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带货四年后,罗永浩将携新品重回科技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带货四年后,罗永浩将携新品重回科技圈

对于罗永浩而言,这一次的创业,是续写在直播电商领域的成功,还是会重蹈之前锤子科技失利的覆辙呢?

文丨螺旋实验室 牧歌

编辑丨坚果

在直播间里卖货整整四年之后,罗永浩即将携新产品重回科技圈。

近期在交个朋友的四周年专场直播中,罗永浩向外界透露,自己即将在今年9月份推出科技产品,并呼吁粉丝准备好199美元和299美元两个预算。

罗永浩同时还表示,新产品将有“颠覆性、破坏式的创新”,是“高科技产品,智能化设备”。

在通过直播带货还清了6亿债务之后,罗永浩曾一度宣布“退网”并开始再一次创业。公开资料显示,罗永浩于2022年6月成立了新公司细红线科技(Thin Red Line),该公司主要专注于AR领域,目标是打造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个人计算设备平台。

细红线科技曾于2022年11月获得约5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亿美元。该轮融资由美团龙珠领投,蓝驰创投、联想创投、经纬创投、大疆创新、ATMCapital等投资机构以及黎万强、吴泳铭等科技界知名人士跟投。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中,已经“退网”的罗永浩虽然还时不时会登上热搜,但是其旗下的细红线科技却鲜有消息传出,为数不多的新闻报道还是围绕着公司裁员及项目推进受阻等负面传闻。

如今突然宣布会带来科技新品发布,对于罗永浩而言,这一次的创业,是续写在直播电商领域的成功,还是会重蹈之前锤子科技失利的覆辙呢?

1、新品为何急着发布?

在两年前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时,罗永浩曾透露,自己的硬件团队会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仅限内部开发使用,直到商业化条件和整体环境大致成熟再开售。

罗永浩认为,AR 巨大的软硬件工程量硬梆梆地摆在那里,至少也要几百到上千人的规模开发三五年以上,才能做出一个消费级别的东西。所以作为一个综合资源比上严重不足、比下严重有余的团队,五年左右的时间窗口和几千个人的年工程量,是比较合适的。

但如今仅仅过了两年,罗永浩为何就要急着向外界展示自己的新产品?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中,由于罗永浩已经极少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外界对于其公司的了解程度也并不多。而随着ChatGPT横空出世,人工智能又重新成为了科技界的新宠,这也让昔日备受关注的AR领域成了明日黄花。

从这个角度来说,罗永浩在这个时候选择推出自己的新产品,可能并不仅仅是内部条件成熟的缘故,而是如果发布再往后拖的话,AR这阵风可能就要彻底过去了。

当年做锤子手机时,罗永浩就曾吃过类似的亏,由于入场时间较晚,导致后来处处都很被动。

但即便如此,锤子手机当时的工业设计和产品理念,至今仍然被不少业内人士认可。这或许也是罗永浩宣布再次回归科技圈创业时,能够获得众多知名投资机构信赖的原因。

不过在1月,曾有媒体报道称,细红线AR业务软硬件研发已经放缓、AR相关业务裁员,或将转向大模型行业。但此消息遭到了细红线内部人士的否认。

今年2月,罗永浩在网络上谈到了自己对于当下XR产业一些看法,并表示自己仍然“继续看好AR”。

而从一些外部动作来看,罗永浩应该并不会放弃硬件产品这条道路。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罗永浩旗下的“北京细红线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刚刚发生过工商变更。新增了多个经营范围,包括移动终端设备的制造和销售、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和销售、物联网设备制造和销售、日用百货销售、日用品销售等。

从此举来看,细红线应该是已经在为日后智能硬件的销售铺路了。

2、头显还是眼镜?

正如罗永浩自己所说,过去几年里,科技圈里的VR和AR之争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尤其在苹果推出Vision Pro之后,大众对于此类产品的消费热情又被拔高了一个档次,

不过在罗永浩看来,Vision Pro等智能头显类产品,因为没有办法实现全日佩戴,所以多半会成为用起来很累很麻烦但是性能很强大的重型娱乐设备。

而罗永浩个人较为倾向于的产品路线则是可以用来全日佩戴的AR眼镜。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国内的AR眼镜市场正在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不仅各厂商陆续发布新产品,更有多家AR眼镜厂商宣布完成过亿元的融资。

根据IDC的预测,2024年中国AR出货还将持续高速增长,增速将超过100%。

值得注意的是,罗永浩透露的自己的新产品定价将是199美元和299美元,约合人民币在1440元和2160元左右,这个价位也是目前国产AR眼镜的主流定价区间。在京东平台上,销量最好的两款AR眼镜分别为2999元起的XREAL Air 2 Pro和2298元起的雷鸟Air 2。

此外,传统手机厂商也在陆续推出AR眼镜产品,去年12月,魅族发布了2499元起的MYVU AR眼镜,而在今年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 2024)上,OPPO也推出了智能眼镜的概念产品OPPO Air Glass 3。

而和AR眼镜形成对比的是,最近一两年国内厂商推出XR头显产品,虽然也同样出自大厂,并且也投入了较大的推广资源,但市场反响却并不热烈。

被字节跳动以高价收购的VR 头显公司PICO,曾一度占有国内VR市场41%的份额,在PICO 4发售时更是定下了出货百万台的激进目标。但根据媒体爆料,PICO 4的销量最终远未达到预期,2023 年后更是将目标出货量下调到了50万台左右。

爱奇艺旗下的奇遇VR项目处境还要更加糟糕,不仅团队停摆、全员欠薪,甚至于很多用户活动打卡的激励奖金最终都没能兑付。

从这个角度来看,罗永浩确实应该庆幸自己没有选择押注VR头显,但是AR眼镜这条赛道也同样要面临激励的竞争压力。

被称作“AR四小龙”的雷鸟创新、Nreal、Rokid和INMO,目前已经拿下了超过80%的整体市场份额,罗永浩如果想要在业内站住脚,恐怕还得想办法开拓出更多的增量市场。

3、再次创业胜算几何

相比较当年创立锤子科技,罗永浩最大的优势除了有了更多的失败经验之外,更为依仗的可能还是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影响力。

在最近两年时间中,罗永浩虽然停止了在社交媒体的日常更新,但是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带货业务,虽然频率有所降低,但每个月都还是会抽出时间出现在直播间中。

在刚刚结束的交个朋友四周年直播活动中,总GMV突破5.6亿元,总成交件数破153万,总场观破9384万,总涨粉数破81.6万。

在带货数据仍然保持业界优异水平的同时,交个朋友在近年来还将触角伸向了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并都已经完成了原始的粉丝积累。

等到9月份老罗掏出自己的智能设备新品,交个朋友的电商矩阵无疑会成为最有效且低成本的销售渠道。

此外,老罗的杀手锏还有自己近两年来一直刻意隐藏的网红身份,在各品牌创始人都纷纷亲自下场做IP的同时,已经在互联网上红了快20年的老罗,显然要比他们更有优势,到时候新品发布再结合一波老罗回归社媒的噱头,妥妥的又将是一波刷屏式的传播。

而对于VR设备这样创新型的消费产品来说,最大的成交瓶颈还是在于能否成功教育用户,罗永浩经过这四年直播带货的历练,如果能够成功讲述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品牌故事,那么把货卖出去也就不会是什么难事。

不过从行业整体来看,罗永浩要赶着在9月份发布新品,可能还得提防一下来自苹果的降维打击。

苹果的Vision Pro本来计划会在2025年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开售,但库克近期在来华参加活动时透露,Vision Pro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就进入中国市场。

另有消息称,腾讯已同意为Vision Pro提供微信、QQ、视频应用、游戏的适配,确保这款头显在中国上市时能无缝接入国内用户的日常数字生活。

如果罗永浩的新品发布撞上了Vision Pro在中国开售,那么无疑又会陷入当年做锤子手机时的困境,无论怎么创新,最终都会被大厂收割。

因此对于罗永浩来说,尽快为新品发布造势,恐怕是已经要开始考虑的问题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罗永浩

  • 罗永浩直播四周年之际,带货百果园招牌果“花凰金凤梨”
  • 230万人围观罗永浩直播卖云,阿里云走向大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带货四年后,罗永浩将携新品重回科技圈

对于罗永浩而言,这一次的创业,是续写在直播电商领域的成功,还是会重蹈之前锤子科技失利的覆辙呢?

文丨螺旋实验室 牧歌

编辑丨坚果

在直播间里卖货整整四年之后,罗永浩即将携新产品重回科技圈。

近期在交个朋友的四周年专场直播中,罗永浩向外界透露,自己即将在今年9月份推出科技产品,并呼吁粉丝准备好199美元和299美元两个预算。

罗永浩同时还表示,新产品将有“颠覆性、破坏式的创新”,是“高科技产品,智能化设备”。

在通过直播带货还清了6亿债务之后,罗永浩曾一度宣布“退网”并开始再一次创业。公开资料显示,罗永浩于2022年6月成立了新公司细红线科技(Thin Red Line),该公司主要专注于AR领域,目标是打造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个人计算设备平台。

细红线科技曾于2022年11月获得约5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亿美元。该轮融资由美团龙珠领投,蓝驰创投、联想创投、经纬创投、大疆创新、ATMCapital等投资机构以及黎万强、吴泳铭等科技界知名人士跟投。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中,已经“退网”的罗永浩虽然还时不时会登上热搜,但是其旗下的细红线科技却鲜有消息传出,为数不多的新闻报道还是围绕着公司裁员及项目推进受阻等负面传闻。

如今突然宣布会带来科技新品发布,对于罗永浩而言,这一次的创业,是续写在直播电商领域的成功,还是会重蹈之前锤子科技失利的覆辙呢?

1、新品为何急着发布?

在两年前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时,罗永浩曾透露,自己的硬件团队会每年研发一款工程机,原则上仅限内部开发使用,直到商业化条件和整体环境大致成熟再开售。

罗永浩认为,AR 巨大的软硬件工程量硬梆梆地摆在那里,至少也要几百到上千人的规模开发三五年以上,才能做出一个消费级别的东西。所以作为一个综合资源比上严重不足、比下严重有余的团队,五年左右的时间窗口和几千个人的年工程量,是比较合适的。

但如今仅仅过了两年,罗永浩为何就要急着向外界展示自己的新产品?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中,由于罗永浩已经极少在社交媒体上发声,外界对于其公司的了解程度也并不多。而随着ChatGPT横空出世,人工智能又重新成为了科技界的新宠,这也让昔日备受关注的AR领域成了明日黄花。

从这个角度来说,罗永浩在这个时候选择推出自己的新产品,可能并不仅仅是内部条件成熟的缘故,而是如果发布再往后拖的话,AR这阵风可能就要彻底过去了。

当年做锤子手机时,罗永浩就曾吃过类似的亏,由于入场时间较晚,导致后来处处都很被动。

但即便如此,锤子手机当时的工业设计和产品理念,至今仍然被不少业内人士认可。这或许也是罗永浩宣布再次回归科技圈创业时,能够获得众多知名投资机构信赖的原因。

不过在1月,曾有媒体报道称,细红线AR业务软硬件研发已经放缓、AR相关业务裁员,或将转向大模型行业。但此消息遭到了细红线内部人士的否认。

今年2月,罗永浩在网络上谈到了自己对于当下XR产业一些看法,并表示自己仍然“继续看好AR”。

而从一些外部动作来看,罗永浩应该并不会放弃硬件产品这条道路。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罗永浩旗下的“北京细红线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刚刚发生过工商变更。新增了多个经营范围,包括移动终端设备的制造和销售、移动通信设备制造和销售、物联网设备制造和销售、日用百货销售、日用品销售等。

从此举来看,细红线应该是已经在为日后智能硬件的销售铺路了。

2、头显还是眼镜?

正如罗永浩自己所说,过去几年里,科技圈里的VR和AR之争一直是个热门话题。尤其在苹果推出Vision Pro之后,大众对于此类产品的消费热情又被拔高了一个档次,

不过在罗永浩看来,Vision Pro等智能头显类产品,因为没有办法实现全日佩戴,所以多半会成为用起来很累很麻烦但是性能很强大的重型娱乐设备。

而罗永浩个人较为倾向于的产品路线则是可以用来全日佩戴的AR眼镜。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国内的AR眼镜市场正在逐渐变得热闹起来,不仅各厂商陆续发布新产品,更有多家AR眼镜厂商宣布完成过亿元的融资。

根据IDC的预测,2024年中国AR出货还将持续高速增长,增速将超过100%。

值得注意的是,罗永浩透露的自己的新产品定价将是199美元和299美元,约合人民币在1440元和2160元左右,这个价位也是目前国产AR眼镜的主流定价区间。在京东平台上,销量最好的两款AR眼镜分别为2999元起的XREAL Air 2 Pro和2298元起的雷鸟Air 2。

此外,传统手机厂商也在陆续推出AR眼镜产品,去年12月,魅族发布了2499元起的MYVU AR眼镜,而在今年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 2024)上,OPPO也推出了智能眼镜的概念产品OPPO Air Glass 3。

而和AR眼镜形成对比的是,最近一两年国内厂商推出XR头显产品,虽然也同样出自大厂,并且也投入了较大的推广资源,但市场反响却并不热烈。

被字节跳动以高价收购的VR 头显公司PICO,曾一度占有国内VR市场41%的份额,在PICO 4发售时更是定下了出货百万台的激进目标。但根据媒体爆料,PICO 4的销量最终远未达到预期,2023 年后更是将目标出货量下调到了50万台左右。

爱奇艺旗下的奇遇VR项目处境还要更加糟糕,不仅团队停摆、全员欠薪,甚至于很多用户活动打卡的激励奖金最终都没能兑付。

从这个角度来看,罗永浩确实应该庆幸自己没有选择押注VR头显,但是AR眼镜这条赛道也同样要面临激励的竞争压力。

被称作“AR四小龙”的雷鸟创新、Nreal、Rokid和INMO,目前已经拿下了超过80%的整体市场份额,罗永浩如果想要在业内站住脚,恐怕还得想办法开拓出更多的增量市场。

3、再次创业胜算几何

相比较当年创立锤子科技,罗永浩最大的优势除了有了更多的失败经验之外,更为依仗的可能还是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影响力。

在最近两年时间中,罗永浩虽然停止了在社交媒体的日常更新,但是并没有停止自己的带货业务,虽然频率有所降低,但每个月都还是会抽出时间出现在直播间中。

在刚刚结束的交个朋友四周年直播活动中,总GMV突破5.6亿元,总成交件数破153万,总场观破9384万,总涨粉数破81.6万。

在带货数据仍然保持业界优异水平的同时,交个朋友在近年来还将触角伸向了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并都已经完成了原始的粉丝积累。

等到9月份老罗掏出自己的智能设备新品,交个朋友的电商矩阵无疑会成为最有效且低成本的销售渠道。

此外,老罗的杀手锏还有自己近两年来一直刻意隐藏的网红身份,在各品牌创始人都纷纷亲自下场做IP的同时,已经在互联网上红了快20年的老罗,显然要比他们更有优势,到时候新品发布再结合一波老罗回归社媒的噱头,妥妥的又将是一波刷屏式的传播。

而对于VR设备这样创新型的消费产品来说,最大的成交瓶颈还是在于能否成功教育用户,罗永浩经过这四年直播带货的历练,如果能够成功讲述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品牌故事,那么把货卖出去也就不会是什么难事。

不过从行业整体来看,罗永浩要赶着在9月份发布新品,可能还得提防一下来自苹果的降维打击。

苹果的Vision Pro本来计划会在2025年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开售,但库克近期在来华参加活动时透露,Vision Pro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就进入中国市场。

另有消息称,腾讯已同意为Vision Pro提供微信、QQ、视频应用、游戏的适配,确保这款头显在中国上市时能无缝接入国内用户的日常数字生活。

如果罗永浩的新品发布撞上了Vision Pro在中国开售,那么无疑又会陷入当年做锤子手机时的困境,无论怎么创新,最终都会被大厂收割。

因此对于罗永浩来说,尽快为新品发布造势,恐怕是已经要开始考虑的问题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