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达安基因去年营利大跌超九成,高管降薪八成且裁员千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达安基因去年营利大跌超九成,高管降薪八成且裁员千人

2023年是达安基因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结束后的首个完整财报年,可以看出,其业绩被“打回原型”。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李科文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3月30日,达安基因公告2023年年报。年报显示,2023年,达安基因实现营业收入11.8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0.20%;利润总额1.1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8.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8.07%。

达安基因是一家以分子诊断技术为主导的,集临床检验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生物医药企业,业务范围涵盖分子诊断、免疫诊断、生化诊断、POCT等诊断技术领域。

新冠疫情三年给达安基因带来了泼天富贵。达安基因上市至今二十年,年累计实现年收入307.13亿元,净利润126.74亿元,其中新冠疫情三年的合计盈利高达114.79亿元,占比90.57%。

2023年是达安基因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结束后的首个完整财报年,可以看出,其业绩被“打回原型”。为此,达安基因进行了超千人的裁员,但其销售费用率与管理费用率反而不降反升。

此外,2023年是达安基因新控股股东与管理层正式掌控公司的首个完整财报年。在新冠疫情业绩“高光”之后,达安基因曾迅速陷入新实控方与旧管理层间的纠纷漩涡——广州国资委旗下广州金控正式接手,原董事长和总经理双双离任。

达安基因总市值114.5亿元。需要注意的是,达安基因的净利润已跌回疫情前水平,且几乎无望再回高峰,而其市值和股价却是当年的近3.5倍。

6.51亿应收账变坏账

2020年至2022年,达安基因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5.06亿、22.79亿和40.84亿,同比增长110.82%、51.35%和79.19%。

该增幅远超过其同期营收。2020年至2022年,达安基因的营收分别为53.41亿、76.64亿和120.46亿,同比增长386.35%、43.49%和57.17%。

而在2019年末,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才只有7.14亿元。

如今常态化核酸检测已过去。无法继续的新冠检测业务,让达安基因的应收账款风险彻底暴露。

据年报,2023年,达安基因的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0.63亿,占总资产27.55%,同比下降49.50%。

这除了有达安基因加大收款力度的影响外,更大的原因是其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6.51亿。其中,单项计提坏账准备9695万元,组合计提坏账准备5.54亿元。

界面新闻曾报道,以达安基因为开始的核酸检测企业开始打官司讨债了。2023年上半年,达安基因已经与4家第三方医学检验室对簿公堂。如今,被讨债的名单还在增加。例如,其中一被告方南昌业力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被执行153.31万元。不过,这些被执行款对于填补20多亿的应收账款仍是杯水车薪。

未来恐怕达安基因只会逐步将应收账款逐步计提减值以降低风险。这意味着,达安基因未能将其在新冠疫情的营收真正转化为自由现金进行分红来回报中小投资者。

大幅降薪裁员

2020年7月,在校企划转的浪潮下,广州国资委旗下广州金控成为了达安基因的新实际控制方。

天眼查显示,广州金控直接对达安基因持股5%,再通过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对达安基因持股10%,再通过广州广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对达安基因持股16.63%。

达安基因新控股方与旧管理层的矛盾爆发于2022年5月27日举行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

此次,达安基因旧管理层包括原总经理周新宇、原董事会秘书张斌和原党支部书记黄珞等三人落选非独立董事。另外3名由广州金控提名的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薛哲强、韦典含和龙潜等三人则全部当选。

薛哲强为达安基因现任董事长,韦典含为达安基因现任副董事长,龙潜则为达安基因现任董事。

一个月后,周新宇提出离职,此外,董事长何蕴韶也在2022年任期满离任。

而张斌和黄珞则选择继续在达安基因任职。张斌依旧为达安基因董秘,黄珞则从副总经理升职为总经理。

广州金控接手了从新冠疫情红利山顶跌落的达安基因。其采取的核心管理措施便是降薪、裁员与调低分红比例。

在此之前,达安基因的高管享有着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

2022年,黄珞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596.72万元;张斌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533.74万元;蒋析文从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533.75万元。

不过,到了2023年,他们仍拿着过百万的年薪。2023年,黄珞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126.68万元;张斌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112.61万元;蒋析文从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112.61万元,均有大幅下滑。

广州金控也对达安基因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2022年,达安基因共有3580名员工。其中,生产人员681名、销售人员758名、技术人员1888名、财务人员55名、行政人员198名。

2023年,达安基因员工缩减至1968名。其中,生产人员201名、销售人员484名、技术人员1089名、财务人员44名、行政人员150名。

此外,达安基因的分红也降低至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15元。就在2022年,达安基因还大手笔分红,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7.5元(含税),合计派发股利 24.56亿元。

实际上,以上三个降本增效的手段并没有根本性改变达安基因。2023年,达安基因的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反而增高,分别为14.636%和11.713%,同比增长87.66%和326.5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达安基因

2.8k
  • 达安基因(002030.SZ):2023年全年实现净利润1.05亿元,同比下降98.07%
  • 达安基因:旗下公司收参股公司安誉生物现金分红款615.15万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达安基因去年营利大跌超九成,高管降薪八成且裁员千人

2023年是达安基因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结束后的首个完整财报年,可以看出,其业绩被“打回原型”。

图片来源:界面图库

界面新闻记者 | 李科文

界面新闻编辑 | 谢欣

3月30日,达安基因公告2023年年报。年报显示,2023年,达安基因实现营业收入11.8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0.20%;利润总额1.1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8.2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4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8.07%。

达安基因是一家以分子诊断技术为主导的,集临床检验试剂和仪器的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生物医药企业,业务范围涵盖分子诊断、免疫诊断、生化诊断、POCT等诊断技术领域。

新冠疫情三年给达安基因带来了泼天富贵。达安基因上市至今二十年,年累计实现年收入307.13亿元,净利润126.74亿元,其中新冠疫情三年的合计盈利高达114.79亿元,占比90.57%。

2023年是达安基因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结束后的首个完整财报年,可以看出,其业绩被“打回原型”。为此,达安基因进行了超千人的裁员,但其销售费用率与管理费用率反而不降反升。

此外,2023年是达安基因新控股股东与管理层正式掌控公司的首个完整财报年。在新冠疫情业绩“高光”之后,达安基因曾迅速陷入新实控方与旧管理层间的纠纷漩涡——广州国资委旗下广州金控正式接手,原董事长和总经理双双离任。

达安基因总市值114.5亿元。需要注意的是,达安基因的净利润已跌回疫情前水平,且几乎无望再回高峰,而其市值和股价却是当年的近3.5倍。

6.51亿应收账变坏账

2020年至2022年,达安基因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5.06亿、22.79亿和40.84亿,同比增长110.82%、51.35%和79.19%。

该增幅远超过其同期营收。2020年至2022年,达安基因的营收分别为53.41亿、76.64亿和120.46亿,同比增长386.35%、43.49%和57.17%。

而在2019年末,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才只有7.14亿元。

如今常态化核酸检测已过去。无法继续的新冠检测业务,让达安基因的应收账款风险彻底暴露。

据年报,2023年,达安基因的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20.63亿,占总资产27.55%,同比下降49.50%。

这除了有达安基因加大收款力度的影响外,更大的原因是其计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6.51亿。其中,单项计提坏账准备9695万元,组合计提坏账准备5.54亿元。

界面新闻曾报道,以达安基因为开始的核酸检测企业开始打官司讨债了。2023年上半年,达安基因已经与4家第三方医学检验室对簿公堂。如今,被讨债的名单还在增加。例如,其中一被告方南昌业力医学检验实验室有限公司被执行153.31万元。不过,这些被执行款对于填补20多亿的应收账款仍是杯水车薪。

未来恐怕达安基因只会逐步将应收账款逐步计提减值以降低风险。这意味着,达安基因未能将其在新冠疫情的营收真正转化为自由现金进行分红来回报中小投资者。

大幅降薪裁员

2020年7月,在校企划转的浪潮下,广州国资委旗下广州金控成为了达安基因的新实际控制方。

天眼查显示,广州金控直接对达安基因持股5%,再通过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对达安基因持股10%,再通过广州广永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对达安基因持股16.63%。

达安基因新控股方与旧管理层的矛盾爆发于2022年5月27日举行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

此次,达安基因旧管理层包括原总经理周新宇、原董事会秘书张斌和原党支部书记黄珞等三人落选非独立董事。另外3名由广州金控提名的非独立董事候选人薛哲强、韦典含和龙潜等三人则全部当选。

薛哲强为达安基因现任董事长,韦典含为达安基因现任副董事长,龙潜则为达安基因现任董事。

一个月后,周新宇提出离职,此外,董事长何蕴韶也在2022年任期满离任。

而张斌和黄珞则选择继续在达安基因任职。张斌依旧为达安基因董秘,黄珞则从副总经理升职为总经理。

广州金控接手了从新冠疫情红利山顶跌落的达安基因。其采取的核心管理措施便是降薪、裁员与调低分红比例。

在此之前,达安基因的高管享有着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

2022年,黄珞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596.72万元;张斌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533.74万元;蒋析文从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533.75万元。

不过,到了2023年,他们仍拿着过百万的年薪。2023年,黄珞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126.68万元;张斌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112.61万元;蒋析文从从达安基因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高达112.61万元,均有大幅下滑。

广州金控也对达安基因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2022年,达安基因共有3580名员工。其中,生产人员681名、销售人员758名、技术人员1888名、财务人员55名、行政人员198名。

2023年,达安基因员工缩减至1968名。其中,生产人员201名、销售人员484名、技术人员1089名、财务人员44名、行政人员150名。

此外,达安基因的分红也降低至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15元。就在2022年,达安基因还大手笔分红,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7.5元(含税),合计派发股利 24.56亿元。

实际上,以上三个降本增效的手段并没有根本性改变达安基因。2023年,达安基因的销售费用率和管理费用率反而增高,分别为14.636%和11.713%,同比增长87.66%和326.5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