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团“谋”变,80后少帅上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团“谋”变,80后少帅上位

年内组织架构调整,已射出“第四弹”。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猎云网 孙媛

80后王莆中,少帅身份愈发显眼。

4月18日,在美团CEO王兴发布的内部邮件中,宣布了新一轮架构调整:此前整合的美团平台、到店事业群、到家事业群和基础研发平台将合并成为“核心本地商业”板块,而出任核心本地商业CEO的就是王莆中。

同时,美团将不再设置到店事业群和到家事业群,两个事业群原下辖各部门调整为直属于“核心本地商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美团年内组织架构调整的“第四弹”。

今年2月,在到店业务腹背受敌、股价下跌之际,王兴以宣布美团6年来最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给“谋变”射出了第一枪。

当时调整的最重要变化是,将到家与到店两大事业群,以及美团平台与基础研发两大中台部门整合,共同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汇报,直至最新架构变化,可以看到这是对业务整合结果正式予以组织命名,并进一步明确王莆中的身份角色。

可见,美团S-team(核心管理团队)年龄最小的80后,已成为“核心本地商业”统率者,而美团在求变的路上已经越行越快。

两月“四更”架构,美团“协同作战”

上一次进行架构调整还是2017年的美团,今年这波架构调整可以说很大很快。

2017年12月美团到店事业群成立,由高级副总裁张川担任负责人。之后美团一直是到家、到店两大事业群并行:到店按照消费场景划分,聚焦团购模式;到家则将餐饮外卖、闪购等作为核心业务。

一直以来,数十万亿市场规模的本地生活都是一超多强的格局,美团“超头”地位未被撼动,2022年,美团营收更是首次突破2000亿元。

但行至2024年,本地生活的硝烟味越发浓烈,也让过去1年股价下跌过半、市值跌破4000亿港元的美团在被互联网巨头觊觎下,感觉到了腹地承压。

这里面,从2021年涉水本地生活业务的抖音给到的压力不小。

据海通国际研报数据预计,2023年抖音本地生活GTV达2000亿元,约是美团的1/3,且绝大部分是由到店业务完成。

抖音本地生活的发展,自然让美团加强警惕,由此在2023年由守转攻,开始陆续上线“特价团购”、正式为直播开辟一级入口、又在首页底部的菜单栏中心位置上线了“视频”标签,将短视频引流入口提高权重等一系列动作。

同时美团也从下半年开始,启动了变革升级。

特别是在到店业务中,在下沉市场取消了延续多年的代理模式,改为直营。同时,美团重新调整了BD团队的权责,推动未来BD更多参与到商家议价、促券等关键环节中。

而在美团进攻+防御打出一套组合拳后,抖音生活服务增速开始放缓。据晚点LatePost去年7月报道,在美团全面反击下,抖音生活服务到店及酒旅业务核销前交易额维持在了美团的40%左右,半年前,这一数字接近45%。

而于外,美团的压力也不止抖音,快手在2022年9月也把本地生活业务升级为独立业务部门;高德地图嫁接阿里本地生活业务已有近一年;小红书也上线了“官方探店合作中心”并推出“100家探店计划”……

新兴互联网巨头都试图以自己所长切入本地生活,自然也瓜分了美团的市场蛋糕,体现到财报上,就是美团去年虽扛住了压力,营收、净利均超预期,全年实现扭亏为盈,但经营利润大打折扣。

财报显示,美团2023年营收2767亿元,同比增长25.8%;净利润139亿元,而2022年亏损67亿元;经调净利润为232.5亿元,而2022年同期为28.3亿元。其中,美团核心本地商业分部挣了387亿元,其新业务虽然有所减亏,但亏损仍达到了202亿元。

很显然,美团亟需来一场all in的反击。

1月初,美团高级副总裁张川在以美团到店事业群总裁身份发布的内部信中,不仅不下10次提到了战役、战争的字眼,更直接以“一场残酷并且煎熬的堑壕战”对美团员工作出了提醒,并号召“核心高管要到一线去”。

当时在张川的内部信中,其实已经能看到美团进行战略大调整的迹象。张川表示,美团过去曾将地推认作壁垒,用长期投入构建了线下稳定的供给体系和外卖护城河。但现在,时局已变。

随后不到一个月,王兴一封“当前内部、外部充满各种挑战”的内部邮件,拉开了美团上市以来最大调整的序幕,而两个月“四更”组织架构也让美团的战略核心逐渐清晰,“本地+零售”由王莆中分管,“科技+国际化”则直接由王兴牵头,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则张川负责。

来源:猎云网

总体而言,四次调整集中在以到店、到家为核心的本地商业业务,主要是把原来各自独立发展的到店、到家业务整合起来协同发展,于现阶段的美团来说,快速通过组织架构调整可以集中优势资源进行更有效率的决策落地,更有利于提升效率、适应变化。

据此前接近美团的知情人士对外透露,团购与外卖在供给侧重合度较高,内部也一直试图推动到店与到家业务的协同,以不同履约方式满足消费者的同类需求。

“外卖、团购和酒旅等一直是美团重要的高频业务,把平台和研发整合到一起,体现出了美团进一步提高组织效率、升级产品体验的决心。”

这意味着,美团“核心本地商业”业务在和抖快的竞争中,拥有了更多可以灵活调配的资源和人力,可从技术角度灵活应对,从而提升效率,在需求侧外强化构建供给侧的优势。

在财报电话会上,王兴说:“在愿景上要固执,在细节上要灵活。”

看来,迟到三年的美团反攻,在不断深化的组织调整下,今年动真格了。

王莆中站“C位”,80后扛起“变革”大旗

从调整来看,站稳变革“C位”的王莆中,此次是大将挂帅。

这个创业过,也是百度外卖1号员工的王莆中,是当时王慧文前后挖了两年,才被说服加入美团的精兵。

曾有接近王莆中的人认为他善于沟通,因为(老王)王慧文脾气很火爆,而王莆中是为数不多能与王慧文深入沟通的人。不过对此,王慧文倒是给出了解释,能沟通,是因为莆中“能力强”。

而这点,也获得了美团人的认可。

一位美团人士曾评价王莆中“聪明、风格务实,管理接地气,对于业务发力的节奏有大局观”,一些美团员工更是表示,他是美团外卖崛起的关键人物,是继王慧文之后,又一个敢打敢拼、勇于做新尝试的管理层。

在36kr的报道中,更有一位美团中层曾对调整表示,“如果能找到一个人,帮助美团扭转局势,只有王莆中”。

多方信任或许跟其过往显赫战功相关,自2015年进入美团以来,王莆中一直在带队“打仗”。

他先是带领美团迎战饿了么、百度外卖,成功将外卖做成美团最支柱的业务;而后迎战阿里,再到试水闪购业务,夺得同城即时零售领域第一名的成绩。

在美团到家业务的成长史中,王莆中主导了多个关键的决策,他在2021年上线集单外卖模式“拼好饭”,更是以切中当下消费力下滑的时代趋势,成美团外卖订单保持迅猛增速的功臣,而为人称道。

9年来,这个唯一从业务一线打上来的80后核心管理者,可以说是完美符合了王兴“艰难理论”的成长路径——打过仗、打过胜仗、打过硬仗、打胜过硬仗。

这些成绩,都在为王莆中的管理权限增大到掌控着美团核心本地生活中的最核心业态打下基础。

2023年,美团核心本地商业作为最核心、也是最大现金流业务,其营收增长29%至206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近75%,实现经营利润387亿元,同比增长31%。也就是说,营收占比超7成的核心本地商业为美团基本盘,由王莆中直接统管。

其中,在王莆中接棒到店业务前,在张川带领下,美团到店事业群在提升本地商户的供给效率、标准化等领域推出了多项举措与产品,成功搭建了完善的本地商业数字化基础设施。

但在基础设施完善的情况下,随着将商户、用户及需求重合度较高的业务整合起来共同发展的消费体验成为竞争关键,有一线经验、有大局战略的“业务大将”王莆中也由此成为继“能力搭建者”张川后合适的人选。

而曾被王兴在内部邮件中称为“在互联网产品技术领域、商业产品设计、商业体系建设等方面有非常丰富的成功经验”的张川,则调离接手急需建设商业产品设计和体系建设等底层能力的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

随着王莆中挂帅,会发现,80后在美团扛起了大旗。

早在2019年,美团十周年前夕的管理沟通会上,王兴曾表示,未来十年,美团要让新一批管理者成长起来,这也是美团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来源。

再到去年9月,美团对一些业务管理者进行了晋升,宣布5位业务负责人晋升为副总裁,其中多位为85后。今年的美团组织调整中,新负责人多为85后,其中调任境外业务的王诗雨还是90后。

可见王兴“放权”给年轻人,美团正在加速提拔更多年轻管理者,为公司注入新鲜血液,驱动业务创新与增长。

王兴曾说,“创业公司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不能指望进入 ‘自动巡航’状态”。

通过把“主阵地”授权给王莆中,让年轻人去应对市场挑战,围绕“零售+科技”战略,美团这艘本地生活巨轮正通过调整寻找自己的前进方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美团

5.1k
  • 美团:今日耗资约3.9亿港元回购345万股公司股份
  • 美团2024年酒吧指南发布  全国40城630家特色酒吧入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团“谋”变,80后少帅上位

年内组织架构调整,已射出“第四弹”。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猎云网 孙媛

80后王莆中,少帅身份愈发显眼。

4月18日,在美团CEO王兴发布的内部邮件中,宣布了新一轮架构调整:此前整合的美团平台、到店事业群、到家事业群和基础研发平台将合并成为“核心本地商业”板块,而出任核心本地商业CEO的就是王莆中。

同时,美团将不再设置到店事业群和到家事业群,两个事业群原下辖各部门调整为直属于“核心本地商业”。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美团年内组织架构调整的“第四弹”。

今年2月,在到店业务腹背受敌、股价下跌之际,王兴以宣布美团6年来最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给“谋变”射出了第一枪。

当时调整的最重要变化是,将到家与到店两大事业群,以及美团平台与基础研发两大中台部门整合,共同向美团高级副总裁王莆中汇报,直至最新架构变化,可以看到这是对业务整合结果正式予以组织命名,并进一步明确王莆中的身份角色。

可见,美团S-team(核心管理团队)年龄最小的80后,已成为“核心本地商业”统率者,而美团在求变的路上已经越行越快。

两月“四更”架构,美团“协同作战”

上一次进行架构调整还是2017年的美团,今年这波架构调整可以说很大很快。

2017年12月美团到店事业群成立,由高级副总裁张川担任负责人。之后美团一直是到家、到店两大事业群并行:到店按照消费场景划分,聚焦团购模式;到家则将餐饮外卖、闪购等作为核心业务。

一直以来,数十万亿市场规模的本地生活都是一超多强的格局,美团“超头”地位未被撼动,2022年,美团营收更是首次突破2000亿元。

但行至2024年,本地生活的硝烟味越发浓烈,也让过去1年股价下跌过半、市值跌破4000亿港元的美团在被互联网巨头觊觎下,感觉到了腹地承压。

这里面,从2021年涉水本地生活业务的抖音给到的压力不小。

据海通国际研报数据预计,2023年抖音本地生活GTV达2000亿元,约是美团的1/3,且绝大部分是由到店业务完成。

抖音本地生活的发展,自然让美团加强警惕,由此在2023年由守转攻,开始陆续上线“特价团购”、正式为直播开辟一级入口、又在首页底部的菜单栏中心位置上线了“视频”标签,将短视频引流入口提高权重等一系列动作。

同时美团也从下半年开始,启动了变革升级。

特别是在到店业务中,在下沉市场取消了延续多年的代理模式,改为直营。同时,美团重新调整了BD团队的权责,推动未来BD更多参与到商家议价、促券等关键环节中。

而在美团进攻+防御打出一套组合拳后,抖音生活服务增速开始放缓。据晚点LatePost去年7月报道,在美团全面反击下,抖音生活服务到店及酒旅业务核销前交易额维持在了美团的40%左右,半年前,这一数字接近45%。

而于外,美团的压力也不止抖音,快手在2022年9月也把本地生活业务升级为独立业务部门;高德地图嫁接阿里本地生活业务已有近一年;小红书也上线了“官方探店合作中心”并推出“100家探店计划”……

新兴互联网巨头都试图以自己所长切入本地生活,自然也瓜分了美团的市场蛋糕,体现到财报上,就是美团去年虽扛住了压力,营收、净利均超预期,全年实现扭亏为盈,但经营利润大打折扣。

财报显示,美团2023年营收2767亿元,同比增长25.8%;净利润139亿元,而2022年亏损67亿元;经调净利润为232.5亿元,而2022年同期为28.3亿元。其中,美团核心本地商业分部挣了387亿元,其新业务虽然有所减亏,但亏损仍达到了202亿元。

很显然,美团亟需来一场all in的反击。

1月初,美团高级副总裁张川在以美团到店事业群总裁身份发布的内部信中,不仅不下10次提到了战役、战争的字眼,更直接以“一场残酷并且煎熬的堑壕战”对美团员工作出了提醒,并号召“核心高管要到一线去”。

当时在张川的内部信中,其实已经能看到美团进行战略大调整的迹象。张川表示,美团过去曾将地推认作壁垒,用长期投入构建了线下稳定的供给体系和外卖护城河。但现在,时局已变。

随后不到一个月,王兴一封“当前内部、外部充满各种挑战”的内部邮件,拉开了美团上市以来最大调整的序幕,而两个月“四更”组织架构也让美团的战略核心逐渐清晰,“本地+零售”由王莆中分管,“科技+国际化”则直接由王兴牵头,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则张川负责。

来源:猎云网

总体而言,四次调整集中在以到店、到家为核心的本地商业业务,主要是把原来各自独立发展的到店、到家业务整合起来协同发展,于现阶段的美团来说,快速通过组织架构调整可以集中优势资源进行更有效率的决策落地,更有利于提升效率、适应变化。

据此前接近美团的知情人士对外透露,团购与外卖在供给侧重合度较高,内部也一直试图推动到店与到家业务的协同,以不同履约方式满足消费者的同类需求。

“外卖、团购和酒旅等一直是美团重要的高频业务,把平台和研发整合到一起,体现出了美团进一步提高组织效率、升级产品体验的决心。”

这意味着,美团“核心本地商业”业务在和抖快的竞争中,拥有了更多可以灵活调配的资源和人力,可从技术角度灵活应对,从而提升效率,在需求侧外强化构建供给侧的优势。

在财报电话会上,王兴说:“在愿景上要固执,在细节上要灵活。”

看来,迟到三年的美团反攻,在不断深化的组织调整下,今年动真格了。

王莆中站“C位”,80后扛起“变革”大旗

从调整来看,站稳变革“C位”的王莆中,此次是大将挂帅。

这个创业过,也是百度外卖1号员工的王莆中,是当时王慧文前后挖了两年,才被说服加入美团的精兵。

曾有接近王莆中的人认为他善于沟通,因为(老王)王慧文脾气很火爆,而王莆中是为数不多能与王慧文深入沟通的人。不过对此,王慧文倒是给出了解释,能沟通,是因为莆中“能力强”。

而这点,也获得了美团人的认可。

一位美团人士曾评价王莆中“聪明、风格务实,管理接地气,对于业务发力的节奏有大局观”,一些美团员工更是表示,他是美团外卖崛起的关键人物,是继王慧文之后,又一个敢打敢拼、勇于做新尝试的管理层。

在36kr的报道中,更有一位美团中层曾对调整表示,“如果能找到一个人,帮助美团扭转局势,只有王莆中”。

多方信任或许跟其过往显赫战功相关,自2015年进入美团以来,王莆中一直在带队“打仗”。

他先是带领美团迎战饿了么、百度外卖,成功将外卖做成美团最支柱的业务;而后迎战阿里,再到试水闪购业务,夺得同城即时零售领域第一名的成绩。

在美团到家业务的成长史中,王莆中主导了多个关键的决策,他在2021年上线集单外卖模式“拼好饭”,更是以切中当下消费力下滑的时代趋势,成美团外卖订单保持迅猛增速的功臣,而为人称道。

9年来,这个唯一从业务一线打上来的80后核心管理者,可以说是完美符合了王兴“艰难理论”的成长路径——打过仗、打过胜仗、打过硬仗、打胜过硬仗。

这些成绩,都在为王莆中的管理权限增大到掌控着美团核心本地生活中的最核心业态打下基础。

2023年,美团核心本地商业作为最核心、也是最大现金流业务,其营收增长29%至206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近75%,实现经营利润387亿元,同比增长31%。也就是说,营收占比超7成的核心本地商业为美团基本盘,由王莆中直接统管。

其中,在王莆中接棒到店业务前,在张川带领下,美团到店事业群在提升本地商户的供给效率、标准化等领域推出了多项举措与产品,成功搭建了完善的本地商业数字化基础设施。

但在基础设施完善的情况下,随着将商户、用户及需求重合度较高的业务整合起来共同发展的消费体验成为竞争关键,有一线经验、有大局战略的“业务大将”王莆中也由此成为继“能力搭建者”张川后合适的人选。

而曾被王兴在内部邮件中称为“在互联网产品技术领域、商业产品设计、商业体系建设等方面有非常丰富的成功经验”的张川,则调离接手急需建设商业产品设计和体系建设等底层能力的大众点评、SaaS、骑行、充电宝等业务。

随着王莆中挂帅,会发现,80后在美团扛起了大旗。

早在2019年,美团十周年前夕的管理沟通会上,王兴曾表示,未来十年,美团要让新一批管理者成长起来,这也是美团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来源。

再到去年9月,美团对一些业务管理者进行了晋升,宣布5位业务负责人晋升为副总裁,其中多位为85后。今年的美团组织调整中,新负责人多为85后,其中调任境外业务的王诗雨还是90后。

可见王兴“放权”给年轻人,美团正在加速提拔更多年轻管理者,为公司注入新鲜血液,驱动业务创新与增长。

王兴曾说,“创业公司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不能指望进入 ‘自动巡航’状态”。

通过把“主阵地”授权给王莆中,让年轻人去应对市场挑战,围绕“零售+科技”战略,美团这艘本地生活巨轮正通过调整寻找自己的前进方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