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论】威创股份占用成悬疑剧,“隐形实控人”必须置于阳光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威创股份占用成悬疑剧,“隐形实控人”必须置于阳光下

当前京沪深上市公司有332家处于“无实控人”状态,其中又有多少是隐形实控人控制?

图/匡达

文/吴治邦

威创股份(002308.SZ)13.3 亿元资金被划走一事,仍在市场上发酵,公司同时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和独立董事督促函。需要指出的是,在此前,威创股份自身、威创股份上层股东陆克平、威创股份的拟收购方刘钧军均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从上述信息来看,威创股份的资金占用一事将操控公司的幕后人物刘钧、陆克平等人陆续引出。

根据威创股份此前披露的“关于公司对自身经营情况进行自查的公告”显示,2023年9月20日,公司控股股东台州市中数威科股权投资合伙 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蒙萨斯(台州)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与江西西岭能源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安排,未来十二个月内西岭能源将通过投资关系取得中数威科的控制权。拟收购方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于2023年9月28日至10月27日期间,通过共管银行帐户将公司13.3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于10月31日全额归还公司,但自11月1日起又分次分批划出公司,截至公告日资金尚未归还公司。

从上述信息来看,如果将威创股份的控股股东进行穿透,其上层控制者应为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而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掌舵者应为陆克平家族,但是威创股份却长期披露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公司董事任职信息也显示,来自江苏阳光集团的陆宇担任着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在威创股份资金划走一事上,正是因江苏阳光集团与刘钧达成了控制权转让,因此能够操作13.3亿元的划拨。13.3亿元是一笔巨大的资金,如果陆克平家族不是真正控制威创股份,显然不可能轻易做到?那么,威创股份为何长期披露为“无实控人”状态,公司到底在掩盖什么?又是否涉嫌信披违规?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阳光集团的陆克平已是蒙面实控人的“惯犯”。2014年起,陆克平通过蒙面举牌等手段,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且其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期间实际控制四环生物,但四环生物在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中均披露“无实际控制人”。

按威创股份披露,拟收购方刘均也早已将手伸向了上市公司,拟收购方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于2023 年 9月28 日至10 月 27 日期间,通过共管银行帐户将公司 13.3 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那么,此时威创股份又是否已为刘钧所掌控?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威创股份披露“无实控人状态”不是个例,当前沪深京市场有332家公司披露为无实控人状态,这当中又有多少企业存在着隐形实控人?这些隐形实控人一方面享受着资本市场的利益,另一方面却可以躲避监管。

以长期被聚焦的温州创业板第一股金龙机电(300032.SZ)为例,自从原实控人金绍平退出上市公司后,公司长期披露为“无实控人”状态,但多个信息均指向台州富豪万忠波。早在2016年第三季度,万忠波就买入金龙机电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并在随后的三个季度不断增持。此后,与万忠波存在联系的许育金莫家栋代东云、孙捷宇先后进入金龙机电前十大流通股东,当前金龙机电第一大股东的河北宁瑞沃格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被只与万忠波存在着众多联系。值得一提的是,金龙机电当前的董事长曾是万忠波温岭老家某地派出所所长,与金龙机电的产业毫无关联,如此诡异的安排让人浮想联翩。

万忠波染指的另一上市公司是北京文化(000802.SZ)。2019年10月,北京文化在资金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以自有资金购买北京南都国际经贸有限公司、北京汉邦国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8.4亿元。而北京文化拿地后数年未开发,并因此减值事项拖累了业绩和现金流。

上述案例来看,隐形实控人一方面可以借着隐形的身份规避关联方身份,得以操控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另一方面可以便于二级市场进出,绕过实控人在二级市场减持套现约束来获取超额收益。

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监管部门也已经有能力借助大数据、实时监控来判断关联性。因此,个人认为,不能放任“隐形实控人”长期施虐资本市场,必须将其置于阳光下进行监管,防止“蒙面实控人”站在幕后祸乱上市公司。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威创股份

  • 威创股份:若在停牌两个月内仍未披露2023年财报,股票交易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 年报“掉队”,七家上市公司遭立案,业绩看上去不错的普利制药能否经得住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评论】威创股份占用成悬疑剧,“隐形实控人”必须置于阳光下

当前京沪深上市公司有332家处于“无实控人”状态,其中又有多少是隐形实控人控制?

图/匡达

文/吴治邦

威创股份(002308.SZ)13.3 亿元资金被划走一事,仍在市场上发酵,公司同时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和独立董事督促函。需要指出的是,在此前,威创股份自身、威创股份上层股东陆克平、威创股份的拟收购方刘钧军均遭证监会立案调查。从上述信息来看,威创股份的资金占用一事将操控公司的幕后人物刘钧、陆克平等人陆续引出。

根据威创股份此前披露的“关于公司对自身经营情况进行自查的公告”显示,2023年9月20日,公司控股股东台州市中数威科股权投资合伙 企业(有限合伙的有限合伙人蒙萨斯(台州)投资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与江西西岭能源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作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安排,未来十二个月内西岭能源将通过投资关系取得中数威科的控制权。拟收购方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于2023年9月28日至10月27日期间,通过共管银行帐户将公司13.3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于10月31日全额归还公司,但自11月1日起又分次分批划出公司,截至公告日资金尚未归还公司。

从上述信息来看,如果将威创股份的控股股东进行穿透,其上层控制者应为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而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掌舵者应为陆克平家族,但是威创股份却长期披露为“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公司董事任职信息也显示,来自江苏阳光集团的陆宇担任着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在威创股份资金划走一事上,正是因江苏阳光集团与刘钧达成了控制权转让,因此能够操作13.3亿元的划拨。13.3亿元是一笔巨大的资金,如果陆克平家族不是真正控制威创股份,显然不可能轻易做到?那么,威创股份为何长期披露为“无实控人”状态,公司到底在掩盖什么?又是否涉嫌信披违规?

值得一提的是,江苏阳光集团的陆克平已是蒙面实控人的“惯犯”。2014年起,陆克平通过蒙面举牌等手段,不晚于2014年5月23日成为四环生物实际控制人,且其在2014年5月23日至2018年4月11日期间实际控制四环生物,但四环生物在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中均披露“无实际控制人”。

按威创股份披露,拟收购方刘均也早已将手伸向了上市公司,拟收购方西岭能源实际控制人刘钧于2023 年 9月28 日至10 月 27 日期间,通过共管银行帐户将公司 13.3 亿元资金划拨到其控制的银行账户。那么,此时威创股份又是否已为刘钧所掌控?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威创股份披露“无实控人状态”不是个例,当前沪深京市场有332家公司披露为无实控人状态,这当中又有多少企业存在着隐形实控人?这些隐形实控人一方面享受着资本市场的利益,另一方面却可以躲避监管。

以长期被聚焦的温州创业板第一股金龙机电(300032.SZ)为例,自从原实控人金绍平退出上市公司后,公司长期披露为“无实控人”状态,但多个信息均指向台州富豪万忠波。早在2016年第三季度,万忠波就买入金龙机电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行列,并在随后的三个季度不断增持。此后,与万忠波存在联系的许育金莫家栋代东云、孙捷宇先后进入金龙机电前十大流通股东,当前金龙机电第一大股东的河北宁瑞沃格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被只与万忠波存在着众多联系。值得一提的是,金龙机电当前的董事长曾是万忠波温岭老家某地派出所所长,与金龙机电的产业毫无关联,如此诡异的安排让人浮想联翩。

万忠波染指的另一上市公司是北京文化(000802.SZ)。2019年10月,北京文化在资金并不宽裕的情况下,以自有资金购买北京南都国际经贸有限公司、北京汉邦国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北京东方山水度假村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对价为8.4亿元。而北京文化拿地后数年未开发,并因此减值事项拖累了业绩和现金流。

上述案例来看,隐形实控人一方面可以借着隐形的身份规避关联方身份,得以操控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另一方面可以便于二级市场进出,绕过实控人在二级市场减持套现约束来获取超额收益。

在当前的技术条件下,监管部门也已经有能力借助大数据、实时监控来判断关联性。因此,个人认为,不能放任“隐形实控人”长期施虐资本市场,必须将其置于阳光下进行监管,防止“蒙面实控人”站在幕后祸乱上市公司。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