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变革一年后,阿里终究回归了阿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变革一年后,阿里终究回归了阿里

打造大淘天,能否完成阿里回归的使命?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听筒Tech 饶言

编辑|才哥

阿里原本为自己的这场变革写好了剧本,但之后的故事情节并没有按剧本展开。

一年前的今天,即2023年3月28日,阿里启动了“最重要的一次组织变革”,时任阿里集团一把手的张勇将阿里拆分成“1+6+N”结构,即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菜鸟、国际数字商业、大文娱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

之后2023年5月,阿里宣布了一项全面的资产重组计划,其中包括菜鸟的独立上市。阿里当时认为,单独上市更能体现菜鸟作为阿里重要业务的价值。同年9月,菜鸟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然而,就在菜鸟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阿里突然改变了主意。

3月26日,阿里公告称,决定撤回菜鸟上市申请,并要约收购菜鸟少数股东的股权和员工已归属的股权,此次收购涉及金额达到37.5亿美元。

此前,“盒马”停下了上市的脚步,现在“菜鸟”又收起了飞向资本市场的翅膀。

今年3月以来,阿里本地生活板块和新零售业务也变动频繁。

先是3月1日,阿里宣布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将卸任管理职务;之后的3月18日,阿里宣布侯毅卸任盒马鲜生CEO一职;3月26日,高鑫零售宣布,由阿里派出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林小海正式离职,调回阿里另有任用。

同时,有关阿里将要出售盒马和实体零售业务的传闻不断,虽然阿里方面出面否认,但这次换帅,让外界猜测,阿里“处置”实体零售的可能性加大。

无论是本地生活板块和新零售业务的人事变动,还是菜鸟的方向调整,都指向同一个目标,那就是阿里的瘦身与回归。

这既是马云给阿里变革定下的基调,也是吴泳铭担任阿里集团CEO之后采取的战略,即阿里要回归最初,聚焦核心业务,收缩非核心业务。

而聚焦核心业务的做法,就是集中一切资源,打造大淘天板块,回归电商业务。

如果说2023年初提出的“1+6+N”架构是阿里变革的预设前奏,那么火力全开地铸造一个大淘天平台,则是阿里这场变革最终的主旋律。

基于这一逻辑,阿里不仅会收缩像盒马、大润发这样的新零售业务,也会调整本地生活业务,还会继续减少投资业务。

经历这一系列刮骨疗伤式的蜕变后,阿里终究回归了阿里。

01 收缩与回归

3月26日晚间,菜鸟集团CEO万霖发出了全员邮件并宣布,将向菜鸟员工推出二次创业奖金激励计划。这是阿里巴巴集团公告要约收购菜鸟员工股权之后,菜鸟员工收到的又一项激励计划。

根据万霖全员邮件中公布的计划,菜鸟正式员工除了在2025年4月获得正常的年终奖外,在2025年8月还将额外获得一笔同等金额的奖金。

对于这次菜鸟撤回上市申请,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在3月27日临时召开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主要有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是出于战略考量,另一方面与菜鸟IPO程序所处的阶段有关。

从战略角度看,阿里的首要目标是要在电商领域获胜,为此需要恢复市场份额,推动业务增长。蔡崇信表示,菜鸟为阿里在国内和国际电商业务提供有独特价值的物流服务,必须实现菜鸟运营与集团电商业务之间的深度融合。

在3月26日的公告中,阿里也提到,菜鸟未来将作为阿里核心业务的组成部分和电商的重要基础设施,这样更利于加强与阿里电商业务的协同发展。同时,阿里将继续加大对物流领域的战略级投入,支持菜鸟全球扩张。

对于另一个原因,主要当前资本市场不景气,对菜鸟的估值不及预期。

香港资本市场的表现难言乐观,2023年更是有些惨淡。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29日,港股市场新上市企业为70家,所有公司首发募资总额仅为462.94亿港元,而2022年全年首发募资总额为996.18亿港元。

两相对比,2023年大幅缩水57%,并创下近10年港股IPO募资金额新低。大市的疲软、流动性减弱和资金面的萎缩,进一步令其IPO市场陷入规模数量双减的局面。

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此前也对外表示,“目前市场表现欠佳,仍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不过,资本市场疲软只是阿里撤回菜鸟上市申请的外部原因之一,更本质的原因,还是阿里这场以回归为主线的战略变革。

过去两年,阿里遭遇多重压力,不仅要面对拼多多这个快速崛起的对手,还面临着短视频平台直播电商带来的冲击,阿里旗下淘宝天猫原有的优势也正在弱化。

为此,阿里2023年启动了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组织变革,之后进行人事调整,张勇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交给了蔡崇信,CEO岗位由吴泳铭接任,最核心电商业务淘天集团的CEO也在年底被替换。

马云认为淘天集团局势严峻,而解决方向是,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

吴泳铭在担任阿里集团CEO之后,更是直接将阿里庞大的业务体系一分为二,部分业务被定义为核心业务,其余业务为非核心业务,对核心业务保持高强度的资源和研发投入,而对非核心业务则通过尽快盈利或其他多种资本化方式实现价值。

阿里的新零售业务由于盈利欠佳,显然被划到非核心业务范畴,这也正是今年3月18日阿里宣布换掉盒马CEO侯毅的深层原因。

这不是简单的人事变动,因为自盒马2015年诞生以来,侯毅就一直担任CEO,是带领盒马开疆拓土的创始人,也是盒马的灵魂人物,突然换帅必然体现了阿里更高层面的战略考量。

加上高鑫零售3月26日宣布,由阿里派出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林小海正式离职,调回阿里另有任用,这仅外界猜测,阿里终究会舍弃亏损累累的新零售业务。

前不久,有关抖音将从阿里手中收购饿了么业务的消息也不断传出,尽管双方企业都否认了这一传闻,但从阿里的角度看,出售饿了么不是没有可能。

就在3月1日,阿里宣布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将卸任管理职务,由此可见,阿里的本地生活业务也充满变数。

与新零售业务和本地生活业务被阿里划到非核心业务范畴不同,菜鸟则是从此前的向外求发展,变为向内求协同,即要更好地与阿里核心电商业务协同发展。

在不少业界人士看来,这一战略调整的主线,仍是为了更好地聚焦电商主业。

02 聚焦“大淘天”

表面看,阿里这次调整菜鸟的发展方向,像是一次突如其来战略变动,实际上是回归菜鸟最初的属性。因为阿里当初成立菜鸟,原本就是为了服务于淘宝电商。

阿里是菜鸟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股东,为了与阿里生态建立战略协同关系,菜鸟持续推出创新性解决方案,不仅为淘宝、天猫量身定制服务,在速卖通、Lazada等阿里体系下的众多电商平台的订单也持续增长,也为阿里生态体系外的平台和商家服务。

阿里也是菜鸟最大的客户,招股书显示,菜鸟过去三个财年来自阿里的收入占比基本稳定在三成左右,有70%来自于外部客户。

随着近年来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菜鸟海外业务也增长很快,2023财年,菜鸟向超过1.3亿名跨境消费者派送超过15亿件跨境电商包裹,服务超过10万个商家及品牌,菜鸟营收778亿元,近三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

正是因为菜鸟发展势头好,有“先飞”的基础,因此在阿里2023年实施“1+6+N”变革后,菜鸟成为最先启动上市的业务集团。

据招股书,菜鸟收入分为国际物流、国内物流和科技及其他服务三大板块。在2021-2023财年,菜鸟国际物流业务的收入占总收入的55.1%、52.3% 和47.4%,这一比重持续高于国内物流业务,可见跨境物流依然是菜鸟强劲的增长动力。

这意味着,菜鸟回归后,重心之一就是助力阿里国际电商业务的发展。

蔡崇信也表示,从短期来看,菜鸟将与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进行更紧密的合作,特别是在跨境业务方面,他相信两者能实现齐头并进。

聚焦核心业务,收缩非核心业务,阿里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回归电商这个核心业务,尤其是吴泳铭接任阿里集团CEO之后,变革进展更快,目的也更加明确。

说到底,阿里就是要集中一切资源,火力全开,打造大淘天板块。

或许正是基于同样的理念,3月26日,就在阿里宣布撤回菜鸟上市消息的同一天,1688官宣全面入淘。

就在一个月前,部分淘特商家已收到通知,正在陆续进行迁移测试,以优化更多细节问题,淘特平台上的商家和商品即将迁回淘宝。

早在2023年11月,阿里发布2024财年第二季度业绩公告后的电话会议上,吴泳铭就表示,淘宝将执行一个APP内多层次市场策略和价格力策略。

吴泳铭认为,淘宝作为一个超级APP,有能力容纳从品牌到白牌的多个商品分层以及多重价值主张,通过AI技术和运营模式的迭代,将淘宝打造为一个包容多元化市场的消费APP,并将价格力作为贯穿各层次商品的核心策略。

吴泳铭当时还公布了第一批战略级创新业务,包括1688、闲鱼、钉钉、夸克。

为了做好大淘天,阿里也注重阿里云和AI对电商业务的支持与结合。在今年2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同,吴永铭表示,阿里云和淘天集团的协同方面有很大潜力,尤其在AI方面。

据其介绍,阿里云致力于开发大模型通义千问,在此基础上,阿里做了一些测试,发现在搜索、广告等一些业务上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无论是搜索的成交转化率,还是广告的匹配变现效率。

晚点LatePost等媒体此前报道,淘天早前有大约20个团队在做AI相关业务,之后被整合为四支队伍,分别负责阿里妈妈、C端消费者、B端商家,以及行业特色应用。

有淘天员工透露,虽然领导层尚未将其列入考核指标,但现在所有的产品和技术人员都被要求思考自身业务与AI结合的可行性。有的团队打算快速做一些产品试水,或许就在下季度,下个月面市。

今年2月,淘天还成立了直播电商公司,要为有意入淘开播的明星、KOL等提供全托管运营服务。

在人才方面,淘天集团与国际数字商业集团之间实施员工自由流动,近期已开始试点员工转岗打通、工龄延续,淘天员工转岗至国际数字商业,不再需要先辞职再入职。

03 阿里能否回归阿里?

为了更好的回归与聚焦,阿里还缩减了很多投资业务。

今年以来,阿里曾在一个月内4次减持快狗打车;最近的3月20日,淘宝中国计划出售3300万份小鹏汽车美国存托股(ADS);3月22日,阿里又被证实将出售B站股份。

早在去年12月中,阿里就首次减持小鹏汽车。另据财报披露,阿里在2024财年的前9个月共完成了17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的退出。

此举一方面是为了进一步缩减阿里的非核心业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践行马云回归淘宝的讲话,向阿里的投资人和内部管理团队表明态度:阿里回归是认真的,大家要坚定信念。

去年11月,吴泳铭曾表示,未来阿里将秉持“更坚决地投入,更果断地取舍”的原则,将互联网平台业务、AI驱动的科技业务以及全球化的商业网络这三大核心优先级方向作为优先级发展方向。

对阿里来说,一些非核心资产可能存在投资回报慢、商业模式不明确、难以与核心业务发挥协同效应等问题,不仅不能为公司带来收益,长期来看还会分散了公司的精力和资源。

一边不断缩减非核心业务,一边是持续聚焦核心业务,一系列变革过后,阿里终究开始回归阿里。

但阿里能否顺利回归呢?目前来看,难度不小。

从电商市场和竞争格局看,由于近年低价的风暴席卷,阿里不仅遭遇到拼多多的低价冲击,还面临抖音、快手这些直播电商的竞争。

虽然淘天的电商业务仍是阿里最核心最有发展潜力的业务,但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业绩增速明显放缓。

今年2月发布的财报显示,去年Q4淘天集团1290.7亿元的营收占阿里当期收入一半左右,是第二名国际商业收入规模的4.5倍,但2%的收入同比增速位列集团最末,当期其599.3亿元的经调整EBITA是集团整体的1.3倍,不过同比增长也只有1%。

值得注意的是,新崛起的竞争对手抢走的不仅是消费端用户,还有C端中小商家资源。

对于拼多多直追阿里这一事实,与其说是拼多多跑得太快了,不如说是阿里变慢了。

其实,淘宝早年就是靠低价和便宜成长起来的,但后来急于进行品牌升级,也放弃了“五环外”这个潜力无限的下沉市场。

如果在消费升级的通道里,淘天向高端发展当然没错,可惜现在消费升级并未出现,更多人都追求性价比,便宜才是硬道理。

另外,无论在平台的数量方面,还是在优惠方式方面,阿里一直给人留下太过复杂的印象,但新对手的优惠简单直白,要么直接补贴,要么直接降价,不用凑单,不玩“满减”那些套路。但淘天还在玩原来那套复杂的营销手段,算法复杂,用户要享受到优惠,就要满足各种要求。

就在2023年拼多多市值超过阿里的前一晚,阿里员工在内网直言“简单买、简单退,少一点套路、多一点实惠”,是很多用户的心声,也是淘天近年策略失当的核心问题。

而且,淘天有个根深蒂固的传统,就是更看重商家。比如淘天早年就一直强调,“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平台不应该只关注商家如何卖出好货,而应该更侧重让消费者买到好货。

去年双十一,不少用户吐槽淘宝退货和退款比较麻烦。当然,去年下半年以来,淘天和京东都在试行“退款不退货”,但用户心智很难改变。

今年春节过后,淘天集团传出消息,阿里将成立直播电商公司,为有意入淘开播的明星、KOL、MCN机构提供“保姆式”全托管运营服务。

按淘宝方面的说法,这个项目不以盈利为目的,也不和其他MCN机构竞争,是为培养新手。

淘宝方面称,作为电商直播的开创者和主阵地,淘宝依托业内最丰富的货品池和最专业的电商运营团队,成为顶流机构和明星网红直播创业终点站。

但现在已是直播电商的下半场,淘宝现在进入并非最佳时机。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直播电商是兴趣电商,天生依赖内容,而淘宝内容基因不强,两大超级主播又垄断了平台的供应链和流量,中腰部主播无法生存,电商平台竞争日益激烈,重建生态困难不小。

阿里早年推出淘特,并大力扶持,目的就是进入下沉市场,并狙击竞争对手,但淘特最终没有完成阿里这一使命。

这一次打造大淘天,能否完成阿里回归的使命呢?

参考资料:

1、《菜鸟归巢,阿里添翼》,来源:《猎云精选》;

2、《AI+电商,淘天改造电商》,来源:《壹度Pro》;

3、《阿里铸剑:1688入淘、菜鸟撤回上市申请,淘宝火力全开“必赢之战”?》,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阿里巴巴

5.2k
  • 首个民航机场大模型应用上线
  • 飞猪:“五一”国内跟团游预订量倍增,出境游增长接近100%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变革一年后,阿里终究回归了阿里

打造大淘天,能否完成阿里回归的使命?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听筒Tech 饶言

编辑|才哥

阿里原本为自己的这场变革写好了剧本,但之后的故事情节并没有按剧本展开。

一年前的今天,即2023年3月28日,阿里启动了“最重要的一次组织变革”,时任阿里集团一把手的张勇将阿里拆分成“1+6+N”结构,即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菜鸟、国际数字商业、大文娱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

之后2023年5月,阿里宣布了一项全面的资产重组计划,其中包括菜鸟的独立上市。阿里当时认为,单独上市更能体现菜鸟作为阿里重要业务的价值。同年9月,菜鸟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然而,就在菜鸟上市只差临门一脚的时候,阿里突然改变了主意。

3月26日,阿里公告称,决定撤回菜鸟上市申请,并要约收购菜鸟少数股东的股权和员工已归属的股权,此次收购涉及金额达到37.5亿美元。

此前,“盒马”停下了上市的脚步,现在“菜鸟”又收起了飞向资本市场的翅膀。

今年3月以来,阿里本地生活板块和新零售业务也变动频繁。

先是3月1日,阿里宣布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将卸任管理职务;之后的3月18日,阿里宣布侯毅卸任盒马鲜生CEO一职;3月26日,高鑫零售宣布,由阿里派出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林小海正式离职,调回阿里另有任用。

同时,有关阿里将要出售盒马和实体零售业务的传闻不断,虽然阿里方面出面否认,但这次换帅,让外界猜测,阿里“处置”实体零售的可能性加大。

无论是本地生活板块和新零售业务的人事变动,还是菜鸟的方向调整,都指向同一个目标,那就是阿里的瘦身与回归。

这既是马云给阿里变革定下的基调,也是吴泳铭担任阿里集团CEO之后采取的战略,即阿里要回归最初,聚焦核心业务,收缩非核心业务。

而聚焦核心业务的做法,就是集中一切资源,打造大淘天板块,回归电商业务。

如果说2023年初提出的“1+6+N”架构是阿里变革的预设前奏,那么火力全开地铸造一个大淘天平台,则是阿里这场变革最终的主旋律。

基于这一逻辑,阿里不仅会收缩像盒马、大润发这样的新零售业务,也会调整本地生活业务,还会继续减少投资业务。

经历这一系列刮骨疗伤式的蜕变后,阿里终究回归了阿里。

01 收缩与回归

3月26日晚间,菜鸟集团CEO万霖发出了全员邮件并宣布,将向菜鸟员工推出二次创业奖金激励计划。这是阿里巴巴集团公告要约收购菜鸟员工股权之后,菜鸟员工收到的又一项激励计划。

根据万霖全员邮件中公布的计划,菜鸟正式员工除了在2025年4月获得正常的年终奖外,在2025年8月还将额外获得一笔同等金额的奖金。

对于这次菜鸟撤回上市申请,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在3月27日临时召开的电话会议上表示,主要有两方面考虑,一方面是出于战略考量,另一方面与菜鸟IPO程序所处的阶段有关。

从战略角度看,阿里的首要目标是要在电商领域获胜,为此需要恢复市场份额,推动业务增长。蔡崇信表示,菜鸟为阿里在国内和国际电商业务提供有独特价值的物流服务,必须实现菜鸟运营与集团电商业务之间的深度融合。

在3月26日的公告中,阿里也提到,菜鸟未来将作为阿里核心业务的组成部分和电商的重要基础设施,这样更利于加强与阿里电商业务的协同发展。同时,阿里将继续加大对物流领域的战略级投入,支持菜鸟全球扩张。

对于另一个原因,主要当前资本市场不景气,对菜鸟的估值不及预期。

香港资本市场的表现难言乐观,2023年更是有些惨淡。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29日,港股市场新上市企业为70家,所有公司首发募资总额仅为462.94亿港元,而2022年全年首发募资总额为996.18亿港元。

两相对比,2023年大幅缩水57%,并创下近10年港股IPO募资金额新低。大市的疲软、流动性减弱和资金面的萎缩,进一步令其IPO市场陷入规模数量双减的局面。

阿里董事会主席蔡崇信此前也对外表示,“目前市场表现欠佳,仍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不过,资本市场疲软只是阿里撤回菜鸟上市申请的外部原因之一,更本质的原因,还是阿里这场以回归为主线的战略变革。

过去两年,阿里遭遇多重压力,不仅要面对拼多多这个快速崛起的对手,还面临着短视频平台直播电商带来的冲击,阿里旗下淘宝天猫原有的优势也正在弱化。

为此,阿里2023年启动了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组织变革,之后进行人事调整,张勇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交给了蔡崇信,CEO岗位由吴泳铭接任,最核心电商业务淘天集团的CEO也在年底被替换。

马云认为淘天集团局势严峻,而解决方向是,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

吴泳铭在担任阿里集团CEO之后,更是直接将阿里庞大的业务体系一分为二,部分业务被定义为核心业务,其余业务为非核心业务,对核心业务保持高强度的资源和研发投入,而对非核心业务则通过尽快盈利或其他多种资本化方式实现价值。

阿里的新零售业务由于盈利欠佳,显然被划到非核心业务范畴,这也正是今年3月18日阿里宣布换掉盒马CEO侯毅的深层原因。

这不是简单的人事变动,因为自盒马2015年诞生以来,侯毅就一直担任CEO,是带领盒马开疆拓土的创始人,也是盒马的灵魂人物,突然换帅必然体现了阿里更高层面的战略考量。

加上高鑫零售3月26日宣布,由阿里派出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林小海正式离职,调回阿里另有任用,这仅外界猜测,阿里终究会舍弃亏损累累的新零售业务。

前不久,有关抖音将从阿里手中收购饿了么业务的消息也不断传出,尽管双方企业都否认了这一传闻,但从阿里的角度看,出售饿了么不是没有可能。

就在3月1日,阿里宣布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将卸任管理职务,由此可见,阿里的本地生活业务也充满变数。

与新零售业务和本地生活业务被阿里划到非核心业务范畴不同,菜鸟则是从此前的向外求发展,变为向内求协同,即要更好地与阿里核心电商业务协同发展。

在不少业界人士看来,这一战略调整的主线,仍是为了更好地聚焦电商主业。

02 聚焦“大淘天”

表面看,阿里这次调整菜鸟的发展方向,像是一次突如其来战略变动,实际上是回归菜鸟最初的属性。因为阿里当初成立菜鸟,原本就是为了服务于淘宝电商。

阿里是菜鸟最重要也是最大的股东,为了与阿里生态建立战略协同关系,菜鸟持续推出创新性解决方案,不仅为淘宝、天猫量身定制服务,在速卖通、Lazada等阿里体系下的众多电商平台的订单也持续增长,也为阿里生态体系外的平台和商家服务。

阿里也是菜鸟最大的客户,招股书显示,菜鸟过去三个财年来自阿里的收入占比基本稳定在三成左右,有70%来自于外部客户。

随着近年来跨境电商的快速发展,菜鸟海外业务也增长很快,2023财年,菜鸟向超过1.3亿名跨境消费者派送超过15亿件跨境电商包裹,服务超过10万个商家及品牌,菜鸟营收778亿元,近三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

正是因为菜鸟发展势头好,有“先飞”的基础,因此在阿里2023年实施“1+6+N”变革后,菜鸟成为最先启动上市的业务集团。

据招股书,菜鸟收入分为国际物流、国内物流和科技及其他服务三大板块。在2021-2023财年,菜鸟国际物流业务的收入占总收入的55.1%、52.3% 和47.4%,这一比重持续高于国内物流业务,可见跨境物流依然是菜鸟强劲的增长动力。

这意味着,菜鸟回归后,重心之一就是助力阿里国际电商业务的发展。

蔡崇信也表示,从短期来看,菜鸟将与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进行更紧密的合作,特别是在跨境业务方面,他相信两者能实现齐头并进。

聚焦核心业务,收缩非核心业务,阿里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为了回归电商这个核心业务,尤其是吴泳铭接任阿里集团CEO之后,变革进展更快,目的也更加明确。

说到底,阿里就是要集中一切资源,火力全开,打造大淘天板块。

或许正是基于同样的理念,3月26日,就在阿里宣布撤回菜鸟上市消息的同一天,1688官宣全面入淘。

就在一个月前,部分淘特商家已收到通知,正在陆续进行迁移测试,以优化更多细节问题,淘特平台上的商家和商品即将迁回淘宝。

早在2023年11月,阿里发布2024财年第二季度业绩公告后的电话会议上,吴泳铭就表示,淘宝将执行一个APP内多层次市场策略和价格力策略。

吴泳铭认为,淘宝作为一个超级APP,有能力容纳从品牌到白牌的多个商品分层以及多重价值主张,通过AI技术和运营模式的迭代,将淘宝打造为一个包容多元化市场的消费APP,并将价格力作为贯穿各层次商品的核心策略。

吴泳铭当时还公布了第一批战略级创新业务,包括1688、闲鱼、钉钉、夸克。

为了做好大淘天,阿里也注重阿里云和AI对电商业务的支持与结合。在今年2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同,吴永铭表示,阿里云和淘天集团的协同方面有很大潜力,尤其在AI方面。

据其介绍,阿里云致力于开发大模型通义千问,在此基础上,阿里做了一些测试,发现在搜索、广告等一些业务上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无论是搜索的成交转化率,还是广告的匹配变现效率。

晚点LatePost等媒体此前报道,淘天早前有大约20个团队在做AI相关业务,之后被整合为四支队伍,分别负责阿里妈妈、C端消费者、B端商家,以及行业特色应用。

有淘天员工透露,虽然领导层尚未将其列入考核指标,但现在所有的产品和技术人员都被要求思考自身业务与AI结合的可行性。有的团队打算快速做一些产品试水,或许就在下季度,下个月面市。

今年2月,淘天还成立了直播电商公司,要为有意入淘开播的明星、KOL等提供全托管运营服务。

在人才方面,淘天集团与国际数字商业集团之间实施员工自由流动,近期已开始试点员工转岗打通、工龄延续,淘天员工转岗至国际数字商业,不再需要先辞职再入职。

03 阿里能否回归阿里?

为了更好的回归与聚焦,阿里还缩减了很多投资业务。

今年以来,阿里曾在一个月内4次减持快狗打车;最近的3月20日,淘宝中国计划出售3300万份小鹏汽车美国存托股(ADS);3月22日,阿里又被证实将出售B站股份。

早在去年12月中,阿里就首次减持小鹏汽车。另据财报披露,阿里在2024财年的前9个月共完成了17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的退出。

此举一方面是为了进一步缩减阿里的非核心业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践行马云回归淘宝的讲话,向阿里的投资人和内部管理团队表明态度:阿里回归是认真的,大家要坚定信念。

去年11月,吴泳铭曾表示,未来阿里将秉持“更坚决地投入,更果断地取舍”的原则,将互联网平台业务、AI驱动的科技业务以及全球化的商业网络这三大核心优先级方向作为优先级发展方向。

对阿里来说,一些非核心资产可能存在投资回报慢、商业模式不明确、难以与核心业务发挥协同效应等问题,不仅不能为公司带来收益,长期来看还会分散了公司的精力和资源。

一边不断缩减非核心业务,一边是持续聚焦核心业务,一系列变革过后,阿里终究开始回归阿里。

但阿里能否顺利回归呢?目前来看,难度不小。

从电商市场和竞争格局看,由于近年低价的风暴席卷,阿里不仅遭遇到拼多多的低价冲击,还面临抖音、快手这些直播电商的竞争。

虽然淘天的电商业务仍是阿里最核心最有发展潜力的业务,但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业绩增速明显放缓。

今年2月发布的财报显示,去年Q4淘天集团1290.7亿元的营收占阿里当期收入一半左右,是第二名国际商业收入规模的4.5倍,但2%的收入同比增速位列集团最末,当期其599.3亿元的经调整EBITA是集团整体的1.3倍,不过同比增长也只有1%。

值得注意的是,新崛起的竞争对手抢走的不仅是消费端用户,还有C端中小商家资源。

对于拼多多直追阿里这一事实,与其说是拼多多跑得太快了,不如说是阿里变慢了。

其实,淘宝早年就是靠低价和便宜成长起来的,但后来急于进行品牌升级,也放弃了“五环外”这个潜力无限的下沉市场。

如果在消费升级的通道里,淘天向高端发展当然没错,可惜现在消费升级并未出现,更多人都追求性价比,便宜才是硬道理。

另外,无论在平台的数量方面,还是在优惠方式方面,阿里一直给人留下太过复杂的印象,但新对手的优惠简单直白,要么直接补贴,要么直接降价,不用凑单,不玩“满减”那些套路。但淘天还在玩原来那套复杂的营销手段,算法复杂,用户要享受到优惠,就要满足各种要求。

就在2023年拼多多市值超过阿里的前一晚,阿里员工在内网直言“简单买、简单退,少一点套路、多一点实惠”,是很多用户的心声,也是淘天近年策略失当的核心问题。

而且,淘天有个根深蒂固的传统,就是更看重商家。比如淘天早年就一直强调,“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但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平台不应该只关注商家如何卖出好货,而应该更侧重让消费者买到好货。

去年双十一,不少用户吐槽淘宝退货和退款比较麻烦。当然,去年下半年以来,淘天和京东都在试行“退款不退货”,但用户心智很难改变。

今年春节过后,淘天集团传出消息,阿里将成立直播电商公司,为有意入淘开播的明星、KOL、MCN机构提供“保姆式”全托管运营服务。

按淘宝方面的说法,这个项目不以盈利为目的,也不和其他MCN机构竞争,是为培养新手。

淘宝方面称,作为电商直播的开创者和主阵地,淘宝依托业内最丰富的货品池和最专业的电商运营团队,成为顶流机构和明星网红直播创业终点站。

但现在已是直播电商的下半场,淘宝现在进入并非最佳时机。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直播电商是兴趣电商,天生依赖内容,而淘宝内容基因不强,两大超级主播又垄断了平台的供应链和流量,中腰部主播无法生存,电商平台竞争日益激烈,重建生态困难不小。

阿里早年推出淘特,并大力扶持,目的就是进入下沉市场,并狙击竞争对手,但淘特最终没有完成阿里这一使命。

这一次打造大淘天,能否完成阿里回归的使命呢?

参考资料:

1、《菜鸟归巢,阿里添翼》,来源:《猎云精选》;

2、《AI+电商,淘天改造电商》,来源:《壹度Pro》;

3、《阿里铸剑:1688入淘、菜鸟撤回上市申请,淘宝火力全开“必赢之战”?》,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