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海信豪掷7亿“叫板”66岁董事长,国资站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海信豪掷7亿“叫板”66岁董事长,国资站谁?

有备而来,能否一招制敌?

文 | 野马财经 张凯旌

编辑丨武丽娟

资本市场上,欲通过买入某上市公司股票、举牌成为该公司控制人的资金方,通常被称作“野蛮人”。他们作风凌厉、资金实力雄厚,懂得利用规则、把握形式,甚至有时不惜破坏规则。“宝能系”姚振华就是最著名的“野蛮人”之一,其一度将王石逼到墙角,距离实控万科仅一步之遥。

“野蛮人”看到的是标的的潜在价值,但标的管理层看到的却是饭碗受到威胁,两方少不了激烈的股权攻防战。类似的案例时有发生,最近轮到了科林电气(603050.SH)。

一个月前,海信集团控股的海信网能悄然发起攻势,仅用时约20天就拿下科林电气13.95%的股权,成为持股比例最大的单一股东,同时掌握公司表决权的比例也达到23.52%,可谓来势汹汹。

眼看局势不妙,科林电气奋起反击。今年66岁、自2014年来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的张成锁,在自身持股比例仅11.07%的情况下,一边结盟高管股东,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将手中的表决权比例增至17.31%;一边游说早在去年就已经潜伏在股东中的石家庄国投,后者连续增持后,4月8日持股比例达到7.79%。双剑合璧后,表决权比例可达25.1%。

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这边海信对外传递出“从不当野蛮人”的信号,那边张成锁则声称“有责任保护好公司”,而且“地方政府非常支持科林电气”。

而随着火药味渐浓,科林电气股价也持续飙升。2月6日至4月2日,科林电气在35个交易日内股价涨幅达140.72%,其中3月11日海信入股以来,曾经历3个涨停。截至4月12日收盘,公司股价报收27.01元/股,市值61亿元。

海信打的是什么算盘?谁又能笑到最后?

海信“明牌”入主,“闪击”科林电气

最初的风吹草动是在3月18日晚,当时科林电气披露,海信网能已经获得了上市公司10.07%的股权、19.64%的表决权,并还将以集中竞价方式购买上市公司0.36%股份。

海信网能在公告中明确,本次权益变动的最终目的是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来源:科林电气公告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海信网能计划在未来一年内继续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增持科林电气不低于6%股份。

此外,科林电气第四届董事会已于2023年9月11日届满,海信网能表示,将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向上市公司股东大会提名新一届董事候选人。

可以看到,海信网能的目标十分清晰,就是冲着科林电气控制权来的,其入场的节奏也把握得十分巧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一周内。

科林电气的股价可谓“上市即巅峰”,在此之前已经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迷,2023年6月分红配股后,一直在15元/股(不复权)上下徘徊。今年年初一度跌至12.5元/股,此后虽有所反弹,但依然没有太大起色。

同时,张成锁最早曾于2012年与其他四位高管成为一致行动人,但该《协议》已于2022年4月到期。这意味着,张成锁的话语权相比两年前有所削弱。

股价低迷、股权分散,海信网能觅得良机,果断出手。

其先是在3月11日至15日,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海信网能将自己在科林电气的持股比例买到4.97%,刚好不触及5%的信披红线;随后又拉拢了科林电气现任副董事长李砚如、总经理屈国旺,从二人手中受让了3.19%股权、9.57%表决权。

李砚如、屈国旺不仅是现任高管,还是科林电气的创始股东、除张成锁外在科林电气持股比例最高的两名自然人股东。这两人的站队,让海信网能更加势如破竹。

很快,海信网能又受让了另外五名十大股东外小股东的股权,就此让自己的表决权比例逼近20%。

值得一提的是,海信网能给李砚如、屈国旺的转让价为25.5元/股,给其余五名小股东的转让价为23元/股,均显著高于交易日收盘21.07元/股的股价。

得知海信举牌的消息后,市场情绪被点燃,科林电气股价持续飙升。而海信网能也丝毫不拖泥带水,继续在股价高位连续增持,直接给自己买成了表决权比例最大的股东。

以海信网能增持日的最低股价计算,其近一个月来的协议转让、二级市场交易,已至少耗资7.36亿元。

张成锁的“防御工事”

面对海信网能的“闪击战”,张成锁的反应也很迅速。

此前,张成锁与李砚如、屈国旺、邱士勇、董彩宏保持了多年的一致行动人关系,然而现在关系解除,李砚如、屈国旺两人也被“策反”,给张成锁留下的斡旋余地并不多。好在其背后还站着石家庄国投。

科林电气原本就是石家庄本地的上市公司,从其官网消息来看,张成锁与石家庄政治、经济界多有交集。

来源:科林电气官网

张成锁和石家庄国投曾有实际合作落地。2018年,一家名为石家庄汇林创投的私募基金成立,股权穿透后,股东中就包含科林电气、石家庄城投,后者隶属石家庄国资委。2022年,汇林创投股东发生变更,石家庄国投正式替代石家庄城投入主。

而恰好在2023年9月,这种交集落到了实际的股权关系上。科林电气发布的三季报十大股东中,石家庄国投首次现身,持股比例4.95%。同时现身的还有背靠枣庄市财政局的枣庄同兴,持股比例4.5%。

这个时间点十分微妙,2023年9月,也正值科林电气第四届董事会届满,因此雪球上也有投资者认为,石家庄国投与枣庄同兴,可能都是新请来的合作伙伴,也可能都对董事会席位有想法。

来源:雪球

无论当时引入石家庄国投作为股东的想法是什么,这一步棋算是救了张成锁一把。

得知海信入股后,张成锁迅速与其余三名持股高管结盟,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但即便如此,张成锁能达到的表决权比例也仅有17.31%。只有加上石家庄国投的持股,其与海信网能才有一战之力。

从市场透露出的消息来看,石家庄国投与张成锁目前的态度也很强势。

石家庄国投在连续增持后,截至4月8日持股比例已达到7.79%。张成锁则公开表示:“地方政府非常支持科林电气,也非常看好科林电气的发展”、“作为公司董事长,我有责任保护好公司,为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多做贡献。”

其实,相比举牌,海信还可以与科林电气坐下来谈收购。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友善收购不会因此拉高二级市场股价,相对成本反而较低,而且收购完成后也更容易接管上市公司控制权。而二级市场增持说明双方难以达成共识,无法实现友善收购,双方甚至会逐渐失去理性,最坏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不过,沈萌表示,除非被收购方管理层执着于掌控上市公司的权力,否则竞购只是因为价格无法形成共识,因此后续不排除双方另起协商、调整价格,避免两败俱伤。而且科林电气的股价不会无限制上涨,双方仍可能会在理智范围内寻求妥协,假如增持的成本最终接近甚至超过谈判,那么双方也更容易寻找到彼此妥协的价格交点。

剑指3000亿,海信能如愿吗?

海信在消费者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产品莫过于电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场边广告围栏上,海信打出的“世界第二中国第一”的广告语曾引发广泛关注。

但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电视已经越来越难激发消费热情。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同比下降13.6%,零售额同比下降2.3%,市场规模已连续4年下滑;另据洛图科技数据,2023年,全球电视市场品牌整机出货量达2.01亿台,同比下降1.6%,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

在此背景下,拓宽第二增长曲线之于海信的重要性正与日俱增。特别是海信2019年曾喊出“2025年营收达到3000亿”豪言,而至2023年,集团营收刚刚迈过2000亿元大关的情况下,想要实现目标,海信就更需要为业务寻找增量。

2022年以来,海信已经两易董事长,周厚健退休后,先是由林澜接替,2023年又换为贾少谦。可见抗在新掌舵者肩上的重担。

从历史来看,海信很习惯借助收购的方式,拓宽公司的资本版图。目前,海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囊括海信视像(600060.SH)、海信家电(000921.SZ)、乾照光电(300102.SZ)、三电控股(东京交易所上市),还有一家信芯微正处于IPO阶段。4家已上市公司除海信视像外,都有海信收购的痕迹。

其中,海信家电源于集团2006年收购的家电企业ST科龙,海信后来将家电业务装入该公司;2021年-2023年,海信又先后收购了日本汽车热管理龙头三电控股、以及上游LED芯片厂商乾照光电。

目前,海信集团业务已覆盖电视、冰箱、空调、厨卫、智慧交通、智慧医疗、地产等多领域。

而深耕输配电设备二十余年的科林电气,目前落地的分布式光伏、储能电站、充电站等EPC(工程总包)项目,恰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相关,是海信近几年的发力重点。

海信集团董事长贾少谦曾在2023年6月在央视财经《对话》栏目中透露,已将汽车电子定为第二增长曲线之一。

家电圈中,将业务触角伸向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不在少数,美的、格力都是大潮中的一员。毕竟家电企业在制造能力、技术储备,以及电子电器的渠道营销等方面具备完整的配套能力。结合自身优势切入新赛道,也算是顺势而为。

在此背景下,海信增持的举动就更好理解。家电行业专家丁少将表示,这展现出海信认为,通过与科林电气的协同,以及产业资源上的赋能,能够加速或者推动其未来的发展。

在丁少将看来,海信有既定的,多元化发展、科技化转型的战略方针。在冲击3000亿营收目标的牵引之下,科林电气所在的新能源赛道又是非常热门的赛道,海信之前在汽车产业,具体包括汽车电子、小汽车空调等方面还有一定布局,如果成功控股科林电气,在新能源板块会有更强的竞争力。同时也体现出公司产业链的思维。

不过,海信这次的对手也不是吃素的,为了拿下科林电气,海信还愿意额外付出多大的代价?海信背后是青岛国资,两方国资下场角力,最终能达成怎样的结果,也值得市场期待。

你还对哪家上市公司被举牌增持、争夺实控权的故事印象深刻?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科林电气

489
  • 科林电气:石家庄国投增持引发关注,控股权争夺悬念丛生
  • 科林电气:石家庄国投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达到10%

海信

3.7k
  • 家电板块涨势扩大,火星人强势20%涨停
  • 家电板块逆势走强,前进科技大涨12%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海信豪掷7亿“叫板”66岁董事长,国资站谁?

有备而来,能否一招制敌?

文 | 野马财经 张凯旌

编辑丨武丽娟

资本市场上,欲通过买入某上市公司股票、举牌成为该公司控制人的资金方,通常被称作“野蛮人”。他们作风凌厉、资金实力雄厚,懂得利用规则、把握形式,甚至有时不惜破坏规则。“宝能系”姚振华就是最著名的“野蛮人”之一,其一度将王石逼到墙角,距离实控万科仅一步之遥。

“野蛮人”看到的是标的的潜在价值,但标的管理层看到的却是饭碗受到威胁,两方少不了激烈的股权攻防战。类似的案例时有发生,最近轮到了科林电气(603050.SH)。

一个月前,海信集团控股的海信网能悄然发起攻势,仅用时约20天就拿下科林电气13.95%的股权,成为持股比例最大的单一股东,同时掌握公司表决权的比例也达到23.52%,可谓来势汹汹。

眼看局势不妙,科林电气奋起反击。今年66岁、自2014年来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的张成锁,在自身持股比例仅11.07%的情况下,一边结盟高管股东,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将手中的表决权比例增至17.31%;一边游说早在去年就已经潜伏在股东中的石家庄国投,后者连续增持后,4月8日持股比例达到7.79%。双剑合璧后,表决权比例可达25.1%。

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这边海信对外传递出“从不当野蛮人”的信号,那边张成锁则声称“有责任保护好公司”,而且“地方政府非常支持科林电气”。

而随着火药味渐浓,科林电气股价也持续飙升。2月6日至4月2日,科林电气在35个交易日内股价涨幅达140.72%,其中3月11日海信入股以来,曾经历3个涨停。截至4月12日收盘,公司股价报收27.01元/股,市值61亿元。

海信打的是什么算盘?谁又能笑到最后?

海信“明牌”入主,“闪击”科林电气

最初的风吹草动是在3月18日晚,当时科林电气披露,海信网能已经获得了上市公司10.07%的股权、19.64%的表决权,并还将以集中竞价方式购买上市公司0.36%股份。

海信网能在公告中明确,本次权益变动的最终目的是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

 

来源:科林电气公告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海信网能计划在未来一年内继续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增持科林电气不低于6%股份。

此外,科林电气第四届董事会已于2023年9月11日届满,海信网能表示,将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向上市公司股东大会提名新一届董事候选人。

可以看到,海信网能的目标十分清晰,就是冲着科林电气控制权来的,其入场的节奏也把握得十分巧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一周内。

科林电气的股价可谓“上市即巅峰”,在此之前已经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低迷,2023年6月分红配股后,一直在15元/股(不复权)上下徘徊。今年年初一度跌至12.5元/股,此后虽有所反弹,但依然没有太大起色。

同时,张成锁最早曾于2012年与其他四位高管成为一致行动人,但该《协议》已于2022年4月到期。这意味着,张成锁的话语权相比两年前有所削弱。

股价低迷、股权分散,海信网能觅得良机,果断出手。

其先是在3月11日至15日,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海信网能将自己在科林电气的持股比例买到4.97%,刚好不触及5%的信披红线;随后又拉拢了科林电气现任副董事长李砚如、总经理屈国旺,从二人手中受让了3.19%股权、9.57%表决权。

李砚如、屈国旺不仅是现任高管,还是科林电气的创始股东、除张成锁外在科林电气持股比例最高的两名自然人股东。这两人的站队,让海信网能更加势如破竹。

很快,海信网能又受让了另外五名十大股东外小股东的股权,就此让自己的表决权比例逼近20%。

值得一提的是,海信网能给李砚如、屈国旺的转让价为25.5元/股,给其余五名小股东的转让价为23元/股,均显著高于交易日收盘21.07元/股的股价。

得知海信举牌的消息后,市场情绪被点燃,科林电气股价持续飙升。而海信网能也丝毫不拖泥带水,继续在股价高位连续增持,直接给自己买成了表决权比例最大的股东。

以海信网能增持日的最低股价计算,其近一个月来的协议转让、二级市场交易,已至少耗资7.36亿元。

张成锁的“防御工事”

面对海信网能的“闪击战”,张成锁的反应也很迅速。

此前,张成锁与李砚如、屈国旺、邱士勇、董彩宏保持了多年的一致行动人关系,然而现在关系解除,李砚如、屈国旺两人也被“策反”,给张成锁留下的斡旋余地并不多。好在其背后还站着石家庄国投。

科林电气原本就是石家庄本地的上市公司,从其官网消息来看,张成锁与石家庄政治、经济界多有交集。

来源:科林电气官网

张成锁和石家庄国投曾有实际合作落地。2018年,一家名为石家庄汇林创投的私募基金成立,股权穿透后,股东中就包含科林电气、石家庄城投,后者隶属石家庄国资委。2022年,汇林创投股东发生变更,石家庄国投正式替代石家庄城投入主。

而恰好在2023年9月,这种交集落到了实际的股权关系上。科林电气发布的三季报十大股东中,石家庄国投首次现身,持股比例4.95%。同时现身的还有背靠枣庄市财政局的枣庄同兴,持股比例4.5%。

这个时间点十分微妙,2023年9月,也正值科林电气第四届董事会届满,因此雪球上也有投资者认为,石家庄国投与枣庄同兴,可能都是新请来的合作伙伴,也可能都对董事会席位有想法。

来源:雪球

无论当时引入石家庄国投作为股东的想法是什么,这一步棋算是救了张成锁一把。

得知海信入股后,张成锁迅速与其余三名持股高管结盟,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但即便如此,张成锁能达到的表决权比例也仅有17.31%。只有加上石家庄国投的持股,其与海信网能才有一战之力。

从市场透露出的消息来看,石家庄国投与张成锁目前的态度也很强势。

石家庄国投在连续增持后,截至4月8日持股比例已达到7.79%。张成锁则公开表示:“地方政府非常支持科林电气,也非常看好科林电气的发展”、“作为公司董事长,我有责任保护好公司,为本地经济社会发展多做贡献。”

其实,相比举牌,海信还可以与科林电气坐下来谈收购。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友善收购不会因此拉高二级市场股价,相对成本反而较低,而且收购完成后也更容易接管上市公司控制权。而二级市场增持说明双方难以达成共识,无法实现友善收购,双方甚至会逐渐失去理性,最坏的结果是两败俱伤。

不过,沈萌表示,除非被收购方管理层执着于掌控上市公司的权力,否则竞购只是因为价格无法形成共识,因此后续不排除双方另起协商、调整价格,避免两败俱伤。而且科林电气的股价不会无限制上涨,双方仍可能会在理智范围内寻求妥协,假如增持的成本最终接近甚至超过谈判,那么双方也更容易寻找到彼此妥协的价格交点。

剑指3000亿,海信能如愿吗?

海信在消费者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产品莫过于电视。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场边广告围栏上,海信打出的“世界第二中国第一”的广告语曾引发广泛关注。

但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电视已经越来越难激发消费热情。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同比下降13.6%,零售额同比下降2.3%,市场规模已连续4年下滑;另据洛图科技数据,2023年,全球电视市场品牌整机出货量达2.01亿台,同比下降1.6%,创下近十年来的新低。

在此背景下,拓宽第二增长曲线之于海信的重要性正与日俱增。特别是海信2019年曾喊出“2025年营收达到3000亿”豪言,而至2023年,集团营收刚刚迈过2000亿元大关的情况下,想要实现目标,海信就更需要为业务寻找增量。

2022年以来,海信已经两易董事长,周厚健退休后,先是由林澜接替,2023年又换为贾少谦。可见抗在新掌舵者肩上的重担。

从历史来看,海信很习惯借助收购的方式,拓宽公司的资本版图。目前,海信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囊括海信视像(600060.SH)、海信家电(000921.SZ)、乾照光电(300102.SZ)、三电控股(东京交易所上市),还有一家信芯微正处于IPO阶段。4家已上市公司除海信视像外,都有海信收购的痕迹。

其中,海信家电源于集团2006年收购的家电企业ST科龙,海信后来将家电业务装入该公司;2021年-2023年,海信又先后收购了日本汽车热管理龙头三电控股、以及上游LED芯片厂商乾照光电。

目前,海信集团业务已覆盖电视、冰箱、空调、厨卫、智慧交通、智慧医疗、地产等多领域。

而深耕输配电设备二十余年的科林电气,目前落地的分布式光伏、储能电站、充电站等EPC(工程总包)项目,恰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相关,是海信近几年的发力重点。

海信集团董事长贾少谦曾在2023年6月在央视财经《对话》栏目中透露,已将汽车电子定为第二增长曲线之一。

家电圈中,将业务触角伸向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不在少数,美的、格力都是大潮中的一员。毕竟家电企业在制造能力、技术储备,以及电子电器的渠道营销等方面具备完整的配套能力。结合自身优势切入新赛道,也算是顺势而为。

在此背景下,海信增持的举动就更好理解。家电行业专家丁少将表示,这展现出海信认为,通过与科林电气的协同,以及产业资源上的赋能,能够加速或者推动其未来的发展。

在丁少将看来,海信有既定的,多元化发展、科技化转型的战略方针。在冲击3000亿营收目标的牵引之下,科林电气所在的新能源赛道又是非常热门的赛道,海信之前在汽车产业,具体包括汽车电子、小汽车空调等方面还有一定布局,如果成功控股科林电气,在新能源板块会有更强的竞争力。同时也体现出公司产业链的思维。

不过,海信这次的对手也不是吃素的,为了拿下科林电气,海信还愿意额外付出多大的代价?海信背后是青岛国资,两方国资下场角力,最终能达成怎样的结果,也值得市场期待。

你还对哪家上市公司被举牌增持、争夺实控权的故事印象深刻?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