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荣科科技再澄清“收购超聚变” 疑似市场炒作,主力资金已大额“出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荣科科技再澄清“收购超聚变” 疑似市场炒作,主力资金已大额“出逃”

股价近两月大涨192%。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郭净净

4月8日盘后,荣科科技(300290.SZ)再次澄清称,经核实,公司不存在涉超聚变资产收购重组计划,也未进行相应的审计、资产评估、券商辅导等工作。对资产注入等猜测与事实不符,疑似市场炒作行为。

荣科科技公告称,近日关注到市场传闻有关公司的不实信息,称“公司拟以120-220亿元的价格收购超聚变公司。资产评估完成后,公司将公布定价。为了确保该重组方案的顺利推进,审计、评估、法律意见书和券商辅导等准备工作必须在半年内完成,预计在2024年5月1日前公布具体的重组方案。目前,该资产重组方案已经启动。”

这是荣科科技第二次澄清“超聚变重组”传闻。2023年10月19日,该公司也发澄清公告称,未有与超聚变进行资产注入及股权合作的计划,对资产注入等猜测与事实不符。同时,在鲲鹏服务器方面,公司未参与鲲鹏服务器的研发,不存在股权合作关系,个别自媒体将公司列为“鲲鹏概念股”疑似市场炒作行为。

“超聚变重组”传闻炒作中最受关注个股之一

自2023年10月“超聚变借壳上市”传闻突然出现后,荣科科技便成为这波“炒作”中最受市场关注的河南国资个股之一。

官网显示,超聚变全称“超聚变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9月,起初由华为全资拥有,主要涉及华为旗下x86服务器业务。两个月后,囿于多种因素,华为亚太地区部总裁刘宏云带着超聚变独立出来,转由河南省财政厅旗下豫信电子科技集团的子公司河南超聚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河南超聚能”)全资持股。

目前,超聚变控股股东河南超聚能持股比例降至64.9331%,中国电信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中国移动旗下中移资本控股、联通旗下基金、和谐健康保险、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等均参股。据大河网报道,2023年超聚变实现产值283.8亿元,产量30万台,居国内服务器市场份额第二位,已成为河南省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增长极。

携带“华为+算力”双重光环,超聚变一直获得市场极大关注。2023年10月19日,成都高新区下属唯一国有上市企业高新发展(000628.SZ)公布,收购控股股东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控制的企业高投电子集团等持股华鲲振宇7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华鲲振宇是华为国产算力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借此曲线登陆A股。高新发展因此变身“华为+算力”概念股,复牌后该股票连收11个涨停板。这也让市场开始期待下一个“高新发展”。

同样由河南省财政厅旗下豫信电子科技集团控股,荣科科技或许是更接近超聚变的A股公司。

界面新闻了解到,该公司专注智慧城市和智慧医疗领域。2023年,公司预计归母净利润为2500万元至3700万元,同比扭亏,实现业绩自2021年以来的首次正向增长。2021年10月19日,由豫信电子科技集团控制的河南信产数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8.52亿元收购国科实业所持荣科科技20.02%股份;完成后,河南省财政厅成为荣科科技实控人。

鉴于此,荣科科技和超聚变在高管团队上有重合。界面新闻了解到,作为荣科科技监事会主席的董晓燕还任职豫信电子科技集团财务部总经理职务,也是超聚变控股股东河南超聚能的财务负责人,并且是河南数字中原数据、信通院(河南)信息科技等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在豫信电子科技集团数据及算力业务板块,董晓燕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作为荣科科技董事的胡长根是河南超聚能的监事。

图片:胡长根任职企业情况
图片:董晓燕任职企业情况

最为投资者关注的是,荣科科技和超聚变合作密切。3月7日,荣科科技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子公司辽宁智维云是超聚变的金牌经销商,与超聚变为业务合作关系,聚焦在解决方案和市场端,在东北区域的社会保障、医疗保障领域交付了一系列优质项目,在辽宁地区实现了国家新医疗保障平台的落地;公司未来依然会聚焦在智慧医疗及智慧城市领域与新华三、超聚变等服务器供应商进行业务层面合作。

此外,荣科科技3月19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子公司荣科智维云是“华w”在区域的代理商和服务商,公司的相关产品适配鲲鹏处理器及OS系统。另外公司自身在人工智能领域有AI边缘计算算力盒、AI病例质控等产品。

股价近俩月累涨超192%,牛散、游资集中,主力资金“出逃”

多因素叠加,让荣科科技在两波“超聚变借壳上市”炒作行情中均备受关注,其股价自2023年10月以来可谓是“上蹿下跳”。

图片:荣科科技2023年9月以来股价变动情况,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其中,该股票在2023年10月18日至10月25日这一周中的18日、23日分别收获20CM涨停板,期间股价累涨71.43%,累计成交额80.59亿元,区间换手率高达183.36%。2024年2月8日至4月8日,荣科科技股价已累涨超192%,期间成交额347亿元,区间换手率630.52%,公司股价从每股3.58元升至10.47元。

股权分散、小市值(约50亿元)、散户集中,让荣科科技在这波借壳传闻炒作行情中成为“最佳炒作对象”。荣科科技可谓是牛散集中营。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9月底该公司十大股东中,牛散张秀、石超、孙平等现身,分列第7、8、10大股东。

图片:荣科科技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深交所数据显示,2月22日至3月6日,荣科科技股价因涨幅偏离值累计达115.83%严重异动,期间其累计成交额高达89.71亿元。在这近两周成交中,自然人的累计买入额73.58亿元,占比约82.02%;累计卖出75.46亿元,占比为84.12%。其中,中小投资者交易市场占比超五成,累计买入额48.38亿元,市场占比53.93%;累计卖出额50.91亿元,市场占比56.74%。机构方面,机构累计买入额16.13亿元,市场占比17.98%;累计卖出14.25亿元,市场占比15.88%。

 

荣科科技在前后两波“超聚变借壳”炒作行情中,频上龙虎榜,量化打板、国君宜昌珍珠路、章盟主等知名游资榜上有名。荣科科技3月4日龙虎榜显示,知名游资量化打板(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买入2819.13万元并卖出21.08万元,国君宜昌珍珠路(国泰君安证券宜昌珍珠路证券营业部)买入2043.31万元并卖出74.54万元,章盟主(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922.45万元并卖出9万元。3月5日,该股票再上龙虎榜,量化打板(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合计买入3370.43万元并卖出3144.71万元。

另一方面,近期,荣科科技主力资金接连撤退。3月7日至4月8日,该股票主力资金累计净流出超13亿元。

图片:荣科科技近期资金流动情况,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荣科科技高管也想借机高位套现。3月26日,该公司披露,持有公司股份33.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53%)的股东、运营总经理刘斌计划在近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13%),减持公司股份需在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完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荣科科技

  • 华鲲振宇概念崛起,真视通涨停
  • 荣科科技(300290.SZ):2024年一季度净亏损1391万元,亏损同比增加1.85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荣科科技再澄清“收购超聚变” 疑似市场炒作,主力资金已大额“出逃”

股价近两月大涨192%。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郭净净

4月8日盘后,荣科科技(300290.SZ)再次澄清称,经核实,公司不存在涉超聚变资产收购重组计划,也未进行相应的审计、资产评估、券商辅导等工作。对资产注入等猜测与事实不符,疑似市场炒作行为。

荣科科技公告称,近日关注到市场传闻有关公司的不实信息,称“公司拟以120-220亿元的价格收购超聚变公司。资产评估完成后,公司将公布定价。为了确保该重组方案的顺利推进,审计、评估、法律意见书和券商辅导等准备工作必须在半年内完成,预计在2024年5月1日前公布具体的重组方案。目前,该资产重组方案已经启动。”

这是荣科科技第二次澄清“超聚变重组”传闻。2023年10月19日,该公司也发澄清公告称,未有与超聚变进行资产注入及股权合作的计划,对资产注入等猜测与事实不符。同时,在鲲鹏服务器方面,公司未参与鲲鹏服务器的研发,不存在股权合作关系,个别自媒体将公司列为“鲲鹏概念股”疑似市场炒作行为。

“超聚变重组”传闻炒作中最受关注个股之一

自2023年10月“超聚变借壳上市”传闻突然出现后,荣科科技便成为这波“炒作”中最受市场关注的河南国资个股之一。

官网显示,超聚变全称“超聚变数字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9月,起初由华为全资拥有,主要涉及华为旗下x86服务器业务。两个月后,囿于多种因素,华为亚太地区部总裁刘宏云带着超聚变独立出来,转由河南省财政厅旗下豫信电子科技集团的子公司河南超聚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河南超聚能”)全资持股。

目前,超聚变控股股东河南超聚能持股比例降至64.9331%,中国电信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中国移动旗下中移资本控股、联通旗下基金、和谐健康保险、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等均参股。据大河网报道,2023年超聚变实现产值283.8亿元,产量30万台,居国内服务器市场份额第二位,已成为河南省电子信息产业的重要增长极。

携带“华为+算力”双重光环,超聚变一直获得市场极大关注。2023年10月19日,成都高新区下属唯一国有上市企业高新发展(000628.SZ)公布,收购控股股东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控制的企业高投电子集团等持股华鲲振宇7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华鲲振宇是华为国产算力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借此曲线登陆A股。高新发展因此变身“华为+算力”概念股,复牌后该股票连收11个涨停板。这也让市场开始期待下一个“高新发展”。

同样由河南省财政厅旗下豫信电子科技集团控股,荣科科技或许是更接近超聚变的A股公司。

界面新闻了解到,该公司专注智慧城市和智慧医疗领域。2023年,公司预计归母净利润为2500万元至3700万元,同比扭亏,实现业绩自2021年以来的首次正向增长。2021年10月19日,由豫信电子科技集团控制的河南信产数创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8.52亿元收购国科实业所持荣科科技20.02%股份;完成后,河南省财政厅成为荣科科技实控人。

鉴于此,荣科科技和超聚变在高管团队上有重合。界面新闻了解到,作为荣科科技监事会主席的董晓燕还任职豫信电子科技集团财务部总经理职务,也是超聚变控股股东河南超聚能的财务负责人,并且是河南数字中原数据、信通院(河南)信息科技等公司的财务负责人。在豫信电子科技集团数据及算力业务板块,董晓燕的地位可谓是举足轻重。作为荣科科技董事的胡长根是河南超聚能的监事。

图片:胡长根任职企业情况
图片:董晓燕任职企业情况

最为投资者关注的是,荣科科技和超聚变合作密切。3月7日,荣科科技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称,子公司辽宁智维云是超聚变的金牌经销商,与超聚变为业务合作关系,聚焦在解决方案和市场端,在东北区域的社会保障、医疗保障领域交付了一系列优质项目,在辽宁地区实现了国家新医疗保障平台的落地;公司未来依然会聚焦在智慧医疗及智慧城市领域与新华三、超聚变等服务器供应商进行业务层面合作。

此外,荣科科技3月19日在互动平台表示,子公司荣科智维云是“华w”在区域的代理商和服务商,公司的相关产品适配鲲鹏处理器及OS系统。另外公司自身在人工智能领域有AI边缘计算算力盒、AI病例质控等产品。

股价近俩月累涨超192%,牛散、游资集中,主力资金“出逃”

多因素叠加,让荣科科技在两波“超聚变借壳上市”炒作行情中均备受关注,其股价自2023年10月以来可谓是“上蹿下跳”。

图片:荣科科技2023年9月以来股价变动情况,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其中,该股票在2023年10月18日至10月25日这一周中的18日、23日分别收获20CM涨停板,期间股价累涨71.43%,累计成交额80.59亿元,区间换手率高达183.36%。2024年2月8日至4月8日,荣科科技股价已累涨超192%,期间成交额347亿元,区间换手率630.52%,公司股价从每股3.58元升至10.47元。

股权分散、小市值(约50亿元)、散户集中,让荣科科技在这波借壳传闻炒作行情中成为“最佳炒作对象”。荣科科技可谓是牛散集中营。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9月底该公司十大股东中,牛散张秀、石超、孙平等现身,分列第7、8、10大股东。

图片:荣科科技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深交所数据显示,2月22日至3月6日,荣科科技股价因涨幅偏离值累计达115.83%严重异动,期间其累计成交额高达89.71亿元。在这近两周成交中,自然人的累计买入额73.58亿元,占比约82.02%;累计卖出75.46亿元,占比为84.12%。其中,中小投资者交易市场占比超五成,累计买入额48.38亿元,市场占比53.93%;累计卖出额50.91亿元,市场占比56.74%。机构方面,机构累计买入额16.13亿元,市场占比17.98%;累计卖出14.25亿元,市场占比15.88%。

 

荣科科技在前后两波“超聚变借壳”炒作行情中,频上龙虎榜,量化打板、国君宜昌珍珠路、章盟主等知名游资榜上有名。荣科科技3月4日龙虎榜显示,知名游资量化打板(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买入2819.13万元并卖出21.08万元,国君宜昌珍珠路(国泰君安证券宜昌珍珠路证券营业部)买入2043.31万元并卖出74.54万元,章盟主(国泰君安证券上海江苏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922.45万元并卖出9万元。3月5日,该股票再上龙虎榜,量化打板(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合计买入3370.43万元并卖出3144.71万元。

另一方面,近期,荣科科技主力资金接连撤退。3月7日至4月8日,该股票主力资金累计净流出超13亿元。

图片:荣科科技近期资金流动情况,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荣科科技高管也想借机高位套现。3月26日,该公司披露,持有公司股份33.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53%)的股东、运营总经理刘斌计划在近期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0.013%),减持公司股份需在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完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