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浙江“资本兄弟”被老妈坑惨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浙江“资本兄弟”被老妈坑惨了

老母亲短线交易,俩儿子“背锅”。

文 | 野马财经 武丽娟

编辑丨高岩

老妈掏123万买自家股票,2个月后没有尝到甜头,全部抛售,到头来不仅亏了12万,还牵连了2个儿子。

因自家母亲涉嫌短线交易“利欧股份”股票,4月17日晚,公司董事长王相荣、副董事长王壮利分别收到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

究竟是明知故犯,还是处罚太轻,亦或是不懂法?

其实,利欧股份(002131.SZ)这些年也酷爱炒股。从主营水泵业务开始转型,再到热衷投资并购,因压中理想汽车(LI.US),4个月浮盈超百亿的操作,曾被称为“股神”,不知羡煞多少人。去年7月,利欧股份再抛出不超过30亿元进行证券投资的计划。

虽然豪掷数十亿元炒股,利欧股份自身股价却长期低迷不振。截至4月19日,报收2.05元/股,市值139亿元。

如今,家人闯祸,董事长、副董事长“背锅”,业绩表现又被理想的股价拿捏。利欧股份在搞投资和搞主业的道路上该如何齐头并进?王相荣这位“资本大佬”还能再复制出下一个“理想”的神话吗?

老母亲短线交易倒亏12万,正副董事长被立案

利欧股份是国内第一家水泵行业上市公司,主要从事泵和园林机械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行业链。

王相荣为利欧股份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王壮利为其胞弟。其母亲颜素云短线交易的行为发生在2023年。

2023年6月10日,利欧股份发布董事亲属短线交易及致歉的公告,母亲颜素云短线交易亏损共计12.3万元, 不存在应上缴短线交易收益的情形。

2023年8月24日,王相荣、王壮利收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警示函。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表示,上市公司董监高涉嫌短线交易,证监部门在对其出具警示函后,再立案作出行政处罚,在实践中比较常见,这充分表明监管部门对此类违法、违规行为的追责力度是全方位的。

《证券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上市公司、股票在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交易的公司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前款所称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自然人股东持有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包括其配偶、父母、子女持有的及利用他人账户持有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

2022年,以ChatGPT为代表的人工智能风口显现,利欧股份沾上“AIGC概念”。公司投入研发名为“奇思妙想”的新一代AIGC产品。

去年3月21日投资者调研中,利欧股份接待了11家机构,包括兴业证券、诺安,以及百亿私募幻方量化等。期间,利欧股份集中对AI业务进行了阐述,包括公司在AIGC的布局等。而在3月13日至3月22日八个交易日内,公司股价近涨近30%。

巧合的是,2023年3月22日、24日,颜素云曾分4笔买入利欧股份,合计交易金额约123.72万元。5月30日,颜素云将上述股份全部卖出,合计交易金额约111.37万元,交易形成亏损12.35万元。

一般来说,短线交易的行为可能伴随内幕交易风险。利欧股份表示,王相荣、王壮利对此次交易行为并不知情,亦未向颜素云透露公司经营信息或给予投资建议,颜素云的交易行为是其自行根据二级市场的判断做出的自主投资行为,不存在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谋求利益的情况。

尽管声称没有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谋取利益,但是实施此类短线交易行为,无论实际获益多少,除获益应上缴公司之外,还应受到监管处罚。

北京国双律师事务所许旭表示,我国《证券法》规定的短线交易归入制度,与内幕交易的规制具有类似的立法目的,即防止内部人利用信息优势从事不公平的证券交易行为。相比于内幕交易规制所着眼的实际发生的违法行为,短线交易规制更加侧重对于可能的内幕交易行为的防范,即将规制的重点移到内幕交易的前端。

熟悉A股市场的朋友,应该早已对短线交易多见不怪。据据《潇湘晨报》不完全统计,年内已有36家上市公司“自曝”短线交易行为。对于这种屡见不鲜的违法行为,厉健律师认为,主要原因是违法、违规成本太低,上市公司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董监高及其配偶、父母、子女的法律意识淡薄,对规则缺乏敬畏。

浙江资本大佬被理想拿捏了?

虽然母亲炒自家股票的成绩不理想,董事长王相荣却以频繁“炒股”闻名市场,其中理想汽车是其最成功的投资案例。

2007年4月27日,利欧股份在深交所中小板成功上市,35岁的王相荣也成为当时沪深两市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2016年4月,利欧股份布局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出资3.5亿元与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签署投资协议,从而持有其11.75%的股份,2017年再增资1亿元。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总市值一度达到364.98亿美元,利欧股份所持理想汽车3431.62万股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一度超过百亿。

不过,从经营业绩方面看,公司经营并不稳定,并且投资理想之后,对利欧股份每年业绩波动影响也较大。

来源:Wind

2018年,公司亏损18.52亿元,原因系计提了包括商誉减值在内的资产减值损失达20.42亿元。

2020年,利欧股份实现净利润47.72亿元,同比增长1451.47%,其中,投资理想汽车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达59亿元左右。

到了2021年、2022年,理想汽车股价分别下滑10.81%和42.44%。2021年,利欧股份亏损10.19亿元,当年计提商誉减值14.18亿元。2022年,亏损4.43亿元,除了坏账损失2.89亿元外,对理想汽车、新风光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为亏损10.91亿元。

扣非净利润方面,2015年、2016年,分别为2.04亿元、5.2亿元,2017年为3.06亿元,2018年至2022年分别为-19.67亿元、1.24亿元、2.83亿元、-14.7亿元、1.4亿元,呈下降趋势。

不过,2023年利欧股份业绩又要逆袭了。业绩预告显示,全年净利润19亿元–21亿元,同比扭亏;扣非净利润4000万元–6000万元,同比下滑57.21%–71.47%。

对于扭亏为盈,利欧股份称,因持有的理想汽车股票以及报告期处置的部分理想汽车股票合计确认的损益金额约为23.42亿元,该部分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约为17.57亿元,计入非经常性损益;去年同期该部分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为-5.47亿元。上述因素对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产生了较大影响。

可以说,利欧股份靠投资理想汽车一战成名,但又要看理想汽车的“脸色”。随着理想股价起起伏伏,利欧股份持有股份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也有正有负。

此外,利欧股份还投资了新风光(688663.SH)、浙江大农(831855.BJ),为2家公司的前五大股东,不过与理想汽车相比,收益甚微。2015年还投资了碧橙数字、异乡好居。

截至2023年9月末,利欧股份账面依然有16.65亿元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参股的碧橙电商已启动创业板上市辅导,异乡好居在筹备A股上市工作。2023年半年报显示,证券投资一栏还持有理想汽车、新风光、温岭工量刃具(1379.HK)、特斯拉汽车(TSLA ),除理想汽车、特斯拉外,其余2家在报告期内损益为负值。

来源:2023年半年报

2021年、2022年7月、2023年7月,利欧股份曾分别宣布,使用不超过20亿元、30亿元、30亿元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

不过,资本市场的神话难复制。再造下一个理想,还是深耕主业,是利欧股份需要思考的问题。

50亿元收购,布局AI前景几何?

素有“中国水泵之乡”的浙江省温岭市是利欧股份的发祥地,成立25年来,利欧股份从一个提供水泵技术服务及生产贴牌机器的小厂商,到构建完成了“机械制造+数字传播”双业务平台产业发展格局的A股上市公司,这其中也经历了转型之路的考验。

2007年,利欧股份上市,从2010年开始,利欧股份通过一系列的扩张与并购将原有的1个生产基地扩张到4个。

2007年到2009年,其净利润同比都是30%甚至超40%的增长。但2010年开始,其净利润增长出现了明显下滑。2012年,利欧股份遭遇了其上市后的首次净利润同比腰斩的尴尬。

2014年,利欧股份开始多元化发展,也开启了“买买买”节奏。当年,利欧股份收购上海酷漫广告、上海氩氪广告、银色琥珀文化传播、江苏万圣伟业广告、北京微创时代广告、上海智趣广告等多家数字营销领域公司。

来源:西南证券研报

转型后的利欧股份开始进行对外投资并购,且将眼光主要放在了新兴产业上。2015年,利欧股份投资了异乡好居、碧橙电商,此后又相继投资了理想汽车、浙江大农、新风光电子等近三十家公司,在新媒体、新能源、半导体等近20个热门产业上都有涉及。至此,利欧股份的“机械制造+数字传播”双业务驱动模式形成。

值得关注的是,2014-2016三年间利欧股份花费近50亿元收并购了12家公司,并且每次都给出了业绩承诺。

2018年9月,利欧股份曾公告称,将拟逾23亿元收购微信自媒体内容营销公司苏州梦嘉75%股权,一时间引发资本市场关注。在当年10月12日,利欧股份发布公告,终止了这项收购交易。主要原因还是对标公司的估值存在较大差异。

由于不停买买买,利欧股份在2018年进行了一次18.09亿元的商誉减值后,2021年,账面还有18.36亿元的商誉。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账面商誉3.44亿元,应收账款更达62.92亿元,几乎是同期净利润的3倍。

如今,利欧股份在AI方面的布局主要体现在其数字营销业务中,还投资了多个半导体领域相关的项目,显示了公司在AI技术方面的深入布局和长远规划。2023年上半年,利欧股份与字节巨量引擎、快手磁力引擎、腾讯广告、360、百度、小米、OPPO、华为等多个头部媒体平台建立了深度的合作关系,整体合作规模达百亿。

从股价来看,在王相荣的运作下,还是让利欧股份的股价有了起色,从2014年开始,受到公司转型的影响,其股价一路飙升,曾一度涨到99.83元/股,前复权后为9.47元/股。

但多次并购,商誉悬顶,也“拖累”了利欧股份,没多久就开始走下坡路。从2021年3月29日,股价跌入2元股时代,2021年9月13日、11月19日,曾突破3元/股,而后回到2元股行列。截至目前,仍在2元股地带徘徊。

以泵行业首家上市公司“亮相”,又借并购之力向数字营销公司转型,利欧股份的业绩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如今正副董事长双双被立案。

你如何看待上市公司亲属的短线交易行为?看好利欧股份的AI转型前景吗?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利欧股份

2.8k
  • 年内已75家!北汽蓝谷、兰卫医学等短线交易频遭曝光,该如何遏制?
  • 利欧股份(002131.SZ)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因短线交易,被分别处罚10万罚款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浙江“资本兄弟”被老妈坑惨了

老母亲短线交易,俩儿子“背锅”。

文 | 野马财经 武丽娟

编辑丨高岩

老妈掏123万买自家股票,2个月后没有尝到甜头,全部抛售,到头来不仅亏了12万,还牵连了2个儿子。

因自家母亲涉嫌短线交易“利欧股份”股票,4月17日晚,公司董事长王相荣、副董事长王壮利分别收到证监会下发的《立案告知书》。

究竟是明知故犯,还是处罚太轻,亦或是不懂法?

其实,利欧股份(002131.SZ)这些年也酷爱炒股。从主营水泵业务开始转型,再到热衷投资并购,因压中理想汽车(LI.US),4个月浮盈超百亿的操作,曾被称为“股神”,不知羡煞多少人。去年7月,利欧股份再抛出不超过30亿元进行证券投资的计划。

虽然豪掷数十亿元炒股,利欧股份自身股价却长期低迷不振。截至4月19日,报收2.05元/股,市值139亿元。

如今,家人闯祸,董事长、副董事长“背锅”,业绩表现又被理想的股价拿捏。利欧股份在搞投资和搞主业的道路上该如何齐头并进?王相荣这位“资本大佬”还能再复制出下一个“理想”的神话吗?

老母亲短线交易倒亏12万,正副董事长被立案

利欧股份是国内第一家水泵行业上市公司,主要从事泵和园林机械的研发、制造和销售,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行业链。

王相荣为利欧股份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王壮利为其胞弟。其母亲颜素云短线交易的行为发生在2023年。

2023年6月10日,利欧股份发布董事亲属短线交易及致歉的公告,母亲颜素云短线交易亏损共计12.3万元, 不存在应上缴短线交易收益的情形。

2023年8月24日,王相荣、王壮利收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警示函。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表示,上市公司董监高涉嫌短线交易,证监部门在对其出具警示函后,再立案作出行政处罚,在实践中比较常见,这充分表明监管部门对此类违法、违规行为的追责力度是全方位的。

《证券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上市公司、股票在国务院批准的其他全国性证券交易场所交易的公司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前款所称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自然人股东持有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包括其配偶、父母、子女持有的及利用他人账户持有的股票或者其他具有股权性质的证券。

2022年,以ChatGPT为代表的人工智能风口显现,利欧股份沾上“AIGC概念”。公司投入研发名为“奇思妙想”的新一代AIGC产品。

去年3月21日投资者调研中,利欧股份接待了11家机构,包括兴业证券、诺安,以及百亿私募幻方量化等。期间,利欧股份集中对AI业务进行了阐述,包括公司在AIGC的布局等。而在3月13日至3月22日八个交易日内,公司股价近涨近30%。

巧合的是,2023年3月22日、24日,颜素云曾分4笔买入利欧股份,合计交易金额约123.72万元。5月30日,颜素云将上述股份全部卖出,合计交易金额约111.37万元,交易形成亏损12.35万元。

一般来说,短线交易的行为可能伴随内幕交易风险。利欧股份表示,王相荣、王壮利对此次交易行为并不知情,亦未向颜素云透露公司经营信息或给予投资建议,颜素云的交易行为是其自行根据二级市场的判断做出的自主投资行为,不存在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谋求利益的情况。

尽管声称没有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谋取利益,但是实施此类短线交易行为,无论实际获益多少,除获益应上缴公司之外,还应受到监管处罚。

北京国双律师事务所许旭表示,我国《证券法》规定的短线交易归入制度,与内幕交易的规制具有类似的立法目的,即防止内部人利用信息优势从事不公平的证券交易行为。相比于内幕交易规制所着眼的实际发生的违法行为,短线交易规制更加侧重对于可能的内幕交易行为的防范,即将规制的重点移到内幕交易的前端。

熟悉A股市场的朋友,应该早已对短线交易多见不怪。据据《潇湘晨报》不完全统计,年内已有36家上市公司“自曝”短线交易行为。对于这种屡见不鲜的违法行为,厉健律师认为,主要原因是违法、违规成本太低,上市公司持有百分之五以上股份的股东、董监高及其配偶、父母、子女的法律意识淡薄,对规则缺乏敬畏。

浙江资本大佬被理想拿捏了?

虽然母亲炒自家股票的成绩不理想,董事长王相荣却以频繁“炒股”闻名市场,其中理想汽车是其最成功的投资案例。

2007年4月27日,利欧股份在深交所中小板成功上市,35岁的王相荣也成为当时沪深两市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2016年4月,利欧股份布局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出资3.5亿元与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签署投资协议,从而持有其11.75%的股份,2017年再增资1亿元。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总市值一度达到364.98亿美元,利欧股份所持理想汽车3431.62万股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一度超过百亿。

不过,从经营业绩方面看,公司经营并不稳定,并且投资理想之后,对利欧股份每年业绩波动影响也较大。

来源:Wind

2018年,公司亏损18.52亿元,原因系计提了包括商誉减值在内的资产减值损失达20.42亿元。

2020年,利欧股份实现净利润47.72亿元,同比增长1451.47%,其中,投资理想汽车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达59亿元左右。

到了2021年、2022年,理想汽车股价分别下滑10.81%和42.44%。2021年,利欧股份亏损10.19亿元,当年计提商誉减值14.18亿元。2022年,亏损4.43亿元,除了坏账损失2.89亿元外,对理想汽车、新风光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为亏损10.91亿元。

扣非净利润方面,2015年、2016年,分别为2.04亿元、5.2亿元,2017年为3.06亿元,2018年至2022年分别为-19.67亿元、1.24亿元、2.83亿元、-14.7亿元、1.4亿元,呈下降趋势。

不过,2023年利欧股份业绩又要逆袭了。业绩预告显示,全年净利润19亿元–21亿元,同比扭亏;扣非净利润4000万元–6000万元,同比下滑57.21%–71.47%。

对于扭亏为盈,利欧股份称,因持有的理想汽车股票以及报告期处置的部分理想汽车股票合计确认的损益金额约为23.42亿元,该部分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约为17.57亿元,计入非经常性损益;去年同期该部分损益对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影响金额为-5.47亿元。上述因素对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产生了较大影响。

可以说,利欧股份靠投资理想汽车一战成名,但又要看理想汽车的“脸色”。随着理想股价起起伏伏,利欧股份持有股份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也有正有负。

此外,利欧股份还投资了新风光(688663.SH)、浙江大农(831855.BJ),为2家公司的前五大股东,不过与理想汽车相比,收益甚微。2015年还投资了碧橙数字、异乡好居。

截至2023年9月末,利欧股份账面依然有16.65亿元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参股的碧橙电商已启动创业板上市辅导,异乡好居在筹备A股上市工作。2023年半年报显示,证券投资一栏还持有理想汽车、新风光、温岭工量刃具(1379.HK)、特斯拉汽车(TSLA ),除理想汽车、特斯拉外,其余2家在报告期内损益为负值。

来源:2023年半年报

2021年、2022年7月、2023年7月,利欧股份曾分别宣布,使用不超过20亿元、30亿元、30亿元自有资金进行证券投资。

不过,资本市场的神话难复制。再造下一个理想,还是深耕主业,是利欧股份需要思考的问题。

50亿元收购,布局AI前景几何?

素有“中国水泵之乡”的浙江省温岭市是利欧股份的发祥地,成立25年来,利欧股份从一个提供水泵技术服务及生产贴牌机器的小厂商,到构建完成了“机械制造+数字传播”双业务平台产业发展格局的A股上市公司,这其中也经历了转型之路的考验。

2007年,利欧股份上市,从2010年开始,利欧股份通过一系列的扩张与并购将原有的1个生产基地扩张到4个。

2007年到2009年,其净利润同比都是30%甚至超40%的增长。但2010年开始,其净利润增长出现了明显下滑。2012年,利欧股份遭遇了其上市后的首次净利润同比腰斩的尴尬。

2014年,利欧股份开始多元化发展,也开启了“买买买”节奏。当年,利欧股份收购上海酷漫广告、上海氩氪广告、银色琥珀文化传播、江苏万圣伟业广告、北京微创时代广告、上海智趣广告等多家数字营销领域公司。

来源:西南证券研报

转型后的利欧股份开始进行对外投资并购,且将眼光主要放在了新兴产业上。2015年,利欧股份投资了异乡好居、碧橙电商,此后又相继投资了理想汽车、浙江大农、新风光电子等近三十家公司,在新媒体、新能源、半导体等近20个热门产业上都有涉及。至此,利欧股份的“机械制造+数字传播”双业务驱动模式形成。

值得关注的是,2014-2016三年间利欧股份花费近50亿元收并购了12家公司,并且每次都给出了业绩承诺。

2018年9月,利欧股份曾公告称,将拟逾23亿元收购微信自媒体内容营销公司苏州梦嘉75%股权,一时间引发资本市场关注。在当年10月12日,利欧股份发布公告,终止了这项收购交易。主要原因还是对标公司的估值存在较大差异。

由于不停买买买,利欧股份在2018年进行了一次18.09亿元的商誉减值后,2021年,账面还有18.36亿元的商誉。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账面商誉3.44亿元,应收账款更达62.92亿元,几乎是同期净利润的3倍。

如今,利欧股份在AI方面的布局主要体现在其数字营销业务中,还投资了多个半导体领域相关的项目,显示了公司在AI技术方面的深入布局和长远规划。2023年上半年,利欧股份与字节巨量引擎、快手磁力引擎、腾讯广告、360、百度、小米、OPPO、华为等多个头部媒体平台建立了深度的合作关系,整体合作规模达百亿。

从股价来看,在王相荣的运作下,还是让利欧股份的股价有了起色,从2014年开始,受到公司转型的影响,其股价一路飙升,曾一度涨到99.83元/股,前复权后为9.47元/股。

但多次并购,商誉悬顶,也“拖累”了利欧股份,没多久就开始走下坡路。从2021年3月29日,股价跌入2元股时代,2021年9月13日、11月19日,曾突破3元/股,而后回到2元股行列。截至目前,仍在2元股地带徘徊。

以泵行业首家上市公司“亮相”,又借并购之力向数字营销公司转型,利欧股份的业绩情况并不尽如人意,如今正副董事长双双被立案。

你如何看待上市公司亲属的短线交易行为?看好利欧股份的AI转型前景吗?评论区聊聊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