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CEO上任一个月,盒马“推翻”盒马:折扣化调整,重启会员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CEO上任一个月,盒马“推翻”盒马:折扣化调整,重启会员制

盒马告别侯毅时代。

文|时代财经

“盒马变得太快了,尤其是管理层的突然变动搞得人心惶惶。”一位盒马供应商对时代财经说到。

距离侯毅宣布退休仅一个月,他在任时推行的一些举措正在被逐步调整。4月17日,盒马APP内公示关于恢复会员开通和运费调整的两则公告,拟于2024年4月24日恢复X黄金会员、X钻石会员开卡、续费服务,并对原会员权益进行调整,增加购物返优惠金、生日礼,并增加“每周一”“每周四”作为会员日的可选项,免配门槛调整至49元。

此前,盒马拟提高北京、上海、广州等25个城市的免运费门槛,将原本的39元或49元涨至99元,不过最终免运费门槛提高的城市定为北京、长沙和南京三个城市。

时代财经注意到,目前盒马APP已经开放了会员开卡服务。同时,不少原来参与“线下专享价”的商品已经恢复原价。

经历降价再涨价、暂停又重启会员制、供应商调整、甚至换帅等变动,社交平台上关于盒马的讨论越来越多,这也让外界产生疑问:“盒马到底怎么了?”

“侯毅这么多年掌舵,其他人未必能完全理解他对未来零售的想法。”有供应商对时代财经直言。

不断纠偏

3月18日,盒马创始人侯毅荣退,盒马CFO严筱磊兼任CEO。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从恢复会员到收回部分折扣,盒马似乎在推翻过去一年的诸多战略。

时代财经在近日走访广州数家盒马鲜生门店时发现,此前多款“线下专享价”商品,如狮王牙膏、理肤泉面膜、花王乐而雅卫生巾、芙丽芳丝洗面奶等已经恢复原价。多位网友也在社交平台反馈,上海等城市也出现类似情况,“线下专享价”的广告牌已经撤下。

自成立以来,盒马一直在不断尝试新业态,推倒再重来对其而言并不陌生。

2016年,侯毅一手创办了新零售业态盒马鲜生,彼时,这个提供高品质生鲜,还能直接店内用餐的业态吸引了大批消费者,盒马一时风头无两,成为中产家庭追捧的对象。

在阿里1.5亿美元投资支持下,盒马快速拓店,2019年盒马鲜生门店数量达到200家左右。2021年6月,阿里宣布组织升级,全面推行经营责任制,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开始自负盈亏。没有了阿里的资金支持,背负高昂运营成本的盒马需要更多增长来源。

这一年,侯毅对标多多买菜推出了盒马邻里,这也被其视为“盒马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2021年6月-2022年1月期间,盒马拓展对标山姆会员店的盒马X会员店,开店6家。但这两种业态的发展都算不上顺利,盒马邻里大幅收缩,盒马X会员店的开店速度也低于侯毅的预期。

2023年年初,侯毅在全员信中表示,盒马新零售已经进入成熟期,主力业态盒马鲜生率先实现盈利。但2023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1+6+N”改革,进一步剥离盒马;6月20日,曾大力支持盒马业态的张勇宣布卸任;9月,盒马IPO计划被传搁置。为了迅速抢占市场,侯毅仍采取了一系列扩张动作。

在去年11月召开的盒马2023新零供大会上,侯毅提及盒马在一年内新开门店60多家,并表示2024年盒马还会以更快的速度抢占线下门店,这无疑也给盒马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去年下半年,盒马通过加收1元包装费、修改配送规则、提高免运费门槛、调整员工薪酬结构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

一位在盒马工作3年的骑手告诉时代财经,2022年起,盒马就开始对骑手薪酬结构进行调整,之前跑够1300单,每单可以按最高档价格结算,现在需要跑1600单,而且最高价格还进行了下调,“要达到1600单很难,一天需要跑50多单。我算是比较能跑的,也只能堪堪完成。而且过去一个月跑1300多单能挣1万多元,现在跑1600单,扣完社保到手9000多元。”

“生死战”争议

折扣化是侯毅手中一张重要的牌,在他看来,“折扣战”是一场生死之战。但顶着巨大的成本压力和紧迫的试错时间,盒马的折扣化显得有些操之过急。

2023年8月,盒马以“移山价”为起点,在零售行业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折扣战”,这势必会将压力传导给供应商。

去年10月13日,盒马在官微宣布对线下5000余款商品降价,且长期有效。12月13日起,盒马APP停止开通和续费X会员,被外界解读为“为折扣化让路”。今年2月,盒马又在北京、南京和长沙三城试点线上降价,并将免运费门槛提高至99元。

随着越来越多折扣化措施落地,盒马的供应商感受到了压力。供应商陈飞从2019年开始与盒马合作,据他透露,去年四季度盒马召开了供应商大会,也是在这前后,盒马开始倒逼供应商降价。

陈飞表示,盒马是其主要供货渠道之一,议价能力很强,自己不得不降,“盒马做折扣化之后,我们降价幅度很大,品牌毛利下降,不过降价带动了销量增加,目前我们能够维持薄利多销的状态。”

除了陈飞这类平和过渡的供应商,也有不少与盒马对撞激烈的供应商。一方面,盒马精简sku,将成品部超5000个sku淘汰过半,导致部分品牌遭遇强制下架;另一方面,盒马向供应商压价,导致部分主动断供,去年12月27日,王小卤就为了维护价盘一度宣布停止与盒马合作。

“盒马是零售行业的新生力量,在中国零售业态中的总体占比不算太大,与盒马终止合作对一些供应商的整体销量影响不大,所以供应商为了去维护传统系统会选择断货盒马。”有供应商对时代财经指出。

同时,盒马也在寻找新的供应商。彭楠是一名进口品经销商,2020年盒马郑州开出首店时,双方达成合作,供货约30个sku。但随着盒马变地方直采为全国统采,彭楠退出了盒马的供货。2023年10月,盒马找到他希望达成二次合作,“我们于去年年底恢复给盒马供货,较2020年供货价降低10%-15%,sku减少至10个左右”。

颠覆带来阵痛

自诞生以来,盒马就瞄准了城市中产。2023年5月,盒马推出658元/年的钻石会员,在竞争上对标山姆。但去年10月以来,盒马贴牢了“降价”标签并大力推广自有品牌,导致定位模糊、部分用户流失。

时代财经走访盒马门店发现,目前货架几乎被自有品牌占领,自营商品和重复商品比例较高,涵盖米面粮油、休闲副食、蔬菜生鲜、宠物食品等多个品类,此前盒马官微重点宣传的降价单品,如好欢螺螺蛳粉、if椰子水等在门店都未陈列。

 图源:时代财经摄

盒马门店员工告诉时代财经,门店不会陈列所有商品,有一些放在仓库,“陈列是采购决定的,盒马很多东西下架了,现在比较热衷于做自己的自有品牌。”

2023年,盒马宣布未来3年自有品牌占比要达到70%。不过,门店大范围的自有品牌展示并没有让消费者买单,反而出现很大争议。

一位业内对时代财经分析,盒马现在的问题是,自有品牌占据太多条码,但是销售额却难以达到相应比例。盒马强推自有品牌会导致其他同类品牌销量下滑,让供应商产生担忧。

而此前盒马加收包装费、更改配送规则等做法已经引起了会员用户不满。

今年1月4日,盒马用户王宁一纸诉状将盒马告上法庭,他告诉时代财经,自己于2023年9月购买盒马X黄金会员,3个多月时间里消费7000多元。但去年12月20日,盒马出台新的配送规则,将盒马X黄金会员免配送次数调整为1天1次。“按照新的规则,延续过往的消费习惯,我每月需要多支出17单运费。”在他看来,盒马是在将运营成本变相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同时,时代财经注意到,社交平台关于盒马品控、运力的讨论也越来越多。资深零售专家王国平对时代财经分析,这属于管理层面的问题,盒马处于变动期,人员管控不到位,就会出现现场损耗增加,排面陈列、商品销售没有办法及时跟近,甚至导致临期。

据上述骑手透露,折扣化改革之后,门店不少骑手离职,因为消费者每一单购买的东西增多,骑手二次分拣、配送难度、时长加大,导致送单量减少,进而影响收入。近期,有盒马全职员工在社交媒体表示,被盒马要求转为外包员工,与第三方签订劳务协议,取消五险一金等。

盒马前员工田旭向时代财经证实了上述消息,他是上海区域安全管理部员工,2021年入职盒马,合同日期到2024年3月。“2月被口头告知盒马有裁员计划,门店端的做法则是将部分自有员工转为三方外包编制。”

田旭透露,年后他所在部门进行编制调整,“人事进行推荐调岗的同时,也让我自己找出路转岗。”

折扣化仍是未来

尽管盒马折扣化带来大量争议,但在盒马供应商彭楠看来,折扣化是未来的走向之一。

“这是中国零售新旧势力的对撞,折扣是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也是对原有传统零售的一种打击。但从行业层面来说,谁是符合未来的,那一定是老百姓喜欢的。”

国信证券研报指出,随着全球成熟经济体增长平缓,居民端性价比消费成为普遍趋势,折扣零售成为青睐业态,据VerifiedMarketResearch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折扣零售市场规模约5100亿美元,预计未来将以5.35%的年复合增长率提升至2030年的8300亿美元。

另据欧睿国际披露的数据,2022年我国线下渠道中仓储会员+硬折扣店占比不到1%,远低于全球10%+的渗透率水平。除了近年兴起的量贩零食连锁业态,当下越来越多的传统商超龙头开始探索并布局折扣业态,而2023年可以称作为全面折扣时代的元年。其中,硬折扣也呈现出低毛利、高周转的特点。

彭楠告诉时代财经,去年10月盒马直接把他的产品毛利率从20%左右拉到10%-15%,“有一些市面上不好找或者总断货的产品还能做到15%的毛利率,但最多不超过15%。”彭楠透露,在与盒马达成合作之后,他也按照这个标准同步对所有合作方下调了供货价。

“未来的生意一定是透明的。中国排名前十的硬折扣店我们已经合作了4家,必须跟它们建立关系,因为它们才是代表了未来。”他表示。

事实上,通过优化供应链、降低成本实现“折扣化”,也是山姆、开市客等会员店的商业逻辑。3月16日,山姆会员商店官微发布长期降价清单,宣布对其自有品牌Member's Mark旗下一批商品进行价格下调,降价幅度约在2-20元。2022年底和去年5月,其也分别对部分自有品牌商品进行长期降价。今年4月15日,高鑫零售M会员店宣布对部分自有品牌商品长期降价。

不过,眼下新CEO上任后,盒马的部分折扣化措施已经在调整。

王国平对时代财经分析,盒马现在处于混乱中,加上创始人侯毅退居二线,在盒马不确定性极大的时候接手,新任CEO压力很大,“目前,盒马现有的资源不足以支撑2个业态同时快速发展,随着消费回暖,市场信心和经济活跃度上升,从现在的动作和消费趋势来看,盒马新的管理层会将折扣化的一部分资源投入到仓储会员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了王国平,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盒马鲜生

3.2k
  • 盒马全国门店突破400家
  • 主打硬折扣的盒马NB大开自提店,6万就能加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CEO上任一个月,盒马“推翻”盒马:折扣化调整,重启会员制

盒马告别侯毅时代。

文|时代财经

“盒马变得太快了,尤其是管理层的突然变动搞得人心惶惶。”一位盒马供应商对时代财经说到。

距离侯毅宣布退休仅一个月,他在任时推行的一些举措正在被逐步调整。4月17日,盒马APP内公示关于恢复会员开通和运费调整的两则公告,拟于2024年4月24日恢复X黄金会员、X钻石会员开卡、续费服务,并对原会员权益进行调整,增加购物返优惠金、生日礼,并增加“每周一”“每周四”作为会员日的可选项,免配门槛调整至49元。

此前,盒马拟提高北京、上海、广州等25个城市的免运费门槛,将原本的39元或49元涨至99元,不过最终免运费门槛提高的城市定为北京、长沙和南京三个城市。

时代财经注意到,目前盒马APP已经开放了会员开卡服务。同时,不少原来参与“线下专享价”的商品已经恢复原价。

经历降价再涨价、暂停又重启会员制、供应商调整、甚至换帅等变动,社交平台上关于盒马的讨论越来越多,这也让外界产生疑问:“盒马到底怎么了?”

“侯毅这么多年掌舵,其他人未必能完全理解他对未来零售的想法。”有供应商对时代财经直言。

不断纠偏

3月18日,盒马创始人侯毅荣退,盒马CFO严筱磊兼任CEO。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从恢复会员到收回部分折扣,盒马似乎在推翻过去一年的诸多战略。

时代财经在近日走访广州数家盒马鲜生门店时发现,此前多款“线下专享价”商品,如狮王牙膏、理肤泉面膜、花王乐而雅卫生巾、芙丽芳丝洗面奶等已经恢复原价。多位网友也在社交平台反馈,上海等城市也出现类似情况,“线下专享价”的广告牌已经撤下。

自成立以来,盒马一直在不断尝试新业态,推倒再重来对其而言并不陌生。

2016年,侯毅一手创办了新零售业态盒马鲜生,彼时,这个提供高品质生鲜,还能直接店内用餐的业态吸引了大批消费者,盒马一时风头无两,成为中产家庭追捧的对象。

在阿里1.5亿美元投资支持下,盒马快速拓店,2019年盒马鲜生门店数量达到200家左右。2021年6月,阿里宣布组织升级,全面推行经营责任制,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开始自负盈亏。没有了阿里的资金支持,背负高昂运营成本的盒马需要更多增长来源。

这一年,侯毅对标多多买菜推出了盒马邻里,这也被其视为“盒马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2021年6月-2022年1月期间,盒马拓展对标山姆会员店的盒马X会员店,开店6家。但这两种业态的发展都算不上顺利,盒马邻里大幅收缩,盒马X会员店的开店速度也低于侯毅的预期。

2023年年初,侯毅在全员信中表示,盒马新零售已经进入成熟期,主力业态盒马鲜生率先实现盈利。但2023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1+6+N”改革,进一步剥离盒马;6月20日,曾大力支持盒马业态的张勇宣布卸任;9月,盒马IPO计划被传搁置。为了迅速抢占市场,侯毅仍采取了一系列扩张动作。

在去年11月召开的盒马2023新零供大会上,侯毅提及盒马在一年内新开门店60多家,并表示2024年盒马还会以更快的速度抢占线下门店,这无疑也给盒马带来了巨大的成本压力。

去年下半年,盒马通过加收1元包装费、修改配送规则、提高免运费门槛、调整员工薪酬结构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

一位在盒马工作3年的骑手告诉时代财经,2022年起,盒马就开始对骑手薪酬结构进行调整,之前跑够1300单,每单可以按最高档价格结算,现在需要跑1600单,而且最高价格还进行了下调,“要达到1600单很难,一天需要跑50多单。我算是比较能跑的,也只能堪堪完成。而且过去一个月跑1300多单能挣1万多元,现在跑1600单,扣完社保到手9000多元。”

“生死战”争议

折扣化是侯毅手中一张重要的牌,在他看来,“折扣战”是一场生死之战。但顶着巨大的成本压力和紧迫的试错时间,盒马的折扣化显得有些操之过急。

2023年8月,盒马以“移山价”为起点,在零售行业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折扣战”,这势必会将压力传导给供应商。

去年10月13日,盒马在官微宣布对线下5000余款商品降价,且长期有效。12月13日起,盒马APP停止开通和续费X会员,被外界解读为“为折扣化让路”。今年2月,盒马又在北京、南京和长沙三城试点线上降价,并将免运费门槛提高至99元。

随着越来越多折扣化措施落地,盒马的供应商感受到了压力。供应商陈飞从2019年开始与盒马合作,据他透露,去年四季度盒马召开了供应商大会,也是在这前后,盒马开始倒逼供应商降价。

陈飞表示,盒马是其主要供货渠道之一,议价能力很强,自己不得不降,“盒马做折扣化之后,我们降价幅度很大,品牌毛利下降,不过降价带动了销量增加,目前我们能够维持薄利多销的状态。”

除了陈飞这类平和过渡的供应商,也有不少与盒马对撞激烈的供应商。一方面,盒马精简sku,将成品部超5000个sku淘汰过半,导致部分品牌遭遇强制下架;另一方面,盒马向供应商压价,导致部分主动断供,去年12月27日,王小卤就为了维护价盘一度宣布停止与盒马合作。

“盒马是零售行业的新生力量,在中国零售业态中的总体占比不算太大,与盒马终止合作对一些供应商的整体销量影响不大,所以供应商为了去维护传统系统会选择断货盒马。”有供应商对时代财经指出。

同时,盒马也在寻找新的供应商。彭楠是一名进口品经销商,2020年盒马郑州开出首店时,双方达成合作,供货约30个sku。但随着盒马变地方直采为全国统采,彭楠退出了盒马的供货。2023年10月,盒马找到他希望达成二次合作,“我们于去年年底恢复给盒马供货,较2020年供货价降低10%-15%,sku减少至10个左右”。

颠覆带来阵痛

自诞生以来,盒马就瞄准了城市中产。2023年5月,盒马推出658元/年的钻石会员,在竞争上对标山姆。但去年10月以来,盒马贴牢了“降价”标签并大力推广自有品牌,导致定位模糊、部分用户流失。

时代财经走访盒马门店发现,目前货架几乎被自有品牌占领,自营商品和重复商品比例较高,涵盖米面粮油、休闲副食、蔬菜生鲜、宠物食品等多个品类,此前盒马官微重点宣传的降价单品,如好欢螺螺蛳粉、if椰子水等在门店都未陈列。

 图源:时代财经摄

盒马门店员工告诉时代财经,门店不会陈列所有商品,有一些放在仓库,“陈列是采购决定的,盒马很多东西下架了,现在比较热衷于做自己的自有品牌。”

2023年,盒马宣布未来3年自有品牌占比要达到70%。不过,门店大范围的自有品牌展示并没有让消费者买单,反而出现很大争议。

一位业内对时代财经分析,盒马现在的问题是,自有品牌占据太多条码,但是销售额却难以达到相应比例。盒马强推自有品牌会导致其他同类品牌销量下滑,让供应商产生担忧。

而此前盒马加收包装费、更改配送规则等做法已经引起了会员用户不满。

今年1月4日,盒马用户王宁一纸诉状将盒马告上法庭,他告诉时代财经,自己于2023年9月购买盒马X黄金会员,3个多月时间里消费7000多元。但去年12月20日,盒马出台新的配送规则,将盒马X黄金会员免配送次数调整为1天1次。“按照新的规则,延续过往的消费习惯,我每月需要多支出17单运费。”在他看来,盒马是在将运营成本变相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同时,时代财经注意到,社交平台关于盒马品控、运力的讨论也越来越多。资深零售专家王国平对时代财经分析,这属于管理层面的问题,盒马处于变动期,人员管控不到位,就会出现现场损耗增加,排面陈列、商品销售没有办法及时跟近,甚至导致临期。

据上述骑手透露,折扣化改革之后,门店不少骑手离职,因为消费者每一单购买的东西增多,骑手二次分拣、配送难度、时长加大,导致送单量减少,进而影响收入。近期,有盒马全职员工在社交媒体表示,被盒马要求转为外包员工,与第三方签订劳务协议,取消五险一金等。

盒马前员工田旭向时代财经证实了上述消息,他是上海区域安全管理部员工,2021年入职盒马,合同日期到2024年3月。“2月被口头告知盒马有裁员计划,门店端的做法则是将部分自有员工转为三方外包编制。”

田旭透露,年后他所在部门进行编制调整,“人事进行推荐调岗的同时,也让我自己找出路转岗。”

折扣化仍是未来

尽管盒马折扣化带来大量争议,但在盒马供应商彭楠看来,折扣化是未来的走向之一。

“这是中国零售新旧势力的对撞,折扣是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也是对原有传统零售的一种打击。但从行业层面来说,谁是符合未来的,那一定是老百姓喜欢的。”

国信证券研报指出,随着全球成熟经济体增长平缓,居民端性价比消费成为普遍趋势,折扣零售成为青睐业态,据VerifiedMarketResearch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折扣零售市场规模约5100亿美元,预计未来将以5.35%的年复合增长率提升至2030年的8300亿美元。

另据欧睿国际披露的数据,2022年我国线下渠道中仓储会员+硬折扣店占比不到1%,远低于全球10%+的渗透率水平。除了近年兴起的量贩零食连锁业态,当下越来越多的传统商超龙头开始探索并布局折扣业态,而2023年可以称作为全面折扣时代的元年。其中,硬折扣也呈现出低毛利、高周转的特点。

彭楠告诉时代财经,去年10月盒马直接把他的产品毛利率从20%左右拉到10%-15%,“有一些市面上不好找或者总断货的产品还能做到15%的毛利率,但最多不超过15%。”彭楠透露,在与盒马达成合作之后,他也按照这个标准同步对所有合作方下调了供货价。

“未来的生意一定是透明的。中国排名前十的硬折扣店我们已经合作了4家,必须跟它们建立关系,因为它们才是代表了未来。”他表示。

事实上,通过优化供应链、降低成本实现“折扣化”,也是山姆、开市客等会员店的商业逻辑。3月16日,山姆会员商店官微发布长期降价清单,宣布对其自有品牌Member's Mark旗下一批商品进行价格下调,降价幅度约在2-20元。2022年底和去年5月,其也分别对部分自有品牌商品进行长期降价。今年4月15日,高鑫零售M会员店宣布对部分自有品牌商品长期降价。

不过,眼下新CEO上任后,盒马的部分折扣化措施已经在调整。

王国平对时代财经分析,盒马现在处于混乱中,加上创始人侯毅退居二线,在盒马不确定性极大的时候接手,新任CEO压力很大,“目前,盒马现有的资源不足以支撑2个业态同时快速发展,随着消费回暖,市场信心和经济活跃度上升,从现在的动作和消费趋势来看,盒马新的管理层会将折扣化的一部分资源投入到仓储会员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了王国平,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