年来招行总行其他条线和部门,也包括分行,有很多的架构也是根据业务发展需要来不断进行优化调整,但是都是潜移默化避免引起大的波动。

未来保持什么样的战略方向?

关于发展战略方面,招商银行董事长缪建民在业绩会上表示,招商银行一直强调要坚持创新驱动,模式领先,特色鲜明,打造创新驱动模式。

他表示,招商银行成立初期的时候强调存款利好,所以该行在负债成本方面到现在都有很强的竞争力,这是一个特色。后来招行强调零售强行,被投资者成为“零售之王”,零售这方面确实有很强的竞争力

“现在我们要打造另一个特色科技新行,在科技方面打造另一个护城河,通过把招商银行从线上银行转化为智慧银行。”缪建民说。

他表示,招行现在强调四大板块均衡发展,四大板块均衡发展并不是没有特色,是在保持自身特色的基础上四大板块均衡发展。“但是招商银行的过去的特色要保持,比如说存依然要保持低成本的存款基础,这对于维护比较好的净息差是非常重要的。同时零售要继续做强,也有助于增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缪建民强调,招行前两年提出的打造大财富管理的价值链,这个是跟零售银行的发展是一脉相承的。“去年我们在财富管理方面,因为费率下调,资本市场不景气,所以大财富管理的收入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非息收入的占比没有下降,还是招行的核心竞争力。另外一方面,招行通过加大科技投入提高人工智能的水平,提升银行的运营效率,提升经营的效益。”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