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旧金山流浪汉也有梦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旧金山流浪汉也有梦想

美国大约有50万流浪者,而且很多人的梦想都是破碎的。

很少有人能够照着美好的计划而生活下去。Horia Manolache的摄影集《王子与贫民》(The Prince and the Pauper)就是为在旧金山的流浪者们拍摄照片,左边是他们现在的样子,而右边是他们曾经梦想种自己的样子。

美国大约有50万流浪者,而且很多人的梦想都是破碎的。这些人不仅每天的生活很痛苦,而且人们对他们的误解使他们想要打破贫穷的恶性循环变得非常艰难。人们普遍都有这种想法,如果一个人最终沦落到流浪街头的地步,那么这一定是因为他自己的不良行为和错误选择而造成的。而Manolache拍摄摄影集的目的恰恰就是想改变大家这种对流浪者不屑一顾的想法。

在位于旧金山的美国艺术大学上学之后,Manolache就在街头多次遇到同一些人,于是他开始认识他们并与他们交谈。他同样也问过自己,究竟是什么让他们沦落街头。如果他们有机会追寻自己的梦想,他们的生活又将会是怎样的?

“大体来说,年轻一点的流浪者接触过网络,他们能够更加容易地重新融入这个社会,”Manolache说,“比如说Mike,他现在有地方住了,也开始工作了。而对于年纪大的流浪者来说,医疗问题和酗酒让他们更难重新融入社会。”

Manolache为他们提供了食物、衣服、钱、住所以及一些他们实现梦想所必须的服装。

“很多人都把这当做一个游戏,但到最后,他们被自己感动了,”Manolache说。“我觉得,每个人都希望变成梦想中的那个自己。而且我相信这会给他们带去欢乐。我为每一个人都冲洗了一套他们的照片,我们还会办一次摄影展。当Tammy看到他的照片和故事时,他被感动了。Shad也开始流泪,他想起了迫使自己流浪街头的那些回忆。”

这一套摄影级的拍摄工作已经结束,但Manolache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我会启动第二部分拍摄,那就是让名人来扮成流浪者,”他说。

Mike是参与这个项目的第一个人。他来自美国俄亥俄州,但他不得不离开那个地方,因为他曾因吸食大麻而被拘捕过。他现在正在重塑自己的人生,多亏了旧金山的一个组织,让他有了一个安身之地,他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了。

Honey因为有暴力倾向的丈夫而选择离家出走。她睡在自己的车里,但车坏了。警察把车拿走了之后,她不得不睡在公园里。她自学了四弦琴演奏。因为她的声音甜美,别人都叫她Honey。她的第一次表演是在一家酒店里,也就是在那里我给她拍了照片。

Tammy是旧金山Height大街的明星。如果她都不能为你带来欢笑,那或许其他就没有人可以做到了。她的祖母和第一任丈夫把它的孩子抢走了,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痛苦。

McKayas小时候住得离Height大街非常近。他很自豪,自己的父母参与了上世纪60年代的嬉皮运动。他曾在墨西哥、夏威夷、印度尼西亚、巴拿马城、玻利维亚、哥斯达尼加和秘鲁都居住过。他打算游遍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

Jennifer来自McCloud家族。她与丈夫从爱尔兰过来,但是在途中却离婚了。当她处于清醒状态时,她是非常害羞的一个人。

Bill不得不从他所居住的地方逃离。这看似不公平,但如果不这样的话,等待他的将是监狱。他希望能将这张照片寄给他的母亲,因为母亲患有老年痴呆症。这样的话,等他回去的时候母亲还能认得他。

Henry之前又吸毒又酗酒。而现在,他在为一个专门照顾流浪者的组织卖报纸。他来自密西西比州。在以前的某段时期里,他必须在父亲和母亲之间做选择,那段时光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我遇到过Michael两次。第一次,我们没拍照片,他非常生气。几个月之后,我再一次碰到他,他似乎又自己调节好了心情。在这张照片里,他给我看了他纹在身上的儿子的名字。他告诉我,他非常思念儿子。他在两天之内失去了他的母亲、他的工作和他的房子。

Pops参加过越南战争。他曾是一名工程师,不过后来开始吸毒,随后就丢掉了自己的工作。他的吸毒史有12年,还去过康复诊所。不过不幸地是,他现在又开始酗酒了。

我是在旧金山的猎人角遇到Frank的。他和妻子还有狗居住在自己自制的拖车里。他所面临的一个巨大担忧就是警察会拿走他的房子。他说,他被一位管家抚养长大,而毒品让他沦落至此。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建筑工地上工作,我们在街上的建筑旁拍摄了一张照片。他的妻子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Frank是我遇到的最善良的人之一。

Hatter曾帮助过我拍摄这个系列。他曾经拥有一家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做生意,但是有关部门发现他的雇员中有人未满18岁,因此他受到了10万美元的巨额罚款,这让他不得不关掉公司。

这张照片在某种程度上对于我来说,对于我们所居住的时代来说都有象征意义。他的身份证被偷了。他的女朋友偷走了他的钱包,他的信用等级一直下降,直到他变成了流浪者。他的生活节奏如此快速,这使他没有一刻时间停下来,想想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他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他把父亲称为精子捐赠者。他出生于俄勒冈州的斯普林菲尔德,还拥有四分之一的美国原住民血统。

Max是参加过越南战争和海湾战争的老兵。他在部队服役了43年。他说,当他退伍的时候,他放弃了一切,住到了大街上。他现在很爱喝酒,而且因为身体原因他很少走动。他曾去很多地方游玩过。他坦言自己人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没再和女儿说过话。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Horia Manolache

翻译:汪云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来源:featureshoot

原标题:THE DREAMS OF HOMELESS PEOPLE IN SAN FRANCISCO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