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高瓴牵头,一举出手10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高瓴牵头,一举出手10亿

2024,警惕现金流。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投资界PEdaily 杨继云

高瓴最新出手了。

投资界获悉,微创医疗日前发布公告,宣布获得来自高瓴等的1.5亿美元(超10亿人民币)可换股定期贷款融资——这意味着,公司终于拿到资金来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务。

微创医疗成立于26年前,2010年在港交所上市,此后曾获得高瓴大手笔增持。经历了一段高光时期后,近几年微创医疗连续亏损,出现了债务高悬的景况。可以说,高瓴相助于微时。

此次此景,让人不胜感慨。而更多的公司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2024年全球企业破产一幕幕不断上演,大批公司最终倒在了资金断裂的漩涡中。

高瓴输血,这家公司又获10亿元

微创医疗暂时松了一口气。

根据公告,包括高瓴和常兆华旗下Jumbo Glorious在内的贷款人(投资方),同意向微创医疗提供本金总额为1.5亿美元,年利率为5.75%的美元可换股定期贷款融资,转股价是7.46港币。预计所得款项净额约1.45亿至1.95亿美元,将用于偿还债务、支付费用及一般企业用途。

据悉,如果满足某些条件,贷款人可能追加5千万美元的弹性选择权——这意味着,如果该选择权被全部行使,贷款人的贷款本金总额将达到2亿美元。同时,企业也正与多家金融机构沟通,预计将获得超3亿美元信贷支持。

此时正值微创医疗债务危机时刻。短期内,公司将有两笔需偿还的欠债:需在2024年6月到期赎回的本金额为4.48亿美元的可换股债券,以及需于2024年到期偿还的短期银行借款2.95亿美元。与之相对,截至2023年末,微创医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20亿美元,现金流吃紧。

不难看到,通过此次可换股定期贷款融资,微创医疗将在实质层面缓解公司当前的现金流和债务压力,并为后续战略调整提供了财务缓冲,一定程度上解了燃眉之急。

但是,这并非一场无条件的「输血」。

根据双方协议,微创医疗承诺在2024年底前亏损不超过2.75亿美元,2025年中亏损不超过1亿美元,2025年底亏损不超过5500万美元,2026年中盈利不少于4500万美元,2026年底盈利不少于9000万美元。

这意味着微创医疗需要在2024年减亏56%,2025年要在此基础上,再次大幅减亏80%。如果未能达到承诺的业绩,债权人有权要求微创提前偿还5000万美元贷款,并支付利息等等。

显然,这是高瓴和微创医疗沟通、博弈后的一个结果。背后的逻辑,也许是高瓴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推动公司战略方向的转变,由不顾一切投入、扩张导向型向业绩利润导向型转变,实现可持续发展。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一场硬仗

追溯起来,微创医疗于1998年在上海张江成立,是一家高端医疗器械集团,业务覆盖心血管及结构性心脏病、电生理及心律管理系统、骨骼与软组织修复科技等12大业务集群。公司于2010年成功登陆港交所,此后曾有过一段辉煌时期。

而高瓴与微创医疗的渊源,还要从2020年说起——

彼时3月,高瓴宣布以每股13.5港元增持微创医疗4773.4万股,耗资6.45亿港元。大手笔增资后,高瓴成为微创医疗第4大股东。

不仅如此,在公开增持后,高瓴旗下另一个基金又通过定增拿到微创医疗6600万股股份。自此,高瓴和微创医疗深度绑定,还直接入股了心通医疗、微创机器人、微创心律这几家微创系子公司。

正是在此信任基础下,当微创医疗进入偿债倒计时,高瓴决定输血,试图帮企业渡过难关。而高瓴的这次出手,也客观上为微创医疗提供了新的流动性。

不过,对于微创医疗来说,挑战还在后面。

根据微创医疗2023年年报数据,公司公司全年营收9.5亿美元,同比增长15.8%;毛利5.3亿美元,同比增长6%;年内亏损6.48亿美元,亏损程度再扩大10.4%。这已经是微创医疗连续亏损的第四年。

究其原因,提供多元化产品组合的微创医疗,部分业务仍处于投入期,研发投入大、汇报周期长但造血能力有限,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此外,微创医疗近年来一直对旗下子公司进行分拆上市,心通医疗、微创机器人、微创脑科学、微电生理等均已成功IPO,但部分盈利较差的子公司在合并至公司报表后,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

现在,虽然微创医疗等来了高瓴的援手,但真正的挑战在于微创医疗能否抓住这次机会,通过改善经营和提升业绩,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在此过程中,投资方的“白衣骑士”精神虽然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公司最终能否成功走出亏损的困境,还需要微创医疗自身的努力和市场的验证。

接下来,依然是一场硬仗。

2024,警惕现金流

微创医疗的困境并非个例。此时此刻,无论一二级市场,一大批昔日明星公司正在经历着一段至暗时期。

放眼望去,被债务压垮的公司成批倒下。最新一幕便是新锐运动品牌Outdoor Voices宣布关闭所有线下门店,并裁撤线下门店员工,只保留线上销售渠道。前员工向媒体透露,Outdoor Voices计划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

无独有偶,今年3月,曾市值180亿的潮牌Superdry被曝濒临破产,正在关店大裁员;与此同时,知名潮牌Champion也被母公司挂牌出售,最终以10亿美元卖给了ABG集团——这将缓解Champion母公司HanesBrands巨大的财务压力。

稍早前,今年1月,另一家曾估值130亿的明星独角兽InVision也宣布将在年底停止运营。这曾是创投圈的现象级项目——在融资路上开挂一举融到F轮,身后集结了包括Tiger Global、Accel、Spark Capital等一众知名风投机构,但在2018年之后,InVision再也没有宣布过融资,最终资金链断裂。

细数下来,这一份名单还很长很长。回望这几年,倒下的企业几乎都有相同的命运:拥有过鲜花和掌声,但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烧光了融来的钱,缺少或者失去盈利能力,最后资金流断裂。

这也给所有创业公司敲响了警钟。

“现金为王”是企业财务管理重要理念,它强调了现金在企业运营和发展中的重要性——有效的现金流管理是保障企业生存的关键。据Intuit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61%的小型企业都面临现金流问题。

一旦资金断裂,结果足以压垮任何一家巨无霸。毕竟,并非谁都能等来“白衣骑士”,自强则万强。

2024,活下去,便是王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微创医疗

78
  • 心脉医疗(688016.SH):使用募集资金置换预先投入
  • 微创医疗罕见认错!二级市场还会相信常兆华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高瓴牵头,一举出手10亿

2024,警惕现金流。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投资界PEdaily 杨继云

高瓴最新出手了。

投资界获悉,微创医疗日前发布公告,宣布获得来自高瓴等的1.5亿美元(超10亿人民币)可换股定期贷款融资——这意味着,公司终于拿到资金来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务。

微创医疗成立于26年前,2010年在港交所上市,此后曾获得高瓴大手笔增持。经历了一段高光时期后,近几年微创医疗连续亏损,出现了债务高悬的景况。可以说,高瓴相助于微时。

此次此景,让人不胜感慨。而更多的公司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2024年全球企业破产一幕幕不断上演,大批公司最终倒在了资金断裂的漩涡中。

高瓴输血,这家公司又获10亿元

微创医疗暂时松了一口气。

根据公告,包括高瓴和常兆华旗下Jumbo Glorious在内的贷款人(投资方),同意向微创医疗提供本金总额为1.5亿美元,年利率为5.75%的美元可换股定期贷款融资,转股价是7.46港币。预计所得款项净额约1.45亿至1.95亿美元,将用于偿还债务、支付费用及一般企业用途。

据悉,如果满足某些条件,贷款人可能追加5千万美元的弹性选择权——这意味着,如果该选择权被全部行使,贷款人的贷款本金总额将达到2亿美元。同时,企业也正与多家金融机构沟通,预计将获得超3亿美元信贷支持。

此时正值微创医疗债务危机时刻。短期内,公司将有两笔需偿还的欠债:需在2024年6月到期赎回的本金额为4.48亿美元的可换股债券,以及需于2024年到期偿还的短期银行借款2.95亿美元。与之相对,截至2023年末,微创医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20亿美元,现金流吃紧。

不难看到,通过此次可换股定期贷款融资,微创医疗将在实质层面缓解公司当前的现金流和债务压力,并为后续战略调整提供了财务缓冲,一定程度上解了燃眉之急。

但是,这并非一场无条件的「输血」。

根据双方协议,微创医疗承诺在2024年底前亏损不超过2.75亿美元,2025年中亏损不超过1亿美元,2025年底亏损不超过5500万美元,2026年中盈利不少于4500万美元,2026年底盈利不少于9000万美元。

这意味着微创医疗需要在2024年减亏56%,2025年要在此基础上,再次大幅减亏80%。如果未能达到承诺的业绩,债权人有权要求微创提前偿还5000万美元贷款,并支付利息等等。

显然,这是高瓴和微创医疗沟通、博弈后的一个结果。背后的逻辑,也许是高瓴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推动公司战略方向的转变,由不顾一切投入、扩张导向型向业绩利润导向型转变,实现可持续发展。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一场硬仗

追溯起来,微创医疗于1998年在上海张江成立,是一家高端医疗器械集团,业务覆盖心血管及结构性心脏病、电生理及心律管理系统、骨骼与软组织修复科技等12大业务集群。公司于2010年成功登陆港交所,此后曾有过一段辉煌时期。

而高瓴与微创医疗的渊源,还要从2020年说起——

彼时3月,高瓴宣布以每股13.5港元增持微创医疗4773.4万股,耗资6.45亿港元。大手笔增资后,高瓴成为微创医疗第4大股东。

不仅如此,在公开增持后,高瓴旗下另一个基金又通过定增拿到微创医疗6600万股股份。自此,高瓴和微创医疗深度绑定,还直接入股了心通医疗、微创机器人、微创心律这几家微创系子公司。

正是在此信任基础下,当微创医疗进入偿债倒计时,高瓴决定输血,试图帮企业渡过难关。而高瓴的这次出手,也客观上为微创医疗提供了新的流动性。

不过,对于微创医疗来说,挑战还在后面。

根据微创医疗2023年年报数据,公司公司全年营收9.5亿美元,同比增长15.8%;毛利5.3亿美元,同比增长6%;年内亏损6.48亿美元,亏损程度再扩大10.4%。这已经是微创医疗连续亏损的第四年。

究其原因,提供多元化产品组合的微创医疗,部分业务仍处于投入期,研发投入大、汇报周期长但造血能力有限,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此外,微创医疗近年来一直对旗下子公司进行分拆上市,心通医疗、微创机器人、微创脑科学、微电生理等均已成功IPO,但部分盈利较差的子公司在合并至公司报表后,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

现在,虽然微创医疗等来了高瓴的援手,但真正的挑战在于微创医疗能否抓住这次机会,通过改善经营和提升业绩,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在此过程中,投资方的“白衣骑士”精神虽然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公司最终能否成功走出亏损的困境,还需要微创医疗自身的努力和市场的验证。

接下来,依然是一场硬仗。

2024,警惕现金流

微创医疗的困境并非个例。此时此刻,无论一二级市场,一大批昔日明星公司正在经历着一段至暗时期。

放眼望去,被债务压垮的公司成批倒下。最新一幕便是新锐运动品牌Outdoor Voices宣布关闭所有线下门店,并裁撤线下门店员工,只保留线上销售渠道。前员工向媒体透露,Outdoor Voices计划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

无独有偶,今年3月,曾市值180亿的潮牌Superdry被曝濒临破产,正在关店大裁员;与此同时,知名潮牌Champion也被母公司挂牌出售,最终以10亿美元卖给了ABG集团——这将缓解Champion母公司HanesBrands巨大的财务压力。

稍早前,今年1月,另一家曾估值130亿的明星独角兽InVision也宣布将在年底停止运营。这曾是创投圈的现象级项目——在融资路上开挂一举融到F轮,身后集结了包括Tiger Global、Accel、Spark Capital等一众知名风投机构,但在2018年之后,InVision再也没有宣布过融资,最终资金链断裂。

细数下来,这一份名单还很长很长。回望这几年,倒下的企业几乎都有相同的命运:拥有过鲜花和掌声,但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烧光了融来的钱,缺少或者失去盈利能力,最后资金流断裂。

这也给所有创业公司敲响了警钟。

“现金为王”是企业财务管理重要理念,它强调了现金在企业运营和发展中的重要性——有效的现金流管理是保障企业生存的关键。据Intuit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全球61%的小型企业都面临现金流问题。

一旦资金断裂,结果足以压垮任何一家巨无霸。毕竟,并非谁都能等来“白衣骑士”,自强则万强。

2024,活下去,便是王道。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