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论】年报披露关头算不清账?鸿博股份或存信披违规之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年报披露关头算不清账?鸿博股份或存信披违规之嫌

盈利变亏损。

图/匡达

文/吴治邦

作为算力概念股的鸿博股份(002229.SZ)却算不清自己的业绩,公司的一纸业绩变脸公告,让公司的市值出现连续跌停的走势,直至4月17日才借着大盘上涨打开跌停板。4月15日,公司及相关人员先是收到福建证监局警示函。同日,深交所也就业绩变脸一事发出关注函。

最新的鸿博股份业绩预告显示,公司2023年全年预计亏损5000万元-5800万元,而此前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3年全年盈利3740万元–5610万元。之所以会出现业绩变脸,主要系公司部分合作项目的收入未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确认,涉及的金额5亿元。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认为,公司应在该项目所有设备交付并完成最终部署后方可确认收入,相关收入在营业收入中予以扣除。

一个是净利润为正,后来变脸为负数,如此大的反差无疑误导了一众投资者。正是对业绩变化的心理落差,公司股票也遭投资者用脚投票。需要指出的是,公司2023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发布的时间点也非常微妙,距离预约披露年报的时间已不足两周。常理而言,公司财报的审计工作早已开始,当前也已经进入至最后冲刺阶段,但盈亏性质却出现根本性的变化,其中的蹊跷耐人寻味。

作为公司续聘多年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难道会临到最后关头才跟公司沟通此事?如果公司说早已经知晓审计机构对此笔5亿元收入的分歧,为何迟迟未予披露,公司到底在隐瞒什么?

鸿博股份二级市场的走势显示,公司因子公司沾上算力和英伟达概念,股价一路飙升,最高至45.29元/股,而截止4月17日收盘,公司股价仅为18.4元/股。2023年期间,公司前控股股东的持股已经出现了两次被动减持。进入至2024年1月份,公司控股股东也多次出现被动减持。此外,大宗交易信息显示,自2024年1月份起,多次出现金额超乎寻常的大宗交易,累计高达22.33亿元,这对市值不超200亿元的中盘股而言,自然显得格外显眼。如1月10日大宗交易金额高达2.67亿元、1月16日大宗交易金额高达2.82亿元、1月17日连着有两笔6575.52万元、8512万元的大宗交易。

当然,外界不能仅凭大宗交易金额大来怀疑存在不可言说的隐情,只要是正常的市场行为都不应当被恶意揣测。不过,结合公司业绩预告更正公告的姗姗来迟,外界不由得怀疑两者是否存在着某种潜在联系,这中间到底有哪些股东在高位大量兑现筹码?又是哪路资金在承接上述筹码?这些高位交易出来的筹码是否最终甩给了中小散户?考虑到大量机构席位承接卖出的筹码,如1月16日-1月17日数笔亿元至千万不等的交易买入席位均为机构专用席位,部分机构投资者又充当了协议接盘的角色。虽然处罚应当遵从疑罪从无的原则,但种种可疑之处无疑给监管提供的调查线索,执法部门应当顺着可疑之处调查其中的内情。如有违规,则应当给与处罚;如确系正常交易,也可以及时回应市场关切。

回到鸿博股份本次自身的业绩更正一事,既然公司交付了部分设备并取得阶段性设备验收确认单,并未将所有设备交付并完成最终部署,公司又为何理直气壮的将其草率的提前确认收入,公司财务负责人的专业性又是否跟得上监管日益趋紧的审计要求,让人不由得担忧起公司日常的会计处理。

如同开头所提及的那样,作为算力概念股的鸿博股份,在追求业绩和市值提振的同时,应当多关注自身的规范性,至少应当把公司的账算对。以此次业绩变脸来说,公司无疑有信息披露违规的嫌疑,应当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鸿博股份

  • 鸿博股份:预计上半年净亏损3480万元-4350万元,同比增亏
  • 鸿博股份:目前搏博云已经对定向邀约客户开始内测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评论】年报披露关头算不清账?鸿博股份或存信披违规之嫌

盈利变亏损。

图/匡达

文/吴治邦

作为算力概念股的鸿博股份(002229.SZ)却算不清自己的业绩,公司的一纸业绩变脸公告,让公司的市值出现连续跌停的走势,直至4月17日才借着大盘上涨打开跌停板。4月15日,公司及相关人员先是收到福建证监局警示函。同日,深交所也就业绩变脸一事发出关注函。

最新的鸿博股份业绩预告显示,公司2023年全年预计亏损5000万元-5800万元,而此前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3年全年盈利3740万元–5610万元。之所以会出现业绩变脸,主要系公司部分合作项目的收入未被年审会计师事务所确认,涉及的金额5亿元。上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认为,公司应在该项目所有设备交付并完成最终部署后方可确认收入,相关收入在营业收入中予以扣除。

一个是净利润为正,后来变脸为负数,如此大的反差无疑误导了一众投资者。正是对业绩变化的心理落差,公司股票也遭投资者用脚投票。需要指出的是,公司2023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发布的时间点也非常微妙,距离预约披露年报的时间已不足两周。常理而言,公司财报的审计工作早已开始,当前也已经进入至最后冲刺阶段,但盈亏性质却出现根本性的变化,其中的蹊跷耐人寻味。

作为公司续聘多年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难道会临到最后关头才跟公司沟通此事?如果公司说早已经知晓审计机构对此笔5亿元收入的分歧,为何迟迟未予披露,公司到底在隐瞒什么?

鸿博股份二级市场的走势显示,公司因子公司沾上算力和英伟达概念,股价一路飙升,最高至45.29元/股,而截止4月17日收盘,公司股价仅为18.4元/股。2023年期间,公司前控股股东的持股已经出现了两次被动减持。进入至2024年1月份,公司控股股东也多次出现被动减持。此外,大宗交易信息显示,自2024年1月份起,多次出现金额超乎寻常的大宗交易,累计高达22.33亿元,这对市值不超200亿元的中盘股而言,自然显得格外显眼。如1月10日大宗交易金额高达2.67亿元、1月16日大宗交易金额高达2.82亿元、1月17日连着有两笔6575.52万元、8512万元的大宗交易。

当然,外界不能仅凭大宗交易金额大来怀疑存在不可言说的隐情,只要是正常的市场行为都不应当被恶意揣测。不过,结合公司业绩预告更正公告的姗姗来迟,外界不由得怀疑两者是否存在着某种潜在联系,这中间到底有哪些股东在高位大量兑现筹码?又是哪路资金在承接上述筹码?这些高位交易出来的筹码是否最终甩给了中小散户?考虑到大量机构席位承接卖出的筹码,如1月16日-1月17日数笔亿元至千万不等的交易买入席位均为机构专用席位,部分机构投资者又充当了协议接盘的角色。虽然处罚应当遵从疑罪从无的原则,但种种可疑之处无疑给监管提供的调查线索,执法部门应当顺着可疑之处调查其中的内情。如有违规,则应当给与处罚;如确系正常交易,也可以及时回应市场关切。

回到鸿博股份本次自身的业绩更正一事,既然公司交付了部分设备并取得阶段性设备验收确认单,并未将所有设备交付并完成最终部署,公司又为何理直气壮的将其草率的提前确认收入,公司财务负责人的专业性又是否跟得上监管日益趋紧的审计要求,让人不由得担忧起公司日常的会计处理。

如同开头所提及的那样,作为算力概念股的鸿博股份,在追求业绩和市值提振的同时,应当多关注自身的规范性,至少应当把公司的账算对。以此次业绩变脸来说,公司无疑有信息披露违规的嫌疑,应当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